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7章 奇爸怪妈(43)三合一
    奇爸怪妈(43)

    “范姨。”孙奎脸色变的有点难看,“是范姨叫我陪客人打牌的。”要不然能输了还不吱声吗?

    范姨?

    林雨桐反应过来了, “你是说范颖吧?”

    孙奎点点头, “你说她叫我陪客人休闲,我能推脱吗?”再怎么说也是后岳母吧?董双双那姑奶奶能怼人家, 但是自己没有这个底气的。陪客人玩玩而已,谁能想到他妈的这伙子来真的, 一场下来真输了那么多。

    林雨桐扭头又打量了孙奎一眼:“不对啊!要是你听了范颖的话陪客人的,输了钱不管是找你爸还是找你老丈人, 这点钱都能给你报销吧。”正常的接待费用嘛。“你怎么会舍得把你自己的私房钱拿出来的?而且垫上了还没告诉家,没跟家里邀功请赏。这不符合你的性格吧。”

    孙奎一噎, 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那什么……本来就是酒店里打牌嘛,范姨后来走了, 就剩下四个大老爷们,这男人嘛,在一起吃喝玩乐, 少不了女人吧。叫了两个外围女,这不好叫家里知道。更不好叫老丈人知道吧。”

    那这个范颖是挺可疑的。

    四爷插话问了一句, “听说范颖好赌?”

    这个林雨桐知道, 去年在奥门输了一千多万,是董双双亲口说的。

    孙奎哧的一笑:“何止是好赌?听那些人的话头, 范颖可不止是好赌, 都快成滥赌了。去年输了一千多万, 我那老丈人就停了她的信用卡□□跟一切能支付的卡。只按月给她发生活费。跟我一个级别的, 一个月三万。想买什么衣服化妆品我那老丈人会打发秘书跟着,替她付款。但没收了她独立支付的权力。”

    “连花钱的资格都取消了,能叫她出面接待客人吗?”林雨桐问了一句,“这些客人是她的客人,还是彩凤的客人?”

    孙奎‘嘶’了一声,然后一拍脑门,“我这脑子,可不就是这个道理。我是上了这娘们的套了,我靠!如今连我这二十万都看的上眼,我看她是穷疯了。”

    她不是穷疯了,只怕是没钱走了歪路了。

    四爷将车停在一处湖边,这里没有什么人,远处都是建筑工地,还算是清净。将车窗摇下来透气,这才扭脸看孙奎,“范颖身边有什么人?亲近一些的。不管是亲戚朋友还是身边的工作人员。男性,年龄大概在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身高一米七八左右,你见过他,但印象里却没有跟这个人说过话……”

    “啊?”孙奎脑子卡机了半分钟,这才有点反应过来了,“你是怀疑那个音频上的人是范颖身边的人?不可能!范颖那女人脑子没那么机灵,也没有那样的胆子。”

    谁告诉你范颖就是主谋了?蠢人才好利用了。

    林雨桐皱眉瞥了孙奎一眼,“叫你想你就想,哪那么多废话?”

    孙奎烦躁的挠头,“范颖的娘家……没人!她妈改嫁了,那边老头子的儿女又不爱搭理她,人家各自都有事业产业,在国外的时候比在国内多。那她除了董家这边的亲戚娘家是没有什么亲戚的。董家这边……大多数亲戚都跟我那在国外的正牌岳母联系的多,看不上第三者插足的她……我没见关系亲近的人。至于朋友……女性多,基本没男性,要是有异性朋友我老丈人也容不下,她也不敢。身边的工作人员……家里的保姆是女人,园丁我没听过说话,但是老头都五十多了,在董家都十多年了,应该不是。还有司机,家里的司机就那两三个换班,以前董双双喝醉常叫司机接她,这些我都见过,也肯定都说过话,我保证没有那个声音……我实在想不起还有什么人。”

    四爷摇摇头,“你再想想,是不是还漏掉什么人了?不着急,你慢慢想,这个人你连声音都没听过,应该是没接触过,但是肯定见过面。”

    没接触过,却又见过面?

    孙奎抓耳挠腮,这才想起什么似得一拍脑门:“……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只不知道是不是?”

    “你说!”林雨桐递了一瓶水过去,“喝点水,不着急。别慌!别紧张!”

    孙奎拧开水咕嘟咕嘟灌了半瓶,“我不确定是不是……就是去年吧……大概就是去年范颖从奥门输了钱回来没多长时间……那时候我跟董双双还没订婚……但是那时候董成是想拉拢我爸的,常不常的愿意主动示好,邀请我爸去他家坐坐……还常不常的叫董东给我打电话去玩,就是那种看起来世交的样子。我有时候不愿意去的,在那边又不自在。那次好像就是董东打电话,说是他爸叫他给我打的,说是空运了新鲜的金枪鱼来,又专门请了高级日料店的主厨,我这才去了。当时我一进他们家的大门,跟两个人走了个面对面。这两人我没见过,当时看过了就算了。后来到了董家,觉得董家的气氛不是很好,才找空子问了董双双。你们知道董双双的,她心里向来是藏不住话。尤其是关于范颖的,只要不是好名声,恨不能宣扬的满世界都知道。原来那两人是范颖的客人,一个是范颖给家里新换的家庭医生,一个是这个家庭医生给范颖推荐的私人健身教练。董成觉得请一个男性的私人教练到家里不合适,所以当时的脸色就很不好看。后来,那个私人教练就没再出现过,但是那个医生却留了下来。最近还见了,一周都要给董家人做一回常规的体检,上次还给我检查了。但声音却不是音频上的声音,年龄大概三十七八岁,身高大约一米七五左右,叫陈开文,以前在济仁医院任职。至于那个健身教练,我只有一面之缘,没听过他说话。年龄也就在三十五岁上下,身高在一八零左右,倒是符合这些特征。可是那人只在董家出现了一次。跟我算不上熟,对我的情况……”

    可他是陈开文推荐给范颖的。证明陈开文跟他十分熟悉。

    “董家原来那个家庭医生呢?”四爷又问了一句,“是董家人解雇了人家,还是人家不干了?”

    孙奎摇头,“这我却不知道了。”

    林雨桐明白四爷的意思,要是范颖主动安排了陈开文这个人,那么之前的医生很可能就是她借故解雇的。如果证明了这一点,就差不多证明这个新来的家庭医生很有些问题。

    于是她补充问了一句,“知道之前的医生叫什么?在什么地方任职过吗?”

    孙奎又摇头,“谁有功夫在乎这些个?”

    这倒也是。

    看来还得查!

    两人对视了一眼,四爷就将车窗摇上,发动车子掉头往回走。

    孙奎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我说……这下面可怎么办才好?再打电话给我我该怎么办?”

    “没事,在你不缺钱的时候他们拿你也没办法。”林雨桐哼笑一声,“就是这一回别钻到人家的套子里去才好。”

    “那是!那是!”孙奎尴尬的一笑,“我说他们这是想干嘛?”

    “那得查查才知道。”四爷不可能跟他交底,“你最近就在剧组混着吧。过段时间事了了,你想怎么着都成。”

    等到了地方把孙奎放下车,车里就剩下两人的时候,林雨桐才道:“我怎么听着,这像是个新团伙。”给平遥卖命很可能是想用平遥的销售网络。如今平遥出事了,孙奎这种小喽啰他们都开始算计了。可见也是着急了。

    “医生嘛……”四爷沉吟了一瞬,“中学化学老师都能用土法制du,更何况是医生。这个陈开文还真是有这个能力和条件制那玩意的。”闹不好这新型du品就是他的杰作,“你忙你的去,这事我在暗中查一查……”

    可还没等四爷去查呢,孙奎却打来电话,“……刚才我试探着叫董双双叫家庭医生看看,她最近有点上火嘛,说了她也不会怀疑。谁知道她说陈开文辞职了,说是去了美国,一个小时以前的飞机……”

    随后四爷托人弄来一份跟陈开文同班机的人员名单和资料,叫孙文一一辨认了一遍,才确认下来,其中一个三十四岁的叫宋成功的男人,就是那个私人教练。如今跟着陈开文一起去了美国。之后又在宋成功工作过的健身房找到了他带着学员做运动的视频,听着他喊节奏的声音,虽然只是‘一二三四’‘二二三四’这样的节拍,但声音是不会错的,就是那个音频上的声音。

    虽然没抓住这俩人有点可惜,但是至少知道这事并不是他们特意针对林雨桐。只是他们想拓展市场事赶事赶上了。市场上出现了那么个东西,必然是受到暗地里那些靠du为生的人的关注的。人家大概也在查这两人吧。

    “得林博上次跟我说这里面的水深,我就知道大概抓不住了。”四爷倒没什么遗憾,“我已经把资料偷偷的送给相关部门了。剩下的就不关咱们的事情了。”想管也管不了。碰上了查一查,碰不上自己又没有调查的权限,在法制社会,就是犯人那也是有人权的。私下里调查人家,这要是普通人对方察觉不了就算了,可那些是亡命之徒,神经敏感着呢。“只剩下这个范颖……”

    林雨桐摇头道:“要是尝到了这里面的甜头,她只怕是难以收手了。”这东西可是暴利。“而且她能接触到一些高收入的人群,比如一些演员艺人……当然了,这些人里面有一些本身就是瘾君子……暗地里叫人查一查,祸害能除一个算一个吧。”反正这个女人也不是很精明。

    这事到这里林雨桐觉得基本就插不上手了。她也不是缉毒警察,使不上力的。自己的生活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更何况这边还有一大摊子事呢。

    这戏用的事大导演,大导演后面是有一整个精英团队的。所以需要林雨桐操心的事其实不多。除了当替身去下厨,剩下的还真没别的。她差不多的时间都是在剧组当挑刺的,那个谁谁谁,你昨天你的头饰是在左后方的,今儿怎么弄前边了。那个谁谁谁,你昨儿没带耳环吧?那个谁谁谁,你袍子里面的裤子跟昨天不是一个颜色。这些都是很容易就穿帮的地方,她碰上了就叨咕两句。没几天,人就送一外号‘纪|委书|记’。管的也太严格了。

    但说实在的,剧组的气氛却很好,不管大小演员,少有说怪话办怪事的。林雨桐说这是大导演的功劳。陈导说不管谁拍,要是都跟你似得好吃好喝的伺候,好地方住着,那不管是谁都没有意见。

    反正不管为了什么,这个美食还是在一定的圈子传开了。没杀青之前,都不敢把拍摄的花絮往出放的,这里又有个法律的问题。所以别看拍摄第一天闹的就挺热闹,但是还真没有在网络上传开。知道的都是一个圈子之内的人。比如说一些跟陈导合作过的导演编剧,还有一个知名的演员。陈导会在微信上说:明天我们要拍摄宫廷点心了,期待!

    然后第二天哗啦啦来一群吃点心的。当然了,人家不白吃,名导和影帝影后给你当群演够不够格?林雨桐都不敢想,这片子要是剪辑出来,随便露一脸的镜头出来的都是名人,会达到怎样的效果。只凭着这些脸,“不火都不行。”陈导是这么说的。

    林雨桐却觉得,这就是分成的好处。陈导要分成的,当然是盈利越多越好了。他这才奋力的吆喝呢。她这么跟姚老打趣陈导,惹的陈导哈哈大笑,“就是么!钱可是好东西!谁也不嫌钱多。”

    转眼天就热了,厨房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穿着厚厚的戏服在锅灶边站一天,火烤着,蒸汽蒸着,饶是林雨桐天天晚上用泉水泡着,还是长了痱子。这都是多少年都没有过的事了。

    四爷拿着爽肤水给林雨桐背后抹了一遍,“这可不行。明儿给你们加几台空调。”

    关键是厨房没地方放。

    “再撑一撑,撑一下就过去了。”林雨桐痒止住了一点,穿着小背心热裤躺在榻上不愿意动弹。转了个身,还是觉得背后痒痒,要伸手挠,四爷一把抓住了,“别挠,抓破了更难受。”他手伸进去用劲搓着。

    正搓着呢,门被推开了,朱珠的声音传来:“桐桐……”

    然后林雨桐和四爷回头,正跟朱珠的视线对上。关键是四爷的手还伸在林雨桐的衣服里面呢。

    还不等两人反应,又探进一个头来,“怎么不进?”林博进来了。

    大夏天的,就是当爸的进闺女的屋子也得先敲门,所以他没进来,只叫当妈的先进去。可这当妈的竟然愣在当场不往里走了,他这探头一看,瞬间就炸了。

    朱珠个脑袋后面长着眼睛似得,伸手一勾,就圈住了林博的脖子,然后堵住嘴给拉进去,重新把门关上了。

    四爷面不改色的把手拿回来,“快请坐吧。”他顺手把爽肤水往桌上一放,然后去倒水。

    林雨桐尴尬了一瞬,然后就左扭右扭的,朱珠一到跟前就看到闺女胳膊肩膀露出来的脖子下面的一节,都是痱子,“我的天啊!怎么成了这样了?”然后叫林博,“你别叫嚷,想把人都招来?你看着孩子身上?”

    林博看了一眼就马上打电话叫医生,林雨桐不让叫,他只不听。对四爷也没好脸,就算是有缘由,那这剧组还有这么多女人呢,怎么就非得你来?成了这样了也不知道叫医生,我能放心把闺女交给你?

    “西医对痱子还不如中医呢。再说了,医生赶过来就半夜了,我这累了一天了,不想半夜折腾了。”林雨桐没刚才那么难受了,这才接过四爷递过来的一杯桃叶汁子往脖子上抹了抹,“这么晚了,你们怎么来了?”

    朱珠点了点林雨桐的额头,“不放心你,还能为了什么?没良心的。”说着又对四爷笑,“这段时间麻烦你照顾了。”

    四爷谦和的笑笑。林雨桐见他在这里挺尴尬的,就使了个眼色过去,“你先回去歇着吧。我这边没事。”

    “两小时抹一次别马虎。”四爷指了指那桃叶水,“痒了就抹。”

    四爷这一出门,林博就跟着出去而来,大概是想找四爷好好谈谈。

    朱珠似笑非笑的瞥了林雨桐一眼,“不听话了吧?”

    “没有!”林雨桐不可能刺激两人敏感的神经,“您去洗澡,今晚跟我睡里间,我爸睡外面吧。”

    这就是避而不谈了。

    却说林博跟四爷去了对面的厢房,话还没说两句,话题不知不觉就被带偏了,“……你是说范颖参与贩du卖毒?”

    四爷递了一杯茶过去,“基本可以肯定。这要是范颖真干了这个,您想彩凤得有多少艺人可能不干净。即便干净,可是这要是爆出来,他们身上没嫌疑吗?”

    这样的结果就是许多艺人被毁了,同时彩凤也很可能就此完蛋了。片子拍了播不了,投资收不回来。股价暴跌,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呢?

    林博转着茶杯,“你怎么想的?”

    这不是我怎么想的?而是你怎么想?

    “你是想放对方一码,还是想一口吃下它?”四爷问了这么一句。

    林博往椅背上一靠,“这个……彩凤现在跟海纳的形式上完全是不一样的。吃下彩凤容易,可海纳才清理干净,如此一来,非但之前的努力白费了,还可能把海纳拖到更深的深渊里去。所以,在我眼里,海纳看似一块甜美诱人的蛋糕,其实里面确实裹着du药的。得不偿失!而且,看着彩凤一步一步往泥里陷,要是别的事情还罢了,偏偏是du。真要看着这么大的一个公司就这么垮了?难难难!”

    “那您的意思呢?”四爷给他添了茶,“只吞一部分股份?”

    好似又不划算。

    “你有什么想法?”林博心中一动,问道。

    四爷朝窗外看了一眼,看见对面的灯灭了,就知道桐桐已经睡下了,他嘴角隐晦的勾起来,随即收敛神色,“您觉得彩凤的云雾山影视基地怎么样?”

    林博一时之间没明白,“什么意思?”

    “用您手里的百分之五的彩凤股份和您所知道的消息,换取彩凤旗下的云雾山影视基地。”四爷轻轻说了这么一句。

    这是疯了吧!

    那个影视基地可是彩凤旗下最重要的产业之一。

    光是这个影视基地的年利润,就能抵得上彩凤每年百分之二十的盈利额。动心吗?当然动心!可是彩凤的董事会不会同意的。

    “一手是毁了彩凤,一手是让出五分之一的产业。”四爷说的轻描淡写,“他没得选。”

    可我压根就没想着毁了彩凤。

    林博这么想着,不由的问道:“要是董成真不同意,还能真毁了彩凤?”

    “为什么不呢?”四爷眉头一挑,这个林博心就是太软了。要么说家业传给林渊了呢。上次看他处理平遥的事情还有几分铁血手腕,谁知道这又缩回去了。感情这是不触碰他的底线他就没什么攻击性。

    林博深吸一口气,“你得叫我想想。”

    “其实只要态度硬些,董成就知道该怎么做。”四爷像是知道他的顾虑,“你是担心彩凤的董事会不同意吧?这个不用操心,他们会同意的。”

    因为有人已经借着范颖的手拉他们家的孩子下水了。孙奎绝对不是唯一一个。

    林博怎么决定的四爷不知道,反正借着这事把他糊弄走了就是了。看看,刚才怒气冲冲的,这会子不是全都给忘了吗?前脚送走小岳父,后脚就关灯睡觉。

    林博还没走到对面,身后的灯就关了。这才后知后觉,这事被人给忽悠了吧。

    他一拍额头,这个恼火劲。回屋这母女两人已经睡了,他也胡乱的躺下凑活一宿算了。可这心里搁着事,怎么也睡不着。第二天起来,心里还记着昨儿的事呢。可等他出去了,四爷早就颠了,还能等着他?

    因此林雨桐起来看见林博脸色不好,就知道这是心里还是不自在。

    她果断转移他的注意力,屋里又没别人,她就说起了范颖的事,“……这娶一个好老婆的重要性就在这里了。董成把彩凤做的也不赖吧,之前彩凤比海纳还要强些,可自从跟安宁有了瓜葛,彩凤是一路走下坡路。范颖大概也是被刺激了,女人要是顾家,哪里还有心思去赌?这一赌可不得了,谁能知道越往里面陷就越深,最后会怎么样还不知道……”

    林博听明白这话的意思了,“总了归齐,你就是想说我跟董成之间就差了了你妈是吧?”

    意思是这么个意思,但为什么这话听着这么别扭呢。

    朱珠推了林博一下,“说的那就什么话。你闺女这话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男人得守得住自己。那范颖之前再不靠谱,没有安宁的事以前,不也过了这么些年了。说到底,还是董成不地道……”

    林博干咳两声,“行了行了!知道了!”说着,就瞪了闺女一眼,“还没说你呢,你这会子倒是撺掇你妈教训我了?”

    林雨桐脸不红心不跳的将脸一抹装在兜里不要了,“我又不会吃亏。再说了,谁吃亏谁占便宜还不一定呢。江家那么大的产业也不算辱没了我,是吧?”

    死丫头!

    林博舍不得骂闺女,只瞪着朱珠:“这都是你教的!”爱的美少年什么的,占男人便宜什么多,这都是受了这个女人影响了。

    吵吵嚷嚷的吃了早饭,林博趁着林雨桐去厕所的功夫还是偷偷的跟朱珠道:“我是当爸的,有些话不好说,你跟孩子要说清楚,成年了,这个男女之间亲近一些……咱们想管也管不住的。但是这个安全意识要有,要不然受伤害的还是姑娘家。总归是女孩吃亏的多些。”

    于是林雨桐听着朱珠絮絮叨叨的念叨完,这天突然发现林博更新微博了。微博上转载了很多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翻出来的文章。

    ——不得不知道的青少年生理卫生常识。

    ——保护好自己,花季少女。

    ——正确对待自己的身体。

    还有一些比较感性的文章,什么家有女儿,岳父的伤心往事等等。

    微博下面都炸锅了,娱乐头条这么写着:林博微博发感慨,大小姐林雨桐恋情被证实。

    朱珠都暴躁了,“你真是猪脑子!”

    林博有点发蒙,“妈蛋的,我只是想发微博的圈子,一晚上没睡发错了。”于是秒删微博也没用,该截图的都已经被截下来了。

    这天大家看林雨桐的眼神都有些奇怪了。在剧组跟四爷走的近,大家也八卦,但谁也没往明处说。毕竟这还是合作关系。即便房间在最里面的小院子里,大家也都没多想。就是想问也不好意思。可现在,众人看林雨桐的眼神满是戏谑,被爸爸曝光恋情什么的,最喜闻乐见了。

    朱广斌将一天的食材交割清楚,然后凑到林雨桐跟前一戳一戳的,“小丫头片子,干什么了都,叫姑父操心的慢世界都知道了。”

    熊孩子哪壶一开提哪壶。才把他打发了,苗苗的电话就进来了,她嘎嘎直笑:“我说你都干什么了?老实交代啊!”这悲催的娃,谈恋爱还被他爸这么给折腾。

    “滚蛋。”林雨桐笑骂了一句,“哪哪都有你。”

    苗苗半点都不介意,但随即就转移了话题,“我说……着一学期可要到底了,你回来考试吗?”

    “考啊!”林雨桐赶紧道:“考试时间表下来以后你发给我。”

    苗苗应了,又说起其他的事,“暑假我们还是不回去,有空跟你在剧组混饭吧。”说着,又想起什么似得道,“对了!还有大事呢。先得陪着文娟去看房子。你还不知道吧,文娟的小说卖出去了。也不知道是哪个二百五公司掏了那么高的价钱。我跟你说,文娟这段时间跟梦游似得,走路都撞电线杆子的那种。还神神叨叨的说是老天长眼什么的,恨不能去烧香拜佛磕头去。你说也是,那第一本小说写的都是些狗屁玩意,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回头看。那段时间她都以为是人家跟她开玩笑呢,前段时间,钱总算是到账了,她这才觉得是真事。可事儿是真的,人却更恍惚了。这两天好点了,又开始念叨房子了。两百万,地段好的地方是不要想了,她是个踏实的人,不想交月供,就想着可着这钱交全款买算了。也就是稍微周边一点的地方能买到。五六十平的小二居,凑活着能住吧。要不然就是跟我现在住的半地下室一样,这个地段好点,价格也降下来一半。你的意见呢?选哪个好?”

    “要是她想以后在家里做职业作家,那就无所谓了。地段这些真不是紧要的,只要配套设施完善,购物,就医,孩子上学方便,就行了。要是出去工作,当然还是地段好点要紧,交通便利,上班近便。这得看她自己的意愿。”林雨桐也是知道这种买房之前的各种纠结的。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大半辈子大概就买这一回房子,一辈子除了开销,剩下的全供给这房子了,小心谨慎各种选择,怎么着也不为过。

    四爷过来听了个话把,“买什么房子?谁买房子?”林雨桐低声说了,四爷就道:“江河刚有个项目完工了,靠着地铁,各方面还不错精装修的三十五平跃式结构,问她要不要?”

    跃式结构的三十五平,也就是楼上楼下各三十五,楼上怎么着也能分两个卧室。

    林雨桐知道四爷的意思,这是鉴于人家帮了自己,他想表示一下而已。这样的房子就是位置不好,价格也在两百万往上,他顺嘴问了一下,苗苗倒是先不好意思了,“我跟文娟说一声,她说了算。”

    挂了电话才五分钟,文娟就把电话打来了,“还是不要了。”她低声跟林雨桐解释,“你跟人家还没怎么着呢,咱们就占人家的便宜。不好!再说了,我这已经是意外之喜了。买在周边我觉得也挺好的。回头我买个两三万块钱的车代步,想找你们玩也方便的很。太贪心了不行。反正我跟你说,就算再有钱,谈恋爱的时候也别占人家的便宜。要不然人家以为你交的都是些什么人呢。”

    苗苗冲着文娟翘起大拇指,就是这个道理了。自家后妈那些亲戚朋友,动不动就上来各种占便宜,就叫人烦的不行。这边朋友的男朋友家条件好点,就都想过来啃一口,成什么人了?

    林雨桐挂了电话就笑:“如今这样的人不多了,但是还有!”偏偏叫自己碰上了,感觉还不错。

    四爷笑了笑也不以为意,正要说什么,电话就响了,是金河打来了。刚接了起来就听对方直接道,“你看妈妈跟你爸还有你舅舅,是不是应该正式拜访林家了?”

    “嗯?”四爷愣了一下,“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了?”

    “哪怕不订婚,咱们家的态度还是要有的嘛。”金河语气很委婉,“要不然还以为咱们家有别的什么想法呢。”

    套问了半天四爷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不免有些失笑,“好的!该去的。改天我回去,一起去林家。”

    林雨桐就知道还是林博惹出来的事。

    犹豫林雨桐要考试,这边暂时停两周,也叫剧组的人能轮换着休息。另外还有些镜头是不需要林雨桐的,正好抓紧时间拍摄出来。

    考试自然就住到学校对面这边,这次林博和朱珠都没有跟来,林雨桐直接住到了四爷那边,屋里长时间没住人,四爷提前叫保姆过来打扫了一遍,冰箱里什么都有,倒也方便。他一上班去,家里就安静了。抓紧时间争分夺秒的背书。她有时候觉得这都是暂时性记忆,头一天背完了,第二天写上去,然后考完试脑子里基本什么也不剩了。

    刚考完试,还说晚上跟苗苗聚聚呢,朱广斌就打来电话,还挺着急的。

    “怎么了?”林雨桐问了一声。

    “你能过来一下不?我这边有点棘手。”朱广斌的声音听起来都有点颤抖。

    林雨桐吓了一跳,“我马上来。”说着就往出跑,苗苗一把拉住,“是你表哥的电话?怎么了?出事了?我跟你一起去,看能不能帮上什么……”

    “走!”林雨桐心里着急,一路上催着赵平‘快点’。

    可等到了朱广斌住的酒店房间,门一打开,林雨桐就吸了一口气,就见躺在床上衣衫不整痛苦的打滚的人正是那个宋依然!

    “她是谁?”苗苗的脸都变了,“这是怎么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