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5章 奇爸怪妈(41)三合一
    奇爸怪妈(41)

    这一变故叫众人跟着惊叫了起来。好几个人冲着这边跑过来,除了留在大厅的保安, 还有譬如林渊朱瑞朱广斌这些亲近的人。谁也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

    “桐桐——”

    “快让开——”

    一声接一声的叫声, 林雨桐左手往后一缩, 右手却伸了过去,避开他的手,直接按住他的肩膀,顺着他的肩膀往下将胳膊往起一提一拧,就听这家伙闷哼一声, 手里的刀片就掉了下来。整个胳膊给卸了下来, 他那手也灵便不了了。

    不过到底是受过训练的,在这种情况下, 半点都不犹豫, 一手扶着另一边的胳膊,脚上一点都不慢,撒丫子就跑。可围过来的保安也不是吃素的,只要他不是真的武林高手,那就别想跑。林雨桐身上穿着的礼服裙摆小又长,又穿着高跟鞋, 根本就跑不起来。卸了他的胳膊也就不追了。果然没跑出十步远就给摁住了。这些保安都是从安保公司聘请的, 处理这些事利索的很, 摁住捂嘴强行带下去,几乎是一气呵成。变故引起的短暂的嘈杂和混乱转眼就没了。

    林渊见林雨桐没事,忙对着大厅里的人解释了几句,“……没什么大事……小毛贼而已……大家继续……”

    朱瑞跑过来还有些气喘, “怎么回事?有事你叫保安,逞什么能?伤到哪里没有。”

    林雨桐摇头:“真没事。”她安抚舅舅,“您坐一边歇着去。没什么大事。”

    等把这边安顿好了,朱广斌却站在她身后,“我还是陪着你吧。你这还真是招灾的体质……”

    苗苗提着裙子跑过来,“吓死我了,你疯了吧?这事你不叫保安,自己当什么英雄,刚才多危险。”

    林雨桐拍了拍她:“你去跟文娟说一声,事情了了。没事了!”

    怎么还有文娟的事?

    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苗苗看了一眼被圆饼拉着在外围坐着不能过来的文娟,还是走了过去。

    林雨桐朝后面去,从大厅里过,还是客气的朝关心的人说两句致谢的话。大家也都知道有事,因此也没谁不长眼色的拉着人没完没了的说话。

    后面的一间休息室里,林家的人也都在,跟四爷站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是林家的一个私人医生,两人正那些一杯饮料喝一杯水在说什么。

    丁醇拉了林雨桐过去,塞到苏媛身边叫她坐了,“这些多危险啊!”

    苏媛摩挲着林雨桐的胳膊,“吓着了吧。”

    真没有。

    “报警了吗?”林雨桐问道。

    林老爷子‘嗯’了一声,“……看他们这次怎么说。之前报警就是为了寻求保护,这倒好,保护没得着,出事了人还是咱们自己抓的。”

    林雨桐对这个没什么兴趣,她看向端着杯子提取样品的医生,“王医生,确定是什么东西了吗?”

    “还不太确定。”王医生摇头,神色有色凝重,“初步看起来,倒是跟我的一个师兄正在研究的样品有点相似。”

    “哦?”林博接过话头,“那是什么东西?”

    “一种新型的du品。”王医生皱眉,“才刚刚冒出头而已。我师兄手里的,就是法医送过来叫帮忙检测的。可见,这东西刚刚面世吧。它的危害就不说了,这东西的纯度很高,一旦沾上,基本是很难戒掉的。而且……致幻作用比别的du品更强些,也会使得吸食者瞬间达到性|欲亢奋……”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对平遥的处理是不是太轻了。

    灯成年礼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过了,等送走了一拨又一拨的客人,韩新才靠过来,“对不起,差点出事……”

    “没事。”林雨桐低声道:“这绝对不是一个人能办到的。还掺杂着安保公司的事呢。我明白的。”

    韩新左右看看,“不过之前我盯着的那个董家的女婿孙奎,今晚上确实是有些奇怪。”

    “哦?”林雨桐皱眉,“你怀疑他事先知道什么?”

    “不排除这个可能。”要不然他的行为就解释不过去,“我把关于他的监控都摘取下来,回头发给你看看,他一晚上一大半的时间都盯着你看。这肯定是不正常的。为此还跟董双双差点吵起来。”

    “好!”林雨桐之前差点把这个人给忘了,“你发给我就行。另外,那两个端盘子的侍者都得查,差点摔倒那个……平地摔摔的可太真了。”真把她当成瞎子了。

    在这之后的几天,林雨桐还是没能做什么。警察一天上家里好几趟,询问其中的细节。比如是怎么跟平遥结怨的,在酒店是怎么发现侍者异常的,平遥现在躺在医院里她是怎么看的等等。

    林雨桐从这里察觉出来一点猫腻,平远的能量比自己估量的还高。只怕他这会子已经回过味来了,知道他儿子出事,林家这边只怕是没起什么好作用。人就是这样的,只要一面对自己的孩子,那就没道理可讲的。你说我儿子该杀,那他也是我儿子。我打得骂的,别人就是碰不得。

    在这案子中间,平远肯定是找了背后的关系出手干预了。

    林雨桐不急,在背后自己看不见的地方,也是存在博弈的。不过相信很快,平远就顾不上这边了。李漫漫一开口,只怕就石破天惊。

    果然,一周后,开始对平远集团进行审查。当然了,这需要一个过程,而且是相当长的一个过程。但这事一出,林雨桐和平遥那点事,就压根不算事。跟平远集团牵扯的那些大人物,哪个都比平遥的命值钱。平远要是想他儿子多活两年,他这会子就得想办法赶紧处理公事,得想办法把屁股擦干净。只一味的顾着他儿子,那他就没有儿子可以顾了。

    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不管是李聪指认平遥谋杀,还是平遥指认李聪买凶投|毒,都算不上是大事,只能是这大案子下的分支分蔓。

    平远这么想,很多人都这么想。却不知道刑侦处的聊处长得了谁的指点,竟然将目标对准了这两个大案子中的小人物。大张旗鼓的在医院对这两个小人物开始了问询,平远大惊失色,这绝对不行。这两个说到底都还只是孩子,年轻根本就不知道轻重。像是平遥就常把‘收了咱们的钱’‘警察跟咱们是一家’这样的话挂在嘴边。没事的时候说两句别人听过也就算了,顶多骂一句张扬。可真出事了,这往往就是一句无心的话就能引出背后的大事来。

    他战战兢兢的拨出一串号码,“……请您务必想办法,不能再这么查下去了……”

    可第二天,平遥就死了。说是du瘾发作从楼上自己跳下去了。可是天地良心,自己的儿子再混账,但绝对没有碰过那种东西。这根本就不是自杀,而是被人灭口了吧。

    “……谨慎点……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最好……管好自己的嘴……要不然李聪和你藏在香江的那对母子都别想活了……”

    平远放下电话,手都跟着颤抖了起来。颓然的瘫倒在椅子上,面色灰败。

    “老板。”周秘书递了一杯水过去,“是我没把事情办好,要是当时能强硬些,安排少爷马上就走,也不会出这事。”

    平远摆摆手:“那孽障……哪里是个肯听人劝的性子。怪我,是我没管教好他。张扬愚蠢口无遮拦,到底是害了他的性命。”说着,他的眼神就冷冽了起来,“这件事的背后你查了吗?那个小护士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乌梅,怎么会跟聪聪在一起的?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刺激了那孽障,叫他不管不顾的冲着聪聪去了。”

    “监控录像我都调取了,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那小护士被推下去,然后去了卫生间,不在监控录像里的时间只有十多秒而已,根本就干不来什么。手臂膝盖手掌都不同程度的受伤了,是被推下车的时候造成的。脸上是不是有伤在监控里看不出来,但酒店的工作人员都证实她的脸红肿。她最后回到平少的房间,这个是有点奇怪,但是她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背着药箱,这不难判断她进去是拿回自己的东西的。至于平少不见了的手机,那这谁都不能确认是不是她拿走了。“乌梅只说是有人叫她帮着收东西,不过那地址我也看了,好似就是李主任那套房子附近的地址……”李主任是李漫漫,那套房子是跟自家老板约会的房子。要是出事之前她已经警觉,留一笔钱给聪少爷也不是不可能。至于为什么是乌梅,这个他就不好查了。谁知道乌梅是不是她派到平少爷身边的。这么一大笔财产,平少爷拿大头,同样是老板亲生儿子的聪少爷却只能分到不多的一点,作为母亲为儿子谋划这本也无可厚非。“老板,你要是觉得应该往下查……”

    平远摇摇头,“不用了。”不管是不是漫漫安排的,现在查这些也没什么用了。估计乌梅即便背后有人,这种时候也不敢说了。尤其是平遥一死,她害怕迁怒。而且就算是说了,她也未必知道背后这人的真实身份。漫漫不会那么傻自己出面的。再说了,平遥已经死了,就算查到漫漫头上,又能怎么?何况漫漫已经被纪|委……想到这里,不免就想到了另一个儿子李聪,“……马上联系精神科的大夫,再去偷偷的跟聪聪说一声,如今唯一保全他的办法,就是装疯卖傻了。”如此,他既能免于刑罚,又能逃避问讯。至少再不怕背后的人杀人灭口,反正一个精神病说的话,也不能作为证据的,“去吧!去安排吧。只要那孽障的事,就不要再查了,顾着活人要紧……”省的背后的人以为自己揪着这事不放是想查他。虽然心疼,可是自己还有两个儿子要顾着。聪聪得想办法送走,还有在香江的老幺,也才十岁,实在不能被牵扯进来。总得给两个孩子留条活路。

    “那林家的事还查吗?”这事除了林家,也想不起来还有谁会暗地里下这样的手,“可是对方做事实在是做的干净利落,我是一点把柄都没落到……可两个少爷进了医院按说这事林家也算是出气了,这廖处长突然问讯两位少爷,应该是跟林家无关吧。”这才是直接要了平少命的一步关键的棋。

    平远摇摇头,“他得罪的人太多了,落井下石的人自然就多了。你能上哪里查去?”再说了,自己背后的人未必就没有政敌的,如果那边下手的话,似乎更合理一些。所以才说,不管是因为什么都不要往下再追究了,追究不起的。“至于林家……这事也到此为止了。”自己如今自身难保,真要出事了,自己这两个孩子没人护着,就成了砧板上的肉了。真把人得罪的很了,人家过后迁怒俩孩子怎么办?

    周秘书应了一声,慢慢的退出去了。

    林雨桐一听平遥死了,再一打听为了什么死的,就知道这借刀杀人的多半是四爷。轻轻的一拨弄,就有人迫不及待的杀人灭口了。干净利落谁能怀疑到他身上去。

    朱珠轻轻的踢了林博一脚,“如今还有什么话说,这样的女婿你要是再不满意,除非你给我找出第二个来。”

    林博缩了一下,“知道了知道了!你说了多少遍了。”

    “不挡在中间坏事了?”朱珠扭脸看他。

    我也得挡得住。

    林博翻了个身,给了朱珠一个后脑勺,“睡觉!睡觉!”现在总算是能睡踏实了。

    朱珠又踢了他一脚,“老实交代,那个老六是怎么回事?”

    林博蹭一下转过来伸手就捂嘴,“禁声吧你!这事你少打听。”不是逼急了,何至于劳动老六?“我还没问你怎么知道李漫漫的事的?”

    朱珠切了一声:“女人之间的交集,不外乎美容院桑拿房之类的地方。能去的了好地方的,也就这么些人,来来往往的,知道点消息也不为过。再说了这女人也算不上谨慎,她的收入根本就支付不起那么昂贵的开销。而且你知道吗?我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见到了她……”

    “哪个地方?”林博看朱珠,“你可别招祸……”

    朱珠哧哧的笑,然后附在林博的耳边:“……私|处……美容……”

    林博面色一变:“你去拿干嘛?”

    “是女专家。”朱珠白了他一眼,“再说就是去买点美白的药去,你管得着吗?”

    林博一把掀开被子:“我看看……”

    朱珠躺着由着他折腾,“你说一个单身的女人,偷摸的去美容那地方,这是干嘛?除了讨好男人……”

    “这么说你是想讨好我了?”林博仰起脸看她,手也不安分起来,“是不是?”

    “去去去,我那是追求生活品质。”朱珠怼了一句,还他又是捏又是摁的搅和的全忘了,好半天才道:“然后我就好奇嘛,有意无意的跟一些富家太太问她的事……有人说跟那谁谁谁好,又有人说那是谁谁谁的小情儿……反正我打听出来的就十好几个,当然了,这里面有真有假,但无一例外都是大人物了。不过大家都知道的就是她好些年钱是平远的女朋友,公开的那种关系。等出了事……哎呦你轻点……等桐桐这边出事说是平远的儿子,我就专门叫人查了查,结果把我八卦来的名单去伪存真而已,没那么难……”

    林博有一耳朵没一耳朵的听着,哪里还有精神和力气去管其他。

    “你……你还没说老六的事呢?”他忘了,朱珠没忘,喘不上气了,还不忘旧话重提。

    林博嗯嗯啊啊的就是不说,朱珠一把将他掀翻摁在身下,撩拨他就是不干真事,“说不说?”

    “我叫你娘娘都行……别折磨我……快……”

    “说!”

    林博被折腾的没治了,“……中学就认识,遇上的混混欺负女同学他上去把人给打了,然后失手打死了……那时候才是初中……他进了少管所……出来没学上……找工作也没人要……他妈去世的早……他后妈不叫他进门,他就在街上混……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跟当年那个他救了的姑娘给联系上了……两人就好了……那姑娘家境好,人家家里看不上他,给了他一笔钱把他打发了……他没要钱……那姑娘又要死要活的要跟他处对象,学都不上了……后来,就有个站街的女人到派出所报案,说是被人强……奸了,告的就是老六……警察一上门,跟老六好的那姑娘一听这事,当时就跟老六分手了,紧跟着就被家里送到国外……后来虽然查实了这是诬告,可是老六哪里咽的下这口气……找到那站街女一通收拾……最后把人打瘫了……也才知道是那姑娘家找的人就是为了收拾他的……他把人打了,打的重肯定是要坐牢的……是我托人帮他跟被打的站街女家属私了了的,赔了一大笔钱,没有立案……他急着出国去找个姑娘解释……先去了香江……我以为他去了美国,谁想到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流落到东南亚那一带了……其中的曲折我也不细说了……反正两回差点被人给砍死……是我救了他……还有他起家的钱是我给的……就是这样了……”

    一场欢好之后,朱珠浑身瘫软的倒在一边:“那姑娘呢?”

    “什么?”林博扭脸问答,“说什么?”

    “问你那姑娘呢?跟老六好的那姑娘。”朱珠又重复了一遍。

    “女人的这个关注点啊……”林博摇摇头,“我还以为你要问他在那边干什么呢。那个姑娘……另外有对象了吧。要不然老六就是死也要过去跟那姑娘说一声的……”

    “现在呢?他还一个人?”朱珠追问了一句。女人对这样的悲情痴心男,多少都有点好感加同情。

    林博失笑:“有钱的男人什么时候缺女人了?”人这一辈子,真情动上那么一次也就够了。能修成正果的那是老天开眼,修不成正果的日子还不过了?

    这倒也是!

    “人家以后用的着咱们的时候能帮一把是一把。”朱珠叹了一声,“你说好好的一个人,就因为见义勇为,最后反倒没了好结局……上哪说理去?”老天对这个人可真是够不公的。

    “我们之间的关系,说这些就多余。”林博笑了笑,接着又严肃了起来,“他的事你闭紧嘴,跟谁都不要提起。”

    两人对这个话题就此止住了,游离在黑暗中的人,还是不要叫他轻易见光的好。

    而此时林雨桐正在看韩新提供的监控录像,那天的事情查了再查,最后还就只查出来两人有问题。这两人之所以没引人怀疑,就是一开始的资料人,照片和介绍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照片被私下里替换了。安保公司跟林渊是怎么协调的,林雨桐没完,估计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去。那两人可都是好手,不过也是拿钱办事,人家承诺了一人三百万,钱财动人心。真个录像里看,还真是除了那个孙奎就没有可疑的。而且做的很明显,一旦自己离开他的视线,他必是会找个由头跟过去找个能看见的地方待着。就是痴心的痴汉也做不到这一点。这么奇怪,总得有个由头吧?

    查不出来,林雨桐觉得以后还是要找个机会问问。

    “别忘了,那段音频……”四爷在电话里提醒,“那个人是谁咱们可没找到呢。酒店里每个人咱们都留了音频资料,但没有一个对的上的。那两人也没审问出个所以然来……”

    没错!

    林雨桐听着点点头,但随即她就被录像上的画面给吸引了注意力,然后猛地拿起鼠标叫画面慢慢的倒退,之后才暂停,盯着画面看了两秒,这才对着电话道:“我好像是发现了一旦端倪了……”她顺手截图给四爷发过去,“你看孙奎胸前别着的那朵玫瑰……”

    “看见了。”四爷沉吟了一瞬,“怎么了?”

    “你等我找找……”林雨桐一边敲打着键盘一边道,“每次他跟着我转移的时候,手都会碰一个那个玫瑰,这该不会是巧合吧?那倒更像是在调整角度……我现在是怀疑他身上带着偷拍的设备,将实时画面传出去,有人在酒店附近遥控指挥……那段音频的主人,只怕根本就不在酒店……”

    说着,就将几段视频掐出来发给四爷,“你看看……”

    “看来是得见见这个人了。”四爷的声音听起来又冰冷了起来。

    找孙奎的踪迹并不难,他的狐朋狗友多,只叫韩东和楚风稍微一打听,就知道这家伙在哪了。

    “……在碧水湾住着呢。”韩东在电话里这么说,“听说这家伙被董家那丫头管的厉害,这几天都不出来了,谁叫喝酒吃饭都不搭理。一个人缩在酒店里,除了陪董家的丫头哪里也不去。这就是找一个娘家强势的媳妇的弊端……”

    四爷没跟他啰嗦,直接就挂了电话。

    林雨桐收拾好在家里等着四爷来接,林博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不时的打量闺女一眼。

    “怎么想起看报纸了?”林雨桐觉得家里也就老爷子爱翻翻报纸,其他人真没这爱好。现在谁还在报纸上看新闻。

    “你大伯母帮着订的。”朱珠顺手递了一份早报一份晚报给林雨桐,“她们出版社社长的儿子在报社工作,还在实习期。负责报纸销量这一块。达不到标准只怕转正难。这不是发动大家帮忙吗?你大伯母抹不开面,可劲的订。家里,还有我们公司,海纳、万海都给定了。反正花的是她自己的钱,叫咱们帮忙收着帮忙看呗。”

    曾经见证了某报纸创刊的林雨桐重新拿起这报纸,心情有些复杂。那个时候,在报社,尤其是政府喉舌的某报社经历了那么多的艰难才发展起来,看着手里的报纸,多少有点感慨的。

    四爷过来接她的时候还没回过神来了。出了门才想起,这次林博竟然没为难就放行了,这可有点玄幻了。

    “就这么叫我跟你出来了?”林雨桐都有点不敢相信。

    四爷给她把安全带系上,“没我这段时间跑前跑后的奔走,他能这么利索?当爹的就一个心思,第一对我闺女好,第二有能力对我闺女好。做到这两点也就差不多了。”能保护女人,属于对女人好的一方面。

    这话说的有点小嘚瑟,林雨桐凑过去吧唧亲了一口,“真是越老越稀罕你了咋办?”

    两人插科打诨一路直接去了碧海湾,这酒店叫碧海湾,其实跟海没关系。京市又不靠海,最近的也在北带河呢。不过这里的室内游泳池不错,也是他们的主打项目。而且一年四季这里的温度和湿度都保持在二十八度上下的海边气候,很是吸引了一些人来。两人进去开了个房间,四爷很快就从监控上找到了孙奎的位置。

    这家伙就在游泳馆,跟在这里游泳的几个姑娘**呢。

    “过去呢?还会等着他回来?”林雨桐看着画面问道。

    四爷就笑:“怎么?想去?”

    那还真没有。

    “去餐厅的,我想办法把他叫过去。这里的海鲜不错。都是当天空运过来的,新鲜。在这里吃饭吧。”四爷说着,就收拾东西,两人往餐厅去。

    孙奎正往一个姑娘穿的不多的泳衣胸口塞美钞呢,就见一个服务员朝这边走过来。

    “怎么了?董小姐的车进了停车场了?”孙奎问道。可不敢叫那泼妇知道自己在酒店干嘛呢。服务员都是拿了好处的,一旦看见董双双的车进来,就赶紧用他们内部的对讲机传递消息,离自己近的服务员过来通知他就行。不过,今儿是不是时间有点早啊。

    这服务员赶紧道:“没有。没过来,只不过餐厅有人等着孙少。”

    “谁啊?”孙奎挥手打发走在他边上起腻的女人,追问了一句,“不是说了吗?除了董双双,谁要见我都要说我出去了。”

    服务员为难的道:“我们也是这么说的,可对方马上说出您的方位,说是您不过去,他就过来了。到时候把……泡在水里说话……”

    “谁啊这么嚣张!”孙奎蹭一下站起来,“走!马山过去。”他随手套了一件大t恤,穿着拖鞋就走。

    酒店的餐厅很有特色,是海洋馆主题的。整个地面图案是蓝白相间的波浪,餐桌座椅都放在小小的船体造型内,没有规则的散落着,这船体就成了一个个半公开半私密的小包间。抬头去看,灯的造型全都是海鸥,悬挂在半空,偶尔还会动一动。等菜上来了,又发现所有的碗碟都是各色的贝壳造型的。还别说,在这里吃饭倒是挺有意趣的,“要不是找孙奎,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个好地方。”

    四爷正要说话,就听见一个嚣张的声音,“谁啊?谁找我啊。”

    等孙奎绕过一个船体看见这两人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撒丫子都跑。可转身都跑了两步了,才想起既然找来了,想跑是跑不了的。就又硬生生的停下脚步,转了回来。他第一次发现自己这次是选错了地方。这酒店什么都好,就是这破餐厅不好。各种大大小小的‘船’看似随意的散落着,这次才发现看似随意其实一点都不随意,私密性做的真好。哪怕是相邻的两艘船,可能也因为角度的问题你根本就看不到对面的座位。要不然自己早就跑了。

    如今不得不磨蹭着过去,“那什么……两位,真巧啊。”

    林雨桐似笑非笑:“请你吃顿饭,不会这么不赏脸吧。”

    “岂敢岂敢……”孙奎慢慢的走过去,顺着台阶上了‘船’,然后对一边的服务员道:“船舱呢?桅杆呢?赶紧升起来了。”

    等所谓的船舱和桅杆升起来,林雨桐才发现办私密的空间立马成了私密的空间,她还真有点喜欢这个地方了。

    “坐吧。”四爷指了指一边的座位,“我们为什么找你,你知道吧。”

    孙奎尴尬的笑笑,“那什么……我大概是知道一点的……”说着,他赶紧补充道,“但是我保证,我没有恶意的。真的!我就是赚一点零用钱而已的。二十万块钱,对于你们来说自然是不多了,但对于我来说,这可是大半年的零花钱的。我爸一个月只给我三万,说实话,三万块钱一个月够干什么的?”

    林雨桐都想喷他,有多少人一年也挣不了三万,“少废话,说点实在的东西。要不然……”

    孙奎马上捂住眼睛,“我说我说……我马上就说,不要戳我的眼睛……”

    林雨桐:“……”我疯了没事戳你的眼睛干嘛。

    这孩子吓的心理有阴影了。

    “就是那天去之前,我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求我帮个忙,只要拍摄下来林姐成人礼全程的画面,就给我二十万。你知道的,现在很多娱记,就稀罕挖这些消息。只要是独家报道,这里面的利益链你们也是知道的……所以他说给我二十万,我一点都没怀疑的。要知道他可能转手就能卖两百万的……”

    “说重点!”林雨桐拿着筷子一敲盘子,吓的孙奎一哆嗦,“这就说,这就说。”他身子朝后倾斜,尽量跟林雨桐保持距离,这才道:“我觉得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嘛,就顺口答应下来了。他先预付给我十万块钱,然后又叫人给我送了那只玫瑰……那只玫瑰你们看见了吧,做的很巧的,谁也想不到里面藏着……”

    四爷不停他啰嗦,直接打断问道:“你见过那个人吗?”

    “没有!”孙奎摇头,“不过电话号码我留着的。”说着又丧气,“不过出事后我打过那个电话,是空号。估计是没用了……”

    “那给你送了特制的玫瑰的那个人,你总该见过吧?”林雨桐眯眼问了一声。

    “他……”孙奎像是回忆,“他带着口罩,带着鸭舌帽,没看清……”

    这个蠢货!

    林雨桐和四爷对视一眼,那么唯一能追查的就是那个转账过去的十万块钱了。

    “后来的十万对方支付给你了吗?”林雨桐想了想又问了一句。

    孙奎吱吱呜呜的点点头,“给了……你们要我可以给你们……但是得缓缓……这几天我差不多要花完了……”

    败家子就说的是这样的。

    四爷点开手机,“你听听这段音频,这个声音你听过吗?”

    电话里传出一个男人压着嗓子说话的声音:“有人来了,我先挂了。找机会我会动手的。挂了!”

    孙奎瞬间睁大眼睛,指着电话:“是他!是他!就是他!”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