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2章 奇爸怪妈(38)三合一
    奇爸怪妈(38)

    韩东还要说话, 四爷直接摆摆手,手朝下压了压, 制止他要说出口的话。然后就率先站了起来,对林雨桐道:“我跟他泡个澡去, 你在外面玩着, 离水远一点。”

    泡澡?

    林雨桐想了想就就明白了, 于是点点头, “别耽搁的时间长了,今儿炖鱼吃, 一会儿就得了。”

    韩东见这俩说的热闹, 但他自己一时之间却没明白, 怎么好好的就想起泡澡了。再说了这里是农家乐,不是什么温泉会所,泡的哪门子澡?

    可等进了里面,衣服都脱了泡在水里,他才明悟了。这是怕录音。怕自己录音做把柄,也怕自己回头回过神来再疑心他录音, 再用录音反过来威胁他。因此选了这么一个地方说话。不过, 这江家老二以前没什么交往,两人年纪也相仿, 怎么也没想到这位会是这么谨慎的人。看样子是老江湖了。

    不过这事做的很地道就是了。

    他一下子就没了顾虑:“谢谢了!还是你想的周到。”

    蒸汽热腾腾的扑在四爷脸上, 四爷心道, 这孩子果然还是一只菜鸟。他怎么不想想, 这地方是自己挑的。万一要是自己提前给这里放了什么可怎么办?这种事, 应该是他挑地方才对。这么想着,他也没提醒,只道:“要是放心,就说吧。”

    韩东见识了四爷的手段,坚定的认为四爷是个老江湖了。反正在这里说话也很安全,就算说了什么,也不怕这位把自己给卖了,毕竟出了门不承认谁能把自己怎么着。没有顾虑,他说的就很干脆,“……这里面有走私的事,但我们的事比走私还麻烦。这事要不处理,只会越陷越深。”

    “走|私的是什么?”四爷又问了一句。

    “之前是什么赚钱做什么。”韩东拍了一下水,有些愤愤的,“都是高税率的东西。在海|关填报的时候换成低税率的。靠这个逃税漏税,这玩意虽说也危险,但不是要命的事。真要出事了,赔点钱推出去个主犯坐几年牢也就是了。所以,刚开始我发现被人设套了,却没着急就是为了这个。可这会平远集团是真疯了,尤其是平远的儿子平遥,这家伙就是个不要命的。竟然打起了古董和……”他的声音低下来,“和□□的主意。而他本人又不是个很警醒的性子。这么大的事,都敢大喇喇的跟我们说,你说真跟着那混蛋玩意闹下去,我还有命吗?而且平远集团做了二十年了,树大招风,不定多少人在背后盯着收集证据呢。这要么不出事,可一旦出事可就是大事。”

    “那你想解决到什么程度?”四爷又问了一声。

    韩东耸耸肩,“当初平遥请我们几个一起出来投资。但是以个人的名义有些事情就不太好说,因此我和楚风合股成立了一家东风投资公司。专做投资这一块。公司成立了,我们两个是法人。想要投资,我们手里没有多少钱。只能向银行借贷了三千万。”

    “怎么贷出来的?”四爷皱眉,“违规操作了?”

    “不是,平遥用平远集团的一处资产做了担保。”韩东深吸一口气,“这个担保,使我们贷出了三千万。”

    “这说起来也没什么。”四爷又问道,“在没有查清平远集团的根底之前,不能说任何跟他们有交集的人和集体都是有问题的吧。”只要手续正常,实在看不出问题在哪。

    “要是只这样倒是好了。”韩东又狠狠的拍了一下池子里的水,“钱交给平遥做对外出口贸易,谁知道做的却是走|私。这也是分到钱以后才我们才知道的。为了不跟平遥集团继续牵扯下去,这笔钱根本就不能入账。因此我们把钱全都转入彩凤的电影投资,想把这钱的来历洗干净。一个亿的资金我们占了四成。可谁知道他们这个片子用了h国的演员,如今都已经杀青了,可是我从上面得了消息,限h令马上就下来了。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投进去的四千万八成是要打水漂了。这钱收不回来,只要银行不催贷,我们想想办法弄钱倒也不是过不去这个坎。可谁知道我们这次跟彩凤合作的事情叫平遥知道了。这家伙哪里不明白我们想疏远他的意思,顺手就给我们来了一个釜底抽薪。当初他拿来给我们做抵押的那栋属于平远集团的商业楼,如今却说早些年就不再平远集团的名下了……”

    四爷就明白了,“如此一来,本来正常的借贷,因为他这一手,就变成了骗贷!”

    “没错!”韩东愤然道,“对方施压,再不有所表示,只怕银行就该上我家查封资产了。这事在商家不算什么,可在我们家,不仅把老爷子的一生清名得搭进去,就是我父亲我叔叔们的仕途,肯定也是会受影响的。”

    那你早就该回家说清楚,而不是在外面四处动歪点子。

    四爷拿了浴巾就从池子里出来:“你要想跟对方把关系彻底撕开,不妨手段硬上一些,去打官司,起诉他。告他诈骗。然后再以这个理由,跟银行协商。银行认定骗贷,是因为对方作为抵押的一处商业楼的归属权的问题,这不是你一方的问题。银行当初审核有没有问题。这里面不光对方骗了你,也同样欺骗了银行。因此,你这一起诉,银行为了自身利益,必然也是要起诉对方的。这也就给你争取了时间。你现在赔进去四千万,其实是有三千万是银行的钱。你们根本就还不上。在打官司期间,银行是不会对你们家的资产如何的。但是之后呢?为了安全期间,得有人出面收购你们的公司,承担这份来自银行贷款。这才能将你们俩彻底的摘出去,是不是这个道理。”

    没错!是这个道理。

    可是这个公司其实就是个空壳子,迄今为止,只有银行贷出来的那三千万流水,其他的投资和盈利根本就没有。这甚至能作为一个证据证明他们确实有联合骗贷的嫌疑。

    “那你找海纳,又是想怎样?”四爷擦干净了,用浴巾围着问了一声。

    “用我手里的信息资源,换取林家大小姐的信任……”韩东说着都有些脸红,突然有一种欺负小孩的感觉。

    “想叫她入资你们公司?”四爷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打算,一旦又新的资金注入,就相当于拖延了时间,要是再想不出来办法,林家自会接这个盘子。他们不找别人,比如自己,那是因为他们手里所谓的信息资源,只对像是彩凤和海纳这样的娱乐公司有用。在自己这里,一分钱都不值。

    “之前想跟彩凤谈谈。”韩东紧跟又摇头,“但是董成这个人,合作起来不是很牢靠。连闺女都能卖,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卖的。因此我们放弃了对彩凤的意图。这才找上了海纳。可是你也知道的,这位大小姐一点都不好糊弄。她看出我的意图,这样也好,大大方方的坐下来谈谈,也许会有契机,我就是这么想的,才过来的。我原本以为会是林渊或是林博,倒也没想到还能钓到你这么一条大鱼。”

    倒也算是坦诚了。

    “你要是不准备和对方撕破脸,其实这事也简单。”四爷一副准备出去的样子,“找个这样的地方,跟对方推心置腹的好好谈谈。就把你的打算跟他说一说。尤其是准备起诉他这件事情。他是做贼的,不会为了区区三千万把自己放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所以,那栋楼怎么出去的,他还会想办法把他弄回来。你的危机自然就解开了。然后你再把公司连带公司的债务一起卖给对方……”

    四爷还没说完,韩东就忙道:“他又不傻,明知道是个空壳,还带着债务,怎么会收购?”

    “他收购的不是你的公司。”四爷又点拨了一句,“那多掏的三千万算是他支付给你们的封口费。”

    韩东这才了然,这就是反威胁了。

    正思量呢,就听四爷又道:“将这事都处理干净了以后,就赶紧跟你家里的长辈将事情都说一遍。”

    韩东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这家伙可是够黑的。要是祖父知道这事,那这平远集团这些年腐蚀拉拢了一大片的gb干的这些事可就兜不住了。必然会慢慢的在暗处调查的。迟早这伙子都得完蛋。当然了,只有对方完蛋了,自己才算是真的从里面脱身了。

    “就算是跟家里说,那我也得证明我说的都是真的……”韩东低声说了一句。

    然后四爷就用蠢死你算了的眼神看了过去,不过再也没说话,而是转身出去了。

    韩东知道,这是人家不肯说了。从池子里起身,去外间穿衣服的时候对方已经出去了,他也就利索的换衣服,然后掏出手机,见上面有两个未接电话都是楚风打来的,他就直接拨了过去。

    “怎么样了?”楚风急忙问了一句。

    韩东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两句,“……你说他最后是什么意思。”

    楚风笑了一声,“你什么时候这么老实了。跟地方谈条件的时候你不会录音?”

    韩东暗骂一句,连忙看这间浴室,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这么看似安全的地方其实也暗藏危机呢。

    楚风像是猜到他正在做什么一样,“别看了,人家提醒你了,就是不怕你多想,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

    韩东这才舒了一口气,“那你觉得,他这办法可行?”听起来好似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他之前是不敢这么做,总怕有个万一呢。但也确实如对方所言,自己之所以害怕,是因为自己身上有不法的事。那么对方身上的罪过更大,到底谁更怕。可见,还是乖宝宝做多了,做一点坏事就心里有负担,跟那些常年作恶的人,心理素质是不能比的。

    “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楚风咬牙道,“本来咱们没把柄的事,开诚布公的一谈,他的把柄自然就留下了。这个事人家说的简单,但你细想,却是一环套着一环。要是对方不肯,那么交谈留下的录音,必然就是现成的把柄,他不妥协都不行。”

    “能录成吗?”韩东手心都出汗了,“我还真有些紧张。”

    “紧张什么。”楚风不以为意,“就平遥那货,做事太粗糙了。真想算计他,一算一个准。人家大概也是知道平遥的性子所以才出了这么个主意。”

    平遥的性子是自己告诉他的。韩东心里有谱了,“我知道了。那就先挂了。”

    出去的时候饭菜已经端上桌了,一大盆的炖鱼一盘子的贴饼子,地道的农家饭。

    他坐过去,左看看右看看,这江家和林家要联姻?可这两家完全不同的经营项目是怎么合在一起的?

    林雨桐没多问一句,三个人只谈吃喝,其他的一句都没有。

    等把韩东送走了,四爷才跟林雨桐把之前两人谈的事情说了一遍,“本就不是大事,只不过年轻,被唬住了。真要是跟他家里说了,这事早就了解了。几个不知道深浅的年轻人的把戏,估计平远集团这个平远也不知道他那宝贝儿子干了什么蠢事。就这么着吧,他们要是愿意记着这份人情,以后对海纳大概多少会关照一二。要是没什么表示,也无所谓,就这么过去吧。只是这平远集团这么大的贼窝,一年相当于侵吞了国家多少资产,还得慢慢的想办法……”

    这事过了,林雨桐也就真叫他过去了。不过隔了大概有半个月,林博却又问起了林雨桐,“那个韩东没找你?”

    “没有!”林雨桐摇头,“没找,怎么了?”

    “一个亲子节目都准备开始筹拍了,韩东却打来电话,说是这个先放一放,我想这是不是政策有变。”林博看林雨桐,“没瞒着我什么吧。”

    “都已经解决了。”林雨桐轻描淡写的敷衍过去,转而说起其他的事,“上次跟y视合作的节目拍摄完成了?什么时候播?”节目拍出来不是马上能播出的。而且是一系列节目,录制完成才分着播放呢。又不是时事新闻,讲究个时效性。因此林雨桐才有这么一问。

    “周末的时候。”林博答了一句。还要深问,林雨桐马上又道:“哎哟,这下我大伯母可要出名了。只怕请她去任教的学校不会少的。”

    转移话题?避而不谈?

    林博点了点林雨桐的额头,“有什么解决不了的要跟爸爸说。”

    “知道了。”林雨桐说着话,电话就响了,是韩东打来了。也是在吃了一顿炖鱼之后,韩东才有了拿到林雨桐私人的电话号码的资格。

    “妹子,什么时候有空,请你吃顿饭。”韩东的语气不错,看来事情解决的比较圆满。

    林雨桐看了林博一眼,“我怕跟你出去,人家又说我跟你如何如何,我家光是打这种官司,就请了好几个律师。何必给人家找事。”

    “放心,不是咱们两个人,都是一个圈子里的,出来见见人,认识认识对你没有什么坏处。”韩东哈哈一笑,“要不我跟林总说一声。”

    “那倒是不用。”林雨桐看了林博一眼,见他微微点头,这才道:“那行吧,定好时间给我打电话。”

    见闺女挂了电话,林博才道:“认识些人也好,半个月之后你就满十八岁了。成人礼我已经打发孟助理去筹备了。回头把请帖给你,你也有要请的朋友,早早的填起来。”

    成人礼?

    “不用这么麻烦吧。”林雨桐真的觉得这不是必要的事。

    “你爷爷奶奶早就说了的事,免不了。”林博拍了拍林雨桐,“不用你管,爸爸给你办的妥妥的。过两天礼服就从英国送回来了,到时候试试。”

    居然从英国订了礼服?

    礼服没有什么问题,除了奢华还是奢华。试穿了一下就收了起来,等到了正日子再穿。

    周末的时候去赴韩东的饭局,虽然也请了四爷,但是在没到十八岁的时候,两人并没有同时出现。人还真是不少,可林雨桐认识的却不多。除了韩东和楚风,也就是董家姐弟外带董双双的未婚夫是她认识的。

    这里面有韩东的弟弟,表弟表妹,楚风的堂弟堂妹,还有几个算的上家世不错的二代们。

    其中也有像是林雨桐和四爷这样开始参与自家公司和产业的人,聚在一起倒要也不会没话说。

    楚风专门敬了林雨桐三杯,“大恩不言谢了。”

    林雨桐客气的应和着,不免又问起了他们的打算。

    韩东叹气,“闲着也不行,上班熬资历也受不了,可想白手起家却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有好的发财的小项目是你们看不上的,不妨给咱们提供一条思路。哥几个是真穷。”

    董双双就有些不好意思,“对不住了,这次的损失实在是……”

    韩东马上摆手,投进去四千万,这里面有三千万是银行的,如今也成了平遥的。平遥怎么跟董成交涉的,他也不知道,不过董成已经将除了三千万以外的一千万私底下给他们了。说起来并没有亏损。只是这样的事情,董成显然是没有告诉他们家孩子,那他就不能说破。只含糊的应了一声。

    包厢里正热闹,门就被推开了,进来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脸上带着几分桀骜不训,大模大样的走了进来,浑身的酒气:“我以为是谁在这里请客呢。原来是你们。”

    林雨桐在资料上见过这个人的脸,这就是那个平遥了。

    可真是够张扬的。

    见包厢里没人说话,平遥自得的一笑,“怎么?不欢迎?”说着,就大模大样的朝桌边一坐,“我也来凑凑热闹。”

    韩东像是要发作,楚风一把拦了,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语气却也和缓,“赶上就是缘分,不嫌弃就坐吧。”跟个明显喝多了人计较什么。

    林雨桐一看这样子就不打算在这里多呆了,看了四爷一眼,两人这就起身准备走了。

    “怎么?”平遥痞气的一笑,对着林雨桐龇牙咧嘴,“这是不给哥哥面子。”

    你是谁哥哥?

    “林家兜里的那俩钢镚,也配说有钱人。”平遥不屑的一笑,“林伯渠不过是靠着女人而已,那苏媛一个女人还不定靠着谁……”

    这可就是辱骂先辈了。

    林雨桐眼睛一眯,心里微微一动,也许这还真是个契机。于是,她伸手抓起桌上的瓶子猛地在墙上一磕,酒瓶马上碎了,碎片乱飞。就见她手掌一翻那半个酒瓶子就抵在平遥的脖子上了,稍微你用力,那脖子上的血就直接冒了出来。

    目睹这一幕,包厢里瞬间就尖叫声一片。四爷只在一边看着,阻止别人上前干涉。

    平遥一疼,这酒也就醒了大半。

    林雨桐看着他:“我看你是不知死活。”

    “你放手……”平遥是真的怕了,再是没想到有人一上来叫要人命的。

    林雨桐不仅没放手,另一手还从桌子上拿了一个叉子,过来直接对着平遥的眼睛,“你选一个,要么叫我捅在你脖子上,要么今儿搭上一只眼睛,算是你有眼无珠的惩罚,你自己选?”

    这话一出,平遥真是尿了。

    韩东在后面道:“妹子,跟他不值当的。回头哥哥收拾他,为了他搭上你不值得。”这姑娘怎么这么暴呢?

    孙奎哆哆嗦嗦的躲在董双双背后,“手机呢?快报警!报警啊。要不然出人命了。”

    董东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拨打一一零。

    董双双一把把手机夺了,“打个屁!这事不能闹大。”

    果然这个包厢里就没有一个人喊着要报警的。

    里面的叫声闹声,叫守在门外的保镖们一下子冲了过来。两个黑人保镖看见主子被人挟持了就要上来。四爷的两个保镖连带赵平两人将他们拦住了。

    赵平一边顾着这边,一边还得顾着林雨桐。再是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

    “姑奶奶,我有眼无珠。”平遥见没人能救,这才哆嗦着告饶,不敢睁眼也不敢闭眼,正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就见这母夜叉手里的叉子就冲着他的眼珠子戳了下来,“啊——”

    一声尖叫引的其他人也跟着叫。

    女生吓的不敢睁眼,可其他的男人却看明白了,林雨桐举着叉子戳过去,到了眼皮子上才拿开顺势戳在背后的椅子背上了。这就是吓唬人的!叉子离手了,又见她顺势扔了手里的酒瓶子,耻笑一声,“就这点出息还敢出来撒野。”

    平遥睁开眼,就见满屋子都是戏谑的眼光。关键是他真的尿了,裤子湿了,地上还湿了一大片。

    出来混从来都没有这么丢人过。

    可这会子他还是哆嗦的站不起来,他感觉的到,有那么一刻,她真的能杀了他。

    四爷牵了林雨桐的手往出走,临走深深的看了平遥一眼。平遥刚放下的心又提起来了,为什么刚才那一眼他觉得背后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上了车,林雨桐用手绢擦了擦手,“我就说,我还是适合动手嘛。这样多爽气。”

    四爷拍了拍她,“这回我得跟你去一趟林家……”

    林雨桐点头,然后掏出手机给家里人都打了一个电话,叫他们回老宅,只说了一句话,“我闯祸了。”

    刚开始不知道自家孩子闯了什么祸的几个人,在路上的时候已经从保镖嘴里听了个七七八八。

    林博一个劲的催老王,“快点再快点,孩子肯定是吓着了。”

    拉倒吧!电话里说了什么他也听见了,差点要了平远集团太子爷的一双招子,还能被吓着。

    林雨桐没到家,苏媛已经从其他途径知道当时在包厢里发生了什么,甚至连包厢里的监控录像都被拷贝下来发过来了。

    孩子是维护家里人,这算什么闯祸?林伯渠铁青着脸当即就起身,“备车!我去找大哥。”

    苏媛没拦着他,看着他急匆匆的出门去了。

    林雨桐到的时候,客厅的屏幕上正放着当时在包厢的录像。

    苏媛招手叫林雨桐到身边又招呼四爷坐,这才道:“你这孩子到底随着谁了?这直接上手的本事,咱家真没有。你大伯和你爸可从来都没打过架。”

    林博和朱珠在门口听到这一句,林博瞪了朱珠一眼,“那是随她妈了。”他妈随了谁了?随了杀猪出身的朱大力了。这孩子是朱珠生的,是朱大力养的,要是真没点朱家的性子,才该奇怪了。

    朱珠摸了摸鼻子,这闺女做事是有点彪劲。

    两口子进来先拉着林雨桐看,见没伤着才放心些。

    朱珠冷脸道:“这算什么闯祸了,别说他们没完,咱们还没完呢。本身屁股就不干净,还敢出来招摇……”

    林博却看向四爷:“跟我到书房吧。”

    林渊回来直接摸了摸林雨桐的头,“干得好!”夸了一句,然后才去了书房。

    丁醇去了厨房,“大伯母给你做饭去,压压惊。”

    只苏媛和朱珠陪着林雨桐在客厅里,这两人也不是善茬,“几方联手,能不能把平远给分着吞了。”所以,两人不但不沮丧,还有些兴奋。人无横财不发马无夜草不肥,企业也是一样的道理。

    而书房里,四爷轻轻的敲着扶手,“……江家和金家必然是会参与进来的。但我认为,想短期内一口吃下去,估计也有些难。平远能走到现在,这背后有多大的□□?就算咱们现在能吞下,将来也是麻烦。这里面有偷税漏税走私的事,还有侵吞的国有资产的事。咱们现在吞下去,只怕是消化不了。还是得上面先动手了,咱们才好分割尸体。”

    “上面什么时候动手?”林博皱眉,“三年五年?”

    “半年。”四爷说的斩钉截铁,“半年内必然会出动手。”

    林博还要说话,林渊一把拦住了,“有把握?”

    “有老爷子在后面推着,半年都算是多的。”四爷进来就没见林伯渠,干什么去了不问也知道。有些关系不用,不意味着不好用。

    果然半个小时还不到,平远就来电话了,直接打到苏媛的手机上,“……苏大姐,这事是我家那混账行子不对,我已经收拾他了。您现在在家吗?我带他来给您道歉。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大姐你要打要骂,怎么着都成?”

    平遥不服气的看着平远,平远冷冷的瞥了这个不争气的一眼,又说了不少赔小心的话,这才搁下电话,然后站起身一巴掌呼在平遥的脸上,“刚招惹完韩家楚家,你又去招惹林家。还顺带了把金家和江家也得罪了。你真行啊!我早说过,这生意不管做的多大,都给我记住四个字——‘和气生财’。什么是和气?就是维系四方八面的关系。不跟人家好可以啊,但你别得罪人啊!你可倒好,谁也不放在眼里?你知道人家背后都牵扯着多少关系吗你就敢放肆!连我对苏媛说话都客客气气的,你敢用腌臜话糟践人家,就必然要承担这个怒火。你还嫌弃咱们家不显眼是不是?”

    “他们敢?”平遥梗着脖子,“收了咱们家的钱……”

    平远又一个巴掌拍过去,“还敢满嘴放炮!谁收了钱了?”他压低了声音,“有些话想清楚了再说!别觉得人家就跟咱们是绑在一起的蚂蚱,咱们就安全了。真要是到了要紧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你爸我这只蚂蚱死了,另外的蚂蚱就都蹦了。谁能奈何谁?傻儿子,你可真是……”要是真能震慑住对方算你的本事,结果你被一个小丫头给吓的尿裤子了,“出国吧。出去了好!出去了就别回来了。”最近隐隐的有些不安,如今打击的力度越发的大了,而这不省心的接连的招祸。不提前做点准备怕是不行。

    “我不!”平遥犟着,“这么灰溜溜的走我多没面子……”

    平远一个冷眼看过去,平遥立马低头,“容我收拾收拾,下周就走。好歹等伤口好点再说。”

    四爷在林家说完话,就直接走了。上了车就不由的一笑,她这性子多早晚才能改。这回对平遥,她有八成都是故意的。故意将事情往大了闹,闹大了林家才会出面,才会请动背后那一尊佛。要不然,平远集团这样的数百亿的庞然大物,想要撼动哪里是那么容易的。真要是耽搁上三五年,这中间国家得损失多少?走|私这事,一查就是窝案。这里面要动用的机构,从纪院到金融、税|务等部门,牵扯到上上下下的人员贪|腐恐怕也得是数以千计。就算半年之内开始查,没有两三年都结不了案。这里面牵扯的走私数目,可能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大的多。

    她就是这么一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性子,当场能办的事,绝对不往后拖延。平遥是刚好撞到她的枪口上了,不顺势而为都不是她了。

    林雨桐估计也就四爷能明白这里面的真正缘由,林家的人是不懂的。只以为孩子性子烈,又急着维护家里的长辈。没人觉得她不对,但是也没少念叨。

    丁醇就拉着林雨桐的细胳膊,“你这细胳膊细腿的,以后别自己动手了。不是带了保镖了吗?不行再叫你大伯给你雇上几个。你一个姑娘家,吃亏了怎么办?”说着就去看林渊,“你说是吧?”

    “那明儿再给你四个保镖。”林渊这么一说就定下了。

    我一个人带着六个保镖还嫌不打眼吗?

    林博试探着问:“你外公到底是怎么教你的?打小也是惦着猪玩?”要不然力气不能这么大,那酒瓶子抵住人的脖子,胳膊上没点劲道,是办不成的。更何况对方是个成年男人。

    朱珠踢了林博一脚,胡说什么呢?“别管是谁,敢欺负你你就往死里揍。赢了再说。”

    林雨桐心里有点歉意,这回借题发挥,可是把家里人折腾的不轻。她这几天特别乖巧,在家里做饭,按时给上班的人送去。

    陈导那边也快开拍了,她也就不打算去学校了。这几天在老宅陪着老两口消遣,倒也自在。

    这天刚把鸡汤煨在火上,搁在一边的手机就响了,是文娟打来了。

    “不是正上课吗?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林雨桐笑着问了一声。

    文娟的语气有些焦急,“桐桐,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要见你,有要紧的事。”

    “我叫司机接你。”林雨桐说了一声,就挂了电话。然后叫韩新却接文娟。

    文娟过来的时候显得很慌张,一把拉住林雨桐:“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怎么了?”林雨桐安抚的拍了拍她,然后叫她在沙发上坐了,“怎么这么问。”

    文娟就掏出手机,“有人给我打电话,叫我……算了,你还是听录音吧。我当时觉得对方居心不良,留了个心眼录了音了……”说着,翻了两下,手机上就传来一段对话声。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