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0章 奇爸怪妈(36)三合一
    奇爸怪妈(36)

    “你以为他在跟我谈什么?”苗苗拉开阳台的门走了出去, “他在跟我谈道歉的问题和补偿的问题。”

    道歉也就罢了,补偿是个什么意思?

    林雨桐马上明白了, 怪不得苗苗不搭理人呢,你拿什么补偿给人家?不过听苗苗这话头, 好似没说用钱补偿的话, 要不然苗苗能飞过来踹他两脚。这个话题她一点都不想深入了,马上问起苗苗在家过年的事, “没出门?”

    “家里来客人了。”苗苗的语气带着几分嫌弃,“我后妈她娘家人, 今年我爸没叫他们留下来过年,所以今儿来看起来气势汹汹的, 张口闭口他们家如花似玉的黄花大闺女跟了个二婚头。这时候说这种话了,怎么不说在些年没生儿子的时候,一个两个过来都小心翼翼的,就怕我爸在外面再找。我就见不得这德行。”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林雨桐这边还没说话, 听着苗苗那边又嘈杂了起来,“那你忙吧。改天再说。”

    苗苗手里拿着电话, 看着粗暴的被推开的阳台门, 皱了皱眉, 但到底没说什么,从边上出去了。

    “哎呦!我说苗苗, 我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 你该叫外婆的。见了长辈不打招呼是个什么道理?你爸不会教你, 你丽姨没工夫管你, 我得跟你说说的。”

    说话的是后妈王丽的母亲,快七十岁的人了,掺和起事情来,从来都不手软。

    大过年的,苗苗不想叫他爸难堪,没跟她一般见识,转身就出去了。

    “你看看这像个什么样子,到底是没妈教的,就是没教养。”王老太太嘀咕了一声。

    苗苗脚步顿了一下,自己果然还是不该回来,这家里毕竟不只是爸爸的家,也实在算不上是她的家。

    从家里出来,却有种怎么也不想回去的冲动。一个人出了小区的大门,不知道怎么想的,直接坐上出租,“去机场吧。”

    大过年的,机场其实人并不多。该回家的都已经回家了。还有机票,等到上了飞机,她才给苗爸发了一条短信:有空一起过元宵吧。这边有个剧组要服装,是老客户了,我得赶回去了。对不起爸爸!

    那些短信看了半天,点了一个发送,这才将手机给关了。就这样吧。反正自己是个成年人了,不是依靠着家里就活不下去的人。

    苗爸接到短信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苗苗呢?”他扭头问王丽。

    “我哪知道?”王丽白眼一翻,“从回来就不出屋子,家里忙点忙都帮不上……”

    “少废话,我就问你苗苗呢?”苗爸瞪眼,刚才也就是出去给几个本市的客户拜个年,刚进家门衣服还没换呢,苗苗就走了。为了什么?不用说也知道。他几乎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怒气,“我出门的时候怎么说的,叫你们家的人少去楼上去打搅苗苗,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姓苗的,你有没有良心。”王丽马上哭嚎了起来,“这里不光是你的家,还是我的家。我在这家里还有没有地位了,我妈好容易来一趟,这家里还不能随便走走了?那是我妈,法律上我也是有赡养的义务的。我还告诉你,这回我得把我妈留下来,以后就常住家里了。你要不答应,咱们问问法官去,看是你有理还是我有理?”

    “你赡养你妈?”苗爸冷笑一声,“行啊!赡养吧。你有理。但这跟我没关系。法律上并没有规定女婿必须赡养岳父母。更何况,很快那也不是我岳母了。另外,你爱跟你妈一块你们就一块,但这个家,你没权利带进来。”

    “你什么意思?”王丽擦了一把眼泪,“什么叫那不是你岳母了?你给我说清楚?”

    “离婚!”苗爸也不换衣服了,直接出门,“这意思你明白了吧?我说要离婚。顺便说一句,尽快叫你的家人离开,这房子可不在你的名下。”

    “想离婚!”王丽冷笑一声,“想的美!这房子怎么着也有我一半,你凭什么赶我的家人?”

    “这房子根本就不在我的名下,哪里有你的一半?”苗爸回头嘲讽的说了一句,“所以在我回来之前,我不想看到任何一个多余的人。”

    王丽看着丈夫的背影半天都没回过神来,什么叫房子不在他的名下,那这房子到底在谁的名下?

    苗爸赶到机场的时候,苗苗早已经走了。他一个人在机场枯坐了一个小时就起身回了公司,打开保险柜,从里面取出房产证,拨通了一个十几年都没有拨通的电话号码。

    “喂?”声音很熟悉,但是听起来有些忐忑。

    苗爸常常的吸了一口气,“是我。”

    电话那边半天都没有说话,“是苗苗有事?”

    “过了正月初七,你能不能来一下?”苗爸坐在椅子上,满身的疲惫,“有点事需要你来一趟,带上你的身份证户口本……”

    “怎么了?”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急促极了,“苗苗怎么了,你别瞒我。”

    “苗苗没事。”苗爸沉吟半晌才道:“咱们离婚的前一段时间,我托人买了一套房子,是记在你的名下的。就是我现在住的这一套。后来不是离婚了吗?我也没顾得上这事。等再婚了……她也不是个省心的。这事我更没说。本来想着找机会过户到苗苗名下的,但是我怕我要是有个什么万一,苗苗又没成年,东西放在她名下,她也守不住。我也就没动,放在你名下,跟放在她名下是一样的。如今苗苗大了,过户吧。过户了我就安心了。”

    电话那边静悄悄的,沉默了半分钟才涩然的应了一声:“好!”

    挂了电话,苗爸摸了摸发际线越来越靠上的脑门,对着落地窗的玻璃苦笑了一下,能不离婚谁又愿意离婚。正是因为第一次失败的婚姻明显已经伤害了苗苗,所以,不管有多难,他都维系着第二段婚姻,希望能保护好儿子。可叫儿子跟王家这么接触下去,真的就好吗?尤其是王家那老太太,整个一个事精。

    苗苗下了飞机,刚开了机,还没接到苗爸的电话,却接到了王丽的电话,一接起来就听到另一头的咆哮声:“苗苗,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我没缺你吃没缺你穿的,你就这么见不得我好。你就是看我不顺眼,但是木木总是你弟弟吧?你撺掇着你爸把家里的房子偷偷的过户到你手里就算了,还挑拨的你爸要跟我离婚,你这心眼怎么这么歹毒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

    她一句都听不懂,直接就挂了,把王丽的号码直接设置成黑名单,就不再关了。她这会子还忙着呢,从机场到市区挺远的。

    林雨桐怎么也没想到苗苗当天会回京,她看着手机上苗苗发来的短信,说是来的早了,改天方便不方便登门拜年。

    “没什么不方便的。”林雨桐给她回过去,“要来的时候打个招呼就行。”

    在朱家吃了饭回家,林雨桐跟朱珠说了一句,这两天可能有同学过来拜年的事。朱珠不免问起来,来几个人啊?是男是女啊?要准备什么?都有什么喜欢吃的?有没有忌口一类的话。

    “也没谁,就是苗苗。”林雨桐趴在他们卧室的大床上,“大概是家里出事了。待不下去。”

    林博也知道听林雨桐说过一嘴人家的家事,一边拿着浴巾擦头发,一边道:“家里连孩子都容不下,那还是他爸的问题。实在不行离婚就是了。本来是为了维系家庭的,但是弄的家不成家,那有什么维持的必要。”

    朱珠嗤笑了一声,“想的容易。你以为这婚他想离就能离了?那女人要是能答应才奇怪呢。别说这种靠着男人养的女人,就是好些个自己有工作的女人,过了三十五也都不敢轻易说离婚了。经济独立,事业有成的女人毕竟占了少数。可即便是这样,离婚对于人到中年的女人来说,也是一件残酷的事情。心里依赖是一方面,还有就是现实。你看现在这社会,女人再婚,找对象是越找越老,三十五的能找个四十往上四十五往下的,都得念一声佛。可男人呢,那是越找越小。尤其是里面牵扯到孩子,女人争取了抚养权,可是再婚孩子多少得受一些委屈,可要是不再婚,一个女人带孩子,要挣钱养家,又要照顾教育孩子,何其艰难?所以说啊……”她说着,就看向林雨桐,“不管多喜欢一个人,女人都不能失去独立的人格。碰上一个能叫人完全依赖不担心背叛的男人,这种概率实在是微乎其微。女人得自己立得住,才不怕未来不可预见的风险。就拿你爸来说了,真要是哪天他昏了头了,找个小姑娘回来,对我而言能怎么样?哪怕是伤心也是暂时的,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因为我还是我,我还有你,我还有栖凰,我还是朱总,我还有花不完的钱叫我保持这份年轻跟优雅,还会有数不清的男人过来赞美我,不管真心假意,我一样能活的潇洒。我说这话的意思,你懂的吧,闺女!”

    林雨桐还没说话,林博就先道:“说话就说话,牵扯我干什么?我什么时候要找小姑娘了?在孩子面前胡说八道些什么?”

    这一打岔,林雨桐就没接话,干脆起身回楼上洗漱去了。

    林博嘴上还喋喋不休,朱珠一把推开她,“我教育孩子呢,你掺和什么?你不是总担心那江枫心眼多吗?不是担心咱们辖制不住,咱闺女却偏偏陷进去吗?怎么?我今儿这话说的不对?多好的机会,你打的什么岔子?”

    林雨桐哪里不知道朱珠的话是对的。她不光是警醒自己,还说了句大实话,女人对待婚姻得慎重。她自己其实就是用谨慎的态度一直在经营婚姻。

    虽然自己是个特例,但这并不妨碍她认同她的话。

    苗苗正月初四的时候才上门,不光是自己来了,开颜也跟着来了。两人带了一个果篮一束鲜花,不贵重但也不失礼。林雨桐接过去递给小福,带着两人进里面。

    “在国外的小镇倒是有这么漂亮的别墅,但我从来没进去过。”开颜满眼的惊叹,“在国内我也是第一次走到别墅的里面来。真是比电视上的还好……看来这有钱在哪里都能生活的很好,也不一定就非得出国。跟你们家一比,我们家那房子不会还没你家的厕所大吧?”

    没那么夸张。

    林雨桐带着两人跟林博和朱珠打了招呼,这才带着二人上三楼。三楼的一般是露台,上面搭建了透明的玻璃暖棚,鲜花绽放,环境是最好的。里面有秋千,有摇椅,有沙发,想怎么坐就怎么坐。等小福端了茶点瓜果上来,两人也把三楼打量的差不多了。

    “你一个人的房间比我们家都大。”开颜羡慕极了。卧室客厅书房衣帽间卫生间,怎么也得一百多平吧。阳台还连着这么大的一个露台,“要是我有这房子住,我宁愿什么都不干,一天二十四小时赖在房间里。”

    苗苗往摇椅上一躺,将边上的毯子往身上一搭,“所以你是你,她是她。你就想着将来利利索索的嫁人,她就想着再赚几百几千这样的房子来。”

    “提起这个我就伤心。”开颜坐在秋千上,“在国外,基本听不到什么你是个姑娘家,你不用那么辛苦,你将来找人嫁了结婚生子一辈子安稳。这类话真没有。男人女人都一样,结了婚各自aa的也很常见。我开始特别不适应你知道吗?”

    “所以,这种对女孩子的教育从小就是错误的。”苗苗坐起来,“打小家里就灌输这种思想,长大了,连女人都觉得没有别人管着宠着日子就是不幸的。所以一遇到变故,对女人的打击都是巨大的。要么再找一个依靠,要么就只能痛苦陷进去一辈子拔不出来。就算是个别奋起的,我想过程也十分痛苦。打破从小就养成的那种性格和人格重塑一遍,很艰难的。我就想着,咱们为什么不先自己宠自己呢。努力在这世上谁也不依靠的立足,然后自己爱自己,自己宠自己,哪怕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有我。”

    很有感触似得。

    林雨桐不免多嘴问了一句她家里的事,“怎么样了?要真是处不好,以后少回去就是了。”

    “我爸要离婚。”苗苗想起昨天接到的电话,“但也不容易。我弟弟今年十五了,王丽也都四十多了,能干脆的对我爸放手?我看悬了。由着他们闹吧,看能闹出什么来。就是我爸……都到了这岁数了,一天舒心的日子也没过过。”

    正说着话,苗苗的手机一阵响动,她低头瞄了一眼,就又若无其事的装起来了,一点也没有要回复的意思。

    她岔开话题,说起了开颜复学的事,“一直在国外,还是回来?”

    开颜转着手里的奶茶,“上面正在查陈燕她伯伯,也不知道结果怎么样?等这边落定了,才好决定。”

    没有对这话题深谈,中午在家里吃了饭,朱珠和林博都很给面子的在家陪着,吃完了两人就要告辞。朱珠直接包了一大包东西给苗苗,“放在冰箱里,吃的时候放在微波炉里一热就行了。自家做的,比外面超市里卖的强些。有空就过来玩。”然后对开颜道,“你妈一年不见你,还不定怎么给你折腾好吃的呢,就不给你带了。”

    苗苗没客气就接了,“反正上学期吃了不少桐桐做的饭,也不在乎这点了。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

    说笑着把人送出去,朱珠就道:“这苗苗跟广斌是怎么回事?”

    啊?

    林雨桐没明白过来,她怎么知道了?

    “广斌刚才送羊肉墩子来,一听你招待同学,跟狗撵了似得窜了。”朱珠轻笑一声,“我能看不出猫腻?”

    怪不得一向不管这些琐事的她给苗苗包了一堆的吃的呢?感情是看出点苗头了。

    这边苗苗出来,开颜就凑过去要看给苗苗的都是些什么东西,“龙虾鲍鱼大肘子,可真是舍得。”

    “行了吧。”苗苗把东西收起来,“就跟阿姨饿着你了似得。”

    “关键是那么多好吃的,我刚才都没好意思吃。”开颜有点可惜的道,“一家人吃饭还得转桌子,我不要意思。”

    那是人家待客用的桌子,谁家过日子还不是一样。林雨桐自己经常蹲在茶几边上吃饭,也没跟别人又多大的差别,“你真是出去一趟,越来越物质了。”

    开颜白了她一眼,“小看人。我现在也算是能自食其力了。”

    “怎么自食其力?”苗苗边抱着东西往前走,边回头问了她一句。

    “做代购啊。”开颜低声道:“你要是需要什么,跟我说一声,肯定不收你的代购费。”

    这倒也是条来钱的路子。

    说说笑笑的,在小区门口就分开了。苗苗到了家门口,才看到朱广斌在门口等着。

    “不用赔偿的。”苗苗都没脾气了,“真的!嘴跟手一样,都是人身上的器官,男人跟女人握手算不算亲密接触。人家外国人朋友之间动不动就亲亲,这也没什么吗?我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没觉得怎么样?所以,再见!慢走不送。”

    说着,将门打开,直接进去,然后‘哐当’一声再把门关上,前前后后都让朱广斌说出一个字来。

    朱广斌站在门口半天,还没反应过来。

    正不知道是该走还是该留,就听背后一个男人的声音:“你这小伙子是干什么的?站在人家门口做什么?”

    朱广斌吓了一跳,一转身见是个矮胖的中年男人,他忙笑了笑,“那个……找人……”他朝苗苗的门指了指,“找个朋友……”

    “朋友?”这男人的脸色不是很好,“什么朋友?是朋友就进去,犹犹豫豫的做什么?你老实说你是干什么的?要不然我报警了。”

    苗苗在里面听见外面的动静,赶紧把门打开,“爸,你怎么来了?”

    “爸?”朱广斌指了指矮胖的男人,她竟然叫他爸。

    “谁是你爸?”苗爸瞪眼,“叫爸也没用,叫警察来说。”

    苗苗赶紧拦了,“爸,他找错地方了。”然后悄悄的瞪了朱广斌一眼,“跟你说了这事一号楼,不是七号楼,怎么就听不明白呢?七号楼还得再往里面走。”

    朱广斌愣愣的应了,转身赶紧就跑,也不做电梯了,直接走楼梯跑了。

    苗爸皱眉:“从哪里来的二愣子?怎么连一和七也分不清楚?”

    苗苗把人拉进去,尽量语气温和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解释:“字体是红的,不知道什么邪风把红色的塑料袋吹上去挂在楼牌号上了,一上面加了那么一点,远远的一看,是挺像七的。”阿拉伯数字嘛,飘上一横是像七。

    朱广斌被吓出来了,这才想起,自己有什么可怕的,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这事办的也太挫了。又回来找林雨桐见了面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正好林博好似心情不好,他也没敢多呆,转了一圈又回家了。

    林博现在的心情是不怎么美妙。因为老两口有旨意下来了,人家说了,江家金家几个长辈亲自上门给他们拜年了,这事咱们家不能糊弄。要不然就失礼了。不管将来怎么样,礼数是要有的。该去江家,也该去金家。叫他们两口子带着林雨桐亲自上门。

    要是往年,林博肯定是要去江家的。哥们家嘛,给哥们的父母拜年,这是基本的礼数。现在弄得不伦不类的,人家那么大的年纪了,主动上门给林家的老两口拜年了,你说着事还能怎么办?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然后不搭理?这事办得也不讲究。

    没办法,只能去一趟了。

    礼物该怎么带?林雨桐不用他们管,连夜的做了四样点心,很是拿得出手了。

    江家如今住的房子,也是豪宅了。不过不是小洋楼,而是个新式的四合院,正房厢房其实里面也都是三层,不过就是做了个小四合院的样子来,将院子围在中间做了天井,摆上盆栽,弄个小喷泉,再摆上石桌石椅,挺有意境的。

    这房子比林家现在住的大了两倍都不止,是真正的豪宅。

    不过江家本身就是搞房地产起家的,谁都有可能住不起好房子,就他们家不会。

    “来了。”四爷迎了出来,直接从司机手里接过礼物,进了里面又吩咐保姆,“在微波炉上热了热,就直接摆出来吧。陈了就不好吃的。”

    白莹莹四四方方的山药糕,桂花造型的藕粉桂花糕,鸡油卷儿金灿灿的码的齐整,再就是用奶油炸出来的面果子,这个不用热,摆出来朵朵跟金花似得。

    江天每样都尝了一点,连声对着林博夸赞,“……那个项目跟你们合作,我心里是有底气的,如今再一尝这味道,真是再放心没有了。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巧手。”说着就去看金河,“你说是吧?”

    金河脸上的笑一直就没断过,拉着林雨桐的手一下一下的摩挲,又顺手把手腕上的镯子取下来套在林雨桐的手上,“戴着吧。小姑娘带上好看。”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是对林雨桐满意的很。

    江桥才不去管他们的眉眼关系,不过他也是看不惯老爷子久了。之前对林博那是回回见了都要训诫一番的,当做晚辈教训起来从来都不曾客气过。现在呢?亏他拉的下脸来。不过这小丫头的手艺是不错,以前不怎么吃这些娘们兮兮的东西,现在吃着却觉得特别顺口,尤其是这几乎透明的山药糕,怎么就这么好吃呢?

    江天看着他没出息的当着人家的面一个人几乎干掉了一盘子,就冷眼扫了一下,你都吃完了你老子吃什么?如今不服老都有点不行了,牙口没以前好了,就吃着这些软烂的东西觉得好。等看第二眼的时候,这没出息的还没停下来,他终于开始明示了,“你看看你,跟人家一般大,人家的孩子都已经出息成这样了……”都已经能给你当弟媳妇了,“可你呢?有个稳定的对象也好啊。”

    这话叫人何其难堪?这种夸别人家的孩子贬低自家的孩子的方式,不是什么时候都合适用的。尤其是在不怎么对付的后妈和弟弟面前,江桥饶是心大,也不由的不是滋味。

    林博到底是对自家的哥们更亲近些,马上解围:“早有了,不过是没带回来罢了。”然后在桌子下面踢了江桥一下,“你说你也是,你们这都多少年的感情了,差不多行了。总这么叫人等着也不好吧。别再玩了,收收心吧。”

    江天对大儿子那是相当上心的,一听这话立马就坐起来了。以前林博要这么说,他肯定不信,还以为两人之间相互打掩护呢。这会子人家带着老婆孩子,一看就觉得沉稳了起来嘛。这话他还真信了,忙问道:“是吗?是做什么的?什么时候认识的?带回来多好。”

    江桥哪里知道这所谓的固定对象是干什么的?正哼哼哧哧的不知道怎么说,林博就接话了,“中学同学,以前就特别要好。干部家庭出身,这姑娘特别争气,还是个博士。如今在y视做主持人,不做那些乱七八糟的节目,全都是正面严肃的形象。”说着,又轻轻的提了江桥一下,“是吧?”

    江桥嘴里含糊的应了两声,他妈的你知道的都比我多。我都不知道小四眼现在在干什么呢。

    金河见不得江天那副德行,拉着朱珠和林雨桐去一边说话了。

    “我这儿子有点死心眼,认准而来一件事,那就八匹马也拉不回来。”金河极力的在朱珠面前为四爷说话,“他爸这样,他是看着我是怎么艰难又痛苦的过活的,所以,他爸的老路,他是断断不会走的。”

    朱珠能说什么,能跟着人家骂她老公不是东西?

    含糊的应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也没留下来吃饭,差不多一两个小时,就起身告辞了。临走带走了金河给的一个手镯,江天又给了一个红包,放着一张面额不小的支票。

    从江家出来,又特意去了圆饼家。圆饼钱不少,但是父母住的却是老小区了。是以前的厂区自己的家属院,都是老街坊邻居了。房子也不大,装修也是二十年前的,不过收拾的倒是很利索。他父母看起来都是十分简朴的人,待人和善的很。应该是以前林博也常来的关系,老两口见了他带老婆孩子上门也不见拘谨,袁爸还主动去了厨房做饭。看林博没有要走的意思,大概是要在这里吃饭吧。

    林雨桐知道林博的意思,越是跟家境相差较大的朋友相处,越是要注意细节。如果江家单纯是朋友的江家的话,林博大概也是不会留下来吃饭的。从江家出来,却赶着饭点到袁家,这说明什么?这叫人看起来,就是看得起圆饼这朋友,不光没有低看人,而且是高看了一眼。这再亲密的关系,都是需要在细节上维护的。

    果然不大功夫,赵文海和江桥就跟过来了,都在袁家吃饭。

    三室一厅的房子,沙发茶几一摆,就只能支个圆桌吃饭了。林雨桐帮着端饭摆碗筷,有时候觉得其实这样的房子住着,才最有生活气息。像是江家那跟个宫殿似得房子,那就真的只是房子,不是家。

    鸡鸭鱼肉都是家常的口味,袁妈不停的给林雨桐夹菜,“多吃点。小姑娘胖点有福气。”

    江桥坐在一边就笑:“合着圆饼的审美是您老给灌输的。”

    袁妈瞪眼:“怎么?不行。我跟你们说,这找媳妇就是要找圆圆润润的。瘦的跟柴火似得,还整天猫儿似得吃饭,我看着都着急。”

    朱珠被林雨桐补了一周,已经很显得圆润了。因此对袁妈的话不停的点头,“这孩子又长个了,所以瘦了些。”可不是我家孩子没福气,等不长个了,自然就长肉了。

    林雨桐手里挑着鱼刺,却看向正在挤眉弄眼的几个人。心里知道他们这是说什么呢。肯定是打趣圆饼看上文娟的事呗。

    其实圆饼还真没做什么,只是不定期的打赏,但也不是说像以前那样叫人又负担。想起来就是五十一百的赏几个。这叫人连推辞都不能。

    圆饼避开林雨桐的目光,跟林博道:“我跟你说,你闺女现在要跟学校合作,那这以后跟学校的关系肯定差不了。我在不在学校任教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我打算开学以后,不去上班了。”

    赵文海一下子就笑了:“你小子用心险恶啊。”给人家姑娘当老师下不去手,所以干脆就不当老师了。这是曲线救国了。

    林博却去看林雨桐:“你是开学以后继续上课呢,还是直接请假。然后自学,只去参加考试。”

    “有空就去上课,没空就不去。”林雨桐说着,就看圆饼,“这样没关系吧?”

    “没事。”圆饼根本就不在意,“那些早早出道演戏去的,四年大学生活在学校里呆了几天。有时候考试都赶不上,学校还不是一样给安排了单独的补考。这有什么可担心的,你爸连这个都给你搞不定?”

    “我还是按时考试吧。”林雨桐跟林博保证,“不管我上多少课,考试我保证能过。”

    这在林博看来是最不要紧的事。

    林雨桐早早的吃完了,男人还在一起喝酒。袁妈拉着林雨桐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塞了一个蜜桔给她,问道:“……你袁叔那没出息的,是不是看上你们班的小姑娘了?”

    “袁叔没说。”林雨桐剥了橘子慢慢的吃着,“他没说,人家也不好猜。”

    袁妈眼睛一亮,“你瞅着,有戏没有?他老大不小了,人家姑娘正是好时候,能看上他?”

    这个文娟没说过,还真不好猜。“不过,那姑娘性子挺好的。”她只能这么说。

    “性子不好也没事。大了这么多岁,再不让着人家姑娘点,人家为什么要跟着他?”袁妈说的就跟这事已经成了似得,满满的打算起来,“小姑娘是京市户口不?”

    这个还真不是。

    林雨桐摇摇头,“有本事就行了,盯着户口干嘛?”

    袁妈还没说话,圆饼就皱眉道:“妈!又说什么呢?别什么都听你们那朋友圈的……什么年代了,盯着户口看,有意思吗?”说着,就跟其他人算,“你看,还分的挺细致,什么京籍京户、非京籍新京户、非京籍非京户、有房有户、有房无户、无房无户……”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