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3章 奇爸怪妈(29)三合一
    奇爸怪妈(29)

    林博跟赵文海进来的时候, 看见林雨桐还愣了一下。

    “爸。”林雨桐手里叉子正插着雪梨吃, 见林博进来了赶紧起身,又叫了赵文海一声,“叔叔好。”

    苗苗和文娟忙起来问好。

    赵文海看着水灵灵的大姑娘朝自己叫叔叔, 那种感觉真是一言难尽, 还不得不摆出温和的笑意,“你们好。都坐吧。”

    林博知道那两个是闺女的同学,笑着示意她们坐下, 又指了另一边的沙发, “要是不自在, 就去另一边玩, 省的在这里拘束着。”

    林雨桐也是这个意思。包厢有休息区摆着沙发茶几电视, 另有棋牌区,再就是大圆桌的就餐区。包厢里带着卫生间, 还有个不大的休息室, 在这里完全可以放松的玩。

    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话说,在开席以前, 坐在这里怪没意思的。林雨桐带着两人端着果盘去了休息区,歪在沙发山说闲话去了。

    赵文海戳了戳林博, “咱闺女,是漂亮!”

    这话还要你说。

    “也不看随了谁。”林博比较嘚瑟。

    “再漂亮, 也是别人家的。”江桥的话直往林博的心窝子上捅。

    林博还没说话,圆饼不干了,“你今儿是吃错药了。”逮谁挤兑谁, 咋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呢。

    赵文海莫名其妙的看江桥,“这是怎么了?我说,哥几个,我攒了饭局还成了罪过了,一个个的呛呛个没完,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吗?”

    “初恋!”林博和圆饼矛头直指江桥,异口同声的道。

    赵文海嘿嘿一笑,问江桥道:“怎么回事?联系上四眼妹了?”

    “什么四眼妹。”江桥能后悔死,你说年轻的时候怎么就那么不长眼呢,美人多了去了,怎么就偏偏看上个小四眼呢,“早忘到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去了。”说着,他就压低声音,“这都是旧事了没什么新意。倒是有些人老牛想啃嫩草……”

    “闭嘴!”圆饼做贼心虚先捂住了江桥的嘴。

    可林博和赵文海还是听懂了,两人同时转头,朝这三个姑娘看过来,然后几乎是同时,将视线定格在文娟身上。

    三个姑娘,桐桐就不计算在内了,再是大姑娘,再是漂亮,他们心里,这也是妥妥的后辈。林博的闺女,跟他们的闺女也没差多少。生不出旁得心思来。还有那个打扮的时尚的姑娘,这个也不是他们其中任何一个的菜。只有文娟,小姑娘脸圆圆的,看起来肉嘟嘟的,但却没到了臃肿的程度。这是谁的菜一眼就能认准了。

    “畜生!”

    “牲口!”

    两人同时压低了声音骂了圆饼一声。这么嫩的小嫩草也敢伸手,这是犯了众怒了。尤其是林博,指着圆饼都说不出话来,“我叫你去学校,你就是干这个去的?”

    文娟浑身都不得劲,总觉得有视线不停的看过来。可作为一个心思没那么复杂的姑娘来说,是打死也想不明白那边有些人的龌龊心思的。她这会子觉得,八成江大少真是符号阿姨,要不然为什么觉得他们这么关注自己呢。

    她将猜测低声跟林雨桐和苗苗说了,“……你们说我要不要去挑破。以前不认识就算了,认识了,自然不能平白无故的拿人家那些多钱。我也不是挣不来,拿着人家的,心里总是虚的很。”

    这孩子真是有骨气,钱到手了还能再放手,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心性。

    “那就去吧。”林雨桐还没说话,苗苗就直接道,“不管人家收不收回,但是至少你得表示一下感谢嘛。这么平白无故得了好处又装聋作哑,怎么也说不过去。”

    这也就是文娟的意思。

    “一会子吃饭的时候上了酒桌再说。”这么好好的去打断人家说话,也怪没意思的,“多敬一杯酒就是了。”

    凉菜上来的时候,那边就摆上酒了。林雨桐起身过去,先斟了酒,挨个敬了一遍。

    赵文海端了杯子,还问起了林雨桐以后的打算,“……要是读研究生,可以考虑去我们学校,管理专业相当不错。赵叔给你办妥……”然后看圆饼,“你们那边只要推荐,我这边就没问题。”

    江桥哼笑一声:“博子怕是另有安排,如今都把这丫头撒出去单干了。对咱们而言,学历这东西是顶顶不重要的东西。”

    赵文海挑眉:“还应付的来吗?”

    林雨桐原本是打算谦虚几句的,本来嘛,谁不是边做边学的?却不想江桥最快,“她何止是应付的过来,一双眼睛利的很,谁能用,谁不能用,这钱都是怎么花的,她心里门清。隔着那么远,每天晚上靠着开视频会议,也能遥控了那么大的一个剧组。本事大了去了。我看着丫头也就模样像她爸,那性子不是随了苏阿姨,就是随了她妈妈。”

    赵文海举起杯子跟林博碰了一下,“我这媳妇还没追到手呢,你这眼看就是后继有人啊。恭喜恭喜……”

    后继有人当然是好话,但对于林博来说,“我倒是更希望她轻轻松松的自在一辈子……挣钱这事……”有他这个当爸的呢。再往后,自己可以教导外孙嘛。前半生靠着老子,后半生靠着小子,日子多舒服。非得劳心劳力,“没办法,谁叫孩子喜欢呢。”

    说着话,圆饼就示意林雨桐,叫苗苗和文娟过来入席吧。

    这两人从洗手间洗了手出来,就直接坐了过来。文娟正酝酿着话该怎么说。那边四个人就摇骰子开始赌酒了,谁输了谁喝。

    林博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得意的缘故,连着输了好几把,一两的酒杯哪怕只倒了半杯酒,这个下去也是要喝醉的。林雨桐借个给酒壶倒酒的空挡,偷偷拉了拉林博的袖子,然后就坐回座位上去了。

    她正好坐在赵文海和江桥的中间,江桥这人贼精,每次摇完,都是先偷偷看了色子,然后叫林博猜,若是林博猜对了,那这肯定是他输了,这倒酒的时候就倒浅浅一个杯子底,意思一下就行了。可要是林博输了,他嘴上嚷着只倒了半杯,可其实比他之前喝的多了可不是一点。

    这次还是江桥摇骰子,之后打开一条缝隙一看,又立马合上。

    林雨桐看见一个两点,就马上‘哎呦’了一声,然后顺手就倒了满满的一杯酒。

    林博看了闺女一眼,马上会意,“二!肯定是二!”

    江桥一惊,“不换换了?”

    “不换。”林博一副伸手端酒的样子,“输了我喝就是了,还怕了你了。”

    圆饼伸手一把掀开盖子,“掀开谜底吧,打的什么哑谜,能不能利索点?”说完这才一看,“哎呦,还真给蒙对了。”

    “狗屎运。”江桥端起杯子一口闷了,心道,这丫头怎么这么实心眼,还倒满了。喝完继续跟林博赌,“你来摇。别说我欺负你。”

    林博心说,刚找到作弊的办法,我干嘛自己摇呢。他一副不服气的样子道:“就是你摇,我该赢还是赢。”

    江桥可不跟他客气,直接就上手,“可别怪我欺负你。”

    这边摇了一个四,林雨桐就‘是什么呀’的一问。然后林博猜到了。

    等下摇了一个一,林雨桐叫了一声‘好’,于是林博又猜对了。

    最后摇了一个六,她直接嚷道:“哎呦我的乖乖。”林博一笑,直接报了一个六。

    玩了好几把,慢慢的,大家都品出味来了。

    江桥指了指林雨桐:“这丫头怎么这么多心眼,这个坏哟!”

    惹的众人一阵笑,酒也不喝了,说起了赌博抽老千的事。

    江桥有了几分醉意,说起了八卦,“大概你们不知道,董成那老婆,前几天去了奥门了,听说输了小一千万回来了。”

    “那没多少。”圆饼不以为意,“只要去了,基本都是输的。几百万算是少的,一千万不算多,有那成亿的输的……”

    赵文海倒是提醒林博:“你也要盯住了,这些个艺人,赚钱快,撒钱的速度也快。出去一圈输了几千万的都有。真要是手底下有这样的人,还是趁早开了吧。你那个圈子本就乱,你还把自家孩子放进圈子里去了。所以,你就更得小心。有几个东西是碰不得的。比如du品,比如赌博。这东西都沾不得。还有就是色,圈子再乱,有些也不能乱。比如不光彩的事情,偷人啊、婚内出轨啊,私生活上的瑕疵影响太恶劣,也是会坏事的。再就是政治……别大意,现在很多人用国外的明星,可政策一变,这些明星带了的可不全是拓展市场的好处。”

    这可算是金玉良言了。

    林雨桐亲自斟了杯酒,“……不是关系亲近的人,断不会把话说的这么透亮。”

    赵文海就觉得林博这闺女真是上道。自己随时泛泛的提了一句,她马上明白是什么意思。没错,就是上面有了点消息和苗头,这才借着酒劲把话点在明处了。给他们处理的时间。原本是说给林博听的,没想到林博的闺女也听明白了。他笑呵呵的端着酒喝了。今天晚上这饭局也算没白攒。

    林博主动跟赵文海碰了一个,“自家兄弟,多余的话就不说了,全在酒里了。”

    因着后面说的都是正事,文娟也知道时机不对,倒是没提符号阿姨的事。

    最后结账的时候,林雨桐出去将帐给结了。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关系再好,也需要维护的。这事礼数,不在钱的多少。

    因为赵文海说的事,林雨桐今晚上倒是不急着回学校去了,想跟林博回家说说。叫韩新开车送苗苗和文娟回去,自己则上了林博的车。

    “你怎么想的?”林博看林雨桐执意要跟着,就知道有话要说。

    林雨桐斟酌了半天还是道:“要是有一件事,未必现在就对公司有利,但从长远来说,更有好处,这件事是做还是不做?”

    “你想做什么?”林博扭头看闺女,看她怎么说。

    “我不信咱们旗下的艺人,都那么干净。”林雨桐低声道,“有那沾染上du品的,我不想纵容,您觉得呢?”

    林博久久没有说话,“这样的事,不抓住谁知道究竟吸了没有。要是吸了,当然不能再合作了。一次不被抓,两次不被抓,可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做了,总归是会被人知道的。短期内丧失一些利益无所谓,但是公司的形象,必须是健康的,向上的。当然是更得是服从政|治的。”

    于是,林雨桐就又忙了起来。林博忙着处理那些跟外籍明星合作的合同,林雨桐则接过了调查旗下艺人的差事。其实调查只是一个说法,这东西还用调查吗?林雨桐只打眼一看,就知道谁是干净的,谁已经馅到泥里去了。而之前在年会上,她不是每一个人艺人都见过的,但就是见过的而言,也有那么两三个确实是瘾君子。这段时间忙忙碌碌,这事也没找到机会说,更是不知道该怎么给林博说自己发现这些人是瘾君子的。赵文海的话,倒是给了她一个借口。既然要干净,那就还海纳一个干净。那种害人的玩意,是有群体效应的。这个种子种下去,还不定蔓延扩散到什么程度呢。

    当然了,这些调查都是背后的手段。海纳员工是不可能知道的。一到周末,林雨桐就满天飞,追着艺人的脚步,以探班为名,到处跑。

    “你是怎么打算的?”四爷在电话里有些不放心的样子,“是以这个为把柄,利索的跟他们解除合约呢?还是干脆一棒子打死。”

    这还真把林雨桐给问住了,“你觉得呢?”林雨桐想听听四爷的意见。

    “你举得捏着人家的把柄,人家心里能放心你们?”四爷又反问了一句,“就怕一时手软,却遭到反噬。”毕竟有些艺人,很有些号召里。不把话说清楚,他们光是凭着这些不明真相的粉丝,就能给海纳带来意想不到的压力。到时候再解释,恐怕很多人也未必会信。在很多人看来,公司以集体的形式出现对上他们的偶像,当然是偶像单打独斗占了劣势。大家只会以为公司是编撰故事打压异己,这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呢?”林雨桐问了一句,“要证据确凿吗?”

    “嗯!”四爷低声道:“想办法拿到证据。到时候怎么处理再看吧。”

    挂了电话还真把林雨桐给难住了,将人找出来不难,难的事拿到第一手的证据。

    这个周五晚上的飞机,林雨桐带着韩新和高涵,直接上飞机去了恒店。高涵是从朱珠哪里借的,关佳佳要负责公司里的一摊子事情,脱不开身。只带着韩新,林博又不放心,这不就把高涵借给林雨桐了。

    这两人都是能当助手又能当保镖的人,有他们跟着出门,林雨桐自己也觉得轻省了很多。

    下了飞机也就晚上十点半,朱珠安排了栖凰在江城的分公司来接人。对方倒是重视,林雨桐却只征集了他们一部车子,剩下的都不用他们管了。

    酒店是早就订到的。三人驱车直接去了酒店。因为不放心林雨桐一个人住,订的是套间。两个房间带着客厅。林雨桐和高涵住卧室,客厅留给韩新。晚上的时候,高涵和韩新将整理好的资料递给林雨桐,“这是咱们这次要想办法见的十二个人。”

    林雨桐一看名单,就有些皱眉,“两个影帝,一个影后。剩下的都是一线二线的明星。”

    这真要查出什么问题来,林博估计得心疼死。培养一个人不容易,但是毁了一个人,不过一刹那的事情。

    高涵很兴奋,“我的大小姐,我还是高程的影迷呢。”

    “我还喜欢韩俏呢。”韩新不以为意。

    高程是老派的影帝了,韩俏也是影后,这两人可是林博早年培养出来的,因为合作关系一直不错,这两人跟海纳一直续约。其实自己成立工作室早能出去单干了。不过是林博给两人的待遇十分优厚,交给公司的分成比养着工作室合算,再加上林博这人对老将的态度,就跟林雨桐之前对安宁一样,资源给你用,你自己去安排,挣了钱按合同给公司就行。其他的一概不管。接不接戏,接什么戏,什么时候接戏,林博连问都不问。高程曾经有两年什么也没干,林博帮着给他的经纪人助理,还包括其他为他服务的人员开工资奖金,半点都没含糊。白白养着那么多人,连催都不催。这种做派当时可是收买了不少人心,好几个当时合约到期的艺人,二话不说就跟海纳续约了。林博得意的跟林雨桐炫耀过,说这就是老子所说的无为而治。

    林雨桐对此不置可否,她点了点手里的资料,“不管是谁,该查的都得查。”

    第二天一早,从江城出发去了恒店。不过是一个小时的车程,到了之后林雨桐才发现这个被誉为东方好莱坞的地方,还真是不错。除了剧组,还有不好游客。规模比淮柔那边大了不知道几倍。

    高涵捧着电话,“剧组那边已经打了招呼了,咱们这就去吧。”

    林雨桐倒是不着急,跟游客一样,四处走走看看,这里的紫禁城跟京城,都是一比一的比例建造起来的。刚好有剧组在拍清穿剧,她不由的就站住了。

    “你怎么也来了?”董双双朝林雨桐跑过来,“也是来探班的?”

    林雨桐还真没发现她,这会子被她一问,忙点头,“这是彩凤的新剧?”

    董双双点点头,“我拍的那个,如今正在剪辑,然后得送审。趁这个功夫,我爸把我打发过来,叫我跟着人家好好学学。”

    “挺好!”林雨桐嘴上应着,眼神却看向正在演戏的两个演员。说实话,服装很好看,但就是脚上的白袜子……这个不对的,现代的袜子……算了,还是别挑刺了,这刺只能越挑越多。

    董双双见林雨桐看演员,就笑道:“怎么?看上‘四爷’了?”

    林雨桐瞥了一眼小白脸,“怎么可能?”我的四爷比他帅。这话不能说,只能应付道,“就是听着他们对戏怪别扭的。一个说的是粤语,一个对的是台弯腔。”这肯定是一个是香江的,一个是台弯的。“我瞬间就出戏了!”

    董双双就笑:“后期配音就好了。你这么一说,我又想笑,细细想想,是挺可笑的。”说着,她就指向另一边的剧组,“你去那边看看,那边拍谍战剧呢。愣了找了个台弯演员演地下d……”

    林雨桐愕然:“真的?”

    “你信你去看看去?”董双双憋笑道,“我都看不过去,要叫你去看,估计得骂死那帮子。”连基本的背景都不了解,连几个伟人都不清楚,愣是出演一个坚持信仰的地下d,他妈的全当观众是傻子呢。

    两人站在这里说了半天的话,林雨桐不好耽搁,人家的时间宝贵,她的时间也宝贵。告辞以后,心里一直沉甸甸的。电视电影,在她看来,就是传播文化的一个途径。如今这样,乱糟糟的真是没法看了。

    到了海纳拍摄片子的剧组,导演看见林雨桐就招手,这位导演是大腕,林雨桐得恭敬着。

    “怎么才来?”陈导问了一声,叫一边的助手给林雨桐取一瓶水过来。

    林雨桐解释了一句,“碰见彩凤拍戏,过去看了看。”她不好针对彩凤说什么,只将过来的所见所闻说给陈导听,“您是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你身上带着那个年代的情怀,您怎么看待如今这种显现?”

    “浮躁了。”陈导只说了这两个字,就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后才苦笑道,“像是我这样的导演,才有挑演员的资格。很多新导演,不出名的导演,去请这些成名成腕的演员演戏,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你。第一先谈钱,第二再说细节。不谈钱的演员少。如今是只看流量,不看演技。这不是一个人能改变的现象。不过作为海纳的小老板,你不从钱上看问题,却也难得的很。”

    “我不管别人怎么做……”林雨桐的声音不高,但却分外有力,“我有我的坚持。我也希望海纳能在坚持之后得到升华,我更希望,海纳能留得住有像您一样有坚持的人。”

    陈导哈哈就笑:“你爸都不敢说把我留在海纳,一直都是跟我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倒是胃口不小。好!我知道了。我会考虑的。要是海纳像你说的一样,有自己的坚持,那么我想,这会是一个不错的东家。”

    林雨桐笑了笑,一点都不觉得这态度敷衍,两人天南海北的胡侃,说的还挺投机。陈导现在执导的这部片子叫《至尊江湖》,是一步大制作的片子。光是演员阵容,就是十分豪华的配置。不说主演启用了两个影帝一个影后,就是露个脸的小配角,都是二三线的演员。一进剧组,说是星光璀璨也不为过。

    林雨桐没办法在这个时候接近演员,但是她却敏锐的发现,有个副导演有些不妥当,要是没看错,他绝对是瘾君子。

    没办法当场问,林雨桐只看了韩新一眼,韩新拿着手机,四处的拍,这是正常的,很多人来剧组,就想拍的就是演员。这些演员也大大方方的,看见镜头还仰起脸笑笑。当然了,这主要是韩新是林雨桐带来的人,拍了出去也不会有大碍。所以没有给任何限制。韩新接到林雨桐的暗示,就不动声色的将副导演给拍了进去。

    没有久留,“晚上我请大家吃饭。”林雨桐临走跟陈导说了一声。

    陈导都没弄明白这位大小姐跑到这里是做什么的,人家闪身就走了。不过小孩子嘛,没有定性,他笑了笑就过去了,也没往心里去。

    上了车,高涵开车,韩新才将这个副导演的资料调出来,“齐纳,男,四十三岁……”

    “给我吧。”林雨桐将韩新手里的ipai接过来,细看上面的资料,“以前自主导过戏,把他提携过的演员名单列出来,这些人我怕又被他拉下水的。”

    韩新应了一声,就拿着平板继续忙去了。林雨桐心里却焦灼的很。有时候一个不利的消息,很可能会导致之前的投资失败。比如说这部大制作的电影,玩意里面的主演或是重要的演员,身陷丑闻,那么这部电影就根本不可能过审。要不剪片,要么将这个人出演的这一部分重新找演员拍过。这就会使得投资增加。这其中的风险真是不可估量的。因此,她嘱咐韩新,“小心小心再小心,千万别露出风声去。要不然……损失的可能过亿。”

    晚上林雨桐包下了整整一层,宴请整个剧组。更是将导演连同主演,请到了包厢里。

    这一打眼,林雨桐先是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三个主力并没有什么不妥当,至少du这一条,他们都没有沾。能走到这一步,至少在敬业这两个字上,这三人做到了极致,尤其是韩俏,已经是影后了,照样不用替身。不管做哪个行业,只这态度,就值得人尊敬。她起身,恭敬的敬酒,说了一声辛苦。

    这态度就很好了。人家到了这份上,也早就不是必须巴结老板才能混口饭吃了。但是对这个后辈,还是极为和善。韩俏还开玩笑,“你爸怎么舍得放你出来?”

    “是我没见过大制作,非要出来见见世面的。”林雨桐摆出谦虚的姿态。

    陈程倒是笑了,“听说你那边的电视剧开拍了,我听张导说,第一部做成这个样子,已经不错了。等这次回去,我去淮柔一趟,若是有合适的角色,我去给你客串一把。”

    那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李遂虽然是影帝,但却是个沉默低调的人。从来不参加什么商业性质的活动,演戏就是演戏,碰上喜欢的角色就接,是陈导嘴里那种少数人。林博也提过这个人,因为喜欢一个角色,人家请他,他就去了,连价钱都不问。林博常不常的跟在后面给他收拾这种烂摊子。林雨桐给他敬酒,他端着酒杯没喝,只道:“听说你选角的时候十分坚持,说是什么都能没有就是不能没有演技?”

    林雨桐愣了一下就点头,“我觉得这才是精髓。”

    李遂就什么也不说直接将杯中的酒喝了。从其他人的表情上看,这就是很给面子的做法。

    里面的气氛不错,吃吃喝喝,说一些圈子里面的事。正说的高兴,门被敲开了。进来一男两女三个演员来,都很面熟,以这个剧组的这些人当然也不是无名之辈。

    “我们敬张导和几位前辈一杯酒……”这个男演员说着,就看向林雨桐,“当然,也包括林雨桐。”

    “我可不敢当。”林雨桐谦虚的应着,心里却想着这人是谁。

    高涵附在林雨桐的耳边低声道:“孙胜。”

    想起来了,不算是一线明星,但也算是二流了。

    “后面两个女人,宋亚楠和王可儿。”高涵又低声提醒了一句。看来自家这大小姐之前还真是乖乖女,连追星都没追过。她整天看电视剧电影,倒是对这么明星熟悉的很,一打眼就认出来了。不过看起来确实是没有聚光灯下好看,没有那么白皙不说,身高也不对。

    林雨桐一一记下来,对于他们敬的酒,林雨桐也都喝了。

    这三人身上也都干净的很,并没有别的发现。

    可林雨桐等安顿好里面,拿着酒出去挨桌的敬酒,还是发现了两个演员不对,而且这两个演员还都是女演员。韩新默默的将人记下,这次的任务就算是基本完成了。

    晚上酒宴散了,林雨桐喝的有点上头,“出去散散。”

    韩新看了一下时间,都已经晚上十二点了。

    “没事,明天多睡会,反正下午的飞机,能来得及就行。”高涵这想出去转转,老困在酒店里有什么意思。

    林雨桐不叫韩新跟着,“你把今儿查到的有问题的人先发一份资料给我爸。由他出面跟导演协商。那个副导演调开,两个女演员的戏都停了吧。这个得抓紧,她们多拍一点,咱们就多赔一点。胶片的价格,你是知道的。”

    这也是正事,韩新应了一下,又叮嘱高涵:“寸步别离,别出了岔子。”

    两人从酒店出来,江南初春的风吹着,很是舒服。游荡了一个小时左右,高涵见差不多了,就赶紧提醒林雨桐往回走,“……以后这地方少不得要常来,以后再看吧。”

    回到酒店,都已经一点半了。两人从电梯出去,走路都轻盈几分,就怕吵到别人。刚转过拐角,就听到有开门的声音。林雨桐身子往后一闪,没露头。等门轻轻的关上了,林雨桐才看过去,正海看见今天见到的王可儿从里面出来,光着脚提着高跟鞋小心的在走廊里走动,然后到了另一间房间门口打开门进去了。

    林雨桐看向高涵,低声问道:“那是谁的房间?”

    高涵细细的数了一下,“1009,孙胜的房间。”

    合适孙胜不是结婚了吗?

    林雨桐扭头看向高涵,高涵尴尬的笑笑,“也是有事……”

    孤男寡女,什么事非得半夜说?就算是有事,王可儿为什么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这个圈子是这样的。”高涵低声道,“咱们又不是找到的模范。”

    还真是!要揪着这事没完没了,那这圈子里劈腿了占了八成,都不合格吧。

    高涵是想说适可而止的话吧。

    林雨桐心里不舒服,但也没有反驳。正准备出去了,又听到一声轻微的响动声。这次出来的是宋亚楠,悄悄的走出来,警惕的四下看看,然后停在了孙胜的房间门口,直接推门进去了。看来两人有默契,孙胜把房间的门提前给打开了。

    刚走了一个又来一个,这玩的是什么?

    林雨桐没功夫想这红男绿女的事,只仰头看上面,“监控……”

    “住的都是大腕,这里没有监控。”高涵低声道,“很多明星不愿意被拍到私密的地方,所里,这里没有监控。”

    林雨桐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才皱眉,“先回去再说。”

    没有惊动任何人的回了房间,一进去,林雨桐才发泄出来,“这三个人都不能用了,什么玩意?”

    高涵和韩新面面相觑,这个恐怕真不行。咱们可以不要吸du的,不要整容的,不要好赌的,但凭什么干涉人家的私生活呢?你这年纪不大,可这思想境界怎么像是上一代人呢?没听说过娱乐圈要封杀私生活不检点的!

    您要非整出个作风问题来,这可真就引爆娱乐圈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