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1章 奇爸怪妈(27)三合一
    奇爸怪妈(27)

    “还没休息吧?”康来的声音隔着电话传过来。

    “要忙的事情很多。”林雨桐示意苗苗先别说话, “有事啊?”

    “没……没有。”康来站在宿舍的阳台上,“那什么, 我就是问问你明天有什么安排没有?”

    “明天?”林雨桐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苗苗却眼睛一亮, 用嘴型说了三个字:“情人节。”

    明天是情人节?

    林雨桐马上恍然:“答应别人一起去吃饭了。”这个暗示该是很明显了吧。

    果然,这话一出,那边沉默了很长时间, “跟人约好了?谁啊?我认识吗?”

    “不认识。”林雨桐尽量叫自己的语气平和一些,“你呢?不跟女朋友一起看场电影或是吃顿饭。”

    康来的心一点点沉下去,刚才还想着或许她根本就忘了明天是什么日子, 可她问自己不跟女朋友一起吃饭, 那就证明她心里知道明天是情人节。情人节赴约, 这意思很明显了。觉得心里有点发堵, 但还是道:“桐桐,你还小。还不满十八岁。”

    “我知道了。”林雨桐失笑,“你真是跟我表哥一样, 什么都得管着。”

    原来我在她心里跟她表哥一样,是哥哥不是喜欢的人吗?

    “桐桐……”我不是把你当妹妹的,这话在嘴里转了一圈,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桐桐,要多长个心眼,会甜言蜜语的都不可靠……”

    “好!”林雨桐觉得自己说的意思他懂了,跟哄孩子似得道:“以后有机会的时候,一起吃饭, 你帮着把关。你说好,我再答应他好不好?”

    不好!一点也不好。

    康来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的电话,宿舍里传来同学的喊声:“豆干就啤酒,干不干!要喝就快点。”

    “干!”想做优秀的外科医生,发誓不喝酒的他突然想一醉方休。

    林雨桐拿着手机转了转,老妖婆处理起这种事,多少还是会有点负罪感,就这几句话的功夫,都出了一身的白毛汗了。

    苗苗拍了拍林雨桐的肩膀,“还真有人敢追你这个大小姐啊。佩服佩服!”

    文娟正码字呢,听了这话扭脸就笑,“还真是,校园贴吧上都有人打赌了,看有没有人敢追你。”

    “想当驸马爷,这往上凑的胆子都没有,还做什么梦呢。”苗苗嘟囔了一句,“明儿开学第一天,我都想请假了。我那边的生意要忙了。”晚上出去约会,还不得打扮打扮。

    苗苗的假还是没请成,因为苗爸跟圆饼老师通过话,圆饼老师说了,如果苗苗坚持要请假,就请家长打电话来说一声。苗苗没这个胆子,“只能看着票票从眼前飞了。”

    一大早,林雨桐就收到爱心早餐,心性的蛋糕,上面点缀着樱桃草莓。这个好歹在宿舍,也不怕人知道。结果中午的时候,又有爱心便当送了过来。看着饭菜的口味,不用说都知道是四爷订好然后打发人送来的。这下有人追林雨桐的消息不胫而走,都在猜测这个想当驸马爷的仁兄是谁。

    “癞□□想吃天鹅肉!”林博看着手机上的消息,愤愤的将手机扔在办公桌上。

    孟助理刚要说话,就被这么打断了。

    “说吧。”林博看了孟助理一眼,“有什么就说,刚才我说的不是你。”

    我知道你说的不是我。

    孟助理怕惹怒心情不怎么美妙的boss,小心的道:“老板,我是想问问,我今儿是不是能早一点下班。”

    “怎么了?”林博眉头一挑,“这才收了年假几天?”

    “老板,今儿是情人节。”孟助理提醒道,“您不得早点回去陪老板娘吗?”

    情人节?

    对!是情人节。

    “她又不是情人,过的什么情人节。”林博不自在的撇撇嘴,“女人就是不能惯着!行了,知道你怕老婆,放你半天假,忙去吧。”

    孟助理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心道,好像你不怕老婆一样。

    这边从办公室出去,就给陈秘书使了个眼色,“赶紧查一查情人节攻略,以备老板咨询。”

    陈秘书打了一个ok的手势,看着孟助理进了电梯,桌上的红线电话就响了,这是老板室打来的,“老板,请吩咐。”

    “进来一下。”林博说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老板。”陈秘书手里拿着纸笔进来,准备做记录的样子。

    “不用专门用笔记了。”丢不起那人,“那个……找你来问你点私人的问题……”林博有点不自在,说了这么一句话咳嗽了好几声。

    陈秘书心道:果然叫孟助理给猜着了。

    她忙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您说,随时为您效劳。”

    “你们……你们女人……都喜欢什么……”林博低声问了一句。

    “喜欢什么?”陈秘书马上道,“钱啊!有钱没有什么买不到的。”

    “那要是人家本来就不缺钱呢。”林博白了陈秘书一眼,“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直接,钻钱眼里了。怪不得老大一把年纪了还嫁不出去。”

    谁老大一把年纪了?老娘我才二十八……不对!是去年二十八,今年好似二十九了?虚岁三十?

    陈秘书一口老血,“老板,还能不能好好说话?”

    林博举起双手,不怎么诚心的致歉了那么一小下下,“说正事。就是我现在给一个很有钱的女人要送一份礼物……”

    “说怎么跟老板娘一起过情人节不就完了吗?”陈秘书也直接给怼回去,“玫瑰、宝石,然后一起共进烛光晚餐。多大点事?您至于这么偷偷摸摸的吗?这是老板娘,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您真在外面养情人了?”

    “去去去!”被人揭破林博瞬间就不自在了,“谁说请她了?我……”

    “那我可跟老板娘告状了……”陈秘书翻着白眼说了这么一句。

    林博一噎,直接起身,“我今儿早下班,下午也给你放假了,没有情人也别亏待自己。”

    能不往我心里扎刀子吗?我三十没嫁出去,我乐意,管得着吗?

    “你在往回走?”林雨桐压低声音问四爷,“来回的跑多累啊。”

    “不是情人节吗?”四爷声音带着笑意,“我订了个好地方,包了一层,没有别人。不怕人知道。下了课你直接在学校门口,我能到。”

    林雨桐看着已经挂了的手机愣了半天,“还来真的了?”入乡随俗,学的比谁都快。

    课间的时间周围都是人,打电话很不方便。林雨桐也没法说什么,从走廊上回到作为上的时候,正有人在跟苗苗说话。

    “……开颜休学了,但是住宿费是交了一整年的。”苗苗看着阮玲,“你们想住进来,问我们没用,得跟学校联系,得跟开颜联系。要是开颜愿意,我们没什么意见。”

    阮玲这才笑道:“这是当然,我跟学校后勤联系过了。将这一部分住宿费记上,将来开颜复学的时候,有学校处理。四人间的宿舍条件那么好,这么空着可惜了。要是你们不反对,我的意见还是由咱们班的女生补上。我就是来问问你们的意见。”

    苗苗还能不知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说是咱们班的女生,可是依照阮玲这人的脾性,她可不信她没这心思。于是只笑道,“我们当然是没意见了。本来就是四人间嘛。本来还想着你住过去最好不过,可是你这团支书,肯定又是要发扬风格的对不对。行吧,你安排吧。只要是咱们班的,谁都行。”

    阮玲一噎,这是谁都能行吗?明显把我排除在外了好吗?

    但这话好似又听不出别的意思来。作为班干部可不就是得发扬风格吗?

    阮玲拍拍苗苗的肩膀,绕过走道坐回她的位子上去了。

    一个宿舍磨合好不容易,突然添一个人谁都会觉得别扭。

    苗苗见林雨桐眼里带着询问之色,就低声道:“你别管,如果非要有人住,我一定挑个性子跟咱们处得来的。”

    说着,她顺手把收到的几封信塞到桌兜里,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林雨桐就笑:“你怎么不看是谁写的?”

    “什么年代了还写信?”苗苗愤愤的道:“本来想找个随便凑活一下,谁知道凑上来的都这么老土。气死我了。”

    情人节校园里好似到处都冒着粉红的泡泡。空气里全都是玫瑰的花香和甜腻的甜点味道。

    从教学区一直走到学校门口,总能碰到成双成对依偎在一起的男女。还有那精明的,抱着大捧玫瑰向这一对对连人兜售。以前五块一枝,现在是十块一枝。

    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四爷的车果然已经在了。她过去直接拉开车门,“还真赶回来了?”

    四爷将她手里抱着的书放在一边,“又不远。”回了林雨桐一句,又吩咐司机开车,直接报了一个地方。这才转脸对林雨桐解释,“新开的一家餐厅,老板我认识。咱们从侧门进去,顶层给咱们预留着呢。”

    真不是非得这么讲究的。老夫老妻的!

    餐厅的顶楼,其实是在楼顶,三十八层高的建筑上,一半都是玻璃搭建的露台。从这么往下俯瞰,脚下的城市灯火辉煌。玫瑰花丛摆着欧式的餐桌,红酒在烛光的映照下发出暗红的光亮,亦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散发着幽香。

    两人靠在一起谁都没有说话。这世上多少男男女女,相互依偎着说着天长地久的海枯石烂的诺言,可是谁又能比他们更幸运,博得一个生生世世生死相随呢。

    “累吗?”林雨桐摇着酒杯,看着暗红色的液体在酒杯中荡漾。

    四爷就笑,轻轻的咬着她的耳朵,“要是一个人,只怕真会寂寞,会疲惫。但是有你,每一次都像是重获新生。”这世界这么大,不懂的事情还有很多,还有许多有意义的事情要做,人活着只有又价值,就不会累。“即便对所有人而言,我都是可有可无的。这也无所谓。至少在你的心里……”

    “无价!”林雨桐亲他,“谁也不能替代。”

    在餐厅消磨了不少时间,过了晚上十点,林雨桐问道:“还回去吗?”路上得耽搁不少时间。

    “楼下定了房间。”四爷拉着林雨桐起身,“不回去了。就住酒店吧。”

    今儿出来约会的人不少,总统套间定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只能住次一等的套房。但这已经很奢侈了。客厅,卧室,洗浴室的澡盆跟个小泳池似得。

    还是有钱好啊。

    两人正泡在浴盆里享受呢,门铃响了。原本以为是客房服务,谁知道这铃声一声紧着一声,是有人不停的按着。

    林雨桐吓了一跳,“难道找过来了?”最害怕林博知道。

    “不会!”四爷起身拉着浴袍穿上,“你在里间先别出去,我去看看。”哪里有这么巧的事。

    林雨桐不敢耽搁,将自己的衣服换上了,就怕进来外人不方便。她躲进卧室里,隔着门缝往外看。四爷估摸着桐桐收拾好了,这才朝大门走去。

    从猫眼往外一看,他就愣住了——江天?!

    怎么会是他?

    没有老子监督儿子约会的道理吧?

    “谁啊?”林雨桐钻出来低声问了一句。

    四爷用口型说了两字,林雨桐果断的缩回去了。

    门一打开,江天也愣住了,“你妈呢?”

    “我妈在哪我怎么知道?”四爷有点反应过来了,江天这是追着金河过来的。

    “你起开!”江天一把把儿子推开,“别给你妈打掩护。我还就不信了,你能把她藏在哪儿?”

    看着对方朝卧室走过来,林雨桐赶紧将门给关上。

    江天一看门的动静,火气更大了,“金河!你出来!敢做不敢当!陈飞云,你个老不要脸的,你出来……三十年前我能打的你满地找牙,现在打的你连牙也找不到……”

    他手搭在门柄上,四爷就一把挡住了,“您找我妈,怎么找我这里来了,你找错了。里面没有你要找的人。”

    “你这臭小子。”江天这会子怒发冲冠,“你妈跟姓陈的就进了这家酒店,难道我会看错了?要是连你妈都认错,你伸手挖了我这一双招子。我是你亲爹啊,臭小子!你就知道帮着你妈,她给你找了个后爹你也愿意?”

    这还说不清楚了。

    林雨桐干脆直接打开门,从里面出来,“江总,您好。”

    江天一愣,看看林雨桐,又看看四爷,再看看两人头上还没干的头发,还有儿子身上的浴袍。他马上明白了,这是弄错了。当公公的把准儿媳妇堵在屋里,还说老婆偷人的事,这好像脸丢的有点大,“那什么……是桐桐啊……我喝醉了……胡说八道的……”他赶紧伸手捂住额头,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头晕的厉害……”

    “行了!”四爷扶他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您等等,我换衣服去。”

    只留下林雨桐跟江天大眼瞪小眼,都挺尴尬。

    “您怎么找到我这间房间的?”四爷从屋里出来,林雨桐就过去给他将衬衫的扣子都给系上,就听他这么问了江天一句。

    “去前台问姓江的住哪一间不就完了。”江天说着就一愣,“1806和2001,二十楼高我先到十八楼看看……看来真是巧了,你妈大概在二十楼……”

    谁说金河现在出门还用陈这个姓氏的。也只有你还固执的给金河按上一个陈。

    四爷和林雨桐这么想着,那边江天却已经动了,“肯定在2001。”

    这不是胡闹呢吗?

    看着江天快步跑出去,四爷和林雨桐还真顾不上。两人出门的衣裳还没穿好呢。

    “把口罩带上捂严实。”四爷给林雨桐武装起来,这一闹腾起来,这里是住不成了。

    说着话,两人就从房间出来,电梯已经朝上走了。从十八楼到二十楼,只有两层楼梯,两人干脆不走电梯,走楼梯上去也不费事。

    到了二十楼,看到江天正摁着人家的门铃,四爷快走两步,“别丢人……”现眼这两字还没说出来,门就打开了,林博黑着脸打开门,然后三人面面相觑,都愣住了。

    林雨桐走在后面,看见不动的两人,还以为逮住了。结果这一露头,就跟林博的视线对上了。

    我的妈呀!

    林博刚才只有被打断好事的怒火,现在确实肺都快气炸了。姓江的,你们什么意思?骗了老子的闺女还来砸门,闹的好像你们还不愿意似得。他头上的青筋都蹦起来了,拳头握紧,“都进来!”

    不是姓江的开的房间吗?怎么打开的是姓林的?

    “误会!”江天老脸有点挂不住了,捉老婆的奸,结果先搅了儿子的好事,又发现未来的亲家偷人,还有比这更闹心的事吗?“真的都是误会!”

    林博将门关好,先上下打量闺女,“没吃亏吧?”

    这叫人怎么回答呢?

    林雨桐突然有点气虚,自己的样子叫这当爹的看在眼里,只怕是觉得闺女特别不听话吧。

    “干什么呢?”朱珠在里间听了个大概,这时候穿好衣服出来,就打断了林博,“姑娘大了,有我这当妈的问呢。你少插手。”说着拉着林雨桐往里面去。

    林博铁青着脸转回来看向两个姓江的,“敢问二位,这大半夜的上门,是什么意思?”

    “我送桐桐过来,结果遇到了家父。”四爷特别不仗义的推到了江天身上,“家父好像是误会了什么?”

    江天心里骂娘,好你个臭小子,这会子拿你老子堵抢眼了。但还真不能揭破,这得道:“真是误会,我找我老……”刚想说老婆,结果一想不对,这事不能叫外人知道,于是,话在口中一转,马上成了,“我找我家老大,江桥那小子呢?我在前台一问,说是姓江的订的房间,我以为是我家江桥。”以前见了林博那都是摆着长辈的款,如今的辈分下来了,跟以前的晚辈说话,都得让着三分。想到这里,又不满的看了小儿子一眼。

    林博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下,这房间确实是江桥订的,因为他用不上了,所以他干脆征用了。今儿晚上好的酒店好的房间可不好订。

    他看向四爷,“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还送桐桐过来,谁信?

    四爷才不管他信不信,“听酒店的服务员说的。”

    全是放屁!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在里面听的都有些尴尬的林雨桐,往床上一坐更尴尬,因为床上放着许多情趣用品。朱珠后知后觉的赶紧将被子一折,算是挡住了林雨桐的视线。

    “命知道你爸受不得这个刺激,你怎么还送上门来了?”朱珠有些恨铁不成钢,“在美国你这个大的姑娘,父母是不会过多的干涉的。要是不交男朋友,不跟异性发生亲密的关系,家长才该着急呢。但是亲爱的,这里不是美国。你爸爸虽然在美国也呆了几年,但他骨子里还是个地地道道的传统爸爸。真受不来这样的刺激。”

    这个谁能算到呢?

    出来约会也能跟约会的爹妈撞在一起,这运气也是逆天了。

    “又没干什么,就是吃了一顿饭罢了。”林雨桐尽量说的轻描淡写,“我不在外面过夜,这不是找你们来了吗?”

    “小骗子!”朱珠点了点林雨桐的额头,这哪里是找过来的,分明就是撞上来的。

    林雨桐嘿嘿笑了两声,转移话题的指着朱珠手上的钻戒,“好大一只!”

    朱珠将手抬起来,“好看吗?以后叫你爸给你另外买。”

    看来这两人的情人节过的还不错。

    母女俩正说话,林雨桐的手机震了一下,一看是四爷发来的消息:我先走了,你就在这边歇着吧。明天给你电话。

    这是说陪着江天走了。好好的情人节被搅和了。

    林雨桐回了一句:早点睡。

    “桐桐,出来!”林博在外面喊了一声。

    林雨桐挠挠头,将手机放在兜里,只得往外走。

    “坐过来。”林博指着沙发道。

    林雨桐又挪过去,“爸,时间不早,睡吧。”

    “桐桐啊,忘了是怎么答应爸爸的了。”林博脸上的神色并不好,“爸爸说了几遍了,现在交男朋友不合适,你要懂事,要听话……”

    “我答应你,我明年再恋爱,我这不是答应他吗?”林雨桐往沙发上一赖,“就是多接触了接触,加强了解,真的。……”

    说完,就趴在沙发上闭上眼睛,“zz~zz~”

    林博看着装睡的闺女,顿时目瞪口呆,这孩子向来都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理智果断的根本就不像是是个孩子。现在呢,这是干什么?耍赖!

    “桐桐!桐桐!”林博拍了闺女两下。

    林雨桐:“……(~﹃~)~zz”

    呼噜声更大了。

    林博一肚子的气也发不出来,只得又摇了两下,“桐桐……进屋去睡,沙发上不舒服。”

    林雨桐闭着眼睛从沙发上蹭一下跳下来,利索的摸到卧室去了。床已经被朱珠收拾出来,她直接摸上去躺下就睡。

    朱珠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你就混赖吧!”

    林雨桐睁开一只眼睛看了朱珠一眼,又利索的闭上了,今儿要是不赖,他能念叨到明天早上去。

    朱珠从里间出去,林博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端着酒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怎么?”朱珠挨着他坐了,“心里还是不舒服?”

    “没有!”林博一口将杯子里的酒喝了,“不知道你发现没有,咱家桐桐以前……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孩子跟咱们隔着什么。我没当过爸爸,但也见过人家的女儿在爸爸跟前是什么样子的。撒娇,痴缠,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闹腾。可是桐桐从来没有过。没有一个孩子是生下来就什么都不用依靠的,那只能说明她跟咱们心里存着客气。可今儿我虽然是生气,但又觉得高兴,你看见她那赖样子没?这才是个孩子该有的样子。”

    林雨桐睁开眼的时候,边上只有朱珠。

    “起来了?”朱珠翻了个身,“起床,叫司机送你去学校。”她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七点钟,还赶得上,手脚麻利点。”

    “我爸呢?”林雨桐问了一句,不等回答就去了卫生间,

    “在外面沙发上睡着呢。”朱珠坐起来,“要我送你去吗?”

    “不用,有司机呢。你睡吧。”林雨桐正在刷牙,含糊的应了一声。

    从屋里出去的时候,林博睡的正熟,林雨桐没打搅他,悄悄的开门出去了。

    朱珠在床上打了两个滚,猛的翻身坐起来,出了卧室走到林博跟前,上了沙发直接骑到林博身上,“醒醒……”

    “别闹!”林博趴在沙发上,“一会桐桐该起了,叫孩子看见不好……”

    “你闺女上学去了。”朱珠趴在他耳边,“昨晚才玩到一半……”

    林博眼睛一下就睁开了,“大……大白天的……”

    朱珠跳下沙发,直接公主抱,“少废话……”

    “放下!你这个女人!”真把我当两百斤的肥猪了,掂着就走!

    到了学校林雨桐才有功夫问四爷,“昨晚最后怎么着了?找到金河了吗?”

    “找到了。”四爷打了和哈欠,“在酒店查了晚上,结果人家十一点就从酒店离开了,各自回家了。吵了半晚上了,我到现在还没合眼呢。”

    “那你睡吧。明儿再去工地上。”林雨桐交代了几声就挂了电话。这个情人节过的,也真是够热闹的。

    中午吃完饭,跟苗苗一起坐地铁去鉴定中心。

    苗苗一路都有点魂不守舍,手紧了松,松了又紧,不时的在衣服上抹一抹手心,“你……你跟我一起去没关系吗?”

    林雨桐带着口罩,帽子又压着低,还带着黑框眼镜,“你能认出我是谁?”

    也是!

    苗苗从地铁出来以后,也将口罩给带上了。

    到的时候,刚好是人家下午上班的时间。没怎么费事,就将鉴定结果取出来了。

    “……不支持鉴定人的父权关系……”苗苗直接翻到最后的结论,然后整个人都软下来了,靠在墙上一点一点往下滑,最后坐在了地上。

    “还好吗?”林雨桐拍了拍她,低声问了一句。

    “我弟弟不是我爸爸的孩子。”苗苗的声音听不出来是哭还是笑,“我恨了这么些年,全都错了。我爸很可能不是婚姻的过错方。”

    这是肯定的。都是当局者迷,因为这个后妈的缘故,她一直就在这么迷障里出不来。其实这根本就不用鉴定,只看结果就知道了。苗妈在乡下,日子很艰难。要是苗爸是过错方,估计给的赡养费就不会是小数目,再怎么也不至于用艰难来说。再说了,要真是生了苗爸的孩子,苗妈万万没有让位给小三的道理,再不是感情不合,至少会为了儿子挣一挣该得的利益的。不会这么不声不响,谁也不是傻子。再说了,好端端的隐藏儿子的出生年月做什么,就连苗苗也是无意中发现的。说到底,还是害怕大家的闲话。这么一想,连早产之类的可能性都没有了。这么隐瞒只能说明做贼心虚,当年出轨的恐怕是她。

    “要不……”林雨桐扶她起来,“你爸不是还在京市吗?我送你过去?把话说开了,什么都问清楚了好……”这么些年来,苗爸能不知道闺女为什么别扭什么吗?可为什么不解释呢?给没有妈妈的孩子心里留一个完美的母亲的形象,就跟守着孩子心里唯一的一块净土是一个道理。

    “他怎么从来不说呢?”苗苗呜呜的哭出声来,“他怎么什么都不说呢?老家的亲戚都骂我爸,说我妈是陈世美……他从来就没解释过一句……”

    解释什么?怎么解释?家丑不可外扬,这话从古传到今,这里面包含了多少人情世故在里面。

    看着跑走的苗苗,林雨桐叹了一声,当父亲的坐到这份上,也真是不容易了。

    苗爸拿出茶包,泡了一杯浓茶还没喝到嘴里,就有敲门声。他端着杯子去开门,就看见自家闺女哭花的一张脸,顿时吓了一跳,赶紧将孩子拉进来,“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别哭了,跟爸爸说,有爸爸呢。”

    “爸。”苗苗哽咽着半天话都说不利索,“爸,你跟我妈是怎么一回事?”

    苗爸愣了一下,然后挠挠头,“怎么又问这个?能为什么?不就是年轻嘛,那时候年轻,什么都不懂,谁也不是好脾气的人,过不下去了呗。”

    苗苗摇头,“不是!赵赫是在你们离婚后八个月出生的,我知道!”

    苗爸面色一变,“你妈告诉你的?”

    “没有!”苗苗擦了一把脸,“我自己发现的。”

    苗爸这才坐到床沿上,“苗苗,过去的事了,就叫它这么过去吧。你妈不是不爱你,是顾不上你。爸爸也不是不爱你,爸爸得承认,当时再婚的时候是有负气的成分,匆匆忙忙的,找的你丽姨并不合适……这些年你在家过的也不舒心……这都是爸爸的错……”

    “你为什么要替她瞒着。”苗苗质问道,“为什么要瞒着。你她不要这个家,不要我的。宁愿跟个野男人也不要我……”

    “苗苗!”苗爸呵斥了一声,“不许这么说话。”他站起身,在屋里转了两圈才道,“爸爸当时是创业之初,在外面忙的几乎一整年一整年都不着家,你妈一个人带着你,也不容易。那些年的日子并不好过。你爷爷奶奶常叫村里一个小伙子叫赵广的给你妈和你捎东西,这么一来二去的就熟悉了。赵广送了东西,又总帮你妈干一些重活,搬个煤气罐之类的没有男人确实是不方便,时间长了,自然就有感情了。你妈知道怀孕的时候,主动给我打了电话……那些事情也没瞒着我,我们算是和平的分手了。”

    “你怎么不说呢?”苗苗看着苗爸,“你早该跟我说的……”

    “说什么呢?”苗爸伸手给闺女擦眼泪,“叫你怨恨你的母亲?”

    “可确实是她错了!”苗苗拳头紧紧的握紧,“你知道老家的人都怎么说吗?”

    “随便怎么说!”苗爸无所谓一笑,“有个陈世美的爸爸不丢人,但是……”有个在当时看来水性杨花的妈妈,“……这叫你以后可怎么抬起头做人呢?”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吗?

    “对不起!”苗苗将头埋在苗爸的腿上,“对不起……”我不知道!

    “是爸爸对不起你,第一次婚姻没有好好经营,害了你妈妈,也害的你从小就受苦……”苗爸眼圈一红,“再婚又太草率,没找个合适的女人……是爸爸对不住你……”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