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 奇爸怪妈(25)三合一
    作者有话要说:  怕有的读者没有看到上一章补充的内容,我贴在作者有话说这一部分了。重复已经删减,缺的一部分补上如下:

    “你就吹吧。”朱珠直笑,“这一点你倒是跟你爸像了。吹起来都没谱的很。”说着,挨着林雨桐坐了,“你老实跟妈妈说,你怎么想起问亲子鉴定的事了?是不听谁胡说八道什么了还是你爸说什么了?”

    林雨桐抬眼一瞧,朱珠虽然笑着,但那双眼睛却冷冽的很。她丝毫不怀疑,要是真是有人胆敢胡说八道,她真会找过去跟人家拼命。多大的事?再闹出误会来?

    “没有。”林雨桐赶紧坚定的否认,为了取得她的信任,不得不跟她一起扒一扒苗苗家的私事,“……她一直觉得他爸有钱才跟她妈离婚的。再加上这些年更她那后妈的关系一直不好。心里惦记亲妈是肯定的。如今知道他弟弟的真实的出身日期,她怀疑她妈妈离婚的时候就已经怀孕了……”

    朱珠‘哈’了一声,“离婚的时候身怀有孕这个可以确定,但是……”

    ————————————————————————————

    给带来不便,敬请谅解。最近七事八事的就没停过,弄得人很狼狈,时间紧的时候恨不能自己能生出八只手来。实在是抱歉了。

    奇爸怪妈(25)

    朱珠没说完的话, 林雨桐完全明白,“叫她查吧, 查了也就安心了。”

    “所以说, 闺女,谁家也不是万事和顺的。”朱珠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爸爸妈妈以前做的不好……”

    “怎么又说这个了?”林雨桐推她, “赶紧上去洗澡换衣服去。不累啊!”

    还真是累了。

    正要起身上楼,电话响了,朱珠面漏难色, 好半天才接起电话, “周潇, 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台里正月十五有个晚会, 给你们留了票。”周潇哈哈就笑,“我什么意思你该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

    但是弟妹能插手大伯子的婚事吗?

    这是出力不讨好的事嘛。

    再说了,我家缺票吗?那些邀请林博的票能塞满抽屉, 要是都去还不得累死。别人觉得明星稀罕,想去看明星,我家对于明星这类生物,可一点也不觉得稀奇。

    朱珠热情的感谢人家,“多谢你想着。到时候能不能去还真说不准。”

    “知道你们忙,苏阿姨和林叔叔带着桐桐来玩玩也好。”周潇低声道,“帮个忙嘛,帮我把票送给桐桐她大伯,来不来他定。”

    看着朱珠带着几分无奈的挂了电话, 林雨桐看她,“跟我大伯还没进展?”

    “我估计没戏。”朱珠摇头道,“你大伯强势,未必喜欢她这么强势的女人。中间又隔着你奶奶的面子,我要是不答应,她估计得直接送给你奶奶,再由你奶奶给你大伯,这更不好了。还不如我过一道手,完了给你大伯一张不就完了。去不去的,我又不能大包票。剩下的票都给你,你不是有同学吗?送同学去吧。咱们哪有时间瞧那些个去了。如今这晚会,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小时候看晚会,那是一个人唱七八首歌,现在的晚会,是七八个人唱一首歌。舞台大了,灯光绚了,可怎么总觉得少了一股子味道呢。”

    絮絮叨叨的说着就上了楼卸妆去了。

    结果第二天林雨桐就拿到五张票,本来是六张的,林家的人一人一张,但只有一张朱珠拿了,说是顺便给林渊送去,剩下的交给林雨桐处理。

    五张元宵晚会的票,林雨桐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还是给宿舍那三个算了,多出两张,正好开颜的家就在京市,加上她爸妈,刚刚好。

    正月十二开学,到时候文娟也该到了。

    将票顺手收起来,这才收拾行李,今儿第一天开拍,怎么也得跟过去看看。虽然不说太远,可出了城也得一两个小时的车程。两回的跑就没有必要的,在开学以前还是跟着看几天吧。海纳旗下有自己投资的影视城,拍摄的场地就放在那里。

    韩新结果林雨桐的行李塞到后备箱,“我已经提前给杨天打过电话了,那边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条件可能没有在家里这么好。”

    “能住就行。”林雨桐随口应了一声,上车了才给四爷去了个电话,告诉了他自己的行程。

    “是在淮柔吧。”四爷问了一句。

    “嗯。”林雨桐笑道,“也不远,我在那边呆上三两天就回来。”

    这边挂了电话,四爷直接给江桥打过去。

    “干嘛?”江桥裹着大衣,正在看着剧组拍戏。倒霉弟弟的电话叫他有点意外,语气虽然不好,但好歹还是接起来了。

    “你在淮柔吧。”四爷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我有点事跟你说,刚好在附近,我办完事去找你,把你的地址给我。”

    说事?什么事?老爷子跟那女人离婚的事?那这可太喜闻乐见了,“行吧,我发给你。”

    吃过午饭,刚要上楼,就见从外面走来两个人,正是林雨桐和司机。

    “小丫头,你怎么来了?”江桥三两步迎过去,“我在这里盯着你还不放心?你自己跑来你爸知道吗?”

    “我至少等看看现场,要不然那么多钱砸过去,我也不能放心。”林雨桐说着话,就见杨天从电梯里出来,“老板,到了?房间在上面,您跟我来。”

    酒店环境只能算是一般,林雨桐住的事套房,正好在江桥的隔壁。

    杨天低声道:“其他人员,基本都是双人间或是三人间,在剧组多半是吃的盒饭,酒店也提供饭食,就是有点贵。晚上有谁饿了就自己去找吃的,剧组是不管的。另外,这里距离基地还有两三公里,沿路有许多小店面,还有家庭小旅馆,算是繁华的。”

    一个影视基地,能养活这周围一片。

    “挺好的。”林雨桐随手将行李放下,“你去忙吧,我收拾收拾下午过去看看。”

    打开门送杨天出去,正好看到从电梯里出来的四爷,她眼睛一亮,正要说话,隔壁的门就打开了,江桥里面探出头来,“我在这一间。”

    杨天跟四爷擦肩而过,见是找江枫的,倒也没留意,直接上了电梯。

    四爷走的不快,直到听到电梯门关上的声音,才对江枫点点头,然后却开了林雨桐对面的那间客房,“进来谈。”

    林雨桐失笑,看着江桥进了对面的房间,这才将门关上。

    江桥往沙发上一坐,“说吧,什么事?”

    四爷慢悠悠的坐在他对面,沉着脸沉默了半天,“本来想告诉的,我在路上想了想,这到底该不该说……现在我倒是有点犹豫了,你叫我再想想,想好了我跟你说。”

    你玩我呢?

    心里刚升起这样的念头,可一看对面那张脸,好似又不是那么一回事。这么一想,心里就跟藏着个猫爪子似得,挠的人心里痒痒。什么事要紧成这样,要不要说还不一定。

    “那你……”江桥皱眉,“你先透漏点,是什么事?”

    “你是不是投资了海纳拍摄的片子?”四爷抬眼问了一声。

    那不是林雨桐那丫头既跟你的关系特殊,又正好是林博的闺女吗?里里外外算起来,实在都不算是外人,“这又怎么了?”

    “我先得跟桐桐商量妥当了才能跟你说。”四爷说着,就直接起身,“你别急。三两天的事,处理好了我就告诉你。不过对外,还是先被瞎说。”

    我知道什么啊,我就瞎说。看这样子跟投资有关,这就跟不能瞎说了。

    “我作为投资方,难道没权利知道?”江桥又问了一句。

    “你的嘴一点都不可信。”四爷哼笑一声,“喝两杯酒就满嘴跑火车,要是跟剧组的女演员说出什么去……”

    “那还是你们说吧。”江桥站起来直接就走,“你放心,谁我也不说。再说我也无话可说。”

    看着对方走出去,四爷才施施然出去,将门关上然后敲响了林雨桐的房门。

    林雨桐将门打开,一把拉四爷进去,“你又糊弄人家什么了?”

    四爷就笑:“那就是个二愣子,连脑子都不怎么带的。”

    “你真是……”越老越顽童了,逗人家很有意思吗?

    “不糊弄他他转身就把我来了的事跟林博说了。”四爷将大衣解了,“我陪你几天,等你开学了,我那边也忙了。工地公司两边跑,你呢又是学校片场两边跑,见面的机会就不多了。趁着这几天都有空,我也歇几天。”

    那真是再好没有了。

    林雨桐扑过去‘吧唧’亲了一口,“走!去片场去。”

    韩新是个只对朱珠负责的人,对林雨桐的事他也只汇报给朱珠知道。因此林雨桐没有避开他,还是叫他当司机。

    四五里路,坐着真的很近便。沿路开着不少小饭馆,进进出出的人看起来极为热闹。

    可到了影视基地,才知道什么是人山人海,不少人拥堵在大门两边,有的可能是为了看明星的,可大部分还是群演,等在边上是为了接活的。

    从大门口走进去,一水的古香古色的建筑,其实到了地方一看,就会觉得眼熟,很多古装剧的大街,大概就是在这里取的景。

    两人也不急着走,一路上走走停停,只当是闲逛了。穿梭在里面,常常给人一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古代的街道庭院,还有民国的建筑风貌,甚至还碰到拍摄抗战题材的影片的剧组,远远看着,那修建的窑洞还挺像那么一回事。

    “拍那里。”四爷见林雨桐拿手机拍个不停,叫指了一处地方叫她拍。

    结果林雨桐看过去,那土墙上写着‘农业学大寨’‘农村广阔天地更有作为’之类的标语。

    确实是挺好玩的。

    “不过要不好。”四爷纠正道,“那时候的标语字写的并不好……还有那一片,建的不对……”

    他倒是一路上净是挑刺了。

    林雨桐要到剧组,杨天只告诉了张文。老板亲自盯着了,还不得卖命的干啊。他只打发了朱广斌过去,“麻烦把人接过来。”

    朱广斌见到四爷的时候愣了一瞬,两人互通了姓名,他才恍然,“原来是江总的弟弟。”

    他以为这是江桥打发他弟弟来盯着了。因此也没多想。

    四爷就怕别人误会,因此在外面跟林雨桐虽说是一起走,但并不会表现的很亲密。他以找江桥为借口来的,就是为了叫别人顺着这个思路误会的。因此就更不会解释。

    两人的到来,叫剧组稍微骚动了那么一小会,就又按部就班的开始了。

    眼下拍的是一场奸|杀案的现场,扮演女尸的女演员穿着短裤围胸躺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然后给上面身上盖上一小块白布,遮住胸以下,大腿根往上的部分,打眼一看,都会以为下面躺着的人全|裸。

    林雨桐紧了紧身上的大衣,今儿是大年初八,多云东北风四级,最高温度三度,最低温度零下十一度。这样的天,穿成那边躺着,然后身边的围着的各种‘警察’‘法医’一同忙活。主演在询问案情,还得上去检查‘尸体’,但凡谁出一点错,这个镜头就得重来。而那个演‘死尸’的女演员就得在地上这么躺着。看着都冷的慌。

    她招手叫杨天:“打发人弄几台太阳能电暖气来。”这么耗下去人也太遭罪。

    当然了,这部片子,主演基本没有遭罪的戏份。因此剧组也就忽略了这种细节。尤其是这种演‘死尸’的,都是从片场外面现拉来的。演完吃个盒饭然后当天算钱就算完工的演员,谁去在乎他们。

    简单的一场戏从化妆到道具再到最后拍摄完成,这个女演员在地上躺了四十多分钟。没等到电暖气弄来,她结了一百块钱就走了。

    “挺不容易的吧?”朱广斌摇摇头,“路都是自己选的,你也别滥发同情心。”

    林雨桐在剧组的其他地方又看了看,转了一圈刚要往回走,就看见披着衣服正在对台词的黄依然和向东。她的眉头皱了皱,“黄依然。”

    黄依然蹭一下站起来,大衣一下子就掉在地上,“老板。”

    “你找化妆师,该一下造型。”林雨桐指了指她的耳朵,“女警有耳洞虽然也允许,但是你的耳朵上四五个耳洞,这就有点夸张了。掩饰一下,或者把头发放下来遮住。”

    黄依然赶紧摸了摸耳朵,朝林雨桐鞠躬,“对不起,是我忽略了。”

    林雨桐再没说话,朝向东点点头,就转身离开了。

    黄依然有些懊恼,“怎么犯了这么个低级错误。”分明昨天导演已经叮嘱过一遍了。

    向东笑了笑:“没事,小老板不是苛刻的人。真的,挺随和的性子,又不爱拿架子。”

    那是对你!对我可没这么好的态度。

    在片场转了半个下午,林雨桐觉得这些演员在自己看着的时候表现的有点战战兢兢的意思,尤其是几个新人。她也就不再盯着看了。

    跟四爷慢慢悠悠的又往出走。

    “觉得怎么样?”林雨桐征求意思的意见,“不至于赔本吧。”

    “那倒是不至于。”四爷指了指另一边的剧组,骑在假马上来回的颠,然后两边有人举着假的树枝抡圆了转圈的转,“看看那边,这一比较,就不难发现还是你更有诚意一些。至于选的演员,都在认认真真的演着……”

    林雨桐看着这边的剧组也觉得好笑,为了节约成本用了假马,当然了真马演员骑不出那水平。不过老大不小的人了,偏要做出骑在真马上的样子,还真是够难为人的。演员其实也真是不容易。不过导演也是绝了,冬天拍夏天的戏,用个假树枝来回的摇,拍出来还像是纵马驰骋,两边的树都往后倒的画面。

    “术业有专攻。”林雨桐啧啧称奇,“没有这脑子也还真未必想的出这么多点子来。”

    回了酒店,两人就不出门了。酒店打了电话就能订餐,送上来在房间里吃也挺好的。

    吃完饭朱广斌来了一趟,四爷在里面他没见着,因此只嘱咐林雨桐关好门窗,要是有事就给他打电话。

    “你干脆住到这一层算了。”林雨桐怕他跟别人挤,“估计你也不习惯。”

    “没跟别人挤。”朱广斌夸杨天,“挺会做人的,我那边虽然不是套间,但也是单间。要真住上来……以后剧组的人还不得把我当大少爷一样供起来。这事你别操心,我自己有数。张导人不错,我跟着他能学不少东西。”

    只要你能吃的了这份苦,那就去吧。

    送走这个,刚洗了澡换了家居服,门铃又响了。

    这次进来的事导演编剧这些人,不过是来询问这个老板有没有指示,再就是联络感情。林雨桐应酬了几句,因为他们还要赶夜戏,因此也并没有多留。

    “怎么样了?”四爷见林雨桐进来,就合上笔记本问道。

    林雨桐将她自己往床上一扔,“不管干什么事,都绕不来一个人事。”只要跟人打交道,各种应酬就少不了。

    四爷拉她起来,“行了,别躺着了。酒店有健身房,去不去?”

    可我都洗了澡了?

    “回来再洗!”四爷低声笑道:“我帮你洗。”

    滚蛋!

    也许是这酒店一年四季接待的都是剧组,里面不乏明星的缘故,健身房建的还不错。

    上了跑步机,林雨桐慢悠悠的跑着,出一身回去洗个热水澡想想也挺舒服的。

    四爷去一边的练腹肌去了,林雨桐也不管他,只带着耳机跑自己的。

    晚上健身房的人不算多,三三两两的分散着。猛地胳膊被人拍了一下,林雨桐还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开颜,她更惊讶了,马上摘了耳机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吓一跳吧!”开颜哈哈就笑,“我是跟几个高中同学一起过来的。听说文武在这里拍戏,我们后援会的就跟着过来了。”

    林雨桐从跑步机上下来,“你爸妈让你出来?”

    “当然不。”开颜噘嘴,“我想出来,我爸妈就给我预定了这里的酒店,说是这里条件最好,也很安全,再加上同学的爸妈跟他们在一个单位,我们作伴,他们倒也没多管。我跟你说,到了才知道这家酒店是这里最好的酒店,文武肯定也是住这里的。哎呦,想想都兴奋,说不定我随时都有可能碰到他。”

    疯狂的追星族。

    “你都多大了还追星?”林雨桐上了一边的单车,边蹬着边跟她说话,“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开颜的眼睛四处乱瞟,好似在找偶像。然后猛的就将视线对准了四爷,“快看快眼,好帅!江家的二少……”说的正起劲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我忘了,你们本来就认识。哎呦,我要是能认识这么优质的男人该多好。”

    那为什么优质的男人就得被傻白甜姑娘迷的五迷三道呢?他们可是一点都不弱智。

    不说别人,就说林渊吧,正给介绍一个类似于开颜这样的姑娘,人家真是不耐烦应付。灰姑娘碰上白马王子,那真的只是童话。

    “我说你也真有意思,有这钱上哪旅游不行啊,非跑这里来,就为了看一眼明星?”真是想不明白。

    “你不懂。”开颜陶醉的眨巴着眼睛,“她要是能看我一眼……”

    傻姑娘!

    “开颜开颜……”那边好像有人叫,“快过来,看那是不是文武……”

    开颜蹭一下就跑了。

    文武这个名字,林雨桐也听说过,要说真是天王巨星,那还真达不到那个水平,也就是这两年新崛起的一个小鲜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

    正想着呢,就听一声尖叫,有开颜的声音。这声音不是惊恐,倒像是兴奋。她抬眼望去,就见从外面进来两个黑衣人,然后身后跟着个身穿灰色运动服的小伙子,应该就是文武。那身边跟着的提着包,拿着水杯的姑娘,应该是这位大明星的助理。

    两个黑衣人将开颜和另一个姑娘挡在几米之外,那位文武隔着保镖对俩姑娘笑了笑,又换来这俩傻姑娘的一阵兴奋的尖叫。

    林雨桐从动力单车上下来,四爷已经过来了,“走吧,回吧。”这里消停不了了。

    “林小姐。”文武朝这边走来,“没想到在这里碰见林小姐,真是荣幸。”

    对方伸出手要握手,林雨桐礼节性的伸手握了握。

    “听说海纳有新戏,还是林小姐制片,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在里面客串一把。”文武含笑说着,让人觉得热情又不过分失礼。

    “求之不得。”对于对方的善意,必须给予回复,她笑道,“那边有我的同学,恰好是你的影迷……”

    林雨桐的话还没说完,文武就会意,“那请过来一起合张影吧。”

    开颜兴奋的直蹦跶,凑到文武身边拍了几张。

    “一起吧。”她朝林雨桐招手。

    这姑娘,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场合说什么话是合适的。

    文武自然知道,为了不闹出什么绯闻来,人家这样的老板是很少跟他们这样的异性艺人合照的,他隐晦的岔开话题,“做个萌萌哒的表情,一起来……一二三……”

    没有多呆,从健身房出来,林雨桐直接就回了房间。开颜还在跟她的同学一起,花痴一样守在健身房远远的围观偶像。

    “那是哪一家的艺人?”四爷向来就不关注这些乱七八糟的消息,因此才有这么一问。

    “彩凤的。”林雨桐皱眉,“没有他们老板的话他不会这么积极。”她靠在床头拿起仍在一边的手机,给董双双打过去,“董东的戏拍完了吗?”

    “基本算是完了。”董双双呵呵一笑,“怎么?是不是我爸为了他的宝贝儿子又给你打招呼了。”

    买一送一算不算。

    林雨桐没正面回答,“行了,你也别酸了。我这边有个两集的主演,反派角色,问他愿意不愿意来。”

    “还挑什么戏啊?”董双双不以为然,“刚出道有戏就不错了。”

    挂了董双双的电话,又跟导演联系,“……将五六集那个同性|恋案情的杀人犯给彩凤的太子爷留着……”

    拍戏拍的眼睛都要睁不开的张文:“……”有这么寒碜人家的吗?

    “只有那个角色适合他。”林雨桐真不是寒碜人,她是选了又选才决定的。四十集的电视剧,两集一个案情,一共是二十个案情。而这二十个案情里,女性犯罪占了一半,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十个是男性犯罪。这十个里面,有黑帮头目,有五六十岁的鳏夫,有保安、有毒|贩、有暴发户,数来数去,就只有这个出身良好,看起来阳光灿烂的同性恋男青年最适合他。除了性向意外,能保证董东基本是本色演出。这即便是演不好,也肯定坏不到哪里去。“原本定下的这个角色的演员,你给换一个。别弄的人家有怨言。告诉他,下次有戏的时候,首先考虑他。再有就是文武要来客串一把,你选个合适的角色,三五个镜头的戏即可,人家客气,咱也别太当真。”

    张文:“……好吧。”这位太子爷的来头实在太大,不行也得行。更何况人家还搭上一个当红的小生。

    晚上两人睡的挺早,没等剧组回来就先睡了。

    正迷迷糊糊呢,好像就听到外面有轻轻的敲门声。

    林雨桐一下子睁开眼睛,四爷给她把睡袍递过去,“我不方便出去,你先从猫眼里看看,外面的人是谁在开门不迟。有门铃呢,怎么跟做贼似得小声敲门呢。”

    这一说林雨桐彻底醒了,她从里面出去,敲门的声音更明显了一些,但还是很轻就对了。

    她走过去从猫眼里往外看了看,灯光之下左顾右盼的可不正是开颜。

    林雨桐将门打开,“半夜两点,你不睡觉跑上来干什么?”

    “我同学……”开颜的脸煞白,“我同学不见了。”

    “不见了?”林雨桐觉得莫名其妙,“怎么不见了?什么时候不见的?”

    “我半夜起来上厕所,房间里就没人了。”开颜都快哭出来了,“我问前台的服务员了,人家说没见人出去。可这酒店这么大,我上哪里找去。”

    “她是个成年人了。”林雨桐揉了揉额角,“我想她知道她在干什么。要不你给你家里打个电话,叫她父母来一趟。要是实在着急,你现在就报警。”

    “报警?”开颜愕然,“她也许就是出去……转转……报什么警?”

    “那既然是出去转转,你着急什么?”林雨桐叹了一声,“要不我送你回房间,再陪你四处看看。”堵在这里四爷连出来上厕所都不能了。

    “嗯嗯嗯!”开颜连连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

    “那你等着,我进去换个衣服。”林雨桐将她按在沙发上坐了,这才起身进了里间,进去后就将房门反锁了,却见四爷正拿着笔记本敲敲打打。

    “我出去一趟。”林雨桐换衣服,四爷招手,低声道,“你过来看。”

    林雨桐一边套毛衣,一边凑过去,看到电脑界面上是监控录像,“你又进了人家酒店的监控网络了……”

    要不然我敢在这边留宿吗?

    四爷指着推着清洁车的人,“带着口罩,穿着酒店的衣服,但是你看脚上的鞋……”

    一双细高跟的皮靴,正是开颜的那个同学穿着的。

    “她想干什么?”林雨桐盯着画面。

    然后就见这姑娘将清洁车上了顶层,然后画面就没有了。

    “怎么没有了?”顶层再上去就是楼顶,她跑楼顶上干什么去了。

    四爷倒回去看时间,“你看见了吗?这个时间点是十二点二十五分。”

    大半夜的跑楼顶上,“自杀啊?”说着,就拿起手机看表,凌晨三点零五分,自杀也不用间隔这么长时间吧。

    四爷又调集其他的监控录像,“你看这里,这个房间进出的是谁?”

    “文武。”林雨桐好似有点明白了,“从顶层往下翻,从窗户进去就是文武的房间。”

    “没错!”四爷合上电脑,“到现在没出事,就证明这姑娘艺高人胆大,怕是已经偷偷潜入偶像的房间了。”

    啊?!

    “桐桐!”门外的开颜已经着急的在喊了,“好了没?”

    林雨桐穿上裤子,披上大衣,拎着手机,装上房卡走了出去,直接问道:“你这同学有没有什么爱好?比如野外攀岩之类的。”

    “你怎么知道?”开颜马上点头,“她攀岩可厉害了。徒手攀岩拿过什么冠军的。”

    这就对了。

    她将猜测的告诉开颜,“我现在送你回房间。这事要是真的,就太恶劣了。你还是赶紧通知她的家长吧。我的面子不够使。”

    “她疯了?”开颜一把抓住林雨桐,“你说咱们要是不说,说不定人家不会发现呢。”

    当然是有这种可能的。

    “但你还是做好万全的准备为好。”林雨桐带着她下楼,“这要是万一……人家完全可以起诉她的。说不定真能关进去一年半载,到那个时候,可真就晚了。”

    都是成年人了,怎么能为了追星干出这样离谱的事呢。林雨桐不是不能管,是觉得真没必要管。这样不分轻重的熊孩子,就得受点教训。

    开颜的房间是双人间,床铺都很乱,另一张床上还放着手机没拿,可见这姑娘真是想的挺周全的,怕手机的响动惊了人。

    开颜的手都抖了,好半天才拨通了她爸的电话,一说话就是哭腔,好半天愣是没说明白怎么回事。林雨桐直接接过电话三言两语将事情给说了,“……赶紧想办法,态度至少有成坑。你们知道的,明星对于**看的极重,这么不知道轻重,人家正要发现了,报了警,然后再起诉,恐怕……”

    “我懂!我懂!”开爸连声应着,“我们家颜颜先麻烦你了,我们这就出发,赶在天亮之前一定能赶到。”

    于是林雨桐陪着开颜得枯坐两小时。

    “我真不知道会这样。”开颜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我真不会干这种偷窥人家的事。”

    “我知道!”林雨桐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不过你也不小了,怎么还这么痴迷明星呢。他们也是人,跟咱们没什么不一样。不过就是比一般人长的好点……”

    “他演技也好。”开颜不由的怼了一句。

    “演演技的多了。”林雨桐白了她一眼,“说到底还不是看脸。”再说了,真没觉得戏好在哪里。不管演谁都是一个味道,这也叫演技好。“我说你真是万事不愁啊。我忙着拍戏,脚不沾地的。苗苗光是去年那两三个月,人家就挣了□□万。文娟的小说入v,一天写三小时一月也有两三千的收入,能养活自己了。我就纳闷了,你怎么就不着急呢?还有功夫追星。”真是惯得你。

    开颜嘴一瘪,“我爸我妈也得让啊!”

    林雨桐就懒得说话了,离不了爸妈的奶娃娃,还说什么呢。养过这么多孩子,从来没有把孩子养成这样的。这姑娘如今这样,她爸妈得有一半的责任。

    两人正沉默着,不知道怎么说的时候,酒店里突然乱了起来,外面有警笛声传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阵仗,肯定是人家发现了。

    开颜一把拉住林雨桐:“怎么办?怎么办?我同学要被带走了。”

    “你待着,我出去看看。”林雨桐起身直接开门出去了。

    按了电梯,不大功夫电梯就上来了。门一开,里面是酒店经理带着两个穿着警服的人。

    “林小姐?”酒店经理很惊讶,“这么晚了您还没睡?”

    “我同学在五楼住,刚才上去找我,说是跟她一块来的人不见了。半夜三个的,一个姑娘害怕,我过来陪她。想着她的同伴是不是出去逛去了,这会子听见动静不对,我出来问问……”林雨桐看向俩警察,“是不是出事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