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8章 奇爸怪妈(24)三合一
    奇爸怪妈(24)

    黄依然的座位离他们还有点远, 打了招呼,她倒是没有再凑过来。

    对于这姑娘是不是提前打听道消息故意偶遇, 这个林雨桐还真不得而知。想想途径, 还真是不难。导演张文一直跟林雨桐保持联系,昨天更是打电话来确认开机的事。所以他是知道自己的行程的。而作为张导选出来的演员,必然两人之间是有里联系的。顺势打听点消息真不是难事。当然了, 这也是恶意的揣测,或许人家就真是凑巧了呢。

    看着朱广斌难看的脸色,林雨桐用胳膊肘捅了捅他, “怎么了?你看人家, 没事人一样。你呢?这幅作态本身就输了。”

    朱广斌扭脸看林雨桐:“你说, 她家的情况也不算是多艰难。县城有房子, 父母做点小生意,不算是大富大贵吧,比一般的工薪阶层其实生活的要好的多。在当地的话, 也算是小康了。不缺吃不缺穿的长大,按说不会很物质才对。当然了,物质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谁不爱钱,我也爱钱。但是爱情你说话啊。想要好衣服,很难吗?姑姑公司有多少名牌样品是当压仓货放着的,她可以告诉我,我完全可以满足她。想要好的首饰,我理解, 多的我没有,攒下零花钱,一年买两三样戴的出去,对我来说也不是很大的压力。等我以后工作了,我会给她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当导演是我的梦想,若是毕业两三年我还没有出头的机会,我自然会回去经营公司。家里随不是豪富吧,但我想按部就班的守成,我还不至于养不起她。我是奔着结婚去的,我不是说谈谈就算是过去了。当然了她是学表演的,当演员嘛,我的意思就是咱们本本分分的,不炒作,不弄这些乱七八糟的,有合适的你就去演,你在意什么片酬,只找好的片子,口碑的好的就行。喜欢这一行,咱们干干净净的做这行。可是转脸呢?为了拍什么内衣广告……”他顿了一下,都不知道怎么启齿的样子,“那时候我们相处了三个月的样子。她出去接了个广告,是封面模特。你知道这一行,不出名的小模特小演员,混迹的这一类露点……脏的很。我跟她说过,不要去,不要去,我想办法给她找其他的活,反正咱们食品厂也要拍广告的嘛,这种广告多安全。非不听,结果被那些孙子灌晕了差点给……幸好我及时带人赶过去了,把她跟另一个同学给带回去了。我总想着她吃一堑长一智,至少该清醒一点了,结果谁知道……她一个劲的往里面扑腾,开始慢慢的接戏,都是群演的戏份……。结果慢慢的,她身上的衣服首饰,数万十数万不等。这远远超出了她以及她的家庭的收入水准,我问过两次,她含糊的应了……”

    “许是她租的呢。”林雨桐提了一句。

    朱广斌摇摇头,“我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只是后来几乎每次回来都是豪车接送,这也是租的?”

    恋爱这回事,当事人最清楚。最开始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两人在一次要通十几次的电话,后来呢,她开始忙了,忙的连接个电话都要偷偷摸摸。说不了两分钟就以各种理由挂断。要不然,他又怎么会那么干脆的直接去了美国做交换生呢。

    不想伤了彼此的面子,就这么体面的分开挺好的。

    事实上,这半年两人也确实没再联系,他没主动找她,她也没打电话发邮件,就这么和平的分开了。

    谁知道现在又缠上来了,为了什么?不就是发现自己跟海纳有一层亲密的关系吗?

    “也是我瞎眼了。”朱广斌摇摇头,“以后找女朋友,绝对不找圈内的。”

    “真不用我将她从名单上剔除?”林雨桐又问了一句。

    “算了。”朱广斌摇头,“毕竟……别把事做绝了。各走各的路吧。我也不能说她这么做是错是对,她有她的追求,只是我们不合适而已。”

    一腔热情的小伙子,初恋遇上这样的姑娘,也确实挺倒霉的。

    “不过……”朱广斌叹气道,“也是我太傻,谈了一年恋爱,从来没有在公众场合多亲密过,甚至牵手都没有……”

    那就是人家心里有数,怕将来成名后,这些过往会成为把柄。

    下飞机以后,黄依然追上林雨桐:“小林总,明天的开机仪式是早上九点吧?”

    这是怕自己知道了她跟朱广斌的事之后,不用她吧。

    “如果没有另行通知的话,那就不变了。”林雨桐应了一句,就快步追着林博和朱珠去了。

    朱广斌被黄依然拦住:“你先等一下,我有话说。”

    “放心,我没你想的那么卑鄙。”朱广斌拉着行李箱要走,黄依然一把拉住,“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想说,我答应跟你交往是认真的。但是交往以后我才发现,你跟我不是一类人,你的家庭跟我的家庭更是相差甚远。你一直觉得我想找个富家公子,可是你不就是吗?不管是衣裳还是品味,都能看出你出身良好。在你再三拦着我不让我出去找活的时候,我就发现,我们真的相差很远。我想要的在你的眼里永远都不值一提。或许你觉得你自己是大度,可在我看来,我依旧是附属品。我有我想要的,我知道我们不合适,不可能又结果的时候,果断的断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不认为我错了。我跟各种各样的人应酬,但我有我的底线。不管这在你眼里看来,有多不堪,但是这一切都是我自己争取来的。我这样的家庭出身……跟你这种一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匙的人是不同的。你可以什么都不用问,就能进剧组,但我呢?过五关斩六将……所以,别站在上帝的视角审判我。我只是个知道自己要什么,并且努力争取的普通人。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朱广斌自嘲的笑了笑,什么话也没说,拎着行李就走。什么真心不真心?哪里来的真心?不过还是爱的不够罢了。

    到家后林博带着朱广斌去喝酒了,男人嘛,失恋了喝一场就没事了。

    朱珠骂了一句没出息,在家跟林雨桐两人相互涂面膜美容呢。

    “你也去玩吧。”揭了脸上的面膜,朱珠打发林雨桐,“心里肯定个长草了一样吧。去吧,见见小情人去吧。我也正要出去见石樱和田天。”

    这可正中下怀。

    韩新还在过年,暂时没有司机。林雨桐打电话给四爷,“回来了吗?”过来接一趟最好了。

    “半个小时以后的飞机。”四爷说了才想起,“你已经到家了?”

    “到了。”林雨桐没说叫他接的话,说了也是白搭,还是打车去吧,“我现在去小区那边。”

    四爷会意,表示知道了。

    而林雨桐到小区的时候,正好看到苗苗吃力的从出租上下来,带着不少的行礼。

    “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林雨桐跑出去帮忙,苗苗伸出胳膊就抱,“幸亏遇上你了,要不然我妈给我带这么多东西……”

    说着,她的话就顿住了,林雨桐这才反应,苗苗从来没有说过她妈妈。她装作没听到,直接拎着东西就走,“别磨叽了,怪冷的。”

    半个月家里没人,还是有些灰尘的。苗苗也不收拾,先把箱子打开,“有熏鸡熏鱼,都是野生的,好吃着呢。放心,家里做的,保证干净。”

    林雨桐顺手就接了,没急着回去,“怎么不在家里多呆几天?”

    “家里也不是我的家。”苗苗往沙发上一靠,“我不瞒你,一过年,我家里来的都是我那后妈的亲戚。甚至是她爸妈哥嫂侄子侄女都在过来过年,从年前住到年后,一年不住上两月,轰都轰不走。七八个房间,弄的我得跟别人挤着住。我的东西……衣服也好,化妆品也好,基本就被那些人拿的差不多了。以前我是没办法,不在家我能去哪?今年我终于考出来,在也不需要回那个地方去了。我直接回了乡下,我妈跟我爸离婚后就住乡下。她改嫁后的男人出车祸死,只留下我妈还有我……弟弟。我在那边过的年。”她说着,就猛地看向林雨桐,“能帮我个忙吗?”

    “你说。”林雨桐坐过去,拍了拍苗苗,这糟心的事叫人听着怪心酸的。

    “对京市我不熟,能帮我找一家亲子鉴定的机构吗?”苗苗拉着林雨桐的手,强调道,“很要紧。”

    林雨桐一时不知道她要鉴定谁跟谁的关系,“你怀疑什么?”

    “我妈给我生的那个弟弟,我这次回去才知道,那孩子是在我爸我妈离婚后八个月出生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苗苗的声音有些涩然,“这些年我妈是不肯要我给的一分钱,再难她也带着我弟弟过活。”

    “按理说不会,要是真是跟你同父同母,老家的人怎么会不知道?”林雨桐觉得这种可能性真不高。非要鉴定,那么结果可能并不是她希望得到的。

    苗苗一时没有理解林雨桐的意思,愣愣的看着她。

    两人对视好半天,苗苗才若有所悟,然后脸上的血色瞬间就褪尽了。

    “你要是坚持,我帮你问问……”林雨桐拍了拍苗苗的肩膀,“其实不用那么较真。”

    苗苗正要说话,门铃却响了。

    这时候谁来了,“你叫外卖了?”

    林雨桐摇头,“没有,开门看看。”四爷不会这个点到,真要到了,也会事先打电话,没有这么突然到人家家里的做派。

    苗苗抹了一把脸,起身将门打开了,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了,“爸……你怎么来了?”

    “谈生意,顺便过来看看。”苗爸伸手想摸摸苗苗的头,才发现闺女大了。

    苗苗看着门口放着的七八个包,就让出位置,“先进来吧。东西我拿。”

    “我来!”苗爸拦住苗苗,“爸爸来,太沉。”

    林雨桐将东西帮忙挪进来,这才看向大冷天一头大汗的矮胖的男人,半秃的头顶,朴实的笑,实在是不像个精明的商人。他看见林雨桐明显一愣,“有同学在啊?”

    林雨桐问了一声好,就忙告辞了。

    苗苗把林雨桐送出来,抓住她的手,“这件事对我很重要,我想弄清楚……”

    “好!”林雨桐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一会儿我给你发到手机上。”

    直接回了四爷这边,将屋子收拾利索了,才给林博打了电话,问亲子鉴定的事。

    “闺女,爸可从没怀疑过什么。”林博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这都成了惊弓之鸟了,“不是,是替我同学问问……”

    “你可吓死我了,闺女。”林博说了几家机构,“这得看是属于什么性质的坚定,要是个人鉴定,一周出结果。要是司法坚定,得半月。”

    了解了个大概就发给苗苗。

    苗苗接到短信的时候手心都出汗了,但还是从衣架子挂着的大衣上找到几根头发,小心的收了起来。

    苗爸皱眉道:“怎么住到地下室了?长期住这里,对身体不好。”

    “没事,平时住宿舍。”苗苗胡乱应了一声,声音也紧绷绷的。

    苗爸似乎看出了闺女的不自在,他指了指一堆东西,“都是你喜欢的,你慢慢收拾吧。我还要在京市待几天,等有空了,爸爸带你出去吃饭。”

    “不在这边住吗?”苗苗见他拿大衣,要出门的样子,就急忙问道。

    “不了!”苗爸笑了笑,“这次是争取一单买卖,住在酒店方便。”

    苗苗目送这个身影就这么离去,心里蓦地难受的厉害。这些年到底是我错了,还是你错了,总得有个结论吧。回屋后拿着两份装在密封袋里的头发,她的手握成拳头,“明天正月初七,都该上班了……”

    四爷回来的时候都已经半下午了,林雨桐赖在床上睡午觉还没起。直到听到响动才睁开眼。

    “怎么耽搁到现在?”林雨桐指了指厨房,“饿了吗?有饭。”

    “等会子再吃。”四爷脱了大衣顺势往床上一躺,“在明珠市耽搁了半上午,见了两个银行的负责人。”

    “资金跟不上吗?”林雨桐一下子就醒了,“我手里这点钱到你这里也是杯水车薪。要是实在不行,拿几样东西出来拍卖……”

    “你是这种玩法。”四爷摆摆手,“这事我心里有数。倒是你那边的钱够不够?”

    “江桥要投资,一点问题都没有。”林雨桐猛的翻身压在他身上,“想我没?”

    一天能通十几通电话,晚上还带视频的。但四爷还是道:“想!真的想了。你不在跟前,吃饭喝水都不香。”

    骗人。

    “现在也没法带你出去玩。”四爷的手慢慢摸进去,“公开场合还不能走的太近,这日子还得过一年吧。”

    是啊!年纪小就是这么丧气。

    在这边待到晚上九点,林博就开始打电话催了,“在哪呢?爸爸去接你。”

    “马上就回来,已经在半路上了。”林雨桐扯了个谎,“要是不堵车半个小时就到。”

    要是堵车,一个小时也未必到得了。交通的现状就是这样。

    这个林博还真就急不来。

    知道没法留了,四爷拿钥匙,“我送你回去。”

    “来回开车其实也不方便。都回城了,街上又开始堵了。”林雨桐拉他,“咱俩去坐地铁去。”大冬天的带着帽子围巾,谁认识谁啊?

    四爷干脆拿了两件衣服装起来,“走!我今晚不回来了,顺便在你那边找个酒店凑活一晚。”来回的跑怪累人的。

    于是两人手牵手的走到一站远的地铁口,坐地铁半个小时就到了。

    “说实话,还是自家的车舒服。”林雨桐舒了一口气,也许是放假的原因吧,出门闲逛的人一点也没少,人都快挤成肉饼了。而且两人穿的衣服在地铁上显眼的很,站进去马上给人一种不搭的感觉。

    “不图新鲜了?”四爷弯腰把她腿上蹭上的土给拍了拍,这是刚才一个农民工的行礼上蹭的。

    “人就是不能惯着。”林雨桐也有些感慨,“你说以前的日子多艰难,可现在呢,才过了几天好日子……”

    那也没有自找苦吃的道理。说到底,还是闲的。

    眼看就闲不成了,第二天一早,在家里草草吃了早饭,就跟朱广斌两人去了万海酒店开机仪式还是定在了自家的酒店。准备工作林雨桐基本不用操心,杨天就能办妥。关佳佳早早在酒店门口等着了,“小林总,人都基本到齐了。”

    没有通知任何一家媒体,《重案重启》就在如此低调的氛围中开拍了。

    主演也就那么几个人,两个年过四十的男演员,一个念过三十的女演员。还都是海纳的签约演员,他们属于戏红人不红的人,尤其是俩男演员,经常出现在古代电影电视剧里,但往往是一把大伙子或是其他的妆容,反正卸了妆也没人知道他们是演员,至于说演过什么就更没人说的上来了。好歹这部片子能露个脸给观众,再说了,小老板的处女作,后面有大老板戳着,再烂能烂到哪里去。因此,大家的热情还都挺高。张文一一介绍演员,林雨桐尽量将名字记住,还有张文嘴里的什么领衔主演、主演之类的,她在心里笑笑,不管哪一行,面子都很要紧的。主演拿出去说就很有面子了,为了跟主演区别给男一号女一号弄了个什么领衔主演。

    不过这张文办事还是很靠谱的,主力还是用的海纳的签约演员,就连林雨桐之前招募的向东也在名单上。看那样子,应该是跟黄依然的角色差不多,演刚毕业的女警察。至于那些受害人和罪犯,才启用的从群演中选□□的人员。相对来说,黄依然运气不错,算得上是主演了。

    正九点,关佳佳低声道:“可以开始了,老板。”

    林雨桐朝杨天点点头,那边刚要说话,大厅的门就被推开了,林渊、林博、朱珠、江桥一溜串的都进来了。

    不是说好的,不用管吗?

    林博进来,招手叫林雨桐,“你给介绍介绍剧组。”

    林雨桐一愣,只得从头开始介绍:“制片主任,杨天担任。您知道他。”这个人是管理整个剧组的工作,由杨天暂时代理。“ 导演张文,监制赵凯。策划人明光,编剧三横,艺术指导钱飞。”

    其他的工作人员就不用了,演员就更不用了。

    林博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她倒是没少花功夫,倒是把剧组这一套摸的转转的,“这么说,你担任制片人吗?”

    资金从自己这里来,自己不当也不行啊。

    林博也不等林雨桐回答,就跟杨天和张文重新握手,“孩子还小,我把她交到你们手上了。有不对的地方,你们只管指出来。有什么事情,也及时跟我沟通。”说着,又特意看了杨天一眼,“你是公司的老人了,你的努力公司看在眼里。”

    杨天赶紧应是,事实上,昨天晚上这位老板已经找过他了,给了一把钥匙,正是一套两居室房子的钥匙。他带着老婆孩子还住在地下室的出租屋里,这几个月刚有起色,正想租个好点的地方呢,谁知道老板直接给了一套房子。要求只有一个,给这位大小姐保驾护航。“……您放心。”

    那边林渊和朱珠已经跟剧组的其他人,像是副导演、场记、摄像、灯光、化妆、道具等等的方方面面的人一一打过招呼了。

    前后不到二十分钟,就又撤了。只把江桥留下了。

    “你爸真是为你操碎了心了。”江桥在主席台上一坐,斜眼看林雨桐,“你爸半年前还是单身贵族,不知道多少姑娘急着往上扑。如今倒好了,酒吧不去了,晚上的饭局也是能推就推,要回去陪孩子。大好的青年啊,就这么给折进去了。”

    林雨桐懒的理他,直接叫杨天可以开始了。

    冗长的开机仪式致辞之后,该林雨桐说话了,“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精益求精。拒绝粗制滥造,拒绝肆意炒作。观众是有判断能力的,并不会因为炒作的多与寡改变什么。只要做好我们的本分,就会被观众认可。若是剧组出现不该出现的带着某种目的性的炒作行为,那我只能说抱歉,我们的合作终止,而且永远再不会有合作的机会。我需要演员,兢兢业业的演员,你得先是演员,才是明星。一味的想当明星的,对不起,我这里不欢迎。”

    话一说完,她直接将面前的话筒关了,就是不再说话了。

    可这一开机,就来了这么一下,叫人还真就懵了一下。这是几个意思啊?当演员的,有不想成为明星的吗?

    张文大概明白了林雨桐的意思,“您放心林总,我一定严把质量关。能演的演,演不了的我会随时换人。”

    所以,别看老板年轻面嫩,就想糊弄事。加班加点好好干吧。这位可不是好糊弄的住。

    江桥挑眉,这小模样还真是比她爸冷着脸的时候还吓人三分。想了想,他主动道:“行了,你可以走了。剩下的事情我处理吧。”你打了一棒子,这个甜枣得我来给。“谁让你是我大侄女呢。”最后这一摊子还得我收拾。

    这些话林雨桐其实能换个场合说的,一上来就说,一是为了树立一个标杆,二是为了震慑人心。光是家里的长辈出面是不行的,人家还是会把她看场毛丫头,不拿出点强硬手段,镇不住这些老油子的。

    关佳佳将林雨桐送出来,“办公室的日常工作我负责,我会随时跟您汇报。片场的事情,我恐怕是顾不过来。”

    “没关系。”林雨桐叫她去忙,“片场有有人盯着。”杨天可是精明人。

    回去的路上,董双双打了电话来,“你那边开拍了吧。那你什么时候过来看看吧,我这边从拍摄开始,你都没来过。再怎么说,你也是投资方吧。钱扔给我就不管了?”

    “你现在在哪?”林雨桐想想也是,看看别的剧组是怎么干活的。

    “我家。”董双双呵呵直笑,“你知道的,资金紧张嘛。家里的别墅得借出去,今儿刚好在别墅拍,你过来吧。”

    那离家还真不远。

    等到了董双双这边,就见整个客厅都四散着器材和人员。

    “你也是,哪里至于省这一点钱,去搭个片场能费多少事?”林雨桐看着乱糟糟的场景就先皱眉了。

    董双双呵呵两声,以为谁都跟她似得好命,“这边就我住,没事。集中两天拍,拍完就好。”

    男女主演正在演在厨房一起做饭的场景,男主演是董东,这算是熟人,就不说了。那个女演员看身上的衣服,白衬衫牛仔裤,按照剧本上说的,这就是那位灰姑娘。但是林雨桐的注意力放在女演员的手指上,美甲做的十分精致,要单纯的欣赏还是不错的。但此刻一个普通人家还经常做家务的女孩,有这样的指甲,而且此刻给她的手一个特写,正在拍她切菜的画面,男主角从后面伸手抱她的场景,然后她捻起切成块的西红柿喂到男主的嘴里。大量的手的特写出现,就这都没发现问题吗?

    林雨桐就这么问董双双,“你这是糊弄傻子呢?”全把电视机前的观众当成二杆子了。

    董双双是真没发现这个问题。她的手上一直都坐着精美的美甲,所以,在她看来,那完全就是正常的。这会子叫林雨桐一说,她面色才变了,连忙喊停:“你过来!”她指着女主演,“我叫你呢,你过来。”

    那姑娘长的一副娇软的样子,赶紧过来了。

    “把你的手伸出来。”董双双指着对方的手,厉声道。

    这姑娘吓的都快哭了,战战兢兢的伸出手,白皙的手掌十指纤纤,美甲带着晶片亮闪闪的。

    “你什么时候做这美甲?”董双双急忙问了一句。

    “前两天才换了这个样子。”这姑娘将手举起来看了看,“没什么问题啊?”

    董双双都快气疯了,感情之前就一直有美甲,而且还换着花样呢。妈的!这是出身普通的姑娘吗?她有些泄气的道:“换了几次了?从开拍以来换了几次了?”

    “三次?”这姑娘不确定,“大概四五次吧。”

    完蛋了!剧本上有很多手的镜头,手受伤,牵手,十指相握,带戒指,摘戒指,用手相互喂吃的,切菜切到手,用手捂嘴,用手捂眼睛,这一系列的东西,不能都删了吧。这懂事男女主感情进展的情节,删不得的。叫观众看到那一会一换的美甲,这是招骂呢。

    “导演!”董双双铁青着脸,朝人群中喊了一声。

    林雨桐紧跟着就看到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小伙子跑了过来,“大小姐。”

    “你这个导演是怎么当的?”董双双指着这位年轻导演,“还有化妆的,你们都是死人啊!这么明显的错你们都当看不见?”

    林雨桐一看这乱劲,心里摇摇头,还是别在这里掺和了。看她这事怎么处理。

    说起来这真不是小事。那姑娘说了换了三四次。可这拍戏,并不是说一场连着一场都是连贯的,为了节约成本,只在相同的背景下的戏才放在一起连贯着拍的。比如这别墅的戏,又男主一出场的,有最后结局部分男女主在一起的。等到最后拍完了,这才剪辑的。这剪辑出来的,必然会出现,前一刻钟女主还是这种美甲,转脸回去又变成另一种美甲了。这是要闹大笑话的。一部剧里偶尔穿帮可以理解,但像是这种大面积的,真是闻所未闻。

    所以,她回去之后,把这事当成事故说给张文听,“……尤其注意女演员的妆容和身上的首饰。而几个主演,尤其是女警察,叫她们都把手脚拾掇干净,别整的花里胡哨的,不像个样子。”

    张文那边连着应了,林雨桐却一点也不轻松。她现在要学的是怎么审片。

    这次的题材是刑事案件的案子,别看这类近似于主旋律,就真以为安全了。不是的!有时候出现血腥一类的镜头,也都是不允许过审的。她得把之前的类似的题材重新翻出来看看,看人家都是怎么处理这一类镜头的。虽说有导演把握这一点,但她不能不懂,到了最后那一步,其实跟人家导演已经没关系了,这属于制片方的工作。

    以前看电视那是休闲,而这种带着目的性的为了看电视而看电视,实在叫人不怎么舒服。

    倒在沙发上,抱着抱枕,一个人开着大半天的电视,倒也有些所得。尤其是看到一些标语,类似于审讯室里的那种‘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之类的,还是一进警局的大门,就看到‘为人民服务’,这些镜头总是在镜头中出现,尽管有时候只是一闪而过,但确实是出现了。但凡出现这样的密集镜头,那这一集一定会闪过一些叫人不舒服的画面。这就跟搭配着营销是一个道理。

    干什么都真是都不容易。

    朱珠回来的时候,就见自家闺女一边揉眼睛一边看电视剧,“你还真是上心了?那你学的专业怎么办?就这么荒废了?”

    新闻吗?

    林雨桐把视线从电视上挪开,这话还真把自己给难住了,随即她就笑道:“我要做新闻,那当然不会小打小闹。等将来,我弄一档人物采访的节目。就跟时代周刊一样,叫人觉得能被我采访是荣幸,要是觉得能做到那种程度的时候,我再做。不是名流巨子,我都不搭理。”

    “你就吹吧。”朱珠直笑,“这一点你倒是跟你爸像了。吹起来都没谱的很。”说着,挨着林雨桐坐了,“你老实跟妈妈说,你怎么想起问亲子鉴定的事了?是不听谁胡说八道什么了还是你爸说什么了?”

    林雨桐抬眼一瞧,朱珠虽然笑着,但那双眼睛却冷冽的很。她丝毫不怀疑,要是真是有人胆敢胡说八道,她真会找过去跟人家拼命。多大的事?再闹出误会来?

    “没有。”林雨桐赶紧坚定的否认,为了取得她的信任,不得不跟她一起扒一扒苗苗家的私事,“……她一直觉得他爸有钱才跟她妈离婚的。再加上这些年更她那后妈的关系一直不好。心里惦记亲妈是肯定的。如今知道他弟弟的真实的出身日期,她怀疑她妈妈离婚的时候就已经怀孕了……”

    朱珠‘哈’了一声,“离婚的时候身怀有孕这个可以确定,但是……”

    作者有话要说:  重复段落已经删除,新增了后面一部分,给大家带来不便,敬请谅解。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