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5章 奇爸怪妈(21)三合一
    奇爸怪妈(21)

    私家侦探?

    林雨桐不怀疑韩新的判断, 朱珠虽然没说过韩新的来历,但是这么长时间观察下来, 她也看出来了,朱珠对韩新的信任做不得假。他不光是家里的司机兼保镖这么简单, 很多非洲的业务,也是经过韩新的手的。小福曾无意的说起过,说会韩新被老板带回来的时候还不到十八岁。林雨桐估摸着韩新是朱珠从国外带回来了。想到朱珠身上的伤疤,再想到韩新伤残的手, 联系起来一想,林雨桐觉得这两人可能是在非洲认识的可能性更高些。

    对这个林雨桐也不深究。现在韩新既然说了,那就是有□□成的把握。

    “要查吗?”韩新问了一声。

    “先……不用查了。”林雨桐拒绝了韩新的提议。这事还是先给四爷说一声,叫四爷想办法去查吧。再怎么说着也是江家的家事, 还是不用多此一举了。

    本来该直接回老宅的,林雨桐先去找了四爷。四爷不在家里, 正在公司忙着呢。接到林雨桐的电话,他直接下楼开了车将车停在公园的停车场。林雨桐也就等了几分钟时间他就过来了。叫韩新在车上等着她, 她直接下车上了四爷的车。韩新是朱珠的人, 也不怕被他知道。

    “这么着急?”四爷伸手给她把围巾松了松,车上有点热。

    林雨桐伸出手, 掌心里多了一个打火机,这才将事情简单的说了,“我也不知道金河见的是什么人,过去的时候就只遗留下这个。跟踪的人的信息我倒是有……”她将车牌号,这人的姓名年纪身份证号等信息在手机上编辑好, 检查了两遍就发给四爷,“你查查吧。别真出了什么事,弄的措手不及。”

    四爷看了看,“这事你别管,我心里有数。”

    “你想叫他们离婚?”林雨桐看四爷,“你没查查,这些年江天在外面干净吗?”

    “要是不干净早就离了。”四爷给了林雨桐一个肯定的答案,“许是之前吃过这方面的亏,他在女色上还真没什么太执着的地方。如今一心扑在新项目上,又得盯着江桥,我还真不知道这两人之间又怎么了。”

    林雨桐还有话要说,电话就响了,是韩新,“桐桐,家里老夫人来电话了,催着问走到哪里了。”

    “马上就过来了。”林雨桐挂了电话就苦笑,“现在见面说话都这么难。”

    四爷伸手给林雨桐把围巾裹好:“只管自己好好的就行,我这里不用操心。”

    “按时吃饭。”林雨桐叮嘱了一声,“有空我回去给你做点肉酱肉干,放冰箱里。”

    “好!”四爷催她,“赶紧去,一天几通电话,想起什么你再电话就是了。”

    两人抱了抱,林雨桐这才依依不舍的下车。

    林雨桐上了车,看着四爷的车跟自己相错而过,直到车汇入车流之中才收回视线。

    韩新轻笑道:“桐桐,这事该不该跟老板说?”

    “你这是想敲诈封口费吧。”林雨桐不以为意,“有这功夫,您还是想想王婶肯不肯把小福嫁给你的事吧。”

    韩新闹了个大红脸,“这你都看出来了?”

    这有什么看不出来,小福除了人单纯点,没什么不好的地方。长的清清秀秀,又知根知底,再加上这段时间两人多数时候在小区这边的屋子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没点火花才有鬼了。韩新除了少了几根手指,干什么都不耽搁。

    两人一路上说的都是闲话,到老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肯定是堵车了。”林伯渠叫保姆给林雨桐准备饭去,“我就说叫你奶奶别催你,到了饭点在外面吃了饭多好。就这么急匆匆的赶回来了?”

    林雨桐坐过去,“没事。不饿!在茶馆吃了点茶点。”

    其实老两口也挺寂寞的,俩儿子都不在家里住,好容易有个孙女了,可这孙女也太大了。

    吃了饭,林雨桐干脆带着两人出去,置办年货去。好歹有点营生干吧。

    苏媛女士几乎是没有踏足过这样的地方,鸡鸭鹅各色的鱼,看什么都新鲜。

    “这些现在都要买回去?”苏媛看着水箱里的鱼,“如今离过年还早,怕是放着就不新鲜了。”

    “先定好,回头叫司机过来取。”林雨桐笑道,“几年的年货咱们自己准备。”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准备这些东西了。但像是以前别说鸡鸭鱼肉这些菜色了,就是糕点也都是自己做的。

    林雨桐决定带着老爷子和老太太,回家自己做去。人老了,就得给自己找点事干。要不然日子就难熬的很。

    比起洋点心,老人更偏爱中式糕点。林雨桐什么宫廷点心没见过,做起来那真是一点也不费事了。

    出了锅老两口就围在炉子边趁热吃了,苏媛咬了一口,马上就点头,“好些年没吃过这么地道的京八件了。”这口还没咽下去,就叫老爷子,“给老大和老二两口子打电话,晚上过来吃饭。不回来可别后悔。”

    “要顾不上就叫司机送去。”林雨桐将点心往盘子里装,摆盘也十分有讲究。

    老两口忙叫林雨桐停手,一手一个手机对着糕点盘子拍,然后放在微博上去显摆了。

    这一显摆,还真给林雨桐找个事来。

    一挡做美食节目的节目组,通过老关系找到苏媛,邀请老两口带着林雨桐做节目。

    这节目是类似于夕阳红一类的节目,都是请退休的老人家做嘉宾,谈谈养花种草,种菜做饭或是饲养宠物等等的退休生活的点点滴滴。年前这一期,人家想来林家拍一集过年特辑。

    “那就来吧。”林雨桐倒是无所谓,“就是咱们做饭的时候叫他们拍一拍不就完了吗?反正鸡鸭鹅是得提前几天做出来的,咱们的时间定了,通知他们就行。”

    苏媛好像还很期待的样子,“你知道我为什么答应人家吗?”

    林雨桐摇头,“熟人不好拒绝?”她胡乱说了答案。

    “我这老姐妹有个外甥女,就是这个节目的主持人。”苏媛叫林雨桐上网查,“家里条件不错,干部家庭出身。以她的条件什么好节目不能去,却能踏踏实实的做老年人的节目,我在其他场合见过好几次,是个十分懂礼貌的姑娘。博士学位,学业多耽搁了几年,今年也就三十三吧。她家里也着急,你大伯的年纪也不能再拖了,我瞧着挺合适的。女人三十三了怎么了?正是最好的时候,没有小姑娘的娇气,成熟稳重……”

    这还真是为了给儿子相看对象,什么办法都用上了。

    苏媛的神色有些奇怪,“我一直觉得我要为你爸的婚事操碎心,谁知道到头来,他却最省心。”

    一次到位,连给人纠结的时间都不给。

    这话林雨桐没办法接,只得不好意思的笑笑。苏媛拍了拍林雨桐的脊背,“不过我听你大伯的意思,江天倒是找过你大伯不少次,为的是什么,你该知道的吧?”

    “公是公,私是私。”林雨桐没想到江天已经跟林渊谈上了,“万海跟江河是公事,跟其他的不相干。我大伯不要有什么顾虑。”

    “话是这么说。”林伯渠接过话头,“不过我瞧着江家那二小子还不错,比江家的老大强。”

    “你什么时候见了?”苏媛摘下眼睛扭过头问,“我怎么不知道?”

    “什么你都想知道。”林伯渠轻哼一声,“上次在棋社见了。江家的二小子不是金沙的外甥吗?金沙带着去的,我还特意跟着小子下了几盘,能看的出来,是个内敛稳重的。说起来,比咱们家老大还强些。我瞅着不错。”

    “要是这么着,倒也是个好人选。”苏媛没想到老头子会给一个后生这么高的评价,“江河的事情我一直都在关注,他进了公司三下五除二江家老家那些人全从公司高层里给剔除出去了,一点波动都没起。倒是有几分手腕。”说着,就又发愁,“你说老大也不着急,再过两年,连桐桐都出嫁了,你说他孤家寡人可怎么好。”

    老爷子跟林雨桐低声嘀咕,“你奶奶魔障了,说什么都能拉扯到你大伯的婚事上。”

    放寒假了,林雨桐晚上回老宅住。但白天还得去上班的。如今都围着《重案重启》转,林雨桐一上午看了其他的几个剧本,中午陪着林博在办公室吃工作餐。意外的碰到了江桥。

    江桥还是那么一副调调,歪着坐在沙发上,“小丫头来了?”

    “您好。”林雨桐问了一声好,才看向林博,“要不我自己去吃。”

    这两人或许是有话要说。

    林博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他是找你的。”

    “找我?”林雨桐顺势做过去,“不是外人,有事就说话。”

    “听说你最近要拍电视剧?”江桥不自在的眼睛往四周瞟,“还需要资金吗?”

    想投资?跟自己合作?

    林雨桐眉毛一挑:“谁还嫌钱多呢。要是能合作,那再好没有了。”

    “那回头叫我的助理跟你联系。”江桥的表情还是有些不自然。

    林雨桐失笑:“没有这样的。不问仔细了再投资,万一赔了算谁的?”

    “有你爸呢。”江桥摆摆手,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真给我赔光了,我上你家吃饭去。”

    这家伙来的匆忙去的也匆忙,愣了连一顿午饭也没吃就走了。

    林雨桐下午没事的时候给四爷打了个电话,“……我怎么觉得他像是在借着我跟你示好呢?”

    “就是示好。”四爷轻笑了一声,“他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好歹。”

    林雨桐估摸着四爷大概不光没坑对方,还叫他占了不少的便宜,要不然,江桥刚才也不至于那样的表情。

    跟江桥合作的时候,交给杨天就行,她并没有插手。这几天她在公司发现了个好地方,舞蹈训练室。连老师都是现成了。

    对别的舞蹈林雨桐没兴趣,唯独对钢管舞,她觉得自己可以尝试一下。

    可是衣服还没换好呢,董事长办公室的电话就打到了美女老师的手机上,陈秘书压低了声音厉声道:“老板不许大小姐学。你最好找个理由叫大小姐打消这个念头。”

    这位老师觉得这位大小姐身体各方面条件都不错,正想着两人拉进关系了,这边却不许了而且还要自己去做思想工作,“为什么啊?大小姐喜欢就行了。”

    “你也不看你们跳舞的时候都穿的什么。”陈秘书朝办公室里看了一眼,“行了,不说了。要想保住饭碗,就别供出老板。”

    美女老师拿着电话愣了三秒才明白什么意思。可是她又不傻,里面学习的是大小姐,这间舞蹈室就不会再叫别人进来了,也没人看见。再说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这么多人都能跳,就老板家的闺女跳不成。什么逻辑吗?

    林雨桐换了衣服出来,手搭在钢管上转了转,“可以开始了吗?”

    美女老师尴尬的笑笑,“那什么,大小姐,您的腿脚胳膊以前没受过伤吧?”

    这谁长这么大还能没个扭脚跌跤的时候,“不影响什么。”

    “那……那不行。”美女老师赶紧拉着林雨桐的手从钢管上拿开,“得去医院检查,得医生说可以才可以。”

    还有比我自己更高明的大夫吗?

    林雨桐愣了一瞬就明白过来了,“我要在这边学跳舞,你是不是跟我爸说了?”

    美女老师都快哭了,“大小姐,求求你了,想学去外面也能学。要叫老板知道我教您学这个……不正经的舞蹈,该炒我鱿鱼了。”

    得!今儿是学不成了。

    “我不咱们学肚皮舞?”美女老师退而求其次的安抚林雨桐。

    “要是你们老板再不许呢?”林雨桐回更衣间将衣服换回来,“算了,以后再说吧。”

    就这,晚上回去的时候林博还揪住不放,“爸爸给你办了一**身卡,就在你们学校附近。在家里,咱们家就有健身房。这舞蹈嘛,有很多种,不是非得选这一种的。”说着,见林雨桐还是不说话,他马上话语一转,“要不这样,爸爸给你布置一间舞蹈室,叫老师到家里教你。女孩子嘛,在外面穿成那个样子实在是不像话。”

    朱珠在一边撇嘴,轮到自家闺女的时候就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可以。可你看人家的闺女跳舞的时候不也兴致勃勃的吗?

    这话一出,林博立马变脸,“我要是她们的老子,直接先打断了腿。”

    那你手下的那些艺人,穿着暴露的时候人家家里的爹妈是不是也没脸做人了。

    鉴于林博的苦心,林雨桐只得把学舞蹈的计划推后,还想着是不是以后直接找视频自己在家里联系也一样。

    遗憾也没能遗憾两天,她就没功夫遗憾了,关佳佳打来电话,导演张文请林雨桐跟他一起过去看招募演员的试镜。

    “顺便告诉江大少一声。”林雨桐叮嘱了关佳佳,作为投资方,江桥是有知情权的。

    第二天一早到了电影学院,一进人家准备好的大厅,林雨桐就看到一个对着自己咬牙切齿的青年。

    记忆的阀门一下子就打开了,“表哥!你回来了?”

    朱广斌过来就想揪林雨桐的鼻子,“我就出去交流了一学期,这一学期你给我打了几个电话?”

    林雨桐还真有点理亏,这是舅舅舅妈的独生子,就读的是电影学院导演系,如今大二了,这个学期是去美国做交换生去了,一直就不在。“那你回来的时候怎么不说一声呢。我好去接你啊。今年不回去过年吗?外公和舅舅舅妈来京城过年?”

    “咱们都在这边,他们能不过来吗?”朱广斌轻哼一声,“我也昨天才回来。回来就听说这个电视剧是海纳大小姐投资拍的。这不是早早的过来等着呢吗?”

    这地方两人也没法说话,林雨桐低声道:“今儿结束了跟我一起回家。要不然我妈该恼了。”这才拉着他跟导演介绍,“以后叫他给您跑跑腿。”

    朱广斌看了林雨桐一眼,小丫头长大了,还知道安排人了。

    因为又朱广斌在,林雨桐的注意力不是很集中,两人不时的说几句话,今儿来试镜的除了没回去的学生,还有许多没经纪人公司,自己飘着的群演。

    朱广斌低声问林雨桐,“这应该是单元故事,每两集除了主演,剩下的演员都是要换人的。你多通融通融,给一些长的不是很多的一些人一个机会,比如演个死尸什么的。”

    “有朋友要推荐啊。”林雨桐不是死板的人,只要不是太差,相同的条件下,照顾一下自己人也无可厚非。

    “行,回头叫你给看看。”朱广斌嘴上应和着,一扭头瞧见应试的人,就又低下头玩起了手机。

    林雨桐看了一眼场中穿着鹅黄的毛衣牛仔裤的姑娘,就笑了笑。

    江桥没来,林雨桐也只是陪坐了一个上午,对导演和编剧彻底的放权了。

    到了午饭的点,林雨桐跟朱广斌好先走,她跟张文交代:“你只管大胆选择,还是那句话,只要演技过关,一切都不是问题。”

    张文也比较满意,这位大小姐确实没有一上来就指手画脚,他确实觉得轻松很多。

    从电影学院出来,朱广斌自己开车。

    “你买车了?”林雨桐坐上去,“不是舅妈不让买吗?”

    昨儿才回来今儿就有车开,这不对啊。

    朱广斌笑了笑,“拜托同学在我回来之前买的,不贵,二三十万的车。”

    “受什么刺激了?”林雨桐看朱广斌,这孩子小学中学都本本分分的,谁知道考了个电影学院,几乎把朱大力气吐血。如今看着变化还真是挺大的,“你去做交换生,说走就走。我没给你打电话是我不对,可你没给我打电话,这又怎么说?”

    朱广斌一噎,瞪眼道:“你还真是不好糊弄了。”说着,又嘲讽的一笑,“其实也没什么,谁没个中二的时候。”

    “失恋了。”林雨桐哼笑一声,“被人家甩了?”

    朱广斌将车停在路边,“还想不想吃饭了?小丫头片子懂的还不少。”他指了指路边的火锅店,“干脆就这里吧。我在国外这半年,最想的就是她了。”

    两人要了一个包厢,就吃上了。

    “现在有爸爸了,高兴了吧?”朱广斌给林雨桐夹菜,“姑父对你好不好?”

    “你住到家里,见了不就知道了。”林雨桐跟朱广斌说起正事,“剧组肯定就市区拍摄,要是你没事的话,跟着剧组学学,也顺便帮我盯着点。我也是第一次上手,陌生的很。”

    “嗯。”朱广斌想都没想就应了,“这次就算了,下次要是还有好片子,你跟我说一声。我这里还有点零花钱,也投资进去试试水。”

    林雨桐看了朱广斌一眼,“那个黄衣服的姑娘演技不错,你要是没什么意见的话,大概还是会被录用的。要是觉得别扭,我现在给张导打的电话,直接将人刷下去。”

    “算了!”朱广斌的脸色阴沉了一瞬才调整过来,“算了,过去的事了。现在桥归桥路归路,互不相干了。”他说着,就喊门外的服务员,“再加两盘羊肉两盘牛肉。”

    林雨桐也就不多问了。

    才吃了两口菜,门就被推开了,送菜的进来了。林雨桐朝门口看了一眼,她一下子就愣了一下,刚才从门口一身而过的身影怎么那么熟悉呢?

    她起身往外走,“你先吃,我去一趟洗手间。”

    追出去,这鬼鬼祟祟的戴着墨镜的人不是江桥还能是谁。今儿连选角的试镜都没参加跑到这里做什么?

    林雨桐走上去拍了一下江桥的肩膀,江桥吓了一跳这一扭头见是林雨桐,才抚了抚胸口。

    “你怎么在这里?”林雨桐朝两边的包间看了一眼,他这是想找谁。

    江桥食指压在嘴唇上‘嘘’了一声,“走!先去你那边。”

    于是朱广斌见自家表妹出去一趟,就带着个男人回来。

    林雨桐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跟我爸关系很好。”

    朱广斌恍然,“叫叔实在把您叫老了,您坐吧。”

    江桥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林雨桐,这才道:“好说好说。”

    林雨桐对着江桥有点挠头,“我说您到底跟着谁呢?”有正事不干出来盯梢的吗?“您要是开一家私人侦探社声誉保准差不了。”

    “我这是为了谁?”江桥白了林雨桐一眼,端着边上的饮料也不管是谁的张口就喝。

    “什么意思?”林雨桐给他倒了一杯,“你家的事情还真是有意思的很。相互盯梢都快成谍战剧了。这是要干什么啊,我怎么怎么看怎么不明白。”

    江桥看了一眼朱广斌,凑到林雨桐跟前低声道:“老爷子怀疑老二的妈在国外那几年跟别人还生了一个孩子。”

    林雨桐饶是定力过人,也差点把手里的饮料瓶子给扔了,“在国外那几年……哪几年?”

    “就是两人领了结婚证之后……不是才知道我妈跟我的存在,然后她不是就带着我那个大姐出国了吗?再回来都差不多是十年后了。这十年里……”江桥说到这里就一顿,“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

    “不……不是……”林雨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怎么就想起这么一出了呢?根据什么怀疑的?”这话叫林雨桐觉得不可思议,“这空穴来风,总得有个由头吧。”

    “我也想知道啊。”江桥摆摆手,“我这不是正查着呢吗?这说有个孩子,这个孩子在哪呢?”

    林雨桐冷笑一声:“查什么啊?直接问不就完了。多这一个孩子少这一个孩子,有什么影响吗?又不来分你们家的财产。”

    江桥一愣,是这个道理。那女人把财产都过到老二的名下了。别说她多出一个孩子,就是多出十个孩子,跟江家有什么关系。就算证明那段时间那女人出轨了,又能如何呢?江河的股份划分在更早的时候,跟婚内婚外财产分割根本就没关系。

    他讪讪的笑了笑,抓起筷子吃饭,不再言语。

    林雨桐直接将电话打给四爷,将事情说了,“……这事太扯,也太恶劣了。”

    四爷明显带着几分怒气,“你叫他接电话。”

    林雨桐将电话直接给江桥,“要跟你说话。”

    江桥不情愿的拿起电话,“别问我,我也是听了个因。是谁在公司搅风搅雨我也说不上来。”

    四爷冷笑一声,“那你在跟踪谁?”

    “一个男人,一个只得怀疑的男人。”江桥撇撇嘴,“这个男人跟你妈和爸爸是同班同学,听说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就追过你妈。反正三个人就是那么一码事。他叫陈飞云,后来也出了国,在国外跟你妈一直都有联系。巧合的是他有个女儿,比我小五岁,比你大五岁,跟你妈有三四成的相像。不知道是谁给老头子发了一张照片来,是你妈跟那对父女的合影,看起来十分像是一家人。”

    “那就亲子鉴定啊。”四爷直接问道,“多简单的事,又是追踪又是跟梢的,犯得上吗?”

    “这陈云飞的女儿嫁到加拿大了,一直就没回来过。上哪找dna样本去?”江桥耻笑一声,“老头子认为,只要跟着陈云飞,总能找到证据的。”

    林雨桐奇怪的看着江桥,她都不知道这家伙如今到底在帮谁。

    四爷呵呵了两声,“你现在在哪?”

    江桥报了地址,“你要干什么?”

    “请老爷子过去吃饭。”四爷直接说了一声,“把你盯梢的那个人留在那里,在我到以前哪也别去。”

    江桥愣了一瞬,直接把电话塞给林雨桐,“他才疯了呢。”有这么直接揭长辈的脸皮的吗?

    朱广斌恨不能刚才没长耳朵,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乱七八糟的都是什么玩意。他看向林雨桐,然后找外面指了指,“我下午还有事。”

    “你先走。”林雨桐摆摆手,“晚上记得回家。”

    目送朱广斌离开,林雨桐才拉江桥起身,“走吧,一起去看看,人还在不在。”

    江桥奇怪的一笑,“真去?去了你可别后悔。”

    林雨桐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结果包厢的门推开,林雨桐就看见一男一女相对而坐,那个男的是谁林雨桐也不认识,但女的真是金河。

    “你们……”金河看向林雨桐,“你们怎么凑到一起的。”、

    林雨桐笑了笑,“碰巧遇上了……”她指了指江桥,“江大哥说伯母在这里,就带我过来打个招呼。”

    金河轻笑一声,“江桥还真是有心人。那就一起坐吧。”她招手叫林雨桐,“你是好孩子,不似那等鬼鬼祟祟的。”

    江桥摸摸鼻子,也跟着坐了过去。

    金河看他:“你跟你老子的品行其实是一样样的,真是最爱干这偷偷摸摸的勾当。”

    对面的那位老先生哈哈就笑:“想当年我请你去吃顿饭,江天又是扮成公园的清洁工,又是扮成食堂的跑堂的。那德行……”

    金河就笑:“所以说那时候的自己傻呢。明显的鬼蜮伎俩,我偏偏觉得那是在乎。如今黄土都埋到脖子的位置了,还来这一套,马上就叫人觉得面目可憎了起来。”

    林雨桐和江桥对视一眼,只要不是傻子都听得出来,两人是挚友的可能性要比是男女关系的可能性大的多。

    金河给林雨桐介绍陈飞云,“他可是建筑界的大拿,好些年都不回国了。要不是给思烨那个项目设计,请人家回来人家也不回来。才说好些年都不回来,人也老了,我带着他把年轻时候去过的地方都去一遍,只当是追忆年轻时候的事了。如今可倒是好,丢人现眼都不是这么丢的。那老东西六十多岁了,他是白活了!”

    正说的起劲,门外咳嗽了一声,紧跟着门就被推开了,江天面色尴尬的站在外面,四爷冷着一张脸跟在后面。

    林雨桐起身将人给迎进来,四爷在林雨桐边上的位子上坐了,这才跟陈飞云致歉,“……叫您看笑话了。”

    “笑话什么啊。”陈飞云哈哈就笑,“你爸爸年轻时候这种笑话闹多了,谁要是帮你妈妈提一壶热水,他都能想办法把人家查上三五遍。这才哪到哪啊。说真的,我一直都等着今天这一幕呢。这都好几天了,我们又是去看电影,又是去吃烧烤,还一起喝茶,怎么现在才追过来。果然是老了,动作也不利索了。”

    四爷看了尴尬的江天一眼,然后掏出那个林雨桐拿回来的打火机递过去,“这是您的吧?”

    “哎哟!”陈飞云赶紧接过去,“这是我闺女给我买的第一份礼物,我还当丢了了呢。没想到被您给捡去了。”他珍惜的将打火机往兜里一放,然后才正色的看江天,“老江啊,金河在国外那么多年,你没想着跟着她或是查查她,那是为什么?如今老了老了,你为什么又跟小伙子的时候一样盯着她不放松了呢?”

    江天一愣,面色变的奇怪了起来。

    金河抓着杯子,半点都没说话。

    为了什么?是啊!为了什么呢?

    江天端起杯子敬陈飞云,“老陈,谢谢你啊。”

    “哼!”陈飞云将手机拿出来亮出屏保上的照片,“这是我闺女,孩子可怜,她妈妈在生她的时候就去世了。小时候,在美国一直是金河帮着照料的,后来孩子出了车祸,脸毁了了。做过一次整容,就是按照她心里的妈妈的样子给整的。今儿,这些小辈在这里呢,我饿不怕你听见。我这次回来,还就是想带金河走的。我这些年一直一个人,如今都老了,到了相互作伴的年纪了。我觉得要是金河愿意,我再追她一回。你看到的照片是在金河的默许下我发给你的。也叫金河看看你到底会怎么做。”他说着,就看向金河,“跟我去美国,还是跟他继续耗着,你下个决心吧。咱们还有多少时间好活的?能过一天算是多赚一天了。你陪他耗了这么些年了,已经亏了……”

    “姓陈的!”江天一拍桌子,“你还要脸不要脸了!难怪你一辈子都没什么大出息。就知道挖墙脚!你这是引诱人|妻你知道吗?放在过去,光之一条,就能你这老小子送进去你信不信。”

    陈飞云不屑的冷笑:“引诱人|妻就引诱人|妻,我还是不够不要脸。要真是不要脸,早在三十年前,就该引诱了。要不然还有你这鬼祟小人什么事!”

    四爷的脸都黑了!三个人加起来快两百岁了,还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在这里争风吃醋大打出手……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晚上有急事出门了,代更君代更,有错作者明天改,就这样——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