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4章 奇爸怪妈(20)三合一
    奇爸怪妈(20)

    “你……你听我说……我过去跟安宁没关系, 今儿换成任何一个女人被人大庭广众之下扒衣服我都会去……真的……你得信我……”

    “你说现在这人都怎么了,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你看机场应勤的警察都被那狗仔拖住了……真的,要是我不过去,范颖那疯子得把安宁的裤子给扒下来……多大的仇啊?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也太羞辱人了……”更何况是公众人物。

    “……还有董成,这王八蛋一定是看事情掩盖不住了, 急着打电话安排从范颖的继父手里收购股份的事去了,扔下俩女人搁在那里掐架……”

    “你别不说话啊,你这样子我心里怵的慌……你说咱们之前还发照片, 安宁还在机场接咱们, 咱们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大家不知道啊。你说,在大家眼里相处的还不错的人, 遇上这样的事了, 咱们在一边袖手旁观,合适吗?你要这么想, 是不是也觉得我也没做错什么。”

    “是……当然了,不用我去也行,但要是你跟闺女去,那女人没理智啊, 万一不小心伤了你们怎么办?我是男人嘛……你有男人当然得躲在男人身后了是吧……当然了, 你护着我我当然高兴……”

    朱珠耷拉着一张脸,压根就不搭理林博。林博跟唐三藏附身似得,一路上叨叨叨的叨叨个没完。

    林雨桐心里笑了笑, 到学校门口后就直接下车了,她得赶紧回去复习了,后天就考试了。

    “闺女!”临走林博把车窗拉下来,“考试的事别担心,肯定会过的。后天晚上公司年会,你是不是露个面啊。”

    林雨桐看向里面的朱珠:“栖凰那边是不是得错开时间,你还没上我爸那边去过,我爸也没上你那边去过。这都不合适。”

    好闺女,知道给你爸找个台阶。

    朱珠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林博,这才声音和缓了下来,伸手帮林雨桐把围巾往上拉了拉,“你去忙你的吧。后天晚上叫司机过来接你。”

    考试前几天,一般都停课了。有的在自习室复习,有的干脆就猫在宿舍复习。

    今儿天冷,自家宿舍这三只一直猫着呢,宿舍里一股子方便面的味道,这肯定是连吃饭都懒得出去。两只小小的电饭锅,煮方便面十分方便。放个鸡蛋,切一根火腿,扔两片菜叶子,糊弄一下子肚子还是可以的。刚开学的时候,大家都是菜鸟,不敢折腾这些,等时间长了,女生宿舍都开始折腾而来。自打晚上有了办法吃宵夜,一人胖上两斤一点问题都没有。林雨桐以前挺自律的,晚上一过九点没有特殊情况是不吃东西的。但一个宿舍住着就这点不好,一个吃就勾搭的其他人嘴馋。这个煮泡面,那个就想尝一口汤,虽然汤始终就是那个味道。这一尝可了不得了,干脆也煮一包吧。楼下宿舍管理的阿姨也偷偷做批发方便面火腿肠和鸡蛋的买卖,一个电话过去,就有人送上来,特别方便。光林雨桐知道的,开颜都批发了两回了。

    一进宿舍的门,泡面的味道还没散,苗苗的桌子上还放着没倒的汤,三人一见林雨桐回来了,就先扑上来要礼物。东西是她们在跟林雨桐视频的时候看好的。都不贵,几块钱的,几十块钱的,贵的也就三两百的样子,她们看上的,林雨桐就顺手买了。

    她把一个匣子取出来嫌弃的塞给苗苗:“看上这种东西,我当时都不好意思买。”买了也没敢叫林博和朱珠看见。

    苗苗却不以为意,捏在手里把玩的竟是个男人最私密的东西,“这是人家的文化……”

    林雨桐是不明白那种文化的,但在大小商店里见到这种东西,有的做成烟灰缸,有的做成精致小巧的钥匙扣,而给苗苗这个,是能当开瓶器的东西。

    实在是挺邪恶的。

    文娟脸都红了,“晚上你带到家里去,别在宿舍里放,叫检查宿舍卫生的逮住了,还以为做什么用的呢。”怪丢人的。

    开颜要了两款精油,文娟只要了一个二十块钱的木雕。

    林雨桐又额外送了她们一人两米当地的印染布,再就是一人一盒火山泥面膜。“在当地,这东西都不算贵。”

    但也得好几百吧。

    文娟笑道:“下学期我给你带我妈自己做的印染布来。”

    林雨桐应了,文娟现在越来越开朗了,写文也入v了,每天坚持写三个小时,一个月也有三两千的进账,生活费不仅够了,看来明年的学费也能慢慢的攒出来。

    开颜关注的全不在这些上面,她一边闻着精油,一边问林雨桐:“安宁不是你们海纳的人吗?怎么跟彩凤的老板……”

    苗苗瞪眼:“看娱乐八卦就看娱乐八卦,男男女女的事你怎么打听就行,就是牵扯到公事,你最好一句都别问。”

    林雨桐笑而不语:“机场的事情你们知道了?”

    “太野蛮了。”文娟撇撇嘴,“跟我们乡下的泼妇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泼妇这种生物,不分城里的还是乡下的。

    开颜的问题肯定很多人都想问,但是海纳没有宣布之前,林雨桐嘴上当然不会漏口风。晚上的时候,林雨桐的手机叮叮咚咚的响个不停,她打开一看,是圆饼发来的邮件。

    点开邮件,她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这位不知道怎么弄来的复习资料,应该是划出来的考试重点吧。这种标识还不是那种第几页第几行这种在书上标出来的,而是简单粗暴,一个问题配一个答案。根本不用去翻书。

    不看就显得矫情了,但看了就真是作弊了。

    不用问都知道,这是林博安排好的。但这是宿舍,林雨桐想打电话过去都不能,叫人听见算怎么回事?

    正在不安呢,宿舍门被敲响了。文娟去开门,进来的是阮玲。

    “哟!团支书过来了。”苗苗从床上探出头来,“快做吧。”

    阮玲朝林雨桐笑了笑,拿出一叠资料来,“这是老班送来的,叫咱们按着找个复习。我给你们送来一份,老班特意说了,不准外传。明白意思吧。”

    开颜嗷的叫了一声:“老班就是够意思。”

    林雨桐挑眉,这货为了叫自己过关,竟然给自家班里开小灶,这是要大面积作弊啊。

    等拿到卷子的时候,林雨桐才行笑了,这题目卡的很好,有半分之六十出自那套资料。只要背熟了资料,可以保证底线飞过。剩下的百分之四十,看的就是平时的积累,也足以拉开成绩了。

    林雨桐觉得考的不错。学校安排考试的时间安排的挺好的,一天考两门,考完一门中间空三天,所以整个考试季都能持续十天的时间。

    考完两门林雨桐知道考试是怎么一码事了,挂科肯定不会,她就放松了。上午考完试,直接就会对面的小区。准备晚上公司的年会。

    四爷知道林雨桐的时间安排,在家里等着她,“给你看样东西。”

    没想到是什么东西的林雨桐被眼前的东西晃花了眼,“这是……”

    这竟是一套套改良过后的汉服,说是汉服也不准确,好似融合了各个朝代,又不乏现代元素,纯手工制作。

    不用问,这肯定是四爷自己设计的。

    “不是要参加年会吗?”四爷挑了一套出来,“也别总穿旗袍,换这个试试。”

    上衣下裙,白色上衣宽袖窄身,衣领袖口绣着青色的云纹,青色裙子从窄到宽迤逦而下,素面的没有任何的花色。

    林雨桐对着镜子瞧瞧,越看越满意,不繁复累赘,复古又不乏时尚,“以后只给我设计衣服?”

    四爷想了想,“除了给狗设计过衣服以外,也就是你了。”

    林雨桐顺手将挂在腰上的玉佩摘下来扔过去,这人,怎么这么讨厌。

    海纳的年会可以说是群星闪耀。红地毯两侧,媒体都已经挤满了。而周围还聚集着不少明星的粉丝。

    热闹成这样,这跟林雨桐想象中的年会是不一样的。从车上一下来,她立马就吸引了媒体的注意。

    “师妹……师妹……”

    林雨桐听见有人这么喊,嘈杂的环境听不真切,但她还是回头看了看,见人群边缘,单松举着相机朝这边挥手。他冻的鼻子发红,不时的伸手搓搓耳朵,嘴里哈着白气。

    “师妹,面朝这边叫我们照一张。”单松喊了一声。

    林雨桐这才响起来,他去实习了。不是去电视台吗?怎么跑到这里采访了?但她还是给面子的转过去往前走了两步,叫他们拍了照这才过去跟单松打招呼,“怎么在这里?”

    “工作嘛。”单松指了指周围,“谢谢师妹这么给面子,今儿这些人有一半都是咱们学校毕业的学长。”

    林雨桐赶紧跟大家打了招呼。

    从红毯上过去,林雨桐没急着进大厅,而是找了孟助理,“你去安排,热水茶点,免费供应。一会子你去找单松,这个人去过公司,你也见过,找到他,叫他联系一下,看有多少学长过来了,你叫酒店准备贵宾卡。”持有贵宾卡住宿消费都只要五折。“他们都是媒体人,平白的给好处有贿赂的嫌疑,这个不以海纳的名义给,以我的名义。等年会结束了,开几桌,请他们入席。我会走的迟一点,跟这些人碰个面。”

    孟助理咋舌,这位大小姐可真是大手笔,这得多少钱往里面搭。可随即一想,其实也不会赔多少的。即便五折,这酒店住一晚也贵的要死。这些记者的收入其实没那么高,谁没事跑到酒店住啊。不过是偶尔招待个朋友亲戚住上一回两回的,只当是撑面子了。这么一算,海纳给了人家面子,人家笔下就会留情给海纳面子。这其实是划算的买卖。他马上接话,“您放心,我一定办妥。”

    但办之前,还是跟老板汇报了一声。

    林博挑眉:“大小姐怎么吩咐就怎么做吧。”如今很少有人来一套了。但不得不说,这一招还是有效的,尤其是她把目标放在师出同门的传媒大学这个圈子里。人不可能把所有人都维持住,但又这么一个比较牢固的圈子为你说话,这就很了不得了。

    林雨桐又叫了还在实习期的黄飞和林亚过去帮忙。

    于是,今晚上过来的记者,就发现一个显现,年会开始以后,里面就送了姜枣茶和糕点出来。

    “咱们这个学妹,是真会做人。”一个念过三十的老学长从吸管里吸了一口热腾腾的姜枣茶,跺了跺脚,“东西不贵,但就是叫人觉得舒服。”

    单松也觉得很有面子,“她这不是会做人,她是本来就厚道。”然后他就说起了胡峰和郭倩的事情,“……我跟她打过几回交道,人没什么傲气,也不摆架子,谁要有个难处求到她身上,能帮的绝对帮忙。人特好。”

    林博带着朱珠和林雨桐,主要是介绍公司的高层给她们。林雨桐是见过这些高层的,但是朱珠从来没有。作为老板娘,第一次在公司露面,大家都十分给面子。

    跟着两人转了一圈,林雨桐就在角落找到了胡峰还有郭倩,“最近这段时间怎么样?”

    胡峰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我……我写了两首歌……改天给老板听……”

    “好啊!”林雨桐很期待的样子,“你是想自己唱,还是想给某个歌手?”

    “我不自己唱。”他的头低下去,很不好意思的样子,“我的嗓音条件一般,周教授是这么说的,说叫我好好的创作,踏踏实实的……”

    有个负责人的老师真好。

    林雨桐应下来,“你的歌你做主。”

    这话一出,郭倩松了一口气,“胡峰他不适合当歌手当明星,谢谢老板。”

    三人聊得正好,猛地外面就喧哗了起来。

    林雨桐安抚两人,“不用拘束,该吃吃,该喝喝,没人笑话你们,等公司发了红包,你们想回就自己回吧,早退也没关系。”

    说着话,看见林博带着孟助理出去了,她赶紧跟着出去。

    原来是安宁的粉丝闹了起来,是那些坚信安宁是纯洁的白莲,相信即便出了这样那样的事情,那也是被逼无奈。哪怕是床照,可安宁也未必就是自愿的。什么潜规则啊,这一系列的丑闻就都闹出来了。而作为安宁的东家,海纳在安宁出了这样的事情以后,却没有帮安宁讨还公道,在这些粉丝眼里,就是凉薄,就是不讲道义。

    林雨桐走出去,刚好看见一个东西朝林博飞了过来,她三两步的冲上去,一把拉住林博,那东西从林博的身侧划过,竟是一只臭鞋。

    他妈的!

    “谁扔的?站出来。”林雨桐抢过维持秩序用的大喇叭,“我再问一遍,是谁扔的,站出来。”

    场中静了一瞬间,就是没人站出来。

    “一群脑子不清楚的孬种!”林雨桐骂了一声,扭头看孟助理,“报警!请律师,今天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马上就会接到律师函!”

    最烦这种不带脑子的脑残粉。

    “安宁是签在我名下的艺人,但在跟我签约三个月之后,就已经毁约了。由彩凤的赔付了所有的违约金之后,顺利解约,据我所知,已经顺利签约彩凤。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跑到海纳来闹。你们作为安宁的粉丝,没有得到第一手消息是你们的问题,但是你们到海纳来闹,损毁的海纳的形象,并且带有侮辱性的攻击,那么不管你们是谁,带有什么样的目的,不管是蒙蔽也好什么也罢,做了就要付出代价。别以为没有人站出来,我就查不出是谁,也别以为人多我不可能一一辨认,你们跑了就没事了。看见了吗?”她朝四周指了指,“这么多摄像头,你们每个人都在里面。我说过,你们会接到律师函,那你们必然就会接到律师函。咱们法庭上见。”

    可别说什么法不责众,也别说什么一时头脑发热。

    爱安宁还是爱自己?这根本就不是问题。这会子这些狂热份子谁还记得安宁,都思量着今天惹下的麻烦该怎么办。

    林博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闺女,心情真是奇妙的很。见她沉着一张脸三言两语的将一群人给弹压下去了。原本还以为要费些唇舌才能顺通的事,就这么处理完了。人群外围已经有人忙不迭的离开了。

    林雨桐这才拉着林博进去,“您怎么不带着保镖就很出去了。”

    林博觉得他可以在娇弱一些了。小时候妈妈护着,再大点了在学校哥哥护着。如今是老婆护着还不算,还有个彪悍的闺女护着。

    以前江桥就说自己命好,如今看来,自己的命是真好。

    朱珠知道发生了什么,当即眉毛就立起来,“告!一定得告!太恶劣了!”

    三人谁都没说话,但都知道,这事只怕是不单纯,更像是有人故意转移注意力。

    董成接到消息的时候,就看向脸还肿着的安宁,“叫人围堵海纳的事是你叫人干的?”

    安宁点点头,“嗯!是我干的,转移大众的注意力,我这一着不错吧。董总,至少我比范颖有脑子。”

    “你还真不怕别人说闲话?”董成皱眉看过去。

    “怕什么。”安宁一副豁出去的样子,“有什么好怕的。现在有人说三道四,将来谁会说?你瞧瞧那些有钱人家的富太太,有几个还是原配,谁不是小三小四。就是那些官太太,不管是现在的还是以前的,又有几个是原配的?早几十年那叫冲破牢笼追求爱情,现在是名声不好听,但那又如何,日子是过给自己的。”

    “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可还没到手呢。”董成躺在沙发上,“从头到尾,这件事情都是因你而起。”

    “想抛下我,我敢玉石俱焚你信不信?”安宁的脸上带上几分嘲讽,“再说了,你也说了,那股份是范颖的继父持有的。他那继父年老糊涂了,这事不是反应的母亲做主,应该找她继父的亲生儿孙才行。”

    “什么意思?”董成不解的看向安宁,“把话说清楚。”

    “范颖拿着股份要挟你,你为什么要受她的辖制?”安宁又抓起镜子,看着镜子中惨不忍睹的脸,眼里的冷意更重了,“那个姓耿的老头子,有两个儿子,他那个二儿子有个情妇,是医生。老头子八十多了,想来要诊断个老年痴呆症,这并不困难。一个老年痴呆的老人,是没有能力处理他自己的财产的。除了儿孙,难道能交给一个外人?”

    董成的心里泛起了寒意,这个办法当然行,但这么做,无异于跟这个心思有点歹毒的女人绑在一条绳上。范颖虽蠢,虽笨,虽脾气不好,但从来没有过这样恶毒的心思。

    “我得好好想想。”董成起身,“那么看在我的面子上,是不是先不用起诉范颖了。省的激化了矛盾。”

    “听你的。”安宁温顺的应了一声。

    董成从屋子里出去的时候,脊背后面还是凉的。要不是她说要起诉范颖,他还真未必会来这一趟。来了这一趟,见识了一番也好。

    晚上十二点,很晚了。林雨桐都要睡了,门铃响了。

    这个点,谁来了?

    她从房间了出来,见林博打着哈欠带了一个人进了客厅。

    “董伯伯。”林雨桐打了一声招呼,这么晚了登门?

    林博摆摆手,“你睡去吧。这里不用你管。”

    书房里,林博闲适的坐下,“你是无事不来,怎么?有事。”

    董成拿出手机,按了几下,“你听听这个。”

    “叫人围堵海纳的事是你叫人干的?”

    “嗯!是我干的,转移大众的注意力,我这一着不错吧。董总,至少我比范颖有脑子。”

    董成按下手机,“怎么样?听清楚了?这事跟我无关。”

    林博面色不变,“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安宁经纪人的电话和地址。”董成身子往前一倾,“这个女人麻烦的很,放着她在外面跟个苍蝇似得,没事就嗡嗡,着实是烦人。她算计范颖的事,只有她的经纪人知道详情,而她那个经纪人,最初却是你安排的。而且,我就不信,他没想着用这个跟你做交易?”

    林博挑眉:“你要告安宁?”

    “不!”董成笑了一下,“是我们。”

    那这就是把人的前程全给断送了。林博沉吟了一瞬,“打蛇不死反被蛇咬的事不能干,我再一个砝码,安宁工作室偷税漏税……这个证据……我有!”

    董成倒吸一口凉气,谁再说林博被一个女人迷的五迷三道他非扇死对方不行,没想到他手里还有这样的证据。

    林博也是苦笑,这证据他一直有。以前以为是安宁的经纪人搞鬼,安宁未必知情。但现在,安宁知情不知情,已经不重要了。几罪并罚,没有十年她恐怕从里面出不来。

    一个女明星,还是一个已经三十岁的女明星,十年的时间,足可以叫她这辈子都翻不了身了。

    想到在机场维护自己的朱珠,想到在年会上护在自己身前的闺女,林博返身,去里间夹了保险柜,直接将装着证据的档案袋取出来。

    “怎么处理是你的事。”林博笑了笑,“剩下的事情,我不管。”

    董成就了然,这家伙还是装作一副善人的模样,打死都不会去当那个坏人吧。他拿了东西就起身,“谢了!”

    等林雨桐考完试,安宁被自己的东家告上法庭的事,已经宣扬开来,新闻铺天盖地,网上炒的沸沸扬扬。东家告自家艺人的,以往都是违约之类的官司,但像是这样告偷税漏税的,告故意陷害损害他人名誉的,还真是从来没见过的稀奇事。

    帮着把文娟送到车站赶火车,又送了苗苗去机场,林雨桐这才回来。

    关佳佳之前打来电话,说是跟导演约好了。她现在得赶去一家茶馆,跟这位导演好好谈谈。

    杨天前两天打电话说是这个叫张文的导演对这本子有兴趣之后,她就看了张文导演过的两部电视剧,没有大火,但也还算过得去。她自己是外行,又去问了林博,见他对张文的评价还不错,林雨桐这才叫关佳佳跟人家余约时间。

    进了茶馆,没想到在门口碰上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金河。

    “您好。”林雨桐主动打了招呼。

    金河对林雨桐的印象很好,从江桥拒绝去公司的事上,也大略知道自家儿子跟人家姑娘还有交往。她马上就笑了起来,“是小林啊,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现在的年轻人喜欢茶馆的可不多了,都往咖啡厅跑。咖啡厅有茶,但喝茶,讲究的是个氛围。要喝茶还是这里更地道。”

    “是!”林雨桐过去扶她,“我今儿来是见一位导演,算是公事。”

    “那你去忙,等忙完了,咱们再坐坐。”金河拍了拍林雨桐的手,“这么小就能出来自己做事,真是能干。”

    林雨桐随口应了几声,就跟金河分开,去了订好的包厢里。

    张文的年纪并不大,四十郎当岁的样子。拍过两步文艺片,票房不行,但是在国外却获奖了。当然了,也不是什么很有影响力的奖,反正以后很长时间,没机会拍商业片。谁也不敢给他投资。之后他才接了两部电视剧。

    “我是个门外汉。”林雨桐直言不讳,“所以不会在拍摄的时候指手画脚,但还是想问问您,您怎么会想要接这么一部片子。”

    张文就笑,“第一,我现在没片子可拍。我要养家糊口,也要吃饭,我选择的余地不多。第二,你是海纳的大小姐,有林总在后面撑着,资金问题不会有问题。尤其是这是您投资的第一步戏。”他继续笑,没觉得她自己的话有任何不妥当,“有这两条,我觉得就够了。”

    其实这两条就一个意思——我需要钱,而你有钱。

    这话直接,但很真实。

    张文见林雨桐没恼,反而若有所思,他就正色道:“这个题材这两年不怎么见了。即便有破案的情节,也多是情节拖沓,穿插了太多的情感戏在里面。年轻的观众可能很喜欢,但是单从故事的角度,就显得不够紧凑。我看了这个本子,这里面几乎是没有什么感情戏。两集一个单元故事,剧情也不错。只要剧情设计的有悬念,紧张刺激,就不乏观众喜欢。对演员的要求也不是很高,不需要大腕明星,只要演技好,一切都不是问题。而且拍摄的场地、道具、服装、化妆、要求都不是很高。就是平平常常的普通人嘛。只从付出和回报来看,我觉得回报率应该不会低。”

    林雨桐举起茶杯:“合作愉快。”

    张文跟林雨桐碰了一下,两人就选择演员之类的问题相互交换了意见。谈的还算是愉快。

    明天资金到位,张文就能正式开始工作了。

    看着张文出去,林雨桐去了一趟洗手间,这才叫服务员带着自己去了金河的包间。不管她说的是不是客气话,即便要走,也该跟人家打个招呼的。

    林雨桐进去的时候,金河起身迎了迎,“都忙完了?”

    “忙完了。”林雨桐坐在金河的对面,桌子上除了金河的一杯茶以外,没有别的茶杯,但林雨桐所做的椅子上,却遗落了一个打火机,是男式的。她装作没看见的坐过去,服务员很快上了一杯茶,抿了一口,她随意的问道:“您的朋友还没来?”

    “哦……”金河含糊的应了一声,“说是临时有点事,放我鸽子了。”

    她没说实话。

    这样的包间一拨客人走完是要好好的整理一遍才会叫下一拨客人进来的,不会有遗落没收拾的东西。而且还是这么明显的摆在椅子上的东西。

    那个打火机虽然只看了一眼,林雨桐也确实是认不出牌子,但那外壳确实金子编制出来的,价格应该在两三万左右。

    金河不想说,林雨桐也没深究,随意的跟她聊了起来。

    “说起来我跟你奶奶也算是熟人。”金河一笑,“不过没有你奶奶的福气,听说她现在是什么事也不操心……”

    “没有。”林雨桐笑道,“急着给我找大伯娘呢,吓的我大伯两月都不敢回家。”

    金河哈哈就笑:“这样就好,人就得有点事做,否则闲着是要闲出毛病的。”

    看起来比上次见到的时候开朗了许多,脸上的笑意也多了。

    是因为江桥的事吗?

    林雨桐不确定。

    金河要带林雨桐一起吃饭,这次她拒绝了,“得回老宅,爷爷奶奶等着呢。这段时间事多,也没回去,再耽搁就该叫人来接了。”

    金河也没勉强,两人在茶馆门口分别。林雨桐将金河送上车,关好车门之后,才招手叫韩新把车停过来。

    才要上车,就听韩新道:“桐桐,后面三点钟方向,黑色的奔驰好像一直盯着刚才离开的那辆车。”

    有人盯着金河?

    “看清楚车里的人了吗?”林雨桐没急着上车,就先问了一声。

    “下来一个三十多岁带着墨镜的人,进了茶馆之后不到三分钟就出来了。我照下来了,车牌号也记住了。刚才我装作要借厕所,进了茶馆问了一下,服务员说那个人找一位姓金的女士,她说了在七号间,叫那人自己找去了。但按照时间算,这人不应该进过包间。”韩新将打听的事都说了。

    林雨桐就皱眉,金河确实是在七号间,而且是在见人。至于见谁,她也不知道。但肯定不是韩新说的那个人。两三分钟说话在哪里不能说,不一定要非得见面的。

    她上了车,“掉头过去,刮那家伙的车一下。”

    韩新:“……”您是真豪!

    两车一蹭,对方的打开车门,“怎么开车的?长眼睛了吗?”

    韩新连忙摇下车窗,“兄弟,对不住。真是不小心,不小心了。不过,我说兄弟,你这车停的是不是有点太靠外了,你看压线了。”

    “他妈的谁压线了?”对方一把摘下眼睛,关上车门就要过来理论。

    林雨桐用手机将人拍下来,这才打电话报警,还是叫交警来处理吧。

    这地界繁华,警察也来的很快,差两人的证件,林雨桐凑过去瞥了一眼这人的驾照和身份证,默默的记下信息。这才上车,等了不到五分钟韩新就上车了。林雨桐也没问处理结果,只问韩新,“觉得那人像是干什么的?”

    “像是私家侦探。”韩新低声道,“我看这家伙的车里有设备……”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