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3章 奇爸怪妈(19)三合一
    奇爸怪妈(19)

    “你是不是疯了?”安宁厉声呵斥经纪人, “你这是要毁了范颖吗?你这还是要帮我吗?你这还是要毁了我吧!”

    经纪人用手擦了擦安宁因为愤怒而喷出来的口水:“言重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安宁, 咱们合作也有十年了吧。十年来我自问做到了一个经纪人能做的一切。可你呢?听人劝吗?那位林总捧了你十年, 你就飘飘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林博的情有独钟打造了你,我一直觉得这是你的运气也是你的机缘。要是你半年前撒手,稳稳当当的该干什么干什么,你就还是你, 我也还是我。可是你呢?早叫你答应林博你非吊着,人家老婆闺女回来了,你却偏偏上手了。你之前不是看的很清楚吗?明知道男人的爱情靠不住, 你还有什么好不甘心的?后来签在那位大小姐名下, 可人家压根就没过问过一句。。咱们的工作室几乎还是独立在外的。虽然收益少了一部分吧, 但自由度没低,也算是身靠大树好乘凉。真有事情, 海纳不会不管。我还觉得, 掏的那份钱值得。谁知道你又去搭董成,我提醒过你, 这个人你招惹不得。你呢?非但不听劝,还叫嚣着叫我滚蛋。说到底,你还是不甘心。你就是想证明,你的魅力还在。你就是想叫林博看看, 离了他, 你还能找个跟他不相上下的男人。可是安宁,你要是真的找个有钱有势的,不在圈内的, 我都没意见。哪怕你退出娱乐圈,相夫教子呢。好歹我这个经纪人的牌子没倒吧。可是你倒好,你是往绝路上走还不听人劝。那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也有家小,我也得吃饭。眼看饭碗要砸了,前程要毁了,我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吧。你设计范颖,想将那照片私下里给董成。董成要是信了,那么跟范颖离婚你想补上去做董太太。董成要是不信,你就用照片要挟,解除合约。听起来是这么回事,但你是不是想的太理所当然了……”

    “你少说这些有的没的!”安宁看着经纪人,“你把照片卖给谁了?”

    “哈!”经纪人呵呵一笑,“我能告诉你吗?看在多年的情分上,我只能提醒你,彩凤不是海纳,海纳是林家的,可彩凤大大小小的董事可不少,这些大公司内部的事情,你看不明白的。我要是你,我现在就会马上替范颖辟谣,说不定你还有一线生机。”说着,就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行了,我言尽于此!两个小时以后的飞机去澳洲,后会无期吧。”

    看着利索的走出房间的经纪人,安宁这才白了脸色,她想起来了,她跟经纪人的合约,当初签订的是十年,而如今,怕是到期了吧。

    她不知道该向谁求助,翻了半天的电话,还是打给了林博。

    林博难得早回家,而今儿又是闺女在家做的晚饭,醋溜的鱼片开胃极了,他正吃的自在,电话就响了。一看来电,他谨慎的看了一眼对面的朱珠,然后直接给挂了。

    朱珠瞥了一眼,“接吧。怎么说也是多年的情分。”

    情分都出来了,还怎么接。

    电话又响了起来,铃声是林雨桐的笑声,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林博录下来了。反正林雨桐听着老瘆人了。林博机灵的将电话推给闺女,“怕是走投无路了,你接吧。作为前老板,你有义务处理。”

    林雨桐无语的咽下嘴里的米饭,这才接通电话,又按了免提。

    “林总,那照片的事跟我无关。是我的经纪人干的,他把照片给了彩凤的哪一个股东,这我就不清楚了。如今能跟董总说得上话的就是您了,求你出面帮着说句话。”安宁一听电话接通了,二话不说先求情。

    林博眉头一皱,饭也不吃了直接起身,跟朱珠说了两个字——股票。

    彩凤的股票必然会动荡,这个隐藏着的股东,怕是会趁机收购散户手里的股票。

    朱珠跟着放下筷子,往书房去了。这种便宜不捡,简直没天理了。

    林雨桐看着两人小跑的走了,这才拿起桌上的电话,“安宁,要是只是男男女女那点事,这还没什么,要真是你无意之中参与到了彩凤内部的争斗中了,唯一的救你的,就是董总了。联系他吧,越快越好。”

    说完,就直接撂了电话。

    安宁恶狠狠的摔了电话,用手捂住头,怎么办?接下来该怎么办?

    林雨桐挂了电话却没有那么轻松,她在想着,这事要换成自己是董成,会怎么处理呢。正想着了,她的电话响了,是四爷。

    “新闻我看见了,只怕这丑闻的背后不简单。”他一开口就说了这么一句。

    林雨桐‘嗯’了一声,“内部的问题。”

    “你们得小心点。”四爷提醒道:“要是换做我的董成,我不光不会跟妻子离婚,我还会带着妻子高调的出现在公众场合。另外,我会想办法叫人炒出别的话题来转移公众视线。”

    林雨桐一下子站起来,“你是说董成会从安宁和林博的事情上入手。”

    “不得不妨。”四爷轻笑一声,“用一个丑闻去掩盖另一个丑闻,其实是最简单的办法。”

    真真假假的分不清楚的时候,所谓的丑闻也就不是丑闻了。

    “其实这事爆出来未必就不好。”四爷话音一转,“这世上哪里有什么不通风的墙,发生过的,迟早都会被揭出来。一味的想着掩盖,倒不如趁势将盖子掀开。如此,别人手里所谓的把柄,也就不再是把柄了。”

    也就是说,海纳还是很可能被拖下水的。

    挂了电话,林雨桐直接去了书房,林博和朱珠一人一台电脑,正忙着呢。

    “有异动吗?”林雨桐问了一声。

    朱珠摇头,“得发酵一段时间,现在还看不出来。但已经有人出手了,这事就别想了了。”

    林雨桐提醒林博,将刚才四爷的意思转达了,“……不如就让这个炸弹炸了吧。”

    朱珠不以为意,“其实这事,除了影响声誉,对公司的影响是有限的。要爆就爆吧。与其由着别人来爆,不如咱们主导。给桐桐请假,咱们去巴厘岛。”她看向林博,“这次听我的,你联系圆饼。”

    她雷厉风行惯了,马上叫人订机票,当天晚上的航班,直到上了飞机,林雨桐关机前才有空给四爷发了个短信,告诉他自己出门几天。

    而朱珠则拿过林博的手机,给安宁发了一个短信:你在哪个酒店?我现在在飞机上,明天早上到。

    然后不等那边的回复就直接关机。

    林雨桐瞥了一眼就闭眼睡觉。看这出戏朱珠怎么往下唱。

    直到飞机降落的时候,林雨桐才醒来。下飞机的时候大衣就不用了,衬衫牛仔裤早上的时候倒也不是很热。

    朱珠示意林博,“你走前面,别管我们。”

    林博斜了朱珠一眼,“玩什么把戏,要换衣服吗?”

    朱珠胡乱的应了一声,林博一手拉着自己的行李箱,一手接过闺女的行李箱,“你别换衣服了,海风大。”

    林雨桐就看着林博走远,然后快出站了时候,突然一个女人就冲过去,一把抱住林博。

    朱珠冷笑,“现在走吧。”

    安宁没看到这母女俩,以为林博是一个人来的,是为了她而来的。之前打电话他没接到,一定是这样的,“谢谢你能来!谢谢!”

    林博拉着行礼,浑身都僵硬了。

    “安宁小姐。”朱珠摘下墨镜,“见到我们这么惊喜啊。”

    安宁愕然的抬起头,就看到笑语盈盈的朱珠。朱珠伸出双臂,一副等着拥抱的架势,安宁下意识的就伸出胳膊,两个女人抱在一起。林雨桐眼睛随意的一瞟,就发现附近至少有三个人在偷拍。她已经知道朱珠的意思了,于是收回视线,在两个女人放开彼此之后,过去跟安宁拥抱了一下。

    一行四人上了出租车,直接去了酒店。

    等到了大厅,朱珠就不上前了,林博一个人去开房。朱珠等林博走过去,这才拿出身份证递给安宁,“帮我送过去,我脚上的鞋不是很舒服。”

    于是林雨桐就看到林博和安宁站在一起,相互传递着身份证。这要不是自己跟着,只看照片,真的得以为这就是一对男女在酒店开房。

    半分钟以后,确定这一幕被拍在照片上了,林雨桐才走了过去,站在林博的另一边。刻意将脸露出来,确保能拍到正面。

    安宁一路都是迷茫的,不知道现在这是什么状况。直到朱珠请她进房间,她这才恍然,自己跟进去算是怎么回事?“不!不了!我……我……我先走了。”

    看着落荒而逃的安宁,朱珠冷笑一声,打开手机,照片一组一组的发过来。她满意的笑了笑,然后打短话给圆饼,“知道怎么处理吧?”

    那边应了一声,“放心吧。出不了事。”

    “出事了。”开颜凑到苗苗跟前,“怪不得林雨桐没来,她家出事了。”

    苗苗一愣:“出什么事了。”

    “看新闻头条。”开颜骂道:“安宁那个白莲花勾引林雨桐她爸。之前一起录节目的时候我就觉得怪怪的。难不成之前的传言都是真的!”

    苗苗一愣,翻开手机,娱乐头条:海纳董事长林博与密会情人。

    然后照片一张接着一张,先是机场门口相互拥抱,然后一起上出租车。到酒店一起开房,站在酒店房间门口。傻子一看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给桐桐打个电话。”苗苗拨打林雨桐的电话,但是电话始终是关机。

    哪里敢开机。这消息一出,不说别人,就是林家朱家两家的电话都能打疯了。

    昨儿才是彩凤的老板娘出轨,今儿成了海纳的老板出轨了。

    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文娟在一边不停的刷,然后‘咦’了一声:“不对!有人故意黑人。你们再看!”

    然后又出了一条新闻:无耻误导为哪般?

    这次照片就很完整了,安宁跟林博拥抱但后面跟着朱珠和林雨桐,而且有安宁跟这对分别母女相互拥抱的照片。所有的照片一一罗列,大家恍然大悟,这不是断章取义吗?人家分明是一家人在一起,这发照片的人可是可恶,怎么能单独把跟林博在一起的发出来呢。这不是故意抹黑人家吗?

    原来是误会一场。

    开颜直接道:“原来她请假是去巴厘岛度假去了。我去!害我白白担心一场。”

    苗苗笑了笑,“没事就好。吓死我了。”

    “你说,那范颖偷人的事,不会也是误会吧。”开颜低声问苗苗。

    “什么误会才能把衣服都给脱了?”苗苗摇摇头,“说不好。”好多夫妻面合神离还不都是自己玩自己的。这也说不上是什么新鲜事。

    董双双看着手机上安宁和林家一家的照片,脸色就有些不好,“才叫我防着安宁,转眼就跟安宁搅和在一起了。”她看向一边的董成,“会不会是安宁和林家联手算计咱们。”

    董成看了看照片:“不是!”他很坚定的摇头,“第一,林博不是这么下三滥的人。第二,要真是林博算计的,这些照片就不会这么时候发出来。”

    董双双就有点不明白了,“那他们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闹出这么一出,帮安宁洗白?”

    安宁洗不洗白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董成看向自家闺女,跟林家的闺女比起来,自家这孩子还是显得太嫩,“海纳怕被咱们利用安宁拉下水,所以自导自演了这一出戏。并不难理解。你啊,跟人相交,虽说不能说是好不保留,但过度的多疑,也不好。”

    “我这不是着急吗?”董双双看着一边喝的不省人事的董东,“您就不着急。”

    “我着急啊!”董成并没有想象中的暴怒,反而有些不疾不徐,“我原本确实也是想着利用安宁跟林博的事情炒一炒的。先转移大家的视线再说,谁知道林博这次反应这么迅速,那只能想其他办法了。”

    “什么办法?”董双双急忙问了一句。

    “收拾东西,咱们也去巴厘岛。”董成直接起身,然后看着董东叹了一口气,“把他弄醒,一起去。”

    直到林雨桐梳洗了,换了衣服出来,朱珠才示意她可以开机了。而她和林博一人举着个手机,电话里传来清晰的咆哮声。

    “……带着孩子出去,还叫那个女人去接,我告诉过你,跟那个女人划清界限,你怎么就不听……闹的沸沸扬扬的……像个什么样子……”这是苏媛女士的声音。

    “……你是不是傻……是不是不长心眼……你自己的丈夫你不看好,还跟那女人来往是想干什么……我跟你说,这男人就没有不偷腥的,当然了,你大哥例外……你自己得警醒着些……爸爸和你哥都气坏了……你说着如今的记者也是的,还有没有一点职业操守了。这新闻谁还敢信了……”舅妈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洪亮。

    好半天两人才挂了电话,林博点着朱珠,恨声道:“真有你的!”

    “怎么?”朱珠一挑眉,“我怎么了?这不是顺势也把你那小情儿给洗白了吗?”要不是实在没办法,谁愿意用这办法呢?还不嫌恶心的呢。要是真存了这心,早前安宁要签约海纳的时候,她就用了。不过是不愿意用这鬼蜮伎俩,也不愿意漂白安宁罢了。

    现在这手段确实是不算光明,但效果却是显而易见的。以前那些照片就算是安宁再放出来,也没什么人会信了。反正他也没跟对方上过床,只要没有床照这种板上钉钉的照片,以前那些一起逛街,一起吃饭的照片算什么啊?

    她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你老实交代,是不是真没有其他过分亲密的举动?比如牵手、接吻、上床……”

    林博脸一红,“当着孩子说什么呢?”

    “到底有没有?”朱珠瞪眼又问了一遍,“要是人家拿出来,我今儿做的就算是白费了。”

    林博吭吭哧哧的,“送过花算不算?”

    这算个屁!现在这送花泛滥成什么了,谁说送花一定得是送给情人的。

    但她还是板着脸:“送的什么花?红玫瑰?”

    “不……不是!”林博有些心虚,说话一急还有些结巴,“就是……就是那什么……白玫瑰……百合什么的……”白色象征纯洁嘛!

    白玫瑰的花语是天真纯洁尊敬。

    百合的花语是心想事成、顺利、祝福。

    没有一个跟爱情相关的。

    朱珠嘴角一撇,她突然有点同情安宁,也不怪人家矫情,真的!他所谓的追求要是这样的话,人家是得多想想。心里知道没事,但脸上却丝毫不放松:“哦!还送花了?还送什么了?你给我老实交代!”

    “孩子在呢。”林博颠来倒去就这一个理由,“晚上,我晚上给你细说。”十分惧怕审问一样。

    林雨桐笑笑,“别管我,我自己出去转转。就在海边,一会儿就回来。”

    “不行,爸爸陪你去。”林博马上反对,起身就要去换衣服。

    “你们不是要盯着彩凤的股票吗?”林雨桐指了指两人手边的笔记本,“我拿着电话呢,英语说的还不错,还能丢了不成。手机上定位系统呢,随时查呗。”

    朱珠将手腕上的表取下来给林雨桐带上,“手机有可能会丢,但这手表想来丢不了。”

    不用问,表上肯定有定位系统。这跟出门拴个狗链子一样,没有半分自由可言。

    短袖短裤光着脚在沙滩上漫步,这种感觉叫人很舒服。跟四爷通了一会儿电话,然后差不多就在跟宿舍里三个人视频。倒也不显得寂寞。

    开颜叽叽喳喳的:“景色真美!我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去?”

    “这是是库塔海滩,应该是在巴厘岛的布科半岛。”林雨桐举着手机:“这里的白色海滩很棒,纯净清新,我光脚踩在海滩上觉得十分柔软、沙子很细腻,感觉很舒适。”

    “从镜头上看有点梦幻……”苗苗有些艳羡,“跟团大概得多少钱?”

    “三四千吧。”林雨桐自己也不确定,“不过这里的休闲项目很多,要想完的尽兴,再加上买礼物,具体费用就不好说了。”

    边聊边说,林雨桐从海边租了一个海滩椅,直接就躺下了。浑身都放松了下来,“等有机会了,一起来玩吧。这里确实值得来一趟。”

    海水清澈,海天一色,静谧自在。阳光灿烂又不伤皮肤,真是舒服。

    第一天林雨桐就差不多是在海滩上睡觉混过去的。林博和朱珠见林雨桐玩的开心,也不急着回去了,只由着她去玩呗。

    今儿出来的早,沙滩上并没有几个人。林雨桐拿着手机,对着海平面一阵拍。这景色不留下真是可惜了。正拍的起劲,两个人闯入了她的镜头。

    她收起手机,这才看过去,只见一男一女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女人身材高挑,一看就是亚洲人的肤色,那个男的,却是古铜色的皮肤。一大早上的,两人穿着泳衣,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叫人觉得挺莫名其妙的。要亲热你们回酒店去,要游泳倒是下海啊。正腹诽呢,就见两人抱在一起啃上了,然后男人的手灵活的揭开女人胸衣的带子……

    挺辣眼睛的。林雨桐只得转身朝反方向走,没这个偷窥的爱好。

    可走出十几米了,突然觉得不对,她急忙回身,就见那个男人抱着女人,那姿势竟是跟范颖爆出来的照片上的姿势一模一样。在看那男女的身形,林雨桐恍然,“还真是有办法啊!”

    回到酒店的时候,林博和朱珠都还熬着呢。没错,这两人压根就没睡,熬了一晚上。

    “收手吧。”林雨桐提醒道,“这股票价格很快就会上来。”她将刚才看到的事情说了,“……到时候照片放上去,就算对方拿出高清照片,谁又能保证照片不是p过的?可信度不高了。另外我就纳闷了,按说范颖出轨除了叫董成难堪失了面子意外,应该对公司没什么了不起的影响。哪怕是离婚,作为过错方,也不可能分割董成的财产。利用这事……”

    “范颖的母亲改嫁给一位富商,这位富商同样也是彩凤的股东,据说是手里应该又百分之十左右的股份。而第二大股东比董成的股份明面上只低了半分之六。如果范颖跟董成离婚,那么这百分之十,范颖的继父有没有可能出让一部分给第二大股东呢。”林博笑了笑,“估计是会的吧。只要价钱合适。”

    原来如此。

    “就说嘛,为什么范颖这么强势呢。”林雨桐这才恍然,还以为是董成的忍耐力好呢,没想到是董成不得不忍。

    只是这次的事情只要董成不离婚,只怕范颖得感恩戴德,那百分之十的股份,被董成先弄到手也不一定。

    坏事也可能变成好事,说不定董成这会子不仅不恼怒,还有点窃喜呢。

    董成虽然不至于窃喜,但从心里来说,确实没怒。

    范颖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都是安宁那个贱人害的!一定是林家,一定是海纳,他们想干什么?”

    “别哭了。”董成将纸巾递过去,“不关海纳的事,是老陈。老陈看上我屁股下的椅子不是一天两天了。”

    “老陈?”范颖愣了一下,“这些没良心的王八蛋!”

    “安宁跟海纳毁约,签到了彩凤来。”董成接着说了这么一句。

    董双双眼睛一闪,这话前后衔接起来,很容易叫人理解成是老陈想办法签约了安宁。可是她知道,肯定不是这么一回事。安宁和爸爸之间,有说不得的关系。

    但此时,她得瞒着这事,现在不是挑开这个问题的时候。

    “但是老陈为什么叫安宁害我呢?”范颖觉得不能理解,“害我对她有什么好处。”

    “如果我跟你离婚,你妈会不水说动耿叔将手里的股份抛给老陈呢。”董成问了这么一句。

    当然会的!

    耿叔都已经八十了。而自己的母亲还不到六十岁,又保养的很好。伺候了耿叔这么多年了,又不是要他的钱,只是叫他以合理的价格抛售股票而已。老爷子肯定会答应的。

    董成轻哼一声:“我早说过了,叫你不要胡闹,你呢,偏偏不停。光是上次你打人,我给封口费就动用了多少钱。当然了,你说这钱是自家的,但是安抚那些小演员,我不得假公济私,给她们提供更多的机会。一次两次可以,三次四次是极限,再多了,大家就得有意见。偏偏咱们手里的股份不足以压倒别人。也就是我处处小心,这些年投资没出过大的差错,这才坐稳了如今的位子。可你呢?非得闹的沸反盈天,大家都不满了,你就舒服自在了。这次的事情,对公司的形象和声誉对带来什么损失,光是昨天一天,股票就跌了多少。大家都认为这次我得跟你离婚,是啊!哪个男人能忍得了绿帽子呢。”

    “我没有!”范颖擦了一把脸,“明知道我没有,你不说找人家算账,你还跟我在这里掰扯。”

    “我跟人家算什么账?”董成冷笑道,“我现在恨不能求爷爷告奶奶,只求人家老陈别把那高清的照片给放出去。还想兴师问罪,做梦吧。”他瞥了一眼坐在沙发最边缘一直低头不说话的董东,“我现在撑着,这局面还算是能撑得下去。等将来,我管不动了,换成你宝贝儿子了,我看你们将来怎么办?”

    “那就把股份都收回来啊。”范颖站起来,“过了百分之五十,我看谁能拿咱们怎么样?”

    董成没说话,冷笑了一声,直接起身就进了卧室。

    “你别走啊。”范颖拿出手机,“我这就给我妈打电话,耿叔手里的股票咱们吃定了。”

    董双双瞧瞧退出去,原来爸爸当初跟妈妈离婚,选择范颖,还有这样的因由在里面呢。她突然就有些意兴阑珊,给林雨桐打电话过去,“你在哪呢?一起喝一杯?”

    林雨桐跟朱珠正躺在河边,正叫按摩师给推精油,“那你过来玩吧。”

    朱珠轻笑一声,“这董家的姑娘,还真是……”

    “就是一起合作,谈不上相互信任,也成不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坐在一起消遣,倒也不至于没话说。”林雨桐有些昏昏欲睡,“就那么回事呗。”

    朱珠等到董双双过来就走了,“我跟你爸去情人崖,你带你了。你们自己玩。”

    情人崖相传是一对有情人遭到父母反对不能在一起而从崖上跳下去的地方。有点浪漫的色彩。那里的景色不错,来巴厘岛的情侣基本都会去一趟。

    “你爸妈的感情不错。”董双双趴在林雨桐身边,“我瞧着都羡慕。”

    这话林雨桐没法说,只道:“事情都解决了?”

    “差不多吧。”董双双含糊的应了一声,“我说,安宁那事是怎么回事?”

    “就是你想的那回事。”林雨桐闭上眼睛,“你可别怪我啊。这事我可管不着。”

    “我爸真跟安宁混在一起了?”董双双失笑,“范颖也是可怜。”

    原以为当年选择她而抛弃母亲至少是因为两人之间有感情,或者说是因为她生的是个儿子,可谁知道竟然是为了她背后的那点股份。是啊!董事会的支持比女人重要多了。如今呢,人到中年了,强势的小四又给冒出来了。虽说没把她给掀翻,但如果顺利的把她身后的股份给收回来,她还有依仗吗?没有依仗,指着谁来忍受她?

    这么多年替母亲的不甘心,如今突然心气就平和了。

    她笑了一下,“说实话,我还以为是你们叫安宁这么干的。”

    “这么想很正常。”林雨桐很坦诚,“商场上嘛,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要利益足够诱人,什么事都可能有。”

    董双双没言语,她们俩这样的关系,是很难成为朋友的。

    连续玩了三天,林博可惜的摇摇头,“原以为这次董成不会好过,谁想到他还真给挺过来了。收购股份的事情,好像已经谈妥了。”

    见不到董成倒霉,林博的遗憾几乎都不能掩饰。

    林雨桐也以为这风波就这么过去了,一行人高高兴兴回国,还跟董家一趟航班。不光有董家的人,还有安宁。不亏都是演员,安宁和范颖一路上笑语嫣嫣,看起来好不亲热。

    可是一下飞机,情况就不多了。

    林雨桐正低头开手机,就听见范颖一声尖厉的喊声:“安宁你个贱人!”然后就是一声响亮的巴掌声。

    刚才还姐妹情深,怎么转眼就唱了这一出了。

    就见范颖揪着安宁的头发,拖着她喊着众人来看,“……都看看这骚|货是怎么勾搭有妇之夫的。什么纯情女神,什么冰清玉洁,哄鬼呢?十八岁最被导演给睡了,要不然你能出道?装什么一本正经呢。我今儿就叫大家看看,看看你这臭肉跟街上那些婊|子有什么不一样。”说着,就附身去掀开安宁的衣服,解安宁牛仔裤上的扣子。

    这也太难看了!揭破脸皮的办法又很多,何必选择这种呢。

    林博把行李箱推给林雨桐,“你看着,我去把两人分开。”

    朱珠一把没拉住,林博就挤进人群,“都别拍了,散了吧。”然后就去拉扯范颖,“董太太,这大庭广众的,先把人松开……”

    范颖一把推开林博,嘴里啧啧有声:“哎呦,还真有怜香惜玉的呢。这勾搭男人的本事不小嘛。林总还真是被这一身臭肉……”

    话还没说完,就听啪的一声,被人打了一巴掌。

    朱珠揪住范颖的衣领,“你给我嘴巴放干净的。你管不住你男人,少在这里拉扯老娘的男人。再说了,她不是好东西,你就是好东西了?当年赶走人家原配的时候,你就该想到有今天。这叫什么?这是报应!板子打到你身上了,知道疼了!”她说着,一把就将范颖都扔出去,“都不是好货色,要咬回去慢慢咬去。这里是公众场合,少在这里影响大家……”说完,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拉着已经傻了的林博,“还不走,等着干什么呢?人家的家事需要你掺和吗?多管闲事!”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朱总威武!”然后周围就响起一阵掌声。

    林雨桐默默的划开手机,见头条上正是不知道被人捅出去的安宁和董成上床的画面……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