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1章 奇爸怪妈(17)三合一
    奇爸怪妈(17)

    选了五个人, 再加上黄飞和林亚,一共也才七个人。而这七个人里面, 没有一个能挑大梁的。要能在林雨桐不在的时候处理日常工作, 虽然从外面聘用也不难。但这在海纳内部,要跟海纳的各个部门协调关系, 所以,就得从海纳内部选俩到三个人。一个人肯定不行,一家独大了的事不能干。

    晚上吃完饭把该送回去的都送回去,这才回家。

    不在学校对面的小区里,而是回别墅区这边。

    到家的时候,过了十点半了,朱珠和林博都在家。客厅里没人, 王婶往书房指了指,“好像吵起来了。”

    好好的怎么又吵起来了。

    林雨桐过去, 书房的门虚掩着, 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找栖凰做赞助,这个可以有。但咱们一码事归一码事, 你们拍出来的片子我看了,哪里有栖凰的标签了, 谁知道演员身上穿的事我们栖凰的衣服?……”

    “你总不能叫导演给标签做一个特写吧。别无理取闹我跟你说……”

    林雨桐失笑, 听明白了怎么回事就推门进去,“生活跟工作得分开了,以后有工作在办公室去吵,别在家里吵吵。”

    林博老委屈了:“你当我愿意跟你妈吵?她那是无理取闹。”

    “我是争取我该得的利益。”朱珠抚了抚胸口, 好像还气的不轻。

    林雨桐安抚朱珠:“我爸说的在理,那电视剧里到处都是广告还能看吗?要不这样,等电视剧开播的时候,你把演员的截图和栖凰的服装样板都挂在往上,叫人在网上炒一炒,效果也差不了。再说,栖凰做到这份上,品牌已经竖起来了。您要的效果不就是叫人看看,栖凰始终在时尚的前沿吗?效果达到了就好嘛。我爸这么做,也是为了跟其他的赞助商谈判的时候好说话,有栖凰在这里挡住,其他品牌在里面露露脸,哪怕没他们预想的效果,想来意见也不会大到哪里去吧。这电视剧口碑好了,赚的还不是咱们家的。我爸的账户您管着呢,说到底钱不还在您手里吗?没吃亏不是!”

    “臭丫头!”朱珠点了点林雨桐,“就知道向着你爸。”她语气还是气哼哼的,脸上却已经不见怒色,她边往外走边道:“都出来吃宵夜。”晚上跟人在外面吃饭谈事的时候基本是吃不饱的。

    林博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幸亏你回来了。”

    王婶熬的杂粮粥又香又糯,林雨桐本来不打算吃的,还是忍不住要了一小碗。吃饭的时候林博才问她招聘的事。林雨桐一一说了,“……不过还得从公司给我调两个过来。那种在岗位上正做的好的不要,我要那种能力不错……”

    没说完林博就明白这意思,哪个部门都有被排挤的不得志的人。这是职场常态,“我明白了,一会就叫孟助理把资料发给你,你选一下。”

    回到房间围着被子抱着电脑将资料看了一遍,已经快十二点了。十几个人选,林雨桐挑中了两人。想了想还是亲自打了电话过去。

    “你说你是谁?”关佳佳还在办公室里加班呢,这会子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说是叫‘林雨桐’,她哈哈两声,说不出的嘲讽,“我说你们欺负人没够了是不是?恶作剧好玩吗?再这么折腾姑奶奶……姑奶奶还真就不伺候了……”

    说着,果断的挂了电话。坐在办公桌前手放在键盘上却一个字都打不出来。秘书处的都下班了,会议记录也不知道是那个小□□动了手脚,不得不重新整理,明天老板就要要。他妈的,连续加了一星期的班了,不就是越级提了点意见吗?那不是正好赶巧了吗?这伙子臭不要脸的。这么咒骂着,心里却又忍不住砰砰砰的跳,那位大小姐今儿招聘,整个公司闹的沸沸扬扬的,难不成这不是恶作剧。她把电话翻出来,想要拨打过去又有点犹豫,真要是谁的恶作剧这可就真闹笑话了。

    林雨桐愕然的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想不到找的这个助理还挺有脾气。有脾气就好,就怕那种一脚踹不出两声屁的温吞性子。她好脾气的又打过去,不等那边挂电话就先道:“先别挂电话,听我说完。”

    关佳佳蹭一下站起来,“真是大小姐……”

    “别大小姐大小姐的,以后一起工作了……”她言归正传,“要是国庆你不休息,明儿早上八点办公室见。我听孟助理说你手里没有什么要交接的工作,这没什么问题吧。”

    “当然……当然没问题。”关佳佳忙道:“八点,我准时过去。小林总。”

    小林总?

    这个称呼在林渊和林博同时在场的时候是属于林博的。

    她笑了一下,将电话打给一个叫杨天的人。资料显示他三十五岁,曾是广告部副总的热门人选,后来因为签回来的合同而对方违约资金未曾到账影响了拍摄的进度,被降职下去,如今是广告部后勤组组长,管的都是些婆婆妈妈的小事,除了基本工资没有合同的提成了。到现在为止已经磨了一年多了,再这么下去这个人就废了。资料上甚至还有他的家庭状况,带着老婆孩子租住在地下室,情况不是很好。孟助理的意思,这个人磨砺的差不多了,即便林雨桐不要,林博很快也会启用这个人。他不是能力有问题,当初的事故是因为被人算计了。吃一堑长一智,磨两年也该当大用了。

    林雨桐表明身份,杨天就镇定的多,“小林总,我很意外。”

    “明天按时报到,不要迟到。”她叮嘱了一句,放下电话。

    杨天是公司初创第一批进公司的员工,可以说公司的上上下下就没有他不熟悉的。就是关佳佳,今年也都二十八了,进公司五年了。算是老人了。有这两个人在,日常以及新员工都不用她太操心了。

    而地下室里的杨天,却怎么也睡不着。老婆孩子睡的香甜,他轻手轻脚的起身去外面连着抽了好几根烟,才狠狠的掐灭了烟蒂。这是一个机会,不管这个小林总的能力如何,自己认真的去辅佐,不管出不出成绩,自己的一切努力都会看在大老板的眼里。他回屋,看着躺在场上在梦里吧唧嘴的女儿,将心比心,谁要是能护着自己的女儿,那对自己来说,就得感恩戴德。林总也是一个父亲,只要自己以维护这位大小姐的心态做事,他还能叫自己吃亏不成?

    第二天在办公室准时见到了杨天和关佳佳,这两人属于经验丰富又年富力强的人。看起来十分干练。

    杨天负责日常所有事务,而关佳佳做了林雨桐的助理。

    剩下的事情她们自行去处理,林雨桐就撒手不管了。她坐在办公室里,正看征集来的剧本。

    这么快就有人投稿,林雨桐也没想到。

    连着好几天,林雨桐忙自己的,杨天正在给新人做培训,磨合整个团队。

    剧本并不能叫林雨桐满意,有几个不错的,但都是言情的小剧本,有点小清新的风格。

    林雨桐急的冒火,林博却笑:“好的,有深度的本子,那是可与不可求。你不能因为没碰到这个本子就叫整个团队都闲着吧。”

    是啊!这就是症结所在。

    “但也不用着急,反正这新人没有一两个月培训,是很难上手的。”林博安慰了一句。

    着急也着急不来,林雨桐开始和整个团队开始熟悉,中午一起吃工作餐,晚上在外面聚餐,两顿饭来下就能从陌生变熟悉。

    因为有正事忙,林博看管的好像不严了。四爷回来的时候,林雨桐以出去见个编剧的借口偷了半天懒,跑到小区这边。

    四爷刚洗澡出来,“现在真成了地下情了,见个面都不容易。”

    可不是!以前在秦北那是见个面面容易拉话话难。现在是拉个话话容易见面面难。整天隔着电话说话,但想见面只能视频,隔着电话哪里有什么温度可言?

    林雨桐挂在他身上摇啊摇的,“去干什么了?怎么不交代一声,走的那么匆忙?”

    “着急啊!”四爷奇怪的看林雨桐,“买地皮的事我不是跟你说过吗?”

    但你在京郊买地皮你跑到明珠市干嘛去了?

    四爷点了点林雨桐的脑子,“我不是说过要建俱乐部吗?”

    “说倒是说了……”林雨桐看他,“去找建筑师了,还是找资金了?”

    “都不是!”四爷把她从身上摘下拉,拉着她去沙发上坐,“之前说建俱乐部,我没把话说完。只建造俱乐部,是不是太浪费了。”

    那地皮林雨桐知道,靠山临水,本来是打算打造高端的山水田园亲近自然的俱乐部的。这样的地方,必然是能汇聚政商两界名流,本来就是为了搭建一个人脉平台的。现在听四爷这意思,“还有别的用处?”

    “我想建一个研究机构,做农业研究。”四爷将茶几上的资料递给林雨桐,“你看看。”

    农业研究所?

    “这可是个烧钱的家伙。”林雨桐挠头,“也许几十年,咱们穷其一生,可能都看不到咱们期待的成果。”

    “是啊!哪怕是没有成果,但这样的事总得有更多的人去做。”四爷指了指那资料,“那是那一片地皮的土壤取样检测结果。还不错!”

    资料翻了一份又一份,林雨桐才大致明白他的构想。他是想在这个山水田园俱乐部里,建造这个一个研究所。用这个俱乐部的收益,去养研究所。

    “这里建造俱乐部主体,主要是酒店餐饮娱乐健身……凡是能想到的,这里都包含在内……”四爷指着平面图,“……还有这里,这片地不行,但地势不错,会建成高尔夫球场……这里会以山间别墅的外观建成研究所,外观跟景色融为一体,不会显得突兀……这里……除了高尔夫球场,其他的一切绿化,都以最新研究出来的农作物植物为主要景观……比如景观西红柿景观西瓜之类……”

    那这还不得客似云来啊!

    官场中人喜欢这样的地方谈事,这里绝对安全。而且不怕人知道。了解农业科技有什么错吗?只要他们来,那商人一定是蜂拥而至。这聚集起来的可不光是四通八达的人脉,还将会是成为各方面消息最集中的地方。

    有了这两点隐性的好处,这山水田园会成为上流社会趋之若鹜的地方。生意想不好都难!生意好了,科研经费就足了,这个研究所才能一直良性经营下去。而用研究所培养出来的新品做绿化,这本来就是起一个商品推介的作用。

    林雨桐掰着手指算,“……你这是一块地恨不能弄出十个用途来,这也算计的太狠了。”

    “利益最大化嘛。”他说的轻描淡写。

    是最大化了,价值都压榨干净了。“那这次去是为了研究所的事?”

    “嗯。”四爷有些庆幸,“幸好去的及时,有两位老教授本来就打算出国了,愣是叫我给拦下来了。”他又指了指地图上不规则的一个角落,“这里紧靠山,有河流,我准备在这里建几个小别墅,安置这些老教授。”

    这肯定是只有使用权的。但这也会叫人心生向往。多清净的地方。

    “给咱们也留一套。”林雨桐看的都眼馋。这地方真心是不错。

    图纸上的东西想变成实景,那是有相当远的距离的。不用问,都知道四爷这一两年会有多忙。

    他忙他的,林雨桐还得按部就班的上学工作。

    国庆之后,大家的心都收起来了,很多人的新鲜劲也过了,大学的生活开始忙碌起来。林雨桐以前是不上晚自习的,但现在是不行了,真要不上晚自习,大概真得挂科了。在图书馆完成作业,然后利用课间午饭的时间,把前一天的功课该背的一定得背完了。因为晚上还有事了。九点到十二点,是写剧本的时间,十二点一过,躺在床上对着手机,看投稿过来的剧本。凌晨两点睡觉,七点半起床。

    “……我就不明白,你家那么有钱,你折腾什么呢?”开颜见林雨桐一边吃饭一边背书,筷子在碗里不停的戳着,“你不累啊。”

    “一个人一个活法。”林雨桐笑了笑,“你觉得舒服自在了,那就行了。”

    可我什么都不敢,真闲着反而心里发慌。

    文娟问林雨桐:“你会考虑改变网文吗?”

    “有好的作品,在有信心不毁了原著的情况下,是可以考虑的。怎么了?”林雨桐奇怪的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对网文有兴趣了?”

    苗苗就笑:“她刚买了个笔记本,准备在网上写小说呢。”

    给苗苗个林雨桐帮忙,这两人都是给文娟付了薪酬的,这段时间她攒着,买了个性能一般但看起来皮实耐用的笔记本。不打游戏,就是看着电视剧上个网,然后码字,能用就行的那种。价格也不高。

    林雨桐倒是很鼓励这种做法,“挺好的。只要坚持,过来最开始那段最艰难的时期就好,付出总是有回报的吧。”

    “我也干不了别的。”文娟笑了笑,“我的要求也不高,真的!将来要是能在京市买个五十平的半地下室,我都能笑醒了。”

    没有七八十万肯定是不行的。加上装修什么的,怎么也得百万。

    没有好高骛远,很实际的想法。

    “你们都赚钱了,我怎么办呢?”开颜觉得跟这三个人已经不在一个世界里了。

    苗苗白眼一翻:“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吧。”

    林雨桐以前觉得当学生挺好的,现在真到了学校,才知道要当一个好学生其实还是挺累的。比如这边还没松口气,猛地听说除了大一的,都开始英语四级报名了。林雨桐这才想起,还有四级考试!

    英语她是不怕的,但考试前该熟悉的还是得熟悉一遍。她也跟着报名了,早考完早了事嘛。

    于是专门在学校门口的书店里买了四六级的真卷回去,周末的时候只会老宅吃了一顿饭,然后在公司露了一面,就开始疯狂做题检验自己的水平了。

    朱珠林博都是在国外呆了很多年的,英语对他们来说,也不必母语差多少,没辅导过孩子作业的两人好似终于找到用武之地了,周末轮着在家里休息,美其名曰:辅导功课。

    其实真不是很必要的。自己做完对照答案不就完了吗?能有多难?

    林雨桐做完一份,朱珠不看答案,自己先用铅笔批改一遍,然后再找答案出来对照,结果比较傻眼,她以为很简单的题,应该是美国初中生的水平的试题,她竟然也错了不少。这不科学!

    “这什么考试?”朱珠暴躁,“四级嘛!能说能听就行了。这么多生僻的单词……”这跟写汉字是一个道理,认识这个字,但有时候提笔未必就能写对。大概模样差不多,但还真会在小处错上那么一星半点。可这单词错一个字母那也是错啊。

    晚上林博回来,她拿试题去坑林博,“你做一份看看。”十分倨傲的样子。

    “你都答对了?”林博不信。

    “当然!”朱珠面不改色。

    林博吭哧吭哧的做完,“现在这学生也不容易啊。”

    没在国内上过大学的二人组根本不能理解考四六级的痛苦。

    “这语言啊,是文化的一部分。在没有那个特定的文化背景下,枯燥的学习语言,这简直就是受虐。”林博心有戚戚。读高中那会子他的英语就没及格过,到了过完三个月不也能听能说了吗?

    朱珠戳戳一边的闺女:“你这成绩考试肯定是能过线了。咱们不学啊。看把人熬的。”

    捣什么乱啊!

    “我把这些题熟悉熟悉……”林雨桐撵这两人出去,“没多大功夫就得了。”

    被关在门外的林博问朱珠:“咱俩这性格,是怎么生出这么个省心的丫头的?”

    “负负得正!”朱珠啧啧嘴,“这孩子肯定是下了苦功夫了。以后叫小福中午的时候给桐桐送饭去。最近瘦了不少。”

    听冷的厉害了,出门得穿毛衣加外套了。新人培训也已经告一段落了。林雨桐一直没有找到可心的剧本,都已经在那一堆小清新的言情中挑拣的时候,这天晚上看到了一份刚收到的投稿,是以破案题材的。

    这种题材的片子,只要故事精彩,投入的不是很大。至于演员,也不需要大腕。相对来说作为练手是个不错的题材,拍出来亏了的可能性不大。

    看了两集,刚好是一个完整的单元故事。林雨桐觉得不错,将这稿件发给林博,问问他的意见。

    第二天一早林博就打电话,“这是个相对安全的题材。这一两年也没有类似的电视剧。”即便火不了,但很把稳。“要是剩余的故事还能是这个质量的话,可以试试。”

    林雨桐晚上就叫了关佳佳和杨天,叫两人先去跟编剧谈,把本子买过来之后,再说后续的事情。

    这天周五,下午的体育课取消了,林雨桐以为能早点回去歇着了,谁知道董双双来电话了。

    “你说从我们学校招演员试镜?”林雨桐还以为听错了,“怎么了?你那边不是都开拍了半个月了吗?怎么这时候又开始找演员了?”

    “说来话长。”董双双将车停好,推门下车,“我已经到你们学校了,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吧。导演副导演编剧都已经到了,试镜快开始了。”

    “你在哪?我去找你。”林雨桐传了外套就出门。

    开颜拉着林雨桐轻声道:“带我去……带我去……我还没见过呢。”

    林雨桐示意她穿衣服,电话里的董双双报了一个地址就挂了电话。

    试镜的地方就在学校的艺术楼里,楼道里已经站满了人。单松带着学生会的干部正在维持秩序,开颜加入了学生会,这会子成了壮丁,当场被抓去跑腿去了。林雨桐跟认识的打了个招呼,这才走了进去。空旷的大厅一排座椅,坐着几个人。

    不用董双双介绍,里面坐着的就知道林雨桐是谁了,客气的相互问好,握了手就分别落座了。

    “怎么回事?”林雨桐问董双双重新找演员的事,“不顺啊?”

    “两个女演员都被范颖给打了,一个抓破了脸,一个打成熊猫眼了。怎么拍?”说起这个董双双就来气,“她要客串,客串就客串吧。非要折腾的我爸过去探班。这一探班,就得请剧组吃饭,一吃饭一喝酒,这小姑娘们不免嗲声嗲气的敬我爸几杯酒,本来嘛,这种事,大庭广众之下的,又是我投资的,我爸就是再怎么着,也不会乱来的。可范颖说那俩女演员用胸脯蹭我爸来着,当场就翻了脸。这是得亏啊!得亏我是开机之前没敢声张,就那么悄莫声息的开拍了,要不然闹出这事叫媒体知道,我都不敢想。我爸赔了人家一笔不小数目的钱,又承诺下部戏给她们安排好的角色,这才把这事给摁下去。当场的那么多人,光是封口费就不是小数目。这些耗费的加起来,已经比我投资的钱还多了!害得我被我爸大骂一顿,差点拍不成了。”

    林雨桐嘴角动动,最后只说了‘节哀’两个字。

    董双双看了林雨桐一眼,低声道:“安宁最近还本分吗?”

    这没头没尾的问话,是什么意思?

    林雨桐看向董双双,董双双眼里满是深意。她马上就明白了,“安宁不会跟你爸走的近了吧?”

    董双双耸耸肩,“这是你说的,可不是我说的。”范颖虽然讨厌,但安宁更讨厌。

    林雨桐皱眉,“这个女人啊!怎么这么不消停呢。”她面上无所谓,但手底下已经拿着手机盲打,给林博发了个消息。还是防备点好。

    两人没再说话,试镜开始了。

    一直是副导演在发话,一会说叫这个表演一下跟男友分手伤心的哭,轮到那个就让表演甜蜜的笑。

    可林雨桐一直关注着董双双和边上的导演给的分数。然后她发现,颜值高的分数高。

    她有些失笑,你们干脆选美得了,折腾什么呢。

    正觉得无聊,一个衣着朴素的女同学走了进来。同样是哭,林雨桐就觉得她的哭很感染然,先是眼圈慢慢的红了,然后倔强的不叫眼泪流下来,最后扭过脸,眼泪才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然后她猛的一抬胳膊擦了一把脸,扭过头来只有哄着的眼眶和鼻尖,脸上没有泪痕却比挂着眼泪的叫人觉得悲伤。

    只是可惜,这姑娘的长相稍微有点普通。

    “要是这张脸再稍微立体一点,我就要了。”董双双摇摇头,“我打造的就是美女帅哥偶像,叫人想入非非的那种。虽说女主角设定的是个普通的女生,但穿着打扮可以土气,却不能真选个普通的。”

    导演看了董双双几次,似乎有些意向,但董双双坚定的摇头,她不是不识货,而是不合适。

    这姑娘眼里闪过一丝黯然,鞠了一躬就要出去,还真叫人说准了,自己这张脸,天生就是配角的脸。

    “七十八号,你叫什么名字。”林雨桐坐起身来,问了一句。

    这姑娘愕然的看向林雨桐,“问我?”

    林雨桐点点头,“方便告诉我吗?”

    “向东。”她急忙道:“我叫向东。”

    “如果又公司要签你,但在签约的年限内,不许你整容,这个你能同意吗?”林雨桐又问了一句。

    向东没想到她是问这个,于是脸上闪过尴尬,“有人劝过我整容,我也动摇过。但是还是没办法接受。我奶奶我妈妈都是戏剧演员,她们说只要身上有戏,眼睛里都是戏,那长着什么脸,一点都不重要。”

    林雨桐对董双双笑了笑:“失陪了!我去跟她聊聊。”

    董双双瞪了林雨桐一眼,到别人的钱包你捡钱,还能不能更无耻一点。

    林雨桐没有自己签下向东,而是把向东推荐了公司。对于一个新人,多露脸才有好处,这一点自己这边没时间也没精力安排她。林博看着不整容写在合同里,觉得自家闺女这脑回路有点奇葩。有些人戏演得不错,但因为长相戏路变窄了,所以整容,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怎么到了她这里就得写进合同里了?

    “闺女,你认真的?”林博急忙问道。

    “认真的。”林雨桐叹了一声,“你比如说我要拍个战争题材的片子,演员一水的僵着脸,你说这能看吗?人家喜欢整容,我不发表意见,横竖是人家的私事。但我想用这个人,我用的时候觉得整过容以后画面上那种感觉不是我想要的,那我自然得事先说明这件事了。”因为她发现那些试镜的女生里面又六七成都是做过整容手术的。这叫她就觉得奇怪,能考上这个专业,长的一定比普通人强些。颜值不低。怎么就不是动了眼睛就是动了鼻子,下巴颏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林博嘴角抽了抽,好些艺人还是经纪公司给安排的整容呢。大众市场不也认可了吗?自家闺女怎么就老是跟大家较劲呢。

    就在第一场雪下来的时候,《重案重启》的剧本最终修改完成。

    眼看四级考试就在眼跟前了,但林雨桐还是不得不把筹备的事情交给杨天,叫他先联系导演谈谈。

    这边□□还没空闲呢,结果这边晚自习,林博打来电话,“我一会儿派车接你,假我都给你请好了。你出来一趟吧。”

    听声音很严肃。

    林雨桐也没耽搁,收拾了东西就往校外赶。

    韩新开着,直接去了一家酒店。

    到了顶层的房间,打开门进去,屋里坐着三个人,董成、安宁、还有林博。

    安宁坐在董成的身边,林博一个人端着红酒坐在两人的对面,看见林雨桐来了,才收起脸上的冷肃,朝林雨桐招手,“冷不冷?”说着,就叫了侍者进来,给林雨桐要了一杯热饮。

    林雨桐将外套脱了,笑了笑坐到林博身边,然后跟董成打招呼,“董伯伯今儿做东?”

    “想吃什么只管点。”董成哈哈大笑,“董伯伯买单。”

    林雨桐抿嘴一笑:“您是谁,肯定不会叫我这做小辈的吃亏的。”

    董成挑眉,小丫头年纪不大,说话还一套一套的。这份机灵劲,自家那两孩子都都没有。这是一看形势,就知道自个今儿来为的是什么。说什么不会叫小辈吃亏,这话还真是一语双关啊。

    他看了林博一眼,这家伙刚才打电话就在这屋里当着他打的,什么也没多说,可这小丫头还是一打眼就瞧出来了。

    他也就不绕圈子,直接将手搭在安宁的肩膀上:“安宁的约是签在侄女名下了?”

    林雨桐笑了笑:“看来我这次是赚大了。”

    想解约这个赔偿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董成皱眉微微一皱,这小的比老的还难缠。这话就是明说,解约可以,按照合约赔偿。这是底线。按说没咬着不松口,已经是给面子了。

    安宁笑的有些勉强,她其实并不想解约。但这董成并不是林博。林博肯花费精力,可董成这人却追求更实在的东西。她也没想到能弄成这样。跟董成走的近一些是她的目的,但是在他没跟范颖离婚的情况下,闹出这样的事,是要出丑闻的,而这丑闻,足以毁了她这些年来的所有努力。

    果然,常在河边走,就没有不湿鞋的。

    林雨桐见董成皱眉,这才放在手里的杯子,“董伯伯,说实话,您可不地道。真是有欺负我这小辈的嫌疑呢。您如今跟安宁小姐这样……随时可能导致安宁小姐的身价暴跌。这是谁的损失,这是我的损失!我现在承担的风险,您该知道。而且据我所知,董太太可不是好相与的角色,这事一旦捅出去,我可就血本无归了。如今叫我怎么办?不放她走,我承担这个暴跌的风险。放她走吧,你又觉得违约金有些过了。你这是要陷我于两难境地啊。要不是知道董伯伯的为人,我都以为您这是故意的呢。故意做成这样的局面还胁迫我这小辈。这事传出去,您这做法,可有点不经讲究。”

    林博嘴角一翘,撇过头不言语。被自家闺女挤兑到这份上,董成连还嘴的余地都没有,想来也是够憋屈的。

    安宁急切的看向林雨桐:“小林总……我……”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