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7章 奇爸怪妈(13)三合一
    奇爸怪妈(13)

    这种场面就叫人觉得很尴尬了。

    朱珠暗暗的瞪了林博一眼, 低声道:“你要是嚷出来,闺女可就没脸见人了。我也就是纳闷一猜,你当什么真啊。”说完这才用正常的声调道:“……也得是我举牌, 咱家的钱都是我管着的。给你举几下过过瘾得了,还霸着不放了?”

    众人先是一愣, 继而哄然大笑, 再一看朱珠的手里拿着的是五千万的牌子。

    就有人在后面起哄:“小林总, 钱给老婆存着是美德, 咱们不笑话你。”

    还有人喊:“这才是第一个拍品, 后面很有很多,朱总还有机会嘛。可别打起来……”

    林博笑了笑, 做出无奈的表情抱拳朝众人拱手致歉:“今儿叫大家看笑话了。我也终于跟你们一样, 成妻管严了。”

    这话惹的人又是一阵笑骂。

    主持人赶紧接茬:“骂的最凶的那位老总, 今儿老板娘没跟来吧。出门之前给您限制花钱的上线了吗?”他贱贱的一问, 然后话音一转, “不过这听老婆的话不丢人,我出门前我老婆就给了我两百块……”

    众人发出嘘声,明显不信他这话。却笑的越发凶了。气氛一下子就调动起来。

    主持人凑到安宁的边上:“大明星的镯子……两百块钱也不够啊。”

    这是自然的把话题给引到了安宁还没拍出去的物品上。

    林雨桐觉得这个主持人情商算是高的, 他这话看你怎么理解。你要说他是给安宁解围怪罪他, 那他就说他给定价两百本来就是贬低的意思。安宁要是觉得这是贬低的意思去质问, 他就会说为了效果的夸张说法, 顺便给她解围。

    在台下坐着的都是金主的情况下,把控的住场面。

    安宁脑子乱了好半天,这才维持住脸上的表情:“我们做的就是慈善。要是允许, 我也想参与进来,拍回我的拍品。”

    这就跟刚才林博砸钱想买自家闺女的东西性质是一样的,一来一去,纯粹的往出送钱。

    这是安宁的爱心,谁能拦着?林雨桐带头鼓起了掌,然后微微欠身,从台上下去了。

    这次是从侧面走的。她没直接回席上,而是去了后台。

    看一遍贴着的节目表,最后一个节目安排给了一个叫做赵妍的女艺人,一个过气的明星。她跟安宁是同期出道的,只是她曾签约彩凤,而安宁选了海纳。

    据说赵妍在一个记者招待会上被她当时的老板娘,也就是董成现在的老婆范颖给当众甩了耳光,骂她是小三。后来赵妍有两三年都没有再出现在媒体上。算是被彻底冷藏了。再后来听说合约到期后解约了,一直单漂着。参加一些小的商演活动勉强糊口。这次给她安排在最后,就可知她的地位如何。这拍卖会到了最后,大家陆续往出走,谁还看你台上唱的人是谁。

    林雨桐去卫生间写了一张东西,然后出来找到在角落里玩手机的赵妍。

    赵妍一愣,抬起头一看竟然是林雨桐。她马上站起来,这样的人她是得罪不起的。要说十年前还想跟范颖这个豪门太太掰掰手腕,那么现在,跟惹不起的人犟着?这样的蠢事她还真是干不来!十年的沉淀,足够磨平一个人的棱角,叫她学会弯腰和低头。

    “换这个曲子,我希望最后一首歌,是我给你的这首。”林雨桐将这张纸条塞过去之后,也不等她回答,就马上转身出去了。

    赵妍自嘲的一笑,谁叫人穷志短呢?已经得罪了彩凤,可不能连海纳也一起给得罪了。但等展开纸条,看到上面的内容,她面色一变,紧跟着心里涌出一阵狂喜。这是自己的机会,一起重新崛起的机会。

    林雨桐回到前面,拍卖安宁的手镯还没到尾声。

    “三百五十万!”

    林雨桐扭头,见到举牌的人是石樱。

    “四百万。”

    这次举牌的人换成了董双双。

    林雨桐看她,她还对林雨桐眨眨眼,用嘴型说了两个字:“人情。”

    这叫林雨桐有些失笑,这是在还当初在录制节目的时候自己跟她私下里有小动作对付她继母的人情吧。如今把这手镯的价钱不停的往上炒,不就是冲着安宁去的吗?安宁都已经放出了要自己拍回她自己的拍品,又口口声声说是慈善,她好意思不往出掏钱?

    最后价钱停在安宁叫出的‘八百万’上。

    她咬着牙喊了八百万,石樱和董双双才罢手了。

    对于安宁这种级别的明星,八百万可真不是个小数目了。

    而这手镯,说实话二十万的价值都有些勉强。

    林雨桐低声问朱珠:“消气了?”

    朱珠撇了林博一眼,“不着急,回去慢慢的消。”

    林博想装作没听见都不行,他已经听懂了那话的意思了,她说的不是消气的消,是削人的削。

    最后一个拍品,是一位有名的老画家的拍品,这个拍品有点特殊,不是他的画作,是他和他的老伴戴在手上六十年的一对婚戒。

    风风雨雨的走过了一个甲子的夫妻,这对戒指,是有特殊意义的。

    林雨桐扯了扯林博的袖子,然后看了看朱珠和他的手。

    林博秒懂,马上举起一千万的牌子。

    其实那戒指就是两个最普通的,样式老旧,颜色还有些发黑的老银戒指。别说是一千万,就是一千块那也是看在岁月的份上。

    卖的人有心,买的人也有意。

    都知道买这戒指是干什么的,没有人竞价,林博用一千万买了这么一对戒指,那一对老夫妻颤颤巍巍的过来,将戒指分别给戴到林博和朱珠的手上。

    “你们在一起……要再戴六十年。”老太太拍着朱珠的手。

    老太太牙掉光了,说话已经不是很清楚了,但她跟老爷子相互牵在一起的手,叫在场的众人不由的动容。

    朱珠难得的眼圈红了,抱了抱老太太,“您也要长命百岁。”

    林博拍了拍朱珠的后背,安抚她,然后不由的牵起她的手。

    两对相偕的夫妻……这样的场景,总是叫人心里说不出的温暖。

    在掌声中,本来早已经没人在意的台上响起了歌声:“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这是人间的春风……这是生命的源泉……在没有心的沙漠……在没有爱的荒原……死神也望而却步……幸福之花处处开遍……啊……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啊……”

    歌很好听,众人热不由的驻足。

    “在这里要特别感谢林雨桐林小姐,这首歌是林小姐之前在后台给我的。我很荣幸在这样的场合唱这样一首歌。今晚是慈善拍卖,我在这里承诺,以后演唱这首歌的所有所得,一分不留,全都作为善款捐给需要帮助的人……”

    “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这是人间的春风……这是生命的源泉……再没有心的沙漠……再没有爱的荒原……死神也望而却步……幸福之花处处开遍……啊……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啊……”

    伴随着掌声,慈善拍卖就这么结束了。赵妍非常尽责,只要还有嘉宾没走,她就一直在台上唱着。

    后面本来准备走的安宁脸都白了。过了今晚,凭着这首歌赵妍就算是复出了,因着后面有林雨桐这个海纳的大小姐,她这算是高调复出了。

    她的经纪人脸都气青了,“我早告诉过你,你跟那些人是不一样的。”不能因为林博以前带你出入他们中间,你就真当你是准林太太了。以这个圈子的规则,没有人在背面撑腰,有的是人出来踩一脚。人家林大小姐根本不用过问,有的是人来给你下绊子。比如这个马上要复出的赵妍。“明天我亲自约林总,还是跟海纳续约吧。希望这位大小姐看在你还有价值,还能给海纳赚钱的份上,网开一面吧。”

    安宁这次没有说话,这是如今最妥当的处理办法了。

    从大厅出来,江天找林渊,把林雨桐从头到脚的夸了一遍,想表达的意思已经十分清楚了。林渊来回的打太极,但也没有一口回绝。林博好几次想插话,不是被朱珠拉住了,就是被林渊的冷眼给吓回来了。

    等林家的人走了,江天才低声跟金河道:“万海、海纳、栖凰、算是一家。三家拧成一股绳……一样的项目,他们就比咱们有竞争力……”

    金河点点头,冷笑一声:“人家林家怎么对那孩子的,你也看见了。思烨……人家未必看得上。”

    江天就没办法再说了,这还是对自己叫老大去公司的事情不满了。

    林雨桐没跟着林博和朱珠回去,而是被林渊送到了老宅。老两口已经接了好些电话了,对拍卖会上的事情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苏媛很高兴,“做的好!没有了镯子没关系,奶奶这里还有好的,以后都给你。”

    怕小孩子当时冲动,散出去了回头又后悔。

    老爷子则拉着林雨桐去书房,要看她写字。破天荒的,俩老人闹的过了十二点才睡。林雨桐回房间洗漱了,保姆送了一碗汤圆来,她三两口的吃了,这才上床睡觉。

    临睡前给四爷打了个电话,想问他安全到家没。

    结果划开手机,上面有十几个电话还有短信,都是苗苗发过来的。想来是货收到了。她看了短信,说是货多的屋里都不好摆了,显得很兴奋。林雨桐给回了一个短信,表示知道了。

    这才给四爷打过去,问他到家了没。

    “刚到。”四爷打了个哈欠,“你也早点睡吧。我洗洗也睡了。”

    “冰箱里有冻着的小笼包,下面还有早上熬好的粥,你放在微波炉里热一下,吃了再睡。”罗里吧嗦的叮嘱了一堆。挂了电话,苗苗就打过来了。

    “你没看网上的新闻吧。”她哈哈大笑,“我一整晚上都在看实况转播呢。”

    这种慈善拍卖是不能转播的吧。

    林雨桐点开一个苗苗说的圆圈君的微博,还别说,这拍摄的画面清晰的很。从入场开始,林雨桐一直快进看了一下,从头到尾,没漏过一点东西。

    没有去看网友留言,只看那各种标题,就知道火成什么样子了。

    #林大小姐一身行头价值千万#

    #林**oss高调携侄女现身拍卖现场#

    #江河黄金搭档携爱子同现身#

    #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名媛#

    #龙凤镯拍出天价,专家说价格公道#

    #真正的才女名媛林雨桐——海纳栖凰大小姐#

    #昔日女星赵妍与爱的奉献#

    #林大小姐赠歌女星,那些背后不得不说的故事#

    #海纳彩凤关系扑朔,两位大小姐疑似闺中密友#

    #海纳boss巨资拍的婚戒送爱妻,当众表白相约百年#

    标题加上截图来的照片,在网上疯狂的传播。

    林雨桐没去翻评论,她干脆把手机关了,眼不见心不烦。

    林博坐在车里,一边刷微博一边打开蓝牙听江桥咆哮:“……咱们还是不是兄弟了,你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狗屁的意思,什么什么意思 ?”林博莫名其妙的道,“行了,咱们有事以后再说,我现在要给圆饼那混蛋打个电话,他微博上这玩意是怎么弄来的?”

    朱珠一把把他的手机抢过去,“你行了吧,消停一会儿。”

    林博松了松领带:“你今儿说的是什么意思?桐桐才多大,你考虑这些事情考虑的太早了。再说了,那江天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的儿子能有好的?”

    “江桥不是他儿子?”朱珠顶了一句。

    林博噎了一下,“江桥还真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跟他关系好,但不意味着我要把我闺女嫁给他那样的人。”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你跟他混在一起能是什么好人?

    朱珠这话没说出口,但那眼睛一瞥,眼神准确无误的表达了这个意思。

    林博有点气虚:“我现在……现在不是都变好了吗?我闺女都那么大了……”还跟花花公子似得,这不是给孩子丢人吗?

    “变好了?”朱珠眼睛一闭,“呵!”了一声。

    林博直起腰,“你别打岔,我说的是桐桐的事。”

    “桐桐什么事?”朱珠眼睛不睁,还将脸瞥向另一边,“我就是那么一猜,你不用太往心里去。再说了,你闺女离法定的结婚年纪还有点远,她要走的那条道,也不适合去别的国家先结婚,是不是?”

    好像是这回事。

    林博心里一松往后一靠,这才猛地反应过来,“这结婚跟恋爱是两码事!”不能结婚却谁也没规定不能谈恋爱。

    哟!反应过来了。

    “那你还不叫你闺女谈恋爱了?”朱珠扭头看林博,“我告诉你啊,别太过分。你去看看新闻,看看那些自杀的,得抑郁症的,可不都是家长干涉的过分了吗?你折腾吧,折腾的孩子不爱在家里待了,你就满意了。”

    林博一下子被吓住了:“不……不至于……吧?”自家闺女是容易想不开的人吗?今儿差点把安宁往上的路给断了。这一出手就一副不给人留后路的架势,会想不开?

    车停在门口,朱珠理也不理他直接下车进屋了。

    林博一个人坐在车上,跟司机老王叹气:“你说这当爹怎么就这么难呢?外面那些小子都是坏小子,不看好行吗?一个不好,遇人不淑,孩子是要伤心的。我是恨不能一辈子把她放在羽翼下护着的,她怎么还扑腾着非要飞出去呢。”

    司机老王无语的看向自家老板:“那是您的翅膀还不够大,您要是大到她怎么扑腾都飞不出去的地步,不就没这烦恼了。”孙悟空不就翻不出如来的五指山吗?

    这话对是对,但就是太不中听了。好像在讽刺自己还是无能一样。

    “这个月的奖金没了!”林博哼了一声,开了车门出去还把车门甩的啪的一声响。

    老王才不怕他,刚才说话的时候电话就开着呢,正是拨给老板娘的。今儿这话老板娘听了,想来会记着自己的好的。毕竟老板娘比老板出手可大方多了。

    朱珠一边换衣服,一边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遇人不淑……孩子是要伤心的……我恨不能一辈子把她放在我的羽翼下护着……”

    她的手顿住了,这话她的老爸朱大力当年也说过相似的,他说:“……早知道出国一趟出了这混账事,我当时就不会惯着你。哪怕在家里我养你一辈子……”

    话不一样,可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

    林博急急忙忙的跑上楼来,到了门口想推门,手搭在门上到底也没拍下去,这女人脾气可不怎么好。谈不拢再吵起来……

    朱珠早听到上楼的声音了,半天没动静就知道这货又怂了,“进来吧!在外面站岗呢?”

    林博这才小心的一点一点的推开门,然后探头往里面看,就怕飞过来一个枕头什么的砸在身上。要是枕头还好说,一个不对,再飞个花瓶来,半条命可就交代了。

    “要进就进,鬼鬼祟祟的做什么?”朱珠看着手上戴着的那一枚没有丝毫美感的戒指,再想起他刚才对司机说的话,语气倒是没那么硬了。

    林博这才进来,“桐桐的事咱们先放放,我跟你说那谁……就是那谁……安宁……她的事……”越说声音越低,不时的看看卧室的门,一副随时准备夺门而逃的样子。

    朱珠一笑:“我气什么?我有什么可气的!男人不顶用,弄了个那么个东西诚心恶心我,不过没关系,我闺女帮我找补回来了。看来不光是钱比男人可靠,孩子比男人也更可靠些。”

    夫妻关系能变,但亲缘永远也变不了。

    这话说的有些伤感,林博心里不是滋味了起来,“那个我跟那个安宁真没什么,我以前就是觉得她脾气好,性格温和……”话没说完,就看见朱珠的脸色越发不好了,他赶紧道:“但现在我知道了,温柔的女人不一定是好女人,不温柔的女人也不一定是坏女人。你不温柔,但是对我好啊……”这话说的人真是牙疼。

    朱珠嘴角一翘,“我对你好?说说,我哪里对你好了?”我以后一定改!

    “你什么都没要我的,还给我生了个闺女……”林博赶紧拍马屁,可这马屁还真没拍到地方,朱珠拎起枕头一把扔过去,“合着我的好处就是给你生了闺女?那这么说,能给你生孩子的人多了去了……”

    林博一把接住枕头,得!这又是怎么把这人给惹着了。

    林雨桐第二天回来的时候,两人还僵着呢。

    “今儿周末,天也晴了,不出去走走。”林雨桐看看两人,“要在家里休息?想吃什么,我去做。”

    林博小心的看了一眼朱珠,“那个……去游乐场吧。咱们还没带着桐桐去过呢。”公司里那些有孩子的,都不想周末加班,说是要陪孩子。他今儿还就是专门在家陪孩子的。孩子没有父母陪着去游乐场多遗憾呐。

    林雨桐想拍自己的嘴巴,多什么嘴这是。去游乐场?老黄瓜刷绿漆也不是自己这么刷的。她赶紧看向朱珠,想来她该明白自己的意思。

    指望朱珠,她还真是高看了这位当妈的经验。

    朱珠见林雨桐眼巴巴的看过来,心一下子就软了,孩子是害怕自己不去吗?也是!从小到大都是哥嫂带着她去的,跟父母还真从来没一起出去玩过。

    那就去玩吧。

    “换衣服去吧。”朱珠跟着起身,“今儿陪你玩一天。”

    坐在旋转木马上,由着朱珠和林博举着手机不停的给拍照,林雨桐的心情,那真是不能提。

    玩了旋转木马,碰碰车这些林博咨询之后认为是安全的项目,当然了,还有类似于滑梯这种游戏,林雨桐死活没去,实在干不出那丢人事来,没看排队的都是三五岁的孩子吗?剩下的像是摩天轮这些,林博禁止林雨桐去玩,“那玩意万一要是出现了故障,或是把把人给甩下来,我的天啊……这些敢玩的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那些出事的,全都是安全意识不够的,明知道危险,为什么还非要去找这个刺激呢。

    朱珠不听他叨叨,一个人去了买票的地方,买了两张票,拉着林博就走,“我请你!”

    我靠!

    林博脸都白了。

    林雨桐把棒球帽往下压了压,去边上买了两瓶水坐在一边的等着这俩活宝。

    在下面是看不清楚上面的情形的,但朱珠真是觉得脸都丢尽了,一个大男人抱着她喊的无比凄厉:“我的妈呀……妈呀……啊……啊——”

    有这么害怕吗?

    林博下来的腿都软了。

    这是真害怕了,林雨桐赶紧把水递给他,又忙给他按压穴位,心跳的不那么快了,他自然就不慌了,“你妈这是想谋杀亲夫啊!”

    这地方没法玩了。

    林雨桐晚上要回宿舍,半下午的时候就不玩了,林博本来是想把林雨桐送到宿舍楼底下,林雨桐却想回这边看看四爷,只得道:“我先去同学那边,看看她把那些衣服收拾的怎么样了。”

    林博不放心:“你同学在哪呢?”

    车已经停在小区外面了,林雨桐往窗外一指,“看见那个二楼新挂起来的招牌没有?就是那!”

    林博探头一看,不大的灯箱显示着‘形象包装工作室’几个字,最闪亮的是一排电话号码。

    他这才允许林雨桐下去,“别太耽搁,早早的回宿舍,到宿舍了给我回个消息。”

    林雨桐应了一声,到了苗苗那里,没顾上跟苗苗说什么,先把她家的窗户打开,伸出头朝外挥挥手。苗苗一瞧就明白了,也跟着探出头朝豪车的方向摆了摆手手。

    朱珠这才道:“现在放心了?”

    林博摇下车窗,对林雨桐摆了摆手,叫她赶紧回去,这才摇上车门,吩咐老王赶紧走。

    等车都走远了,苗苗才将窗户关上:“怎么回事?不放心你上我这里来?”

    “我爸管的有点严。”林雨桐看着还有一半的衣服没拾掇出来,“就你们两人行吗?”

    文娟从里面探出头来,“一会儿开颜就过来。”

    “指望她,她是来挑衣服试衣服的,收拾?”苗苗一边把衣服往衣服架子上挂,一边撇嘴,“连叠被子都是才学不久,你指望她整理衣服?”不过她还是推了推林雨桐,“我们回宿舍的时候叫你,你赶紧过你那边去吧。”看了昨晚的视频,才知道那天跟林雨桐一起过来吃火锅的人是江河的二少。不用问,林雨桐肯定是避开父母过来约会的。她利索的塞了一个杜蕾斯给林雨桐,“赶紧去吧。别真整出事来。”

    林雨桐将避孕|套扔还给她,“想哪去了?别不学好啊。”

    从苗苗这边出来,到楼下就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喂?是林小姐吗?”

    林雨桐记得这个声音,是赵妍,“是我!”她是怎么弄来自己的电话的?

    赵妍好似知道林雨桐的疑惑一般,赶紧解释,“您别误会,我不敢随便查您。您大概不知道,我也是传媒大学毕业的。音乐系的周教授是我的恩师。”

    原来是从学校这边取得自己的联系方式的。

    周教授她也是有所耳闻的,这老头人品那是有口皆碑的。毕业了这么多年的学生,他还能提供这样的帮助,就证明赵妍的人品应该是过的去的。曾经那个小三的事情未必就是真的。反正范颖她是接触过的,那个女人本身就很有问题,而当时安宁跟赵妍不对付,偏偏之前见范颖跟安宁关系密切,将这些都连起来,林雨桐对赵妍的人品又信了几分。

    “找我有事?”林雨桐顺势坐在楼下的长凳上,也不急着回去了。

    “林小姐,我现在就在母校门口,知道您今天肯定要回学校的,不知道您方便不方便见我一面。”赵妍的声音显得身急切,“我可以等,几点都可以。”

    林雨桐想了想还是道:“既然是周教授的高徒,那你就过来吧。学校对面的小区……”她把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说了,就坐在长凳上等她过来。

    赵妍还没见过这样的姑娘,昨儿披挂着一千万她能撑得住,今儿也就一千上下的衣服她穿着好像也坦然。

    “林小姐……”她叫了一声,却没坐。

    林雨桐指了指边上的位子,“坐吧,仰着脖子看你怪累的。”

    赵妍这才在边上坐下,“林小姐,我特意过来,就是想问问,我有没有机会加入海纳?”

    “加入海纳?”林博的手机开着免提,因为边上坐着朱珠,偏偏电话是安宁的经纪人打来的,他看了一眼朱珠,这才试探着问电话那边,“你的意思是要跟海纳续约?”

    那边急切的道:“其实安宁一直有这样的想法。可这七事八事的一拖,就拖了一年多了。当然了,这事怪我!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林总,您对安宁应该是知道的。她……一直是希望以一种平等的身份跟您……”

    平等的身份?朱珠耻笑一声。

    这话里的意思可真是丰富。

    电话那边应该是听到朱珠的声音了,可能这个声音太凉,以至于隔着电话那边已经被惊着了,甚至都没有说一句再见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林博拿着电话皱眉,“干什么呢这是?”这么挂了电话,好像刚才说的真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得。他尴尬的朝朱珠笑笑:“安宁想回海纳。”

    朱珠嘴角一撇:“想续约?”续约的话……签有签的好,签上十年八年一个不如意将她雪藏了,她这辈子就算是完蛋了。三十岁了,能耽搁起十年八年吗?耽搁不起的。可要是不签,这女人少不得要找海纳的对头。一个掌握着林博一些不能说的过往的女人落到对手手里,由着他们搅风搅雨,好似麻烦更大,“那就续约!她想续就续吧。不过有条件,十年!少一年都不行。”

    “真要续约啊?”林博怎么听都不觉得是真的,“要是签约了,这在公司里,可就少不了见面的。”

    朱珠哼笑一声,“你怕我像范颖那女人一样,当众给人难堪?我是什么身份,她是什么身份?我找人家打耳光干什么?我直接上手收拾你就行了。”

    林博咽了咽唾沫,这女人是真敢这么干!正不知道怎么接话,电话响了,是自家闺女,这可真是救星啊,他欢喜的接起来,“桐桐,到宿舍了?”

    林雨桐看了赵妍一眼,这才笑道:“还没有,见了赵妍。”

    “赵妍?”林博心里咯噔一下,这对冤家不会是打的同一个主意吧。他试探着问,“想跟海纳合作?”

    林雨桐‘嗯’了一声,“爸,我是这么想的。能不能把她放在我的旗下,给我在公司分一个独立出来的工作室。我要的艺人跟公司要的艺人,还有点不一样。日常的打理工作你派人帮我看着,我准备的这部戏明年怎么也该拍了吧……”

    想要这么一个工作室攒点属于她自己的班底。她要的艺人不是那种长的光鲜的,而是要那种演技扎实,戏红人不红的人。

    林博心里点头,主旋律题材的电视剧,想要好看,主角固然得出彩,但这配角绝对不能马虎。尤其是她那剧本想要展现的是个群体像。有些人短短几句台词,但那塑造出来的东西都不是光念个一二三四五就能糊弄过去的。“行!明天我就给你安排。赵妍直接跟你签……”说着,他脑子里灵光一闪,“安宁说想续约,你妈说可以,你怎么看?要不要签在你那边……”

    给自己单独的签约权力,这个权力是不小的,但是把安宁塞过来?朱珠的顾虑林雨桐明白,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林博又刻意在避嫌,“那行吧,就放在我这边。但我替你解决了这个麻烦,你总得表示一下吧。”

    “要什么,爸给你买。”答应的倍爽快。

    林雨桐失笑:“我想叫公司拍一条公益广告,赵妍做主角,她唱的那首歌做主题曲。”

    赵妍本来以为会安排录制唱片拍摄mv ,谁想这位是这玩的,直接拍成公益广告了。

    这东西虽然不赚钱,但是传递正能量啊!

    这对公司的形象可以带来许多别的东西都换不了的好处。比如主管宣传部门的绿灯……等等等等。

    林博心情大好,“叫她明天到公司,我会见她的。”

    又说了几句闲话,两人才挂了电话。赵妍已经激动的手脚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她想过许多包装的方式,但唯独没想到这一种。她相信,自己很快就能家喻户晓,比她曾经最红的时候还要红。

    打发了赵妍,林雨桐才进楼门,准备回家。边上一起等电梯的是两个老太太,可能是超市打折促销,她们采购了不少的东西回来,一趟一趟的往电梯里搬。

    四爷在监控里看见林雨桐忙前忙后得给人家搬进去,到了人家的楼层,她又给人搬出去,负责送货到家。就不由的失笑,她这人还真是,从来没有一点高人一等的自觉。没见人家老太太不停的看着她的脸瞧吗?现在不知道她这张脸的人不多。

    等林雨桐回来,四爷就把那宝光四射的镯子给她戴在手上,“这样的东西,也就你才配戴!”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代更君,作者在医院打针,我代为更新。应该没更错吧。错了作者明天回来会调整的。就这样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