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5章 奇爸怪妈(11)二更
    奇爸怪妈(11)

    “你怎么想的, 去江河?”林雨桐将切好的面条抖了抖仍在锅里搅了搅,“按照这样算,这金河和江天手里一共有百分之九十五的股份。金河的股份跟江桥是没关系的, 江桥不是继子,事实上江桥才是私生子吧?”

    四爷点点头, “当时金河要离婚, 江天一直没正面拒绝, 都是用财产上的问题为理由一直往后拖。最后两人谈崩了, 金河提出诉讼的事, 毕竟江天和江桥妈之间算起来是能被认定为事实婚姻的。这算是重婚了吧?可是金河找的律师去当地了解情况的时候,当地不少人都声称没有这一回事。根本不知道两人办婚礼了。农村那地方, 宗族观念很强。关起门来怎么做是一回事, 但是在外面叫人统一口径否认两人的事实婚姻关系也不难。更何况有钱能使鬼推磨, 那一片很多人家都有人在江河工作, 从装修公司的时候就一直跟着江河一起干。利益是连在一起的。就连江桥的舅舅都说没有那一回事。除非做亲子鉴定, 但是当时做亲子鉴定还是很稀罕的事。后来金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那个女儿不是就病了吗?这就弄的江桥的身份不明不暗!当时江桥他妈也没站出来啊!”

    那还是钱闹的。

    既然人死了,那段婚姻说起来还算是违法的婚姻关系。江桥不是私生子也成了私生子了。

    在法律上, 继子是有权继承继母的财产的, 但是私生子却不一样, 私生子只能继承江天的财产。有平等的继承权就意味着他和江枫两分平分江天的财产。要是按股份算的话, 江枫也就是现在的四爷可以拿到百分之七十三左右左右的股份。这是绝对的控股。

    “就算进江河应该掌控起来也不难吧。”林雨桐伸手要去端一边的菜盘子,

    四爷就把洗好的小白菜递给林雨桐,看着她将菜叶子仍在锅里滚了滚, 才去拿碗取筷子,“没什么难不难的。江天厉害,但金河也不是吃素的,这些年财物在她手里攥着,转移了不少财产出去。这一笔钱两年前就已经到了江枫的名下了。她这次过去也不完全是需要慰藉,她是觉得年纪大了,精力不济了,想跟江枫商量着,看是不是将名下的股份也全都放在江枫的名下。我觉得这也行,但她这个人啊,刚把股份做了公正,又觉得我不是江天的对手,怕我吃亏,反倒更焦虑起来了。其实我最开始并没有参与江河经营的想法。江天魄力不错,年纪大了,但魄力一点也不比年轻人小。如今又涉及到电子行业,手机的广告你不是在机场看到了吗?这么一个不服老的人,其实压根就没想急着退。不过却又看着万海如今换了林渊当家,他也动了心思。继承人不历练几年,将来不上手啊。但是小儿子毕竟年轻,他更愿意扶江桥一把。可这金河却是万万不会答应的。”

    所以,占了这个身份就得替人家了结因果。这事说起来,其实江桥也是挺无辜的。

    “比我这边麻烦多了。”林雨桐将面条挑出来,四爷把碗往桌子上端,回头笑道:“是有点麻烦。金家……就是江枫的舅舅金沙,甚至想着别去管那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他把江枫落在金家的族谱上,甚至还给起了个名字,叫金思烨。”

    林雨桐觉得,金河可能是不甘心的。要不然,钱多少是个够啊!还有比自己幸福更重要的事吗?她有金家的股份,这辈子都不缺钱,如今这么搭进去半辈子,值得吗?除了不甘心作祟,还真想不出别的来。“叫我说,还一起做什么公司,当初金河就该直接出手把江河集团给毁了,反正她才是最大的股东!江天最在意什么她就毁了什么,如此一拍两散才干脆!”哪有今天这些破事?

    可是能有几个人做到她这份干脆果敢呢。而且如今的公司不是当初那几十个人几百个人几千个人的公司,是个上市的集团大公司。多少人靠着公司吃饭,这得牵扯多少家庭。不管江家的家庭关系怎么样,都不能任性的随心所欲了。

    林雨桐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说,你还是得去江河。”

    江河肯定是要去的,四爷一边点头,一边端起炸酱面,“就是这个味!可想死我了!”他呼噜呼噜的吃了几口,“不过我另外也做一些投资。哪一行有赚头,就投进去试试水。短期内,我主要还是在江河那边。其实江河是个很好的平台,房产这一块……”他突然一叹,“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风雨不动安如山。”

    安居乐业!传统就是如此。想在城里生活的想着买房,想回农村的,就没压力了吗?自建房屋的成本也是越来越大,辛苦的打工赚钱一样是回乡建房子,都是房奴!

    林雨桐叹了一声,“你就叫我做一回白富美,安安稳稳的享受一生成不成?”房子这事,谁能背的动。他还真是会给自己身上背包袱!

    四爷就笑:“吃饭!吃饭!”

    他一个人干掉了一斤面条,两盘子素炒的青菜,一点都没剩下。

    吃完饭林雨桐还想说话,但军训连着几天的疲惫,往沙发上一躺,马上就睡着了。四爷将她抱起来送床上去,这一觉起来都已经晚上九点半了。还是被电话惊醒的。

    是苗苗的电话,“我跟文娟在家里涮火锅,你来不来?”

    想来是怕文娟一个人在宿舍无聊,带到她那边去了。

    林雨桐叫苗苗等一下,然后捂住电话问四爷,“叫我吃火锅,你去不去?”

    四爷坐在电脑前停下手,这才转了转脖子,“那就去吧。”她能问自己,就说明她还挺喜欢她那俩同学的。

    林雨桐觉得不出小区,就在隔壁那栋楼,而且单元门对门,中间隔着个小花园,从小石子路过去,也就十来米的样子。一点都不费事,也不怕被人看见。就马上回复苗苗,“等一下,我马上就到。”

    四爷没换衣服,林雨桐换了运动服,两人一人给头上扣上一顶棒球帽,拿着手机就出了门。

    苗苗对于林雨桐带男人过来刚才在电话上已经听见了个大概,但一见四爷眼睛还是一亮,“没想到你喜欢的不是小鲜肉,是这种浓眉大眼相貌堂堂的……”

    说实话,四爷的长相跟时下的审美有些偏差。时下的所谓小鲜肉,是那种精致的男孩子。但四爷这种应该是二三十年前最流行的帅哥,就是那种穿上汉奸的衣服也像是地下党的那种长相。肩宽腿长,什么衣服穿上就撑得起来。穿上制服或是西装,那就更好看了。一身正气偏又带着几分儒雅,如今换了四爷,身上又添了贵气和沉稳。不是林雨桐偏心眼,要叫这样的江枫去江河,只要跟江桥站在一起,下面的人只要不是心里有鬼,都会更偏重四爷的。一个一看就可靠,是那种山岳塌下来他也能扛得住的人。一个是那种没正行的人,人不坏,能力大概也不一定就坏到哪里,但只那痞痞的样子,叫人看着就觉得不靠谱。公司容不得一丝玩笑,下面的员工指着公司吃饭呢。这个继承人的选择当然是得擦亮了眼睛。

    林雨桐也没做多余的介绍,只点了点苗苗和文娟,“保密!千万保密。还不到说的时候!”

    “懂!”苗苗请两人进去,“我这边不如你们那边大,不过还勉强坐的下。文娟的手艺也好。”

    文娟有些腼腆:“就是老家的做法,吃的新鲜吧。”

    林雨桐吸吸鼻子,一股子鲜辣味直冲鼻子,“还别说,味道不错。”

    四爷晚饭吃了不少,其实是不怎么饿的,也就是帮林雨桐涮菜再夹到碗里。

    “你听说了吗?”苗苗跟林雨桐八卦,“那音乐系的海丽电脑被人黑了。”

    林雨桐的手一顿,转眼间将所有的事情就串在一起了,在下面捏了捏四爷的手指,然后才面无异色的道:“怕是得罪人了吧!”

    苗苗点点头,“她那人,还真不好说!”

    说着,就跟林雨桐说起了工作室的事,指着指俩个房间,“我打算住到地下室去,将这里全都改成工作室的样子。”

    “地下室?”林雨桐皱眉,“你还真是舍得下本钱。不过我记得楼下的地下室是有独立产权的,建筑格局跟楼上的格局是一样的。”只是价钱比地面建筑便宜了一半而已。这地下室属于半地下地下室,买不起地上建筑的,很多人都很追捧这种更便宜一些的有产权的半地下室。“其实你这相当于多了一套房子吧。”

    苗苗一愣:“房本还没下来,我还真不知道。我以为跟老家那边一样,地下室是没有产权的。我当时说房子小,好歹要个地下室好存一些东西。结果我爸就给我买了,大概他也没想到吧。这下好了,我占了个这么大一个便宜。”她哈哈大笑,带着几分得意。

    四爷看了林雨桐一眼才转脸道:“只怕你爸不是没发现,而是故意没说透。”

    苗苗的笑噶然而止,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雨桐摇摇头,“你想啊,这最后是要掏钱的,花了多少钱你爸能没数吗?花的那些钱是不是那种十几平米的地下室的价钱他会不知道?只怕是你后妈也跟着,你只提了一句买地下室,你后妈也当成那种小的,没多少钱,犯不上为那个计较。你爸也就没声张,就这么给你置办下了。那地下室要是还是九十平这样的格局,价钱应该都在一百五十万往上了。要是精装修过的,只怕没有一百八十万都买不到。”

    等林雨桐和四爷走的时候,苗苗还有些神思不属。

    文娟倒了一杯水递过去,“这么算下来,你爸给你花了差不多有五六百万了吧。”

    她也不知道这是多还是不多,但叫她看来,他爸瞒着后妈给她置办产业,心里肯定还是爱她的,“打个电话过去吧。你开学到现在一个电话都没往家里打过。”

    苗苗仰着头,眼睛眨了又眨,“我家就是那种比起普通的工薪阶层好点,但跟林雨桐家那种真正的豪门不一样。家里的资产包括在省城的几处房产,加起来也就不到两千万的样子。但做生意嘛,银行肯定是有贷款的,这一正一反一抵消,其实我算是拿了家里的一半了。甚至还是较多的那一半。”她咧嘴一笑,比哭还难看,“要不是林雨桐今儿说,我大概还得很长时间才能回过味来。”

    文娟拍了拍她,“其实我觉得你爸对你挺好的。你看你宿舍用的东西,跟林雨桐的看起来可没什么差别。打个电话吧,说不定你哪天就后悔了……”

    苗苗玩着手里的手机,然后起身,“我去洗澡,然后换你……”没说打电话的事。

    林雨桐回去后才道:“这钱啊,有时候就是乱家的根苗。”那苗苗家估计也是钱闹的,还有江家的事,最开始闹的都是钱,如今再闹还是为了钱,“什么状态的日子过的最舒服呢?我觉得就是那种有车有房然后一个月稳稳的拿上四五万块钱,大富大贵没有,普通人的日子过着却从来不觉得手里紧。什么负担没有,这样的日子就最舒心了。”

    可人哪有知足的时候?一个月有四五万了,就想着一个月四五十万的事。

    四爷拉林雨桐一起去刷牙,“赶紧刷牙睡觉!明天晚上还有个慈善晚会,我得陪金河一起去。”

    “你也去?”林雨桐挤了牙膏,“我也会去。”

    两人对视一眼,可惜是不能一起去的。

    两人刚躺下,正要做点少儿不宜的事,电话猛地就响了,林雨桐的手在四爷背上游移,一撇床头柜上的电话,头顿时大了,林博来电话了。

    四爷倒向一边,“赶紧接了,要不然一会儿得赶过来。”

    林雨桐无奈的拿起电话,“爸爸!”

    “闺女,睡了吗?”林博一边松领带一边道:“睡觉前检查门窗,锁好知道吗?”

    朱珠在一边撇撇嘴,他对女孩子的了解仅限于童话上的吧,这才几点就催着孩子睡觉?大学生正是夜生活丰富的时候,他可真是‘单纯’的可以!

    林雨桐含糊了应了一声,“就要睡了。爸爸也早点休息。”

    林博高兴的点点头,“爸爸马上就休息。你同学呢,没吵醒人家吧?”

    我说了人家睡了吗?这是暗示自己叫同学出来吱个声吧。

    林雨桐马上接话,“哎呦爸爸你不说我险些忘了,我妈呢,有点事我想跟她说一下。”

    林博嘴上应了,却斜了朱珠一眼,“找你说话。”

    朱珠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这肯定是被打岔岔过去了。什么跟同学在一起,什么同学不敢跟家长说话?她当然得帮着闺女了,忙道:“怎么了?叫你同学好好睡,不要打搅人家。”

    林雨桐顺便说了要一批公司的残次品的事,“……小打小闹的工作室,不用太好的。”

    这算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把前两三年的库存也叫人清一下,这衣服只要搭配的好了,也一样好看。还有一些更早的时候,从各个竞争对手那里买来的对照品,对照完了留了数据就都在库房扔着呢。有的估计都旧了,我叫人清理一下,明儿下午叫人给你送去,你叫你同学接收一下就行了。”

    那就太好了。

    朱珠说着话,就拿着电话上楼去了,一进屋子就马上将门一关,语气马上就变了,“闺女,老实交代!你到底是跟什么同学在一起呢?别跟我说是女同学啊!女同学你还会怕你爸查!好闺女,干的好!不愧是我闺女!该出手是就出手,这才半个月,就碰上对眼的了。这个好,改天我过去,你带回来我见见。是不是个漂亮的男孩纸?”

    林雨桐:“……”无言了半天,她只得就这么挂了电话。

    朱珠嘎嘎就笑,“小样,这一试探就露馅了!还是有情况了啊!”

    林博在外面敲门:“电话给我,我还没说完呢。”

    朱珠开门把电话塞过去,“孩子都睡了,你叫孩子歇着吧,别再打过去了。我跟她同学说话了,是个女同学,就是那个家境好的那个苗苗,小姑娘想创业,找我支持一下而已。别老打电话了,弄的人家还以为咱们家怎么回事呢?这点小恩小惠的不停的去问,叫桐桐怎么做人?”

    这倒是!

    林博把手机收了,“干嘛给你打电话,难道我就不能支持一下?”

    “我那是压仓库的残次品,人家孩子用了心里也没负担。你那边的衣服,不都是你那些艺人……”说起花枝招展的女艺人,她更闹心,一副不想继续说下去的样子摆摆手,“你别添乱了,赶紧去睡去!”

    说着,转身就要关门。

    林博伸手将门一挡,然后把头探进去朝卧室里一看,“你这就要睡了?”

    这不是废话吗?

    “都几点了还不睡?”朱珠摸了摸脸,“女人过了三十,休息不好是要长皱纹的。对了还该贴一张面膜,明天早上找石樱一起做spa。”说着就回头又问林博,“你说几点接桐桐?”

    “十一点半。”林博问道,“怎么了?”

    “那我们下午去spa。”朱珠又摸了摸脸,“带闺女一起去。我们顺便在那边吃晚饭,然后换礼服化妆……要是晚饭早点的话,你六点半就能来接我们了。”

    也好!

    林博点点头,又朝朱珠的脸上看了一眼:“其实……”其实这女人的皮肤还是很好的。

    “怎么了?”朱珠不解的看过去。

    林博尴尬的低头,“没……没什么……你早点睡……”

    朱珠啪一声将门关上,然后脸上就露出几分玩味来,“尝到肉的味道了,隔得久了不吃就馋了吧。要不是今儿的例假还不算干净……”就他刚才那跃跃欲试又偏偏不敢的小模样自己岂能放他走?

    作者有话要说:  就这么多了。天太热,出了一趟门回来有点中暑,状态不是很好。明儿尽量早点更。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