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4章 奇爸怪妈(10)三合一
    奇爸怪妈(10)

    江桥白了圆饼一眼:“你丫不会来当个老师, 这也成了道德的典范了吧。还记得你是干什么的吗?”你丫一个头号娱记,摆在眼皮下的又跟好兄弟息息相关的人莫名其妙的来了你竟然没有去窥探?谁信啊!“你的职业道德呢?你的职业素养呢?”该窥探的不去窥探,只盯着男男女女偷吃的事, 还是一如既往的猥琐。

    圆饼嘴角撇撇,“那什么……你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这里是军营啊!我在这里来回探头探脑的, 这叫窥探军事机密。闹不好是出事的!”

    狗屁的军事机密!一个学生的训练营, 也跟军事机密扯上关系了?

    圆饼往墙上一靠, “别管人家是干嘛的, 但这里属于军队的地盘, 什么地方都能放肆,就是在这样的地方不能。再说, 你进来的时候没看吗?这里四处都有岗哨, 你想进来, 还不得我打报告叫人家审批吗?而且还有时间限制。你说这样了, 我还怎么四处乱逛, 四处偷拍啊!”说着,就抬手看了看表,“要说话赶紧说, 剩下的时间可不多了, 还有不到二十分钟的探视时间, 我再陪你聊十五分的, 你得提前往门口走,人家那个时间是看你到门口的时间,不是看我跟你咱们见面的终止时间。”

    “嘿!”江桥伸手用胳膊肘夹住他的脖子, “你诚心的是不是?还不说老实话。”敢给老子打马虎眼了!

    圆饼暗骂一声,这就是太相互太了解的坏处!他|妈|的自己是不是说了假话,他们用眼睛听,用鼻子看,都能判断真假。要么都说距离产生美呢,这话太|妈对了!

    没有身高的优势,被人摁住就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圆饼只得认怂:“停停停!撒手啊!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江桥胳膊松了松,“说!我先听听!”别以为老子好糊弄!

    圆饼喘了一口气,“就是来拥军的……”

    话还没说完,江桥就用劲一勒,“骗傻子呢!跑这地方拥军?他|妈的老子长了一张好骗的脸吗?”真是欠收拾了!

    圆饼心道:还算是有点自知之明。

    他脸色一苦,语气却恼的很:“你的眼睛叫眼屎糊住了,进门没看见人家正从车上往下卸货吗?”

    好像还真有这么一码事。

    “可他到这里拥的什么军?”江桥胳膊一松,却忘了放开圆饼,“难道还有我不知道的事?”

    圆饼眼珠子一转,“那我就真不知道了。你说你这弟弟精明,从小到大他就没吃过亏。我也在心里寻思呢,你说就周围这一片有什么利可图呢?”偷换概念,把这里说成这一片,这范围就大了。想来能糊弄过去吧?

    江桥果然露出沉思的神色,是啊!这倒霉弟弟向来是无利不起早的。

    他放下胳膊,挟持圆饼的胳膊:“你说的对,要是他觉得有利可图,这么要紧的事,他不可能露出端倪叫你知道。”

    “嗳!你可算是想明白了。”圆饼心里一松,也不能怪这家伙想偏了,谁能想到事情的真相那么叫人蛋疼呢。

    江桥沉吟了半天,难道是为了这周围的地皮?

    这么想着,就不由的嘀咕了一句。

    圆饼捂住耳朵,“我什么也没听到,你们动辄十几亿几十亿的商业秘密,我万一不小心露底了,这挡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兄弟,我求你了。我这刚过了两天消停的日子,还想这么继续消停下去。能求你别把这些不能叫人知道的事泄露给我知道吗?”

    江桥皱眉摆摆手:“瞧你那怂样,我都不怕你怕个毛!我对你这个自家兄弟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再说了,这我不是瞎猜的吗?做不做的准还不一定呢。不过,你可得给我盯着点。放心,我少不了你的好处。咱们兄弟是兄弟,但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你只要叫你手下的给点我那倒霉弟弟的消息,你的……好处大大的。你的明白?”

    “明白!”圆饼忙不迭的应了一声。应完了一愣,在心里骂了一声‘明白个屁!’。

    等送走这倒霉催的,圆饼掰着手指一算,好似自己完全可以利益最大话。把林博闺女的消息挑拣以后发给林博,可以得一份好处。把江桥那倒霉弟弟的消息挑拣一些发给江桥,又可以得一份好处。隐瞒林博闺女和江桥弟弟在一起的相关消息,这又是一份好处。一份东西分三部分卖出去?好像这主意也不错啊!

    林雨桐不知道这两人说了什么,但是江桥为什么来,她心里还是有数的,早不来晚不来,四爷刚走他就来,看来还盯的很紧啊。直接发了个消息给四爷,告诉他江桥过来的事。

    四爷挑眉一笑,早知道他会跟过去。

    他这么一说,林雨桐就不问了。他不光早就知道,还挖好了坑,等着人往里跳呢。

    原以为要军训一个月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却说时间要缩短了。说是半个月就能结束了。也就是一共两周时间。可如今一个周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原来的军训训练计划就得修改了。格斗是教练手把手教,在林雨桐没控制住给教练来了一个过肩摔之后这项训练也结束了。

    团长笑眯眯的找过来:“怎么样?小姑娘要不要去当兵?”

    说去和不去都不合适。

    林雨桐擦了一把汗:“我没满十八岁!”

    呃?!

    这确实是个问题。

    因为时间紧凑,没有射击训练总是叫人有些失望的。苗苗低声跟林雨桐道:“知道哪里有射击馆吗?有空一起去玩。”反正上大学的费用,她爸爸还是得负担的。过的奢侈点,总不能太亏欠了自己。

    “我找人打听一下。”林雨桐也有些心动。还别说,现在能找那种感觉,要么去找射击队,要么只能去射击馆了。

    最后两天又赶上下雨,户外活动是没办法了。只能上一些理论的课程,连汇报演出都只是象征性的选了代表队,在户内的体育场简短的演练了一番,就算是完事了。

    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可算是解脱了。一个个的黑了瘦了不止一圈。这边东西还没收拾好,外面就又热闹了起来。原来是电影学院军训的学生已经到了。

    闹了半天是给对方挺腾地方呢。

    背着包往楼下赶,外面已经有很多男生聚集在一起了,围着电影学院的新生看美女呢。女生这边刚鄙夷完男生,就被新下车的帅哥们吸引了视线。

    “真帅!”开颜指着其中一个,“你看那是不是boy组合的周俊。”

    林雨桐一愣,这个组合好像在海纳的内部资料里看过,是海纳才打造出来的偶像团体。她顺着开颜的手指看过来,就见周俊一笑,小跑着过来了,“小老板,原来你也在这里军训啊。”

    看来自己这个大小姐辨识度还挺高。

    林雨桐跟他客气了几句,也不能多呆。因为她发现,想要凑过来的人更多了。这里面有自己学校的同学找周俊这个偶像的,也有电影学院那些思想早熟一些的学生,打着攀交情的主意。周俊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含笑要接过林雨桐的背包,送林雨桐上车。作为偶像,林雨桐不能真的损了人家的形象,笑着婉拒了。不用问也知道,两人碰面这一系列的行为就会传到网上。

    她算是最早上车的,其他人还在那里磨蹭呢。像是在搞联谊一样。还有些围着周俊要合影然后要签名呢。周俊也都笑着应了,还有不知道是哪个女生上去抱着周俊不停的尖叫就是不撒手,这才有人上去开始疏散人群了。

    不大功夫苗苗就上来了,“我留了有些人的联系方式,也算是拓展业务了。”

    工作室还没成立,她就已经开始四处拉单子了。

    紧跟着,其他人才陆陆续续的上车来,见了偶像,看了美女帅哥,一车的人有说有笑的。

    李群站在前面吆喝:“看看,看看谁还没到。各自宿舍的舍长都点点人数。”

    就听文娟喊道:“等一下,开颜马上就过来。”

    “来了!来了,正往这边跑呢。”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等开颜气喘吁吁的上来,车就动了。开颜一晃,苗苗就一把扶住了,“干什么去了?这个磨蹭劲的。”

    开颜本来就有些红润的脸一下子就更红了,支吾着道:“没事,见到一个高中同学。说了两句话。”说着,就朝车外看去,然后还挥了挥手。

    林雨桐和苗苗顺着目光看过去,见远远的有一个高瘦的男生也朝这边挥手。

    苗苗撇撇嘴,视线调回来去就催开颜,“赶紧回座位上去。文娟给你占着位子呢。”

    “知道了!”开颜嘟着嘴哼了一声,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

    “小丫头动春心了。”苗苗轻笑一声,“不过这上电影学院的……说实话,要是像你这条件的,找个这样出身的当然是无所谓。但是开颜……根本就不合适。”

    林雨桐就十分好奇苗苗,这姑娘到底是什么家庭氛围才养成这样的性子。“你说的没错,那就是个名利场,不是谁都适合的。”

    两人只当是聊天,浅浅的说了两句,就把这事忘了。转而说起了工作室的事。苗苗还真是认真的,说着话还拿出手机,点开记事本,把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一件一件的列了下来。

    不过林雨桐还是提醒,“现阶段,你的工作地点都在小区里,要想物业不管,要想周围的邻居不投宿你,你最好调整一下的方案。男生的生意暂时还是别做。这男男女女,进进出出的,很多人都很反感。”不知道还以为你那里是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再把警察给招去!

    这还真是!

    “那叫你说呢?”苗苗真觉得找林雨桐商量是找对了,她想问题感觉比较周全。

    林雨桐笑道:“你要是听我的,这营业执照还是得办。你现在所在小区是家属区,是不能商住的。不如在学校里租用一个不大的小店面,五六平米,七八平米的都行。费用不贵,能申请执照。另外,你可以把那里当成是男生换衣服的小空间,这样一来,男生的生意你不用完全的往外推,也不用怕谁查了。你住的地方只当是库房在用,这个是谁也管不着的。即便有人说,那也只是你会常带一些客户去库房而已。不违反什么。”

    有道理!

    “行,不就是从我爸一月多要五千块的生活费吗?”苗苗把租店面的费用果断的转嫁到她爸身上。店面一个月三千左右,她要五千,就是把雇佣在校学生看店的钱都预留出来了。雇佣在校学生成本最低,当然了开店的时间都是中午吃饭的时间和下午放学以后到晚上关宿舍门之间这点时间,再就是周末了。一个月两千肯定有人乐意做。

    车到了市区地铁站附近,有几个同学就开始下车了。明天是周末,他们的家在京城,转地铁直接就回家了。开颜过来跟林雨桐和苗苗摆摆手,就背着包一跳一跳的下车了。一下车就朝站牌那边跑去,就见胖胖的开爸爸已经等在那里了。

    军训回来回个家而已,还要叫家长来接。

    “你不回家?”苗苗转脸问林雨桐。

    “我先把东西送回宿舍……”包里还有洗漱用品呢,“然后再把不用的送回对面小区。”

    结果一进宿舍的大门,就被舍管阿姨给拦住了,“林雨桐,你的包裹。”

    我没网购东西啊!

    林雨桐过去一看,好家伙四大箱子东西,一看地址,是之春的。

    不用问,这都是舅妈寄过来的自家厂子里产的零食。大概是之前看到林雨桐吃的不好的照片了。

    这可怎么整?这么多,多长是时间才能吃完?

    林雨桐叫了在一边探头探脑的葛函,“别急着走,给你们宿舍扛一箱子回去。”

    然后塞给文娟一箱子,“这个带回咱们宿舍。”

    又打电话给班长李群,叫他扛两箱子给男生那边分。

    不知道谁嘀咕了一句,“跟土豪做朋友可真好。”

    这点事不大吧,等林雨桐到宿舍把东西归置好,苗苗已经在网上跟人开撕了。原因是有人拍了照片,说林雨桐是假朴素,真奢靡。什么几千块钱的零食随手就散了等等。

    “这就是有钱烧的!”有人在网上这么骂。

    “有钱怎么了?有钱得罪谁了?妈|的智障你们也不看看人家舅舅是干什么呢?那是人家自家产的东西!这就跟家里做的酱肉拿到学校跟同学分享有什么不同?上纲上线的见不得人好,动不动给人扣帽子能先把事情搞清楚先!”

    林雨桐叫苗苗别去管了,“爱怎么说怎么说去!你忙你的吧。”

    “你先走,还没有我撕不赢的。”

    文娟默默的拍零食上厂家的地址,然后将兴家实业的资料往网上发。咱嘴皮子不行,但咱们讲的是证据。

    随后,班里的同学加入了阵营,网上越撕越热闹。什么时候都不乏仇富的人,倒也未必就是坏人。

    林雨桐急着去见四爷,也没去管她们。从学校出去,直接进了小区,开了单元下面的防盗门,手机就响了,是四爷。她接起来,“我已经到了,马上就上来。”

    “我知道。”四爷看着监控画面,“你直接回你那边去,林博半个小时前来了。”

    知道的这么详细?

    林雨桐按了电梯就抬头往上面看,这里绝对有监控。

    “别看了!”四爷笑道,“我没另外放监控设备,只是偷偷的进了社区的监控网络。”

    黑客!

    林雨桐进了电梯才说了一声知道了,然后挂了电话。

    而四爷放下手机,手指啪啪啪的在键盘上一通敲!

    某个女生宿舍正在网上骂的得意的某人抱着的笔记本屏幕猛地一黑,“我靠!”

    海丽按下启动键,半点反应也没有,“坏了?”这可是新机子!还是品牌机!

    这边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呢,手机就不停的闪烁起来,易付宝不停的有提示信息发过来,什么按摩|器,跳蚤|蛋,振动|器,杜蕾|斯还有什么润滑|剂,都是这一类商品,提示自己支付成功。再一看价位,都不算是便宜的东西。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可从来没有买这些,急忙看余额,一看之下三千多块的余额只剩下几十块钱了,她还没来的及哭,又是一声接一声提示音,这次是一大波情|趣内衣。而花的是她的借呗。用这个以后都是要还的。她吓的不知道怎么反应,直到借呗用完了,手机才彻底消停下来了。而她差不多损失了□□千块钱!不光是两个月的生活费用完了,还欠下了五千多的债务!

    这是谁弄干的?

    她尖叫一声,对正在收拾东西方琴吼了一声,“是你对不对!我说了不是我偷了你钱,再说了你的钱不是找到了,你还找人这么报复我干什么?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歇斯底里的崩溃中,好半天她们宿舍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肯定不是方琴干的,你肯定是得罪什么了不得的人了。要不然,不至于的……”边上 的人说了一句实在话,“那人可能就是想吓吓你,没想把你真怎么着。你现在赶紧的取消订单追回损失还来得及。”

    “对!对!”海丽脸都白了,颤抖着手拿起手机,在手机上赶紧登陆取消订单。

    方琴就冷笑一声,“你还是想想你得罪谁了吧。幸好这次只是警告你。若是人家真跟你计较,你这会子就算是想追回损失也不行了,要不然连手机也一块给你黑了,你收不到支付提示,不能及时取消订单,难道将来指着店家给退货?”连银行账号都能黑,这样的人你得罪的起码?

    海丽抿着嘴不敢说话,她得罪谁了?她唯一想起的就是在照片是她发出去的,在网上换着小号骂林雨桐来着。难道是她?除了她也想不起别人了。

    但这事她不敢叫别人知道,这些人都是捧高踩低的。要是知道自己惹恼了不能惹的人,她们只会更加的疏远她。

    于是也没顾得上看笔记本,直接给林雨桐发了一个短信,说了一句对不起。

    林雨桐正坐在林博对面,手机响了一下,见是陌生号码,还有一句莫名其妙的对不起,她以为是谁发错了,也没往心里去。

    林博瞥了一眼手机,“谁的电话?同学?”

    林雨桐大大方方给他看了一眼,“不知道谁发错了。”

    林博这才收回视线:“爸爸不看,爸爸不看,都上大学了,有交友的自由嘛。爸爸过来就是来接你的,明儿晚上有个慈善拍卖会,我跟你妈还有你大伯都会出席,你也跟着去露露面。”

    “明天我回家行吗?”林雨桐尽量用商量的语气,为了见四爷,她不得不编个理由,“我们宿舍那个苗苗,在前面那栋楼有房子,想在那里开个大学生包装工作室。我答应要帮忙的。”

    “开工作室?”林博觉得这谁家的孩子这么能折腾,但这是正常的社交,他没理由拦着,“那行,明儿一早……不……还是中午吧。累了半个月了,睡会儿懒觉。十一点半左右我叫人来接你。”说着才起身,要走了又停住脚,“你晚上的饭怎么办?爸爸在酒店给你订好叫人送过来?”

    “不用,我在学校吃过了。”她还想给四爷做饭呢。在国外待着这么长时间,肯定是想家里的饭菜了。

    絮絮叨叨了半天,说好了晚上跟同学一起住,不用人来作伴,这才算把林博给送走。

    等人确实是走了,四爷才把房门打开,林雨桐听见开门声就猫着腰出去,跟做贼似得,“我那边的门口没装监控吧。”

    还真有!不过是把画面给切换了就行,不麻烦。

    这高科技有好也有不好,就比如两人要转到地下,其见面难度就明显增加了。

    四爷这边收拾的也不错,简洁明快的装修,九十平的房子愣是只留下承重墙,成了大开间!在加上落地的玻璃窗,屋里亮堂的很。

    紧靠着大床的位置放着衣柜,里面有一半都是新买的女装。林雨桐找了睡衣去了卫生间,洗漱换了衣服就直接去了厨房,这才看到另一边几乎是靠墙的位置,有一排五六个显示器。有的上面是外面的实际监控画面,有的是股票曲线。

    林雨桐边在厨房里叮叮咚咚的忙活,边扭头问穿着家居服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四爷:“你还没跟我说你那边是个什么状况呢?还有江桥,他是怎么回事?这江家可是够乱的!”

    四爷放下手里的东西,过来给林雨桐搭把手,拿了几瓣蒜坐在一边的餐桌边上剥了起来,“其实没什么好乱的。”

    这事说起来还真是有点奇葩。这原主江枫的父母说起来是大学同学,两人不光是大学同学,还是初恋情人。这江天当时还是个穷小子,而金河可是金家的大小姐,金家的船舶制造,别说是国内呢,就是在整个东南亚那都是业内的巨无霸。可这金河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一直隐瞒身份,江天一直都不知道金河的真实身份。两人在大学的时候就一起创业,从给人家设计个厨房装修,卫生间下水道什么的,接了工程才临时凑装修队,但不管怎么艰难,两人大学四年,研究生三年,把一个骑着旧自行车招揽生意的移动皮包公司,做成了买的起办公楼层的正规公司。可这成功了,年轻的江天不免有几分膨胀,应酬的时候不免跟一些女人走的近了一些。金河哪里受的了这个?七年的恋情就这么散了!但这公司叫江河,取的是江天的姓,金河的名。两人本该各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的,但是当时谁也没想到这公司会做到哪一步,是金河主动退了一步,持股百分之四十九,而江天持股百分之五十一!事情到了这里要是两人好好的结婚生孩子也就没有什么争议了!

    可江天跟金河偏偏分开了。分开之后,金河出国了,而江天招兵买马大干了起来,公司发展迅猛,早已经不是原来的装修公司了,开始涉及地产行业。对于跟着他打天下的这些元老,他到是大方,赠送了一部分股份。赠送股份的时候,他到底是没动金河的那一部分,只从他自己的股份里拿了百分之五来,分给了那些功臣。如此,金河的股权占百分之四十九,江天的股份由原来的百分之五十一变成了百分之四十六,江河集团最大的股东变了,成了金河了。可这几年金河除了分红,从来就没有露面。她一直在国外,哪怕是公司开会,也都是开电话会议。可能真是两人有一定的感情基础,哪怕是金河占了大头,江天也没在意。当然了,这也是出于对金河的了解。金河要是真看中这些,当年就不会为了根本没有什么的事闹着分手了。

    果然,他做了董事长之后,金河连多问一句都没有。

    这股份的事甚至除了江天和金河两人,别人都不是很清楚。分开那么多年了,年纪都不小了,江天该结婚了。对象是江家的老太太喜欢的姑娘,托人介绍的。江天瞧着这姑娘长的也还行,虽然是文化程度不高,但能在家里持家伺候老太太也就行了。于是回老家先把婚礼办了。可是这事就这么寸,偏偏这个时候金河回来了。不光回来了,还带着跟江天生的闺女回来了。因为金家的老爷子,也就是金河的父亲病了,癌症!

    江天从老同学那里知道消息的时候,彻底傻眼了。多了一个闺女不算,到现在才知道金河是金家的大小姐。你说人家要什么没有,凭什么那些年跟着自己风里来雨里去的,天天吃泡面啃馒头的。要不是真对自己有感情,人家犯得上吗?可自己呢?有钱了,成功了,就膨胀了!可人家在乎什么?在乎钱吗?真不在乎!就在乎自己这个人!他是恨天恨地恨不能大嘴巴子抽自己。于是,马上就赶回京城,要见金河。

    金老爷子见闺女一个人又带着一个孩子,躺在病床上哪里放得下心?

    将两人之前的事问清楚了,才问起江天如今是怎么想的,这些年有没有结婚。

    江天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说没有结婚。事实上也确实是没有领结婚证。在老家嘛,先办婚礼,然后补办结婚证的比比皆是。

    于是在金老爷子的要求下,为了叫老爷子安心,金河跟江天这对夫妻把结婚证领了。

    可等半年之后,金老爷子到底扛不住病魔病逝了以后,在葬礼上,江家的老太太带着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出现了,大闹葬礼!这个女人就是江桥的母亲。

    金河在老父亲新丧的情况下,被人大闹葬礼,又知道丈夫隐瞒了这样的事,哪里受得住,当即就病倒了。金家大哥将这妹妹和外甥女安排去了国外。出了这事金河要离婚,江天死活不愿意。到底是感情的原因还是因为股份的原因,这就不好说了。毕竟江天其实是婚姻里的过错方,对于金河是要给补偿的。另外金河生下的女儿,也会从中分一部分股份,这些加加减减之下,金河手里的股份,差不多可达到百分之六十。两人关系闹的这么僵,金河还能让出董事长的位子吗?江家那老太太这才知道她打的小三到底是什么人。但在她看来,那就是能分走大半家产的人。她也不说送江桥母子去京城跟儿子团聚了,就将这母子留在身边。金河几次提出离婚,江天都以核算共同财产为由拖延下来了。这一拖就是好几年,在金河想要提出诉讼的时候,事情又有了变故。两人的女儿病了,还是白血病!金家所有人的都做了配型,没有合适的。只能联系江天,江天的配型也不合适。倒是江桥的意外的配型成功了。但江桥的年纪小,江家的老太太舍不得这个命根子,江桥的妈妈也不同意。江天到底没有强求,只跟金河提了一句,倒不如咱们再生一个,说不定配型合适,婴儿的脐带血采集根本无痛,对孩子更没什么影响。那属于废物利用。等待被人捐献骨髓和自己生一个,这算是两手准备。只是可惜,在金河怀上江枫六个月的时候,那个等着救命的女孩子还是没能活下来。怀孕期间丧女,这又是一重打击,八个月生下了儿子江枫。而江桥为什么那么恨这个倒霉弟弟,就是因为她的妈妈在知道金河又添了一个男丁的情况下,大晚上的骑了自家的摩托车往车站赶,想去京城闹一闹的。可那天晚上偏偏下起了大雨,车快路滑,撞到路边的护栏上撞死了。

    江天是焦头烂额的,用钱安抚了江桥的舅舅家,又在老家给老太太雇了人伺候,却将大儿子接到了身边。那一年江桥都十岁了!早就有了记忆了!他奶奶说京城的女人是坏女人,他就认定那是坏女人。他奶奶说那是后妈,他就坚信那是后妈!她奶奶说那女人生下的孩子是个扫把星,那他就觉得这弟弟就是个倒霉催的。俩兄弟差了十岁,可以说是根本就没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过。江天跟江桥住在江天这边,而金河跟江枫住在她自己的房子里。江天是两边跑,对江枫肯定是多了几分愧疚的。为了孩子,大概也因为不想便宜了江天,金河没有再要求离婚。反而处处摆出弱势的样子。在公司也不争什么董事长的位子,只是财物状况却休想瞒住她。两人越牵扯的深,江天就越是不敢跟金河离婚了。不过这两人到底是一起创业的,对彼此都熟悉的很。江天就是那搂钱的耙子,金河是赚钱的匣子。虽然生活一团糟,但在工作中简直是珠联璧合。这二十年两人联手将公司做到如今的上市公司的规模,早就不是单纯的用男女感情能描述的关系了。可随着江桥的长大,有些问题也就孵出了水面,江天想叫江桥进公司,但金河却不同意。江桥不待见金河,金河也未必就待见江桥。想起江桥,就想起那个本来有救的女儿。这是两人之间的死结。在金河的心里,甚至都觉得是江天舍不得江桥,甚至都到了不顾女儿的性命的地步。江枫这两年一直在国外读硕士,这次金河过去看他,是因为刚好赶上那个女儿的忌日,她心里怎么也不安稳,这才去守在儿子身边的。

    林雨桐听了都皱眉,这种近乎畸形的家庭关系维系了这么多年,是人都得疯了。等扛到现在,这两人也都算是奇人!

    作者有话要说:  凌晨前后还有一更,到时候我能码出来多少算多少。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