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0章 奇爸怪妈(6)三合一
    奇爸怪妈(6)

    董成今年三十九,四方脸面, 身材中等。边上跟着他的第二任妻子范颖。范颖原本是舞蹈演员, 后来开始拍戏,接一些花瓶一样的角色, 成了董太太以后,就在家相夫教子不怎么抛头露面了。后面是董成的一双子女, 俩孩子不是一个妈生的,但是却同岁,几年内都十九了。大的是女儿,比儿子大半岁的样子。女儿是前妻生的。儿子是现在的妻子范颖生的。

    只看这简单的资料,就不难知道发生了什么狗血的故事。总之范颖算是个成功上位的小三。

    当然了, 这些话, 也就是没人的时候,母女俩私下嘀咕的。如今正在录制节目, 这不合适的话是一句也不能说。就跟林博和董成之间恨不能见面就给对方两拳, 但场面上还一副久别重逢十分想念的样子。

    “董哥,跟你说实话,是节目组说你会来……”林博握着董成的手摇晃着, 十分热情。

    董成不等林博把话说完, 就笑道:“这么说是我来了, 你才肯来。我要是不来……怎么?这节目组还请不动你?”

    这话敢承认吗?擎等着得罪人呢。

    林博哈哈一笑,“不是不想来,是不敢来。谁不知道你董哥跟嫂子的魅力?”

    “哪里哪里,哪里比的上朱总。”董成跟朱珠握手, “你好啊!朱总。”

    “见外了。”朱珠笑的温婉,看了林博一眼,像是征求意见一般,之后才道:“我称呼您一声董哥,都不是外人。”

    林博心里有点发飘,这日子可真是借来的。这女人要一直这么温顺起来,那简直就是完美。

    大人们在寒暄,已经不在大人行列的林雨桐只得跟这两姐弟打招呼。董双双的长相只能说是一般,但是董东就长的很帅气很阳光了,这小子长的像他那他妈妈。

    据林博的说法,董成亲自跑来参加这节目,就是捧董东的。他儿子想出道!对这做法林博嗤之以鼻,“在这个行业,咱们偶尔出出镜也没什么,但是别把自己搁在那浑水里去搅和。”意思是不希望林雨桐做什么明星梦。

    林雨桐当然是没这意思的。她也不觉得她做的来那些事。

    大家说的热闹,但是节目组不是给大家来聚会的。得先把东西归置好,然后节目组就开始收缴大家的钱包。现金是不许带的。

    住的地方不错,大炕上铺着垫子,也还算是软。但是厨房里除了锅碗瓢盆和调料,连水都没有。

    这个节目的玩法就是这样子的,没有一分钱,不允许向外界求助,一家人在这村子附近,包括这半个小荒山的范围内,自己想办法弄吃的。后续好得招待请来的明星朋友。

    “他们这是玩真的?”朱珠拉了林博低声问。

    “当然是真的。”林博白了一眼,“放心,不会饿着谁的,实在弄不来吃的可以从节目组要米面,只不过得完成他们的任务就是了。”

    这个看过节目的当然知道,但朱珠以为那是在做戏,没想到是认真的。

    收拾好都已经十一点半了,午饭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贺宁笑眯眯的过来,“要么出去赶紧找吃的,要么节目组给米或者面,但是需要搬运三百块砖。”

    “出去先试试吧。”林雨桐可不想去板砖,门口的砖块他看了,是那种大青砖。自己能坚持,这两人却未必能坚持。

    本来就是抱着玩玩的心思,出门只当是看景了。

    三人一人一个背篓,悠哉悠哉的往出走,一路上山上的方向去了。

    顺着小溪,林雨桐见了什么嫩嫩的灰灰菜马笕菜都摘一些放在背篓里,林博还蹲在小溪边看有没有鱼。在村里的小溪,有鱼早被捞干净了,还能等到咱们?朱珠心里撇嘴,在摄像机面前却是半点都不露,她起身正准备去看溪边的泥堆里有没有泥鳅,就见林博头等的树枝上伸出一个蛇头来。她哈哈一笑,“这回有肉了。”好肥的菜花蛇。

    林雨桐抬头一看,就跟着笑,“没想到遇上这东西了。”

    摄像师跟着两人的视线拍过去,顿时吓了一跳,蛇这东西,万一咬人了是要出事故的。

    林博后知后觉的抬起头,一看是什么东西以后猛地往起一跳,“哎呀……妈呀……”他窜了两步,直接跑到朱珠的身后,“蛇啊……”

    朱珠没被蛇吓着,却被他这反应给吓了一跳,本来拿着树枝准备挑蛇的,结果被他一吓,手一抖,蛇掉下去正好朝林雨桐的方向,“桐桐让开。”

    林雨桐捡起边上的枯树枝,一把扎过去,正在七寸上。死的不能再死了,她拎起蛇尾巴掂了掂,“得有小一斤。”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等节目组的人反应过来,就不由的失笑。哎呦我的林总嗳,你咋好意思的。吓的往老婆后面躲就罢了,连闺女都不如。你瞧瞧这娘俩,这个彪悍啊。

    林博这会子还怕着呢,“快……快……快放下……桐桐……快放下……”

    得!看这样子,就算是有蛇肉他也不敢吃了。

    贺宁在边上问:“今中午你们家吃蛇羹吗?”

    “我爸不敢吃。”林雨桐把蛇放进背篓里,“一会去村里卖了,然后换米面。”

    “野生的蛇可是不多得。”朱珠还有点心疼,“换了就换了吧。”

    林博有些讪讪的,他直接对贺宁摆手:“等播的时候,这一段掐了。”

    朱珠回头看他,还能不能更无耻!

    周围的人都发出善意的笑声,有的说我也怕蛇,有的说我连鸡都怕。

    林博跟着点头,对的!对的!怕蛇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但回头还是抓住贺宁,“别忘了把这一段掐了。”

    贺宁心说,就靠这个做卖点呢!掐了?掐了还玩什么!想必节目预告播出**oss花容失色躲老婆身后求安慰的样子,一定能叫节目收视率节节攀升啊。

    这一家本来大家的关注度就高,年轻的爸妈带着基本成年的孩子,这本来就是卖点,没想到还有更大的惊喜。他这会子想着的是,有什么办法能叫这位boss多做几期节目,想来效果也是杠杠的。

    一斤重的蛇被林雨桐拿到村口的饭馆跟人家换,讨价还价了半天,按照三十块钱作价,没要钱,直接要了八斤面四斤米。朱珠和林博还顺走人家餐桌上放着大蒜两个。

    摄像的师傅笑的手都抖了,要么说着越有钱越抠门呢。

    贺宁心道:要不然人家能把生意越做越大呢。这赚的少了就算是赔了的做派,真是让人受不了。

    朱珠背着四斤面,林博背着八斤米,一人手里攥着个蒜,觉得收获还不错。有这些东西,至少不用给节目组搬砖了。

    林雨桐背着半篓子的野菜,在路上顺便捡一些枯枝干柴,厨房是老式的,大锅烧柴,可厨房没放柴火。

    林博接过闺女手里的柴帮着拿,回头抱怨贺宁,“我说你们节目组也真是够可以的,连柴火都不准备?”

    贺宁笑而不语,还不知道憋着什么坏?

    结果到了院子才知道,人家门口的柴房里有柴,不过是那种大根的木头,需要人劈柴。

    贺宁指了指林雨桐捡的柴火,“这能做引火的东西,但一日三餐靠捡柴火做饭肯定是不行。”

    不就是劈柴吗?

    林博一码袖子,“我来。”他把背上的背篓递给朱珠,还安排呢,“你先择菜洗菜,我这柴马上就得。”

    朱珠顿了一下,好吧!你想丢人你可劲的丢去吧。本来想自己来的,这活计对自己来说真不是事,一起拿小时候家里杀猪,一锅一锅的开水烧出来得多少柴火?十岁自己就能劈柴了。

    母女俩在院子里摘野菜,董成一家回来了。这一家子去讨饭去了。结果回来的时候这个拿着俩馒头,那个拿着半碗剩菜,还有拿着咸菜疙瘩的。

    林博虽然砍了好几次都没砍到柴上,但对方的倒霉样却叫他马上幸灾乐祸起来。

    董成倒是无所谓,“总比吃野菜强吧。”

    这是相互鄙夷,没道理可讲!

    董家在吃馒头咸菜和搬砖换粮食中难以抉择,而林雨桐和朱珠已经把菜摘好了。朱珠端着菜去小溪里清洗,林雨桐这才想起厨房没水,拿了扁担挑了水桶,得去百十米远的一处泉眼取水。林博哪里舍得闺女去挑水,他放下斧头,赶紧接过扁担,“放着,爸爸来。压得你不长了。”

    董成回头笑道:“桐桐得有一米七吧,还长?”

    “我家孩子才十六,我看至少还能长两三公分。”林博觉得闺女哪哪都好,他自己一米八六的个子,朱珠也有一米七二三的样子,他们的闺女不可能矮了。至少也得有她妈妈那么高。

    已经十九岁,个子停留在一米五八的董双双:“……”个子高了不起吗?

    分分钟得罪了他本来关系也没怎么好的人,林博挑着水桶,晃晃悠悠的出去了。林雨桐是真饿了,只得认命的拿起斧头,在一群人的注视下,三下五除二的劈了一堆柴火。真是久不运动了,胳膊还真有点疼。等把柴火往厨房运了一半了,朱珠担着一担水回来了,林博端着洗干净的野菜的盆子。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一看劈好的柴,他脸上的神色放松了,拉了贺宁,“你这可是明目张胆的作弊啊。”他以为是节目组放在那里拍摄的。“不过你们也是,现在谁还会劈柴啊,不过为了趣味性,这个环节还不错。”

    周围又响起压抑的笑声,**oss,我们正想问你家孩子是吃什么长大的?

    其实林雨桐不会做娱乐节目,她就是按部就班的该干什么干什么,不像是范颖和董东母子,自己劈个柴,他们比自己的戏份还多,手舞足蹈的在摄像机前面何种蹦跶,各种惊叹。

    可从节目组来说,林boss这边没有丝毫雕琢的痕迹,全本色的自然生活状态。而且这位boss在家庭中的状态,总叫人莫名有些喜感。

    要去替闺女挑水,结果水被老婆挑回来了,没劈的柴也被闺女给劈了。最后他干了什么?把老婆洗好的菜端回来了。

    真想问问林boss,被老婆孩子宠成这样真的好吗?

    林博不知道别人的腹诽,要是知道能委屈死!谁宠过他了?没欺负死就算是不错了。

    快两点了饭才做好,野菜面,绿油油的一人一大碗,也没臊子,直接将蒜剁成末,码在面上再放上干辣椒面,盐味精鸡精放上,然后用滚滚的麻油一泼,就是一碗油泼面。

    ‘刺啦’的油声,还有泼在蒜泥辣椒面上的香味,弥漫的整个院子都是。

    林博端着碗,坐在院子里,脚搭在两家中间那矮篱笆上,跟吃着馒头咸菜的董成聊天。

    干涩的馒头能跟一碗冒着香气的热饭比吗?

    “早知道就搬砖了。”董东凑到林博跟前,“林总,赏口饭吃。”

    这小子还挺机灵。这是一语双关啊。既是讨要口吃的,又是说有机会一起合作。

    林博刚要答应,就听到门口有欢呼声,然后一个人影就闪身进来了——安宁?

    谁请安宁来的?

    自己没请,就只能是董成那个王八蛋看热闹不嫌弃事大请过来的!

    范颖夸张的站起来,“哎呦呦……可算是等到你了。”

    安宁笑着过去跟她拥抱,然后跟董家的人打招呼,最后才看向林博,“林总好。”

    林博该做什么反应,他第一反应不是应一声,而是飞快的扭头朝厨房看去。朱珠探出头来,“怎么了?要蒜?”她扬了扬手里剥的光溜溜白胖胖的蒜瓣,一转脸好似才发现安宁,“这不是安宁吗?我说怎么听见外面这么热闹呢。”

    围观的人心里失望,没看成原配打小三的戏,也没看出尴尬不情愿,倒像是老友重逢。

    安宁叫了一声‘嫂子’,才又道:“林总竟然开始吃蒜了?”

    这话就有点意思了。

    众人心里嚯嚯嚯的,等着看这两人互怼!

    董成却背过身严厉的看了一眼范颖,这就是她请过来的人。做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的道理都不明白了?你这么上来就揭人家的脸皮子,一点分寸也没有。这是人家短处,你攥在手里觉得就了不起了,你怎么不想想,是人都会有短处!你就不怕你的短处被人给揭出来?还有这个安宁,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有今天,那是因为林博愿意碰你,等没人捧你了,你算个屁。那朱珠是个简单的角色吗?就是他都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人难堪。她可不是靠着名声往上爬的人,她那是实实在在的闯出的如今的地位。就算是人家不是林博的老婆,人家还是栖凰的主人。你是什么?名声这东西,就是靠不住!攒起来艰难,毁起来却容易。

    朱珠连林博都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会怕她。就见朱珠端着碗,手里拈着蒜瓣出来,也没恼,只笑道:“妹子,你叫我一声嫂子,嫂子就跟你说说这过来人的经验。这谈恋爱跟结婚是两码事。这谈恋爱的时候,那都恨不能跟孔雀开屏似得,把最好的一面拿出来给对方看。可这结婚不是这回事。结婚了,两人那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这话一出,众人哄然而笑。朱珠这才道:“你们别想歪了。我说的不是你们想的那些少儿不宜的东西,是说夫妻两人的任何方面都有了交集,分不清了。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家里的钱分不清了,家里的人,也变成了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我的亲人就是你的亲人。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骨血相容,不分彼此。这就是我说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话还真对!没结婚的小年轻不懂,可结了婚的,都不由的跟着点头。

    朱珠这才道:“这都你我不分了,也就用不着外面的那一套了。大家都是人,吃五谷杂粮。谁能始终跟神仙似得?还不是一样吃饭睡觉打嗝放屁。”

    这话简直太耿直!

    这么爽快的女人很难叫人生出恶感来。朱珠也只管笑,半晌才对安宁道:“人回到家里,不需要社交礼仪的那一套。当然了,要是有事外出,吃重口味的东西确实不合适。不过在家里,不用这么讲究。这蒜还是我们顺回来的。”

    众人又笑!从来不知道这位朱总这么豪爽!

    林博都有些不好意思,一把拿过朱珠手里剥好的蒜,“赶紧吃饭去,面都坨了。都说的是什么?”

    朱珠也不以为意,“我要是说的不好,就把这一段掐了。现在只当是朋友搁在一块聊天呢,说说也无妨。”她很有些语重心长的对安宁道:“爱情走到婚姻,没别的,就是柴木油盐酱醋茶,孩子哭了笑了又大了。”

    周围听着的都给朱珠拍手,“说的好!”

    是说的真好。

    林博觉得心虚了,吃完饭自己去洗碗,叫这母女去睡午觉了。等洗完碗到了屋里,就见母女俩头挨着头睡的正好。屋里没有空调,母女俩额头上都见汗了。他伸手拿着炕边放着的蒲扇给她们轻轻的扇起来。林雨桐迷迷糊糊的睁眼看了一下,林博轻轻的拍她,“睡吧,是爸爸。”

    在外面的监控屏幕上看到这一幕的贺宁,“一号机给林总一个特写。”

    这样自然流露出来的温情,绝对不是表演能表演出来的。

    下午醒来的时候,林博请的艺人已经来了,不是什么大腕,就是海纳的一个新人,去年参演的一部电影拿奖了,林博估计是想捧他,所以这次的节目,叫他过来露露脸。

    朱珠打量了这小帅哥一眼,然后回头对林雨桐喊道:“桐桐出来,别闷在屋里了,跟小哥哥出去玩。”

    林博瞬间黑脸,“杨毅,去劈柴去。”

    小帅哥杨毅有些蒙圈,老板和老板娘他谁也惹不起,“我去捡柴火吧。”劈柴劈不动,他是偶像,不想自毁形象。

    离了眼前就好,算你小子识相。

    朱珠白了林博一眼,“我就不信你能把你闺女在家里留一辈子。”

    “我愿意。”林博冷哼一声,“我养的起!”

    林雨桐:“……”四爷肯定不会愿意,我更加不乐意。

    三口子出来的时候董家正搬砖呢。打了个招呼,林博就带着老婆孩子往上山去了。

    这次林博算是大显身手了,他爬出去掏鸟蛋了。晚上也不知道该吃什么,晌午吃了面条,晚上不能还吃这个吧。想吃米饭又没菜下饭,最简单的就是蛋炒饭。哪里有蛋?树上有鸟蛋!

    于是掏了十几个鸟窝,搜罗了二十八枚各色的鸟蛋,代价就是林博不光手磨破了,几万块钱的衣服也给报废了。

    “这蛋可有点贵了。”朱珠心疼的够呛,也不知道是心疼林博那受伤的手,还是栖凰那经不住磨的衣服。

    晚上这边吃的是鸟蛋炒饭,那边终于吃上正经饭了,却是用紫菜做的包饭。摆盘摆的倒是美观的很,还从路边摘了小黄花做了装扮。但对于大男人来说,这饭实在是不能叫饭的。

    董成逗林雨桐,“伯伯跟你换,你尝尝这个饭团……”

    林雨桐只得把碗里的蛋炒饭递过去,然后拿着饭团回去搅碎,拌上野菜沫子用麻油一淋,林博尝了一口,父女俩合盘,搭着蛋炒饭和野菜拌饭一起吃。

    董双双和董东端着盘子跑了这边的厨房,学着林雨桐重新将饭拌了一遍,董成扭头对范颖道:“弄点中餐吃吧。别给我再吃那个了……”搬了一下午砖,干的是重体力活,完了吃不上一口顺口的,这感觉实在是操蛋。

    吃完饭篝火点起来,像是杨毅、安宁、董东、范颖,也都是要露脸的。所以,晚上自然就安排了这么一个环节,叫他们出节目。

    这是捧人的环节,林雨桐和朱珠都只坐在后面不露头。个人又个人的目的,董家的目的是捧自家的孩子,而林博完全就是找个平台满足大家的窥探**,不想叫人总是带着好奇探自家闺女的底。所以,只要杨毅该参加的都参加了,董家的比重大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院子的周围,还有树上屋顶上都蹲着不少人,是来看明星的。这种环境,林博更不想叫自家闺女露面。

    他是这么想的,但节目组却不知道他是这么想的。

    等一个个又唱又跳结束了,节目组安排的人就喊话林雨桐,“来一个!来一个!来一个!”

    林博对着贺宁摆手,可是周围的人跟着起哄的太多了,一声赶着一声。

    安宁笑道:“桐桐害羞了,这可不像你爸你妈。”

    朱珠面色一变,刚要怼过去,林雨桐就摁住了她,笑着起身,“我也没正经学过唱歌跳舞,那就随便来一个。”唱不好还唱不坏吗?多大点事,真砸了,把这段掐了就是。

    可是这站起来该唱什么她却烦难了。以前会唱的不少,但时间久了都忘了。上辈子的倒是记着,难道要唱大生产?那铁定是要吓住人的!可除了主旋律歌曲,其他的歌偶尔几句倒是能哼哼上来,肯定是唱不全的。但随即又想,主旋律怎么了?不就是怕舆论瞎写吗?最好的处置办法不是压着,这世上还有一种舆论叫国家舆论。只要定了调子,谁也不敢出来胡说八道。

    于是她鞠了一躬,看着院子外隐在黑夜里的田野,张嘴就唱:“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炊烟在新建的住房上飘荡……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一片冬麦……那个……一片高粱……十里哟荷塘……十里果香……哎~咳哟~ 嗬……呀儿咿儿哟 ……我们世世代代在这田野上生活……为她富裕……为她兴旺 ……”

    一张口,声音格外的高亢清亮。林雨桐自己都愣了一下。

    贺宁一拍大腿:“一号机位……二号机位……”他是真激动了,娱乐节目本来就被不少人诟病,过审并不是那么容易。可这是难得的在娱乐节目里看到这么高质量的主旋律。

    这歌很容易引起共鸣,再唱第二节的时候就有人跟着打拍子了。

    “我们的理想……在希望的田野上……禾苗在农民的汗水里抽穗……牛羊在牧人的笛声中成长……西村纺花那个东岗撒网……北疆哟播种……南国打场……哎~ 咳哟~嗬……呀儿咿儿哟……我们世世代代在这田野上劳动……为她打扮……为她梳妆……”

    唱着唱着,她自己也动情了,眼睛不由的湿润起来,她想起了在东北当知青的日子,想起那热烈的劳动场面,想起那时候那种纯粹的情怀。“我们的未来……在希望的田野上 ……”是的!是希望!想起那些在战场上牺牲的人,为的可不就是那一份希望,“……人们在明媚的阳光下生活……生活在人们的劳动中变样……老人们举杯那个孩子们欢笑……小伙儿哟弹琴姑娘歌唱……”没经历过就不知道歌中唱的这些来的有多不容易,“ 哎~咳哟~嗬呀儿咿儿哟……咳!我们世世代代在这田野上奋斗……为她幸福……为她争光……”

    一首歌唱完,不知不觉竟然泪流满面了。这一刻她突然知道她该干什么了。她要做点什么,做点什么叫人们记住那些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没有留下名字的英雄。

    雷鸣般的掌声响起,叫好声此起彼伏。她的声音可能不是最好听的,技巧更是完全没有,但这里面饱含的感情,足以感染任何一个人。

    贺宁跑过来,“这是什么歌?原创的吗?”

    林雨桐一愣,什么意思?没有这歌?

    那这还真是没法解释,“算是吧。”她含糊的回了一句。

    就算没有这歌自己也不占多少便宜,反正她能记住的歌也没几个。将来这歌所得的收入全都捐出去就是了。

    董成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林博,他可不相信这歌曲是一个孩子临时拿出来的,肯定是林博提前准备好的。主旋律好啊,如此饱含感情的主旋律,如此包装,调子只怕就定下了。哪家娱乐八卦没事找这孩子的错处?哪怕千般不好,只这身上的赤色,就能遮住所有的丑。

    林博脸上带着笑,这里面的好处他当然明白,但是这真不是他事先安排的。今儿他比其他人还意外。这孩子站出去的时候,他都已经想好怎么跟节目组交涉,把这一段给掐了呢。谁能想到她一张嘴,声音清透的叫人心里都亮堂了起来。再一听内容,他整个人都愣住了。可以说着孩子找到了一条最好走又最难走的路。最好走这个容易明白,就是说一旦做成了,剩下的就不用人操心了。一力降十会,谁能跟国家舆论叫板?最难走,这是说不是谁都能走通的,没有高质量的好包装,是做不成的。

    等着晚上的环节结束了,三口子回到屋里。林博才严肃着脸问林雨桐,“想唱歌?”

    “没有!”林雨桐觉得有必要跟林博谈谈,她直言道:“我要是想投资拍一些主旋律题材的电影电视剧,甚至于纪录片,你觉得行吗?”

    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电影电视剧也不是都能挣钱的,更何况是纪录片。

    “这可是个烧钱的东西。动辄以亿为单位的投资。”林博怕林雨桐不知道这里面的深浅,但又不好打击她的积极性,“我也不问你怎么突然起了这样的念头。这样吧,你手里要是有好的剧本,可以拿来我看看。然后公司讨论,觉得可行,咱们就拍。”他是咬牙说这话的,哪怕是亏点钱呢。谁叫孩子第一次张嘴跟他这个当爸的提要求呢。

    “没事。想拍就拍。”朱珠洗完澡出来听了两句,“妈给你投资。”

    林雨桐摆摆手,“在商言商,一码归一码。我先拿一个本子出来,你们看看,要是行,咱们再往下谈。”

    这天晚上林雨桐没睡,干脆将笔记本打开,她有太多的东西想写。

    方云、于晓曼、结巴、槐子、何卫华……太多太多的人,每个人都能是主角……

    第二天一早,林博就看到收到林雨桐发过来的邮件,打开一看,光是简介就叫他愣住了。林雨桐拿给她的是以方云为原型的剧本前两集。

    两集的内容林博看了两个小时,然后才抬起头,“说实话,剧本的格式、情节安排还不是很专业,但是故事架构却很吸引人。我很看好……”说着,又奇道:“你既然有兴趣,为什么当初不报考电视电影戏剧编剧的专业,却奔着新闻去了。”

    “新闻专业是普通专业,不用专业考试。”林雨桐随便应了一句,学什么这并不重要,“我以后可以自学。而且,如今这个本子,要是觉得不好,可以请人来精修……”

    这个当然。林博刚才就已经想了,这么好的故事,想来能请的动那几位老先生亲自操刀。

    两人忘了这会子屋里还开着摄像头呢。

    监控室的工作人员对贺宁道:“这是怎么了?为海纳下一部戏预热打广告呢?”

    倒也不像啊。

    那屋里的灯可是亮了一晚上,那位林大小姐确实是在笔记本上敲敲打打了一晚上。

    因为心里有事,对第二天的节目拍摄,一家人也不是很有热情。这天比昨天宽松,一家给五十块钱的生活费,那这就更简单了。林雨桐在屋里补眠,林博和朱珠带着杨毅出去了去村里的小超市采购去了。

    结果刚到半路上就碰上了安宁,她笑着打招呼,“……没想到桐桐的声音质感这么好,有没有意向朝这方面发展,我可以介绍老师……”

    杨毅看了老板娘一眼,就笑道:“安宁姐真会开玩笑。您的声乐老师如今不是在海纳呢吗?”站队很要紧的!老板娘,你坚决是你这一边的。

    安宁有些尴尬,“看我,看见这个好人才,就忍不住了。”说着,想起什么的问道,“桐桐昨晚唱的是原创,不知道林总请了哪位大师给写的。您知道的,我正在准备下一个专辑。正好缺一首主打歌。”

    朱珠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林博,就不信他不明白安宁的意思。这根本就不是要找什么大师写歌,而是想要桐桐唱的那首。说的这么委婉,这是不想自己张嘴求,等着林博主动送到她手里吧。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林博深吸一口气,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在朱珠和安宁的注视下,他笑了笑:“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是吧,这事我做不了主。我家里的事得先问孩子妈,然后再问孩子。我说了不算啊。”

    身后的摄影师手一抖,**oss,听完老婆的听孩子的,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你的脸呢?还要吗?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下午见吧。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