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 奇爸怪妈(5)三合一
    奇爸怪妈(5)

    本来想先搬家的, 可是这家肯定是搬不成了。结婚这么大的事, 网上电视上到处都是消息,可这两人压根就还没跟家里说。

    朱珠昨儿还当着老太太的面说不合适结婚的话,今儿就叼着人家儿子去民政局了。苏媛女士饶是见多识广, 这被这不靠谱的劲给气着了。三十多岁了,不是七八岁和尿泥的孩子了,怎么一会一个主意,没有准的时候。老伙计们把电话都打爆了,可自家那倒霉儿子愣是没想起给她说一声。

    林博这会子兴冲冲的抱着笔记本, 将家里的平面图立体图都给翻出来, 商量着以后怎么住的事:“一楼住保姆, 二楼是以前我的卧室和书房还有健身房。三楼以前是客房,现在把这些客房打通了, 给你做卧室……”

    听起来还不错,三楼的住房面积只有一二楼的一半,因为另外一半是个大露台。林博指着露台, “这里我以前没怎能收拾,就是摆着桌椅, 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喝茶喝酒用的, 现在给你收拾成花园, 保证拉开落地窗的窗帘, 一年四季都能看到繁花似锦。再定制个秋千,摆上几个藤椅,没事的时候带朋友来家里玩, 这地方好招待……”

    朱珠撇撇嘴,好似比自己精心收拾出来的公主房更有诱惑力吧。她的手指在图上一点,“我的房间呢?”

    “放心。”林博指了指健身房,“给你装修成书房。”

    感情结了婚还是要分房住。

    你们就可劲的折腾的。

    “现在装修,什么时候才能住啊?”住不进去搬什么家?

    这好像还真是个问题。

    朱珠呵呵一笑:“那你就入赘我家吧。反正空屋子多的是,哪里塞不下你?”

    林博脸一黑,刚要呛声,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母上大人。

    “完蛋了。”林博嘟囔了一句,赶紧接起电话,还没出声,那边就传来一声吼:“带着老婆孩子回来!”他还来得及反应,电话里只剩下嘟嘟嘟的盲音了。

    他有点傻眼,然后问朱珠:“你给你家说了?”

    朱珠一拍脑门:“没有。”

    正说着,林雨桐的手机响了,“是舅妈!兴师问罪来了。”这办的都是什么事。她赶紧接起电话,“舅妈,我妈正要给你大电话呢……”

    “你个没良心的白眼狼。”那边高亢的嗓音震的林雨桐耳朵疼,她把电话挪的离耳朵远点叫这两个办了不靠谱的事的听听,那边的声音更高了,“这才几天你就帮着你妈糊弄我了?你妈是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你告诉她,我们正在去机场的路上……”

    然后……没有然后了,电话挂断了。

    结婚了娘家人能不来吗?

    林雨桐把电话往边上一放,看这两人还愣着呢,就知道指望不上。她从林博的手里接过手机,划开,然后问道:“密码?”

    林博随口就说了,林雨桐解锁,然后就看了林博一眼。这屏保还是安宁的照片!

    这一眼叫林博瞬间就反应过来了,给林雨桐递了一个哀求的眼神,见对方心领神会,他的心才一松,紧跟着就有些鄙夷自己。不就是安宁的照片吗?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至于心跳都吓的漏了一拍吗?

    但随即就想,这孩子要手机干嘛?

    林雨桐翻开通讯录,点开‘家人’,上面只有五个人的电话,名称分别是:老佛爷、老林子、大王、大老虎、虎崽。

    呵呵!

    林雨桐点了‘大王’拨过去,响了两声那边就接起来了,“喂……”沉稳冷冽的男声,语气不是很好。看来猜对了,‘大王’是林渊。她马上轻笑一声:“大伯,是我啊!”

    林博愣了一下,扭头看林雨桐,给你大伯打电话想干什么。

    电话那边愣了一下,马上声音就柔和下来了,“是桐桐啊,找大伯有事?”

    “有件事我得跟大伯说一声……”林雨桐的语气一顿,笑道:“我外公舅舅舅妈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

    林渊马上明白:“好的!我这就去安排。你跟你爸妈先回家,这边你不用管,我会亲自去机场接。晚上两家人一起先吃顿饭,订好地方我给你爸打电话。”

    “好的。”这才是懂规矩的人嘛,“大伯忙吧。我挂了!”

    林渊挂了电话就想把林博捶一顿,老大不小了,怎么还没孩子明白道理。这么糊里糊涂了这么些年,人家把孩子养大了。要是都不认,这事也就这么糊涂下去了。可如今你们结婚了。男方该有的态度是要有的。他不说亲自去接,好歹要跟家里说一声。不是自己,就得是老爷子亲自去接。这才是该有的规矩嘛。

    要不是孩子打电话来,不光是林家要失礼。这更是不给人家亲家面子。

    这道理林博转眼就明白了,他不是不懂这些道理,是这结婚的事太突然了,一件事接一件事的,他没及时反应过来。

    结果就是爹妈结婚,得闺女在后面给他们收拾烂摊子。

    “赶紧换衣服出门,我把你们送到老宅,去机场时间应该还来得及。”林博说着,就赶紧起身回房间去换衣服。朱珠还有些茫然,显然她把结婚的事情也想的简单了。林雨桐催她:“赶紧换衣服去,头一次上门,不能马虎。”

    等两人都走了,她挑了一件白短袖,一件鹅黄的七分裤,换上白色的运动鞋,这就行了。也不用化妆。

    趁着他们没收拾好的功夫,赶紧在网上找到那家有机瓜果蔬菜的店,下了订单,叫他们先准备,一会子出去顺路一取。

    头一次上门,难道空着手?

    林博和朱珠手忙脚乱的出来,林雨桐已经在车边等着了。再不敢耽搁,林博开车,母女俩坐在后座。

    朱珠拿出镜子补妆,“闺女,你看我这样还行?”

    浅蓝色的碎花连衣裙,米色的浅口低跟皮鞋,头发随意的散着,画着裸妆既不失礼,也不显得强势和妖艳。标准的前妻良母打扮。

    林雨桐嘴角抽抽,“挺好的。”这行头挺好的,扮演的挺好的。要是戏演得好那就真的听阿红的。“前面停一下……”

    然后林博就看见自家闺女提着两个大篮子出来,赶紧下车去借,“家里什么都有……”

    没看这不光有瓜果,还有蔬菜吗?而且包装也不是礼品的包装,就是普通的筐子,里面的果子蔬菜品相也不是最好的。这根本不是在送礼,而是给自家买的东西好看不好看没关系,自家吃只要健康就好。

    这就是怕带礼盒显得见外嘛。

    将后备箱打开,东西放进去,上了车才道:“那你们想带什么,叫助理秘书准备礼盒?”

    朱珠一把抱住林雨桐:“闺女啊,我没有你可怎么办?”家庭琐事,她确实是不怎么擅长处理。嘴上再能说,戏再会演,可时间长了,没这点实在的东西,迟早要露馅的。

    到了林家,林博就喊:“妈,在哪呢?这东西放哪?”

    “买什么东西?”苏媛女士拉着脸从楼上下来,抬眼一看,就抱怨道:“家里有呢,还买这么些干什么?”

    林博看了朱珠一眼,“我也这么说,朱珠非说顺道,这大老远的,我也觉得费劲。”

    朱珠不好意思的笑:“家里这几天大概少不了上门的客人,多备着些。”

    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也好!不过去坐……”然后瞪林博,“你大哥给我打电话说了,你还愣着干什么?”

    林博这才转身赶紧跑了,再不走是真来不及了。

    林雨桐对老太太笑笑:“您又被吓一跳吧?”

    苏媛叹了一声,还不等说话,林雨桐就又道:“您觉得憋气的时候,就想想我。我赶上两个,您只有一个。比我省心多了。”

    苏媛要说出口的话瞬间就咽回去了。可不是吗?糟心的儿子是自己生的。可这孩子招谁惹谁了,遇上这么一对不靠谱的爹妈。是挺不省心的。

    她觉得怜惜又好笑:“照你这话,我这是看着别人比我过的更不好,我就平衡了。”

    “人大部分的不平衡可不就是对比出来的。您要是不去跟别人家的孩子比,只在自己家看,是不是我爸我妈这样的,也还算过的去的。”林雨桐扶她坐下,顺手拿了桌上的水果削皮。

    苏媛一边失笑,一边对赔笑的朱珠道:“这孩子是跟着你嫂子长大了,今晚上我得好好谢谢你嫂子,把这孩子教的很好。”通透平和成这样,这以后日子怎么过,都差不了。

    林家老爷子不在,应该是跟林渊一起去机场了。男人都去了,这是给朱家把面子做足了。林雨桐坐在苏媛和朱珠之间,插科打诨的协调两人之间的关系,尽量叫这两人呆在一起不是那么尴尬。

    到了晚上六点,司机来接了。说是客人已经送去酒店里修整了,回来接他们去酒店。

    这次两家人聚会没有刻意的低调,林雨桐一路上都觉得有人在偷拍。

    苏媛拍了拍林雨桐的手:“没事!叫他们拍吧。你的脸他们不敢不打马赛克。”

    等到七点,林雨桐才看到一行六人走了过来。前面两个老头,一个壮实健硕身上还有腱子肉,一个斯文儒雅弱不禁风。不用问,这壮实如牛的是朱大力,杀猪的出身,身体杠杠的。那斯文儒雅的就是林家的老爷子,被林博戏称为老林子。这老佛爷和老林子放在一起,就知道这老两口之间的相处模式了。紧跟在后面的,年纪稍大,肚子稍大的就是舅舅,在一边陪着的气势卓然神态温和的就是林渊了。走在最后,黑着脸的是舅妈,给舅妈赔笑的事林博了。

    朱家最不好惹的就是舅妈。她一进门就先瞪了朱珠一眼,然后才朝林雨桐招手,“过来舅妈跟前来。”

    林雨桐先跟外公和舅舅打了招呼,又态度不变的跟老林子和林渊说了一声,这才挤在舅妈身边。

    朱家再怎么不满,可就跟大多数人想的一样,两人的孩子都那么大了,结婚证的领了。还能怎么办?

    林家态度摆的端正,朱家也没诚心揪着不放。尤其是林家的老太太,对朱家这个捧啊。说是朱家家教好,说朱家父慈子孝媳妇孝顺,又夸舅妈会教育孩子,说是朱家对林家那是有大恩,看看把孩子养的多好。精明了一辈子的老太太,只要她愿意夸人,就能把人夸的浑身都舒坦。期间林雨桐陪舅妈去了一趟卫生间,她才小声道:“这老太太可比你妈精明。真要搁在一起生活,你妈未必是老太太的对手。不过,你妈没别的好处,就一点挺好——浑!浑上来一般人都招架不住,我估计这老太太也悬。你长点心眼,别叫你妈被欺负了。要是一看情况不对,就立马给我打电话。我还就不信了,咱们家人能吃了亏了!”

    合着这不是准备过日子是干架的。不愧是宰羊的出身。舅妈的娘家是开羊肉馆的,羊都是自家宰杀的。她们家那是祖传的铺子,到现在在之春都有十几家分店了。这姑嫂二人,一个杀猪的,一个宰羊的,难怪这么投脾气。就连这‘浑’在对方眼里都算是个什么优点了?

    吃完饭,送朱家人去酒店的路上,林雨桐就问舅舅朱瑞,“我舅妈说我妈……”

    话还没说完,朱瑞就呵呵两声,“你妈是浑,你舅妈是愣。所以啊,桐桐啊,咱们不学她们……”

    合着你们给人算优点是这么算的。

    朱家人也不是闲人,在京城没有多呆,就回之春了。

    林雨桐没能跟着林博和朱珠走,被老佛爷和老林子给留在老宅了,“你们那房子还没收拾好,叫孩子怎么住?”

    说的这房子不是林博的房子重新装修,而是林渊送了一套别墅给林博做婚房。装修的挺好,就是家具摆设没到位,暂时没法住进去。

    于是林雨桐顺理成章的留在老宅,每天早上起来跟老太太去广场上晨练跳广场舞,然后回来陪老爷子遛弯找人下棋。日子过的也还算是悠哉。

    她现在卡里的钱,她都不用查。反正就是这辈子可劲的花,也花不完。当然了,这得是一般人花钱的方式,这钱绝对够。但是你要说今儿买个豪华游轮,明儿就像一月换一回豪车,那多少钱都不够造的。

    她打电话就这么跟四爷说,“人还真是经不住惯,这才几天,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懒了。”

    四爷有些挠头:“你就没发现一个问题。”

    “什么?”林雨桐问了一句,“什么问题?”难道真有大坑等着自己,这眼前的好日子是偷来的?

    四爷失笑:“国内的新闻我看了。你说你现在多大?”

    “十六。”林雨桐答了一句,暂时没明白四爷想说什么。年龄有什么问题?

    “你说你现在那个家庭状况,没成年的你适合谈恋爱吗?”四爷低声问了一句。

    爹妈不是个好榜样,那么自己要是十六岁跟四爷以‘恋人’的关系相处……那肯定是不会有什么好话的。这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尤其是跟媒体娱乐有关的人,这更容易引起舆论和大众的关注。

    要是四爷不提,林雨桐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这会子她越想越觉得对,不到十八岁还真是不能恋爱,“那你的意思,咱们老夫老妻的……如今转战地下情了?”

    就是这个意思。还没成你们家姑爷呢,就被隔着半个地球给坑了。

    坑了未来姑爷的林博一点也没意识到这一点,他这会子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节目邀请函,抬头问孟助理,“什么意思?”

    孟助理挠挠头,“这是《田园生活》节目组的邀请函。”

    “我认识字。”林博翻看了一边,“想请哪个艺人,你把这个给他们的经纪人就完了,给我干什么?”我如今焦头烂额的,哪里有功夫管这个。

    “他们是想邀请您。”孟助理硬着头皮有确认了一遍,“他们这次邀请的事您。”

    林博眨了眨眼睛,“邀请我?”邀请我干什么?“不去!”我可没娱乐大众的心思。

    孟助理站着没动:“您听我说,我觉得您还是应该去的。你看看这节目策划,是您带着家人一起参加的节目。我知道您是想保护家人的**,但是因为您这家事实在是……”太奇葩了。“咱们是做媒体的,您就更知道这大众的猎奇心理……在这种心理驱使下,您觉得他们不会继续挖下去吗?比如去大小姐以前的学校,找老师朋友同学……这网络到了今天,还有什么是瞒得住的。与其被动。与其被人挖掘,不如咱们掌握主动。他们不是好奇嘛?那就摆出来叫他们看……”

    好像是有这么点道理的。毕竟谁也不能一手遮天,海纳也有不少竞争对手,自己不愿意提家里这点事,但人家未必就不愿意提,能抹黑的时候谁手软过。

    孟助理一看有门,就忙道:“我之所以主张您答应,是因为彩凤影视的董总已经跟《田园生活》的节目组签合同了。”

    彩凤跟海纳不对付,董成跟林博更不对付。

    林博这才认真的翻开田园生活的节目策划,不就是到节目组指定的地方住三天两夜吗?然后在那里拍摄他们一家人的田园生活常态。再请一两个明星朋友过去做客。好像很简单的样子。他将手里的策划书合上,往桌上一拍,“行啊,那就参加吧。这合同法务部看过来了吧?应该没毛病……”

    孟助理赶紧道:“没毛病……”

    林博刷刷刷签字,“行了,回复他们吧,安排时间的时候你要跟他们说清楚,桐桐要开学了,时间得安排在开学以前。”

    “你这就签字了?”孟助理小声问道,“不问问朱总和大小姐的意思?”

    “不是跟桐桐去吗?”林博抬头问孟助理,“说了必须带老婆吗?”

    这个倒是没有。

    “但是董总要带夫人女儿儿子一起参加。”孟助理弱弱的补充了一句。

    林博就有些牙疼,只带闺女去,就只当是陪孩子玩了。好些孩子没见过电视台这一套套,都新奇的很。他也就是带孩子去见识见识。可还有带老婆,“她未必有时间……”关键是自己未必请的动她。不过这董成也是够讨厌的,没事带着老婆出来溜达啥?

    “要不,您跟朱总商量商量?”孟助理试探了一句,林博马上炸毛,“商量什么?签了就签了,她就是再忙,我都发话了,她还能不配合,赶紧去回复吧。”

    孟助理伸手去拿合同,林博伸手一下子就按住了,他有些不踏实,要是她尥蹶子怎么办?

    “要不还是算了?”孟助理暗笑,着怕老婆的德行也是够够的。

    “算什么算,我就是叫你送到法务部,务必给再看仔细,尤其是对孩子的安全这一块……”他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这才把人打发了。

    等办公室剩下一个人的时候,他才犯难了。还是冲动了!家里这一大一小,都不是没主意的人。

    今儿朱珠没上班去,指挥着人把家里终于是收拾好了。林雨桐也一大早就过来帮忙,这次的房间终于收拾的符合自己的喜好了。三口人一人一层楼。林博住一楼,林雨桐住二楼,朱珠住三楼。

    两人正商量着乔迁新居请客的事,林博就回来了。

    这次他比较又心眼,先拿林雨桐说事:“……我想参加这节目也行吧。叫他们看了,他们就不死盯着探究了。再说了,咱们桐桐也不是那经不住熏染的孩子……”

    道理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有些事不是想压住就能压住的。林雨桐没怎么反感,“堵不如疏!这个孟助理还是很靠谱的。”

    林博简直快掉眼泪了,有个明理的闺女简直太好了。他这辈子亲近的女人也就三个,老佛爷母老虎外加这个不怎么好惹的虎崽子。

    不好惹没关系,只要讲理就行。他的要求向来不高。可是老佛爷和母老虎都没有跟他讲道理的习惯啊。真是老天开眼,送了个大闺女来救苦救难了。

    闺女这边通过了,他马上看向朱珠,你能不妥协吗?他有几分得意问道,“你怎么说?”

    “挺好的。”朱珠弹了弾裤腿上本不存在的灰尘,“这节目我还看过几集,口碑还不错。选的地方也山清水秀的,只当是去旅游了。”

    林博挑眉一笑,紧跟着,这笑意就僵在脸上了,就听朱珠道:“你带着孩子去吧。照看好她就行。”

    “你不去?”林博愕然。

    “我干嘛去啊?”朱珠一笑,“我一不是明星,二不怕人窥探。”她利索的起身,“不行,得补觉去,今儿累坏了。”

    林博就这么看着朱珠扭臀摆胯的上了楼梯,“你……你……”

    “我什么?”朱珠停下看过去,“你不会答应别人什么了吧?”

    “没有!”林博马上道,“没有!我怎么会随便你答应人家什么?”

    “那就好。”朱珠转脸撇撇嘴,有你求我的时候。

    林雨桐懒的看着两人斗法,去卧室上网查这节目去了。

    林博在家里耗了半天,直到晚上躺在床上,才反应过来,那女人可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性子。要她配合,还得谈判。他悄悄的起来,轻手轻脚的往三楼而去。

    敲了敲门,好半天门才打开。朱珠穿着一身白色的吊带睡裙,能露的不能露的……都能看见一点。林博看了两眼,才扭过头,“穿上……穿上衣服……我有正事说……”

    “说正事啊?”朱珠似笑非笑的往床上一趴,“想说正事就得耽搁我的时间,你总得付出点代价吧?”

    果然!这女人还是这性子。半点亏都不肯吃。

    “行!”林博点头,“你想要什么?”

    朱珠趴在床上,火红的被子上趴着个白软软的身体,她扭动了两下,“浑身僵硬,你过来给按按……按的好了咱们再说……”

    林博咽了咽口水,往前挪了一步,却又不由的抬起手抓住他自己的衣领,“你……你想干什么……我跟你说……你可别……别胡来……”

    “啧啧……我就喜欢你这怕受侵犯的小样。”朱珠痞痞的说了一句,媚眼不要钱的往过抛,然后猛地脸色一变,冷声道:“叫你过来就过来,不想谈了是吧。”

    不要脸!

    林博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挪过去坐在床沿上,手底下也不知道是丝质的睡袍还是女人的肌肤,他心里不由的一荡,原来这女人的皮肤这么好!

    “啊……再重点……那里……就是那里……你倒是用点劲啊……”

    女人的呻|吟声叫人瞬间口干舌燥。

    林博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我……我就是问问……你怎么才肯答应……”

    “想叫我答应啊?”朱珠稍稍转了个方向,扭头就能看见林博,“你也是在那个圈子里混的,连个规矩都不懂?”

    “什么……什么规矩?”林博转开视线,不敢看因为转身过来压在床上她那峰峦叠嶂的胸口。

    朱珠猛地翻身起来,一把拽住林博摁在床上,“潜规则的规矩。我答应你跟你参加节目,代价嘛……你懂的……”

    林博挣扎了两下,“别……别无耻啊……”

    谁知道还没说完,就听‘刺啦’一声,衣服被朱珠撕下来了,林博惊叫一声:“你……”

    “你闺女在楼下!”朱珠低声提示了一句。不怕孩子听见你就喊!

    林博一把捂住嘴,是真不敢叫了!

    呵呵!都成了老娘碗里的肉了,还不叫老娘吃了?还分房睡呢?看把你能的!不管你想怎么睡,只要老娘想睡你就得陪着睡。

    一声惊叫,林雨桐就知道发生什么了。她啧啧两声,这算不算是婚内强|奸!

    第二天一早起来,林雨桐刚把早饭端到饭桌上,就看见神采飞扬一脸满足的朱珠和一副无精打采眼珠子乱瞟都不敢看人的林博两人一前一后从楼上下来了。

    朱珠往餐桌前一坐,“王嫂和小福回去收拾东西去了,下午才能过来。今儿早饭我还打算带你出去吃呢,你就做好了。以后别进厨房了,烟熏火燎的……”

    “爱吃什么菜,爸给你请个厨子回来。”林博端着汤碗,满足的喝了一口,这才调整过状态,主动张口说话了。

    “你怎么不问我爱吃什么菜?”朱珠斜了林博一眼,林博耳朵都红了,“那你……那你爱吃什么菜?”

    朱珠咯咯咯就笑,这睡跟没睡就是不一样啊。最后可不是我逼着你的吧?“在家里就吃家常菜。别弄的家里到处都是外人。”

    “知道了。”林博端起汤碗咕嘟咕嘟喝完了,然后起身:“我去上班了。你们慢慢吃,我晚饭不回来吃了。”说完,又像是想起什么似得,交代了一句,“那个……我晚上约了赵文海吃饭,为的是国外的生意,就在紫莱阁。”

    这算是交代行踪吧。

    等林博走了,朱珠就得意的对林雨桐挑眉,“看看,听你妈我的准没错。男人就那德行,□□好了,好用着呢。”

    林雨桐没搭话,也没法搭话。

    这两人的关系就进入了那种说不上来是什么关系的关系。反正都是饮食男女嘛,林雨桐对晚上时不时的传来奇怪的叫声已经习惯了。

    转眼开学就在眼前了,八月二十八报道,八月二十这天,林博中午打来电话,叫准备一下,说是明天录制节目。

    朱珠是个认真的人,既然答应了,那自然是得做好准备。行李提亲收拾出来,所有的衣服鞋子都是栖凰的,给自家打广告不遗余力。然后还抓紧照了不少照片,打印出来装进相框,给家里摆放悬挂了起来。

    没错!节目组会带着摄像机从明天早上起床开始拍起。

    于是,朱珠这天晚上顺理成章的抱着枕头下来,霸占了林博的一半床。

    早上七点的飞机,林雨桐觉得五点起床时间也足够充足。谁知道闹钟没响,房门就被推开了,“桐桐,起床!”朱珠的声音很温柔。

    “飞机改点了?”她翻了个身趴下,打算再伸个懒腰。

    就听朱珠的声音传来,“这孩子平时不睡懒觉,我们定的是五点起床,没想到你们来的这么早。”

    林雨桐一愣,赶紧翻身起来,“这就开始拍了?”

    摄像师觉得挺好,镜头里虽然光线暗淡,但是还是能看清蓬松着头发迷瞪着眼睛的漂亮姑娘,身上的卡通睡衣包裹的严严实实,没什么不合适的。

    负责这一组拍摄的组长贺宁朝摄像师点点头,示意他继续拍,然后才对林雨桐打招呼,“来早了,打搅了。”

    “你们辛苦了才是。”林雨桐起来去卫生间洗漱,也就是叫他们拍了一下刷牙。

    而楼下就热闹了,林博赖在床上不起来,朱珠心里咬牙切齿,脸上还不得不温柔声音还不得不温和,“赶紧起了!”她催了一边。

    林博哼哼了两声,又翻了个身。朱珠只得假装亲他,在他耳边道:“再不起来有你好看的。”

    有外人在,你敢!

    林博睁开眼,挑眉道:“穿什么出去?衣服呢?”

    然后朱珠得含笑等着,等着梳洗完,才将衣服一件一件帮他穿好。

    贺宁一边围观,一边心里啧啧有声,这林总的日子过的也未免太舒坦。

    其实摄影师对豪宅的兴趣远大于人,林雨桐就觉得他们的镜头把房间里每一个细节都记录了下来,包括橱柜里那些贵死人的芭比。

    从家里出去,上了车,去机场,四十分钟的飞机,然后又倒车,才到了一处风景区附近的村子。这村子就在山脚下,溪流从村中流过,不管是新鲜的空气还是静谧的环境,都叫人觉得舒服。

    车子不能进村,在村口下车,林博一个人负责带三个人的行李。肩膀上挎着旅行包,手里拉着两个行李箱。林雨桐要拿自,林博还非不让,镜头前很有霸道总裁范的好爸爸形象这就竖起来了。

    “董总来了吗?”林博一边往前走,一边回头看朱珠和林雨桐跟上来没有,还不忘跟贺宁打听情况。

    “董总再有半个小时就到了。”贺宁笑道,“早到有早到的好处,可以先挑屋子。”

    话说的很好,可是这屋子没什么可挑的。一个院子,只有东西两边建着一模一样的抱厦,院子中间用篱笆隔开,意思一下,算是两家。可那篱笆直到林雨桐小腿肚的位置,什么作用也不起。

    抱厦里的摆设都是一样的,没什么可挑的,林雨桐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住东边吧。”西边的屋子半下午的时候太阳直晒过去,估计晚上都是烫的。反倒是东边,只早上见一会儿太阳,肯定可别阴凉。

    早把一切都打听好的董成还没进院子,就听到这么一句话,马上对立面喊了一句,“林博,你闺女还真是跟你像啊!”

    都是一样的奸诈!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些读者说怀念六更。两个三合一就是六更啊亲!晚上凌晨前后再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