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7章 奇爸怪妈(3)三合一
    奇爸怪妈(3)

    “你给我闭嘴!”林博是真想挠墙, 这魔性的声音啊!

    朱珠嘴角一撇,“怎么?想起来了?”

    “你知道你当时的行为是什么吗?”林博抓狂的喊道, “你那是非法拘禁!”

    “放屁!”朱珠一拍桌子, “我家那屠宰场是我叫你进去的?不是你被两个混混抢劫走投无路了自己一头扎进去的?”

    该死的屠宰场啊!就是被这土匪在屠宰场剥的光溜溜的吃到嘴里去的。

    林博的脸微微的僵硬了一瞬, “我进去了怎么了?我进去了你就不许我出去了!”

    “谁……谁不让你出去了?”朱珠眼珠子转了转,“你那么大的劲将门甩上了, 然后门坏了,从里面打不开了, 我有什么办法?”

    林博真想看看这女人得多不要脸,“那怎么第二天门就能打开了!”

    “我……我怎么知道?”朱珠先是气虚的, 然后猛的就理直气壮起来了,“就算是在我家那房间呆了一晚上, 那我叫你喝酒了吗?是谁要酒壮怂人胆,去找那俩混混拼命的?”我要是不说门坏了, 我拿你这醉汉怎么办?真叫你出去跟人家拼命?就你那细胳膊细腿的, 还真是好意思!

    丢人啊!当年自己就是那被狗撵的兔子,慌不择路的一逃,这下更惨了,跑到老虎的嘴边了,那母老虎一张嘴……

    一想起这个画面, 林博就捂脸, “我喝酒怎么了?我喝酒了你就趁虚而入了……”你能能随便扒我的衣服了?

    朱珠这次真生气了:“是谁喊着热,喊着臭,要把衣服脱了的。”

    热了?臭了?

    林博揉着头,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胡……说……”他原地转了两圈,当时是暑假,正是大伏天,没有空调,那破吊扇呼哧呼哧的,但是……“我说热你就给我脱衣服?你现在出门去大街上问问,有几个不喊热的?哦!人家一喊热你就帮人脱衣服?你那什么毛病?”

    朱珠脸都青了,她蹭一下站起来,一抬腿脚就放在椅子上一点一点的,活脱脱的土匪样,亏的裙子那么窄,她是怎么抬起来了。“他妈的从墙上跳进去的时候跳猪圈里了,下来没站稳摔了一下,你那一身猪屎我不给你脱了你还想带着猪屎睡到值班室的床上去?”

    “不许说脏话……”林博被连骂了两句‘他|妈|的’,不是很顺耳,但紧跟着,脑子的那根弦就搭上了,好像……大概……可能……保不齐……确实是有这一码子事。他的气弱了两分,“脱了……就脱了……脱了你上手摸什么……”

    朱珠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我……我……我什么时候……摸了……我不是说……检查你身上有没有摔坏吗?”那时候的美少年长的可真好看,还有那胳膊上的小肌肉,肚子上的两块小腹肌……结果自己的手一放上去,他就哼哼唧唧的‘不要……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呵呵!不要哪样啊?不就是摸一摸吗?会少快肉吗?自己还救了他呢,给摸一下怎么了?

    “你检查是用嘴的?”林博的脸一红,闭着眼睛猛地就吼了一声。

    朱珠的脸瞬间就涨红了,少年白瓷一样的肌肤趁的胸前两个红豆一样的东西特别好看,自己鬼使神差的就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结果这一舔他就跟抽了一样,浑身都抖了起来,而且黑色的小四角裤一下就支起了帐篷。这件事好像是自己先的……但是那又怎么样?“我不是没……没见过吗?不知者不罪,舔一下又不会生孩子!是你自己反应大你还怪我?”

    臭不要脸的!自己是个正常的美少年!

    林博这边还没有说话,朱珠的话就跟炮弹一样轰了过来,“……是谁先说不要摸那里……你这是故意诱导你知道吗?你要是不诱导,我会注意到……你那玩意站起来了?我当时说了要摸吗?是你好像怕我不摸一样一个劲的喊‘不要啊……不要摸那里啊’!他妈的我那时候摸了吗?我当时连你说的是哪里都分不清,是你抓着我的手摁上去的……”

    林博的脑子哄的一声,那些不敢想起的细节断断续续的涌了出来。

    “是这里吗?”女土匪的声音了带着好奇,好像探究新奇玩具的孩子。

    “嗯!不要……不要摸……”

    “我不摸,我就是看看……”女孩子的手温温软软的一把将遮羞布给拉开了,然后她惊奇的喊:“好丑啊!”

    “你好看?你的不丑?”少年驼了脸看着少女女明媚鲜活的脸,还有丰腴的身形……

    “你说我丑?”少女的脸也红了,“我脱给你看看?”

    “不要啊……不要这样……我不要看……”少年嘴上喊着,眼睛也闭上了,不停的摇头。

    “你睁开眼!”女土匪吼了一声。

    然后少年乖乖的睁开眼,看着还穿着衣服的少女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等等?失望?!

    林博捂住额头,这好像是有点诱导的嫌疑。那到底是女土匪趁着醉酒强了自己,还是自己诱导女土匪强了自己?这确实是个问题!

    但是,她的衣服确实不是自己脱的,哦!想起来了!她根本就没脱衣服!那件红色的连衣裙一直在她身上呢。他颓然的倒在床上,挣扎道:“我不是不叫你坐在我身上吗?我怎么知道你裙子里没穿……不要脸……”谁家大姑娘穿裙子里面不穿内裤的!

    朱珠咬牙切齿,“你跳进来的时候我正在洗澡……”正常的情况在女孩子洗澡的时候有人跳进来,那当然会想到这是在偷窥的。第一反应不是该随便找个东西先把身子遮挡起来吗?她顺手抓了连衣裙套上先出去打偷窥的流氓,这又怎么了?

    但你一个大姑娘里面什么都没穿就敢往我身上坐?你要说你是阳春白雪,那我也得信啊!

    话说到这份上,还怎么说啊。要是都没点小心思,怎么也不可能摁到一块去。

    这话一说两人都诡异的沉默了。十七年过去了,闺女都要上大学了,当年的事情好像才掰扯清楚。

    可叫林博说,当年他喝醉了,可也别把醉酒的少年就不当男人,是吧?我一正常人,你一肤白貌美大胸长腿的姑娘又是扒衣服又是扑过来然后又是摸又是亲的,那没点心思就不正常了!自己喝酒了,但是你没喝酒吧。说到底,还是你居心不良!想到这里,又理直气壮起来,正想着要说点什么,听见电话那边有敲门声传来,他急忙道:“那……那你……你先别挂啊!孩子的事咱们还没说呢。”

    孩子?孩子什么事?当年都没找你,现在孩子大了,我找你干嘛?

    当然了,你要是把你的公司股份全都转到我闺女名下,这就另当别论。自己是不稀罕她的钱的,可自家闺女要他的财产是应当应分的。要不然还不定便宜谁去呢。

    朱珠的算盘那是打的贼精,口上却丝毫不漏。她对外面喊了一声:“来了。”这才对着电话低声道:“想当爸爸了?叫你那小情儿给你生去啊!”这边急着要孩子,那边还不忘揣孩子妈一脚。就跟这孩子我是专门给你生的一样?

    她猛地挂了电话,然后收敛了脸上表情。电话再次响起,来电显示是‘小白兔’,他哼笑一声,直接挂断了。

    “敢挂我电话?”林博拿着电话简直有点不可置信,他将通话记录点开,差点又打过去,想了想,她那边有敲门声,这事还是不能叫别人知道的。这电话不能打了,却得把电话存起来。电话薄分组的时候,他直接点了家人。分完了他才愣住了,这个女人之于自己到底是不一样了。随即又自嘲的一笑,“有什么不一样的。手滑了吧。”想要再改,好像有点麻烦,就这样吧。更改署名的时候,打了‘孩子妈’这三个字,又给删了,直接署名‘大老虎’。这才满意的呵呵一笑。

    正想着晚上是不是再约出来说说孩子的事,电话就响了,他还以为是那女土匪打过来了,接过一看来电显——江桥。

    “怎么了?被放出来了?”林博没想到这家伙昨儿才被叫回去,今儿就能出来了。

    “文海回来了。一起聚聚。”江桥嘴一撇一撇的,“你是知道的,这家伙一项能讨老家伙的们的欢心。”

    这是说赵文海。一起玩到大的,就他是个奇葩,生意上的事情半点都不沾,跑到大学教书去了。如今也算是什么最年轻的学者教授了。这次出去考察了得有半年了。“成!你定地方吧。”看来找女土匪的事情得往后靠靠了。国外还有一些生意,还得听听赵文海这孙子说说国外如今的环境。

    “紫莱阁吧。晚上七点!”江桥直接报了一个地方,这才想起林家私生女的事,压低声音道:“嗳……那照片上的姑娘找到了吧?没去问问林叔叔!”

    林博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吱吱呜呜半天才烦躁的道:“管那么多干什么?闲的你!”

    说着直接撂了电话,往床上一躺,用枕头盖在脸上,这要是叫这些一二三四五六只损友知道了,还不得笑死。真是无颜见江东父老了。还有家里,这事可怎么跟母上大人说哟!正恨不能一头碰死算了,电话就又想了,他看也没看就接起来了,“江桥,你闲的蛋疼是不是……”

    “林总,是我。”电话里的声音轻柔,如同羽毛拂过心尖。

    林博马上坐起来,“是安宁啊,听孟助理说你休息了,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早吗?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好似在提醒他时间一般。

    林博看了看手表,下午五点了?!那是不早了。

    “忙的忘了时间了吧。这怎么行?时间长了对胃不好。”电话里的声音清软,语气带着嗔怪。林博的表情就更加和煦下来了,“一个大男人,少吃一顿也没什么。”

    按照惯例,不是应该说叫自己赏脸一起吃饭吗?

    坐在化妆台前的安宁微微皱眉:“林总晚上还要忙啊?”

    “跟几个朋友吃饭。”林博又看了看表,今儿是什么也干不成了,七点的饭局,洗个澡换身衣服,也是时候出发了。

    “哦!”安宁应了一声,“那林总您忙,我就不打搅了。”

    林博看了一眼已经挂了的电话,想了想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太冷淡了。于是回了一个短信,“今儿是朋友谈正事,改天一起玩的时候带你见见他们。”

    安宁将短信的内容看了好几遍,眉头却皱的更紧了。谈正事的时候不能带,玩的时候再带自己?这就是男人的真心了!还真是廉价。

    她的经纪人在边上急忙问道:“那这可怎么办?”

    “去紫莱阁。”安宁拿起唇膏对着镜子抹了抹,“碰碰运气。他们聚会十次有八次都是在紫莱阁。”

    朱珠面试完模特,将确定下来的人选都留下来了,要请这些人吃饭。当然了,以前是没有这样的情况的,这次不是害怕自家那宝贝闺女生气吗?这次选的男模特可多挑了好几个,全都是二十上下的。

    “是不是太多了?”广告部经理将合同打印出来,拿给朱珠过目。

    “不多。”朱珠只能尽量发挥人多的优势,“这次可以做男女情侣组合。配对搭着来。也是一个卖点。”

    这个思路倒是能尝试。

    这位经理没再提反对的话。朱珠这才心里一松,这点私心得多搭进去不少钱呢。哎!谁叫孩子喜欢呢。

    等会议室就剩下她了,她这才拿起电话看了又看,真没有再打过来,连短信都没有!她慢慢的将头抬起来,想起以前的事。她记得他说他家里叫他出国,于是她跟着出国了。那时候家里的条件……刚扩大规模,家里能有的闲钱不多。自己当时走的时候,还是嫂子把她的私房钱拿出来才凑了二十万。谁能想到美国那么大,找一个人跟大海捞针似得。人没找见,肚子却一天一天大了。没有朋友,没有亲人,身边只有一起合租的石樱和田天。身上的钱交了学费,交了几年的房租,剩下的也就够回去的机票的。她们说别要孩子了,可美国不允许打胎。难道拿最后的钱回去打胎?怎么跟家里交代?回去后连再到美国的机票钱都没有。

    桐桐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生下来的。可是生下来了,自己就得好好养着。自己从小没妈疼,不能叫我闺女没妈疼啊。

    可是那时候养个孩子怎么就那么难呢。要不是石樱和田天,她们娘俩都活不下去了。

    为了孩子,她不得不跟家里的老父亲求助。

    爸爸说:“你要考虑你的孩子,可是我不光要考虑你的孩子,我还得考虑我的孩子。不能看着你因为这孩子把一辈子给搭进去。”

    所以,他为了他女儿,把她女儿带回去了。

    钱这东西,原来这么重要。没有钱,连母爱都给不起。

    朱珠轻哼一声,好半天才又深吸一口气,若无其事的痞痞的一笑,“看咱们谁能耗过谁。”嘟囔了一句,就起身整理了一下妆容,这才踩着高跟鞋摇曳多姿的走了出去。

    挣钱吧!钱比男人可靠多了。

    出了办公室的门,见乔影等在外面,她停下脚步小声问她:“桐桐呢?下午都在干嘛。”也不说过来看看美男。要是她过来,自己完全可以假公济私,面试男模的时候,叫那些漂亮的男孩子试试泳装嘛。

    乔影斜了一眼这不靠谱的老板,即便这老板什么话都不说,她也能知道她想干什么。于是嫌弃的朝后退了一步,“大小姐要了最近几个月的财务报表,正在办公室看呢。”

    “嗯?”朱珠愣了一下,朝办公室看了一指,“你给了?”

    我敢不给吗?那小眼神带着冷光一扫,自己竟然连大气都不敢喘,说起来都丢人。她轻咳一声,“老实说,光凭你的基因还真生不出这样的闺女来。”真想知道你从哪踅摸了一个基因优良的男人配的对。

    朱珠瞪眼,有这么说话的吗?要不是看在这是老大姐的份上……

    哼!

    不过这话也不能算错,自己这点眼光还是好的。要不然也不能从猪圈里捡了孩子爹配……对嘛!

    “瞎说什么大实话……”朱珠嗔怪一句,对对方拐弯抹角的打听仿佛听不懂一般,“她要报表……看的懂吗?你是长辈,也不说过去帮着教教?这一大摊子,将来可不都是她的……”

    挤兑谁呢?她教我还是我教她?人家那脑子跟计算机似得,一星半点的错都逃不出她的眼睛。这是故意叫她闺女过来给自己下马威的吧。

    乔影冷哼一声,甩了袖子就走。

    朱珠挑眉,这是没讨到好吧!她心情颇好的打电话给田天,“给我留个大厅,我们晚上聚餐。”

    “你说我到底该说有呢还是没有呢?”田天一边在后厨检查,一边跟朱珠闲扯。

    “这次给钱。”朱珠白眼一翻,“今年的秋装要上来的,我可给你留着呢。”

    “拉倒吧。都是些残次品。”田天拽了拽身上的这件裙子,嫌弃的撇撇嘴,“不过要是给钱,那就好说了。请问朱总,给您留最大的包间行吗?”

    朱珠失笑了一瞬,然后压低声音,“我带我闺女去,你这当阿姨的,就不表示表示。”

    两人在电话里扯了半天的皮,其实谁也没在乎那三瓜两枣。

    朱珠拉着林雨桐去吃饭,路上在车上的时候,就先跟林雨桐说起了石樱和田天,“要是她们,咱们娘俩真悬。你三个月大的时候发烧了,我又累的晕倒了,就是你这两位阿姨,换着守了你大半个月。”小孩子吃喝拉撒的,亲妈是不嫌弃的。那时候石樱和田天也才十六七岁……“这栖凰……有她们每人百分之五的干股……这以前的事,我以后慢慢跟你说……”

    好像是一言难尽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走到今天有多艰难。

    林雨桐被人教怎么做人,还真有点新鲜,“我懂,叫我敬着她们些。”

    就是这个意思。

    车停在紫莱阁,后面的车上陆陆续续下来十几个男男女女,这是这次要请的模特。

    “你替我招待他们。”朱珠低声道,“我要是陪着,下面的员工都放不开。”

    没管林雨桐应不应的,她就叫高涵带着人先去包间了。“我带你先去见见你田阿姨。”

    结果见到的不是一位小阿姨,是两位。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石樱得了消息也跑过来了。

    这两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岁上下的样子,石樱看起来利落,一头浅棕色的短发,穿着小西装,人看起来特别瘦。田天倒是位看上去极为温婉的女子。

    两人见了林雨桐都有些愕然,“这也太……”像那谁了。

    而且那么大点的孩子一眨眼都成大人了。

    石樱拉着林雨桐的手,扭头跟田天道:“你还记得吗?刚生下来的时候,那脚都没有我的大拇指长。我的天啊!谁能想到她这么快就长这么大了。”长胳膊长腿的,是当年那个孩子吗?

    田天拉着林雨桐的左胳膊,“我记得左边的胳膊肘里面有绿豆大的一块小胎记,长没了,还是淡了?”

    林雨桐把胳膊亮出来给她们看,“长了一点,也淡了。不过还在。”

    “还真是!”田天这才上下打量,“胎记在,那这孩子就没抱错……”

    这都什么跟什么?

    这边正跟拉扯给林雨桐塞□□呢,办公室门就被推开了。

    “田天……”站在门口的人一愣,“有客人……”

    然后这人就看着林雨桐不说话了。

    田天赶紧把钱给林雨桐塞过去,然后朝朱珠使了个眼色,这才尴尬的对门口的人道:“文海哥你回来了。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

    赵文海嘴里‘嗯’着‘啊’着,眼睛却没从林雨桐的那张脸上□□,“这是……谁啊?”长了这么一张脸自己没道理不认识啊。

    “我这人长了一张大众脸,谁看了都觉得眼熟。”林雨桐轻笑一声,然后跟田天和石樱招呼了一声,这才对朱珠道,“我过去招呼客人。”

    赵文海就看着这张脸这么飘出去了。田天再说什么,他也没听见,回到包间的时候还以为是眼花了。林博端着酒杯,听着江桥絮絮叨叨的抱怨被差别对待的事,一转头就见赵文海在打量他。自己看过去,他又马上一扭脸。这都什么毛病。

    可赵文海却觉得自己是个顶顶懂规矩的人。谁家没点**呢?至少自己不会那么大喇喇的问出来。

    这顿饭吃的有点心不在焉,酒也没怎么喝,干脆就准散了。

    结果从电梯出来,就见另一个电梯里下来十几个男男女女,林博一看,里面还有自家公司刚签约的模特。这些事都由经纪人管,他也不能事无巨细的都知道。但是碰上了,人家用了他公司旗下的艺人了,那这就是合作的关系。上去打声招呼是应该的。他对两人低声解释了一句,就走了过来。这俩小伙子一见大老板,赶紧迎过来。刚才吃饭的时候,陪着的可是老板的妹妹,要知道是老板的关系人家才给自己机会,今天面试就不会那么紧张了。

    “老板!”两人鞠躬之后,就跟在林博身后。

    其他几个模特撇撇嘴,果然是有后台的。

    林博低声问这两人,“跟哪个公司合作?”

    “是栖凰。”两人抢着说了。

    “他们的服饰很不错,也算是创出些名头了。”不过相对来说,老板就很低调了。他跟服饰这块也没什么工作交集,所以还真不知道这公司是个什么背景。

    正说着,电梯门开了,石樱附在朱珠的耳边说着什么私房话,,林雨桐安静的在后面当布景板。

    林博这一抬头,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个女人!

    林雨桐眼睑一垂,这作死的缘分。这偌大的城市,一天碰上两次……

    朱珠这会子还没发现电梯外面的人,她个子高,石樱要趴在她耳边说话,她就得躬下身子低着头。这会子余光扫见电梯外都是腿,就马上招手对着模特群里,“小邵,小关,以后没事常找我们桐桐来玩,你们年龄相仿,能说到一块去。”

    小邵小关正是跟在林博身后的两个小嫩男模。能签公司,就证明这俩各项条件绝对优异。可这会子两人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这话他们熟啊!潜规则的时候,话都是这个腔调。老板的妹妹要潜规则他们?对着那张老板一样的脸,他们是从啊还是不从啊?

    林雨桐的脸都青了,这会子才明白朱珠的打算。有这么没谱的妈吗?而且你这面试做的真好,林博公司的艺人你都不知道。

    朱珠还真不知道,初试的时候是乔影筛选的人,复试自己直接看人就行了,谁看资料啊。碰上了吧。

    给闺女物色漂亮的男孩纸,被孩子爹给撞见了吧。

    石樱撞了撞朱珠,叫她抬头瞧瞧,瞧瞧孩子他爹那张吓死人的黑脸。

    林博真是气的浑身都抖了。你好色就罢了,你还这么害孩子?这是个当妈的干的事吗?

    朱珠喝了点酒,还有点懵,结果一抬头对上林博杀人一样的双眼,她的酒就醒了。

    完蛋鸟!

    她一把抓住林雨桐的胳膊,对石樱笑了笑:“那什么,我先走了……”

    然后直接就打算溜了。

    林博伸手一捞,却拉住了林雨桐的另一条胳膊。

    林雨桐左右看看:“……”呵呵,这日子过的跟唱戏似得,一出接着一出。饶是她的心态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也受不了这个状况。

    她觉得自己要红了,真的。周围镜头对着自己呢。

    等等,怎么会藏着这么多记者?

    林雨桐抬头朝门口看去,却见一个带着墨镜的女人愕然的看着这边。这张脸林雨桐还真见过,不就是电视上看到的安宁吗?

    原来记者是冲着她来的。却意外的撞上这么一出戏。

    怎么办?

    见这两人相互对视着,谁都不肯退让,林雨桐只得手腕一番,攥住这两人的胳膊,然后往她身边一拉,“记者拍下了!别吵吵!先回家。”

    说完,就站在两人中间挽住两人的胳膊,“快走啊!等着人围过来问吗?”

    林博面色一变,马上看向在一边目瞪口呆的江桥和赵文海,“帮我处理一下。”

    两人愣愣的点头。原本以为是他妹妹,可为什么这三个人站在一起给人的感觉这么诡秘呢。

    那群模特却炸了!

    “这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知道啊!有点乱!”

    “那位林小姐是朱总的女儿,偏有姓林,一看就是林总的妹妹……”

    “那照这么说,林小姐是林总父亲的……”

    “朱总是小三?”

    石樱的脸一下子就耷拉下来了,她气哼哼的骂道:“胡说什么?看不出来那是一家三口啊。”

    一家三口?

    什么意思啊!

    田天从电梯里出来一把捂住石樱的嘴:“喝了点酒你就胡说八道些什么?赶紧闭嘴。”

    可是该听见的都听见了!

    记者一下子就涌了过来。

    “请问您是说海纳的林总和栖凰的朱总是夫妻吗?他们是什么时候在哪里结的婚?感情怎么样?那个女儿是他们亲生的吗?两人生育孩子的时候多大了?”

    那边的安宁也被围住了,“你知道林总已经结婚有孩子了吗?你对你们的感情是怎么定位的……”

    江桥和赵文海连带着田天叫足了保安,才勉强维持住秩序。

    这边的三个人,出门只能上一辆车。当爹当妈的都喝酒了,林雨桐没驾照,但还是坐在了驾驶座上。

    朱珠后知后觉总算反应过来了:“快停下!你会开车吗?”

    还真会!原主跟表哥朱广斌学过。不过没上过路。

    但林雨桐觉得,自己这个二把刀,也比后面那两位情绪都不稳的强些,“安心坐着,现在咱们家是不能回了……”这些记者的嗅觉敏锐着呢。这边一个电话过去,那边家周围就有蹲点的。她扭头看了一眼林博,就见林博严肃着一张脸拿出电话。

    十几秒后,就听他道:“哥,叫老林开个不起眼的车在北横路口等着。”

    “怎么了?”林渊有些不高兴,“你又带着那个安宁出门了?”那被狗仔逮住是活该!那个安宁还巴不得叫人多拍些呢。

    林博小心的看了一遍的朱珠一眼,就见她似笑非笑的。他就知道她这是听见了。没来由的竟然有些心虚。忙道:“不是!是孩子的事……”

    林渊一拍桌子,“你怎么不早说。未成年人,能这么叫人拍去吗?你早干什么了!”

    说着,电话就挂断了。

    林博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不能把孩子放在聚光灯之下。哪怕要面对公众,也该做到主动。不能由着舆论胡来。他拍了拍脑门,“别担心,你大伯会处理的。”

    好嘛!又多了一个大爷!

    在北横路口换车,司机是个上了五十岁的男人,这该就是林博说的老林。他什么都没问,直接开车往城外去。原本林博的车被一个保镖样子的黑西装男士给开走了,估计是带着娱记满城溜达了。

    车子进了城外的一处度假山庄,停在最靠近山脚下的一栋别墅前面。

    “下车!这里安全。”林博下了车,直接去看门。

    别墅里收拾的很赶紧,这里应该是常有有来住。

    朱珠撇了林博一眼,“紧张什么?你放心,人有相似,我不认,孩子不认,你就跟我们没关系……”

    “你先看看你的手机再说。”林博没好气的怼了一句。你的朋友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嚷嚷出去了,还不认个屁。

    朱珠那手机一看,还真有田天的短信,一看内容,她顿时就暴躁了,“石樱这个大嘴巴!我就知道……”

    “知道什么?知道什么?”林博不停的翻开新闻,就怕这母女的照片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之下。

    “看微博吧。”林雨桐刷微博,可真是热闹啊。

    林博还没来得及看,电话就响了,“哥……”他接起来,刚叫了一声,那边就声音就传来了,“所有的照片马上就会消失。但是毕竟是闹出来了。你如今得先想想,对外该怎么说!另外,爸妈已经知道了,叫你明儿一早先回家。”

    “知道了。”林博松了松衣服扣子,随手放下电话。

    这变故是谁也没想到的。就是朱珠,也没想到会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林家人面前。

    “你想叫桐桐变成私生女吗?”朱珠等着林博,杀气腾腾的问了一句。

    这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年龄是个硬杆子,你总不能说咱们十六岁领了结婚证就是没办婚礼吗?就算我乐意这么说,可法律也得认啊!

    林博深吸一口气,跟着女人没法掰扯,“那你说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朱珠白了他一眼,“这点主意都没有?这有什么难的!咱们本来就结婚了,你得认定这一点。”

    哄鬼呢?

    “笨死你算了!”朱珠凑到林博身边,“结婚不一定非在国内结婚叫结婚吧?咱们就是留学的时候一起去非洲旅游然后在当地结婚的。”

    啊?

    哈!

    “非洲好些地方一年换好几回政权,乱着呢。”朱珠闲闲的摆弄着指甲,“我打发人去一趟,弄一张当地的真结婚证一点问题都没有。”

    林雨桐皱眉:“那这照片可得十七年前的。”你也能有?

    “我还真有。”朱珠马上掏出钱包,从里面取出两张三寸的免冠照片来,看起来还就是十六七岁大。

    林博抓起照片看了看,这照片怎么会在她手里。终于,他意识到了不对,“你……你……”这主意肯定不是才想起来的,她这是早有预谋的。这次的事情确实是突发状况,但是她这个女人根本没打算放过自己。他颤抖着手指向笑容满面的女人,“你……你……这坑可挖的够早的!”

    作者有话要说:  凌晨前后还有一更。今天不是更新的晚了,是一直进不了后台,所以晚了一会儿。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