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5章 奇爸怪妈(1)三合一
    奇爸怪妈(1)

    “嗳……醒醒。”

    被人推了一下, 林雨桐瞬间惊醒。她戒备的浑身绷紧,锐利的眼神就扫了过去。

    江桥吓了一跳, 难得发一回善心, 结果人家把他当贼防, 刚要挤兑两句,这一打眼, 就看见这姑娘扬起来的脸,这次他是真吓着了, “你……你……你是……”

    林雨桐看了江桥一眼,三十岁上下的样子, 衣着考究,纯手工制作, 手腕上那表盘熠熠生光,只看那钻石就知道价值不菲。但随即又失望, 这个人虽然‘你’了半天, 但肯定不是四爷。她左右看看,这是在飞机上,乘客已经陆陆续续的往下走了。转眼机舱里就剩下她和眼前这个男人。这应该是头等舱,本来人就不多。

    那就是说四爷不在飞机上。

    她收敛心绪,才看向眼前这个男人, “怎么了?”她没办法问她是不是认识原身, 万一认识自己这么问就会显得很奇怪。所以一句‘怎么了’,不管是对熟人还是陌生人都合适。

    江桥看着这张脸,想起什么似得, 突然打开手机,“我们能不能合张影?”

    看来是不认识!

    要求合影?林雨桐心里纳罕,难道这原主是小明星?不过也不对吧。明星出门,甭管大小,那不带三五助理保镖那都不叫明星。但不管是什么,合影肯定是不行的。自己的照片是不是要发出去,那都是需要批准的。所以,潜意识比理智更快,她拒绝的十分干脆,“抱歉!我想不行。”

    哎呦!小丫头还真是一点都不委婉。

    空姐走了过来,笑的十分热情,“小姐,需要帮助吗?”她看了江桥一眼,“先生,您的手提行李包在这个位置,您挡住这位小姐的路了。”

    江桥斜眼看了那空姐一眼,这是把自己当坏人了吧。怕自己欺负小姑娘?

    行李?

    这一提醒,就叫林雨桐有点犯难,这突然醒来,又是这种状况,看这空荡荡的机舱,不难判断,原身是自己一个人出门,这行李除了身上这个双肩背包,还有什么吗?

    这空姐正在伸手帮江桥取行李,见林雨桐没动就笑道:“小姐,那边是舱门……您没带其他行李……若需要其他的帮助……”

    “不需要了。”林雨桐客气的对空姐道谢。空乘的服务真心是不错。头等舱的客人带没带行李,带了什么行李她都记得。

    从飞机上下来,她又一瞬的茫然,如今去哪?

    她边走边打量如今的自己,白色的t恤牛仔裤,脚上一双白球鞋。从出站口那玻璃隔墙上,基本可以看清这身体的大致样子,厚厚的留海扎着马尾,长相看的不是很清楚,但年龄还是看的出来的,目测也就十六七岁。黑色的双肩背包在手里提着,这里面是不是应该有些信息呢。

    正想着先去厕所看看,哪怕是整理一下记忆呢。却不知怎么的,手却先一步伸进了背包里,好似身体有惯性似得,捞出来的恰好是手机。

    智能手机,这就确定了大致的年代。这真算得上是个好消息了。

    熟练的开机,一声轻柔的开机铃声刚结束,铃声又响了,这次是来电了,界面上显示‘高助理’。

    她接通电话,还没说话,那边就有个爽朗的女声道:“桐桐,怎么还没出来?”

    有人来接?

    林雨桐没有挂断,马上抬步就走,“这就出来了。”

    此时等着接机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林雨桐能看见的就是两个人。一个穿着运动短袖短裤的女人,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女人手里正举着电话,看来就是电话上显示的高助理了。她脚下不停的走了过去。

    高涵也是头一次见这位大小姐,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忐忑。这位也不知道好不好伺候。见林雨桐挂了电话朝这边走来,她忙上前,要接对方手里的包,“我来……我来……”

    林雨桐摆手,“没多重。我拿着。”

    高涵不好勉强,只得在前面带路,“走,车就停在外面。”

    林雨桐跟着高涵的脚步往出走,那悬挂在墙上的巨大显示屏正在播放广告,一个男明星手里举着手机刚要说话,屏幕突然一黑,然后出现了一行醒目的白色字符。说是字符,因为这一串东西像是字迹,又像是符号。林雨桐的脚步一下子就顿住了,只一眼,她就将这字符给记住了。恐怕也只有自己知道这字符代表什么。这是自己和四爷两人知道的密码,这一串字符,就是一串数字,应该是手机号码。

    她嘴角隐晦的翘起,怎么也没想到他能通过这样的渠道找人。

    高涵看林雨桐停下脚步,就明白她看的是什么,她刚才等飞机落地的时候,早就注意到了,“这是江河刚推出来的新款手机广告,不过这次的广告设计是够抓眼球的。原本不注意的人,也会停下来多看几眼。”

    呵呵!

    林雨桐将这些信息记在心里。江河应该是公司或是品牌的名称,也不知道四爷跟着江河是什么关系。她朝高涵笑了笑,“走吧。”

    江桥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林雨桐站在广告屏幕前,正要上前追问两句,就被那广告吸引了。然后他面色数变,不屑的耻笑了一声,“哗众取宠!”

    他的司机迎上去,接过行李,“大少爷,是直接回家还是去公司……”

    江桥正要回答,手里的电话响了,一看来电显示,他马上接起来,“博子,我现在过去找你,你在哪?家里?公司?”

    那边就传来痞痞的笑声:“怎么?受刺激了?看见你们家那广告了吗?你别说,你那弟弟还真是人才。”

    “狗屁!”江桥耻笑一声,“行了啊!别给我添堵。”想起那个糟心的后妈生的弟弟他就没痛快过,自己不痛快那也不能叫别人痛快,他嘎嘎怪笑,“你也别幸灾乐祸。你知道我刚才在飞机上……”

    “又跟空姐搭讪了?”那边漫不经心,对自家那算不上是狐朋,只能当狗友的兄弟那副德早就了解的透透的。

    这年月还用搭讪吗?自己这样的有的是大把的姑娘前仆后继。江桥一边讲电话,一边往外走,一出去,刚好看到正准备上车的林雨桐。

    他没顾上说话,先对着林雨桐用手机连着拍了几下。

    电话那边有些不耐烦,“说话啊,装什么深沉?”

    江桥呵呵笑了两声:“我早说了,幸灾乐祸是要遭雷劈的。我给你发个照片,你看了以后咱们再说话。”话一说完,他就挂了电话,将拍下来的几张照片全都微信发给对方。自家那倒霉弟弟江枫给自己带来的那点不愉快,瞬间就淡了。只要一想起林博那张脸,就觉得心情莫名的好。兄弟嘛,有难同当。

    “走!去海纳。”海纳传媒是林博的公司。他上了车,刚吩咐完司机,电话就又响了,他邪气的一笑,接了起来,“怎么样?有什么感觉?”

    林博脸色有点难看:“这照片上的姑娘叫什么,多大年纪……”

    “你别问,我也就是巧遇,远远的偷拍下来了。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江桥身子往起一坐,“我说,你家母上大人那么厉害霸道的一个人,你家老爷子竟然还敢偷吃,偷吃就算了,还敢留下证据。这光是那张跟你相似度在百分之八十的脸,那丫头要是跟你们家没关系,我把江字倒过来写。行了,我现在就去你公司,你在海纳吧。”

    林博‘嗯’了一声,这才挂了电话。又将那照片翻出来,幸亏是像素高啊,这么远的距离,居然能看勉强看清楚。其实这几张照片,其他几张都只能出确实跟自己有几分相似。但其中有一张,风把这姑娘的留海给吹起来了,将整张脸给露了出来,这一下子不用对比都知道,跟自己绝对相似。自己这张脸生的也相当英俊,可长在一个姑娘的脸上,就显得这个姑娘生的有些凌厉,一瞧就不好惹的样子。又细细的看了几遍,皱眉道:“这个蠢货,怎么不知道把车牌拍下来。”这叫人怎么查?

    林雨桐坐在车上,空调开着,丝毫感觉不到外面的暑热。高涵一边开车,一边跟林雨桐解释,“老板本来说亲自来接的,但是跟咱们长期合作的一个加工厂发生了火灾,这批货又赶得紧……”

    “明白。”林雨桐根本不知道她说的这些是什么,更不知道她说的这个老板是自己的什么人,听不听的都那样了。

    高涵见她闭目养神,也就闭嘴。京城堵车,这简直就是家常便饭。林雨桐见高涵不再说什么了,这才摸出手机,拨出一串数字,铃声响了一声,那边就接起来了。

    “喂。”那边的声音干净,人应该很年轻。

    “是我。”林雨桐说了两个字,那边就松了一口气,可能是觉察出她说话不方便,那边直接道:“方便的时候再打。”

    林雨桐看了高涵一眼,语带笑意的‘嗯’了一声,这才挂了电话。

    高涵朝后瞄了一眼,林雨桐的电话又响了,这次的来电显示是‘舅妈’,这属于不接不行的电话。林雨桐接起来,还没说话,那边高亢的声音就冲了过来,“桐桐,到了吗?你妈接你了没?到没到的,怎么也不说打个电话说一声?给你妈打电话,她的手机还关机。”

    林雨桐有些蒙圈,这舅妈嘴里的‘你妈’是不是高涵嘴里的老板她这会子也不知道,只得道:“高助理来接我了?”

    “什么?”舅妈的声音带着怒气,“你妈真是的……你一个人出门,她就是有天大的事情也该先顾着你。那个什么高助理矮助理的,你认识她吗?她是男是女,多大年纪……你妈的心是真大。万一……那什么是吧?”

    是怕人家生了歹意对自己不利吧。不过你就是顾忌人家在车上,不好意思将话都说出来,可是只要不是傻子,人家也明白你那没说出口的话是什么了。哎呦真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舅妈是亲妈呢,这操心劲的。

    林雨桐朝高涵歉意的笑笑,心道,高涵嘴里的老板是自己的亲妈无疑了。

    这边没答话,那边就急了,“喂喂喂……桐桐……”

    “嗳!舅妈。”林雨桐的声音和软了下来,“我听着呢。”

    “你一个人行不行,要是实在不行,你现在就回机场,买回来的机票,等开学的时候舅妈送你去……”很不放心的样子。

    高涵面无表情的开着车往前挪,林雨桐揉了揉额角,就怕这种过度关心的,她都不知道怎么应对了?“那什么……舅妈,高助理说我妈那边会尽快赶回来的,她那边有点突发状况……”

    “小没良心的……”那边的声音带着委屈,“有了亲妈就把我扔过墙头了。”抱怨了几句,又叮嘱了一通,这才挂了电话。

    高涵都跟着松了一口气,“老板说过,会尽快回来的。”说完,还怕林雨桐不信,又补充了两个字,“真的!”

    两个小时之后,车子驶进了别墅区,停在靠着人工湖的一座三层小楼前,“到了……”

    林雨桐又给原身贴了一个标签——家庭条件优渥。

    没等高涵下车给她开门,车门就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给打开了,“可算是到了,老板之前叮嘱过了,家里都预备好了……”

    林雨桐下车,眼睛一扫,看见开车门的小伙子左手少了两根手指。她面无异色点头笑了笑,高涵在一边解释,“这是韩新,以后出门叫他给你开车。”

    一进大厅,又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迎过来,两人穿着围裙,应该是家里的保姆了。

    林雨桐掌握主动,“房间在哪,我先去洗澡换个衣服,然后再吃饭。”

    韩新忙道:“叫小福带小姐去。”

    于是林雨桐知道,这个年轻些的姑娘叫小福。

    沿着楼梯上了二楼,到了房间门口,林雨桐就打发小福,“我自己可以,你们去忙吧。”

    说着不给对方反驳的机会,直接进门锁死,然后才松了一口气。

    卧室很大,粉红的色调,公主床,梦幻一般的帐幔……还有各式的芭比娃娃和公仔,我的老天爷啊!

    住在这里?

    林雨桐认命的将背包随手放在地板上,然后进了浴室。放了热水,泡在浴盆里,脑子里那些记忆才喷薄而出。

    这姑娘叫林雨桐,打小的记忆,妈妈这个生物,只出现在电话里。常年跟着外公舅舅舅妈生活,当然了还有舅舅家的表哥。外祖父早年是个杀猪的,后来进了城,开始在城里卖猪肉,这猪肉店铺一家连着一家开起来了,后来有了自家的肉联厂,再后来,单独的肉联厂变成了食品加工厂,等到舅舅接手以后,单一的食品加工,变成了实业集团。在江北省,那也算是明星企业。这样的家庭经济条件那是相当优渥的。按说也没什么不顺心的事。可世上哪里有什么十全十美的事。对于杀猪匠出身的朱大力来说,简直就是逆袭成功的人生赢家。他平生只有两件不顺心的事,一是相濡以沫的妻子英年早逝,不能相约白头。二就是他那爱若掌珠的闺女朱珠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未婚生女,当时朱珠自己也才十六岁。哎呦,这可要了他的老命了,等这丫头把孩子生在美国,都养到半岁了,实在是养不起了,才跟家里打电话求助。他这才知道了消息,马不停蹄的赶到美国,就看到自己那珠圆玉润的闺女,瘦的就剩下一把骨头,再一看她怀里的孩子,觉得这孩子的眉毛怎么都是黄的,这一定是饿的。怎么办呢?这肯定是丢人的事啊。可再丢人,孩子都生下了,还能怎么办?他也不管朱珠怎么反对,就把这小外孙女给带回来了。本来没打算说这是外孙,想着要不记在儿子名下,好歹糊弄过去。可是朱珠那倒霉性子,非是不让。就这么着,这件事当时叫邻里街坊暗地里没给笑死。可这死丫头也是个倔强的性子,养不起孩子反倒激起了她的斗志,也不知道在国外是怎么打磨的,几年前回来的时候,才知道她的事业都干大了,如今总部搬到了京城。可是她回来了,孩子却大了,这母女俩一年见那么几面,总叫人瞧着别别扭扭的……

    林雨桐睁开眼睛,面色有些奇怪。自己这原身的母亲,就是朱珠,今年芳龄三十三。而原身十六岁,也就是说朱珠十六岁怀孕,十七岁生下了孩子。

    这在古代当然不叫事。可放在现代,是有够奇葩的。

    三十来岁的女人不结婚没孩子的大有人在,而她的闺女都已经考上大学了。

    没错,是大学。

    林雨桐从澡盆里出来,围着浴巾,将背包里的录取通知书拿出来——京市传媒大学新闻专业。

    她顺势往地上一坐,用这通知书拍了拍脑袋,好处是不用参加高考了,坏处就是怎么选了这么个学校这么个专业。当然了,不是学校不好,这传媒大学新闻专业可不好考,分数要不是在一本线上三十分到五十分,都不要想着报考。

    说到底,还是这孩子有点逆反了。表哥朱广斌去年考上京市电影学院的导演系,是偷着报考的。录取通知下来没把一家人给气死。尤其是朱老爷子,那真是恨不能动家法,在他的眼里,那跟明星相关的都不是什么好人。于是,几乎天天念叨,桐桐千万不能向你表哥学啊,考上青华京大,那才是长脸呢。这熊孩子填志愿的时候,把学校一遍一遍又一遍的筛选,最后选了传媒大学。这是唯一一个跟朱老爷子讨厌的圈子有一定的交集,但又有专业可以直接凭借高考成绩就能上的学校,不用艺考。于是,就是它了。有了记忆,林雨桐从这些表象后还发现,这孩子好似在怀疑,她的亲生父亲恐怕就在老爷子讨厌的那个圈子里。人总会对来处好奇,这孩子也不例外。没有父亲,当然会猜测她的亲生父亲是谁,有了怀疑,就促使了她毫不犹豫的报考了谁也没想到的学校。然后,考上了,录取通知书就来了。这回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老爷子气还没消呢。

    没爸少见妈,这孩子多少有点自卑。沉默寡言一副乖乖女的样子,可是却还真有点蔫主意。

    她起身,一边推开衣帽间的门,一边拿出电话给四爷拨过去。

    “怎么样?”四爷那边很安静,“你如今在哪?”

    “京城。”林雨桐在宽大的衣帽间里来回的转悠,翻看这柜子里还没摘掉牌子的衣服,“我这边的情况也还好,你现在在哪,还是见面说吧。”小心谨慎的安全意识,刻在了骨子里,电话在他们看来,都不是什么安全的途径。

    四爷低声道:“短期内见面有点困难,我现在在英国……”

    林雨桐眼睛一亮,“金发碧眼大长腿……”

    “呵呵……”这声音听上去有点凉,“看来你想要的还挺多……”

    完蛋鸟!

    林雨桐还要说话,那边发来了视频请求,接通——屏幕里能看见一个黑发黑眼黄皮肤剑眉星目国字脸相貌堂堂的年轻帅哥,“还不错哦……”尤其是躺在床上光着上身露出健硕的八块腹肌。

    四爷就君子多了,打量了一眼好似就是为了记住这张脸,“你四下拍拍,我看看环境……”

    宽大的衣帽间,粉红梦幻公主房……“还……不错……”这话说的叫人听起来都觉得牙疼,四爷补充道,“就怕你运气不好,遇上个吃不饱饭的情况……”

    呃?

    林雨桐一愣,还真是。这猛地遇上一个境况看起来还不错的,她的心反倒有点放不下了。总觉得是不是背后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危机呢。

    不过这不需要现在就对四爷往出倒,先问道:“你那边是什么情况?”

    “原身的母亲在这边养身体,我现在走不了。”四爷叮嘱林雨桐,“你自己小心点,我大概还得几个月才能回去……”

    “身体不好?”林雨桐皱眉,“要我过去吗?”

    “以什么身份?你的医术怎么解释?”四爷摇头,“你安心照顾好你自己。这边的情况有些复杂,病在心里不在身上,再高明的大夫也没用。”

    听起来很复杂的样子。

    林雨桐还要说话,就听见四爷那边传来敲门声,她赶紧道:“那就先挂了吧……”

    四爷嗯了一声,就挂断了。

    林雨桐这才选了轻薄的内衣,又选了一件宽松的大t恤和一件小热裤,在家里这么穿完全可以。换了衣服,摸了摸又厚又密的留海,想着该找个机会把这头发修一修。

    她现在丝毫也不想拒绝美食华服,上辈子几十年就没机会臭美过。到了八十年代大家追求美了,可那时候自己已经过了六十了。再折腾就成了老妖精了。

    如今嘛……纤腰长腿肤白貌美,赶上好时候好条件,不打扮等什么呢。

    下楼的时候,高涵已经走了,小福就在二楼的小厅里等着,见林雨桐出来了忙迎上去,“小姐,饭备好了。”

    “不用叫小姐……”听起来跟旧社会的地主家似得,“叫我小林吧。”

    说着话,就去了楼下的餐厅。满桌子的菜,就自己一个人吃。林雨桐讨厌浪费,尤其是对事物的浪费。挨过饿就知道浪费事物是多大的罪过,“留两个菜,剩下的放冰箱,晚上热一热就能吃。”

    王婶愣了愣,“晚上再给做……”

    “太浪费了。”林雨桐皱眉,“以后一个人吃饭就是两菜一汤,两个人吃饭四菜一汤。”

    “啊?”王婶赶紧应了,“哦……记……记住了……”

    这小眉头一皱,端着一张脸,怎么就叫人觉得心里发慌呢。

    “出去吃饭?”江桥没搭理前来阻止的秘书,没打招呼就推开林博办公室的门,探头问道。

    林博将手里的签字笔合上,招手叫他进来,“下午还有事,在办公室吃吧。”说着,就吩咐外面的秘书,“两份工作餐,谢谢。”

    江桥呵呵一笑,进去直接往宽大的沙发上一躺,“今儿我才给你通报了那么大一件事,你一顿饭都舍不得请我……”

    林博扔了一瓶水过去,“只有一张照片,叫我怎么查?再说了,或许人有相似……不过这也难说……你说我爸那人吧,被我妈压了一辈子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魄力……”

    江桥哧了一声,刚要说话,电话又响了,拿出来一看,“我爸……”他示意林博别出声,这才接了电话,电话刚一通,他还没言语了,那边就开始狂轰乱炸,“出差回来不回公司又上哪野去了,赶紧给我回来……”

    “我……”江桥才蹦出一个字来,那边已经挂断了,只有盲音在耳边响个不停。

    林博做了请的姿势,“我家老爷子就这点好,不会管我管的跟三孙子似得。”

    江桥拿着电话冷笑了两声,“我先走,改天找你说话……”

    送走江桥,林博越想越是觉得自家老爷子的事得找人商量商量,他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终于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哥,我跟你说个事,是大事!有空的话就过来一趟。”

    于是半个小时后林博等来了林渊,这位忙里抽空过来,开门见山就道:“说吧,什么事。”

    万海集团如今这位做主,作为这位的倒霉弟弟守着海纳传媒,恐怕是要干到天荒地老了。两兄弟感情不错,不是当哥哥的排挤这弟弟,实在是这里面的事情他一言难尽。

    林博将江桥没喝的那瓶水塞到他西装革履的大哥手里,“那个……您可得撑住了。”

    林渊万年不变的正经脸,连个眼风都没给他,就那么端坐在沙发上,静等着他说话。

    林博把照片翻出来送到林渊眼前,“你瞧瞧,老爷子给咱弄出个妹妹来……”

    林渊眯着眼看了半天的照片,然后抬起眼睛看向倒霉弟弟林博,那眼神不用说话都能准确的表达两个字——白痴!

    “不像?”林博指着他自己的脸,“你细细看。”

    “像!”林渊嘴角勾起,脸上露出诡异的笑,然后掏出他自己的手机,翻出一张照片来,“你还记得这张照片吗?”

    “怎么不记得,这是外公。”林博嘿嘿一笑,“你别说,我跟外公长的还真像。”

    林渊就‘呵’了一声,“是啊!你长的跟外公是很相像。”

    林博跟着点头,这头点到一半,一下子就顿住了。不对啊!这姑娘长的像自己,也就是像自己的外公,没道理自家老爸的私生女跟自家的外公长的相像。

    就见林渊掰着手指,“妈是独生女,咱们没舅舅。外公也是独生子,没有其他的任何亲戚。血缘到了这一代,就剩下你和我了。而我记得我跟我的初恋女友的初夜的具体日子,按照日子算,就算是我的初恋女友那时候恰好就怀孕,生下了那么一个孩子,那这孩子的年纪,应该不会超过十二岁。而照片上这个姑娘……目测十六七岁的样子。她要不是你的孩子,那就只能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了,人有相似也不一定啊。”

    “我……我的?”林博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甚至是闪过一丝惊恐,他拿着手机的双手都开始颤抖了,“不会……不会……那么巧吧……也大概就是巧合……”

    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叫林渊的表情更丰富起来了,“妈今儿又打电话给我了。”

    “啊?”林博有点跟不上节奏。

    “叫我相亲。他急着抱孙子。”林渊嘴角翘起,“我终于能松口气了。”

    什么意思?

    林博见他那以为成成为主心骨的大哥意味深长的看向照片上那姑娘,他终于后知后觉了:天上掉下个大孙女,还是好大的一只哟!母上大人一定很惊喜有木有!

    林博惊惧交加,瞳孔都有点涣散,“人有相似……”这话说的有点气虚。

    “我要是你,就好好查查。”林渊轻咳一声,“我记得你出国前,去江北省去玩,回来之后做了三天的噩梦,说是梦见了杀猪女……原来以为你是做了什么梦,现在看来这个杀猪女很值得推敲啊。原本你是死活不愿意出国的,结果噩梦了三天就马上改了主意,麻溜的去了国外。按着年龄算,那时候你十六了吧……”他不怀好意的朝林博肚挤眼之下看了一眼,“应该能行吧。”说着,又想起什么似得,“你回来这么些年,从来没有踏足过江北省,你那小女神在江北拍戏,要是以前,早追过去了,但是她现在在江北,你却从来没去过,这都两个月了吧。你对那地方到底有多恐惧……”

    林博睁大了眼睛,“你……你怎么知道的?”这么隐秘的事情。那是他的噩梦啊。还以为瞒的很好了,原来这大尾巴狼早就知道了。

    林渊又‘呵’了一声,起身就往外走。

    “别……”林博一把拉住林渊,“大哥……我的亲大哥……这事先别告诉爸妈……我得好好查查……别弄出笑话来……”

    行!我一点都不急。

    送走了林渊,林博瘫在沙发上,秘书敲了几次门,想进来送饭,都被林博给拒绝了,“别吵吵,叫我安静一会儿……”

    于是,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而林博举起手机,看向屏幕上的姑娘,将衬衫的扣子又解开了一个,“这是……我闺女?”

    三十三岁,正是黄金单身汉的美好年纪,他心爱的女神安宁他还没有追到手,他还有很多关于未来的计划,可这计划里,唯独没有这么大的一个大闺女。

    他颤颤巍巍的拨通电话,对方是警局的一个朋友,“……帮我查一下从江北省之春市飞往京城的航班的人员名单……对……今天的……好的,我等你……”

    天黑了,有人在黑夜里焦急的等着最后的判决,有人却被一阵响动给惊醒了。

    林雨桐从床上坐起来,打开灯,外面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进来,“谁喝多了?老娘怎么会喝多了。早把那帮孙子给喝趴下了。”

    这声音记忆里有,好似熟悉,又极为陌生。电话里的女人声音温柔似水,跟这个女土匪压根就不是一个人。

    林雨桐下床去开门,声音更加清晰的传进来,“我去看我闺女……我的宝贝……妈挣大钱了……有的是钱……能给你买的起奶粉了……谁也甭想把我闺女抱走……谁敢抱走我闺女……老娘……老娘……拼命……”

    然后是王婶和小福低声安抚的声音。

    林雨桐猛地拉开门,门外的走廊上,原本张牙舞爪的女人马上优雅的站好,保持微笑,“对不起啊,妈妈今儿确实是没来得及……”声音温婉,跟换了个人似得。

    能说什么呢?

    林雨桐只得搭把手过去扶住她,“先回房间躺着……”

    一声电话铃响,林博猛地弹坐起来,一看来电显示,马上接通了电话,“怎么样?”

    “名单我不能全部给你,你只说你要找什么人?”那边传来声音,“名字,性别,年龄,身份证号……”

    “名字不知道,性别女,年龄……”他心里算了一下,确定的道:“十六,身份证号码不知道。做的应该是头等舱。”

    “你说要今天这趟航班头等舱的十六岁女孩的资料不就完了,这个费劲。”对方好像是在翻看,隔了不大功夫,就回话道:“只有一个符合,林雨桐,籍贯江北之春,身份证号码,你记一下……”

    林博梦游似得拿起笔,将号码记在便签纸上,按照号码显示出来的出生日期,跟自己永远也忘不了的日子算是对上了。

    手里的笔吧嗒掉在茶几上,这个叫林雨桐的姑娘,只怕真是他的亲闺女。

    他嗷呜的嚎了一嗓子:“弄出人命了,活不成了……”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会有加更,不确定是凌晨之前还是之后。大家明天再看也是一样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