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4章 民国旧影(91)三合一
    民国旧影(91)

    于晓曼带出来的情报准确度极高, 在她们回来后第三天,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战斗打响了。四月二十二日, 言安顺利收复。而林雨桐却要启程了。这次不是去秦北的任何地方, 因为四爷和常胜已经跟总部转移了,现在应该已经到了西百坡。所以, 林雨桐的目的地就是西百坡。同时,因为于晓曼的特殊, 她暂时肯定也不能留在言安,而是要跟林雨桐一起, 先去总部报道。报道之后会怎么安排,还得看上面的意思。

    槐子还有任务在身, 肯定是不能跟着一起走的。这两口子在大家的安排下,在战地上入了洞房, 团圆了没几天, 就又得分开了。不过这次,哪怕是分开,两人也没有难受。都知道对方在哪里,知道对方在一定程度上是安全的,这就足够的。

    “还是得小心。”于晓曼叮嘱槐子, “战场上……别忘了, 我在家等你。”要是没猜错,自己肯定会先槐子一步回京城的。战事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一方战意昂扬,一方已经都在清点资产送家小出国了。这战争又能打到什么时候。临阵起义的到处都是, 已经没什么可稀罕的了。如今总部在西百坡,已经离京城很近了。

    槐子看向林雨桐,“我把你嫂子交给你,她对总部不是很熟悉。”

    这是担心审查。

    林雨桐点头:“有我呢。哥你放心。”

    这次还是不要什么人护送,林雨桐一身长袍短褂,戴着礼帽,跟于晓曼扮成夫妻,悄然离开了言安。

    路上吃住都在一处,一点都不打眼。两人也不节外生枝,从不去盘查严密的地方,哪怕多绕一些远路,从偏僻的城镇过。这一路上可是长见识了,在饭馆子吃饭,一碗米饭两万法币,第一碗米饭吃完了,要第二碗的时候,就涨价涨成两万五了。店家还委屈呢,“您是不知道,我今儿早上提了一斤法币去买菜,原本想着能买一斤青菜吧。结果排队的时候菜价就涨了两次。在我前面跟我隔着两个人的那个人,一斤法币买了八两,轮到我前面那位,就只能买七两,到我跟前,倒霉催的,一斤法币只够买半斤的,我找谁说理去。”

    钱是用斤衡量的吗?

    这话多新鲜呐,要是一张一张数,这买卖还做不做了。

    这种冲击刺激的林雨桐还没反应过来,路上碰见人家办丧事,更叫林雨桐涨了见识。那坟前烧的不是冥币,是真钱。一张一张全都是一千元面值的法币。

    于晓曼轻声解释:“一张一千面值的法币,已经买不来一张冥币了。所以,还是真钱更划算。”

    林雨桐看向于晓曼,“已经到了这份上了?”听过和见过是两码事。以前都是听听算了,根本无法想象,现在摆在面前,简直不能想象这样的日子百姓该怎么过。

    “所以啊,他们不完蛋谁完蛋?”没看到扩军很容易吗?不跟着部队走,照这物价活都活不下去了。于晓曼说的很客观,“国党上层不都是无能之辈,军中也确实有良才。但不管是什么原因,经济崩溃成这个样子……回天无力了。”所以,真有脑子,看的明白的都跑了或者正准备跑呢。跑不了的心思都活动了,没有哪个真有一战到底的决心。就连姜,不也一边喊打,一边琢磨退路了吗?当然了,这个事情到了总部还是要及时汇报的。

    两人一路走,一路看。为了安全,走的也并不是很着急。路上林雨桐还有心思收集各种面值的纸币,在她看来,这还都是有收藏价值的。所以,到底西百坡的时候,都已经是五月了。

    在跟前的时候不觉得孩子长了,可一分开再见,就发现孩子长的可真快。这孩子的衣服已经小了,裤子盖不住脚面,袖子都露出手腕了。当然了,这种短在很多人看来就不叫事,因此也没人想着给孩子将衣服往大了放一点。就是四爷,只怕也是有心无力。“怪不得人家都说宁要讨饭的娘,不要做官的爹呢。”

    四爷:“……”这是嫌弃我不会做衣服?

    当然了,四爷没犟嘴,这家里有女人跟没女人还真是两个样子。在这地界,他们被分了一个小院子,他们一家三口住一间,一间作为警卫班的宿舍,其实这地方也还是有点挤的。但至少算是能安稳一段时间了。

    如今的供给还行,至少能吃饱。给孩子和四爷做了一顿好吃的,哄着孩子早点睡了,夫妻两人才有时间亲热。还别说,自从离开言安转战以来,都有一年多没亲热了。就是如今,也不敢有大动作,一是孩子在旁边睡着,二是隔壁还住着警卫班呢。

    这日子啊……终于快到头了。

    一身大汗喘息着,林雨桐断断续续的跟她将这段时间的事都说了一遍,说起于晓曼,她不免有些忧心,“到了西百坡被廖凯带走,到现在都不见人影。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没事。”四爷笑了一下,“于晓曼是个聪明人。”至少从一见到廖凯,就将身上的两根金条和七个银元上缴的事情上看,就能知道,她比想象的聪明。这聪明要是放在审时度势随势而动上,可以说是无往而不利。

    结果还真被四爷说着了,过了半个月,于晓曼来了。换了一身军装的于晓曼看起来还是一样英姿飒爽。她没有选择马上工作,“我申请了去中央d校系统学习。”

    出来就根正苗红了。

    林雨桐心里赞了一声,又细细的看了她的脸色,“把胳膊伸过来。”

    于晓曼一愣,脸上涌上惊喜,胳膊伸出来的时候都有些颤抖,“真的吗?”

    我得号脉才能确定吧。对于晓曼这肚子,她得谨慎再谨慎。手往脉上一搭,她挑眉笑了,“还真是……有了!”

    所以,选择学习这一点简直太对了。这一年的时间,学习连带生孩子,要是想照顾孩子,一年的学制学完了,可以申请高级班,再读上两年,孩子都该上幼儿园了。

    于晓曼猛地蹲下,双手捂住脸呜呜的哭起来,“我……我没想到还有今天……要是我爸我妈知道了……不知道该多高兴……”

    “以后,叫我哥带你回去看看。”林雨桐起身扶起她,辽东三省已经解放了,最近都在开会,讨论东北经济发展的事情,想要回去也不困难。以后就更不困难了。“怀了孩子,我哥又不在,你还是悠着点。”

    于是,林雨桐又多了一件事,有空就弄点好吃的,叫白元给于晓曼送去,

    危重伤员还是会源源不断的送过来,林雨桐跟以前一样忙的脚不沾地。可从这些伤员的来处,她即便不听广播,不看报纸,也都能知道部队现在打到什么地方了。

    这一年好似过的比哪一年都快,遇到的每个人脚底下都带着风,也不光是林雨桐忙,大家都忙。就连四爷也不能只画图了,最近正带着人为成立研究所的事忙着呢。

    于是,常胜就处于一种半放羊的状态。他也不老实在家呆着,到处的跑。逮住谁有空,他就跟着谁。等林雨桐有空过问的时候,这总部少有他不认识的人了。白元还跟林雨桐告密,“……偶尔也会碰上几位首长,人家说话他就在边上帮忙端茶倒水的……”当然,这说的都是私人场合,正式场合……这孩子还真不会这么不知道轻重。

    林雨桐愕然,谁教他这些了?

    四爷知道了,只沉默了一会,却不叫林雨桐去管。耳融目染这东西,是什么东西都替代不了的。

    再后来,林雨桐基本都不用管这孩子吃饭了,人家出门,自己就把肚子给混饱了。大家都吃的食堂,哪里挤不出孩子的一口吃的?都知道林阎王忙,多空出一点时间,手底下就能多救一个人的命。军械那更是大事,落后就要挨到的,这军备什么时候都轻忽不得。于是,这孩子四处混饭,大家也都当成理所当然的事。要是晚上加班,常胜干脆就去了于晓曼那里,跟着他舅妈。于晓曼教给孩子什么?什么电报,什么密码,什么间|谍学,什么伪装学。跟着一个特工,能指望他学什么。

    偶尔林雨桐和四爷有空了,过问一下他这段时间都干什么了。人家是什么都知道一点,什么经济危机,什么货币贬值,说的头头是道。连几月黄金卖到两亿一两,几月又涨到了三亿一两。什么美国要扶持倭国侵略势力复活,什么美国一边扶持姜,一边扶持倭国,这是要挑起战争两端获利。什么当局政府发行金圆券,要对经济进行管制,后来金圆券继续贬值,适得其反,经济崩溃的更快。还有什么学生集会,经济贪腐,就连姜大公子在沪上打‘老虎’反被‘老虎’逼退的事情,都能说出个三四五六来。

    林雨桐不得不说,接触的人不一样,对孩子的影响确实是不一样的。这段经历,也许是他一辈子最宝贵的财富。

    发现了这一点,林雨桐和四爷就真撒手不管了,由着他到处去混。当然了,这种教育模式不可复制,因为常胜出去混的环境,从来不用担心被谁教坏了。凡是能在总部的,哪怕是个看门的大爷,也都有几分不一样的见识。

    这机会也就这么大半年时间,等进了京城,再想混可就没这条件了。等他再大点,就得规矩起来了。不能跟现在似得,大家都知道是个他是个爹妈没时间管的孩子,谁都多几分宽容。

    医院本应该是沉闷的地方,可是这随着康复的伤员越来越多,医院也变的热闹了起来,不同部队出来的,相互较劲,各自说着自家参加过的战斗,谁也不服谁。当然了,更是少不了讨论如今的时局。

    “听说了吗?姜给美国总统亲自写信了,要求美国来指挥**打仗。”

    “姥姥!不管谁来,看不打他个屁滚尿流。”

    “不光是要求美国来指挥,听说把倭国那个战犯也给请来了……”

    “这群王八蛋,这是疯了。”

    ……

    “广播里说美国给老姜运了五万吨小型武器和弹药,这是要死扛到底。”

    “打就打,谁怕谁?”

    ……

    “听说了吗?那位姜夫人又去美国活动了,请求美国更大的支持……”

    “这还是不死心。靠人不如靠己,咱们自力更生不也打的他没有还手的余地。”

    对方的动作越大,越是朝外面伸手要援助,林雨桐就能明显感觉到,这边的战意就越是昂扬。谁都能感觉到对方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

    而林雨桐这边,每天都得花费时间打发掉那些急着出院返回部队的伤兵。他们急切啊,现在不归队,以后就没有仗可打了。

    这种情况在年底的时候更为激烈了。为什么?因为京城眼看就拿到手里了。如今只是围而不歼,一是要叫京城里的百姓安稳的过的年,二是还在和傅作意谈判,为的就是古城能和平的过度。

    年夜饭的时候,常胜端着碗里的米儿酒,“这仗要打完了吧?”

    四爷扭脸看林雨桐:“你又得收拾东西了,过完年,也该进京城了。”

    京城里,林德海美美的吃了一口饺子,虽然没什么油水,只是酸菜包的,但他也吃的有滋有味,再喝上一口老酒,这滋味,“美!”

    刘寡妇就看不上他这德行,“美什么美,臭美!人家都愁的什么似得,你还美呢。这工党要进城了,如今京城外面可都是工党,你就不担心?”

    老子担心个鬼!

    我儿子闺女都是工党,我怕个球?老子盼着这一天盼的眼珠子都快脱出来了。

    这边还没搭话,门就被推开了,杨宝禄搓着手进来,“干爹,干娘。”他扭脸一看,弟弟妹妹都在灶膛前抱着碗吃的正美呢,脸上不由就带着几分感激。

    刘寡妇对这几个孩子,那是真心不错。没孩子嘛,林德海的子女都大了,而且都不是能惹得起的人,还能指望着人家给自己养老?那女人死了,她倒是动过心,想叫林德海跟自己把喜事办了。哪怕请两桌酒,拜个天地,自己好歹有个名分。就算将来那些子女不待见自己,但至少不会看着自己饿死吧。可是闹也闹了,哭也哭了,这老东西就是装糊涂,死活就是不吐口。说到底,人家心里还是把他的孩子看的更重些,这是怕自己给他的子女添麻烦。都这样了,能怎么办呢?见他带回来这几个孩子,那就是不认也得认了。虽说养孩子的钱是他出的,但是自己照料的精心些,想来只要不是白眼狼,将来总不会真把自己给扔到沟里去。再说了,这三个孩子都懂事,两个小的不用操心,还能跑跑腿,大的是真的顶大人用了。家里的事都能搭把手。见大小子贴春联回来了,她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就缓和了,“快去烤烤手,我给你把饺子热在锅里呢。快尝尝。”

    杨宝禄不叫刘寡妇下炕,“干娘坐着吧,我自己来。”然后就从兜里从一张纸递给林德海,“干爹,您看看这个……”他是上了两年学的,这上面大部分的字他都认识。知道那是工党的宣传单,是叫大家放心过年,不用担心会攻城。对工党的消息,自家这干爹好似特别注意,所以,一见门口的传单,他立马就收起来给带回来了。

    林德海眯缝着眼睛瞟了一眼,紧跟着眼睛就睁大了,他马上放下酒杯,拿起来认真看了起来,“这工党……做的这么仁义,还有傅作意什么事?得嘞!总算盼到了……盼到了……”说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是眼圈红了。

    刘寡妇就是再傻,也瞧出不对劲来了。工党要进城了,他激动个什么劲,“难道你那儿子闺女……”

    “闭嘴!”林德海重重的把筷子拍在桌子上,“什么我儿子我闺女,我儿子闺女怎么了?”

    这老东西!自己还能去告密不成?那不是上赶着自己找死了吗?

    想斥责两句,可一想起这老东西的儿子闺女要回来了,一回来肯定都是大官了。自己还真就没那个底气跟以前一样吆喝。她瘪了瘪嘴,又殷勤的过去倒酒,“再喝两口,今儿是个好日子。”

    杨宝禄眼珠子转了转,第二天就摸到工会那里去了。这工会他早就知道,只是他还有弟妹要顾着,也没跟着掺和,如今看自家干爹那意思,自己掺和也没事。此时工会正偷偷的用彩纸制作小旗子,这是为欢迎工党入城准备的。他也凑过去搭把手,

    想着工党快进城了,可没想到会这么快。阳历的一月三十一号,刚好是大年初三。一大早,锣鼓喧天人声鼎沸就喧腾了起来。林德海穿过热闹的人群,往老宅子而去。他想在家里等孩子回来。可没想到,等来的不是槐子也不是桐桐,而是杨子。

    听着外面本家族人吆喝着,“这不是杨子吗?都不敢认了。”

    杨子掀开帘子,踏进了屋门,林德海这才转过身来,朝进来这小伙子看过去。野崽子也长大了,都有点不敢认了。两人就这么对看着,还是杨子先跪下,“爹,我回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林德海心里一松,“回来了,回来了就好。”他扬声对外面喊道,“告诉三叔祖一声,开祠堂。”

    杨子一愣,给林德海磕了一个头,应了一声‘是’。

    外面一下子就喧闹了起来,林德海叫杨宝禄将门关了,才招呼杨子去了里间,“你来,我有话跟你说。”

    杨子不知道老爷子又要干什么,只得跟着进去。林德海没瞒着,将他那汉奸爹和糊涂娘做的事都说了一遍,然后又将自己怎么谋划的,怎么出了意外,把林母给搭进去的事也说了。但却半个字都没提林雨桐。没必然为了一个那样的东西叫孩子们之间生了嫌隙。这件事就得这么烂在肚子里。“……你肯拜杨家的祖宗,那打这之后,你就是杨家的孩子。你的生父和亲生母亲是被汉奸害死的苦命人,记住这一点,其他的都跟你不相干。我如今认下你,外面肯定说什么的都有。比如你现在是大官了,我就不要脸的巴着你不放……听听就算了,你别去解释。老子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即便没有你亲爹那一码子事,巴着你沾光的事情老子也干的出来。所以,人家也不算是冤枉了我。爱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吧。再说了,等你大哥大姐回来,他们自然就闭嘴了。另外,你生父和你娘的事,真实的情况别告诉杏子。她跟你娘一样,不是个脑子明白的。省的她一个不下心……我做的这些可就全废了……”

    杨子被这一码子接一码子事刺激的险些站不住,最后只知道,娘她死了。是这个一直骂着自己的人替自己把所有的尾巴都扫干净了。

    拜了祠堂,他才算回过神来。也才有功夫跟林德海说会儿话。

    “我大哥如今在哪里我也不知道,至于我姐,应该是快回来。她和我姐夫跟总部首长一起……”杨子细细的说着消息,槐子的消息他是真不知道,但是重伤员往哪里运,就证明大姐在什么地方,这消息基本都是透明的。“如今傅作意的部队还没完全撤离,都在城外整编呢。这都需要时间。等把城里料理干净了,也就一两个月的事,我大姐应该就会回来了。”

    林德海又为槐子提起了心,“这仗还没完,岂不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还真说不准,不过杨子笑道:“都到了这份上了,再打仗也就是一年半载的事。而且我大哥如今已经是师长了,出不了事。这一路打来,敢于顽抗到底的不多……”

    林德海也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但到底也没再问。见等着杨子的警卫已经往这边看了好几次了,就明白人家还忙着呢,他也不啰嗦,“那你先忙你的去吧。有空了就回来看看。”

    杨子应了一声,这才跟着警卫走了,边走边问:“怎么了?什么事催的这么急。”

    “机场那边有任务。”警卫低声道:“有一批**家眷要走,叫咱们去值勤,得看着点……”

    走的只怕不光是家眷,还有好些当局的高官。

    哪些人能走,哪些人不能叫他们出境,这得心里有数。知道这个任务的重要性,他也不敢耽搁,急忙往机场赶去。

    站在机场上,看着一个个的上了飞机,杨子嘴角轻轻的撇了撇。猛地,他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僵住了,那个正在接受盘查的女人为什么这么熟悉?哪怕她半张脸都被围巾遮住了,也逃不过他的眼睛。别人可能认不出来,但他认得。一个娘胎里一起呆了八个月,这种熟悉不会因为相隔的时间太久而变的陌生的。

    杏子接到放行的通知,心里松了一口气,马上抱住了身边这老头子的胳膊。这老头子以前在辽东也是财主,自己在战场上被炸晕了,被抬下去送往临时医院的途中,抬着她的两个战士被流弹击中,也牺牲了。那个时候她真是怕了,幸好那地方离一所民居很近,她跑进去,那屋里早没人了。没有吃的喝的,在里面生存不住。她找了那户人家的旧衣服,将身上带血的军装换下来,趁着停火的间歇,跑了出去。穿着老百姓的衣服,谁也没注意她。没想到刚好碰上往城外逃的大财主雷天群。他一个下人都没带,穿的破破烂烂的混在百姓中间。但她还是一眼看出这人不一般,不说别的,就是他那一双手就保养的不错。还有大拇指的位置,有个明显的印记,那是戴扳指留下来的。以前林德海手上就有这样的印记。她马上就朝这老头子释放善意,毕竟她身上一毛钱都没有,能去哪里呢。对于她而言,战场离死亡太近了,她就差一点点死了,只要能逃离死亡的命运,去哪里都行。于是两人就这么搭伴,给逃了出来。她怎么也没想到,这雷天群的儿子还是个大官。如此一来,她想回去也回不去了。等京城也被攻占了,她就更害怕了。她这样的不会被当成叛徒处理吧?政策她是知道的,对别人或许还会宽容一二,但对叛徒从来都没有宽容这一说。后来,一听老头子的儿子说是去台弯,她马上就心动了。反正在这里,她也没什么不放心的。当初上战场之前,她就跟牡丹说过了,说自己要是出了意外,就叫她不论如何也要找她姨妈去。她姨妈是林阎王,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号。她相信,只要跟林阎王有关,即便不用自己拜托什么人,牡丹也会顺利的被送去大姐那里的。林阎王的名号值得人去这么做。还有就是娘,娘不光是自己一个人的娘,还是大哥大姐的娘,是杨子的娘,有他们在,好像自己也没什么要操心的。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走的很洒脱,可千算万算也没算到杨子会在机场。

    她感觉到有人打量她,就抬头看过去,远远的一眼,她就百分百确定,那就是杨子。能相认吗?不能!她下意识的将围巾往上拉了拉,连鼻子也遮住了,这才哀求的看向杨子。

    杨子慢慢的转过头,像是没看见一样。可在人看不见的地方,他的双手都颤抖了起来。杏子怎么会在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杏子顺利的坐上飞机,慢慢的飞机动了,下面的杨子变成了一个小点,到再也看不见了。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这一走,还能再回去吗?能吗?

    谁也回答不了她这个问题。

    杨子带着满心的困惑,直到一个多月以后,林雨桐进京城了,他才弄清楚来龙去脉。

    知道总部进城的时间,他就特意回家等着。半下午的时候,杨家老宅的大门口,才来了一男两女和两个孩子。

    四爷和林雨桐带着常胜,连带于晓曼和她怀里的刚过百天的林新天。

    没错,过完年,于晓曼生产了,生下了她跟槐子的长子。槐子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已经有了个儿子了。因此这孩子的名字自然也不是他取的。而是于晓曼请了主管她的首长给孩子取了名字——新天。新天,新天。日月换新天。

    林雨桐和四爷这老宅的人自然是熟悉的,有些人对于晓曼都还有印象。一听这是槐子的媳妇跟儿子,都夸了起来。

    杨子迎出来的时候,看见于晓曼还愣了愣,直到林雨桐介绍了,他才带着几分不确定的打招呼:“大嫂?”然后看了看还在襁褓里睡的香甜的新天,都不敢伸手,“连侄儿都有了。”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杏子带来的不快,再见到常胜和新天以后,他瞬间就给抛开了。

    常胜挂在他小舅身上,杨子却也再举不起他了。一大一小,没大没小的闹。林德海起初还在屋里端坐着,听到外面说是他大孙子回来了,他还以为说的是外孙,欢喜是欢喜,但还能忍的住。再怎么稀罕,这孩子还不是姓别人家的姓吗?可再一听,说是大儿媳带着孙子回来,这就不对了。这是槐子的媳妇和儿子吧。

    哎呀呀,这还了得,这可是他的嫡亲的长孙啊。林家这一支又往下传了一代。装腔作势用的拐杖也不要了,小跑了起来。到了门外,看着一个个带着警卫的儿女,他如何能不顺心?瞧着大孙子的小脸,摆摆手叫闺女姑爷连带儿媳妇不用多礼了,先回家再说。

    常胜挂在杨子背上,冲林德海道:“姥爷,您倒是看我一眼啊,您这里外分的咋这么清楚呢?”这熊孩子不知道跟谁学的,说话偶尔还会带上两分痞气。当然了,这是见人下菜碟,可能是一看到林德海就从他身上闻到了痞子味。

    他这么一说话,林德海马上也闻到了同类的味道,他嘿了一声,扭头一看常胜的脸,眉毛都飞起来了,这根本就是槐子的小号嘛。他顿时一乐,“孙子……敢挑爷爷的理了?”

    这确实是爷孙的关系,可这‘孙子’和‘爷爷’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听着,都有点像是在骂人。

    有常胜跟他姥爷插科打诨,即便是知道了林母的事情,也闹的愣是没有一点伤感的气氛。

    林雨桐张罗了一桌饭菜,林德海举着酒杯,遗憾的道:“就是少了槐子,要不然这一家就团圆了。”

    于晓曼笑道:“快了!他也快回来了。三五个月的事。或许还更快。”她本来是申请继续学习的,但上面的任命已经下来了。她会参与到调查部的筹备当中,因为涉及到情报收集整理,所以,作为她的配偶,槐子的工作也做了相应的调整,已经确定调入zy警卫部门担任领导职务。所以,她才会这么肯定的说,槐子很快就会回来了。现在只怕都已经接到命令,在做工作交接吧。

    等林德海喝多了,和两个孩子都睡下了。杨子才有空说了起了杏子的事。

    林雨桐叹了一声,“之前一直在转战,消息都闭塞。你不提,我都要说的。杏子战场上失踪了,也牺牲了。这点不会变!另外,牡丹那里,我已经叫钟山去接了。不过宝育院的孩子应该会被集体带进京城。他们的安全根本不用担心。”

    这一件事一件事的串起来,即便不能知道真相,但以坐在这里的几人的脑子,也不难推理出发生了什么。杨子深吸一口气,“牺牲了……牺牲了好啊!”

    这件事盖棺定论,就这么定下来了。

    大家都挺忙的,林雨桐忙着筹备医院的事。如今是有大把的人才供自己选择,她得把这个高水准的医院的架子尽快搭起来。之后还有医学院,紧跟着是药厂。忙着呢。

    四爷已经将新的科研项目给交上去了,当天就被叫进去,谈了一天一夜之后,项目快速的被批准。所以,四爷比林雨桐忙的多。甚至忙起来,连着半个月都不见人影。

    于晓曼将新天放到林德海那里,刘寡妇帮着照看。奶粉吃用都不用他们管,刘寡妇十分乐意。有这么个孩子在中间缓和着,这不是一家人也都是一家人了。林德海当然是乐见其成的,没有什么比现在更顺心如意了。等牡丹被送回来,家里就更热闹了,连着杨宝禄兄妹三个,还有时不时就去凑热闹的常胜,林德海从来没觉得日子这么有盼头过。过日子过的是什么,老了老了才琢磨出味来,这日子过的可不就是儿孙嘛。

    槐子回来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喧闹声,好半天都不敢进去。这是自家吗?

    正愣神呢,就听一个响亮的声音道:“大舅舅,你回来了。”

    他一扭头,一看那张脸就知道是常胜。这小子……才要说话,就被他怀里的一个砸吧着奶嘴的孩子给吸引了目光。桐桐又生了一个?

    还没来得及问呢,就听常胜逗弄那孩子,“新天……新天……看谁回来了……你爸爸回来了……认不认得?”

    什么?爸爸?谁的爸爸?这孩子的爸爸?

    他左右看看,没有别人,那这说的就是自己了。

    “这是……”想到这种可能,他浑身都僵住了,“这是……”

    什么都没问出来,带着奶香味的小肉疙瘩就被塞过来的,常胜哈哈就笑:“吓着了吧。这是舅妈生的……”

    槐子什么也听不见了,只能僵着胳膊抱着明显觉得不怎么舒服的孩子。

    于晓曼赶回来的时候,就见这爷俩一个举着另一个,两张脸面对面看着。当爹的僵着脸,不知道该拿孩子怎么办。这么一张严肃的脸,只换来孩子更严肃的脸,然后就是一泡正对着他爸的脸的一泡童子尿。

    这顿团圆饭是真的团圆了,屋里摆了两桌。各自枪林弹雨的走了十来年了,都有说不完的话。中途槐子出去了一趟,紧跟这于晓曼就出去了。等两人再回来,于晓曼的眼圈就有点红。林雨桐小声问道:“怎么了?”于晓曼伸出手亮出一个红十字袖章来。

    “这是?”林雨桐不解的问道。

    “何卫华托人带给我的。那人辗转交给了你哥……”她深吸一口气,“他没能撤离,跟去了台弯。好像还有任务。”

    两人都沉默了。几个孩子觉得气氛不对,都有点不敢说话了。

    于晓曼这才觉得不妥,马上打岔:“……要送一些孩子去苏国学习,常胜去吗?”都是领导首长家的孩子,这机会也难得。

    常胜看向四爷,四爷犹豫了一瞬还是摇头,“他还是先把国内这点事弄明白吧。”

    倒是牡丹转脸问于晓曼:“舅妈,我能去吗?我的同学有好几个都去。”

    杨子皱眉:“这可是出国,出去了遇到事,可没家里人照顾。”

    “我自己能行。”牡丹眨巴着眼睛,眼里满是热切。

    槐子伸手摸了摸牡丹的头,“那就去吧。学几年就回来。”

    “我肯定回来。”牡丹笑了,小脸一下子变得明媚起来。

    从小院里出来的时候都已经凌晨两点了,第二天还都有工作要忙,林雨桐和四爷带着孩子往新分的小别墅走去。太晚上,常胜困的很了。四爷弯下腰背上孩子,林雨桐伸出手小心的在后面护着。

    两人也不着急,就这么慢慢走着,再远的路,有人陪伴就不会孤单。

    家就在前面,眨眼就到跟前了,四爷将孩子往上送了送,微微的直起腰来舒展了一下,林雨桐猛地停下脚步,指着东边的天际叫他看:只见一线亮光之下,一轮红日跃出了地平线……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单元就到这里结束了。下个故事会轻松一些。ps:有些读者觉得遗憾,因为没看到建国之后的故事。这个我解释一下。之前就说过,这个故事已经不是最开始我准备的大纲故事了,因为很多东西不能碰触。这个想必大家都理解。这个修改大纲后展现给大家的故事,肯定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有些东西我尽量避开了敏感的角度,轻描淡写一笔带过或者干脆做了淡化处理。对于评论区的评论我也看了,要是按照大家的那个套路,这个故事只能中途夭折,大家就看不到了。建国之后那段时间,有些问题比民国这一段还敏感。没找到合适的角度下笔之前,也不好写。另外,民国旧影我只查了民国的资料。要是大家对建国初期的故事有兴趣,在我找到合适又安全的角度入手的时候,我会试着开一篇写一写试试。这个单元的故事只能叫大家带着遗憾这么结束了。咱们明天继续下一站……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