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3章 民国旧影(90)三合一
    民国旧影(90)

    “是我, 安心,我会再找机会跟你见面。”林雨桐小声的叮嘱还在耳边, 可人早已经不知去向。于晓曼面上不动声色, 继续沿着街道往前走, 但心里却安稳了下来。看来自己的处境她已经知道了。还别说,这次要不是来的人是她, 自己还真就未必会轻易相信。

    林雨桐见了于晓曼,就迅速的拐到一边的巷子里去了。言安城里, 虽说不至于十室九空,但也有相当一部分空置的房子。很多百姓帮着总部运东西, 跟着一块转移了。所以,她没有去住客栈, 但也不是没地方容身。找个不打眼的院子,撬开门锁, 直接进去就行了。窑洞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了, 但是炕和桌椅还在。她也没法子点灯,黑灯瞎火才不容易引起别人的警觉。夜里她肯定是睡不成的,至少的弄清楚这附近有没有人巡查,巡查的人是几人,多长时间一趟。她一边等着, 一边在心里寻思着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

    其实要是只要接送情报, 那这事倒是简单了。根本不需要费什么大的功夫。说起来有多危险,那也真不是。但除了公事,自己还有私事。这次无论如何得想办法带着于晓曼撤离。第一是她现在的处境危险。在言安收复之后, 她的处境只会变的更危险。第二就是现在不撤离,恐怕她还真就很难找到合适的机会撤离了。第三,此战过后,她的作用也就基本不存在了,留下来意义不大。

    这么想着,就越发觉得,不管是出于公还是私,这次都得安排于晓曼顺利脱身。

    她没有贸然跟言安城里潜伏的人员联系,还不是时候。

    连续两个晚上,她都晚上听着外面的动静,推算着这城里的巡逻安排。到了第三天晚上,天色黑下来以后,她才精神抖擞的起来。吃了点东西,换上一身灰色的带着黑色补丁的棉衣,带着个大狗皮帽子,又把酒往身上撒了一些,嘴里喊了一口漱了漱口就吐出来了。感觉到确实是一身酒味,这才缩着肩膀就从屋里出去了。大晚上的一个女人出门确实是奇怪,但这一个醉汉,也就没什么稀罕的了。

    她有意避开巡查的,远远的看见人,也顺着墙根走的东倒西歪的。这幅样子还真没什么人到跟前查问。她顺着巷子左转右转,至少这言安城她应该是比大部分驻守在这里的**要熟悉的多。于晓曼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她选择的住宅院子,正是四爷和林雨桐刚到言安时分配到的。后来整个搬到了城外,这城里的房子就这么闲置了。而于晓曼暂时在这里安了家。

    林雨桐远远的看了看,那门口有两个站岗的,整条巷子里,有至少又一个班的人在来回的巡逻。想要接近,还真是有点难度的。

    到底是哪里引起对方的警觉了?

    那位跟于晓曼联系的联络员到底怎么了?这也是她想知道的。事实上,上面也已经失去了那位联络员的消息。如果这位联络员真的暴露了,落到了对方的手里,那么,于晓曼现在只能比预想的还要危险。

    她缩在墙角,做出呕吐的样子,巡逻的远远的呵斥:“哪里来的醉鬼,去去去!这里你也敢来。”

    今晚的试探看来是不行。

    林雨桐在原地迷迷糊糊的转了好几圈,这次冲着一个死胡同拐了进去,之后又转了回来,好似分不清东南西北。这幅样子叫那巡逻的嘻嘻哈哈的哄笑起来。林雨桐这才又跳了一条巷子,摇摇晃晃的走远了。

    于晓曼在院子里听着外面的动静,开门问道:“大半夜的干什么呢?”

    站岗的马上笑道:“碰见个醉鬼,已经打发了。”

    于晓曼眼睛一眯,朝他们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偶尔这些巡逻的手里的手电筒亮一下来来回的扫,早已经没有人影了。她收回目光,“都警醒着些,这言安咱们才呆了几天,工党在这里呆了十多年了,根基比咱们稳的多。老百姓跟他们的心可比跟咱们的心近,别把醉汉就不当回事。”

    也不等对方回答,她砰的一声就将门给关上了。

    关三从暗处出来,走到门口,“刚才说什么呢?”

    这俩站岗的就原原本本的学了一遍,“关科长,于处长可半点都不像是通工的。”

    关三耻笑一声,“叫你们看出来了人家还怎么混到现在?都给我看死了,跟谁接触了,给我记下来。”

    于晓曼靠在门上,将门外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这关三是故意说这些给自己听的吧。

    将于晓曼的处境看了个大概,林雨桐就知道,自己想的办法绝对不可行。她不得不另外想办法。

    三天后,在于晓曼住的街头,一家羊肉馆悄悄的换人了。林雨桐用一根金条将这家铺子给盘了下来。房东好似害怕林雨桐会反悔一般,第二天带着一家老小就出城会乡下老家去了。她现在又黑又瘦,又是大冬天的,人穿的严实,扮成一个不太高大的男人,连这家店的掌柜都没有怀疑。

    第四天一大早,于晓曼一起来,就闻见远远的飘来的香味,肚子不由的叫了起来。跟于晓曼一样的还有不少人,尤其是站了一晚上岗,巡逻了一晚上的人,只要一想那热腾腾的羊汤,没有不馋的。

    “他娘的,咋这么香呢。”有人将枪背在背上,本来打算回营地的,现在都停下脚步,朝巷子口看去。

    “走!吃一顿去。”另一边马上有人响应。

    “吃什么吃,有钱吗你?”边上不知道谁吸了吸鼻子,呛了一声。

    “钱?老子有啊!”这人抓住一把法币,“这不是钱吗?”

    就有人觉得这人真不是东西,“这钱够个屁。”

    “怎么就是个屁了,放在十年前,这钱能买两头牛。”这人混赖了一句。

    这话叫人不由的哄笑起来,“十年前能买两头牛,现在只能买一口烧饼。”

    没错,就是一口烧饼。甚至说一口烧饼这都是占便宜的情况下,实际上这钱只能买五十分之一烧饼。这些大老爷们,一口可不小,这么一算,说是买一口烧饼还真是占了大便宜了。

    不管良心的多少,这伙子哄哄闹闹的都往羊肉铺子去了。他们到的时候,店里已经坐满了人,大部分都是当兵的。附近的百姓见当兵的在里面,是不敢进去的,只拿了自家的锅碗出来盛了端回去喝。

    “张掌柜呢,怎么换人了?”有熟悉的不免问一声。

    “我表叔回老家有点事,叫我在这里支应几天。”林雨桐憨憨的应了一声。

    “你这手艺可比你表叔好多了。”有人打趣,“你瞧这生意,可比你表叔在的时候红火多了。”说完还指了指那些当兵的,“这些人混的很,估摸着还是不给钱的多。你别实诚的给捞肉,骨头汤给点就行了。”

    林雨桐应着,手里却不闲着,舀汤,又给里面撒上香菜蒜苗沫子,“要胡椒吗?”

    “要啊!这玩意喝一碗出一身汗,驱寒。”

    林雨桐从说上抓起胡椒瓶子就往里面撒,然后将小锅端给老乡。

    “嗳!我说掌柜的,怎么没给我们加胡椒啊。”店里喝了一半的就有人吆喝起来。

    林雨桐赔笑着给加了胡椒,跟胡椒一样撒进去的还有藏在手指甲里的东西,想来要不了两天就该见效了。

    她和气的笑着,赊账也不敢过分的要,却将守在于晓曼院子外面的人一个个的认了了清楚。

    于晓曼出来的时候,在店前停了停,一打眼就看见做生意做的红火的林雨桐。她转了一圈,等到店里人不多的时候才进来,“老板,来一碗羊汤。”

    “要胡椒吗?”林雨桐不动声色的问道。

    “要吧。少加点,多放一把香菜,不要蒜苗。”于晓曼一副嫌弃的样子看着店里的桌椅板凳,“有烧饼吗?”

    “对不住了您呐,小店人手不够,只有羊汤,没有烧饼,您要是觉得吃不饱,先给钱后给您切肉去。”林雨桐舀好汤,等着于晓曼发话,又补充了一句,“只收现大洋。”

    其他吃饭的人都跟着笑起来了,“这店家还是个精明的,怪不得那么多人赊账,您都给赊呢。这汤不过是添碗水的事,只要人气起来了,还愁肉卖不出?还得先付现大洋才给切肉,这买家果然没有卖家精。”

    另一个人也起哄,“我也就说嘛,好端端的开这个店图什么,没的赚嘛!原来这赚头在这里呢。”

    林雨桐在脏兮兮的围裙上擦了擦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于晓曼不知道林雨桐的打算,在外面还得把戏给演下去,于是直接递了一块大洋过去,“可着这个切肉吧。”

    结果林雨桐切了半盘子肉来,直接给放在汤里了。

    就有人吆喝,“小掌柜的,你这可不地道。一块大洋,就这么点肉?我看啊,你这一天碰上一个买肉吃的,你的买卖都亏不了。”

    林雨桐就叫苦,“生意不好做,原材料难买,配料更是难凑齐,这个价钱是顶顶公道的。”

    于晓曼将一碗羊肉汤带半碗的羊肉都给吃了,还别说,这滋味她真从来都没吃过美味,难怪能把人都给引来。等店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林雨桐去收碗,又拿着抹布来回的擦桌子,这才有机会低声对于晓曼道:“你准备一下,准备撤离。”

    只要人安全撤离了,这消息自然就带出去了。

    于晓曼吓了一跳,端着汤碗的手一颤,险些把碗扔出去。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关三盯得紧。”

    “安心待着,什么都不要做,我来解决。”林雨桐背着身子说完,见最边上的两个客人要走,忙笑着将人送了出去。

    于晓曼不知道林雨桐是怎么计划的,却也没问。一是地方不对,二是对林雨桐这点最基本的信任还是有的。这种信任当然包括是能力上的。

    晚上的时候,店门半关着。但里面还是有光透出来。店里的香味持续的往外冒,守在于晓曼门口站岗的不由又吸吸鼻子,“娘的,白天睡了一天,晚上怎么还是困的慌。”他打了个哈欠,“这香味怎么这个勾人。”

    “我这心里也直痒痒。”另一人搭话,“这两年也是没吃过什么好东西,这一碗肉汤就把人勾人这样了。”

    “再馋人也忍着,当值呢。”巡逻的路过的时候呵斥了一声,然后又骂道,“真该把这破店给砸了,三更半夜的,熬什么汤?”

    “这你就不懂了,这好汤可不就是熬出来的,晚上不熬,明天吃什么?”说着说着只觉得更饿了。

    第一天晚上没人来,第二天晚上还是没人来。到了第三天晚上,终于有人忍不住半夜开始砸门了,“开门!开门!舀一碗汤来。”

    门口叽叽喳喳的,说什么都有。

    “我说掌柜的,你不会是给汤里下药了吧。看把咱们给勾的,不喝一碗汤这浑身都不得劲。”

    林雨桐一边看门,一边笑:“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以前没有,您不想。如今有了,可不就想了吗?”

    “哎呦一个卖羊汤的,还拽文了。”

    刚过完年,还冷的很,寒夜里一碗热腾腾的撒了胡椒的羊汤,足以驱赶寒冷。她给洒下胡椒的同时,也洒下了一点罂|粟壳子磨成的粉末,吃了肯定是会上瘾的,但是危害并不大。不加这东西三五天之后所有的不适症状就消失了。但要是一直加这个,人难免禁不住这味道的诱|惑。其实有很多餐饮店都会在熬汤的时候加两个罂|粟壳子当佐料在锅里炖着,效果不如林雨桐如今这手段这么明显,但道理是一样的,就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回头客。

    夜里这一家照样营业的店铺,肯定是极为打眼的。等众人都散了,林雨桐要关门的时候,一个手给挡住了。

    林雨桐的半张脸藏在围巾了,这抬眼一看——关三!

    等的就是你!

    她笑着将最后一个门板往边上一放,“对不住啊,老总,汤完了。您明儿请早。”

    关三摸出一个大洋来,“我不喝汤,我吃肉。”

    林雨桐笑着将人给让进来,“您请!您请!里面做,肉是有的。”

    关三进来,这店一眼就能看到底。不过只有一盏油灯,这店里一大半都在暗影里。至少店家的正脸他就没怎么看清楚。他看着在一边切肉的林雨桐,“掌柜的,你很会做生意啊。”

    “哪里哪里……”林雨桐跟他客套,“都是大家给赏脸。”

    “以前的掌柜的突然不见了,然后你就出现了。你一来,这一片可就热闹了,半夜三更的都来你这里。”关三朝林雨桐走了两步,“小掌柜的……”说着,他的声音就严厉起来,“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到这里是什么目的。”

    林雨桐放下刀,转过身来,将围巾往下一拉,“怎么?不认识了?”

    这一声没有刚才的沙哑,这轻柔的声音却叫关三汗毛都竖起来了,“是你!”这个女工党!之前他们可是打过交道的。他愣了愣,忙伸手去摸腰里的枪,可是林雨桐比他快多了,抬手用早就准备好的布巾捂在了他的嘴上。关三愕然了一瞬,然后眼睛一闭,就没有知觉了。

    等再醒来的时候,四周黑漆漆的,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又已经昏睡了多长时间了。

    紧跟着,油灯亮了,林雨桐的脸出现在了视线里。

    “你要干什么?”关三浑身僵硬,并不能动,这叫他从心里害怕起来。他本来也不是什么硬汉,只是以他对刘副官的了解,知道他肯定不可能是工党。那么这个工党除了于晓曼也没别人了。他只是想找到这个工党份子给自己换个前程而已。当然了,自己一个人也干不成这事,胡司令只说要有证据,自己如今就是在找证据。却没想到,马上就要成了,这个女人就这么出现了。他是怎么也想不到,来的会是这个女人。她的身份不是很重要吗?这种事怎么会派这个女人?对这个女人的手段,他打心眼里是惧怕的。“于晓曼果然是工党。”

    林雨桐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道:“我的手段你知道,想要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办法多了。想要命,就老实告诉我,你都做了什么?”她怀疑关三将那个联络员给抓捕了。但这却没有丝毫的证据。

    关三面色一僵,他对林雨桐的话丝毫都不怀疑,刘副官和关处长那么厉害的人都搭进去了,他可从来不认为他能比那两人还强横。他眼珠子转来转去,头上的冷汗直往下冒,“那不关我的事,那个炊事班买菜的钱刚,人人都说他会巴结于处长。时不时的问于处长爱吃什么他顺路去买。于处长不跟外面接触,唯一接触的就是钱刚。我就上去试探了一下,他什么也不认。我觉得只要从他身上找,总能找到突破口。我就在他出城运菜的时候带人将他给关起来了,就关在城外的废弃窑洞里。原来打算等晚上的时候好好的审审,谁知道巡防营那伙子混蛋实验炮火呢,一炮下去,刚落在那关押钱刚那窑洞的附近。结果那窑洞实在是太破了,这一震就给塌了,将人给埋在里面了。我把人刨出来的时候,都已经断气了。这真不怨我!”

    林雨桐一直小心的观察这关三的神情,这话基本上是可信的。要是从他口中的钱刚嘴里得到什么,于晓曼早就暴露了。也不会到现在关三还只是盯着。

    关三见林雨桐没说话,还以为是不信他,连忙道:“真的!我说的句句属实。就是……就是……就是我一直怀疑于处长,那钱刚死了,线索断了。我不甘心,就跟胡长官说了,说是钱刚已经吐口了,于晓曼确实是工党。胡长官说死无对证,叫我找到证据再说话。我想着胡长官肯定是支持我找证据的,后来我做了一些安排,也没人说什么。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

    林雨桐不由的心里一叹,有些事情往往就是毁在这种不起眼的小人物身上。他的一点私念,差点坏了大事。不!这已经是坏了大事了。那个钱刚要真是自己人,那这死的也未免太冤枉。

    她抬起胳膊隐晦的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再不能这么耽搁下去了。关三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他这纯属瞎想。林雨桐的目标是顺利带走于晓曼,所以根本就不会干出打草惊蛇的事。因此,关三也不能无缘无故的失踪。其实,现在也才过去两个小时。

    时间不早了,林雨桐起身,从角落里抱出一坛子酒来,放在关三的旁边,“喝!”

    “啊?”关三有些没明白,“喝?”

    林雨桐一个冷眼过去,“还要我喂你?”

    不用!真心不用。

    他动了动身子,胳膊好像能动了,虽然还是不灵活。将坛子的盖子揭开,一股子酒香就弥漫开来,“好酒!”他不由的感叹了一声,嘴里又口水分泌,“这多不好意思。”

    林雨桐只冷眼看着,“快!我叫你停你再停。”

    “啊?”关三抱着坛子的手一僵,这可是两斤的量。他大概明白对方的意思了,这是要把自己灌得昏迷不醒,给他们争取时间吧。不过这样也好,虽然不能升官发财,但至少小命保住了。两斤白酒,要不了命的。想到这里,他再不犹豫,抱着坛子就喝。这一通猛灌,肚子里马上就翻江倒海起来,他停下,弯腰想吐。却被一双手扶住了。不知道她按住了哪个穴位,那股子想吐的劲一下子就被压下去了。他心里叫了一声苦,这大夫要是折腾起人来,那比刽子手还可怕。这吐出来还好,这不吐,可就真是醉实在了。

    见他喝不下去,林雨桐硬是给灌了进去,将这两斤白酒都给灌下去了。

    这酒的度数可不小,六十四度。他不是休克,也得重度昏迷。而且,出了这样的事,天亮后自然有人将他送到何卫华手里。去了那里,他还想活着出来吗?

    因此,她没有做多余的手脚。只将人又搬到前面的大厅,桌上杯碟散乱,一片狼藉,叫关三趴在桌子上,收拾好这些,林雨桐就蜷缩在灶膛前,只管睡她的。

    天亮了,买羊汤的人陆陆续续的来了,这门板是打开了一个,再往里面一瞧,嗬!好家伙!这是有人在这里闹了一宿。自然有人认识‘喝醉’的关三。

    “嗳……我说你醒醒。”有人摇晃林雨桐,“你这是给我们科长喝了多少。”

    林雨桐揉揉眼睛,“没给喝,是他硬要喝的……”然后猛地去看酒坛子,“哎呦,这可是两斤酒呢。五十年的陈酿,人家给二十块大洋都没卖。我说不给钱不能喝,谁知道他硬抢……”

    酒坛子抱出来,那股子香醇的酒味还在。这话自然就更可信。

    可不是!这多好的酒啊。可惜了的。

    林雨桐不依不饶:“你们谁给付钱,不给我找你们长官去。我这小本买卖,一块钱没赚到,赔进去二十,这什么世道,还讲不讲理?”

    周围的老百姓就跟着心有戚戚,这可是一笔巨款。

    那几个当兵的哪里还敢留着,架着关三就走,“谁喝的你找谁去,跟我们可不相干。”

    一个比一个溜得快。

    林雨桐朝众人摆摆手,“这生意做不成了,做不成。不卖了,再卖连铺子带人都得赔了。”

    说着,顺势就将门给关上了。

    于晓曼一起来,就听说关三被送到了卫生队,说是在小羊肉馆子给喝醉了。她心里一跳,这就是成了。她没出门,在屋里一遍一遍走动。将地图,城防图,火力配置,人员搭配,这些东西一一都用心记在脑子里。又把要带走的东西都收拾好,带不走的属于私人的东西,比如内衣,手稿等物,都悄悄的给烧了。自己出了一身衣服,还有身上贵重的钱财,剩下的事带不走的。而她这些年的积蓄,其实都托人存在海外的户头上。这钱是说不清楚的一部分钱财,她不打算叫人知道,也不准备再拿出来。槐子曾经就警告过她,这里面灰色的东西太多,别因为这个引来麻烦。而身上的钱财,她留了几块大洋,还有两根金条。剩下的全都装进匣子里,趁着出去巡查的机会带去了城外,埋在了在她看来,段时间内都不会有人翻动的地方。将位置悄悄记下,这才往回走。这东西哪怕丢了,也比带在身边安全。就是身上的金条,也是为了上缴的。这个数量交上去,是合适的。多了,只怕就要遭人诟病了。不管是什么人,终究都逃不开人性的弱点。

    从城里回来,于晓曼借口看望关三,去了一趟卫生队,见了何卫华。

    “家里来人接了。”周围确实是没人,于晓曼赶紧说了一句。

    何卫华手里忙着,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听着,“你跟着撤离吧。我暂时走不了。”

    “怎么?”于晓曼不解的看过去,“现在不撤……”

    “我知道。”何卫华拿着药瓶摇晃着,脸上带着笑,“你已经被人盯上了,但是我没有。老家有人在等你,而我则无牵无挂。总得有人坚持到最后。我想做这个坚守在最后的人。”说着,见于晓曼并不赞同,他摆手道:“别劝我,我确实是还有任务。你懂规矩,这是保密的。放心撤离吧,等胜利了咱们还能再见。放心走吧,关三这里有我照看。钱刚不会白死的,我会好好关照他。”

    于晓曼还要说话,外面就响起脚步声。两人的谈话不得不终止了。

    “去吧。”何卫华笑了笑,别在我这里逗留。

    于晓曼眼睛一下子就湿了,这一走,什么时候才能见呢?她眨了眨眼睛,将眼泪憋回去,“我走以后,老家也就有人盼着你回去……”

    这是说她会挂念他吧。

    何卫华点点头,“保重!”

    于晓曼转过身,心里道了一声保重,这才迈步,一切如常的离开。

    从羊肉馆门口路过,就见林雨桐在收拾店面,门口贴着铺子转让,一副不做生意的样子。

    “买卖不做了?”于晓曼站在门口问了一声。

    林雨桐转过头来,“哎呦!长官,您手底下的兵……”她凑上前一副要诉说委屈的样子,到了跟前却道:“明天,想办法带人去城外。到了城外,咱们才好脱身。”

    于晓曼了然,“我手底下的兵怎么了?你们之间一个愿意买,一个愿意卖,我又不是当事人,跟我说没用,你以后做生意,自己要放机灵点。”

    两人交换了信息,于晓曼就离开了。林雨桐一副死了爹娘的架势,周围人都少不得劝上一劝。她却一副打定主意的架势,“我回老家去,这生意做不得了。”

    引得众人不由的跟着唏嘘一场,又说起了现在这**跟工军真是不一样。一个是强取豪夺,一个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比不得哟!”

    在这样的声音中,林雨桐彻底关了门。天黑之后,她才联络了城里潜伏下来的人,叫他们帮忙递消息,安排人接应。

    第二天,于晓曼带人往城外去,从巷子出来,特意的从羊肉馆门前过,叫林雨桐能看见她出了城。

    等他们过去以后,林雨桐才挑着担子,晃晃悠悠的远远的跟在他们身后。

    出了城,就有人发现跟在后面的林雨桐了,“这不是卖羊肉的小哥吗?”

    林雨桐只低着头不说话,挑着担子就要过去。不巧脚下拌了一下,人担着担子一个踉跄,两个框里的东西就露出来了。一个筐子里放着半只羊,一个框里放着锅碗瓢盆各色佐料。

    “哎呦小哥,你这是打算去哪里做生意?不会是去乡下吧。也是,这锅灶搭起来,也容易的很。”

    林雨桐一副被说中心思的样子,嘿嘿笑了两声。

    于晓曼就掏出两块钱来,“我这些兄弟们也馋了,我看不干脆做我们的生意算了。”

    林雨桐一把抓过于晓曼手里的钱,“那什么……这路边总不好吧,得找个有水源的地方。”

    那就只有言河边了。

    于晓曼请客,这些兵跟着吆喝着一群人就往河边去。

    打水生火架上锅,不大功夫,香味就散了出来。于晓曼在一边坐着,多少有点焦急,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的整个心都不知道怎么安放了。盼了多少年了,终于能回去了。这种感觉真是说不上来是哪种滋味。

    汤还是那个汤,即便没有香菜蒜苗,但味道半点不减。林雨桐捞了肉递给于晓曼,“长官赶紧吃吧,吃好了还要赶路呢。”

    于晓曼接过来,看见林雨桐含笑的眸子,心才再次安定下来。

    汤喝完了,其他人可都靠在一边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于晓曼警惕的四下看看,林雨桐摆手,指了指一棵榆树的树梢上的红丝带,“这里很安全,咱们的人清理过了。这一片有人看着。别担心。”

    于晓曼抬头,看向那随风摆着的红丝带,从来没觉得原来红色是这么好看的颜色。

    林雨桐将身上的围裙一扔,拉起她,“咱们走,这里交给其他人处理。你那边是怎么安排的。”

    于晓曼松了一口气,“关三还在何卫华那边躺着没醒,这边没人盯着,我打过招呼,说是我带人巡防,需要三五天时间。”

    这就是说,她和这一队人,消失三五天时间,是不会有人追查的。

    于晓曼有些拿不准,“部队准备好了吗?我出来三五天是极限。过了这个时间线,恐怕就引人怀疑了。”

    林雨桐对于晓曼的安排很满意,两人没有商量,却都默契的知道对方想干什么。就比如于晓曼这次出来,争取了这三五天时间,足够部队反应的了。她笑了笑,“我能来,就证明一切都准备好了。如今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她这笃定的语气叫于晓曼心里安稳了起来。

    林雨桐扔了一套衣服过去,“赶紧换上,咱们得尽快离开。”

    于晓曼换了一身小媳妇的衣服,跟林雨桐看起来像是小两口子。林雨桐满意的点点头,借着对地形熟悉,带着于晓曼翻山越岭,一道沟一道坎的翻过去,天擦黑的时候,已经走出三十多里路了。两人是不敢骑马骑骡子。如此目标太大。这么顺着小路走,连个人影都没遇上过。

    等终于绕上大路了,路边响起了蛐蛐叫。这种天气哪里有蛐蛐,这是接头的暗号。

    林雨桐学着叫了一声,路边闪出几个人来。

    打头的人三两步冲过来,一把将于晓曼搂紧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