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1章 民国旧影(88)三合一
    民国旧影(88)

    林德海猛地睁开眼睛, 一下子就惊醒了。? 他梦见什么了?好似梦见那败家的娘们了。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到底还是不放心她办下面的事。这么想着, 心里一时有些懊恼,应该换个办法的,就不该指望那个女人。

    刘寡妇手里拿着鞋底子,靠在边上正在做鞋, 看见林德海醒了, 却又魂不守舍, 就骂道:“怎么?歇够了又想出去?你的年纪可不小了, 别叫那些小妖精给吸干了。”

    林德海心里正不得劲了,马上就瞪眼过去, “少啰嗦, 给老子弄的吃的去。”

    刘寡妇只能愤愤的,自己也确实是没办法,但凡有点办法,谁愿意跟这老东西过一辈子。锅里热着馒头,酸菜汆白肉炖了大半天正入味呢。

    林德海下了炕, 才用热帕子抹了一把脸,外面的大门就被拍响了, “叔!叔!在家吗?”

    这是猴子的声音。这小子当年被槐子安排在铁路局当差, 也就是混口饭吃。这两年倒是对家里多有照顾, 每个月按时送钱过来, 虽说这钱是槐子临走前存好的, 但差不多十年没断过,日子再艰难没把这钱给昧下了。这小子就难得的很。如今不光是林德海熟悉猴子,就是刘寡妇也熟悉。一听声音忙扬起笑脸,“在呢?在!这就来了。你这孩子来的真是时候,汆白肉正入味。”她一径说着,一径往外走开门去。

    林德海心里却有些不妙的预感,他僵在屋里没动,果然听见开门的声音之后,猴子焦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刘婶子,我叔呢?”

    “屋里呢?”刘寡妇朝屋里指了指,“什么事,急成这样?”

    猴子摆摆手,这事能跟她说吗?三两步窜到屋里,林德海已经调整过来,坐在桌子边若无其事的喝茶,见猴子进来,还笑呵呵的招呼,“你小子不当差,跑过来做什么?”

    “叔!您赶紧跟我走吧,我婶子怕是不成了。”猴子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急忙去拉林德海。

    刘寡妇跟进来听了这么一句,不由的问道:“你哪个婶子不成了?”话说完这才醒悟过来猴子说的是谁。她急忙朝林德海看去,就见林德海抓着茶杯的手都开始颤抖了,她心里莫名的不是滋味,果然这夫妻还是原配的好。两人的关系闹成这样,临了了,这心里还是放不下。

    “怎么就不成了?”好半天林德海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他不是又跟着人跑了吗?”

    “哎呦,叔,赶紧走吧。如今人在医院里,再不去,连最后一面都见不着了。”猴子扶着林德海起身,“您好歹去听听,看身子对槐子有什么交代没有。”

    林德海只觉得脚下轻飘飘的,坐上车颠簸起来,还有些不真实。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不成了?自己真没想着把这败家娘们给折进去。她就是再不好,也是槐子和桐桐的娘。倒不是他心疼那女人,实在是怕在孩子那里落下埋怨。

    医院里,小桃拉着冯队长的胳膊,埋怨道:“陈继仁怎么就这么死了,那方子怎么办呢?”

    方子方子就知道方子。她怎么不想想,这假的陈继仁被揭出来给他带来的影响。这件事肯定会闹大的,闹的人尽皆知。自己跟这么个人相交多年,却从没发现不妥当,那自己成什么人了?识人不明,有眼无珠,这是要葬送自己前程的。

    小桃见对方不说话,马上道:“看那婆子醒了没有,要是醒了就去问问,看她知道不知道方子在什么地方。就算没有药方,那卤肉的方子也得要到。”要不然自己不是白忙活了吗?

    这个蠢女人,没看见警察署跟过来十几个人吗?为的什么?还不就是防着自己的。

    这婆子还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十年不见人影,这人缘半点也不见淡了。

    林德海到医院的时候,就见急诊室门口,站着十几个穿着蓝黑制服的人,都是熟脸,见了他就叫叔。

    猴子带着林德海进了急诊室里面,等林德海抬起头,看见躺在病床上,头上满是血的女人,只觉得半个身子都凉了,她的脸苍白的没有人色,看着是不成了。

    可能是知道谁来了,林母睁开了眼睛,看向林德海的眼神有些复杂,但到底挣扎着伸出手,好似在等着什么。

    林德海一步一步走过去,佝偻着身子吃力的半跪着,拉着林母的手,“槐子额娘,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林母张了张嘴,好半天才吃力的道:“叫……叫槐子……桐桐别……怨恨我……”

    “没!孩子没恨过你。”林德海摆手,“我儿子闺女都是干大事的。心里啥装不下,孩子没恨过……我知道……”

    林母喘了一口气,“杨子……杏子……我放心不下……”

    林德海闭了闭眼睛:“……他娘啊,放心……这俩孩子我今年就给他们入族谱……他们是林家的孩子……是我林德海的孩子……还有他们的亲爹陈继仁……他的身后事我会好好办……等孩子回来我带他们去认认坟……他被害死了,但生前也是救人无数的大夫,是好人……我得叫杨子记住……四时八节的得给他亲爹祭奠……”

    林母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呜呜的也不知道心里想的是什么。

    林德海拍了拍林母的手:“……你没对不起我,是我先对不起你的。是我混蛋,是我误了你一辈子。你是个好的,杨子的亲爹也是个好的,不好的是我,要是当年早和离了,你就少受多少罪。”

    林母笑了,临死了,这男人把脏名声全揽到他自己身上,叫自己走的干干净净的。可做了就是做了,哪里真能干净。

    可林德海不这么想,如今都在追求什么自由,反对封建婚姻,反抗压迫,所以,在很多人看来,这不是伤风败俗,这是敢于冲破旧的牢笼。早二十年前,这是丢人的事情。可在如今,甚至在以后,真要说起来,没那么丢人。说到底,她是为孩子把命搭上的,那就叫她走的干净些。

    自己本来就是个混蛋,承认是混蛋也没什么了不起。护住了槐子娘的名声,就算是护住了孩子的名声。

    他凑过去附在林母的耳边,低声道:“槐子和杨子都在工党那边,拼了命换了不小的官。还有桐桐和姑爷,那也是体面人。咱们俩这回,不亏!”

    林母的眼睛唰一下就亮了,她点点头,没叫汉奸的名声毁了孩子拿命拼来的前程,搭上命也没什么了不得的。她低声道:“我想…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