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0章 民国旧影(87)三合一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民国旧影(87)

    天色晚了, 入了夜色,林德海才从这院子里出去,缩着脖子一步一步的走远了。

    林母站在院子里, 虽然看不清林德海的背影,但她还是固执的站着。虽然心里恨他厌恶他, 但两人之间只要还有孩子牵绊, 就永远成不了陌路。

    这一夜, 林母都没有入睡。天蒙蒙亮的时候,她按部就班的将家里的卤好的肉卖给了一早就等在外面的饭馆的小伙计。此时, 天光大亮了,她将门给关上, 出了院子,避开大路,踏上了通往城里的小路。

    到城里的时候,天可不早了。她径直去了一家偏僻的药铺, 看着写着药字的白幡在风里招展,心猛地就乱起来了。她摩挲着手里的旧荷包, 一时之间, 脚上就跟长了钉子似得钉在了原地。真的要走到这一步吗?她闭了闭眼睛,想的容易, 可做起来难。

    正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 猛地听到一声‘呸’, 紧跟着脸上一湿, 她下意识去看, 就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子恶狠狠的瞪着眼睛看她。这孩子他认识,他娘被陈继仁给欺负了,那女人想不开给跳了井。就剩下这么一个孩子,带着两个更小的弟弟妹妹。蓦然间,她像是看见了多年以前的槐子。她没有抬手擦脸上的唾沫,只是猛然间,心口就胀痛起来。这些年,她真是糊涂透顶了,看着那畜生干了这么些污糟事,为什么会无动于衷呢?如今,这孩子将唾沫唾在自己脸上,那么有一天,也会吐到槐子他们的脸上。

    醒过神来,那孩子已经走远了。她这才抬手用袖子擦干净脸,然后用布巾将脸都给遮挡起来,这才掀开帘子进了药铺。只是这次的脚步更坚定了些。

    药铺对面的早点铺子,林德海将这些都看在眼里,这才放心的将油条掰成块扔进豆浆里,吃了起来。想起刚才那满眼都是狠劲的小子,他心里也不由的软了软,刘寡妇一直觉得她没个孩子没依靠,他倒是觉得这小子不错。等这事了了,将这孩子带家里去收成义子,有自家一口吃的,就少不了他一口。想来刘寡妇也没什么不愿意的。心里有了想头,就不动声色的跟铺子的掌柜打听起来。

    却说林母进了药铺,小伙计就赶紧招呼:“是看病还是抓药?”

    林母走上去,将旧荷包打开,从里面掏出一张泛黄的方子来递过去,“抓药,就照着这个抓。”

    小伙计应了一声,将方子拿到手里瞧了瞧,就皱眉道:“大娘,您这方子是治什么病的,我怎么看不明白?”学徒好几年了,这药对什么症,他大概都是有底的。可这方子,好似多少都带点毒性,这掺和在一块,是个什么药性,这谁知道。他好心的劝道:“您这是从哪弄来的什么偏方吧。我跟你说大娘,这偏方有时候它不靠谱……”

    林母伸手要拿回方子,“只说你们这有没有这药吧?”

    小伙计一噎,这好心还当成驴肝肺了,“有是有,但是你这……”

    “有就抓吧。”林母将钱放在桌子上,“快着点。”

    小伙计打了一个咳声,笑道:“有一味药在里面,我进去给拿。”说着,就拿着方子撩开帘子往后堂去。

    两分钟都不到,从里面出来一个老大夫,“老嫂子,这方子是您的?”

    林母点点头:“不能抓?”

    老大夫笑了一下,“能!能抓。但是出了这门,您可别说着方子是从我们这里抓的药。”

    “规矩我懂。”林母忙应了一声。

    老大夫将方子还给林母,“您收好。我这就给您抓药。”

    小伙计就看着师傅不看方子也准确无误的将药给抓齐了,然后包起来递过去,“您没来过,我也没见过。”

    林母接过药包,点了点头,马上转身就出去了。

    等人走了,小伙计才问老大夫:“师傅,这药方是干嘛用的?”

    老大夫瞪眼:“别打听。这老方子,这几十年都不怎么见的到了。我跟你这么大,跟着我师傅当药童的时候,倒是见过。那都是大户人家用的……”说着,就警告小徒弟,“你可别瞎实验,这玩意就不是个好玩意。”

    小伙计心里好奇,但还是把这点好奇心给压下了。他师傅说了,当大夫的,要想做个太平医,就该知道什么是本分。

    老大夫看着门口叹了一声,“要不是如今这生意不好做,我就不该卖这药……”

    小伙计跟着耷拉了脑袋,是啊!没钱吃饭了,谁还看病呢?不是要死的病,都不会来找大夫。可真等抗不过去了,来药铺的又大多是赊账。不给药,就是见死不救。可给了药,这生意还做不做了。如今这小铺子,养活他们师徒都难。

    如今这世道,什么生意都不好做,不光是药铺。

    对面这小早点铺子,一早上没卖出五斤油条去,就那么三三两两的客人,来讨要热水的倒是占了一大半。此时这铺子里,正说着被汉奸整的家破人亡的可怜孩子。林德海将听到的一一记下了,直到看到林母从对面药铺里出来,这才起身结账,远远的跟着她出了城。

    林母还是走的小路,这小路没人走,她不想碰到任何人。快进村子了,她将药包藏在怀里,用手压了压。这方子是当初出嫁的时候,亲娘给的。大户人家的当家主母,手里都会攥着点见不得人的方子,是为了整治家里的小妾和下人的。这方子她还没机会用,家里就败落了,也没有那卖身的奴仆了。打杀奴婢是不被允许的,再说了,家里也没下人了。她把这东西当成念想一直留着,可没想到最后用在了这个男人身上。

    到了门口,没进门,先将药包放在大门边的石墩子后面,抓了一把稻草先盖住。这才往里面去,还没进屋门,就听见陈继仁的声音,“你这一整天,都上哪去了?怎么才回来?你想饿死我啊。”

    林母脚步一顿,这才掀开帘子走了进去,“去买料去了。没想到胡屠户今儿没杀猪。我就走远了点,想问问。没想着跑了几家,有的人不卖给咱们,有的人家是压根卖完了。白跑了一天。”

    陈继仁嘟囔了一声,这才道:“赶紧先把炕烧了,冻死我了。这没买到肉,今晚上吃什么?”

    林母含混的应了一声,“还有俩猪蹄,晚上给你炖上。”

    说着话,她就朝外看了一眼,已经下半晌了,这人怎么也该到了。

    锅里的猪蹄炖出了奶白色的汤,锅边上贴着玉米面的饼子,林母正要往出盛饭,就听外面有敲门声,她拿着勺子的手一颤,人来了。

    “愣着干什么?”陈继仁朝外看了一眼,“去看看谁来了?”

    “还能是谁啊?”一个娇软的女声在外面应了一声,“您叫人请的我,如今倒装不知道了。要是真不知道,我可就走了。”

    陈继仁浑身一激灵,蹭一下就从炕上给跳起来,“是小桃啊!你怎么……”本想问你怎么来了,想想她好像说是自己请她过来的,他心知要不是有人为自己付了钱,就是这女人听茬了走错了道,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自己还没傻到将人往外面推。他马上改口道:“你怎么才来?都等了你小半天了。”

    林母的眼睑垂下,猛地将勺子往锅里一扔。

    这叫小桃的女人掀开帘子要进不进的,脸上似笑非笑的斜了陈继仁一眼,轻佻的道:“这家里有人呢,你叫我过来干吗?”

    陈继仁尴尬的看了一眼林母,见林母低着头站在锅台边上,也不言语。正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就听小桃道:“你可别说这是你家的老妈子吧?也是!您陈爷就是落魄了,那也是有几分底子的。有个下人也不是什么出奇的事。”

    “哈哈哈……”陈继仁笑了笑,“你还是这么会说话。”

    林母跟着哼笑一声,一副气急而笑的样子,“我可不就是老妈子吗?”说着,直接撩开帘子走了出去。

    陈继仁刚要追出去,小桃一把拽住了,“怎么了这是?要去追啊?”

    “当然不是。”陈继仁指了指院门,“我就是把门关了。你快进屋去。炕正热乎呢。”

    小桃笑了笑就掀帘子进去了,然后用勺子舀了锅里的汤尝了一口,连连点头,“滋味还不错,就是稍微有点咸,呵!吃盐不要钱啊!”说着,她就顺手将锅里的猪蹄给盛到锅台边放着的干净的盆里,然后端到炕桌上,盘腿坐了上去。

    陈继仁从门帘的缝隙里将里面的情形看了个清楚,见她对吃的有兴趣,这才赶紧追了出去,果然见林母在门口站着。他过去扳过林母的肩膀,“娇娘啊!这个小桃不是一般的女人,她背后连着侦缉队的冯队长呢。我这样的,如今也这么一把年纪了,你说人家看上我什么了?这次过来,八成是公事。替冯队长传话的。有些事当着你也就不好说了,要不……”他试探道:“要不你今晚先去谁家挤上一宿。这后半夜说不定冯队长他们还会来……”

    名声臭成这样了,谁肯收留自己?

    这寒冬腊月的,这是要冻死自己啊。虽然这个女人是林德海算计来的,但听到这里心里还是一阵一阵泛起寒意。

    她尽量叫语气正常一些,“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陈继仁马上接话道:“我就是再不是东西,看在儿子的面上,我也不能把人往家里带……”事实上,他真没这么想过。这点尊重还是有的。这不是这蠢女人自己跑来了吗?给她点甜头,她未必就不会跟他跟冯队长牵线。这话也是真的。他是真有这一方面的打算的。自己虽然现在是一无所有,但是家里不是还有卤肉的方子吗?这小桃年纪不轻了,早想从良了。可从良之后靠什么为生呢?她手里有本钱,找个人开个卤肉铺子,绝对能养活人。就不信有这个她会不出力。他从昨晚到今儿,一天都在琢磨这事。所以说起来,这还真不是骗林母。

    “既然是正事……”林母深吸一口气,“既然是正事,那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话一说完,她就往村里的方向去。

    林德海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了起来,到底是给自己生了孩子的女人,他咬牙低声道:“你放心,等我东山再起了,以后你就是家里的娘娘,我供着你。”

    可惜这话林母听不见。就算是听见了,只怕也只是一笑,人不会永远都当一个傻子,被骗来骗去。

    从村里穿过去,离村子二里远的地方,有个破庙。这大晚上的往荒无人烟的地方跑,竟然这心里也不害怕。到了庙门口,她从破旧的门里往里看,好似有点火光。

    林德海给火堆上添了柴,扬声道:“进来吧。除了我没活的。”

    林母的心这才落地,她轻轻的推门进去,就见火堆边一边是林德海,更远处躺着个人。她的心又突突了起来,“从哪弄来的死人?”

    “这京城哪天不死人?”林德海朝那边看了一眼,“他平时在城里讨饭,晚上到庙里落脚。也不知道是饿死了还是冻死了,都好几天了。我是从几个乞丐那里听来的。你去看看他,从今往后,他就是杨子的亲爹了。”

    林母大着胆子过去,看了一眼这已经死去多时的人,他已经瘦的已经脱相了,根本看不清长相,“行吗?”

    “行!不行也得行。”林德海缩着肩膀又添了一把柴,“这事除了咱们俩,谁也不能叫知道。”

    林母当然明白,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风险,对孩子的将来不好。被人抓住把柄可不是小事,“药我抓来了,现在熬吗?”

    “熬!”林德海将早准备好的罐子递过去,“弄点雪化成水,用雪水熬。熬好了剩下的事情我去干。”

    陈继仁此时在温柔乡里,哪里会知道有人在算计他。

    小桃笑语嫣嫣的给斟了一杯酒过去,“再喝最后一杯。喝了咱们就歇下。”

    陈继仁早就被灌了了六七分醉意,“好,再喝这一杯。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可人疼呢。”

    小桃抿嘴一笑,四十岁的人了偏偏带着几分少女才有的羞涩,“好什么好?都说我好,可却没有一个人是有心的。我这后半辈子还不知道靠谁呢?”

    陈继仁呵呵一笑,“靠谁?当然是靠我啊。有我一口吃的,就少不了你的……”

    “骗人。”小桃白了他一眼,“嘴上没有一句实话。”

    陈继仁亲了她一口,“骗你我是小狗,只要你把我的事情办利索了,你放心,少不了你的好处……男人不可靠,可要是秘方……”

    秘方?

    小桃心里一个激灵,她这次过来,其实压根就没谁让她过来,是她自己跑来的。就是因为听到有人在说这个陈继仁。说他这个汉奸这些年可没少弄好东西,别看把钱都送上去买命了,可真正值钱的都在手里攥着呢。她也不知道真假,但到了她这个年龄上,已经没有给她挑拣的余地了,抓住个救命的稻草就能抓牢了。这才提着酒主动上了门,只说是有人叫自己来的。这王八蛋果然没有将她往外推。原本打算等灌醉了细打听的,没想到他这人新野,还想着混个差事,倒是自己把话给露出来了。

    她心里有了底,越发的殷勤起来,看来明儿还是得找冯队长。这事自己一个人可弄不来。不说他手里有没有其他的方子,就只这卤肉的方子,就能顶大用。这小打小闹的当然不挣钱。但是自己要是弄个大酒楼呢?开在侦缉队警察署的对面,光是这些拿饷银的照顾照顾生意,这一个月就不少赚了。

    两人一个有心,一个有意,挪开了桌子,就胡天胡地起来。

    药熬好了,林母将药倒到旁边的罐子里,然后将药渣全都倒到火堆里,烧干净了一了百了。

    林德海将罐子提起来,“行了,你在这里呆着吧。等天亮了,自会有人找来。你把这火堆什么处理干净了,就找个地方随便猫着,等天亮了,你再回去。要是有人提审你,该怎么说,你心里有数吧?”

    林母点点头,“有数,放心。”见林德海好似还有些犹豫,她就往死人那边看了一眼,“活人比死人可怕。你走吧,我一个人行。”

    林德海这才转身,提着罐子佝偻着身子往村里里去了。

    村里里静悄悄的,没有狗叫声。如今这世道,人都没吃的,哪里养的起狗。即便有野狗,也早就被人打杀了,炖成一锅好肉了。

    上了年纪,他走的并不快。不过也不着急,他嘀咕道:“这老狗喝了酒正干好事呢。得等人睡死了,才好办。”

    小桃睡的并不安稳,换了个陌生的地方,身边这男人又是个信不过的,她的心还没那么大。窗外的风呼呼的刮着,她恍惚听见了院子里有响动。一下子就清醒了起来。那破门即便关了,院墙可倒了好几处,根本就挡不住人。她心里有点害怕,可别遇上什么强人。随即又想,这破院子,谁来啊?

    这想法才放下,就听到那破烂的小窗户被敲响了,“陈爷……陈爷……”

    声音低哑,听不出年纪。小桃睁着眼睛,摇了摇身边睡死过去的陈继仁,对方只翻了个身,不过呼噜声却停止了,含糊的嗯嗯嗯了几声。

    外面的人大概以为陈继仁醒了,就开始说话了。

    “陈爷……咱们把活给您做完了,人也已经死了……当初说好的,用这郎中的秘方开药铺子,我们得占干股的……您可别说话不算话……当初说好的两成,少一分老子就去告发你……你可别忘了,你家那女人可是人家真正的陈继仁的相好的……这女人蠢,但是他那儿子可不蠢……你把这女人攥在手里逼迫陈继仁……这事叫人知道了……你也别想好过……”

    小桃在里面听的心惊胆颤,这人是谁?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活做完了?什么活?说是人死了,难道是杀人的勾当?真是没想到身边老狗暗地里是这么个角色。

    真正的陈继仁?谁是真正的陈继仁?按照这话的意思,岂不是说着老狗是冒充了别人的身份?

    为什么要冒充别人的身份?肯定是那些没法用真正的身份生活的人。那他是谁?是强盗还是土匪?

    小桃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

    还有秘方,郎中的秘方。难道这真正的陈继仁是郎中,他的相好就是今儿见到的那女人。这老狗为了得到秘方,就把这女人弄到身边,用这女人威胁那真正的陈继仁。如今人被杀了,是因为秘方他已经弄到手了吗?

    这一个卤肉的方子虽然不错,但是跟大夫的方子比起来,那根本就不值一提。老年间,有些人靠着秘方成了宫里的御医,这方子是无价之宝啊。能叫这老狗这么用心谋划,这方子定然是了不得的方子。

    她一边害怕,一边又心头发热。可要卤肉的方子简单,这老货一定会给。但是药方,估计休想叫他轻易拿出来。

    外面的声音继续传进来,“你不言语,我就当你是认了。改天咱们再来……哦,对了,咱们只管杀人不管埋,人还在庙里呢,你另外找人收尸吧……”

    紧跟着,她就听到脚步声越走越远,然后消失了。

    林德海喘了一口气,躲在这屋子的后面,听着里面的动静。真是老了,这还没怎么着呢,就累成这样。

    小桃坐起来,推了陈继仁一把,“醒醒……”

    “别闹……”林德海没醒,糊里糊涂的应了一声。

    “那秘方……”小桃趴在他的耳边,才要问秘方的事。可是这一张嘴,话还没说完,林德海就接话了,含混的道:“就是个破……卤肉的方子……事成……给你……”

    这可不是破方子,谁家要有这方子,都能传家了。祖祖辈辈的靠这方子都能活。可他却不放在眼里。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手里有更好的。

    小桃认准了这一点,又试探道:“那药方……”

    “药方可不能给人……”他自小学医,刻在骨子里的认知就是药方顶顶要紧。哪怕是最不起眼的方子,这各家也有所不同。得看好了。

    小桃心道果然是真的有药方这一回事的。她心思转的快,狠狠的瞪了睡死过去又打起呼噜的陈继仁一眼,既然不想交出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庙里还有你雇凶杀人的证据呢。不怕你不交代。

    她利索的穿衣服,得赶紧去找冯队长,这事得他出头。

    林德海等了不到半个小时,屋子的门就响了,是女人的脚步声轻轻巧巧的出了大门。他这才从屋子后头露出头来,悄悄的摸到屋里。先从里面把门关死了,然后才把早已经凉了的药从罐子里倒到炕桌上的碗里。然后将碗放在这老狗的嘴边。

    “渴……”陈继仁砸吧着嘴嘟囔道。

    当然知道你渴。猪蹄炖的本来就咸,又喝了酒。喝了酒的人半夜没有不渴的。

    碗往嘴边一放,陈继仁本能的就张嘴。林德海用筷子压住他的舌头,快速的将药给灌了进去。直到听到他咽下去了,这才松手。

    陈继仁只觉得嗓子火辣辣的疼,想咳嗽偏又觉得憋气,根本就咳不出来。紧跟着,人就迷糊了起来。

    林德海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觉得浑身都汗湿了。他将这老货身上的被子给掀开,又把窗户打开,这才将药罐子和沾了药的碗都拿着,从屋里出去。想了想,还是将门开着好。

    等收拾好一切,他才朝里面呸了一声,“老狗才!爷的便宜是那么好沾的?看你这回怎么死!连累我儿子闺女?姥姥!弄不死你。”

    半路上,他将药罐子和药碗都摔碎里,碎片是走一段扔一片,都扔的远远的,查个屁!谁能想到老子身上。

    等天蒙蒙亮了,城门就在眼前了,他马上站住从怀里掏出一盒脂粉洒在衣服里面,这才晃悠着进城门。开门的门子闻见一股子脂粉的香气,不用问,这又是个到外城找乐子去的。

    谁把这样的老纨绔往眼里放,再说了,包的那么严实,谁也看不清楚他是谁。这样的老东西,这京城里多了去了,记得过来吗?

    等到了家,刘寡妇正在做早饭,一闻见那味道就炸了:“你这老货,你儿子给的钱你肯定留私房了,这又是贴给哪个狐狸精了?”

    “别吵吵。”林德海往炕上一躺,“老子累了一晚上了。再说了,别狐狸精狐狸精的叫,老子要是个好的,当初半夜能摸到你的门上?”

    刘寡妇语塞,好半天哭嚎:“你这老不正经的,这日子不过了……”

    “不过好,你要真不想过了,老子回老宅了……这要过年了……”林德海把被子往身上一盖,他是真累了,不拿出点杀手锏,今儿这觉是睡不成了。

    这话一出,刘寡妇果然马上收了声,再不言语。

    林德海这才闭上眼睛真睡了。这事到这,他的任务就完成了。只看那败家娘们的了。

    林母等天蒙蒙亮的时候才到家,一到家就看到门大开,她进了屋子,屋里乱七八糟的,锅碗瓢盆都没洗,随意的放在炕桌上。而陈继仁赤|条条的在炕上躺着,被子根本就没盖在身上。她伸手过去一摸,身上冰凉都发青了,额头却滚烫。

    她赶紧将窗户关上,门也关上。这才给他拉了被子盖在身上。又把炕烧了。等到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一队人往这边来,她这才起身,做出要出去找大夫的样子。

    估摸着时间,她看了陈继仁一眼,就往外走。结果刚出屋子,一队七八个人,就闯了进来。

    一看这打扮,就知道是侦缉队的。

    林母胆怯的往后退了两步,“你们……你们找谁?”

    那打头的两撇小胡子对林母一笑:“老嫂子,我是老六啊,您不记得了?以前经常跟冯队长找陈爷喝酒的。”

    林母一副恍然的样子,笑了笑才道:“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们找老……老陈吧。他夜里起了热,病了。我正要去找大夫呢。”

    老六就笑:“陈爷本来就是郎中,家里还能缺了药?没有备用的秘方药丸子?”

    林母低头道:“说笑了他算什么郎中?”

    老六抱拳道:“实在是对不住了,这回是人命案子,说什么也得带陈也去一趟。老嫂子,你也是当事人,跟着我们走一趟吧。”

    林母抬起头,“你们说人命案子?谁死了?”

    “去了您就知道了。”老六朝后一招手,“进去两人,就是抬,也要把陈爷抬去。”

    这么一行人招摇过市,尤其是陈继仁还是用被子裹着由人抬着,这想不打眼都不行。

    这侦缉队跟警察署在同一个地方办公,认识槐子的人没有不认识林母的。一见林母被带进来了,这上来询问的就多了。

    这冯队长也不能谁的面子都不卖,直接就叫林母给坐下了,当着许多打探消息,还有关心林母的人就问起了案子,“叫老嫂子来,也是迫不得已。实在是有个人命案子,不查不行。”说完,就起身,“您跟我来,看看这人你认识吗?”

    林母起身,跟着冯队长往外走,在太平间里,她看见了昨晚那具死尸。

    “认识吗?”冯队长扭头问道。

    林母点点头:“杨子爹……”本来哭不出来,可这‘杨子爹’三个字喊出去,这些年跟陈继仁的过往一下子就涌上了心头,走到今天这一步,如何能不叫人觉得伤心,“杨子爹……”这一声哭喊出来,紧跟着泪如雨下。

    跟着过来的人一愣,尤其是认识槐子的人,可不都愣住了。

    这个是杨子的爹,那外面还昏迷不醒在大厅里躺着的人是谁?

    林母跪在那死尸边上,哭着她的委屈。可这悲怆的哭声,还是感染了听到了人,叫人不由的跟着心里难受了起来。

    有个跟槐子关系亲近的小伙子,如今都已经是科长了,上次林母保释陈继仁就走了是他的路子。这会子见这情况,他先走过去,扶了林母,“婶子,您这是?怎么是杨子爹了呢?”

    这一问,林母悲从中来,一把拉住这小伙子,“孩子……这才是杨子爹!这才是陈继仁。外面那个……不知道是谁,根本就不是陈继仁。这些年,我心里苦啊。他骗我说杨子爹派他来接我的,我没怀疑就跟着他去了。可出了城才知道,他跟一伙子不知道什么强人,把杨子爹给绑架了,要什么药方。杨子爹死心眼,说什么都不给。他就把人关起来。还不让我回来,也不让我告诉别人,要不然他就杀了杨子爹……”

    啊?

    还有这样的事!

    这小伙子当时就怒了,又恨其不争的怨怪林母,“您该早说的,就是槐子不在,难道我们这些兄弟还能看着你被欺负?”

    林母就只是哭,然后拉着冯队长:“那陈继仁是假的,他是杀人犯,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冯队长心里一笑,招手叫来一边做记录的警员,“笔录做好了,叫老嫂子摁个手印。”

    有了这个口供,不管他是真陈继仁还是假陈继仁,想要活命,就都得先把秘方交出来。

    这死尸不是被人杀的,明显是连饿带冻所以死了。但非要把这说成是被人杀了,也不是不行。或是就是没及时给被囚禁的人送吃的所以人才死了呢。当然了,这不是重点。

    重点只有一个,就是把这个罪名先给他坐实了再说。冤枉不冤枉的,谁去管呢?再说了,好端端的,他要是真无辜,也不可能被自己的女人出卖了吧。何况这女人一把年纪了,又是个蠢的。所以,他未必无辜。

    这么一想,冯队长更是没有一点压力了。

    林母这边刚摁了手印,外面就有人喊陈继仁醒了,“……可能发烧烧的,说不出话,如今要纸笔呢……”

    要纸笔?

    林母心里咯噔一下,弄的他说不了话,但他却能写字。这点当然是想到了的,但是按计划他不可能这么快就醒的。如今怎么办?林母抬手理了理头发,将头上的簪子悄悄的拔下来,跟着众人一起朝大厅里去,见陈继仁迷迷糊糊的不停的在比划,看见林母,他狠狠一瞪,然后指向她,做出一个脱衣服睡觉的样子,这意思是说林母是主动陪他睡的。这样的母亲,名声传出去,孩子还怎么做人?林母牙一咬,猛地就扑了过去,拿着簪子一下子就扎在陈继仁的脖子上,“我叫你胡说!我叫你污人清白……”她骂一句就扎一下,血往出直喷,“我这些年就是给你做老妈子的,我清清白白,要不是为了孩子爹,我何必这么委屈……”哭着骂着,等众人醒过神来去拉扯,陈继仁早断气了。

    杀人了?

    林母一愣,而且杀了杨子的亲爹,杀了这个曾经付出过真感情的男人。

    这样的情绪铺天盖地的涌过来,她只觉得这世间再没有立足之地了。猛地,她一把推开拉扯的人,朝墙上撞去!

    顿时,鲜血直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