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2章 民国旧影(79)三合一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民国旧影(79)

    刘副官从卧室出来, 已经不见林雨桐的影子了。他回身问梅婶:“人呢?”

    梅婶看向楼下的于晓曼:“林大夫跟于处长告别之后, 就离开了。”

    这就走了?

    他还要再问, 里面的电话又响了,这次是关洁:“你怎么回事?撂我电话?”

    刘副官将话在嘴边转了两圈,才道:“刚才长官打来电话,我敢不接吗?”

    “哦?”关洁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冷然:“你的东西运到了吧。这个功劳算是到你头上了。那我这里呢?想扔下不管了?你说怎么这么巧,一样在火车站的仓库放着, 你的就能安全的运到,我的货呢?到现在还滞留在这里。怎么?想吞下我这一批, 你的胃口未免太大!”

    刘副官皱眉:“关参谋,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那样的人吗?我的目标可从来都不是钱,我更看重胡长官的身边是不是干净, 咱们的身边是不是真的有工党份子。”现在不能叫关洁知道自己的那批货没能按时到, 否则以这女人的聪明,肯定会对自己加以防备的。于是,本来满肚子气的刘副官难得的语气和缓了些:“你也太着急了。要叫我说,幸好你的货还在……”这话一出,电话那边连喘息声都重了起来, 他急忙道:“您先别气!刚才我问长官了,他说是秦南那边,工党的游击队闹的很厉害。你想想, 他们为什么别的时候不炸铁路,偏偏选在这个时候,肯定是闻到味道了。这要是货到半路上, 人家从火车上把货给抢走了,你说怎么办?到那时候您才真该哭呢。”

    “他们不敢。”关洁冷哼一声,“工党从来都注重名声,这种制造摩擦的事情,他们做不出来。所以,明抢的事情他们干不出来。”

    “哎呦!我的关参谋。”刘副官伸手松了松衣领,这个女人果然不好糊弄,他笑道,“您知道吗?刚才工党可是将那位借来的大夫接走了。可是,他们拒绝今晚去验货。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什么?”电话那边传来一声东西巨响,像是把什么东西撞掉了一样。

    刘副官的先一下子就放下了,“这就是说,人家大概清楚仓库里的东西是假的。所以,那炸铁路的事情,就是针对你的那批货来的。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说你应该庆幸了吧。如今,最要紧的是,怎么把你存在火车站那批货先放在安全的地方。要不然,可真说不好了。”

    电话那头的关洁陷入长时间的沉默,显然在衡量这话的可信度。

    刘副官也不催,等了两分钟之后见对方还没有应声,就道:“这事我就是给您提个醒,我不参与。您心里也别犯嘀咕……”

    这话一出,关洁才道:“你等我通知吧。我得先想想……”

    果然!

    刘副官嘴角这才翘起,“好啊!用的着的地方,您只管说话。”

    电话挂了,刘副官才瘫软在椅子上。接下来该怎么做,他得好好想想了。

    梅婶悄无声息的进来:“……于处长在屋里换便服,想来是要去赴约了。”

    刘副官蹭一下站起身来,他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关洁那里要是行不通,自己就得先相处一番说辞来。要是于晓曼真是工党,自己抓住她算是立功了。要是于晓曼不是工党,那么工党秘密跟她接触必有所图。想到莫名其妙失踪的那批设备,他基本可以断定,那一定是工党干的。那么,他们接触于晓曼,只怕是为了交换。用他们知道的情报,跟于晓曼谈条件。毕竟,想把这批货运回秦北,光是胡司令一个口头的承诺是远远不够的。也就说说,只要跟着于晓曼,弄清楚了她跟工党谈了什么,至少总会有收获的。要么确认于晓曼是不是工党,要么能从工党口里得到关于倭国的情报并且能顺藤摸瓜找到那批被工党半路劫走的设备。

    想明白了这一点,他在屋里踱了几步,吩咐道:“盯住于晓曼。还有,在贵声源布控!快去!”

    晚上的贵声源,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秦腔高亢的旋律回响在楼里。所以,在这里说话,可以说是相当安全的。两人凑在一次说小话,别人一准听不清楚。

    八点整,四爷和林雨桐准时的进了贵声源。戏已经开了半场了,一楼是大厅,密密麻麻的坐着许多人,更有那蹲在地上的,自带小板凳的,磕着瓜子,剥着花生,来一碗粗茶,扯着嗓子叫好,好不热闹。二楼是雅座,坐在二楼从上往下,看的反倒更清楚些。两人跟着伙计上了二楼,单独要了一张桌子,一个大洋就绰绰有余。戏楼还得提供四盘点心,四样干果四样水果,外加一壶好茶。

    入了座,要等的人还没来,林雨桐就在帐子后面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梅婶!她此刻挎着个小篮子,里面放着瓜子花生。她穿着黑色的补满补丁的棉袄棉裤,带着帽子,围着头巾,将脸都遮盖的严严实实。大冷的天,这打扮混入人群,一点都不打眼。如果不是知道事先会有人监视,她也不会这么快就发现了端倪。

    “不用管……”四爷拍了拍林雨桐的手,真就认真听起了戏。

    林雨桐收回视线,倒了茶递过去,耳朵却听着戏台上的唱腔。

    “贤爷莫把亏欠表 ,难道说我杨家无有功劳 ?我杨家投宋来不要人保 ,白龙马银战枪自挣功劳 。我大哥替宋王一命丧了,二哥短箭一命亡,我三哥马踩尸难找,四八郎失落不还朝,五哥削发去学道 ,七弟箭射命不牢。我的父李陵碑前命丧了 ,单丢下孤身延景保宋朝 。东西杀南北剿 ,凭功劳挣来这紫罗袍。动不动你把杨家保 ,保杨家将你保了个无有下梢……”

    高亢中带着苍凉,叫人心里堵涨的难受,偏偏半点都发泄不出来。

    于晓曼上来的时候,就见这两口子还真就在那里认真的听戏。她坐过去,挨着林雨桐坐了,伸手取下手里的帽子,刚好将嘴遮住,这才道:“到处都是眼睛耳朵,你们倒是悠闲。”

    林雨桐倒了一杯茶过去,然后胳膊支在桌子上,手托着腮帮子刚好挡住嘴,“计划进行的很顺利,这边上钩了。”

    于晓曼笑了笑,这才放下帽子,看了一眼在帐子边缘站着的手里提着水壶的伙计,扭脸跟林雨桐道:“贤伉俪请我过来,不会是就是为了听戏吧。”

    “当然不是。”林雨桐将点心盘子推过去,“之前就说了,我是为了交易而来。”

    “交易?”于晓曼没拿点心,只抓了瓜子随手的磕着,“一般的交易我可没兴趣。”

    “倭国的间谍……你们内部有倭国的间谍。”林雨桐正面对着楼梯口缩着的梅婶,“用这个间谍,交换我们的东西顺利到秦北。”

    “谁?”于晓曼将瓜子往盘子里一扔,收起面上的漫不经心,“你们说的这个人是谁?可千万别告诉我,得等东西到了秦北你们才肯说。要真是这样,那就不用谈了,谁知道你们是不是空放一枪呢。”

    隔着帐子的另一边,背对着另一桌的正是乔装而来的刘副官。那边的话他听不清楚,但是不停的过来倒水的活计,将那边的话原原本本的转述了一遍。不得不说,于晓曼的顾虑是对的!谨慎一些总是不会出错的。可于晓曼这样的表现,叫刘副官心里又嘀咕了起来,难道于晓曼真的不是工党?如果她不是,那么说她是工党的关洁又为什么告诉自己于晓曼有工党的嫌疑呢?因为于晓曼跟何卫华走的近?只是为了一个男人?

    正想的出神,对面传来于晓曼惊愕的声音:“是她?”这一声将刘副官思绪彻底的给拉了回来。

    她们说的人是谁?

    从于晓曼的语气看,她应该是认识这个人,而且相当的熟悉。那会是谁呢?

    伙计低着头又过来了,“那个女人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字……”

    刘副官恍然。这才对嘛,这么要紧的事怎么能宣诸于口呢。他急忙低声问道:“什么字?”

    那伙计伸手,蘸了茶杯里的水,在黑漆的桌面上写了一个‘关’字。

    刘副官心里波澜皱起,他迅速的用手擦了桌上的字,“闭紧你的嘴!”

    那伙计应了一声,转身刚要走,就看见于晓曼正在下楼梯。他回头马上示意刘副官。

    刘副官看着于晓曼脚步匆匆的离去,他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这件事,不论如何,他都得插一手。

    辕门斩子这一出戏挺长的,送走于晓曼,林雨桐示意伙计将桌上没吃完的东西都打包。没办法,苦日子把人熬的,最见不得的就是浪费。

    四爷又拿了一块袁大头,“可着这钱,把你们的点心一样都来点……”

    林雨桐知道,这是给常胜买的。可怜的孩子,这段日子没有人给他准备小灶,也不知道瘦了没有。

    这边伙计才转身出去,跟隔壁隔开的帘子就被撩起来了,“您二位也在,真是巧啊。”

    过来的是刘副官。

    这倒是林雨桐没想到的。

    四爷指了指对面的位子,“原来是刘副官,请坐。”

    刘副官将头上的帽子拿下来,顺势坐在对面,“明人不说暗话,在您二位面前我也不弄鬼了。说老实话,我是跟着于处长来的。”

    “您怀疑我们在接头?”四爷哈哈一笑,“这个想法很好。我跟你说的秘密……”他的声音低了下来,“于处长真是我们的人,真的!”

    刘副官哭笑不得,“也是我愚蠢,要真是你们的人,你们避嫌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这么明目张胆的见面。让二位见笑了。不瞒你们说,你们刚才的谈话我已经听到了……”

    林雨桐的脸一下子就拉下来了,迅速的看向带着点心上来的伙计,“还真是叫人防不胜防啊!刘副官果然是能干。要是将这些本事用在对付倭国人上,那贵方也还真不用从我们这里要什么情报了。”

    刘副官朝林雨桐微微欠身:“再次表达我的歉意。在对付倭国人这一点上,咱们是一致的嘛!”

    “哦?”四爷接过话头,“要真是一致的,那我们的设备又怎么会被调换了呢?”

    刘副官摆摆手,“这事……说起来话长。我也不跟你们解释了,我知道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信。这样……咱们用事实说话,我保证你们的货能顺利的通过关卡。”

    “那我们需要为你做什么呢?”四爷倒了一杯茶给他,态度明显是和软了。

    刘副官心里一松,只要有合作的态度这事情就好办了,“贵方的货是从我们的火车上偷……不是,是借走的。那么如今留下的这一批货可就是我的了。这个咱们之间不能再有争议……”

    “不!”四爷摆手:“这批货是我们的就是我们的。你的货也依然是你的货。我们藏了你的货,却也运不出去。只有等我们的货过了关卡,我们才能告诉你你的那批货藏在了什么地方。”

    “你要我帮你把这批货运过去?”刘副官皱眉,“可你知道,这批货如今不在我手里。”

    “那是你刘副官的事情。”四爷笑了笑,“咱们连人带货过了关卡,你那一火车皮的东西就完璧归赵。”

    刘副官擦了头上的汗,“那我怎么知道被你们藏的货还在?”

    四爷就笑:“通往秦北的路都被你们封死了,东西还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我们就算到时候毁约不告诉你们藏匿的地方,难道你们就找不到了?”

    当然不会!只要还在自家的地盘上,翻地三尺也能找出来。这世上哪里有什么绝对藏得住的东西。刘副官点点头,“你就不怕我们先找到东西,然后不履行承诺。”

    “你是说半路扣下东西吧。”四爷好整以暇,“那也简单,玉石俱焚。”

    保住一样东西困难,但是毁了一样东西,那可太容易了。真要逼急了,一包炸药下去,谁也得不着。

    刘副官哈哈就笑:“玩笑了!玩笑了!双方得利的事情不做,我怎么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呢。咱们还是相互合作吧。”

    四爷这才举起茶杯:“那就这么说定了。”

    刘副官端起杯子跟四爷碰了一下,“说定了。”

    从戏楼出来,两人手里提着一大堆点心。回到办事处,四爷将点心递过去,“都吃点。”

    可是谁真的会吃?

    “给孩子留着吧。”袁主任将点心放好,“都是大人了,不馋这个。对了,结巴回来了,安排的事情已经办妥了。”

    四爷点点头,“那就好。咱们等着出发吧。等货上了车,咱们再验。”

    等袁主任走了,林雨桐才问:“你安排什么事情了?”

    四爷扭脸看林雨桐:“当然是那批被咱们半路上偷下的货了。”

    “不是藏着呢吗?”林雨桐坐到床上暖被窝,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傻了?”四爷就笑,“东西到手了不揣到自己的兜里,还真能给别人留着?放在哪里都不如放在自己兜里安全。”

    “怎么运出去?”林雨桐忙问道。

    “水路!”四爷这么一说,林雨桐才想起草滩镇靠着河边的小‘别墅’。从那里走水路,是可以运出去的,“不过这是冬天,河面上结冰了吧。”

    “今年没有。”四爷侥幸的道,“水面上只有浮冰,没冻住。小船分批次的往过运,没人察觉。”

    那里地下|党活动十分频繁,算是一个小根据地。再加上地理位置偏僻,还真就不容易叫人起疑。

    可怜的刘副官,你说你没事较什么劲。跟谁动歪心眼不好,你跟他动歪心眼。这回不输的那位胡司令哭爹喊娘都不算完。

    而刘副官显然丝毫都没有觉察出这交易里面是裹着□□的。他这会子想着,怎么才能叫关洁将她手里的设备老老实实的弄过来。这个女人身上有倭国间谍的嫌疑,可偏偏是特派署的负责人。想调查她,除非是有证据,且要跟重青方面报备一声的。如今自己拿这个人没办法,但是这批东西,哪怕是毁了,也绝对不能让这个女人运出去。

    回到别墅,就见于晓曼正坐在大厅里,“我找你有事。”

    刘副官一愣,“有事?那楼上谈。”

    于晓曼起身,跟着刘副官就上了楼,关了门,她开门见山,“你是不是派人跟着我?”

    刘副官正脱大衣的手一顿,“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

    于晓曼不置可否,“我也不瞒着你,今儿我见了林雨桐。她说有个姓关的是倭国间谍。这事事关重大,而这个人在重青……相当有背景。再加上,她跟好些位居高位的……保持着超越男女之间正常社交的亲密关系。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吧?”

    就是说没有确凿的证据,千万被得罪这个女人。要真是怀疑她是倭国的间谍,那么跟她保持亲密关系的男人,还是身居高位的男人,这些人又在无意识中透漏了多少消息出去呢。要查她,那么她背后的人必然会站出来。

    这个道理刘副官当然明白,他沉默了半晌才道:“那你认为要是她死了,有多少人会为她出头?”

    于晓曼深吸一口气,低声道:“死了好!一死百了。只要嫌疑没有定罪,这个死的时机刚刚好。不知道有多少人得感激咱们。”

    刘副官秒懂,死了就谁也牵扯不上了。这就意味着没人会为她出头。

    两人之间算是有了某种默契。刘副官失笑,“没想到,走到一起的会是我跟你。如此也好。”

    “但我还是提醒你。”于晓曼面色凝重的道,“为了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叫她死的合情合理一些比较好。秦桧还有三个好朋友,她手底下真要有那忠心的,难保不会有人想着为她翻盘。到那时候,咱们如今的锄奸,可就成了居心叵测了。”

    “我明白。”刘副官深吸一口气,“说不得,这事还有需要你配合的时候。”

    “应该应分的。”于晓曼有些惋惜:“我当她是老大姐,这些年我跟她的关系也亲密,也不知道她从我这里都弄到了什么情报。如果真能除掉她,我也算是将功折罪了。”

    刘副官朝于晓曼笑了笑,却没有说话。他心里对于晓曼还是有多保留的,关洁说于晓曼是工党,转眼关洁就被工党指认为倭国间谍。谁的话是真的?谁的话是假的?他如今分不清楚了。也许都是真的呢。

    可是如今这样的情况,自己太需要这批设备了,所以,还是相信关洁是间谍比较好。自己别无选择了。

    至于于晓曼,这个不急!来日方长。只要她又尾巴,总能抓住的。

    送于晓曼离开,刘副官在卧室里静坐了半天,猛地想起什么似得,打开门朝楼下喊:“梅婶!梅婶!”

    王春探出头来:“梅婶还没回来。”

    糟了!

    梅婶是关洁的人。自己原本没怀疑过关洁,所以这次的行动也叫梅婶参与了。可到现在,梅婶还没回来。她去哪了?肯定是去见关洁了。她会跟关洁说什么呢?

    关洁皱眉:“你说于晓曼跟工党接触了?”

    “是!”梅婶站在关洁的面前,“刘副官叫我们监视于处长……”

    “她们都说了什么?”关洁靠在沙发上,问了一句。

    “隔得远,听不见。只从唇形看,好似在做交易。说是咱们内部有倭国的间谍。”梅婶皱眉,“剩下的,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倒是刘副官,之前接了胡长官的电话,说了什么我在屋外也没听见,只是像是说的不怎么愉快。”

    关洁站起来,在屋里来回的踱步,“看来为了间谍的事,刘副官是不会叫我将这批货运走了。”

    “那怎么办?”梅婶低声道:“跟对方已经说好了,预付款咱们都收了。”

    “我知道。”关洁带着几分懊恼,“你叫我好好想想。”

    梅婶低声道:“这批货,最后还是要上火车的。可这上了火车,朝哪边运,以刘副官的级别,只怕是手伸不过去。”

    “你是说瞒天过海?”关洁想了想,还是摇摇头,“不行,刘副官不是傻子。即便不亲自跟车,也会派人跟着的……”

    正说着话,电话就响了。关洁伸手接起来,“哪位?”

    “是我!”刘副官的声音从电话是传过来,“关参谋,我有要事,现在我就在你家附近的咖啡店,能见您一面吗?”

    关洁沉吟了一瞬,眼睛眯了眯才道:“我睡下了……算了,还是你过来吧。”

    挂了电话,关洁就示意梅婶:“赶紧走。走楼道的侧门出去。”

    梅婶应了一声,利索的关门出去了。

    侧门慢慢打开,梅婶警惕的四下看了看,脚刚踏出去,就觉得脑后一疼,顿时就是去了知觉。于晓曼四下看看,确定没人,这才拖着梅婶出去,楼下暗影里停着一辆黑色的车,关三正在司机的位置上等着,见到来人,马上将车门打开,“于处长,您手脚够利索的。”

    于晓曼不答话,等看到另一边的车子过来的时候,才道:“走!”

    关洁在楼上听到楼下的车声,站在窗户口往下看,就见一辆车刚停下来,刘副官推开车门走了下来。他的目光看向另一边没有打车灯悄然离开的车子,嘴角翘了翘,于晓曼这人的能力还是没有问题的。

    “进来吧。”关洁将门打开,让开门口叫刘副官进来,“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关参谋,今天我得到一个重要消息,说是咱们内部有倭国间谍。”刘副官急道,“对工党的情报系统,您也应该有所耳闻。他们确实是有许多独到之处。既然那么说了,我想我们内部一定不怎么干净。这事事关重大,您看你是不是也能退一步,叫我先借你手里的设备一用。”

    “借?”关洁皱眉,“你想怎么借?”

    “您手里这批,先给工党。等到了交界处,咱们得到咱们需要的信息,这东西他们还带的走吗?”刘副官神秘一笑,“上面可是又下令剿工了。胡司令再不动一动,重青可就该着急了,这一点您比我清楚。所以,咱们根本就不需要担心双方摩擦……”

    “可那东西到了你们胡司令的地盘上……”关洁眸光一冷,“这肉塞到了他的嘴里,他岂有不吃下去的道理?”

    “可您的肉不同啊。”刘副官两手一摊,“别说我们胡司令会动心,就是我有时候也忍不住想要一口吞下去。但是你的肉有毒啊。吃下去不难,可难的是不好消化。您的嘴一歪,往重青告上一状,我们胡司令可是吃不了兜着走。这都是见不得人的买卖,抢了您碗里的肉,您就会掀了桌子。大家都玩不成了。何况,咱们的军需可都是重青配给,要真是叫上面对胡司令不满了,那配给上稍微动点手段,那都不是小小的一套设备能弥补的。因小失大的事情,我们胡司令可是不会做的。这次,在交界处咱们玩一把大的,一方面,您和胡司令对重青都有了交代,省的他们觉得您督导不理,觉得我们胡司令是只拿钱不办事不敢跟工党真刀真枪的干。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揪住间谍。就算是有了什么闪失,可只要抓住间谍,咱们就是大功一件。怎么想,您都不吃亏。”

    这话也有道理。只要在交接处开枪了,这就算是跟工党干上了。哪怕只开一枪,报上上面也会变成小股部队摩擦。要真是小摩擦,报上去这就成了小战役。从上到下,一贯如此。真出了这事,对自己和胡司令反倒是好事。重青一天一催,这边没有动静确实有畏战的嫌疑。再说那间谍的事,抓到固然是好,抓不到,那就只能是误伤身死。反正总会有那么个间谍交差的。

    “可以!”关洁答应了下来,“不过我要跟车。这批东西不能离开我的视线。”

    “我也正有此意。”刘副官马上笑了,“那我去调集车辆,咱们后天就走。”

    “汽车?”关洁皱眉,“怎么不用火车?”

    “火车通不到交界处。”刘副官叹了一声,“没办法的事。”

    关洁笑了笑:“你最好信守承诺,要不然……你该知道的,只靠着我是做不了这么大的买卖的。这背后可通着宋家呢。你们胡司令不会因小失大,这点我信。我敢应下来,是我知道,谁妄图从宋家嘴里夺食,都落不到好。夫人的耳旁风还是很管用的。”

    刘副官心里一凛,却更加坚定的除掉这个女人的决心。手眼通天的人放在身边,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第三天一早,刘副官开着吉普亲自过来接人,“货已经装好,可以启程了。”

    四爷和林雨桐上了车,结巴已经带人跟着车队,每辆车上有两个自己的战士跟车。

    一行人在城外汇合,于晓曼,关洁和何卫华在另外吉普车上。

    林雨桐隔着车窗看向即便穿着军装也显得身形窈窕的关洁,就见她拉着何卫华,然后对于晓曼说了一句什么。

    随后,于晓曼就朝这边走来,开车直接坐到了副驾驶上。

    “怎么了?”刘副官问了一句。

    “没事。”于晓曼轻哼一声,“嫌我碍事。”

    “那你就别碍事的好。”刘副官嘿嘿笑了两声,“这一路上一天一夜,孤男寡女一辆车,总会有点不能对人说的故事的。”

    “没皮没脸。”于晓曼十分不屑的样子,“何卫华不打算跟咱们走的,结果硬是给拉来了。得亏她豁得出去……”

    车上了路,半天时间就到了渭楠。刘副官原本还想着胡司令知道要出面拦下来的,毕竟东西都到了自家门口了,先把东西截下来再说吧。为此他还专门叫车都停下来,大张旗鼓的吃了一顿饭,结果谁也没等来。

    直到半下午的时候,车子重新启动了,刘副官还没回过神来。

    不应该啊!

    怎么想都觉得不应该。

    林雨桐嘴角隐晦的撇了撇,那位胡司令当然不着急了。因为仓库里那些用来蒙骗人的东西这会子已经装上火车,往渭楠运呢。当然了,路上不会一帆风顺,总得等到这边过了交界线,那批假东西才会到站。既然从人家的地盘上过,不做好万全的准备怎么行。她偷偷的在四爷的手上掐了一下,四爷反手攥着她不叫她瞎胡闹。

    过了渭楠,再有一天的路程就到了交界区域。因为有合作这儿前提在,这一路上倒也相处的还好。四个人乱换着开车,昼夜不歇着,也不会觉得累。

    等到天亮的时候,车队停下来了。

    刘副官回头看向四爷和林雨桐,“再往前走二里路,就是交界处。想来贵军也已经在对面等着交接呢。当初可是说好的,咱们这交易……”

    四爷十分理解的样子,“应该的!说过的话自然是算数的。你可以去你们的哨所打电话,问问你们的胡司令,是不是有一批货已经往渭楠运了。当然了,路上有点慢……”四爷指了指车队,“我们不过去,你们的那批货也到不了。”

    竟然同时起运了那批货!怪不得胡司令在渭楠没有派人拦截呢。

    四爷像是明白他怎么想的一样,笑道:“你们胡司令没有派人拦截,并不光是因为他知道他的货没少,更是因为火车上还有咱们这一批的汽车上,都有我们的人。而这些人身上,全都绑着炸药。只要稍有动作……你知道的,咱们从来不缺乏玉石俱焚的勇气。”

    呵!这心黑的!一批假货重复使用,把人哄的滴溜溜乱转。

    林雨桐打开车门招招手,结巴一声令下,车上的战士就将衣服解开了,身上缠着的果然是炸药。

    刘副官哈哈两声,“你们这又是何苦呢?我是那不将信用的人吗?”

    车子刚要开,关洁就跑过来了,打开车门一把把刘副官揪下去,“当时怎么说的?这货是我借给你的!你他|妈|的真的要过去?把这些白白的送给工党?你是不是疯了?”

    刘副官掏出枪指向关洁:“老子受够你了!你最好老实的呆着,不要老子就以倭国间谍罪就地□□了你!”

    “我是倭国间谍?”关洁气急而笑,大声呵斥道:“我看你就是工党!”

    何卫华一把抱起关洁,对刘副官道:“怎么还用上枪了呢?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呢?赶紧走吧。”

    关洁踢腾着双腿:“何卫华,你放开我。我要去问清楚……”

    何卫华一把将人塞到车里,“稍安勿躁,别搅了刘副官的安排。”这批货送过去要紧,可别叫这个女人在这里添乱耽搁了事。时间一耽搁,火车上那批假货要是到了,这边这戏就唱不下去了。

    车队开始前行,到了交界的地方,车才停下来。

    交界处设置着路障,路障的一边是**,另一边是工军。衣裳武器不同,两方都举着武器戒备的对峙着。

    于晓曼从车上下来,抬头往那边一看,身子一下子就僵住了。那个站在最前面的高大的身影,就这么突如其来的进入了自己的视线……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