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7章 民国旧影(74)三合一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民国旧影(74)

    雪下了五天, 他们就整整在院子里呆了五天。这五天,林雨桐毫不客气的要东要西,然后变着花样的做吃的。这猛地一见了肉, 根本就刹不住。一个大小伙子一天干掉几斤肉是常有的事。吃饱了就睡, 睡醒了就吃。几天功夫,一人能长好几斤肉去。

    这天风住雪停了,但气温却更低了。这带着暖气的屋子, 都要搓着手了。太阳出来, 光线被积雪一反射, 还真有点刺眼。结巴带着人在楼下玩扑克, 对这些监视的视若无睹。四爷则靠在床头上,翻着手里的报纸。

    报纸每天都会按时送来, 这是林雨桐要求的。但其实这报纸上什么也不会有,不过是为了多一条跟外面联系的渠道, 万一有个什么事, 这点事好歹能替于晓曼和那位只知道姓何的医生掩盖一二。所以, 四爷每天就是拿着报纸, 翻来覆去的看,偶尔还会‘不小心’留下点痕迹来。反正第二天新的报纸来了, 旧的报纸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林雨桐将厨房安顿好上来, 四爷就指了指一边的柜子。林雨桐马上明白,就这么一会子吃饭的功夫,有人竟然上来搜查了一遍屋子。那那个柜子,就是于晓曼提前藏着圣经的柜子。还好, 知道里面放了东西,那东西又是跟于晓曼对密码用的,她早就收起来了。他们找到是不可能的。但是好端端的搜查,是不是说明于晓曼引起对方怀疑了呢。

    她看向四爷,四爷点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

    刘副官笑着站在于晓曼的办公桌前,“于主任,您看长官的命令……长官对您的器重,连我心里都开始嫉妒了。这事……还得由您出面。”

    “先把门关上。”于晓曼抖了抖,“这天冷的人受不了。我还当是什么差事呢?又是叫我去陪那女人……这种天上路,亏你还嫉妒。我让给你行不行?”

    刘副官顺手抓了于晓曼桌上的圣经,指头在书页上划着,头低着看书,可眼睛的余光却盯着于晓曼,“别啊!我肯定不行。谁叫长官正要用人家呢。又是女人,你不陪着?叫我去,也得人家男人乐意啊。不过你放心,我也不是那在被窝里躲着享福的命,这差事也有我一份。”

    于晓曼心里揪得紧紧的,刘副官拿起圣经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尽量控制着自己不去看对方,只随意的往椅背上一靠,从抽屉里拿出化妆盒来,对着镜子照着,好似在查看妆容一般,“命令我是不敢违抗的……行吧!那就准备准备,什么时候动身。”

    “马上!”刘副官把圣经放下,严肃着一张脸看向于晓曼,“人手都已经准备好了,这就走吧。”

    “这么急?”于晓曼将化妆盒收起来,利索的穿大衣,又将抽屉打开,抓了一把银元放在衣服兜里。

    刘副官就笑笑:“还是你有先见之明,从来不肯攒法币。哪怕吃亏换了紧俏的货物,也一点都不留。说起来,于主任就算嫁人,那也是会持家的。”

    “那当然。”于晓曼心里闪过一丝混杂的酸涩的甜蜜,随即收敛了心神,“我之前用法币买回来的东西,如今在黑市上有市无价。可黑市你是知道的,交易都是……”她拍了拍兜里的银元,“真金白银。”

    “如今这一个银元,能在上好的酒店里整治一桌最上等的席面。”刘副官羡慕的只咋舌,“于主任可真是攒的嫁妆不少。”

    于晓曼耻笑一声,“如今这世道,谁靠得住?男人?我看还是黄金白银最靠得住。”

    刘副官一副伤心的样子,“这叫我们这些打光棍的情何以堪?”说着,又想起什么似得,压低声音道:“你跟那位林大夫关系这么恶劣,该不会是嫉妒吧。嫉妒人家夫妻恩爱,而同为美女的你,却还……”

    于晓曼狠狠的瞪回去,似笑非笑的瞥向刘副官,“想打听我的过去?”她脸上的神色郑重了起来,“我还告诉你,少打听!不光我的过去,还有那位林大夫的过去,都不是你有权利管的。”

    刘副官心里一动,一把拉住于晓曼的胳膊,“何必这么故作神秘呢?”

    于晓曼看向刘副官的眼睛,知道这家伙可能嗅到什么了,她挣脱开刘副官的拉扯,随意的一笑,“你的好奇心还真是强!总有一天,你会被你自己的好奇心给害死的。想知道是吧!行!”她重新坐回办公桌前,“别小看那女人,她曾是国府要保护的重要人物。戴局长亲自亲自下令,亲自选调人员住保护他们夫妻的安全,那个时候,他们被倭国人盯上了。而我,就是被戴局长选中的人。我曾潜伏在他们夫妻周围,保护过他们的安全。”说到这里,她沉默了,然后抬起头,似笑非笑的道:“你不会因为如此,就怀疑我跟她有什么亲密关系吧。”她笑了笑,带着几分兴味,“要真是怀疑,你可以继续怀疑。想要验证真假,我给你推荐两个人,一个是戴局长,另一个就是京城站三十八号的站长乔汉东。”她轻笑一声,起身拍了拍刘副官的肩膀,“我知道你不甘心在一个女人的手底下,但是……别跟我玩花样。你的那点把戏,在我这个老牌特工面前算个屁!”她顺手拿起桌上的圣经,直接塞过去,“觉得这上面有什么?送给你!慢慢查去吧。等你查到证据了,别忘了第一个告诉我。”说完,再不停留,一把推开刘副官就出了门,靴子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不紧不慢,带着慵懒透着优雅,走出去了,才回头对刘副官道:“我那办公室,随便你查。但记得出来把门给带上。然后去楼下的车里等我,我去宿舍带两身换洗的衣服。”

    刘副官抱着被强塞过来的圣经,面色实在有些不好看,他再是没想到这层窗户纸就这么被她给捅开了。她是重青派过来的,要是心里不舒服打几个小报告,那就是自己的失职。她的背景太深,又叫人总是摸不出深浅,这才是大家都忌惮他的原因。就比如刚才,她一下子放出来两个人物,一个是戴局长,一个是乔汉东。这两个人物,谁敢去问,别说是自己了,就是胡长官,他能那么随意的就怀疑侍从室派来的人吗?侍从室派来的人就是起监视作用的,自己把人告上去,有几分会相信她有问题?没人信!反而会叫上面的怀疑长官对领袖不满。所以,这个问题才特别敏感。一直以来于晓曼都知道自己盯着她,可她却嬉笑怒骂之间,恪守着底线。这次却一下子将话给挑明了,两人之间就变的难堪了起来。

    怀疑去了吗?没有!不仅没去,反而更加重了。

    可是能查吗?不能!这件事除非有确凿的证据,否则别说告上去,就是胡长官都不会信的。

    秘密的逮捕审讯?这样的念头一起,他就压下去了。于晓曼每周的固定时间,都会跟重青通电话,而且,她肯定有自己的渠道往重青送消息。这人一旦消失超过一天,只怕重青就会追查下来。闹不好,还要被人怀疑长官对领袖有二心了呢。三十万军队放出来,上面不监视着肯定是不放心的。

    他将圣经好好的放在桌子上,但心里的戾气却又更重了。自己没有证据是不能将她怎么样但是自己要是有证据呢?

    是啊!要是有证据呢?

    这话不停的在脑子里回荡,他的手攥成拳头,然后又缓缓的送来,之后抬起手整了整衣领,重新挂上笑脸,转身往外走,出了门还细心的将门关好。

    于晓曼回了宿舍,将宿舍里类似‘指甲油’那样的小东西全都塞到衣服兜里,她知道,这宿舍已经不那么安全了。确定没有什么遗漏的,这才收拾了换洗的衣服,又拿了围巾和帽子出门。

    楼下大院里,一辆卡车上满载着警卫团的人,前面却是一辆吉普,吉普边上,刘副官正跟背着医箱的何卫华说话。

    她脚步顿了一下,这几天两人一直都没见面。她若无其事的走过去,“哎呦!倒霉蛋又多了一个,你也去啊!”

    何卫华微微一笑,“去西按逛逛也好,我都待腻了。走!快点上车。正好我也跟这位大拿学一学,她的医术确实是令人叹为观止的,这个机会可也不多。”说完就看向于晓曼,“于主任,人分国与工,但这医术也没有这个界限吧。”

    “这个何医生啊!”刘副官不等于晓曼说话,就直接道,“走吧,没人因为你跟着红色大夫学了俩着,就怀疑你是工党的。”

    于晓曼哼笑一声:“别人说这话我信,刘副官说这话却叫我诧异。”

    这话明显是讽刺他因为任务接近过那位林大夫还怀疑她。

    刘副官嘴角一僵,“您多心不是!都说女人小心眼,您这种巾帼胜过须眉的,怎么也小心眼?误会!误会!纯属误会!”

    何卫华却知道,这是于晓曼给自己提醒呢。也是给自己报信呢。她想通过这个告诉自己,刘副官察觉到什么了,叫自己小心。

    司机开车,刘副官坐在副驾驶上,何卫华和于晓曼并排坐在后座。

    两人都没有说话,于晓曼甚至闭起眼睛,一副拒绝交谈的架势。何卫华和回过头的刘副官交换了视线,他的表情带着几分好奇,好似在问,你怎么得罪她了。而刘副官只是无奈的笑笑,却没有说话。

    等到了小院子门口,刘副官回头叫于晓曼,“主任,到地方了。”

    于晓曼睁开眼,下了车伸伸懒腰,将帽子围巾整理好,才慢悠悠的道:“你可得叫人看好我了,我这可是跟工党接触呢。”

    “哎呦!”刘副官叫起了撞天屈,“都说了是误会!您这是要逼死我啊。”

    于晓曼只不理他,抬腿就往里面去。

    刘副官是跟也不是,不敢也不是。还是何卫华含笑道:“说笑归说笑,挤兑归挤兑,该办的事情还是得办的。你赶紧去吧,小于也不是不懂轻重缓急的人。”他朝门口指了指,刘副官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就见于晓曼停在门口,不进不退,这显然是在等他。

    他心里舒了一口气,不管心里怎么想,不把这种不合,闹的人尽皆知就好。他快步走过去,刚到于晓曼身后两步,就见她迈步往里面去。

    得!不说话也行,只要行动上配合,一切都好说。

    结巴对他们的到来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五天了,估计他们安排的也差不多了。他朝外看了看天色,“现在走?”

    半下午的,要是路上不顺利,可得摸黑进城。

    于晓曼随意的点头:“是啊,现在就走。”

    “东西还没收拾呢。”林雨桐刚从楼梯上下来,马上接话道。对这个时间点上路,她也觉得不是很妥当。如今的西按和渭楠之间,可跟后世通了高速,一趟就半个小时的车程不一样。跟没法跟高铁的十几分钟相比。路即便修的也还不错,但这下了好几天的大雪,又都是土路,不用想也能知道有多难走。

    于晓曼散漫的看了林雨桐一眼,“是啊,我差点忘了,您来的时候两手空空,住了这几天,这行礼也不少呢。”

    好似在讽刺林雨桐借机贪婪的敛财一般。

    这事叫结巴都有些不好意思。林雨桐借机给大家里里外外的将棉衣棉裤棉鞋连带帽子手套袜子都换了一套。光是奶粉就搜罗了整整三大箱子。还有各式的香烟,各种肉罐头,都能堆半个房间了。

    林雨桐面色不变,才要说话,就见四爷提着一个皮箱子下来,“行了,要走就走吧。”然后看向结巴,“这下雪天坐车不安全,我看还是步行吧。行李大家背上,这就走吧。”

    走着?

    两地不远,但也相隔六十公里。这一百二十里路走着去?

    刘副官马上道:“路上很安全,每天都有车来回运粮……”

    结巴却不停刘副官的,直接对四爷点头,“好!这就走!”

    刘副官暗骂一声,然后才道:“您放心,安全绝对又保障。车都已经调来了,一辆客车,一辆吉普……”

    “多谢费心。”四爷脸上的神色淡淡的,“不过,我们的人大都晕车,叫他们坐车受罪,他们倒是宁愿跑步行军。”

    “这不合适吧。”刘副官看了一眼于晓曼,示意他说话,这才扭脸继续道:“我们这么多人……”

    “不用陪着。”四爷不等他说话,就直接打断,“不用陪着我们,天怪冷的,你们先走吧。明天早上到城门外接人就是了。”

    这叫人还怎么说。

    于晓曼还没说话,结巴带着人已经出来了,这些人一人一个背囊,直接就往外走。四爷拉着林雨桐跟在最后,半点都没犹豫。

    刘副官追出去,看着这一队人排成两行,靠着路边真的就这么走过去了,对边上的车连看都没看一眼。这才问于晓曼,“我的大主任,这可怎么办?”

    于晓曼抬腿往吉普车里去,“那就坐在车里慢慢的跟着呗。”

    可吉普这样不熄火的跟着没关系,后面的大卡车在这么冷的天里好容易打着火容易吗?这么一停就哑火了。

    关三带着陈武归队后,见车打不着火,急着窜过来问刘副官的主意,“这可怎么办?一路上竟忙着打火了……”

    “那就走着!”刘副官回头喊了一声,“人家都能走,就他妈你们是老爷兵,身子比人家贵还是怎么着?”

    关三面色一苦,“咱们是警卫团的。”

    又不是那伙子步兵,警卫团的配置是最好的,谁出门走过路啊。一百多里路,谁走谁知道?

    刘副官将枪□□,“能不能走?不能走的现在老子就崩了他。”

    “能能能!”关三再不敢犹豫,转脸就跑了。

    林雨桐回头一看,就不由的笑了,“这一趟下来,可就把后面这群老爷兵给累趴下了。”

    结巴看林雨桐:“要是不能坚持……大家伙……背你……”

    林雨桐摆摆手:“巴哥不用顾虑我,该加速就加速。我跟的上。”

    “别逞强。”结巴皱眉,“你们最重要!”

    四爷解释道:“不是客气。她也是跟着部队去过前线的,在前线急行军什么情况遇不上?再说了,一天站十几个小时在手术台上,这体力没问题。我也一样,不会成为大家的负担。”

    于是跟在身后的吉普就发现,这伙子工党都是飞毛腿,踩在雪地上还在急行军。关三带着人跟在吉普边上,一路小跑,二里路都不到,一个个的都喘不上气了。

    “妈的!”刘副官咬牙,“还指望这伙子草包上战场?”

    何卫华就笑:“他们是警卫团,只要守着司令部就行了。咱们的条件优渥,不能跟工党这种就靠两条腿的比。我看着关三还行,要是换成我,未必就比他好。”

    刘副官就不说话了,换成自己也未必行啊,“也对!不能拿自己的短处跟人家的长处比。”

    司机就笑:“工军那都是逃跑练就出来的本事,没有利索的双腿,逃不掉的。”

    何卫华跟着笑了起来,于晓曼也翘起了嘴角。刘副官观察着于晓曼的表情,还是没有看出什么破绽。

    就听何卫华低声问于晓曼,“你们这是都是那干什么,叫人家这么戒备,宁愿走着,也不愿意做你们的车。”

    于晓曼扭扭脖子,这也是自己想要知道的。是啊!为什么选了这个一个时间点?

    刘副官肯定是有别的安排,但这安排却背着自己。

    她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她斜了刘副官一眼,“不过我不知道,也不好奇。该我知道的我知道,不该我知道的我不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省的惹人心烦。”

    何卫华指了指于晓曼,却对前面的刘副官道:“你瞧瞧,这阴阳怪气的,我又没招惹她。”

    刘副官敷衍的笑笑,是啊!自己的计划谁也没告诉,动用的也是西按驻兵,对方为什么这么戒备呢。到底是哪里出了错。虽说时间晚了点,但赶在天黑,应该是能到临童的。在临童住一晚,这就成了必然的事了。可如今呢,敢在临童会是半夜,时间晚了这么多,事先安排好的埋伏的人手还能等着吗?

    那对夫妻这次是必须要扣下的,那么他们身边的人就必须清除干净。自己做好了两套方案,第一套,叫那对夫妻做吉普,跟他们的随从人员分开。安排他们的随从人员做卡车。卡车在路上是必坏的,如此,就能顺利的将人给甩开。但要是这一方案不成,那就启动第二套方案,假如甩不掉人,那么就在临童动手,扣押这些随从人员。先叫这对夫妻去西按,然后再打发这些随从人员带着设备离开。在他们会秦北的路上,将设备分批次的换掉。

    可如今呢,他们不坐车,就这么靠着两条腿走。一步岔开了,就步步岔开了。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些人的实力啊。

    果然还是那句话,谁也不是傻子!

    天慢慢的黑了,车里也暗下来了,谁也看不清楚谁的表情。于晓曼这才睁开眼睛,隔着车窗的玻璃朝外看。车灯亮着,照着前面的一行人,他们的步伐跟之前比起来,走了半晌的功夫,速度也不见降低。而且,每个人还都是负重。她的视线停留在林雨桐的身上,她的个子在女人里绝对不算是低的,此时穿的鼓鼓囊囊,包裹的严实,却一步一步跟的上行军的节奏,半点不见吃力。透过他们,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另一个人,他就像是前面的这些人一样,坚定的走着。然后他回过头来,冲着她笑。他的笑总了那样,轻轻地,淡淡的,好似一阵微风,就能刮走一般。

    他如今在哪呢?过的可还好吗?

    她突然鼻子就酸了,眼泪几乎是一瞬间就落了下来。她想他了!真的想了!

    这种思念被压在心底,平时连想都不敢想。她将他牢牢的锁在心房的一角,不敢叫任何人知道。可是今儿,就这么突如其来的,思念再也压不住,汹涌如江水一般冲了过来,毫无防备之下,叫人觉得惶恐难安。

    什么时间才能见面?哪怕是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

    何卫华扭脸,明显感觉到身边的人的颤栗。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感觉得到,她情绪失控了。这种呼吸的变化,不仅自己能感觉得到,再不收敛,连前面坐着的都能听出不对劲来。

    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悉悉索索的翻着边上的包。

    刘副官转头,“怎么了?”

    何卫华压低声音,“睡着了。”他指了指于晓曼,然后拉住一件大衣来,盖在于晓曼身上。

    于晓曼慢慢的闭上眼睛,歪了头,在衣服上蹭掉脸上的泪,然后调整自己的呼吸,憋的人心口发闷,钝疼钝疼的。

    车子摇摇晃晃,好一阵子,何卫华觉得于晓曼呼吸平稳了,才跟着送了一口气。他心里一叹,人就是这样,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不坚强都不行。可一旦见到了疼她的人,那股子心酸和委屈,就怎么也压抑不住。说到底,她还是个年轻的姑娘。

    于晓曼闭上眼睛,就真的睡着了。梦里,槐子远远的走来,然后在那个最常见面的桥头那棵大柳树下。他伸出手,期盼的看着自己。她惊喜极了,疯了一般的朝他跑过去,可是脚下的路怎么这么远呢,明明就在眼前,明明好似伸手就能够到。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跑的这么累,这么辛苦,就是到不了跟前呢。她累了,她跌倒了,她只能伸着手,等着槐子过来。她看见他宠溺的笑,看着他慢慢的走了过来,她脸上刚绽开笑意,就看见槐子身后那黑黝黝的枪口,她的面色一变,所有的笑意凝结在脸上。然后,她看见那人扣动了扳机,看到了槐子的胸口绽开了血花,“不——不——不要——不要——”她就知道,不该朝槐子见面,不该见他的!见他就是害了他!“不要——不要死——”你说过会活着等我回去的!你说过会等我回去的!“不要死——槐子——”

    何卫华面色一变,马上摇了摇她,“醒醒!小曼,醒醒!我没死!是不是做噩梦了!”

    于晓曼一个激灵,冷汗都下来了,抬起胳膊抹了脸上的泪和汗,问道:“几点了?”

    “还不到十二点。”何卫华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十一点三十五分了。怎么样?做噩梦了吧。”

    于晓曼点点头,“做了个不好的梦。”

    刘副官嘴角翘起,“这可是稀罕事,主任还会做噩梦。”

    于晓曼冷哼一声:“这世上有一样东西,是谁也不能干涉的,那就梦!”

    刘副官点头,“梦见何医生了?我听见你叫怀子还是筷子?”

    “去去去!什么怀子筷子?”何卫华就笑,“有这么损人的吗?她叫的是华子!”

    “原来你们二位私底下这么亲密啊。”刘副官摇摇头,“看来咱们这朵名花很快就有主了。不知道有多少单身汉心要碎了。”

    “少贫了。”于晓曼指了指外面,“都是被这些人给刺激的。这都走了几个小时了,快八个小时了吧。我怎么看着这速度也没减多少。”她朝车后看了看,“咱们的人呢?关三那王八蛋呢?”

    “早被甩掉了。这帮孙子估计正在半路上歇着呢。”刘副官叹了一声,“估计赶在十二点能到临童。”说着,想起什么似得道,“其实十二点也还早,要不然咱们在临童歇一晚上,顺便等等关三他们。”

    于晓曼心里警铃大作,面上却淡淡的,“随意!怎么都行。”

    林雨桐他们明显是有防备的,从一开始就大乱了刘副官的节奏。她不用多操心。何卫华才要说话,于晓曼就偷偷的拉住了他的袖子,“谢谢你的大衣了,也不亏我睡梦里还担忧你的安危。不过我也是瞎操心,你是什么人啊,怎么会把自己放在险境之下?”说完,才又低声嘀咕道,“狐狸似得!精着呢。”

    这话是说谁呢?

    何卫华马上明白于晓曼暗含的意思,他随即就笑:“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于晓曼呵呵两声,“当然是……损你的。”

    刘副官回过头来看了两人一眼,“别在我面前这么打情骂俏行吗,受不了啊。”

    于晓曼面色一变:“别这么说啊!我跟华子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是我的老大哥!要是将他当男人……鬼才会跟他这么亲近。”

    何卫华马上明白,那个叫‘槐子’的在她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分量。他温和的笑笑,跟着点头。

    刘副官挑眉,“这我就不明白了。您说您是要才有才,要貌有貌,怎么就从来没想过嫁人吗?”

    “嫁人?”于晓曼的声音一下子尖厉起来了,“要是男人靠得住,鬼才愿意受这份苦。”

    刘副官马上转过头,“您嫁过人啊?”

    于晓曼好似知道失言了一般,半天都没言语,“没嫁人,但订过婚。不过……被抛弃了!”

    这个是谁都不知道的事。

    刘副官彻底的穿过身侧身坐着,“说起来,跟主任一起共事的时间也不短了,对您的私事我是一点都不知道。抛弃您这样的,他眼瞎啊!谁?您说的是谁?说出来,兄弟揍不死他!”

    于晓曼又是长久的沉默:“这个人你听过,叫陈江。”

    “娶了白司令的女人……”刘副官知道这个传奇人物,“他以前是辽东军的。”辽东军撤出来后曾经驻扎过西北。都是这一片的,这么一个一飞冲天的人,他还真知道。“原来他是您的未婚夫啊。”

    于晓曼闭了闭眼睛,“就是这个王八蛋!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叫我恨不能千刀万剐的人……前儿我接到重青那边朋友传来的消息,说是他战死了……死在倭国人的炮火下……誓死都不退出阵地……”

    车里一下子就静下来了。

    何卫华忙道:“怪不得你情绪……我就说嘛,你今儿怎么了。原来是这么一码事。你是辽东人,他也是辽东人,你们是青梅竹马?”

    于晓曼点点头,“当初他们不抵抗,将三省都给丢了。这次他倒是没孬种……”

    “小节有亏,但大节尚在。”何卫华低声道:“过去了就过去吧。人就是这样,活着的时候,恨的咬牙切齿。可人一死吧,往日里的好,就都冒出来了。反而是那些不好的淡了。”

    “我知道……”于晓曼的声音听着带着几分脆弱,“看在他为国战死的份上,再让我为他难受这一回。”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何卫华笑道,“难怪做噩梦了。放心吧,我跟他不一样,我在后方,不会就那么轻易的死了的。”

    刘副官叹道:“我还以为于主任冷心冷情呢,原来还有过这么一段过往。那您到西北来,不会是之前早就想好,为的是投奔他的吧。没想到阴差阳错的,他在的时候,你没调过来。他走了的时候,你的调令却下来了。”

    于晓曼耻笑一声,“你还真会想。这事真不是。陈江这王八蛋,早在金陵的时候,就包养了两个女学生。我是干什么呢,他那点屁事我一查就出来了。干脆就没去找过他。不过,很多人还都是知道我是他的未婚妻。之前他娶了高门之女,那也就罢了。这好歹是知道上进了。再说了,情分这东西,早就被他挥霍干净了。只是他这一死,到叫我想起我们小时候的事。那时候谁能想到会变成今天这样呢。”

    这种复杂的感情,倒也不会叫人难以理解。

    刘副官倒是有些拿不准了。女人嘛,脆弱是难免的。而且,她敢说出这事,那这事八成就是真的。这一之间,倒叫他不知道继续该怎么继续下去了。

    是按照计划试探呢?还是就此先罢手?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而此刻,前面的小队伍却停下来了。

    结巴指着前面两条路,“走大路,是通往临童的。走小路,是通往阎量的。”

    四爷朝阎量的方向一指,“从这边走。”

    林雨桐喘着气,“怎么?临童那边有问题?”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