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5章 民国旧影(72)三合一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民国旧影(72)

    林雨桐想要找于晓曼说话, 却被四爷拦了, 他的手搭在林雨桐的腰上捏了捏,示意她稍安勿躁。林雨桐的笑意不变, 话在嘴边打住了,出口便成了:“于小姐的能干我是知道的,你安排的,那一定是尽善尽美的, 怎么会不满意?只是我们不能在这里久留, 于小姐这番贴心的安排,只怕是要辜负了。”

    四爷心里点头, 这么摆在明面上的试探,才是最恰当的。

    于晓曼眉头微微一皱,“这大过年的, 还是留下来过了元宵节再走,我们胡长官拳拳盛意, 可是极为真诚的。”

    这就是说想留下他们过了正月十五。十天半个月一耽搁,哪里还赶得上正经的任务?

    四爷和结巴对视一眼, 都皱了眉头。结巴颇有深意的看了于晓曼一眼, 然后垂下眼睑不宰说话。

    林雨桐眼睛微微眯了眯, “如此也好, 住就住吧。也是我的身体不争气,路上染了风寒,略有不适。于小姐要忙,就尽管自便吧。”

    于晓曼还没说话, 她身后的副官咳嗽了一声,像是在提醒于晓曼一般。林雨桐这话的意思,好像实在威胁吧。她病了,就不能给病人看诊了,是这个意思吧?

    于晓曼心里笑,脸上却有了几分压抑的怒色,语气带着几分讽刺的道:“是吗?刚才林先生还夸我周到,这转眼就不周到了。都说医不自医,要不要给您请个医生来?咱们这里名医是没有,但还不至于连个风寒都治不好。”

    “呵呵……”林雨桐眉眼一挑,“好啊,那就请吧。我还真想瞧瞧哪个大夫能治好我的……风寒……”

    于晓曼垂下眼睑,就怕叫人看到她眼里的笑意。

    林雨桐的话一出,场中就尴尬了起来。谁都不敢小瞧大夫的手段。

    于晓曼又一直不言语,她身后的副官站出来,“林先生怕是误会了,我们胡长官是盛情相邀,要是实在不方便,诸位的事情要是着急……想来我们等几天也不要紧……”

    林雨桐就道:“还是这位小伙子说话中听,那就这么着吧。”

    于晓曼轻哼一身转身就走,出了门上了车还摔摔打打,那副官上来,低声道:“咱们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态度。对大夫……小命在人家手里攥着,不能强迫的。你以前的脾气还好啊,现在这小脾气怎么这么大?”

    于晓曼撇了对方一眼,“美人见不得美人,这种心态你不懂。”

    这位先是一愣,继而失笑,“还别说,那位林先生还真是位难得的美人。你说他们那边也有这样有姿色的?”

    “当着一个女人夸奖另一个女人,你真是……”于晓曼闭上眼睛,“难怪打了这么多年的光棍。”

    这副官被挤兑也不以为意,“我说于姐,你还是不要犟着,要真是把这位得罪了,胡长官那里可不好交代。我看适当的,你还是示好吧。”

    于晓曼睁开眼瞪向他,面上铁青但还是道:“我会找个医生,亲自送过去的。”

    “这才对嘛。”这副官哈哈一笑,十分欣慰的样子。

    林雨桐这边,却都坐在方桌前默默的吃着饭。边上有厨子和老妈子伺候着,什么话也不能说。

    不说饭菜丰盛,就只热乎这一点,就够叫啃了一路干粮的众人满意了。

    放下筷子,四爷拉林雨桐上去休息,“都歇着吧。一路颠簸的也够累了。”

    结巴点点头:“知道了……你们先去……”

    二楼有一间放着双人床的卧室,四爷和林雨桐直接进去。打眼一看房间的布局和大小,林雨桐就朝床头的墙壁指了指,附在四爷的耳边道:“房子的大小不对,那里有暗格。”藏个人应该没有问题。

    也就是说着房间的一举一动,对方都听得见。

    四爷点点头:“那就睡吧。一路坐车都快散架了。”

    两人都脱了外套,关了门直接都躺下了。然后林雨桐才拿出笔和纸,递给四爷一份,自己留了一份。两人很快用纸笔交谈了起来。

    ——于说请医生过来,这个医生可能是自己人吗?

    ——不会!她的身份注定了她没有同伴,她不可能找到自己人。

    ——那她不会平白无故的提起医生。

    ——她应该有办法利用这个医生,稍安勿躁。

    ——结巴也不知道于的身份吧?

    ——嗯!你不要露了行迹,于的身份谁都不能泄露。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

    ——明白!

    四爷直接将纸笔递给林雨桐:“睡吧,医生来了我叫你。”

    林雨桐将纸笔收起来,正就合上眼睛睡着了。等她睡下了,四爷也没起身,十分安静的躺着。至于说睡觉,在这种地方,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好。

    整个楼里静悄悄的,好像是比着谁更有耐心,谁更憋得住。

    于晓曼到了官署,直接回了宿舍。将门紧紧的关上之后,才又松了松衣领,双手撑在桌子上,狠狠的喘了几口粗气。这一晃,几年的时间过去了,终于又见到家人了。来不及欢喜,也不能欢喜。她得想办法赶紧将消息给递过去。今儿的行动全在刘副官的监视之下,自己没做什么,想来应该也没什么值得叫人怀疑的地方。可就是这样,她还是将自己今天的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甚至没句话的语气都想了一遍,确定没有露出马脚,她才坐到床沿上,想着接下来的安排。想要把情报送出去,又得将怀疑的视线从自己身上引开,该怎么做呢?陪着医生去见林雨桐?行不通。不管谁都知道,这中间自己有很多机会将纸条之类的塞到房间里某个不起眼的角落,自己身上的嫌疑洗不清。

    所以,哪怕是再想,跟林雨桐再次碰面,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

    她又将领口松了松,在屋里来回的踱步,只能在医生这一环入手了。猛地,她想到了什么,迅速的从抽屉了指甲油胭脂盒这类的东西,然后都扫进手提包里。这才打开衣柜换上便装,提起手包的时候拿出指甲油的瓶子又看了看,然后拧开闻了闻,确定里面的东西没有问题,这才重新放回手包里,出门前在门轴上挂了头发,夹了纸屑。这才转身,轻轻的将门给带上。

    高跟鞋踩在青石板的地面上,发出悦耳轻快的声音。不大功夫,她就转身朝一边的医务室而去。

    医务室的门紧闭着,于晓曼满面含笑,轻轻的瞧了几下门,“何大夫?在吗?”

    “进来吧。”里面传来一声醇厚的中年男人的应答声。

    于晓曼推开门,只伸了脑袋进去,眨了眨眼睛:“忙了吗?要是忙完了,就请你吃顿饭。大过年的,一个人怪没趣的。”

    何卫华抬起头,将手里的书扣在桌子上,“你呀,还知道是大过年啊。这渭楠就这么大的城,有什么吃饭的地方?真要不想吃食堂,跟我回家去。”

    “你给我做?”于晓曼将门推的更大一些,从门里磨磨蹭蹭的进去,“我是不会做饭的,这个你知道。”

    “不是不会做,是不想给我做吧?”何卫华哼笑着说了一句,“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矜持劲。”

    “又来了!又来了!”于晓曼漫不经心的靠在桌子边上,“说真的,咱们能不提这一茬吗?”

    “得!不提总行了吧。”何卫华起身,将身上的白大褂脱了,回身又看了一眼于晓曼,“嗳——我说这事不对吧!”

    于晓曼心里一跳,面上却只露出疑惑之色,“什么不对?”

    “你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何卫华轻笑一声,“今儿屈尊降贵的过来,还主动要跟我吃饭,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于晓曼干笑一声:“吃个饭也这么多话,到底吃不吃?”

    “吃吃吃,怎么敢不吃。”何卫华哈哈一笑,“我就吃你这一套。”

    于晓曼眼睛一闪,将桌上医生开处方的小本子抓起来就朝何卫华扔去,“正经点,要不然咱们也朋友也没得做了。”

    何卫华一躲,“你是真野蛮!行了不说了行了吧。”

    于晓曼轻哼一声,弯腰捡起那开处方的小本子,拿着他拍在何卫华的背上,“谁野蛮了?我叫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野蛮。”说着,不停的拍着何卫华,何卫华一边笑,一边往门口走,于晓曼在后面一边推搡一边拍打他,打打闹闹的,两人就从办公室里出来了。

    何卫华见于晓曼顺手将门带上了,就摸了摸钥匙,“完蛋了,钥匙锁在里面了。”

    于晓曼回头看了一眼,“赶明叫人撬了锁重新换上就是了。赶紧走,饿死了都!”

    出了门,到处都是来回巡逻的卫兵,两人保持相当距离去了停车的地方,何卫华亲自开车,他指了指副驾驶,“要是觉得前面不舒服,你就坐后面,跟我在一起,不用逞强。”他知道,于晓曼的车发生过一次爆炸,她对坐副驾驶其实心里一直是有阴影的。两人慢慢熟悉,就是因为于晓曼因为这场爆炸受了伤,更严重的事,心理上有了一定的障碍。平时跟逞强,并不表现出来。

    于晓曼轻叹一声:“你干嘛总是这么体贴。”她嘴上说着,却要去开后面的车门,然后好似才发现两只手都占着,一手提包一手处方,她十分随意的将处方往后座上一扔,一脸的嫌弃,这才开门做到了后面。

    何卫华就笑:“别看那是几十页的纸,但也是军费开支,我的于主任,你这也未免太随意。”

    于晓曼恼怒的将那东西拿过来往包里一塞,“满意了吧。啰嗦!赶紧开车!”

    何卫华笑了笑,车子就启动了。这车子是敞篷的,在路上是没办法说话的。于晓曼缩成一团避风,手却伸到手提包里,准确的拧开指甲油的盖子,然后在处方本上写字,字也的歪七扭八,但这些都顾不上了。写完之后,将指甲油盖子拧上,将处方的本子拿出来一点瞄了一眼,见浅红色的字迹在一点一点消失,字迹不齐整,但也能看清楚,她小心的将本子塞回去,放平整。

    刚做好这些,车就停下来了,地方到了。

    何卫华住的地方,有点像是欧式的风格。一进门,大厅里的壁炉烧的红火,于晓曼赶紧跑过去,将手提包往壁炉上边上一方,就蹲在那跟前烤火。

    “有这么夸张吗?冷成这样了?”何卫华一边脱大衣,一边去卫生间洗手,“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其实我就想吃一碗热乎乎的面条。”于晓曼往地上一坐,“一碗鸡蛋面,赶紧的。”

    “你还真是好养活。”何卫华说着,就转身去了厨房,“葱花鸡蛋面,行不行?”

    “要是再有一盘子酱牛肉,就最好了。”于晓曼说着,却也尽量控制着不去看手提包。但愿能快点干。

    半个小时,饭就上桌了,除了两大碗面,还有一盆子红油牛肉,一盘子凉拌莲藕。

    “尝尝看。”何卫华递了筷子过去,“在国外那么多年,就靠这手艺活下来的。”

    于晓曼吃的很投入,“你的厨艺是比你的医术好。”

    何卫华手一顿,“吃我的还没完没了的挤兑我,你是不想求我了是不?”

    于晓曼马上就笑了,“这次你还真别不服气。我跟你说,你一直敬佩的那位大拿,如今到了咱们的地盘了。”

    “我佩服的大拿?”何卫华先是一愣,然后筷子一紧,面上却愕然,“你是说……”他朝北指了指,“北边的那位?”

    “你治不好的,长官请人家来治。”于晓曼塞了一口牛肉,辣的直吸溜,然后喝了一口面汤缓解一二之后才道:“等人家治好了,我看你的脸往哪里搁。”

    “这你叫小瞧人了。”何卫华将莲藕的盘子往对面推了推,示意她多吃菜,然后才道:“我技不如人,当然只有谦虚的学习的份,怎么会嫉贤妒能呢?你这可是侮辱我啊,合着我在你心里就是一彻头彻尾的小人吧。”

    于晓曼白眼一番,“我这不是提醒你嘛!我告诉你,你可别在告诉别人……”

    “哟!还是机密呢。”何卫华一副好怕怕的样子,“那你还是别告诉我了,万一泄露了消息,我不得脱不开关系?”

    于晓曼尴尬了一瞬,“这不是不告诉你不行吗?”

    何卫华放下筷子,“我就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怎样?被我说着了吧。我跟你说,我迟早会被你害死!”

    于晓曼呵呵一笑,“也没那么严重,今儿我把那位大拿给得罪了,人家要风寒了,我这不得带着你过去……表示一下态度!”

    要风寒了?

    这话真是叫人回味无穷。

    何卫华一副思量的样子,“行吧,我就跟你去一趟。”

    于晓曼忙夹了一筷子菜过去,谄媚的笑,“有劳了有劳了!”

    吃完饭,碗筷都没收拾,外面的天已经黑下来了。何卫华朝卫生间指了指,“我去收拾一下,这就走!”

    于晓曼点头,“好啊!这就走。”

    等何卫华进了卫生间,门关上了,于晓曼才快速的将手提包拿起来,看了看里面的处方本子,已经干了,只是稍微有点褶皱。但愿何卫华不会发现什么。

    何卫华靠着卫生间的门,心跳的很快。为什么于晓曼会主动提出叫自己去见北边的来客,难道她怀疑什么?没道理啊!他打开水龙头,叫水不停的流着,可是脸上的神色却有些严肃。但是不管于晓曼这个特务头子是不是怀疑了什么,该自己做的事情都得做完的。他转身,抬起手伸到水箱里,摸出浮在水上的乒乓球,然后轻轻的掰开,一面是用蜡封住的一个白色的丸药装的东西。他将乒乓球仍在下水道,然后冲水,这才将那小蜡丸装进裤兜里,又洗了一把脸,这才深吸一口气从里面出来。

    一出来就见于晓曼拿着手提包已经站在门口了,正笑盈盈的等着他。

    何卫华露出完美无缺的笑来,伸手拿了衣服架子上的大衣,“咱们是不是得回去取医药箱?”

    “那位是中医大拿,你想用听诊器啊?”于晓曼摆手,“号脉就行了。这位根本就是装的,你开个太平方就行了。多大点事!”

    何卫华点了点于晓曼,“你啊,做戏都做不全。”

    “我是不想长别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于晓曼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如今咱们求人家,低声下气一点没关系。等到将来……她落到咱们手里……”言语中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何卫华眸子暗了一暗,脸上却笑道:“你说什么,我可没听清啊!”

    两人一路说笑着,就出门上车朝那座小院而去。

    林雨桐醒过来的时候,还有些迷糊。看着天花板上明晃晃的电灯,还有些不习惯。

    四爷已经披着衣服起了,“你别动了,应该是有大夫来了。”

    林雨桐顺手给胳膊上扎了一针,然后就靠在床头上,等着人上来。

    何卫华跟在于晓曼身后进了客厅,然后就那么目不斜视的由着于晓曼跟对方寒暄,“……何大夫的医术不错,想来对林先生的病情会有些帮助的。”

    结巴看了一眼何卫华,就点点头,“那就跟我来!”话说的缓慢,但也没结巴。

    何卫华看了一眼于晓曼,“你不跟我上去?”

    “我又不会看病!”于晓曼低声嘟囔一声,“再说了,我也不想看那人的脸色。”

    何卫华瞪了于晓曼一眼,“那我上去看看。”

    于晓曼想起什么似得,拿了处方本子直接塞到何卫华的裤兜里,何卫华不由的捂住裤兜,可已经来不及了。于晓曼摸到对方的裤兜里有东西,但要是对方不这么着急,她也不会多想。可何卫华的反应完全是过激了。两人就这么对视了两秒,还是于晓曼先打破沉默,“还是大男人呢,女人碰一下这么大的反应做什么。我是给你塞东西,又不是要扒你的裤子……”

    何卫华也不知道于晓曼是真没察觉什么还是假装的,只得瞪眼道:“矜持点!在外面呢。”

    结巴像是没看到两人的动作一样,只在楼梯口等着。

    看着何卫华跟着结巴上去,于晓曼的心乱了。何卫华裤兜里的东西是什么呢?会不会是不好的药物,会不会要借机朝这边的人下手?她有些拿不准。

    何卫华的手插在裤兜里,将手心里的汗擦了擦,尽量叫自己呼吸平稳一些,转过楼梯,楼下的人看不见他们了,他将蜡丸抓在手心里,刚要塞给带路的人,就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拿着抹布在楼梯的拐角擦拭墙壁上挂的画框。他又把手我成拳头的手差劲裤兜里,看来盯的很紧,这并不是一个好机会。

    结巴敲了门,四爷将门打开,谁也没说话,就让开位置叫何卫华进来。

    何卫华朝两人点头示意,然后才抬腿进去,敢要说话,就听到楼梯上又有脚步声传来,紧跟着,捧着茶的老妈子进来了,静静的站在一边。

    林雨桐只笑了笑,就道:“请用茶。”

    何卫华回身看了一眼捧着茶的人,忙道,“不用了,还是先看诊吧。”

    结巴搬了凳子放在床边,林雨桐将隔壁递过去,挽起袖子,方便他诊脉。

    何卫华侧着身子坐了,看了一眼林雨桐身边的枕头:“来的匆忙,只能用这个代替脉诊了。”

    林雨桐顺手拎过来,何卫华赶紧接住,“我来。”借着枕头的掩饰,将蜡丸塞了过去。林雨桐眼睛一闪,眼睑就垂下了,东西到手里,她就放进了空间。枕头一转移,她特意将两手平伸了一下,好似是伸懒腰一般。叫人看清楚,她手里是空的。

    何卫华眼里闪过一丝错愕,然后嘴角就微微翘起,放好枕头,认真诊脉,这一诊之下,不得不承认这位的手段确实不一般。这脉象,说是病了,也不尽然。说是没病,哪个大夫都不敢下判断。这肯定是在脉象上做了手脚了。

    这么思量着,诊脉的时间就有点长,四爷低声问道:“内子身子可有不适?”

    何卫华忙收回手:“小有不适,并不打紧。我开个方子,先吃着。”说着,口从裤兜里拿出处方本子,然后从上衣兜里取下钢笔,将本子在腿上放好,才拧开钢笔,正要书写,他的眉头就皱起来了,这本子是见了水了还是怎么的,怎么皱成这样?刚要撕了第一页,手都放上去了,他却猛地顿住了,心里一阵翻腾。这本子在办公室肯定是没有见水的,到了家里更是放在……壁炉边上……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在去自家的路上?只要朝这方面一想,好似所有的线都连接起来了。于晓曼请吃饭,故意拿了处方本子,在路上动了手脚,然后放在壁炉边上烤干。在楼下将本子直接塞到自己的裤兜,那是怕自己发现褶皱,然后在楼下就给撕了。只要带上来,自己就算是撕了这一页纸,也会顺手扔到纸篓子里的。她这么费尽心机,其实就是要将这一页纸送进来。

    是这样吗?

    只能是这样!

    他这神态被林雨桐看了个一清二楚,这就对了。他递过来的蜡丸不是于晓曼的意思,于晓曼要传递消息的途径就是那页纸。他明显是察觉到了什么。林雨桐也不知道这对于晓曼是好还是不好。可却不能再由对方愣着了,她出声道:“你不用多想,给别人怎么治,就给我怎么治。不用再斟酌方子了,医不自医,我给自己开方子,未必有你高明。”

    何卫华马上回过神,“鲁班门前弄大斧,不得不谨慎啊。”说着话,就又神情无异的最上面那一页纸抚平,在上面写了方子,然后撕下来递过去,“先吃吃看,想来要不了两天就能康复了。”

    林雨桐接过来,看也不看的捏在手里,“有劳了。”

    何卫华知道不能多呆,起身告辞,四爷陪着结巴送对方下楼。

    楼上那捧着茶盏的妇人看向林雨桐,“我帮您去抓药。”

    林雨桐似笑非笑的看了对方一眼,抬手将那方子撕了几下,“出去吧。不用老这么盯着。”

    那妇人尴尬了一瞬,看着林雨桐将纸片扔进篓子里,只得转身出去了。

    等人走了以后,林雨桐起身将门一下子给摔上了,好似在表达对那妇人的不满。楼下正跟院子里的门卫说话的于晓曼听到声响朝上看了一眼,随即冷哼一声,刚下来的何卫华深深的看了一眼于晓曼,然后若无其事的走上前去,“走吧,时间不早了,不要打搅大家休息。”

    于晓曼‘嗯’了一声,回身跟四爷道:“还请尹先生转达我对林先生的问候。”

    “一定。”四爷笑着应了一声,眼神落在两人身上显得很温和。

    于晓曼面带笑意的和何卫华从里面出来,等上了车却主动坐在了副驾驶上。何卫华有些了然,她是想试探自己衣服兜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吧。他嘴角带着笑,眼里却有些湿润。要是没猜错,她该是真自己一样的人。但是自己能认吗?不能!纪律不允许。孤孤零零一个人的日子这么久了,突然发现自己身边还有亲密的伙伴,他的胸腔里像是燃烧着一把火。

    “她的病怎么样?”于晓曼转移对方的注意力,问道。

    何卫华忙道:“跟你想的一样,没什么问题。不是……她的手段确实令人叹为观止。”

    “方子开了?”于晓曼又问。

    何卫华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伸进裤兜,将处方本子拿出来扔给于晓曼,“开了,这玩意放在裤兜里坐在这里硌得慌。”然后猛地低头,像是在找什么。

    于晓曼借着车头的灯光看了一下处方本子,发皱的第一页已经没有了,这就是说留下来了。她心里松了一口气,将本子随手往车后座一扔,见何卫华的样子就道:“你好好看车,找什么呢?”

    “我刚才掏东西将裤兜里的其他东西给带出来了……”何卫华看了一眼路,重新又低头做出一副寻找的样子。

    于晓曼眼睛微微一眯:“什么东西这么要紧?你这是连命都不要了,好好开车!”

    “这东西是胡长官……”何卫华说到一半就打住了,“没什么,也不是什么要紧东西,明天再找也一样。”

    于晓曼不知道何卫华是故意做戏还是其他,改明查证一番也就是了。于是,她越发的漫不经心起来,“哼!神秘兮兮的!我还不乐意知道呢。”

    何卫华朝于晓曼笑,知道她不完全相信,就道:“男人用的,不能被人知道的,你猜猜是什么?”

    于晓曼眼珠子一转,“鬼晓得是什么?”

    何卫华哈哈就笑,这事就这么揭过去了。

    而林雨桐在四爷进来之后,就指了指纸篓子。四爷将纸片捡起来,就见林雨桐有拿出一个空白的处方纸来,然后拿出笔,递给四爷。

    四爷一瞧就明白怎么回事了。那位何医生刚在撕下方子的时候将第二页的空白纸也故意给撕下来了。这第二页上还留着印记,只要按这个印记描摹好,就能以假乱真。于是两人合作,林雨桐将先撕烂的那张带着字迹的纸拼凑在一起,而四爷将空白的描摹好,然后又撕成几片扔回纸篓子里。

    做完这一切,四爷示意林雨桐先将可能有消息的第一页拼凑起来的纸片收起来,然后指了指楼下,“该吃晚饭了,下去吃吧。也别老躺着。”

    林雨桐马上就起身,披了大衣就下去了。刚下楼,就见有下人拿着拖把上楼去了。她知道,他们是冲着那纸片去的。

    可真是够谨慎的。

    坐在饭桌上,结巴笑道:“好点了?”

    四爷就笑:“病最怕大夫,不用吃药,一见大夫就好。她这么大个人了,跟孩子似得。”有些孩子是这样的,发烧了感冒了肚子疼了,要死要活的难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可是只要一进医院的门,医生一摸,这什么症状都没了。

    结巴跟着笑了笑,“就这你也得小心照顾着。”

    四爷应了,两人挨得近,就听四爷低声道:“等晚上十二点……”

    结巴不解,四爷又说了两个字,“迷药!”

    这话他懂了。结巴对林雨桐的水平绝对信得过,她说有迷药能迷晕这伙子人,那一定是能做到的。

    晚饭吃了,四爷和林雨桐就开始散步,在屋里转,在院子里转,转了半个小时,才算完。上楼前,林雨桐对结巴点点头,示意他万事俱备,然后施施然就走了上去。

    大厅里的钟准点报时,当十二点的钟声响起的时候,楼下的众人都醒了。结巴指了指那钟,“叫他暂时停摆。”

    身后的小伙子不解,但还是点点头,“知道!您放心,我们在下面守着。”

    结巴还是谨慎的将这院子里没一个下人都看了一遍,确定他们都昏睡过去了,这才转身上了楼。四爷指了指拐角的花盆,“搬来看看。”

    结巴点头,将花盆搬开,就见花盆当着的墙壁上,有一块是明显松动的。他将这暗门打开,就见狭窄的过道里睡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这人是在监听卧室的动静。

    他将暗门还原,这才跟着四爷进了卧室。

    林雨桐将拼凑好的方子和蜡丸放在桌子上。

    “两个?”结巴也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林雨桐指了指蜡丸,“这是那个医生给的。”又指了指方子,将猜测告诉了两人,“这个医生是咱们的人,他应该是已经意识到什么了……”发现了问题而不揭穿,顺势而为替于晓曼遮掩,临走了还多撕了一页纸下来,这肯定是预料到方子会被人查看的。也不知道最开始这两个互不知道身份的人是怎么凑在一起完成这个消息传递的工作的。

    这样的情况结巴根本没有想到,“也好……两个消息……相互对照……也好知道准确性……到底有多高……”

    蜡丸打开,小小的字条上写着特别小的字,结巴大概的看了一遍,然后就递给四爷。林雨桐已经将纸片放在火上烤了,一会儿,乱七八糟的红色字体也浮现了出来,两厢对照,才发现内容根本不一样。或者说,两人传递的消息压根就不是一码事。

    那位医生同志送来的消息说,要小心对方在半路调换设备。

    于晓曼的字条上写着,小心对方直接将人扣押下来。

    两人能送来消息,就证明对方确实有这样的打算,三个人关上门商量了两个小时,结巴才下楼,他指了指大钟,“拨到十二点十五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