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9章 民国旧影(66)三合一
    民国旧影(66)

    封建家长?

    林雨桐笑了笑:“也对!我还真是管不着。”说着, 她就仰起脸朝围着的人看了看, “大家都做个见证, 我跟这位林杏同志, 以后没有任何的关系。我没有她这样的妹妹,她也不会希望有我这个一个不给她面子的封建家长的姐姐。所以,我们俩从今天起,断绝关系。”

    “大姐!”杏子的脸一下子白了, “你怎么能随便说出这话。我姓林, 我是林家的女儿。这是大哥亲口说的。你不能这样……”

    “你还是你吗?”林雨桐抬眼看了她一眼,就甩开手,一副要走的架势。

    杏子一把拉住, “我怎么不是我!难道我呆在林家, 跟个丫头似得叫人呼来喝去,听人冷言冷语, 才是我该做的。我永远不出头,你才肯认我是你妹妹。你以前叫我上学,原来都是假情假意。若是觉得我现在不好, 你当初又何苦虚伪的做好人?我要不上学,我也能屈从自己的命运, 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大,我就能甘心的在林家的院子里做个什么也不懂的丫头, 叫娘随便找个人家把我嫁了。是你啊!是你非得叫我上学,是你叫我去上护士学校,我努力, 我进步了,到现在怎成了我的不对了。当时红十字会宣传抗倭,别人不敢去辽东,我敢去!别人嫌弃游击队艰苦危险,我不嫌弃。我在那里成家,在家里生子,我的丈夫也牺牲了,就死在我的怀里。我拿不起手术刀,但我还是想做点什么,哪怕是在食堂,哪怕是在酱菜厂,什么工作我做的不认真?陈实有问题,他的婚姻有问题……”

    林雨桐皱眉道:“他的婚姻有没有问题我不关注。再说了,她的婚姻有问题是你才知道的吗?我记得结婚前,这些情况人家也没隐瞒你。那时候你怎么不举报,反而答应结婚了呢?”

    是啊!

    谁也不是傻子!这不是明显有问题吗?

    再说了,这位林阎王在亲妹子成了工作组的成员之后,对她明显有利的情况下,在公开场合跟亲妹子撕破脸图什么?对她百害无一利嘛。但她偏这么做了,为什么?那就是这位林杏做的事,真的是不地道。不管说的多么冠冕堂皇,说的多么的不得已,在做人上,她确实无情凉薄。是啊!她举报她的丈夫是没错,但是有些事不是对错能衡量的。再说了,每个人心里对对错的认识可都是不一样的。而林杏应该是触犯了林雨桐的底线了。

    杏子嘴再硬,再怎么长进,可却无法回答林雨桐的问题,嘴角动了半天,她才道:“我之间什么都不懂,没有认识到陈实的第二次婚姻存在问题的严重性。是我这段时间的学习,我才明白过来的。我文化不高,没有大姐懂的多,但是我努力学习,坚决贯彻,认真执行。不怕缺点和不足,只要我努力,组织上就会认可我。不会因为我的出身给予我不公正的待遇……”

    还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林雨桐没听完,就朝刘长福点点头,“我还有手术,失陪了!”

    杏子拽住林雨桐的胳膊,“大姐!花儿的事我很遗憾,我也很愧疚。但陈实的事情……公是公私是私,大姐不能因为这个就厌恶了我。”

    林雨桐冷眼看向杏子,声音不高,只有两人能听见:“你也是有女儿的人,你就不怕报应到你自己的孩子身上。”

    杏子头上的汗一下子就下来了。林雨桐摆脱她,转身就走。她知道,杏子骨子里还是害怕报应的。林母整天挂在嘴上的,就是报应二字。她将她的一辈子受的苦遭的罪,那些所有的负面情绪就倾泻给了杏子。她从小听到大,这种认识几乎是深入骨髓。林母觉得林雨桐虽然丢了,但是却能过的好,杏子同样作为女儿,养在身边过的却都是糟心的日子。这是她的罪孽报应在了这个小女儿身上。

    之前她还有点好奇杏子的遭遇,是什么叫她变了这么多?现在嘛,都没有意义了。随她去吧。总有人觉得把握住了时代的脉搏,其实往往都是被时代所愚弄了。

    “行了!行了!都别围着了。”郭永固朝周围喊了一声,“大家都照常工作,工作组的工作以后还要大家配合。都散了吧。”

    看着陆陆续续的走了的人,刘永福皱眉道:“叫林院长这么一闹,咱们在医院的工作可能不会很顺利。”

    “那能怪人家吗?”李红瞥了林杏一眼,“那也是人家林院长持身正派。明知道咱们是干什么的,但人家就是不稀罕有个妹子给她开后门网开一面。人家不怕得罪咱们,那就是证明人家不怕查。再说了,工党人讲不讲人情呢?讲!咱们都是讲人情的。工党人讲不讲良心呢?讲!咱们必须讲良心。不说别的,只说林杏同志,在陈实的女儿出了那样的意外,她明显有责任的情况下,还……能这么不讲情面……不念旧情,当然了,这不能说林杏同志错了,只能说,大家对她这样的举动是不是会有许多的不理解呢。会不会以为咱们跟她站在一起,就是跟她是一样的人。如果是这样,那能怪别人吗?咱们换位思考一下,是不是也可以理解。所以我建议,对林杏同志的工作,能不能做一些调整。很显然,现在大家都她都很排斥……”

    “李红同志!”杏子一下子就急了,“不理解,可以相互沟通。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越是大家不理解,我才越是要做好工作。我走了,这个问题就永远留下了,这不是咱们该有的工作态度。刘组长,请相信我,不一定会叫大家对我,对咱们的工作改观的。就是我大姐那里……你们放心,我回头就跟我姐道歉我。谁家里的兄弟姐妹多了,没有吵架打架的事?这牙齿还有咬了嘴唇的时候呢,是不是?我姐在气头上,如今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回头气也就消了。真的!我姐对我真的没的说,教我谋生的手段,支持我上学,家里要包办婚姻,我姐也不答应。我们姐妹感情好着呢。她这个人呢,就是有点爱打抱不平,特别有侠义心。但咱们闹革|命,又不似水泊梁山聚义的好汉,我觉得她这样的侠义也有些不合时宜。我们之间只是对一些问题的看法上有些出入,仅此而已。”

    这会子说起你姐的好了,刚才不是还说人家假仁假义吗?李红冷笑一声,这个林杏还真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她都这么说了,给她调动工作的事情自然就不行。跟这样的人在一组,真是倒霉透顶了。她也懒得跟林杏费唇舌,直接转身,去医院给他们安排好的宿舍去了。宿舍里两张床,肯定是要跟杏子一起住一段时间了,这叫她的心情格外的不美妙。

    李红这么半点面子都不给的一甩帘子,就叫杏子变得格外的尴尬,站在那里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郭永固笑了笑,对杏子道:“你是女同志,先去安顿吧。咱们在这里估计要呆相当长一段时间,先安顿好,咱们明天正式开始工作。”

    杏子感激的看了郭永固一眼,心里一松,这是不会再叫自己回酱菜厂了。她连忙鞠躬应了一声:“好!”又连声的道谢才跑远了。

    看着林杏跑远,刘永福才道:“你看都是同志,这位林杏同志又是鞠躬,又是道谢的。别的不说,在谦虚这一点上她就做的很好嘛。不过咱们也不是什么正经的领导,叫大家看到了,还以为咱们有多官僚呢。”

    郭永固心道,鞠个躬你就舒服成这样了,可这一来,四个人内部就出现了裂痕,还怎么开展工作,他提醒道:“还是要搞好内部的团结。回头你找李红同志谈谈话,叫她对同志多一些宽容,不要搞这种分裂嘛!很不好。”

    得!这又成了我的差事了。

    郭永固愣了愣,但还是点头笑了,李红那姑奶奶说话办事嘎嘣脆,谁敢跟她掰扯?

    林雨桐的一台手术做完,已经是下午了。钱妮把饭送来,林雨桐坐在椅子上没几口就扒拉了一碗。萝卜跟黑面掺和在一起蒸出来的菜馒头,切成片跟白菜豆腐烩在一起,热腾腾的吃了一碗。尤其是那上面飘着的一层油辣子,吃到嘴里够味,鼻尖上很快就冒汗了,“常胜吃了吗?”

    “吃了。”钱妮低声道:“巴哥回来了,给常胜送了一斤枣糕。”

    她说的枣糕其实就是发糕,发糕上密密麻麻的铺上一层大红枣,大家就都叫它枣糕。吃到嘴里倒也松软。晚上吹灯以后或是天不亮屋里还黑的时候,林雨桐将拿了鸡蛋糕给常胜吃,哄他说是枣糕,所以这孩子每次都说自家买的枣糕更好吃。林雨桐和四爷也不去订正他,等过上两年,他再大点,估计再想这么糊弄他就不能了。

    这么想着,她就取出帕子擦了嘴:“回来了?对方大姐的事情他怎么说?”

    钱妮左右看看:“我恍惚听见他说打结婚报告……”

    结婚报告?

    林雨桐瞪大了眼睛:“真的?”

    钱妮点点头:“真的!巴哥真是够爷们。林家,你说我上哪找这么爷们的人去?”

    林雨桐一巴掌拍在她的脑门上:“早叫你找对象,你不听。这会子好男人都被人挑走了,着急了?急了也没用!赶紧拿着碗回去,我去看看方大姐。晚上准点回去。”

    钱妮嘻嘻笑着就往往出跑,到门口了才扭脸对林雨桐道:“今儿你打那林杏打的真好,你要不打她,就就趁着夜黑风高的时候拍她的板砖……”

    林雨桐瞪眼,钱妮这才脑袋一缩,迅速的跑没影了。

    门口站着的两个小伙子跟跟影子似得,林雨桐一出门他们就跟上了,在医院也不放松。“我就是去那头……”

    “那也得跟着。”小伙子操着一口川话,十分的恪尽职守。

    林雨桐哼了一声:“你再这么不通融,回头我不给你介绍媳妇。”

    一路说笑着往方云的办公室去。办公室门口有保卫处安排过来的看守的人员,但还是有断断续续的话从里面穿出来。

    林雨桐走近些,听着是杏子的声音:“……方大姐,您是我的领导,以前我也在您的手底下工作过。您对我的评价帮了我的大忙了。对于您这样的老大姐,我心里又是信任,又是难过。您的问题,究竟是个什么性质,您心里也是清楚的。其实我特别理解您,真的!今儿我大姐因为我举报陈实的事情在医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了我,她不理解我的难处。但我想,方大姐你肯定是能理解我的。不是每个人都像是姐夫那样特殊,能庇护妻子。比如陈实吧,她的前妻竟然是当局政府高官的夫人,他的儿子军校毕业,听说前程也不错。夫妻之间的关系能断了,难道父子之间的关系也能断了?陈实那天喝醉了,跟我说他儿子上了战场了,能杀鬼子了。我知道他没跟他儿子联系,但是他还是通过话匣子听一些当局的广播,他儿子打了胜仗的消息就是他在话匣子里听来了。你说他要不是关注他儿子,他能这么挂心吗?父子怎么了?大家处在不一样的政治立场上,既然选择了,就该坚定。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我去举报他,组织上对他审查,那也是挽救他。你要相信,我的出发点是好的。我们是夫妻,我能做到这一步,老大姐你难道就做不到这一步。你丈夫的事情,你更应该整理成材料,交给组织。再深挖一下你自己的思想,看着里面有没有因为男女私情而做过什么包庇她的事情。你跟生活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你就没有发现一点不对劲的地方?还是你沉迷在温柔乡里,放松了警惕。这都是需要深挖的。我们现在做的工作,就是要叫大家重视自己的思想……”

    杏子说的滔滔不绝,话没还说完,就听到一声‘砰——’,门被林雨桐一脚给踹开了。

    真tm不是东西。将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翻腾出来,想干什么?伤口好不容易结疤了,你非跑来将这疤痕揭开,血淋淋的再在上面撒上一把盐。

    杏子被这动静吓了一跳,刚想呵斥,就见林雨桐杀气腾腾的走了进来。杏子跟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姐……大姐……我找方大姐做工作……现在是我的工作时间……”

    “可不敢当林杏同志一声大姐。”林雨桐摆摆手,“现在是你的工作时间,也是我的工作时间,她是我的病人,她可能得的是绝症。在这种情况下,你都不肯暂时放过她吗?”

    “大姐说笑了。”杏子从心里还是有些惧怕林雨桐,“大姐是林阎王,是非死不医的神医,方大姐的病在别的医生那里可能就是大病,可在大姐这里,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因为觉得她死不了,所以就无所谓病痛和伤害,是吗?”林雨桐笑了,“再说了,你们找方大姐,说这么些莫名其妙的话是因为什么?袁医生怎么了?不是送到苏国治眼睛去了吗?照你们这么说,他去苏国有问题了?”

    方云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开了。没错!原野的事是严格保密的。当初抓捕都是极为小心的。医院的人都知道袁野的眼睛出了问题,后来原野被秘密关押,对外的说辞是去苏国治病。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在边区去苏国是很平常的。更有些同志去了苏国就留下来在工产国际工作,没有选择回来。而且夫妻双方若是一方这么离开,如果选择不回来,就视为离开,这事也都不新鲜。m和h是如此,l和他的妻子也是如此。因此大家对于结巴借住在方云家,也没觉得如何。

    但谁也不知道袁野这件事的根底。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他们现在兴师动众的来问罪,只能说明,消息走漏了。而且在保密机关里出现了问题。

    杏子的眼里闪过一丝迷茫。对于方云丈夫的事情她知道的不多,只是人家说方云的丈夫是间谍,她才上门做工作的,但这究竟是怎么一种间谍,她是真不知道。见林雨桐的语气虽不好,但至少是主动跟自己说话了,她忙道:“有问题交代问题,没问题要深挖自己的思想问题,这并不矛盾吧。”

    方云拦住要说话的林雨桐,直接道:“你说的对!我会抓紧写材料的。另外,我跟袁野的婚姻,在他去苏国之前就名存实亡了。作为前妻,对他在苏国的事情是半点也不知道。我能说的都是跟他生活在一起的那段时间的一些材料,可以吗?”不管原野的消息有没有泄露出去,都不能从自己的嘴里说漏了。林雨桐的这一提醒,可算叫她迷茫的心找到了一点方向。

    这已经是突破性的进展了。杏子有些雀跃,明天才正式上班,今天就先打开了局面,看李红还有什么话说。她兴奋的站起来,“我就说嘛,只要沟通,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那我就不打搅了,方大姐好好歇着。”

    等杏子出去了,方云才道:“我就说嘛,怎么会对我隔离审查?只怕也是内部在检查吧。放心!我挺得住。”她朝外面指了指,“他们这个工作组,闹不好真是被人家给利用了。”

    林雨桐笑了笑,“你稍安勿躁,巴哥已经赶回来了。”

    “他?”方云脸上有几分不自在,“他回来能干什么?”

    林雨桐失笑:“我的老大姐,年纪都不小了,何苦这么蹉跎下去呢?这世道,过了今天没明天的,抓住眼下的比身都要紧。巴哥对你怎么样,你可别装糊涂。”

    方云失笑:“早些年……那时候我们多年轻啊!如今我是经历了两次婚姻,都以失败告终,还带着一个孩子,心也不是当年那个心了,千疮百孔的。他……其实以他的条件,还能找个好姑娘,好好成个家。”

    “口是心非。”林雨桐毫不犹豫的戳破她的谎言,“要是真希望人家娶个好姑娘,你干嘛把人家留下家里?现在谁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实话,像是巴哥这种有担当的男人可不多了。你这要是不抓紧点……”

    “去去去!”方云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赶紧回去吧,孩子还在家里等你呢。”说着,就想起什么似得道:“安安呢?乖不乖?”

    “你忙上来几天不在家都是常事,安安早就习惯了。”林雨桐直起身子,“我说你忙,这孩子连多问一句都没有。昨晚跟着我们睡的。你放心吧。”

    放心!有什么不放心的。孩子跟着这两口子,受不了委屈。

    林雨桐回家掀帘子一进去,就见酒菜已经上桌了,四爷跟结巴面对面坐着,背对着人背影有点熟悉。这一扭头,林雨桐就笑了:“锤子。”

    不是铜锤还有谁?

    “回来了?”铜锤面色微红,显然是喝了酒了。

    林雨桐赶紧找围裙,“我再收拾俩菜。”铜锤可不常见,当初一起来的,但他常年守在兵工厂那边做安保,结巴算是他的领导,这次过来,肯定是跟着结巴一起过来的。

    “别忙活了,菜不少了。”铜锤指着桌上的菜,“而且这手艺不错,我吃着挺好。”

    “手艺不错就多吃点。”钱妮抱着柴火从外面进来,“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林雨桐两下里一看,就在心里撇嘴,瞧这热乎劲的。他想吃龙肝凤胆,你也给做?别说龙肝凤胆了,就是一鸡屁股,你弄一个来叫咱们看看。

    铜锤朝钱妮笑了笑,这丫头虎里虎气的,待人倒是实诚,“够吃了。吃饱就行。”

    “那不行。”坐在四爷怀里的常胜可算逮住一个改善伙食的机会了,“不常来,得吃好。”然后就仰头看四爷:“对吧?爸爸!”十分期盼的样子。

    把屋里的大人逗的直笑。

    “对!”四爷肯定的点头,神情一本正经,然后给林雨桐使眼色,“是得吃好。”

    林雨桐点了点不省心的孩子,转脸问正坐在结巴怀里的安安,“你想吃什么,林姨给你做。”

    安安抿嘴笑:“什么都行。”

    这孩子的性子真好,从不哭闹,给了吃的喝的就不用操心了。

    林雨桐笑了笑,就转身出去,从鸡窝里抓了一只母鸡杀了个干净利索,转头见钱妮拿着碗接鸡血,就笑道:“去年冬天我就说杀鸡,你非不让。如今眼看天暖和了,要下单了,我这杀鸡你却不拦着了。妮子,有情况啊?”

    钱妮朝屋里看了看,低声道:“林姐,那个锤子是怎么回事?跟你们都是从京城来的吧?家里娶媳妇了没?”

    林雨桐诧异的看钱妮:“真看上了?”

    “那什么……”钱妮有点尴尬,“就是看他敦敦实实的,也不是那爱说话爱表现的。跟巴哥在一起,又跟林姐你们亲近,这人人品肯定不错,而且能力上也没话说。看着听顺眼的。你帮我问问呗。”

    林雨桐一想,其实觉得也还行。但把稳的话她却不敢说,铜锤在京城那也是见过世面的,经常跟三教九流打交道,像是妓|院里的姐儿他都是见惯了的。一个个的貌美如花的。钱妮实在算不上是美女,铜锤究竟看不看的上,这还真难说。不过想起佟婶,她就又再看了肯钱妮,这姑娘一准能讨婆婆喜欢。壮壮实实的好生养,心眼实诚好相处。“行!回头我就问问锤子的意思。”

    “嗳!”钱妮高兴的应着,端着加了盐的鸡血进屋打热水去了。

    这鸡毛一拔,开膛破肚,钱妮就又心疼上了,“你看着蛋黄……可惜了的。再过几天就该下蛋了。”

    没来得及见天日的蛋黄给孩子吃正好,心疼什么?

    将鸡剁成大块和土豆粉带茄子干豆角干一块炖在锅里,满室飘香。

    两孩子一人一个鸡翅一个鸡腿,吃的满嘴流油,再吃了几个荷包蛋黄,这顿饭就打发了。几个男人坐在一起喝酒,过了十二点才散了。

    锤子留下跟白元一个屋子睡,林雨桐把他拉住:“还没考虑个人问题?”

    “在兵工厂那边平时出门都不行,上哪找个合适的姑娘去。”铜锤不以为意,“可别催了,一起拿是我娘催我,现在你又来催,我还没问你呢,你哥那边没来信?”

    林雨桐摇头:“一到战场上哪里还有工夫写信。不行行军就是打仗的,没有消息就证明人还活着,没事!”说着,就低声道:“你看钱妮怎么样?”

    钱妮是谁?

    铜锤看向林雨桐面带询问。

    “喝酒喝糊涂了你!”林雨桐朝二层最边上的窑洞一指,“住在那个屋子,今儿你还夸人家的手艺不错呢。”

    那个虎妞啊!

    铜锤愣了半天,“怎么想起给我做媒了?”

    “人家姑娘看上你了,叫我问问。”林雨桐干脆挑破,这女追男隔层纱,要是铜锤不是心有所属,这事大概还真能成。

    铜锤只觉得脸蹭一下就热了起来,“看上我?看上我什么了?”

    这我上哪知道去?王八看绿豆,对眼了呗。

    铜锤还没回应,就听见往二层走的斜坡上有人喊:“锤子哥,洗脚水也帮你打好了,在白元屋里呢。”

    这叫叫上‘哥’了!

    之前不是说的大义凛然,抗战不胜利不考虑个人问题吗?言犹在耳啊!

    钱妮啊钱妮!脸呢?

    这还真是不动心的时候雷打不动,一动心了,你就这么猛啊。

    我的脸都跟着发烧了。洗脚水都端上了,你还想怎的?

    即便今晚的月亮明亮,林雨桐也看不行铜锤的脸色和神情,就只觉得他一下子就僵住了,不应也不是,应了也不对。

    林雨桐推他:“赶紧去吧。洗洗早点睡吧。”

    铜锤应了,转身就走,钱妮的声音就又传来了,“锤子哥你快点,一会水凉了。”

    林雨桐觉得锤子脚下明显的踉跄了一下,吓的!

    钱妮啊,你这丫头可真是够给我丢脸的了。

    回屋后,四爷就笑:“你说着院子里,包括白元在内,一共十三个小伙子。这一块住了这么些年了,一个门进进出出,一个锅里搅马勺,怎么谁都没看上,就看上锤子了?”

    “锤子这两年也历练出来了。”林雨桐坐在四爷跟前,动了动肩膀,叫他帮着揉一揉,“以前在京城就稳的很,可身上总带着一股子江湖气。如今呢?沉稳内敛,叫人一看就觉得特别靠得住。钱妮这姑娘呢,跟着咱们这几年,也算是没白跟,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

    “你觉得能成?”四爷伸手跟林雨桐按摩,不由的笑问。

    林雨桐打了个哈欠:“只要锤子不是想找个貌美如花的,我看八|九不离十。”

    “当兵整三年,母猪赛貂蝉。”四爷拽着林雨桐上炕睡觉,“他还有什么挑拣的,心里不定怎么乐意呢?”

    林雨桐往炕上一倒,被窝里一钻,心想,不管什么时候,男人都不忘了追求被窝里那点事。

    相安无事又过了两天,安泰老爷子一大早就叫林雨桐去办公室,然后将一张纸推到林雨桐面前,“你看看。”

    林雨桐接过来,一看是熟悉的结婚申请书,只是落款是方云。

    这是什么时候写的?

    她现在被隔离,一片纸也别想递出来。

    林雨桐疑惑的看安老爷子,“怎么回事?”

    “是结巴转交的。”安老爷子眼里有了些笑意,“你看看那字体。”

    字体怎么了?

    林雨桐拿起来细看,这字粗看是挺像是方云的笔迹,可细看却又有些差别,“模仿的笔迹?”

    结巴还真是用心良苦!

    “说是早就写好的。”安泰就笑,“你看怎么办?”

    “怎么办?”林雨桐将申请书往桌上一放,然后往他面前一推,“好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么着吧。”

    “批了?”安泰挑眉。

    林雨桐点头,“批了!”

    “那就批了。”安泰哈哈一笑,“出了事我负责!”说着,拿起漏水的钢笔签下了他的名字。

    林雨桐抽出笔,在安老爷子的签名下面,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要真是出事了,我跟你一起担着。”

    等刘永福看到这已经批准的结婚申请,脸都绿了。他手攥着这薄薄的一页纸,在林雨桐和安老爷子面前挥的哗哗响:“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符合结婚程序,我们自然就批准了。”安老爷子好整以暇,“都不是年轻的同志了,个人问题要抓紧。再说了,这是我们医院内部的事情,不用向刘组长请示汇报的吧?”

    “但是她有问题。”刘永福将申请书一把拍在桌子上,手指一下下密集的点在申请书上,发出咚咚的声音,显示他此刻有多愤怒。

    林雨桐双手抱胸,往墙上一靠,“方云有问题?什么问题?证据呢?”

    要是有证据我还在这里跟你们磨叽吗?还用得着隔离审查吗?直接就送监狱了!

    刘永福将桌边的椅子提起来重重的放下,然后往上面一坐,指了指桌上的申请书,又指了指林雨桐,手来回的点着,好半天才想好话该怎么说,“在我们没有将她的问题调查清楚之前,在她没把她自己的问题交代清楚之前,你们这个批准不作数。”

    “你们有你们的权力,我们有我们的权力。不能你们一来,就收缴我们的权力吧。”林雨桐声音不高,语气平和,没有刘永福那般的气急败坏,她还好心的出主意,“你们一定想着,她现在结婚,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那没关系啊!你叫她结婚,结了婚连跟她在这个时候结婚的爱人也可以一起查嘛。说不定你们就会有不一样的收获。再说了,她是结婚,又不是逃跑。你怕什么?她家就在医院门口,你不放心,叫人全程押着就是。那监狱里的犯人,没剥夺政治权利的时候,人家该享受的权力还得享受呢。何况还只是疑似有问题。你们要是太强势,这工作作风可经不起考究。”

    怎么什么话都叫她说了。

    刘永福还要说话,郭永固就一把拦住了,“我倒觉得林院长说的有道理。”他说着话,就看向李红,给她使了个眼色。

    李红笑了笑:“我也同意。不就是结婚吗?结完婚再带回来就是了。组长放心,婚礼我全程陪同。”

    刘永福对这两人的临时变卦顿时气结,他看向林杏:“你的意见?”

    林杏才要说话,林雨桐的眼神凉凉的扫了过来,她顿时就缩了,“我保留意见。”

    这就是弃权了!

    刘永福指着林杏:“……”孬货!这就怂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