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7章 民国旧影(64)三合一
    民国旧影(64)

    方云对着安安, 说不出送孩子走的话。她抱着孩子,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不哭……也不瞎跑……我会自己穿衣服……会自己吃饭……妈妈上班……我就过来跟警卫叔叔玩,我肯定不瞎跑。”安安怯怯的,但话说的很清楚。

    钱妮都不忍了, 马上接过话茬:“方大姐, 您叫孩子留下来吧,上班前给我送过来。我待着常胜是带,再多带一个安安也不费劲。这孩子可乖了。”

    方大姐用手抚着安安的背, 看向林雨桐:“只怕以后真的麻烦你们了。”

    林雨桐拍了拍常胜:“正好两个孩子作伴。”常胜一直都是一个人,连个玩伴都没有,孩子还是得有个同龄人陪着才行。

    于是,方云显得更忙了。到处找小麦的秸秆,要那种晒干没烂的, 干干净净白白亮亮的, 准备给孩子做褥子。很多人家都是不铺褥子的,直接就是席子。方云怕硌着孩子, 狠心将两件旧的很的衣服剪了连带着麻袋布, 一正一反两面封了个套子, 想塞上整理好的秸秆给孩子做个褥子。麻袋片子的一面朝下,旧布一面朝上, 确实有一定的保暖作用, 不烧炕的话,铺在身子下面是挺好的。如今大部分人都是这么过的,夏收之后, 褥子里的秸秆都要换一次的。

    方云一边在院子里忙活,一边邀请林雨桐:“等过段时间,你跟我去个地方,哪里一片子水塘子,蒲草长的不错,等抽出了水烛,咱们就去。那东西晒干了,揉碎了,冬天给被子能加一层。”

    林雨桐反应了半天才明白她说的这个蒲草水烛是什么,就是长在水里,然后上面长着一匝长的褐色的蜡烛装的东西,揉碎了就是絮状的,做被子估计保暖性能不行,但是装枕头效果应该不错。她笑着马上就应下来了,“行,到时候要是不忙就跟你去。”

    “要是忙,我就给你捎一份。”方云一叹,“孩子在家里,是什么都废。”

    可孩子带来的天伦之乐,却是什么也不可替代的。

    这个季节是耕种的季节,四爷今年多开垦了两亩地,想再开荒吧,已经过乐耕作的农时,干脆直接罢手。他给自己找了一个新活计——植树。

    秦北这地方,沙土流逝严重。植树造林当然是重要的事情。可如今顾得上种树的可不多。没有树苗,能种什么呢?总不能到处都栽种酸枣树吧,虽然这东西野的很,从来不缺苗子,但也不能真种这个,成不了材的。

    林雨桐这天回来,就见他弄了一大捆子杨树的枝条,拿着剪子在院子里剪成一匝长短,要育苗。菜地边上白元给收拾了两分地出来,帮着他往地里插。晚上的时候,林雨桐出来偷偷的给浇了一回水,要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能成活呢。

    四爷知道林雨桐会这么干,所以对苗子一点都不担心,第二天就拿着铁锹,出去挖树坑去了。他的活动收了限制,基本就在这一片活动,除了坐在屋里不停的修改图纸,活动身体变成了劳动任务。然后每天林雨桐又多了一个任务,将他挖的树坑先得浇透了。

    等门口一直延伸到河岸,四爷种下的成百棵树抽出了新枝,一个个的迎风招展着时候,结巴给四爷送来一个奖状。

    “为什么给奖状?”林雨桐拿着这一页纸做成的奖状,还有点发愣。上面写着劳动模范。

    这怎么就模范了?

    结巴指了指外面:“年初……发放的通知……你们没看……植树六十棵衣裳,是有奖励的。”

    所以就有了这么一个奖状。

    林雨桐似笑非笑的递给四爷,行啊您,连劳动模范您都能得了。

    四爷将反塞给林雨桐:“军功章上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这个酸劲!

    春天万物复苏,也是个疾病多发的季节。这天林雨桐刚从手术室出来,还没喘口气呢,就听见门诊部有吵嚷声。她疾步往一边走,就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推推搡搡的。一个中年汉子揪着佐藤的衣领子,“你这个小鬼子,这不是耍流氓吗?”

    佐藤耍流氓?

    林雨桐皱眉,就听边上的护士嚷道:“你这人怎么回事?怎么能随便污蔑别人的呢?”

    “我说姑娘,你是哪头的?”这汉子声音高亢,“他是小鬼子,小鬼子祸害咱们祸害的还不够,弄到这里来,这是看病吗?这是耍流氓!敢对我婆姨耍流氓,打不死你。”说着,抡起拳头就要上手。

    边上的护士给拦住了,一个劲的叫警卫。

    佐藤面色尴尬,他的汉语说的不错,这会子被人揪着还一个劲的解释,“这不是耍流氓,这是常规的检查。请你相信我……我不检查怎么看病?”

    “检查就是叫我婆姨脱裤子?”那汉子不依不饶,跟在他身后的女人头都不敢抬,直拽男人的袖子,看起来被这么吵嚷出来面子上也下不来。那汉子被拽的不耐烦,猛地甩开,冲着女人喊道:“还算你机灵,没真给脱了,要不然休了你个傻娘们。”

    林雨桐大概听明白了,但是要是妇科病可不得脱了衣服检查吗?妇科的男大夫确实很尴尬。其实现在没有专门的妇科大夫,就是由外科大夫兼任的,谁来看病都给治,挑拣不起的。她从人群里挤进去,跟着佐藤的护士才喊道:“林院长,你快来看看……”

    “松手!”林雨桐捏着这汉子的手腕一用力,对方直喊:“疼!疼!疼!”

    林雨桐这才松开手,将两人分开,挡在佐藤前面,对那汉子道:“这里是医院,你这是在做什么?”

    那汉子揉着被捏疼的手腕,没刚才那么横了,却还是指着佐藤,“他耍流氓,想占我婆姨的便宜。”

    佐藤才二十多岁,可那女人看起来怎么也过了四十了吧。

    林雨桐还没说话,就听佐藤懊恼的道:“病人来看病,但是不给我检查,我怎么诊断?医生眼里,是不分男女的。”

    这一点林雨桐理解,“我明白。这不是你的过错。”她扭脸看向那女人,一看就明白,这是妇科病,心里有了底,就对那汉子道:“我来跟你婆姨看,总不会再说我耍流氓吧?”

    周围人就笑了起来。

    那汉子道:“给女人看病,就得女人来嘛。”

    护士气道:“那以前旧社会没有女大夫的时候,女人病了都得等死是吧?你这人的思想有问题。”

    林雨桐拦着护士,直接进了门诊,“被斗嘴了,把病人叫进来吧。”

    女人低着头一靠近,林雨桐就闻见了异味,她伸手搭了脉:“怎么会糜烂的这么厉害?”

    还真就是得脱了裤子检查。

    这女人有点害臊:“我不脱……我跟你说说行吗?”

    “都是女人,害羞什么?”护士将口罩带上,然后指了指一边的床,“躺上去吧。”

    林雨桐点头,觉得叫护士先看看,只当是见习了,她坐着也没动。

    那女人磨磨蹭蹭的,“不用看……就是下面有东西……时间长了取不出来……”

    护士是个没结婚的小姑娘,一时不能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雨桐一愣,“什么东西取不出来了?”

    “大夫,我都生了九个孩子,不想再生了。”那女人一屁股坐在床上,“可这不想生也不行啊,我家男人一沾身,这肚子就起来了。以前我家十垧地,日子过得还行,现在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再生下去,就养不活了。”

    一垧地是三亩,十垧就是三十亩,确实不少了。秦北边区对土地的丈量单位除了亩还有就是垧。林雨桐听着,没有半点障碍。这女人说的意思,她也明白了,就是不想再怀孕了,所以给下面塞了东西。

    这简直就是胡闹。

    “塞了什么?”她急忙问道。

    这女人低头:“是我男人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塞了个香灰包。”

    林雨桐真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多长时间了?”

    “三个月左右了。”这女人低着头,“开始也疼,我男人说疼一疼就好了,结果越来越疼,身上也不干净了……”

    这是林雨桐做的最糟心的手术。

    出来后佐藤跟林雨桐道:“不能生产安|全套吗?”

    林雨桐挠头,这个真不行,现在是有这玩意,有人送给四爷一盒。属于战利品,量非常少。

    佐藤叹了一声:“但这样下去,对女人来说,真是一场灾难。之前我还碰见过一例,是男人将羊尿泡绑在……然后不小心遗留在女人体内。但那对夫妻好算好说话,是我指挥着护士完成的。没想到又出现这一例。真是觉得遗憾。”

    林雨桐笑了笑:“佐藤君是个负责人的大夫。”

    佐藤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左右看看,问道:“钱妮……她最近在忙什么?这段时间我一直没看见她。她是不是在躲我?”

    这个问题林雨桐怎么回答?

    她沉吟片刻,“小左,你是奔着结婚跟钱妮相处的吗?”

    佐藤愣了一下,“林院长,其实我之前是不敢考虑结婚成家的,我知道我的情况,大家都很排斥。即便是咱们医院的护士,大家对我都很友好,但是这也是隔着一层的。这一点我理解。真的!就是明白这一点,我才从来没敢想结婚的事。再说了,其实我有点怕华夏的女人,你们都很强势。这跟我的母亲和姐妹甚至是我接触过的女性,都是不同的。你们不会考虑家庭,家庭在你们的生活中只是一部分,而且不是最重要的一部分。贤妻良母不是这个样子的。后来我看见钱妮耐心的带着孩子,我突然觉得,华夏还是有这样的姑娘的。但要是她躲着我,我心里大致也有数了。谁也不能勉强谁,我懂。”

    林雨桐这下是真笑了,“小左啊,钱妮耐心的带孩子,那是因为不带不行,她是给我帮忙的。你要说她有贤妻良母的潜质……小左,我只能说,任何一个女人都想成为贤妻良母,但问题是,得有安定的社会环境,得有富足的物质基础,得有一个愿意她舍弃事业和其他回归家庭的男人。这些条件,缺一不可!”

    佐藤鞠躬道:“我很抱歉。”

    林雨桐忙拦了:“这不是你个人的错。谁叫咱们生在这个时候了呢。”

    回家后林雨桐就叫钱妮躲人躲的不用那么刻意,“人家又不傻。你在他面前彪悍上几次,他见了你就躲了。”

    钱妮脸都青了:“弄了半天是我自作多情了,他不是看上我了,是想找个生孩子做家务的女人啊。这都什么人?”

    林雨桐看钱妮的手又往腰上的驳壳枪上摸,就啧啧两声:“现在上哪找那种温柔如水的姑娘去?一个个的都成霸王了。”

    钱妮凑到林雨桐身边,“这您就错了,这两年来的那些小演员,什么唱歌的唱戏的,您没去看看,听说都不是一般人。”说着就挤眉弄眼,“好多有老婆的老同志,都上赶着追求呢。”

    林雨桐一巴掌把她拍远:“少跟着胡说八道,嘴上没把门的。”

    钱妮嘻嘻的笑,也不往心里去。林雨桐却催她:“这边小左的事我给你解决了,但你自己个人的问题还事要好好考虑的。白天我们忙,你帮着带孩子,晚上总不忙吧。你也出去,活动活动,我看那些舞会就办的很好。大型舞会几百个人呢,怎么也能碰上顺眼的吧。只要政治过关,就把事情办了。别耽搁成老姑娘了。再不行,我叫方大姐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给你介绍?”

    “可别!”钱妮一把拦住,“您还是别掺和,以前您也不催我,怎么现在是一天也不闲着,想起来就跟我念叨。”

    我也不想啊。但是我担不起耽搁你青春的责任。

    林雨桐催了,剩下的事情还得看钱妮自己的。

    结果钱妮没去找对象,却弄来两只猪仔两只羊,“放羊的时候顺便给猪打猪草,一年也就养出来了,我也争取个劳动模范。”

    所以,常胜和安安每天也跟着忙上了,拿着小铲子跟在钱妮身后挖猪草。

    晚上回来,林雨桐看着常胜被藤蔓割伤的手,心疼的不得了,但这还没法说,谁家的孩子这么娇气?“这傻小子皮实的很,怎么也不知道喊疼呢?”

    小心的给处理了,看着孩子睡了,林雨桐拉着孩子的手再给上了一次药。

    四爷凑过来看了看,“不是孩子皮实,是不皮实不行。”他伸手摸了摸孩子的额头,“现在也没有幼儿园给他上,他又还小,没到开始学东西的时候。哪怕到了五岁,我也好留他在屋里启蒙。但现在他根本坐不住。不叫他出去跑怎么办?”

    林雨桐亲了亲孩子的小手,就这么着吧。即便苦,也得看着孩子慢慢的适应这个环境。

    天慢慢的热起来了,四爷在院子里的阴凉处看新发下来的文件,警卫班的小伙子凑在一起打草鞋。林雨桐朝四爷手里的文件上看了一眼,题目是改造我们的学习。刻印的,不知道一版印了多少张,字迹都有些模糊了,有随便一抹,一串的黑。可能为了节省纸张,字都比较小。四爷见林雨桐伸着脖子看,都替她累的慌,“你的在书房放着呢……”

    两人各自都有,有些文件材料是一定的级别才能看的。但四爷能看的,林雨桐基本都能看。她没急着进去,坐在四爷边上的石凳上,翻看一边的解方日报。这是今年新成立的报社,杨子那个女同学好像就在里面工作。她翻了翻,见又是轰炸重青的新闻,就放下了,“也不知道于……嫂子现在怎么样了?”

    于晓曼的名字还是不能提起的。

    四爷摇头:“自打走了就没消息,也不知道现在是在重青呢,还是在渭楠?这事还是别说了。”

    林雨桐‘嗯’了一声,“可这槐子和杨子也是半点消息都没有。”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四爷叹了一声,“要是真有个意外,别人的名字不可能迅速传回来,但是都知道你在后方,消息肯定能递回来了。药厂往前线送药的部队,传递消息方便的很。”

    “也是!”林雨桐一笑,“真要叫我先看见他们,估计不是好事。哪一次不是在医院,在手术台上?”

    这才说了先见到自己不死好事,转天林雨桐在急诊室就碰见了一个故人。

    看着被两个头上缠着绷带的小伙子抬进来的伤员,林雨桐蹭了一下站起来,脱口就喊道:“爸……”一出口再看见那张年轻的过分的脸,忙改口道:“把伤员送手术室,快!”

    这是前线退下来的重伤员,伤势做过处理,这伤估计都是在一个月之前受的,如今这伤口只是没有恶化而已。以前听老爷子说过,他曾经受过伤,弹片就在心肺之间,是一个倭国大夫给做的手术。要是自己没记错,要是刚才那一眼没看错,应该就是这次。

    进入手术室之前,林雨桐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可能跟老爷子生活的时间更长的缘故,只觉得比给槐子做手术还要紧张。

    六个小时的手术,从手术台上下来,林雨桐问等在门口的两个战士,“伤员的姓名……”

    “印长天。”两个小伙子立正行礼,表示对大夫的感谢。

    林雨桐心里愣愣的,还是回了一礼。看来自己确实没有认错。

    天已经黑了,林雨桐到家的时候还有点愣愣的。

    四爷忙给她洗了手,又端了盐水递过去,“手术的时间又长了?”

    林雨桐反拉住四爷,然后朝外看了一眼:“今儿我给爸……不是,是给老爷子做手术了?”

    四爷眼睛眯了眯,“你说谁?”

    林雨桐垂下眼睑,“你猜的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人。”

    四爷‘哦’了一声,“我还以为没这个人了。”之前他试探过邵关山,可是邵关山并不认识印长天。他也不知道是没这个人呢,还是自己的出现改变了邵关山原本的发展轨迹,两人阴差阳错的错开了,还没碰上呢。在他以为这辈子都碰不上的时候,这人就这么又突如其来的闯进了他们的视线,一时之间,还有点不知所措。

    好半天,四爷才道:“不能叫爸,不能叫老爷子,那就是个陌生人。如今你是他的大夫,他是你的病人,贸然走近,只能叫人觉得奇怪。”

    林雨桐白眼一翻,这个而我还能不知道?

    四爷却想起什么似得问道:“真没认错?”

    “没错,跟老照片上的一样。名字也对上号了,受伤的位置也跟以前讲的一样。”林雨桐叹了一声,“要不你明白自己去看看。”

    四爷没那么莫名其妙,即便真的想看,但也还是安奈住了,直到一周以后,该拆线了,四爷才打着送饭的借口到了医院。林雨桐特别‘忙’的拒绝先吃饭,要去病房巡查一圈,结果四爷就特别‘不放心’的追过去了,于是就顺利的见到了还躺在病床上的印长天。

    林雨桐这次其实是假公济私了一回,给印长天安排的病房和床位都不错,靠里面是最凉快的位置。

    印长天不好意思,这大夫尽责,饭都送到病房来了。他轻咳一声:“真是谢谢林大夫……”

    林雨桐有点不自在,她正想着怎么搭话,四爷就把饭盒塞过来,“你去吃饭,我正好调查点事。”

    调查什么?

    林雨桐隐晦了白了他一眼,扭头朝印长天客气的笑笑就出去了。走在门口还听见四爷问对方:“……你们觉得咱们自己的□□跟小鬼子的比怎么样?”

    “跟美式武器呢?”

    “手榴弹的杀伤力跟对方比起来,谁的威力更大?用的顺手不顺手?”

    “炸药包的引线都是特制的,希望减少伤亡,但是实验跟实战又是两码事,我还是想从你们身上得到第一手资料。”

    林雨桐在外面听了一会儿,就顺手将门给关上了。叫四爷这么三聊两聊的,有这么两次,就变成熟人了。

    不过林雨桐今儿的心情不错,看见饭盒里的饺子心情就更好了。新麦子下来了,有面吃了。今儿这饺子是韭菜馅的,没有肉也不加蛋,味道也还好。昨儿林雨桐还说想吃南瓜包子,但是被钱妮给否决了,因为吃嫩南瓜不合算,要等着南瓜成熟了才行。而且南瓜耐储存,在有鲜菜的情况下,不能做这个不会过日子的事。

    不过从今天起,四爷热衷于送饭。当然了,这送饭可不止送一份,除了林雨桐的还有印长天的。印长天本来就不是个拘小节的人,跟四爷熟了之后,两人挺哥俩好的,四爷给的东西也不推拒。林雨桐不知道四爷怎么想的,反正林雨桐每每看见这画面,表情总要扭曲一下。

    医生护士来回的都在打趣林雨桐,觉得这两口子关系是真好。只有这三两步的路,还专门过来送饭,没见过这么能秀恩爱的夫妻。当然了,现在是没有‘秀恩爱’这个说法的,但对于这么肉麻的两口子,大家少不了来回的拿来打趣。

    林雨桐笑眯眯的应承着,回去却给四爷白眼:“你是去给我送的吗?白担上这么一个名声。”

    四爷就笑:“我就是觉得,还能碰上,缘分是挺深的。走近一点,也没想干嘛,就是觉得缘分难得。”

    “可别什么时候说错话了。”林雨桐提醒他,尽管她知道,他说错话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说完了,不等四爷回答,林雨桐猛地想起一件事,“你知道大哥他们的亲妈叫什么吗?”

    四爷知道,她说的大哥不是指槐子,而是印昆他们。这还真把他问住了,“老爷子当年南下,建国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南边的,原配也病逝在南边,后来才调回的京城。跟韩春霞结的婚。当初办后事的时候,也没见合葬。上坟这事,大哥也没叫过我。我还真不知道叫什么,连姓什么都不知道。大哥好像也没舅家,是没联系了还是舅家没人了?现在想想还真是不清楚。”

    林雨桐皱眉:“当年看的照片,都没有两口子的合照。应该是老爷子提前摘出来交给大哥二哥了,没叫咱们看见。”不是一窝出的孩子,提起那些跟原配的过往,毕竟是不自在的。老爷子心思细致,应该就是这么回事吧。

    四爷摇头:“不是,那照片估计更早的时候就被大姐挑出来收起来了,怕韩春霞进门不自在。”

    也有这种可能。

    絮絮叨叨的半晚上,说了就跟没说一样。反正四爷还是三不五时的去医院,不过却也不是单找印长天说话,跟他一个病房的,也都聊起来了。他应该也确实是在收集资料。

    这天方云不知道从哪里借的驴车,给林雨桐拉来一车的水烛。

    “先给你摊在院子里晒着。”方云累的直喘气,“现在摘一茬,到了□□月还能摘一茬。你先用着……”

    “你那呢?”林雨桐看着老大一堆,急忙问道:“别弄的你不够用。”

    “我还有两车呢。”方云直喘气,“将家里的被子棉衣都能续上一层。还想给安安做一床被子。今年这蒲草长的不错,去年大旱,这玩意就没长起来,今年这一片长的可真不错。要不是手快,都轮不上。”专门走小道过去抢收的。

    蒲绒其实是好东西。林雨桐没用它做了枕头,其实原来的枕头也好,是荞麦皮的。蒲绒的枕头有一定的保健作用,她本来想做的,想想还是算了。

    跟钱妮一起将这蒲绒收好,然后将钱妮和白元,连带警卫班的被子都重新续了一遍。林雨桐把所有的旧衣服都找出来,给警卫班的炕上做了一个跟炕一样大小的布套子。没棉花,蒲绒也不够,好歹能装上稻草铺在炕上保暖。

    刚把这些忙完了,棉花下来了。林雨桐坐在纺车前面,现在是必须得学会纺线的。谁家的女人不会纺线啊?四爷在一边搓捻子,一边看林雨桐手脚不协调的摆弄,“一起拿你纺线纺不好,说是常胜给你闹的,动不动就给你撞断了,如今孩子可没打搅你……”

    “就是!”常胜坐在边上,应和了一声。

    林雨桐瞪着这小子一眼,“这看上去简单,可这一点都简单。这胳膊挺在这里难受着呢。要不你试试?”

    “起开!”四爷叫林雨桐起来,还顺势给她揉了揉胳膊,“你也就是当娘娘的命,你瞧你干点这些活,可真是愁死人了。幸亏我们爷俩不靠着你纺线织布才能有衣裳穿,要不然非得光屁股跑。”

    “就是!”常胜头都没抬的摆弄他的枪,但是一点也不妨碍他听好赖话然后跟着虚张声势。

    林雨桐被这爷俩给噎的,“你们行,你们试试去!”

    然后四爷还真行,一手摇着纺车,一周拈着线,该松的时候松该紧的时候紧,不到二十分钟,看起来两手配合的就不那么别扭了。

    嘿!还真是没天理了。

    “你看!”四爷扭头看林雨桐:“这不难吧。”

    说着话该被打死。

    可紧跟着林雨桐就觉得自己不会是真不成的。因为每个人都有任务的。这又不要出什么大力气,人家有些人晚上不点灯都能纺出二两来。就是钱妮白元还有警卫班的,没事的时候,都把纺车搬出来,大家在院子里纺线。晚上不当值的护士,人家手也没闲着,不是搓线就是纺线,有的人一天抽空能纺八两出来。可林雨桐抽半天的空也纺不出三两来。

    方云带着人收到时候,看见炕上的两堆,还夸林雨桐:“没看出来啊小林,你这不错啊。”

    可她指的是四爷纺的。林雨桐斜了四爷一眼,她就说嘛,放在一起,两口子分什么你我。他坚持不让,看,现在尴尬了吧。

    四爷坏心眼的补充:“那边是她纺的。”

    方云一愣,然后又看林雨桐,“我看你有空就坐在纺车跟前……”

    但是我真的手慢。

    林雨桐低声问方云:“要记数量吗?”

    “当然要记的。”方云十分不讲情面,忍着笑将林雨桐的数量给填上去了。记完了才又补充道:“忘了说,咱们还要评先进模范,当然了,对于落后分子也是要通报的。”

    林雨桐朝四爷轻哼了一声,得!你先进了,之前还得了一个奖状呢。到我这里,就得成通报批评的了。安的什么心。“晚上你睡书房去!”

    看着林雨桐气哼哼的走了,四爷倒在炕上就笑。

    林雨桐还真就跟纺车较上劲了,你说要是先进的机器,自己照着说明书也敢操作的,但这较为原始的东西,还就是摆弄不明白。以前她还不敢在外面防线,主要是怕丢人,你说人家大小伙子都能弄明白的东西,自己非摆弄不了,这在外面还不把人丢到外面去。可自己不在外面,人家一看自己的成绩,还不得以为自己偷懒。可是天地良心,自己真的是在争上游啊。所以,还是在外面吧,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丢人一点没事,但至少说明咱们态度端正,成绩不好是能力问题,跟其他的无关。

    钱妮最林雨桐边上,一边纺线一边看林雨桐,然后眉头皱的拧成疙瘩,“要不您干点别的吧,我看您那动作怎么就浑身都不得劲呢。您那一份我晚上熬一会就给纺出来了。”

    那也不行!其实这也是一项技能。算是学本事了吧。

    而四爷去纺织厂去的就更频繁了,机器运行的怎么样,看得看看的。结果回来就跟林雨桐叹气:“没厂房,你知道这织布线得是湿的,结果呢,这天气暴晒,得一边上织布机上淋水一边织布。”

    “那现在呢?”林雨桐手上不停,伴着吱呀吱呀的声音,“总不能老这么露天吧。”

    “厂房不能真建起来,要不然目标太大,一个炸弹下来全完了。”四爷把油灯挑亮一些,“正在开凿石窑呢。将厂房搬到山腹里去。”

    那这工程可不小了。

    林雨桐用下巴点了点锅里,“留着饭呢,赶紧吃一点去。”

    四爷应了一声,边吃边看着林雨桐纺线:“看着能进步一点了。今儿看着不是那么别扭了。”

    “真的?”林雨桐眼睛一亮,这胳膊都不是自己个的了。这会子一听夸奖马上得意,“你别小看人,我非把这学会不行。学完了这个,你再给我弄一架织布机来,我自己织布试试。我还就不信了,我就学不会?”

    还是拉倒吧!看你干活那别扭杨……我是给你找不自在呢?还是给我自己找不自在呢?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