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4章 民国旧影(61)三合一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民国旧影(61)

    把家里的边区票全都花完了, 结果就换来一袋粮食。几十斤重,而且乱七八糟什么粮食都有, 几斤白面, 几斤黑面,几斤大米, 十几斤小米。黄豆绿豆豌豆, 还有荞麦高粱,反正都是一样一点点。白云一个人拎着就能拎回来。

    边区封锁的严密, 大宗货物没办法流通。这个结果造成了边区内物价飞涨, 但同时,内外这个差了十倍都不止的物价, 也叫有些人看到了利润。姜将往边区运任何商品,都定罪为走|私。凡是发现有走|私者,就是一个死刑。大商家是不敢以身试法,但是小老百姓呢?活都活不下去了,还在乎这个?于是, 来往边区的周边的百姓反而多了起来。有的人来往一趟,只能用缠在腰上的布袋子‘走私’来几斤粮食, 有些则用身上的衣服, 将棉花缝到衣服里,进了边区再掏出来, 还有的用巴掌大的瓶子往边区偷着弄油, 这一来一回赚着这中间的差价。所以世面上该做买卖的还在做买卖, 只是货物的量少的可怜, 价格自然就高的离谱。

    买回来的粮食,林雨桐不敢糟蹋,好好的收起来,现在不管是什么东西,都不如粮食来的更实在。还得偷偷的往这些粮食袋子里过度一点,反正能弄出多少算多少。晚上躺在被窝里,林雨桐才小声道:“这有时候,配备警卫也不完全是好事。”行动太受制约了。她身上的秘密就只有四爷知道,孩子们都没有一个知道的。更何况是其他人。

    四爷拍了拍她:“睡吧。不管什么时候,都别依赖那东西。要是有个万一呢?万一不知道什么原因失去它了怎么办?咱们还不活了。你说咱们活到现在,什么没见过,什么没经过,什么日子对咱们来说都是赚来的。你要始终有这样的心态。”

    这么说也没错了。

    迷迷糊糊的,林雨桐就睡着了。屋里暖和,炕烧的很热。晚上又是抱着孩子一个被窝睡,怀里是孩子,背后紧贴着的是四爷,这前后两个火炉子夹在中间,她睡的很舒服。孩子小,想要一觉到天明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得隔上两个小时摸一摸孩子尿了没有。死而已发现林雨桐动了一下,就将手电筒打开,然后轻声叫常胜,“我们起来嘘嘘了……”得给孩子把尿。

    林雨桐起身将孩子抱起来,四爷端着孩子的小尿盆过来接着,又轻轻的吹了口哨,常胜在闭着眼睛哼哼了两声然后安然的放水。等完事了,别说孩子了,就是林雨桐都没有清醒过来,倒在就睡。迷糊中还能感觉到四爷给盖了被子,然后猛地听见外面有脚步声,很杂乱。她一个激灵就醒了。

    四爷一把按住她:“你别动,看好孩子,别惊了他。”说着话,他就起身穿衣服,“这是警卫班的脚步声,只怕是发现什么了。”

    这还是头一次。警卫班夜夜执勤,但真的有动静的,还只有这一次。

    林雨桐将枪递给四爷:“小心点。”

    四爷将枪上膛,林雨桐也披着衣服坐起来,抱着孩子缩在墙角,炕的边上刚好是窗户,真有子弹飞进来,炕中央的位置一点也不安全。倒是窗户边上的墙角,算是个死角。除非近距离射击,否则根本不可能射到这个位置。

    林雨桐的应急反应叫四爷一下子放了心,这才转身走了出去,将屋门给带上了。林雨桐将耳罩给常胜戴在耳朵上,抱着他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四爷出了卧室的门,白元和钱妮已经在堂屋里了,“怎么回事?”他指了指外面问道。

    白元警惕的看着外面,“警卫班值班的人听见窑洞上面有动静,刚开始不确定是人还是动物,就没声张,只打发人去看,可上去之后,发现窑洞盯上有许多女人小脚留下的脚印,怀疑有人闹鬼,留了一半人在院子里守着,其他人四处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

    又是女人小脚的脚印。这就不由让人想起在集市上听到的闹鬼的传言,对红鞋女鬼的传言,印象尤其深刻。

    四爷要出去看看,白元死活拦着不让:“谁知道这些人是要制造混乱,还是想对您不利。要是有人调虎离山,在暗处放一冷枪,后悔都晚了。外面就是闹翻了天,您也不能出去。您的安全是第一位的,这个没得商量。”

    钱妮则来回打量,指了指窑洞的更里面,“这两边挖了窑洞,一边坐了书房,一边当了卧室。我觉得还应该将窑洞朝里再掏一个洞来……”她指了指窑洞的窗户,“窑洞哪都好,就是这窗户不好。要是往里面扔一个手榴弹……”后果不堪设想啊!

    和谁能进了院子朝里面扔手榴弹,竟是自己吓唬自己。

    四爷也不跟两人掰扯,只吩咐白元,“叫钟山不用追了,大晚上的人家没有几分把握也不敢靠近过来。先撤回来吧。这事明儿得跟保卫处说一声,不管是想干什么,是该好好查查了。”

    说着就进屋,还能睡个回笼觉。

    林雨桐靠在墙角一直也没动,这会子见四爷回来了,才低声问:“怎么样了?”

    四爷失笑:“没事,睡吧。是个什么情况明早起来再看。”

    可有孩子在林雨桐哪里敢冒风险,愣是不敢躺着,还是觉得抱着孩子更安全。四爷没办法,只得也靠过去,挨着母子两人,叫林雨桐靠着她:“睡吧。你明儿还得去医院,精神不济你能做手术吗?”

    可第二天,林雨桐哪里有心思去医院,叫钱妮去问了,知道没有紧急的,她也就不过去了。有人闹鬼闹到自家头上了,安全明显是收到了威胁,谁能安心的工作学习。

    她抱着孩子跟在四爷身后,边上跟着廖凯和闻风连同几个保卫处的同志。

    “我看了,院子里没有什么脚印,门口的路上也没有什么小脚印,只有窑洞顶上……”廖凯说着,就指了指地上,“看来,他们并没有机会进入院子。甚至都不敢从前门靠近。”

    可这窑洞上,却是从山上就能下来。总不能将整个山都封了吧。这不现实!

    钟山指了指高处,“我们昨晚也是这么想的,只顺着山梁往上追,可是差不多追了几十米,脚印就消失了。什么都没有。今天早上也四下里看了,学校医院的窑洞顶上也有这样的脚印。但其他的地方没有。只集中在这一小片。我们都不相信迷信的那一套,但这也不科学,小脚的女人应该走的没那么快,而且大半夜的,在山里走,除了这里没有留下脚印。这不现实。我们都有点怀疑这是不是人留下的,或许是什么动物的蹄子长成这样?我见识少,还是领导们见多识广,你们想想,有没有这种可能。咱们昨晚反应算是迅速的,我收下的这些战士也都是训练有素的,这么多人抓不住一个女人,这绝对不可能。”

    四爷看了林雨桐一眼,“你看出什么来了?”

    林雨桐将常胜往四爷怀里一塞,这才蹲下,大致的看了一下脚印,“这应该不是一个人留下的,这脚印看着都是女人穿着三寸金莲的脚印,但这脚印却有大有小,这大的事三寸,小的只有二寸半左右。说实话,能把脚缠的这么标准的女人,现在已经不多了,如果不是大户人家,根本就做不到缠的这么小瞧。但是这鞋底呢?花纹却很粗糙,一般的农妇都能做出这样的鞋样子来。不过,这些都不能说明什么,你们看着脚印的深度,以我的身高体重,要是有这么一双小脚,我都踩不到这么深。”

    感谢连着一个多月的大雨,这泥土还很湿润,脚印留的非常清晰。这受力面积越小,压强越大。这个脚印看起来未免太深了一点。

    廖凯拦了四爷一眼,才问林雨桐:“你的意思,这是男人脚上绑了东西?”

    林雨桐点点头,就是有种大人穿了小孩的鞋踩出来的感觉。“要是用木头或是别的东西一头弄成小脚的样子,一头做成一个台子,跟脚绑在一起,这就跟踩高跷是一样的。小脚那边套上一双小鞋,然后绑结实了……”她指了指这些脚印,“这就是会什么地这么湿滑,脚印却非常干净利落。回头看看咱们自己的脚印,有几次都被这湿泥带的差点掉了鞋,但这些脚印却没有。还有你看着排列,所有的拐弯都很声音,转弯的地方脚印最密集,走直道的时候,步幅却差不多一样大。这是他们并不是很习惯穿着那东西吧。”

    还别说,真是越说越像了。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追过这一片就不见人了,因为只要将脚上的东西脱了,就是两个能正常行走的男人。而这山上,到处都是差不多的男人的脚印,大家平时都上来耕种,即便发现有新鲜的脚印谁也不会往心里去。这是大家经常活动的区域嘛。

    四爷点点头,这跟自己的判断基本是一致的,紧跟着他补充道:“他们过来,估计是来查看地形的。你们注意没有,他们活动的地方不是太靠近窑洞门口的正上方……”他说着,就站在最靠内侧的脚印边上,然后朝下面的院子看去,之后身子往下蹲了一点,“这个人脚上穿上那个东西,大概就是我曲着腿这么高。在这个视角上往下看,能看到院子里的情况,但又不会被站在二层窑洞门口走廊上来回巡逻的警卫看到。这个视线的角度刚好。若是再往前踏出一步,就能看见二层窑洞走廊的最外侧了。”

    廖凯跟过去试了试,“看来大致就是这样了。你们昨天反应的情况,跟昨儿晚上的事情肯定是有关联的。我看叫巴哥回来吧,他守着,我能放心一些。钟山这小子,到底是经验浅一些。”

    巴哥说的是结巴。他一直在厂里看着,如今这里需要照看,他就得被调出来。看来这是个大能人。

    林雨桐没说话,伸手接过常胜就先下去了。四爷跟他们肯定还有话要说。这伙子子人什么来历,为什么找到了自家头上,这是确定了自家在这里住着呢?还是一种试探?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是想得到什么?还是为了刺杀?

    看来,这段时间是得小心点了。

    钱妮寸步不离的跟着,手放在腰上的驳壳枪匣子上,时刻准备掏出来。而且林雨桐知道,她的枪是上了膛的。当然了,也不光是钱妮如此,警卫班上下都是如此。前所未有的紧张了起来。

    可叫林雨桐说,还真未必到了这个份上。

    方云已经等在院子里,拿了一个煮鸡蛋直接塞给常胜,然后才低声跟林雨桐道:“学生和医院的护士都吓坏了,说是昨晚宿舍门口有响动,今儿早上起来,看见了几个土坷垃,又有人说听见了奇怪的响动。现在隐隐间有些传言,我看是不是该开个会,这个什么鬼啊怪的,都是些子虚乌有嘛。”

    但要说混入了敌对分子只怕大家更为混乱。

    林雨桐朝上看了看:“只说是附近的神汉闹幺蛾子。不弄出鬼来,就没人找他驱鬼,没人找他驱鬼他就没有谁收入。鸟为食亡人为财死,合情合理。”

    方云一拍手:“成!我这就召集大家开会。对了,人不撤离没关系吧。要是真有认蓄意搞破坏,这不管是医院的伤员还是学校的学生,咱们都损失不起。”

    那这还真不好说。要真是谁偷摸的埋了炸药,大家都得跟着玩完。这个保证林雨桐可轻易没办法下,只能道:“得保卫处有结论了,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也好。”方云说着,转身就要走,走了两步突然停下来,回头对着林雨桐有些欲言又止,“你说这次的事情会不会跟他有关?”

    他?指谁?原野吗?

    林雨桐不知道方云为什么会这么想,笑了笑安慰道:“不是都已经交代完了吗?他现在秘密关押了,消息泄露不出来,这个你放心。”

    方云勉强的笑了笑,这成了她的一块心病,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她就不用的质疑,是不是原野的关系。是不是她的看守不严密,是不是被对方在什么地方给钻了空子。这种感觉还是会令她夜夜惊醒。见林雨桐这么坚决的否认,她松了一口气,但心里的包袱却怎么也卸不下来。

    送走了方云,林雨桐迎来了意外的两个人,杏子和她的新婚丈夫陈实。陈实是扶着杏子进来的,而杏子面色惨白,看着并不康健。

    林雨桐对陈实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偏见。他跟大多数人一样,兢兢业业的工作,只是年纪大了,找了一个对他仰慕的年轻姑娘做妻子而已。这个妻子的政治立场没有问题。只看她的兄弟姐妹,就知道大概的情况,这种家庭情况,比他的第二任妻子好了太多了。而且她自己又是念过卫校的进步学生,主动参加了革命,嫁给了游击队员,成了烈士遗孀。

    陈实尴尬的站在院子里,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随着妻子叫大姐,这年龄显然不合适。自家在老家的大儿子,按照年纪算,也给这位林阎王的年纪差不多大了。

    林雨桐理解的笑了笑:“陈科长,请坐。”没请两人进屋,只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了。称呼也是她主动开口的,叫的是官称。

    陈实肩膀一松,神色也自然起来了,扶着杏子坐在,这才道:“林院长,冒昧先来,叨扰了。”他指了指杏子,“她的身体有些不适,我带她去医院,但是她对其他的大夫并不信任,只信任的您的医术,我这才不得已找上门来……”

    林雨桐不等他说完就摆摆手,自己将人推拒出去,显得自己有些不近人情,但说实话,只看杏子的面色,就知道杏子这不是大病,她眯眼看了杏子有些涣散的瞳孔:“吓着了吧。”

    不是猜测的试探,而是笃定的语气。

    陈实没见林雨桐摸脉,但他从不怀疑这位的手段,凡是她出手的人,不管伤的有多重,没有一例没救活的。即便在前线也是如此,救一个活一个的本事都快被传成神话了。“怎么吓着了?”他还有点懵,“好端端的怎么就吓着了?”

    他不知道,林雨桐就更无从得知了。她摇摇头,但还是负责人的开药:“咱们如今药品紧张,我也不开药了,回去找点香灰,用开水灌下去吧。”这水当然不具备治病的效用,但受了惊吓本就是心理问题,喝点这玩意就是在给她心理暗示的。

    陈实当即面色一变:“陈院长,这可是封建迷信的一套,你用这个治病……”

    “怎么就封建迷信了?”林雨桐就笑:“如今的科学研究到了一部分,根据这个你说它是无效的,是不科学的。但是我想请问,科学研究到底研究了其中的百分之多少呢?”

    陈实就不说话了。

    林雨桐却道:“我们可以把这能观测到的百分之四称之为有,其中百分之九十六的事物称之为无。西医是从‘有’来入手治病的,他们是以实验基础作为支撑的,也决定了西医研究的是‘有’医治的,也是‘有’之病。而中医跟西医最大的一个区别是中医承认‘无’的存在。认为人体的疾病很大一部分是由‘无’造成的。虽然中医也和西医一样没有办法找出‘无’,但中医认为还是可以通过一此办法,比如望气诊脉来检测到‘无’的状态,也可以通过一些手段,比如中药、针炎来调整和恢复‘无’的正常状态,以此来达到治病的效果。就像是很多西医无法理解中医上所说的阴阳一般……总之一句话,用西医所研究的部分不过占的百分之四左右的部分,就质疑百分之九十六都是错的,这是很荒谬的。而且西医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把这百分之四研究明白,否则哪里会有那么多不治之症?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这人是在宣传部门工作,林雨桐一点都不想得罪笔杆子。她叫了陈实往一边走了两步,这才补充道:“而且香灰水经过数百年的实验证明,即便没有好处,但也绝对没有什么明显的危害。”她指了指心口,“吓到了,不是身体机能有问题,我觉得我出手开的方子,哪怕这方子是多呼吸两口空气,很多人心里就都觉得踏实了。这病自然就痊愈了。”

    听起来好像还真是这么道理。陈实哑口无言,杏子跟她这姐姐压根就不是一样的人。

    林雨桐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放松下来的杏子,才道:“我倒觉得我这方子是治标,你才能治本。你得问问,她是怎么吓着了?从跟上去掉她心里的心魔,才算是真的治好了。”

    这话倒真是提醒了他,“是啊!你怎么吓着的?”陈实回头去问,他心里也纳闷的很,“刚到我们单位的食堂,不适应?应该不会,大家都挺和气的,你卤菜做的好,刚一去就成了掌勺的师傅……”不用切菜不用洗菜,每次聚餐都是她掌勺,只要调配人员干活就行了,“怎么着也不会吓着。难道是晚上?晚上我值班的时候,是不是发生什么了?”

    林雨桐还奇怪呢,这两人要是没孩子,是要住单位的集体宿舍的。听这意思,是有房子了。难道将陈实上一个老婆生的孩子接回来了,所以分了房子?她这么想着,但却不好问。

    杏子眼神有点慌乱,“昨晚院子里不安宁,不光咱们院子不安宁,附近都不安宁。窗子被土块砸的直响,我开窗去看,窗外一个人都没有。我出门去看,借着油灯,我看见院子里有脚印……”

    林雨桐心里一跳,看来这闹腾的人员还不少。

    杏子跟着林母长大,这认命啊,鬼神啊,亏心啊,这些东西从小听到大。如今破除迷信了,讲科学了,可这种教育她才受了几天?猛地一遇上这事,可不就吓着了吗?

    陈实面色铁青。这样的事情大家都遇上了,谁也没有害怕!不光是没害怕,大家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但肯定都瞧瞧的找了主管的领导反映问题了。不声张,就是害怕引起恐慌的情绪。这事大家的觉悟。自家这媳妇倒好,直接给吓倒了,躺在炕上起不来了。

    杏子一看陈实的脸色,眼泪就下来了,她一把拉住林雨桐的袖子,“姐!大姐!真不是我胆小,是花儿她外婆……”

    花儿是陈实的女儿。她的生母是当地人,这孩子以前跟着外婆生活。

    林雨桐将袖子抽回来,不用问也知道,这两人真的将孩子给接回来了。

    陈实原地占了两圈,“你不要东拉西扯,花儿的外婆够通情达理的。晚上把孩子送回来,早上把孩子接走,不影响咱们上班,这样的老人如今上哪里找去?”

    杏子却摇头,低声道:“那她跟我说,花儿的娘小时候就是缠过小脚的,后来革|命了,才放开了小脚。这满院子的脚印,我以为是花儿的娘找来了。我以为是她不愿意我替代她的位置,半夜来找我了,所以……我能不害怕吗?”

    林雨桐心里一叹,你用人家孩子给你换了房子,但其实根本就没管孩子。还能指望男人前妻的妈对你和颜悦色,吓唬吓唬你怎么了?

    杏子却想歪了,“是不是他们合起伙吓唬我,就是不想叫我跟你好好过了。”

    林雨桐实在是听不下去了,陈实显然也是不想叫杏子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忙拉着杏子就走,边走边跟林雨桐道歉,“实在是打搅了。”

    这都叫什么事!

    等两人走了,林雨桐才琢磨,这么多人都说了,莫名其妙出现的土坷垃是什么回事?出去查看了,院子里没人,这土块总不能真是天上掉下来的。要是从窑洞上面往下扔,是扔不到窗户上的,更砸不响。可要是在院子外面往里面扔,这一开门大家就都看见了,没道理做的不声不响吧。

    这一点叫林雨桐确实是想不明白。

    但又一点可以肯定,自家院子里没有被扔了土坷垃。

    这是不是有什么必然联系呢?为什么学校出现了?医院也出现了,却唯独自家院子里没有呢?

    而且有小脚印就够能吓唬人的了,为什么还要弄出这样的响声呢。

    林雨桐百思不得其解。

    但不管想得通还是想不通,反正林雨桐和四爷被禁锢在院子里了。就是医院和学校,也不准林雨桐去了,用闻风的话说,没找到这闹鬼的人之前,什么样的可能性都有,谁也不能保证,这人不是隐藏在学校和医院呢?

    这话说的林雨桐无法反驳,只能带着孩子跟四爷回了窑洞。而院子里的警卫加了一倍。

    晚上的时候结巴来了,风尘仆仆,看来是接到命令就赶回来了。

    “去书房……睡!”结巴指了指四爷的书房,“带着孩子……去书房……睡。谁也……不要告诉……书房窗户……用被子遮上……不管听见……什么动静……都不许……出来……”

    这是叫自家睡下之后悄悄的转移阵地,去卧室睡觉。

    四爷明白:“那就麻烦巴哥了。”

    “安心!”结巴朝外看了看,“外廖凯带人……只说是……抓到闹鬼……的人了……咱们正好……外松……内紧……我就在……对面方云……那边……出不了事……”

    是守株待兔的意思吗?

    林雨桐见结巴成竹在胸,竟是一点也慌乱了。从锅里端了一碗红薯饼出来,“虽然不是油炸的,但却是慢火炕出来的,焦脆!你带回去跟方大姐一起尝尝。”

    结巴指了指常胜:“……孩子……”

    林雨桐塞过去:“有他吃的,快拿着。”

    结巴这才接过去,“你们……早点睡……我先走……”

    四爷要送他出门也被拦了。

    书房当初也是留了炕的,只是炕不大,但睡一家三口也是足够了。睡下了林雨桐才问四爷:“看着样子,他们是怀疑这些人要刺杀咱们?”

    这不是明摆着吗?

    “还记得槐子之前在榆树林那边的乱葬岗子将设备埋进坟堆里的事吧?”四爷给她把被子紧了紧,“这世上不是只有咱们会借助死人的,别人也一样能想到。”

    “你是说那个年轻人说的新坟被人动过的事?”林雨桐一下恍然,“是啊!要是有武器之类的东西,当然是藏在坟墓里更保险了。”

    “大概是动坟的时候被人发现了,所以才干脆在周围的村子里装神弄鬼。大家怕了,晚上不敢出门了,他们的行动起来才方便了。”四爷说着,就拍了孩子,“这小子半夜可别哭起来才好。”

    林雨桐一叹,带着孩子就这点不好,太容易暴露目标了。她也安抚的拍了孩子,“廖凯他们去查看了?”

    “今晚去!”四爷食指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睡吧,昨晚就没睡好。”

    而此时,方云给结巴倒了一碗热水过去,“我给你弄点热饭吧。只吃那个也不行。”

    结巴摆手:“你睡吧……我一会子……在门口守着……”

    “外面多冷。”方云脱了鞋上炕,“你在炕梢对付一晚。”

    结巴不自在了一瞬,却没有说话。吃完饭,吹了灯,方云等了半天都不见上炕,借着灶膛里的火光发出来的光亮,她抬头一眼,就见结巴坐在灶膛前的小板凳上,身子靠着墙壁,胳膊交叉胸前抱着,头歪着睡了。

    方云皱眉:“我是洪水猛兽能吃了你?”

    结巴越发的结巴起来:“不……不……不……不是……不是的……”

    不是你躲什么?要么不干脆到杂物房去睡去,要么你消停的躺在炕梢起。这炕那么大,睡十个人都睡的下,一人一头,中间还隔着炕桌,谁能把睡怎么的?你说你在一个屋里,你就没上炕睡,谁能知道?这较的都是什么劲。

    方云动作麻利的转身拉被子躺在,一气呵成,发出老大的动静,这是明显恼了。

    “别……别……别生气!”结巴好似有些不安,“晚上……有任务……有任务……”

    爱睡不睡!我求着你了。

    但听着结巴磕磕巴巴的解释,方云还是把脱下来的棉衣往结巴的方向一扔,“盖着!”

    灶膛里的活烧的挺旺的,一点都不冷。结巴拿着棉袄,想说晚上怪冷的,给你盖在被子上面吧,被子都不保暖了。但想着她生气了,还是不敢再言语了,将棉袄盖在腿上,没话找话的问:“……昨晚……你……听见……什么……动静了……”

    “没有!”方云严肃了起来,“知道出事了,我还以为跟他有关。”

    “想多了。”结巴有些焦急,“汪叛国这事……你知道……汪组建……特务机关……这个你不知道……”

    “你怀疑,这不是倭国人闹鬼,是汪的人折腾出来的事?”方云一下子脑子转的飞快,“这从哪里看出来的。”

    结巴就不说话了。当然是潜伏在敌人内部的同志传回去的消息。但这属于绝密!谁也不能告诉。

    方云对结巴这种习惯早已经习惯了,他能说的就说,不能说的就闭嘴不言。但凡遇到这种情况,她从来都不多问。“那你小心点。我看这次闹的有点邪乎。”

    “嗯!”结巴总算是又吱了一声。

    方云干脆起身,摸了一个红薯两个土豆,凑到灶膛前面将灶膛里的火拨开一点,将红薯土豆放进去又埋上,这才又利索的回了炕上。

    结巴愣愣的看着:“你没……吃饱?我给你……做饭?”

    “不用。”方云翻了个身,“你不是值夜吗?晚上有任务就别想睡踏实。睡不着就爱饿。你自己看着点,熟了就吃了,别烧没了就糟蹋了。”

    结巴一下子就愣住了,过了很久才又‘嗯’了一声。靠在墙上,脸上露出几分苦涩的笑意。他们俩曾经假扮过夫妻,差一点都弄假成真了。只是后来,自己身上有特殊任务,而她却以为自己死了。生死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已经习惯了。日子还得照常往前过,后来,她结婚了,离婚了,再婚了,自己回来后都没有打扰过她,毕竟过了这么些年了。可命运就是这么爱开玩笑,在她最狼狈的时候,自己又出现了。到现在为止,她没问过,自己也没说过。他以为她会有怨怼,但现在看来,她比自己想象的要从容的多。

    外面静悄悄的,只有方云浅淡的呼吸声,灶膛里慢慢的传来了红薯的香味,他轻轻的动了动,刚拿起木棍想拨开灶膛里的灰烬看看红薯熟了没有,窗户就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个,发出砰的一声响……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