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4章 民国旧影(51)三合一
    民国旧影(51)

    林雨桐虽然觉得方云这婚事有些仓促,但也仅仅是自己的想法。虽然两个三十多岁, 都经历丰富的人一见钟情叫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但这说到底也是人家的私事。再说了,周围的人也没人觉得奇怪可别扭。大家见多那种第一天相亲第二天打结婚报告第三天铺盖卷往一起一搬就洞房的情况, 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

    没想到的倒是安泰老先生在批这个结婚报告的时候, 不仅叫了两个当事人,也叫了林雨桐这个医院的领导。

    安泰老先生指着凳子叫林雨桐坐在他身边,却叫袁野和方云坐在了对面。他神色严肃的问方云:“结婚是一件严肃的事情, 你都想好了?”

    方云看了一边的袁野一眼:“是!想好了。”

    这位老先生眉头皱了皱:“虽然这个时候提出这个话题会叫你们都有些不自在,但是本着负责任的态度,还是要事先再问一遍的。”他语气顿了顿, “小方, 你再婚,跟前夫商量好孩子的事情了吗?孩子交给谁抚养,如果交给你,袁野是不是能接受,我都需要你们的保证。”

    方云的神色有些不自在, 之前跟老姚离婚,谁也没有提孩子的事情。一时之间, 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放弃孩子,她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没时间照顾孩子她心里哪里会不歉疚。只是之前却没有跟袁野提过孩子的事情。她心里有些慌乱,袁野还不知道自己有个儿子的事。“我……我……”

    正不知道如何回答, 一双温暖的大手伸出来, 一把拽住她有些局促不安的正揉搓着衣角的手, 然后就听他说:“方云之前跟我商量过了,孩子跟着我们。她一直想把孩子接到身边照顾,但是一个人带孩子还要工作确实顾不上,如今我们是两个人,我愿意跟她一起抚养孩子,视为己出。我们都这个岁数的人了,不管是从自身考虑还是从年龄考虑,以后,我们都不打算再要孩子。这个孩子是我们的唯一,我会做好一个父亲。我保证。”

    方云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她反握住袁野的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觉得幸福来的这么突然,这全都是她做梦都不敢想的。

    林雨桐看着两人挑挑眉,袁野的表态出乎任何一个人的意料。他不由的朝身边的老先生看去,就见他神色不动,良久才笑了笑:“那我下一个问题,不用问我也知道答案了。但出于对你负责的态度,小方,我还是得问一遍。”

    方云从跟他十指相扣的手上汲取到了力量一般:“我知道您要问什么,袁野他不是d员,这我知道。我不介意!我希望在以后的工作和学习中能帮助他引导他积极想组织靠拢。”

    林雨桐恍然。为什么这位老先生这么严肃,原来根子在这里。男同志结婚,对配偶基本是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的,是老百姓还是干部,是组织内部的人员还是非内部人员,都没有关系,只要不是敌对势力的就行。但是女干部找非组织内部人员的,几乎是没有的。方云这绝对算是一个个例。

    她还真有点佩服方云的勇气了。

    安泰老先生一副不出意外的样子,然后看向袁野:“同样的,你结婚虽然不需要批准,但是出于对小方的保护,还是要问你一句,你是否另有配偶?”

    林雨桐就看见方云瞳孔一缩,明显的紧张了起来。只怕她之前根本就没了解过对方的过去。

    袁野扶了扶眼镜:“我没打算隐瞒。我五岁的时候,家里给我找了个童养媳。比我大五岁,我是在她的背上长大了。对她也不能说没有感情,我一直当她是亲姐姐一样。在十六岁那年,家里叫我们圆房,我当时正上中学,自是不愿意的。我父母是老式的旧家长,要做主将她许配出去,她毕竟是嫁过人的,能有什么好亲事。说的亲事是个死了老婆的老鳏夫,都五十岁了,还是个老烟鬼。我不能看着她就这么毁了一辈子,于是……我妥协了,跟她圆房了。婚后我们有一个儿子,孩子周岁以后,那年我十八岁,去京城求学,继而又去了倭国留学,这一走就是八年,回来的时候,才知道她在我走后又给我生下一个遗腹子,她带着两个孩子说是要到京城找我,可是我却始终没见到过她。不知道是出了意外了还是怎么了,想找人的时候已经时过境迁。而我回来,都已经七年了,七年里,从来没有过她和孩子的消息。所以,我这种状况,算是有婚史吧。”

    童养媳这种事,现在这个年代有很多。别说是人失踪了,就是没有失踪好端端的再老家,这也不影响现在这个婚事。

    方云心里一松,脸上马上有了笑意,好似又想起什么似得道:“他们……应该会平安的。”

    袁野朝方云安抚的笑笑,却没有说话。

    林雨桐看向安泰老先生,就见他坐着沉吟了半天,才拿起笔,在两人的结婚申请上签了字。这事就这么成了。她站起来,笑着说恭喜。

    第二天两人就举办了婚礼,一碟子红枣一盘子花生米,一人一碗清水,这婚礼就算是成了。两人住在医院的办公室里。既是办公室也是家。

    这天,方云跟林雨桐借两勺糖:“我们叫小安安就要回来了,他爸去接了,我给孩子炸几个糖丸子。如今去买糖也来不及了。”

    两勺糖够干什么的?

    林雨桐给拿了小半碗,“是我给孩子的,别推辞。”

    方云看林雨桐的肚子:“你以后这别这么大手大脚,有孩子以后可不一样了。”说着,就真的只舀了两勺用医院包药片的麻纸给包起来,“肯定够!我上次买的糖精还有不少呢。”

    林雨桐没办法再推让了,给的多了,对人家是负担。她转移话题,“怎么样?跟袁院长还合得来?”

    方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眼睛亮闪闪的,低声笑道:“这越是有文化的人,花样就越是多。我实话跟你说,以前跟老姚从来没这么美过。”

    林雨桐:“……”夫妻生活这事不用拿出来说吧。

    方云却哈哈大笑:“有机会你在宿舍里住住,就不会这么腼腆了。在窑洞里住着,大家过的都是集体生活,有什么是大家不知道的?一到周六,谁不知道一个个的夹着被子都干什么去了?还有那相互给占着屋子排队的。说点私房话怎么了?”

    这个林雨桐倒是有所耳闻。青年旅馆就是给夫妻之间过私密生活的,人多屋子少,如今差不多都成了终点房了。这对夫妻完事了,就赶紧出来,后面还有人等着呢。有些都是相互熟悉的夫妻,大家组团去占屋子。宿舍里一般住的有已婚的也有未婚的,要是轮不到外面的旅馆,未婚的也非常自觉,出去消磨一天时间,给同宿舍的已婚人士提供方便。大家都习惯了,也就不害臊了。相互之间还打趣一二,开一些不伤大雅的玩笑。

    她笑了笑:“看你如今跟掉到蜜罐里一样,都有些羡慕了。”

    方云很知足:“我从没想过我能这么幸福。不用我做家务,晚上还总是给我打热水洗脚,五除了工作什么都不用想,他除了工作还要照顾我和安安,你都不知道,有时候觉得,我这日子跟偷来的似得,都有点不真实。她说要接安安回来,说想做个好父亲。我就叫他去了。安安没见几次老姚,而且孩子还小,不可能有什么印象。我想……不说透,这孩子只怕也就将老袁当亲爸了吧。”

    “当然。”林雨桐点头,“孩子最敏感,谁对他真心,谁对他假意,他们可都知道。”

    两人说笑着走出门,远远的看见小路上走过来一个抱着孩子的男人,正是袁野。他用棉袄把孩子裹在怀里,方云立马就跑着迎过去。

    林雨桐笑了笑才回屋,但心里却总觉得哪里别扭。

    四爷从书房里出来,伸胳膊展腿的轻微活动着,“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听见你们的笑声了吗?”

    林雨桐看四爷:“你说真会有这么一个看上去完美无缺的人?”

    现实中简直就是完美的丈夫典范。自己跟四爷那是几辈子的情分,不能拿出来比较。但是袁野这样的,她还真是基本没见过。现实生活中肯定有这样的好人,但是这凡是吧,都得有个过程。方云和袁野感情好,这还能解释成男女之间的事,毕竟这新婚燕尔,感情好点很正常。但是袁野对一个继子……反正刷新了林雨桐的认知。

    四爷听了林雨桐的讲述,半天没有言语,良久才道:“小心防着些。不管是药还是那些已经露了面的武器,想来该知道消息的都知道了消息。谁也不敢确定,有没有人渗透过来。”说着,就拿大衣,“你在家呆着,别出门了。我得去汇报一声。”

    林雨桐看着他急匆匆的出门,愣在当场没有说话。积极防范是对的,但要是因此怀疑每一个要靠近的人,会不会有些杯弓蛇影呢。

    她坐回炕上给孩子做衣服和尿布,心里却有些乱,她想起了方云幸福的脸,继而摇摇头,不会这么巧吧。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能瞎说,再说了,要是袁野真有问题,是进不了言安的,每个进来的人都在交际处之外,接受一个月的观察。所以,每个进来的人,背景都是干净的。活跃在言安的也不是没有外人,比如邮局这样的地方,都是当局设置的机构。但他们也就是那么十几个人,而且都在明处,被盯的紧紧的,一般是出不了状况的。所以,朝言安排遣特务的难度,非常大。这也是为什么两人一直都比较安心的原因。

    但如今想想,凡事都是有意外的。

    四爷回来的很晚,林雨桐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她趴在被窝含混了问了一句:“是不是有问题?”

    “这谁也不知道。”四爷的声音不高,“即便不是,但也给咱们提了一个醒,该小心的时候还是要小心。”

    从这天起,林雨桐就有意无意的特备留意袁野的事。但说真心话,人家身上还真没什么可疑的地方。论起医术,那也是中西医都擅长。做起领导,也是平易近人的很,大部分的护士都挺喜欢他的。跟方云两人住在医院,他怎么对这母子的,大家都在眼里。说不说方云的前夫给袁野提鞋都不配。人家对孩子,那真是没的说。雇了个保姆白天带孩子,方云有时候忙着下乡做妇女会的工作,三五天都不在家,但是孩子却被袁野照顾的很好。到了周六轮休,就带着孩子去市场,总会买点零嘴哄孩子。这可不是谁都舍得的。比对亲生的还亲。照顾方云那也是无微不至,每天早上,恨不能给她把牙膏都挤好,晚上更是亲自给方云洗脚。好些找领导汇报工作的护士亲眼撞见过。所以,大家愈发的传的厉害。以前大家都羡慕林雨桐,觉得人家的男人怎么就能那么体贴。如今呢,都羡慕方云。俨然就是最新出炉的模范夫妻。

    以前医院是不办舞会的,因为方云觉得不好,现在她不光是不反对,还积极的操办起来,叫小护士们邀请她们想邀请的人,咱们自己办舞会。有天晚上林雨桐值班,还能看见在医院的广场上踩着舞步的两个人。袁野嘴里喊着节拍,非常耐心的教方云在跳舞。

    观察了一阵,除了觉得这个人真是各个身份角色都做的很好意外,什么也没发现。也不能靠着这份疑神疑鬼的,就耗费所有的精力只盯着一个人,这绝对不合适。只能把这份警惕小心收着,该干嘛干嘛。

    随后,林雨桐也顾不上多想了,前线慢慢的有重伤号被送了回来。这些人属于比较幸运的一类,当场没死,而药物有能帮助他们维持的情况不进一步恶化。只有具备这两条,才有被送回大后方的可能。

    林雨桐又开始一天好几个手术的日子。

    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天天的发育起来的。等林雨桐觉得身子越来越重,一天四台手术有些吃力的时候,孩子一进显怀了。

    “都六个月了,能不觉得累吗?”四爷将林雨桐一双浮肿的脚放在水盆里,轻轻的给按着,“小腿还抽筋?”

    “不了,就那一下。”林雨桐深吸一口气,扶着腰直想躺在。

    钱妮拿了两双大了一些的单鞋进来:“我做了两双大点的鞋,看穿上会不会舒服一点。”

    三十七码的脚得穿三十九码的鞋了。

    林雨桐看了看那脚上,四爷一压就是一个坑,“这么高强度的工作,还能坚持下去吗?”

    “能!”林雨桐往下一躺,“我心里有数。”

    林雨桐没往后缩,但是袁野却主动找了安泰老先生,要帮林雨桐分担工作,“我一个大男人,扛得住。将那些实在我是没把握的手术患者,给林大夫吧。剩下的我来。”

    方云看向林雨桐:“你现在情况特殊,就别推辞了。”

    结果大半个月之后,袁野累倒在手术台上了。硬撑着做完一个手术,当即就晕倒了。

    知道消息的时候,林雨桐也是刚从手术台上下来,认真给袁野做了检查,然后四爷叫白元买了不少的东西亲自给送过去了。

    当天晚上,两人面面相对,心里升起的不是感激,而是更深的戒备。这个人不可小觑。他这个形象塑造的简直太成功的,而如今,不知不觉之间,叫林雨桐和四爷欠下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

    要么,他真是个十全十美的好人。要么,他可就隐藏的太深了。不骄不躁,用心经营,等人都失去戒备心的时候,再狠狠的窜出来咬人一口。

    他们没有证据,但从心里,却认为袁野多半属于后者。

    “也不知道查袁野的事情有没有消息。”林雨桐不由的问了一声。

    四爷没言语:“想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但袁野那边有人在暗处盯着呢。”

    “药厂那边宋凯文说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林雨桐轻笑一声,“看来这位还是个极为有耐心的人。”

    随后的日子,林雨桐和四爷都对方云两口子释放了足够的善意,甚至四爷还请袁野去了书房,将这个家的‘底细’叫他看个清楚明白。

    但对方一副跟四爷推心置腹真诚相交的姿态,半点异样都没有露出来。看着他在饭桌上给方云夹菜给安安喂饭,对孩子的吃喝拉撒极为有耐心,也看不出来半点嫌弃。没过几天,就听说袁野工作表现突出,入d了。

    这算不算是步步为营呢?

    林雨桐真的都要以为自己是疑邻盗斧,以为方云的运气简直逆天了的时候,事情骤然有了变化。

    六月天了,有些热的慌。林雨桐穿着白色的衬衫,袖子挽起来还是有些燥热。安泰老先生林雨桐去办公室,“你去歇着,巡查病房的事情有我呢。”

    林雨桐的肚子很重了,八个月了,再有一个来月就该临产了。一抬腿一动不步,浑身就冒汗。办公室里,几个小护士围在一起,谈论这黄河花园口堤坝被挖掘开,阻挡倭寇的事,“估计用不了多久,咱们又得忙了。灾民肯定少不了,这安置之前,咱们得给做基本的身体检查……”

    这还真是。她拍了拍肚子,“我估计是赶不上了,这孩子大约该在那个时候出生了。”

    七月的一天夜里,雷声轰隆而至。林雨桐猛地睁开眼睛,四爷翻身拍她:“是雷声,不是爆炸。”

    林雨桐喘了一口气:“叫钱妮来帮忙烧水吧,羊水破了。要生了!”

    四爷蹭一下起来:“我去医院叫人。”

    “医院顾不上。”林雨桐拉着他,“没有闲置的人手。我自己来……”

    阵痛一阵一阵的袭来,外面传来钱妮和白元的声音。两人一个从外面的水窖里往里面提水,一个忙着在灶膛前烧火。

    四爷将林雨桐消过毒的剪刀等东西一样样的放在手边,“告诉我,该怎么做……我来……”

    下身的衣服被四爷腿去了,他举着手电:“宫口开了多少怎么看?”语气里有点懊恼,好似没提前学这些叫他有些后悔。

    林雨桐笑了笑,拉住四爷有些颤抖的手:“没事,顺产……你帮我压着这几个穴位……”

    被男人盯着生孩子,这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最丑的一幕全都落入他的眼里。

    “别胡思乱想。”四爷的手不停的按着,“你什么样我没见过?”

    林雨桐笑的着配着那狰狞痛苦的表情,看着都有点瘆人。钱妮在外面转圈圈,“水烧好了,要端进去吗?”

    四爷见林雨桐点头,就朝外喊:“拿进来吧。”

    钱妮哪里见过这个阵仗,吓的差点把手里的水盆给扔出去。四爷摆手:“这里不用你,你去做点吃的,要好克化的。”

    等锅里传来蒸蛋羹的香味的时候,林雨桐压抑的叫了一声,紧跟着就听见四爷喊了一声:“出来了……出来了……快……”

    林雨桐尖叫一声,孩子就彻底生下来了。她自己强撑着起来,自己动手剪了脐带,将孩子的口腔清理了,然后拍着他直到他哇哇的大哭起来。

    四爷将水盆端起来,林雨桐亲手给孩子洗干净,将肚挤眼给包好,然后穿上小衣服,用襁褓包了,放在身边,这才往下一躺,直觉得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睁开眼就见方云抱着孩子正给孩子喂水。她见林雨桐醒了就转脸道:“我说你也真是够艺高人胆大的。自己给自己接生?真是能耐了。要不是值班的护士出来上厕所,看见你这边灯火通明的,都不知道你生了。”

    晕过去以后,剩下的事情肯定是医院的护士帮忙给处理的。

    林雨桐笑了笑,就见四爷从外面进来,端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奶,应该是羊奶。见林雨桐醒了,就把碗朝一边一放,端了水给林雨桐递到嘴边,“要靠起来吗?”

    林雨桐点头,“把奶羊牵回来了?”

    “嗯!”四爷应了一声,“白元一早就去了。滚了好几遍,应该没问题。”

    林雨桐揉了揉胸口:“还得先喝两天羊奶……”说着,就伸手要抱孩子,“方大姐给我吧,你那边也忙着呢。安安没人看着也不行。”

    方云将孩子递过去,“要想母乳好,还是得多喝汤。买两只鸡来,先炖着吃……”

    林雨桐看向怀里的孩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猛地就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借着是焦急喊声:“方政|委……方政|委……你赶紧去看看……赶紧回家去吧……”

    方云一愣,疾步就往外走:“怎么了?”

    林雨桐听见外面的人说:“……你家里来人了,说是袁院长的家人……”

    “家里人?”方云的声音透着几分疑惑,“哪里还有什么家里人?公婆早死了,又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

    “说是他的老婆和儿子……”

    这一声传进来,外面安静了好一会,才听见逐渐远去的急促的脚步声。

    袁野的原配跟他都分开十好几年了,遍寻不到,如今却来了?这还真是够巧的。

    林雨桐解开襁褓又看了一遍,确认不是看花眼了,就是儿子之后,一边包孩子一边问:“是跟着河楠的灾民一起来的?”

    “只怕是了。”四爷就笑:“这灾民一路可是不容易,能顺利的逃出来还在这里巧遇丈夫……”

    这种概率有多大?

    两人只看着襁褓里的孩子,剩下的事情就是静等了,看看袁野有什么样的打算。

    “又是个儿子?”林雨桐嘴角带着笑意,“这世道,我倒真是希望是个儿子,要是闺女可真是受罪了。”

    四爷将孩子接过去,然后用勺子舀着羊奶给孩子喂,又叫钱妮把饭给端进来。

    却说方云刚听到袁野的老婆来了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好半天才回过神,疯了一样朝家里跑去。两人以办公室为家,如今办公室门口围着不少人,有医护人员也有没出院但能走动的病人。看见方云回来了,众人都闭上嘴,自觉的让开一条道来。

    方云双手握成拳头,鼓了好大的劲才抬起脚。可这一步一挪,却怎么也不敢往里面去。

    门帘子掀开了,袁野出来看见方云愣了一下,然后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把方云抱在怀里:“别怕!别怕!咱们俩好好的,我的心你还不明白?”

    可你老婆来了?原配的夫妻!

    袁野朝松开方云,朝周围的人笑了笑:“家里出了点事,叫大家跟着担心了。谢谢!”他郑重的鞠躬,倒叫众人不好意思再围观下去。

    慢慢的也就散了。还有人在人群里全方云:“好好处理,别置气!”

    袁野拉着方云的手,朝对方笑笑:“等家事处理好了,我跟方云请大家吃饭。”

    立场非常明确,没打算跟方云散了。

    方云只觉得心一下子就踏实了,理智也回笼了,转脸问道:“怎么回事?”

    “进去说。”袁野拉着方云的手来回的摩挲,“我之前就说过,她是童养媳,我是在她背上长大的。你要是不自在,就经她当成我的亲大姐吧。我俩没什么夫妻情分,但要说到感情,我还真不能一点都不管她。你能明白吗?”

    方云胡乱的点点头。手把手将他带大,肯定感情上极为亲近。

    掀了帘子进去,方云就愣住了,里面的母子三人衣衫褴褛。那女人看起来都有五十岁的样子,头发都有些花白,面容枯黄,皱纹从眼角到唇角,都很深刻。一双手局促不安的来回搓着,骨节粗大,满是茧子。而两个男孩子倒是生的不错,看起来倒也精神。

    袁野低声道:“这就是大姐。”

    方云心里的那点担忧全都没有了,脸上也有了笑模样:“是大姐啊!都别站着了,赶紧坐。”说着,就上前热情的拉对方的手,然后埋怨袁野,嗔怪道:“两孩子和大姐都是受了罪了,见到了就是咱们一家的缘分,赶紧弄吃的去。叫人去食堂看有什么现成的。”

    袁野马上笑了笑:“刚才你没回来,我不是不敢放安安一个人……”跟陌生人在一起吗?

    这话叫方云心里跟舒服了些,亲儿子来了,对不亲的还是一样的上心。

    等袁野端着饭盆出去了,方云才对这坐立不安的女人道:“大姐,你看这如今……咱们……”

    “我原本姓陈……你叫我陈大姐。咱们就只当是亲戚处着。”陈大姐赶紧表白道:“家里糟了难了,逃出来的,没想到能碰见小野。你放心,我们没打算打搅他的日子……”说着就起身,拉着两个儿子要往出走。

    方云吓了一跳,这么出去了人家还不定怎么说自己呢。她赶紧拦住,“大姐,老袁都说了,您就是他的亲大姐。不是夫妻,这情分也没丢啊。你要真走了,这不是叫老袁被人家指着脊梁骨吗?再说了,这俩孩子还能不叫他们认亲生的父亲?”

    陈大姐明显愣了一下,回头看两个都是半大的小伙子的儿子,一时倒是为难了起来。

    “姨姨!”大点的孩子男孩子站出来挡在母亲的身前,扭脸看方云,“我是袁平,今年都十七了,是个大人了。我弟弟袁亮也都十五了,我们能自己养活自己。刚来的时候安置我们的首长都说了,不管是开荒种地还是当工人,他们都是欢迎的。我们不给你们添麻烦。”

    方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这是袁野的亲儿子,从小就没父亲,肯定吃了苦头了。将心比心,袁野心里就真的一点都不愧疚。正想的出神,炕上的安安不知怎么的,猛地就哭起来了,她才要上前,一直没说话的袁亮一下跑过去,将安安抱起来,然后举高高,逗得安安咯咯直笑。

    袁亮猛地醒悟过来,想放下安安又怕他哭:“我身上脏……听见他哭了一急……这是我弟弟吧。长的真好看……”然后在安安的哼唧声中又将他举起来:“我是二哥……”

    方云笑了笑,“这小子喜欢你,你就受累带着他玩吧。”心里却有些触动,袁野怎么对待安安的?那是比老姚那个亲爹好的不是一星半点。他能这么对待自己的儿子,那自己呢?对这俩孩子不闻不问?这是要叫人寒心的。

    她拉着这母子又坐下,问了他们这些年的事。

    陈大姐有些羞愧:“当年婆婆去世了,公爹又娶了一个……那女人年纪不大,却是个厉害的。将家里看的紧的很。平子病了,去自家柜上抓药,都抓不出来了。再加上刚生了亮子,月子里实在是……受不住磋磨,才把婆婆临终给的细软带上,想带着孩子去找小野去。在本地也不敢变卖那些首饰,只能去外地。可两孩子都小,风餐露宿的,我一个人带着俩……根本就顾不过来,这个发烧那个咳嗽的,最后只得在一个小村子里落脚。结果两孩子亏了根子,看病抓药三五年里就没断过。我要看顾他们,也没法子找营生。只能坐吃山空。不过好在钱花了,两条小命算是留住了。可再想找小野去,或是直接回老家去,也都没有盘缠了。只能在村里里踏实的住下来。可日子还是艰难,勉强糊口养活孩子都难,哪里能攒下钱做路费。时间一长,我也就歇了这心思了。好容易把这俩小子拉扯大了,他们也能做工挣钱了,谁知道要打仗了,世道越发的乱了,黄河这一决堤,家也被毁了。好在当时这俩孩子之前在络阳那个兵工厂做工,发了工钱要接我去看病,我们在络阳城里,这才逃过一劫,村子都被淹了,差一点就死在里面……到处都是乱哄哄的,赈灾的一口粥都抢不上……我们算是幸运的,两孩子拉着我硬是挤到了火车顶上,这才逃出来了……妹子!你是个好人,我看的出来。你们也不容易,我这边真不用麻烦你们,带着俩孩子种地总能有一口饭吃的。”

    方云却摆摆手:“老袁再不济,也不至于连大姐和俩孩子都安置不了。你们听我安排就是了。要不大姐在医院当个护工……”

    “医院行!”陈大姐就笑,“咱们老袁家祖上就是开药铺子的,我在家里呆了十多年,药材什么的我都懂……”

    那这可太好了。留下医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到底别扭。倒是药厂那边,哪怕是分拣药材,工资都在二十以上。心里这么想着,就问袁平和袁亮:“你们在络阳兵工厂干过?”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