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4章 民国旧影(41)三合一
    民国旧影(41)

    那个背影挑着两桶热水, 腿脚有点不灵便,一眨眼,就拐弯,屋舍挡住了视线,看不清楚人了。这应该就是丁帆。

    郑东找了这个人, 既然他在这里,那么, 这个澡堂子也就是一处间谍机构。而如今的政策,郑东即便知道,也没办法出手。他透漏给自己, 是希望自己怎么做呢?

    四爷笑了笑, 也没再回去。这里没什么好见识的。不愿意在木桶里跟别的女人混浴, 就会被发个木筹,上面写着‘风吕’两个字。意思是公共浴室。倭国向来就有男女混浴的风俗,有什么看头。

    所以说, 这里的所谓浴室,功能多多。当澡堂子也行,当成旅店也可,要是在这里来场露水风月,条件也很便利。

    他没多耽搁,出门也没做郑东的车,直接叫了黄包车往回赶。地方有点远, 一个小时才回来。

    安全上倒是不用担心, 后面的车里蓝衫黄裤的人跟的很紧。

    到家的时候, 槐子已经在屋里。见他没穿制服,四爷惊讶了一瞬:“这是怎么了?”

    “官被人给撸了。”槐子笑了笑,浑不在意的样子。

    四爷将外面的衣服脱了,“总得有个缘由吧。”

    “上面下令了,要抓捕报社的一些记者,爱国文人,还有进步学生。都是些有抗倭言论的。这活太脏,我不能干。已经叫人去悄悄通知了,能走多少走多少吧。”槐子冷笑,“只是那些文人……你是知道的,那是宁肯去监狱里坐坐,也坚决不逃的。”

    当然了,也是无处可逃。

    四爷沉吟道:“姜现在抓这些人,是要给倭国人一个交代。但是放到监狱里,却也未必会如何,之后周旋周旋,也就放出来了。总要给社会舆论一个交代的。”又问槐子,“以后有什么打算。”

    槐子沉默了很久:“我倒是想走,去前线,只要对倭国人开战,哪里都行。”说着就失笑,“我也就是说说……再看吧。”

    这边话没说完呢,那边外面又喊了,杨子被抓了。

    槐子站起来往出走:“我去处理,出不了事。你们别掺和。”

    杨子大概是被混在学生堆里被抓进去了,要不然以槐子的面子,应该不会对杨子动手。林雨桐也确实没怎么往心里去。转脸问四爷郑东找他做什么,四爷将经过说了,“……恰巧碰到了丁帆。”

    “用这个人……帮助咱们脱身?”林雨桐问了一声。

    四爷点头:“三十八号费劲心里想要留住咱们,想走可没那么容易,一通电报下去,到处都会是通缉令。”

    另外,也是真的不想连累相关的人。比如林家,比如学生,比如宋校长这样的同事。

    等白坤将一切都处理好了,这才回来:“要走,就不要耽搁了。你们先撤,过上一年半载,我想办法把设备弄出去,然后就去找你们。”

    四爷点头:“我们会在西按等你。到时候在报上登寻人启事就好。”

    两人商量了细节,白坤最后才道:“所有后续的问题都有我和槐子在,你尽管放心。”

    林雨桐将几个住处要紧的东西都收起来了,但又保持了常住的样子。这天晚上,跟平日里没什么区别,四爷和林雨桐乔装了一番,顺利的从林家走了出来而没有惊动其他人。

    京城东车站,晚上的人也不少。等四爷和林雨桐到了地方,铜锤就递上两张票,然后将行李箱递上去:“回头我去找你们。”

    四爷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后会有期。”

    票是一等座,因着铜锤在铁路局挂着名,他又是个会做人的,之前将这列车上的列车员全都贿赂了一遍,上车会不会有任何问题。车是开往津市的。如今可不比后世,想去哪里买票就到。最多倒一两回车。现在可不能跟以后比,想去西按,没有直达车。除非有专机专列,剩下的就是绕。从京城坐火车去津市,然后从津市做船去金陵。再从金陵坐车去络阳,再从络阳坐火车到童关,入了童关就算是到了陕熙了。然后再看是做火车还是其他。在加上不会刚好赶上就有去目的地的车或者船,在路上的所要消耗的时间,简直不跟想象。

    车是晚上十一点三十分的,候车厅里的大洋钟到了十一点开始准点报时。

    四爷和林雨桐不由自主的往钟表的方向看了一眼,静静的等待着。

    此时京城的街道上,有些不繁华的地段早已经没有人了。一辆汽车猛的停在了空旷的地方。槐子扭头看看,后座上坐着三个人,一个是丁帆,剩下的一对男女,据说是山本株式会社的当家人。如今他们都昏睡不醒。

    槐子将怀表拿出来看了看时间,很好,跟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他将丁帆带下车,放在离车不远不近的距离,然后将驾驶室的车门打开,将丁帆身上的衣服撕下一点挂在车门上,做出急着逃跑的样子。

    然后跑出二十米之后,才将手里的手榴弹扔了出去。准确的从开着的车窗抛进了车内。他猛地提起速度转身就跑,身后传来爆炸声,他脚下的大地都跟着颤了颤。回头一看,汽车已经在大火之中,传来难闻的焦灼味道。不远处的丁帆还那么静静的躺着,生死不知。但槐子知道,即便有呼吸也醒不过来了。

    他再不留恋,加速朝前走。转过两条巷子,就是林德海和林母住的院子,他敲门的时候,就报了名字:“阿玛,外面乱了,我来瞧瞧。你还好吗?”

    林德海心里一下子安稳了:“好着呢。你今晚就别走了,住下吧。”

    “我在我额娘这边。”槐子应了一声,隔壁林母已经把门打开了,“杨子呢?你跑来了,杨子怎么办?”

    “林家那么多人,他有什么好怕的。”槐子应了一声,然后再看看怀表,“十一点二十分钟,不早了,赶紧歇吧。”

    这话才一说完,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爆|炸声,将林母吓了一跳,“离的远,像是租界那边。”

    槐子心里一松,成了!

    两声爆炸声一响,火车站有短暂的混乱。但紧跟着,有穿着制服的人拿着大喇叭:“去津市的准备上车。去津市的准备上车……”

    四爷一手拉着林雨桐,一手提着行李箱,“走吧!”

    顺着人群,在车下检票,然后上车,顺利的坐到包厢里。好像还能听见外面的警哨声。

    十一点三十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