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0章 民国旧影(37)三合一
    民国旧影(37)

    三四年到来的时候, 四爷的心情并不怎么美妙。常不常的对着报纸上的新闻冷笑。林雨桐将报纸都收起来:“行了!不看了。”什么溥宜,早就知道的结局, 气什么气。她转移话题,“今年学生都有积蓄了,差不多眼看过年了,也都回了。咱们怎么办?是在城外过年, 还是回城里去。”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就在城外吧。也好好的歇一歇, 最近真是累的。”

    林雨桐也是这么想的,“要是回城里, 光是应付上门的客人就够人累的了。”

    年货不用准备, 郑东就给准备的妥妥当当,一车一车的拉了过来。陪着四爷和林雨桐在城外过年的, 除了铜锤母子,就是白坤叔侄了。

    林雨桐跟铜锤娘在厨房忙活, 男人们有男人们的事, 光是槐树林那边的厂过年发福利的事, 就叫几个人忙的够呛。工人都怎么倒班, 怎么保证不泄密等等, 都是要考虑的问题。

    日子一晃就到了腊月三十,年夜饭准备的很丰盛,鸡鸭鱼肉都有。佟婶的手艺不错,没怎么用林雨桐沾手,一桌饭就上桌了。大过年的都说的是吉祥话,不管多不痛快的事, 也没人提起。一顿饭吃了几个小时也才散了。

    在城外是听不到什么鞭炮声的,这里离哪边都不近。差不多到十二点的时候,还是铜锤象征性的在院子里放了俩挂鞭炮,这个年就算是过来了。

    大年初一一开门,就见到门外的郑东,“过年好啊!”

    林雨桐都不得不佩服此人,十分放的下架子。对这样的人即便不喜欢,可却也讨厌不起来。

    四爷笑着将人迎进去,林雨桐给上了茶,就去了一边的屋子准备给郑东的回礼了。这上门拜年,礼可有点重。

    隐隐约约的听着外面的说话声。郑东压低着声音:“……这身边多了一双眼睛,做什么都不方便,来年咱们正式开工,这个女人可得防着点。”

    林雨桐知道这说的是陶桃。

    就听四爷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郑东好似拿不定主意一般,好半天才道:“说实话,搬开这个女人容易,就是逼急了,直接给……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搬开这个,金陵那边就不会另派一个?这个是在明处,又是相处过两年的,彼此多少都有些了解,掌控起来相对来说也容易一些。可要是换个人来,这咱们什么都不清楚,还不如叫她占着位子呢。另外,如今是明着安|插人,这要是逼急了那边,给暗处安|插个把人,到时候才真是防不胜防呢。所以我的意思,这个女人咱们不仅不动她,还好好的供着她。她想看什么,咱们就让她看什么。只是……生产环节,只有你最懂。咱们能不能从生产环节上动动手脚,也别什么都叫她给看去了。”

    林雨桐心里一跳,这话可真递到四爷的心坎上了。四爷一直没主动提,原来是知道这家伙会主动提起。

    她这么想着,手脚的动作就慢了下来,

    就听四爷道:“不想叫她看见,除非又某个环节不在厂子里生产。”

    郑东的眼睛一亮,声音更低了下来:“这倒是个好办法,暗处的那处厂子我也不问具体的地址,也不问由谁在负责,我想着,咱们能不能换个思路,两处厂子都少个环节,我这边给他们那边多生产一个环节的零件,而他们为我多生产一个环节的。两边做成成品之后,相互交换,谁也不吃亏,谁也不占便宜。如此,也可以保证机密不泄露出去。”

    林雨桐心想,办法好是好,但是你怎么敢保证四爷待两边的心是一样的呢?不过,这暗处的厂子虽然在暗处,但是很多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厂子的存在。如今看四爷的意思,关键的零件他大概根本就不打算由这两个厂生产吧。密室里那套更小的设备只怕就是为这个准备的。陶桃是汪系的人马,四爷不一定有心防着郑东,但肯定是防着汪系的。

    果然,就听四爷道:“这却是是个好主意,这么定了。”

    林雨桐心道,郑东还真是会给他自己挖坑。

    送走郑东,四爷才叫了白坤说话,“……如今,主要还是要有训练有素的工人,至于图纸,你这边倒不一定非得全部掌握。”

    白坤也是这么想的,“工人的工作我会做,有意向的我们会派人将他们安全的送到苏区。等能建立自己的兵工厂了,这些人就是都是骨干了。”

    四爷对他的这些事并没有发言,那都是工人自己的选择。即便在学生中,白坤私下里做学生的工作,他也从来没有过多的干预过。

    两人说了会话,四爷最后又叮嘱了几句,“……郑东是个聪明人,以后相互来往的可能更频繁。所以,你万事还是得小心一些。另外,咱们这边的厂子,原材料的运输,属于机密中的机密。一个弄不好,最后的老巢就被人给掀出来了。到时候……老白啊,这可就大白天下了。一旦放在明处,这厂子对你们可就没用处了。”

    白坤的神色郑重起来:“放心,我会尽快通知家里,这部分的工作还是得有人配合才能完成。我嘛……重心还是确保你们的安全。”

    交换了意见,白坤就走了。他倒不是急切,关键是四爷和林雨桐也得起身出去拜年了。

    像是宋校长家,还有学校里的同事,连同四爷认识的一些文人。都得上门走一走的。在一个教授家里,有幸看到了《雷雨》的稿子。听说一些大学的学生私下里排演话剧,虽未对外售票演出,但在小范围的圈子里,还是一炮而红了。

    初二,两人又回了娘家。自家的小院子里,杨子早就替他们把炉子升起来了,屋子也暖和。槐子回来后,并没有将家给搬出去。这点叫林母有些不满,但槐子坚持说:“如今世道乱,一大家子抱团住在一起,相互有个照应,安全!”

    因此,这事就这么搁置了。

    今儿林雨桐回娘家,林母少不得絮叨几句,林雨桐就那么听着,听完也不发表意见,反而问起杏子上学的事。

    杏子其实是舍不得卤肉的生意的,但是林母如今自认杏子也算是官家小姐,愣是不叫她抛头露面,倒是十分支持她上学了,还问林雨桐:“你们那学校招不招杏子这样的学生?”

    字都写不利索,怎么招?

    林雨桐正想着这话怎么说才好,就听杏子接话道:“大学只要要高中毕业,我不行。还是听杨子的,去护士学校。我去护士学校,打打针包扎伤口我应该能学会。”

    林母也不愿意:“这要打针,整天看老爷们的屁股,算是怎么回事?”

    这话叫杏子的一张脸通红。

    杨子赶紧道:“娘,你这说的都是些什么?人家那叫白衣天使,大夫眼里只有病人和非病人的区别,哪里分什么男女?您真是的!都什么年月了,还说这些个糊涂话。”

    林母被杨子镇压,过了正月十五,杏子就被送到护士学校,选择了住宿。

    整个大年下,都没见林德海。估计他也是琢磨过味来了,对林雨桐有点惧怕。再加上槐子回来后,他告状无果,就再也不往前凑了。如今他是要钱有儿女孝顺,又因为槐子今非昔比,不知情由的上来巴结的也不少,他的日子过的也舒服。刘寡妇年前从娘家回来,如今伺候他伺候的跟老太爷似得,也不上去碍眼。他不回林家,槐子直接给送了年货,竟是一点请他回去的意思也没有,他就更安分了。

    这个新年,就这么波澜不兴的过去了。

    听说陶桃上门给槐子拜年,对林母也是各种的好。起初林雨桐还有点担心林母犯糊涂,真把这女人给招到家里。谁能想到,林母憋着劲想找个出身良好的大家闺秀配自家的儿子,这么一个出身低,又在男人堆里厮混的姑娘,如何能入她的眼。以前看好的于晓曼,听说在厂子里做什么秘书,她的脸都不好看。觉得都不是本分的女人,这样的姑娘坚决不能娶回家做媳妇。后来陶桃第二次登门,槐子好言好语,笑语嫣嫣,林母当即就拉下脸,指桑骂槐的将陶桃好一顿排揎。最后把陶桃直接给气哭了,槐子一副歉意愧疚的样子将人送走了。他见林雨桐问起,就笑了起来:“还别说,这糊涂人有糊涂人的用处。我年前躲了陶桃好几次,宗室打着忙的幌子,可这躲来躲去也不是办法。可要面对吧,拒绝的太直接,这个女人只怕不肯善罢甘休,再叫她记恨上,我犯不上的。正想着过年后请阿玛出面将人给打发了,谁知道额娘插了这一手倒也利索了。反正,她是觉得,想进咱们家的门,两老都是坚决不答应的。这就足够了。剩下的事情慢慢来吧。”

    “只是这么耽搁了你的婚事……”林雨桐看向槐子,“遇到合适的,也别多想。总不能因着她在,你连家都不成了。”

    “看缘分吧。”槐子笑了笑,一点也没往心里去。

    林雨桐又想起于晓曼:“你跟她又接触?”要不然她上次不会那么突然提起。

    槐子点头:“我跟郑东之间的关系你也知道,避免不了跟于晓曼见面。你想说什么我清楚,我们……大概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干她们那行的,我早就说过,难有善终。可即便想脱身,也脱不了身。我不会明知道有危险,还上敢着往上扑的。这姑娘叫人觉得挺舒服的,也很容易叫人有好感。郑东一度还想撮合。后来我拒绝了。不可能有结果的事,就不要叫它开始。”

    很理智的选择。

    林雨桐就再也没有言语,槐子心智成熟且坚定,该怎么选择,他心里有数。

    出了正月,学生陆陆续续的返回了。白天开始上班,晚上继续上课。如今算是正式开始生产了,四爷白天都泡在厂子里,连午饭都不回来吃了。

    厂子里给四爷连同这些学生是要开了小灶的,但被四爷拒绝了。也就在厂子里吃一顿饭,这些学生也都是苦惯了的,叫他们跟苦大力的工人分开吃,还真有些不习惯。

    郑东见四爷坚持,就退了一步,又给四爷定了大馆子的菜,叫每天按照饭点送过去。四爷就笑:“我吃不惯外面的菜,家里也惦记,说好了每天给按时送的。”

    反正秉持一点,坚决不搞特殊化。谁知道这点特殊,在以后会被扣上什么帽子。

    于是,白元每天多了一个差事,就是给四爷送饭。林雨桐知道四爷的意思,所以饭菜也很简单。俩菜一汤,还都是素的。有时候还比不上工人的伙食,不过胜在精致罢了。都在车间吃饭,一看四爷的饭菜众人也都没了半点隔阂。素菜做的再精致,那也是素菜。白菜汤变不成红烧肉。四爷简朴这一印象,就这么印在很多人的心里。

    这天林雨桐将饭菜装好,二月的天还是极冷的。前两天一场雪下来,叫气温更低了。要是车上没有炭炉子,这饭菜到了地方就冷了。今儿林雨桐做的是杏仁菠菜,清炒莲藕,汤是蛋花汤。叮嘱白元路上小心点,这才看着他离开。

    骡车走十里路也就半个小时,到了地方,白元从车上下来,赶车的不用吩咐,就在厂门口的大树下等着。

    白元提着食盒往里面去,远远的看见墙根底下,坐着个浑身褴褛的要饭的。他仰头看了看天,今儿天阴沉沉的,又没有太阳,那墙根地下又不能晒太阳,坐着那么做什么。乞丐乞讨,都是去城里,找那些酒馆饭店,看有没有客人吃剩的,好歹能混口吃的。或者干脆就在去人多的地方,百千个人里总能碰见个心善的,或是给半块饼子,或是给一分钱呢。总也不会饿着。可这个叫花子倒好,在这里乞讨。这厂子是封闭的,除了四爷带的这些学生每天能按时进出,剩下的工人都不能随便出来的。这周围没有人烟,在这里讨饭,他摇摇头,哪里讨的着。

    将饭菜给四爷送到,他就守在一边听这些工人说闲话。等着吃完饭拿了食盒回家。

    厂子食堂的师傅看着四爷盘子里的菠菜称奇:“这么冷的天,菠菜长的怪好的。”

    四爷还没说话,白元就接口道:“园子里的花房,种花怪可惜的。林先生就做主种了点菜,出苗了。”

    那边的学生也笑:“我们也跟着有口福,昨晚的蒜泥小白菜吃着就顺口。”

    这师傅夸林雨桐实诚,说笑着,就起身提着只剩下菜汤的桶往出走。白元看见那师傅盆里还剩下俩个缩成青疙瘩的馒头,就笑道:“把那馒头给我吧。”

    那师傅就笑:“哎呦,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路神仙了,你看把这馒头捏的。”

    这种一出锅就缩成瓷疙瘩的馒头,被叫做‘鬼捏馍’。北方过年前家家户户都蒸馒头,有些人家一大锅出来近乎一半上面好似都有被捏了几下的手指印,按照迷信的说话,这是家里儿孙不孝顺,祖宗看不过。怕出现这样的现象,好似总在出锅前往灶膛里撒一把盐,也不知道是什么讲究。反正被捏着这样的馒头硬的很,再怎么加热也是一团硬疙瘩。没人吃!

    白元笑道:“没那么些讲究,我在外面瞧见个要饭的,这种天停在这里,估计是走不动了。这馒头再不好看,也是实实在在的粮食。”

    那师傅一听,就直接将馒头给了白元:“厨房窗台上还有几个,一会子你都拿走。”

    等着师傅走了,四爷也吃完了,这才叫白元到身边,“要饭的也不是傻子,怎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了。小心点!叫上于晓曼或是陶桃,这厂子里的安全归她们管。”

    白元心里一跳:“是!我记下了。”

    结果收拾好出了门,就见刚从食堂出来的陶桃,他也没再去找别人,直接过去,将发现说了一遍:“也不知道人还在不在,要不要陶特派员跟我去看看。安全第一嘛!”

    “走!”陶桃一点也没犹豫,两人直接就出了门。

    那个要饭的还在墙根下靠着呢,到了跟前,白元将手里的馒头递过去:“你垫垫吧。”

    对方抬起头,将白元唬了一跳,这人的脸犹如鬼魅,是烧伤留下的。他看着那俩馒头,迅速的垂下眼睑,然后伸出手快速的将馒头给接过去了,之后又‘啊啊’了两声,像是道谢。

    “是个哑巴。”陶桃就道,“这个地方不能靠近,以后不要到这附近来了。”然后就招呼白元,“怪冷的,你也赶紧回去吧。”

    白元应了一声,两人就往回走。白元不放心的往后看去,就见那叫花子一瘸一拐的朝另一个方向走了。只是那个背影……为什么叫人觉得那么熟悉呢。

    陶桃见白元停住了,就也顺着白元的视线看去,这一看,她的心就跳了起来,那个被她在医院打伤的少年不知道怎么的,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紧跟着她又摇头,那个少年长相十分俊秀,哪怕是一晃眼的一撇,也知道那是个挺拔英俊的青年。一张好脸,谁舍得毁了?所以,应该只是巧合。这世上腿脚不好的多了,也未必就是那个受了木仓伤的少年吧。

    两人心里都有事,在厂子门口相互告辞。白元上了马车,还有些心事重重。他使劲回忆着刚才的每一个细节。对方的眼神,好似有些奇怪。还有那伸出来拿走馒头的手,要是没有看错,那只手干净修长。一个乞丐,手干净成那个样子。怎么想怎么觉得违和。还有那背影,叫人有一股子熟悉的感觉。他却想不起,这股子违和究竟来自哪里。

    直到将食盒交给林雨桐,白元还有些心神恍惚。

    “怎么了?”林雨桐将食盒交给佟婶,转脸问白元,“有事别瞒着,说出来大家参详。”

    白元倒也利索,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林雨桐眉头一挑:“那晚上发现的死尸,没有丁帆。也就是说丁帆还活着。你觉得背影熟悉,现在想想,如果这人不瘸,是不是有点跟白帆相似。”

    白元有些恍然:“对!对!应该是他!怪不得脸成了那副样子,他也真下得了手,毁了容貌是怕咱们认出他来。这么说,那天晚上在医院被木仓打中的人就是他了。”

    “应该是!”林雨桐点头,“要是膝盖受伤,又得到治疗,腿瘸了也很正常。”当时全城戒严了很长时间,药品把控的很严格,他没有人可以求助,只能找个角落硬抗着。这算是命大。而且还毁了容貌,这还真不是一般的能下的了狠心。“他在厂子外面徘徊,只怕是任务没有完成吧。你去警察局找我哥说一声,叫他留意这个人。今儿惊了他,只怕段时间内,他不会再去厂子附近晃悠了。”

    白元赶紧应了,利索的出门找槐子,这事可耽搁不得。

    槐子听了白元的话,皱眉问道:“陶桃没认出来?”那人的木仓伤还是她造成的。

    白元摇头:“没听她提起。应该是没认出来吧。”

    槐子‘嗯’了一声:“这事你别管了,厂子那边,我会跟郑厂长说的。也会叫人留意街上那些叫花子,既毁容,又瘸腿的,应该不难找。”

    白元将话带到就行了,剩下的事情他还真没能耐插手。跟槐子告辞,就直接离开了。

    槐子想到了乔汉东,上次事件他没有参与,遇上这后续的事情,于情于理都得通报一声,于是主动上门,拜访了乔汉东。

    将事情一说,一边陪着的曲桂芳就笑了,“想找到他也容易的很,只要有足够诱人的饵料。”

    槐子就不搭话了。乔汉东朝曲桂芳看去,“你说说看。”他如今到是很乐意相信曲桂芳。因为上次她的主意不错,收获也是巨大的。

    曲桂芳一笑:“男人要是失败,一半都是败在女人身上。丁帆年纪不大,但也是个男人。年少慕艾,心里总是有惦记的人的。”

    乔汉东一愣:“他爱慕谁?”

    “田芳。”曲桂芳呵呵一笑,“我只要打眼一看,就知道你们这些男人肚子里的弯弯绕。”

    乔汉东有些沉吟,看向槐子:“老弟,你以为如何?”

    槐子垂下眼睑:“上次的事情我没有参与,这次的事情不过是上次事件的后续,还是由乔兄来吧,善始善终。”

    这自然再好没有了。

    从三十八号出来,槐子心道:这家伙赶明就敢汇报说是又发现了倭人的重要谍报人员。反正使劲的吹呗。

    这事又不大,他在后面关注就是了,不想露这个脸。

    可直到天气和暖起来,也没等到乔汉东那边有任何进展。槐子只能感叹,这些年纪不大的小间谍,也在斗争中成长起来了。

    槐花盛开,槐树林这边得加强戒备的时候,槐子来了。还跟林雨桐说起这事。林雨桐摇摇头,“曲桂芳这次可错了。少年的感情最真,跟她那种逢场作戏可不一样。丁帆要是真喜欢上田芳,以前的他会不顾一切的要见她。现在变的又丑又瘸,只恨不能有多远躲多远,不想叫他最不堪的一面叫她给看见。所以,百试百灵的招数,在这种时候就失效了。罢了!揭过去吧。估计他在段时间内是不会露面了。”

    这话到底是传到了曲桂芳的耳朵里。她当时就愣住了,原来真爱是这样的!她有些嗤之以鼻,又觉得心里酸软的厉害。掏出烟吸了一口,吐出两个眼圈,烟笼罩在脸上,叫人看不清神色。

    改良后的步木仓后坐力小,精准度提高很多,射程等等都不可同日而语。第一批一组装成功,跟旧式的武器一对比,优势十分明显。

    有了成果,郑东的身份也跟着水涨船高。军方的势力从来都没拧成一股绳过,看似都听老姜的,可老姜想调动人家,军费开支少了一样,那也指使不动。郑东这边,不少人都来套交情,等着批量生产呢。

    郑东几乎天天缠四爷,想把这事提上日程。可四爷手脚却慢了起来,机器也是各种出故障。他安抚郑东:“科学实验这种事就是这样,实验成功了,要想转化为生产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郑东也只得无奈,这事他是真不懂。

    可林雨桐却知道,四爷是有意压着的。如今长征到了艰苦的时候,给当局造出了杀伤力大的武器,然后呢?内战吗?

    四爷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这段时间很宝贵,一项实验完了,我们还要进行下一项。轻武器重武器,先都在实验中将人手磨砺出来。”

    可这只实验不投产的做法,也势必会叫他有压力。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都会倾泻下来。

    她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的背:“尽力就好!咱们尽最大的努力就好。”

    回头四爷还得继续忽悠郑东:“……囤积原材料,等着时局变化,好东西就得换来好的价码……”后面的话林雨桐也没听清,反正絮絮叨叨的跟郑东洗脑,最后林雨桐上了好酒好菜,两人喝的挺欢快的。郑东走的时候也很兴奋,不仅没恼,还对四爷的信任更上了一层。

    林雨桐:“……”说好的他是个聪明人来着,这么容易就被忽悠了?

    反正这事看的林雨桐觉得挺邪乎,没等她琢磨明白这里面的道道,杨子跑来了,来的时候脸都白了:“我二姐不见了!”他是这么说的。

    什么叫做不见了?

    林雨桐递了一杯温水过去,“别急慢慢说。是怎么不见的?”自己走的,还是被人绑了?总会有迹可循的吧。

    杨子将水喝了,这才道:“这个周末,二姐没回来。娘叫我给二姐送点吃的去,结果到学校才知道,她这一周都没去学校,上个周末就跟老师请假了,说是家里有事,她得请一周假,所以没去学校老师也没问。”

    “那上个周末她在家?”林雨桐问道。

    “在啊!”杨子咽了口唾沫,“在家,趁着天气好,还把家里的被褥拆洗了一遍,连你那边的被褥都拿出来晾晒了一遍。”

    “那个时候你在家,就没发现点异常?”林雨桐问道。

    “我……上个周末我跟同学去开会了,抗倭救援会,学生会组织的。”杨子眼里闪过慌乱,“所以我只吃饭在家,其他时候不在。”

    林雨桐皱眉:“她上周回来之前就请假了,可周末却都在家。咱家也没什么事要她请假,这么说来,她是有预谋要走的。早就打算好了。你没问问家里少了什么,这出门总不会不带钱吧。”

    杨子一愣:“也是我急糊涂了,给大哥报了信就跑来了,也没回家去问问娘。我这就回家……”说着,撒丫子就跑。

    林雨桐喊住他:“我跟你走。”说着,又扭头跟叫佟婶,安顿好家里的事。

    佟婶不放心的道:“要不我叫锤子跟着你回去看看。”

    铜锤肩负着这里的安全,什么事都没这园子要紧。她摆手:“不用,我大哥如今好歹也是署长,这点事还能查不明白。”

    这道也是。佟婶这才不坚持,只叫林雨桐放心,家里有她,不用记挂。

    坐在车上,杨子的手搓来搓去:“我当时就不该叫她念书的。脑子简单的人,做事全凭着一股子冲动。”

    林雨桐摸了摸杨子的头,“还得问问她的同学老师,看看平时她都跟哪些人交好。有没有参加什么团体,或许也是跟着一些团体去外地活动了也不一定。”

    杨子点头:“下回去问问娘,我再去学校问问。蔫人主意大,看着不声不响,谁也不知道她在什么时候会点一个大炮仗。”十分懊恼的样子。

    一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林母撕心裂肺的哭声,她在大骂槐子:“……早叫你搬出去住,你不听。要是住在那洋楼里,能见的都是有身份的人,谁会做出诱拐好人家闺女的事……”

    林雨桐听的火大,直接接话道:“杏子出生在这,长在这,十多年了也没出事。照你这么说,这十多年没小洋楼住,是不是早就该被拐了十回八回了。如今不想着看看杏子最后跟你都说过些什么,走的时候都拿了些什么,一味的骂我哥做什么?杏子又不傻,再不济也不至于分不出好赖来。你这听风是雨的,还嫌人家看笑话看的不够是怎么着?杏子去哪了?许是跟着同学去参加什么活动了,怕家里不同意才瞒着的。你这张嘴诱拐闭嘴诱拐的,是嫌姑娘家的名声太好听还是怎的?”

    这话说的又急又冲,林母哭的直打嗝,但到底不敢冲着槐子来了。杨子赶紧过去问道:“娘,你想想,我二姐走的时候,都带什么来。你开箱子看看,家里的钱少了没有。”

    林母一边开箱子,一边细碎的哭:“我怎么就那么命苦,没有闺女的命。一个回来了,一个又走了。”

    合着要是找不回我,杏子就不会出事是吧。林雨桐白了一眼,连话都懒的说了,这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槐子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下来:“您说的都是些什么?”

    林雨桐抽噎着,不再言语,将柜子里的东西翻检了一遍,这才道:“少了五十大洋,还有两百钞票。”

    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槐子皱眉看向林母:“不是说家里没有钞票吗?您又收了谁的?”

    钞票这玩意不保值,槐子都想办法换了硬通货。

    林母眼珠子转了转,低着头没言语。见槐子铁青着脸也不说话,就直接道:“也没多大的事,就是前头那老刘家的铺子……”

    “那是卖大烟的!”槐子深吸一口气,“我说过多少次,不管别人怎么样,都别叫想我纵容这伙子卖大烟的。你这一辈子就吃了这大烟的亏,怎么到现在了,反倒……”他气的狠了,“行!您真行!这么着吧,杏子这事过去,我就搬出去。这家里呢,您说了算。我给您请个伺候的,叫她伺候你一日三餐。以后杨子归我管,平时住校,周末要么去城外,要么住我那边,白天可以开看看您。这日子还是您一个人过吧。”

    林雨桐拉住槐子:“先不说这个,先说杏子的事。您说说上周末的时候,杏子在家的时候。她跟您说什么了?您又跟她说什么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