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6章 民国旧影(33)三合一
    民国旧影(33)

    “东西可以给你。”四爷的声音清淡, “但这么给你却不行。”

    哪怕是两人之间的经济往来,还要写个收条之类的东西。更可况这么要紧东西, 想平白从这里拿走?当谁是二傻子呢!万一出了事,谁能证明我移交给你了?这责任算是谁的?

    韩春林手指敲打着桌面,这才觉得这书呆子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好打发。他心里转了个个,不想加他掌握了谈话的节奏。左思右想之下, 只得道:“如果有金陵那边的命令呢?”

    四爷这才一笑:“那也得有见证之人。”

    还是寸步都不肯让啊!

    “可是多个人知道, 就多了一份风险。”韩春林试图说服对方,“要是真走漏的消息, 那这算谁的?”

    四爷呵呵一笑:“那就没办法。我觉得这样的问题, 该由金陵方面协调。他们总有可以指定的人吧。”

    可这也意味这将来这功来得不是自己一个人的。

    韩春林深吸一口气,起身告辞:“那就按照你说的办, 我今天就给金陵发电报,也会亲自打电话的。”

    四爷笑了笑:“那我等着。”

    韩春林深深的看了一眼四爷, 这才起身告辞。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 阴冷的厉害, 夹在这狂风, 即便打着伞, 从林家出来身上也被漂湿了,进了汽车,车里面坐着刚梳拢过的女人,她拿出帕子给他擦了擦头上淋上的一点雨水,“您生气了,拜访朋友不顺利吗?”

    韩春林笑眯眯的, “顺利!顺利极了!只是这雨太过恼人,我先送你回去。”

    田芳甜甜的一笑,应了一声‘好’,说不出来的乖巧。

    等韩春林将田芳送到韩家门口,这才叫司机开车里去。而田芳举着伞,站在雨里,不远处走来一个带着帽子的少年,披着蓑衣,身上挂着袋子,吆喝着小买卖,“乌梅干……乌梅干……”

    那声音叫田芳又一瞬间的僵硬,在门房的催促声中,到底朝那少年招手:“卖乌梅的,你过来一下……”她掏出两毛钱,等少年靠近来才道,“我买一点。”说着话,却不敢看少年的眼睛,突然就会觉得自己污糟极了。

    丁帆没有言语,接过钱的时候一把抓住田芳的手腕,“我不嫌你。”他的声音轻轻的,那一声言语,一个小小的触碰,叫田芳一下子就烧了起来,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一包乌梅干,这才小声道,“韩春林去过林家了,说是很顺利。盯住他……”

    然后就头也不回的朝韩家大门走去。

    韩春林想找郭楷范,这才知道这老东西病了,还是查不出原因的急病,如今正在医院泡病号呢。他干脆找到了医院,郭楷范见了他眼圈都红了:“老弟啊,你说老哥哥这是什么命啊,你老容易给了老哥哥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我这身体不争气啊。这么着,我知道你急着用人,我这就把郑东给你找来,警察署上上下下,保证都配合老弟你。”

    “呵呵……”韩春林止不住冷笑,“不用了。我就是来看看老哥,既然身体是真不好,那就住着吧。长长久久的住着。”

    看着韩春林离开的背影,郭楷范脸上一冷,长长久久的在医院住着,也比给你当替死鬼强。

    陶桃在一边沏茶:“署长,这个人说话可不怎么好听。”

    郭楷范嗤笑一声,“宁愿受些冷言冷语,也别把命给搭进去。”

    陶桃眼睛一闪:“那万一人家把事给办成了,您不是失去一个机会吗?”

    “成了?”郭楷范摇摇头,“那就再巴结上去把。脸面这东西,那就不是个东西。要不要的都无关紧要。”

    陶桃心里骂了一声,这老东西果然是够狡猾的。在前清的时候就在衙门口混,如今都多少个年头了,不管是革命党还是袁世开或者是孙是姜还是汪,不光墙头怎么变幻王旗,他都跟个不倒翁似得,扎的稳稳的。看来想借刀杀人除掉这老东西是办不到了。他就跟柴狗似得,嗅觉灵敏又凶狠毒辣,自己得小心更小心一些才行。

    这边正想的出神,那边就听郭楷范道:“盯着郑东的一举一动,然后及时告诉我。”

    他不光不想掺和,还想叫郑东一脚踩进坑了去。

    可韩春林并没有直接找郑东,而是直接给金陵那边大了电话,“表姐夫,这金思烨可不是个傻子,精明着呢。好说歹说不行,实在不行就来硬的试试。”

    “别胡来!”对方呵斥了一声,“也是你太贪心了!该求助的还是要上门求助的。”

    “向谁求助?”韩春林问了一声。

    对方却‘啪’一下挂断了电话。

    韩春林举着电话,听着里面传来的盲音,眼里闪过一抹深思。紧跟着,他站起身来,将电话扣好,急急忙忙出了门。

    接到韩春林的邀请,乔汉东就看了曲桂芳一眼,“还真被你说着了,他果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曲桂芳心道,哪里是自己算准了,是背后林玉彤那个女人心思太诡诈。她将这里面的事情看的透透的。心里敬畏,嘴上却漫不经心的道:“您的老板姓戴,他的老板姓汪。戴老板为姜服务,别看事情不大,这里面牵扯的较量全都在上面。人家既然主动示好,那您就别太较真,他叫您怎么做您就怎么做。事情就这么简单。”

    乔汉东眼睛眯了眯,“那你呢?你拿什么给那个男人交差?”

    曲桂芳嘴一撇:“这个您就别管了。我自有我的办法。”眼里闪过的那道犹如狐狸一般狡黠的眼神,偏偏有几分叫人动心的魅惑。

    韩春林趁着雨夜,来了三十八号,跟乔汉东坦诚不公,“当初是说好了的,有明暗两处……”

    乔汉东一愣:“还有暗处的?”如果也在京城周围,没道理自己一点消息都没得到。怪不得之前韩春林不积极呢,他以为外面这一处不是重点。这么要紧的事怎么交给这么一个蠢货呢。而且当着自己的面直接坦言暗处还有一个厂子是几个意思?姜一个汪一个,谁也被想占谁的便宜吗?这话他就是不说,自己也犯不上去抢这个功劳。他不用对方回答,直接道,“我就是个听命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韩春林松了一口气:“不是我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是上面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你老兄就等着接命令吧。”

    送走韩春林,乔汉东还真就接到了戴老板的电话:“……确保图纸的安全交接,之后的事情,你就不要参与了……”

    “是!”乔汉东应了,怎么想都觉得蹊跷。这哪里是叫自己保护图纸的安全,分明就是只做个见证,见证图纸交接完成,仅此而已!

    可这图纸这么要紧的东西,到了韩春林手里玩意丢了怎么办。倭国人还虎视眈眈的盯着呢。他咽了咽唾沫,艰难的道:“老板,这万一出了纰漏……”

    “执行命令!”对方说了一句,就直接挂了电话。

    他拿着电话愣在当场,这到底是几个意思?他不是蠢人,是蠢人做不到如今这个位子上,随即马上明白了,“这个交接的图纸只怕真不了。”

    第二天,雨没有停歇的意思。乔汉东带着小毛李华,跟着韩春林一起到了林家。

    四爷将图纸拿出来叫两人看了,然后拿了匣子锁起来,往两人面前一推,乔汉东将匣子检查了一遍,又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封条,将匣子给封起来。三人谁都没有说话,跟演默剧似得做完这一切。临出门的时候,乔汉东才道:“上面已经接到命令,警察署会抽调人力保护金先生的安全。”

    图纸交出去了,但是这个人就是移动的图纸。要是对他下手怎么办?所以保护他的安全成了重中之重,“还请先生暂时不要去学校授课的好。”

    四爷点头应下了:“在这事情了结之前,我不出门。”

    送走两人,郑东就来了。他进来就哈哈直笑,“我跟槐子那也是兄弟,说起来都不是外人。”早就知道槐子的妹夫了得,在接到命令的那一刻,才知道他这么要紧。

    四爷请他进屋坐了,“我也常听舅兄提起郑署长。”

    两人直接进了书房,林雨桐在外面一边泡茶一边听着里面的动静,四爷的声音时不时的传来:“……我这里不用费太多的心思……我会带着夫人去乡下呆些日子……至于保护的人手槐子之前都安排好了……要想能更进一步……你倒是可以看看乔站长怎么做的……也许马上会有立功的机会……”

    郑东听的云里雾里,但是明显能感觉到,这是对方在点拨自己呢,“还请兄弟你明言……”

    四爷笑了笑,转移话题道:“师院的命案,归警察署管。说起来,有件事情我应该早报警的,如今郑署长来了,我就更改坦诚相告,或许对于案子,有些帮助呢。”

    怎么说着说着,跑到案子上来了。

    郑东心里疑惑,但嘴上却应着:“您说,我听着。”

    “说起来也是奇怪,师院出事的那晚,我身边的两个助理,一个身中剧|毒,一个不知所踪……”四爷说着,就又笑了,“也不知道这其中有没有关联,希望这线索对郑署长破案有帮助。”

    郑东脑子一下子就炸开了,别人不出事,怎么偏偏他身边的助理出事了。这还不明显吗?他这是在暗示,这里面有倭国人的影子。如果倭国的间谍没有抓到,那么此次的图纸就是目标。他一下子就站起来了,如果这次隐在暗处能将这间谍一网打尽,自己的前程又怎么会止步于一个署长。而且自己参与进来的理由都是现成的——命案!自己查的事跟倭国间谍有关的命案,谁也不能说自己手伸的长。

    立功的机会就在眼前,就算跟乔汉东有点交情,这时候也不是谦让的时候,该抢还是要抢的。

    郑东心思转的快,马上举起茶杯:“兄弟,以茶代酒,先谢了。过后……另有重谢。”

    将人送走,林雨桐问四爷:“咱们去城外的园子住着?”

    四爷摇头:“也就那么一说。城外的消息太闭塞了……”

    却说韩春林带着图纸从林家出来,直接对乔汉东道:“老弟,我这段时间只怕要麻烦三十八号了。”

    这是想连人带图纸都去三十八号。

    乔汉东心道,我傻了才叫你带着这玩意去我的地界溜达,他只皱眉道:“不是兄弟不帮忙,实在是我那里也闹耗子呢。”

    这是说三十八号内部不干净。

    韩春林一愣,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叫他们配合他们就是这么配合的?

    乔汉东则是满脸的真诚:“我的人马,你看着调动。但是东西你还是看好,关键时候,谁都不能轻易相信。”

    韩春林咬牙:“十根金条,借三十八号的兄弟一用。”

    求之不得!不看着他怎么能揪住想靠近的倭国间谍呢。

    乔汉东看了小毛和李华一眼,“没听见吗?家里随便留两个看家的就行,你们带着兄弟,听韩厂长调遣。”说完,颇有深意的看了小毛一眼。

    小毛心领神会,早在昨晚自己就知道这次的真正任务是什么了。

    李华将两人的眉眼官司看的分明,眼睛微微眯了眯,流露出几分不忿来。

    韩春林笑呵呵的看了两人一眼,“那就劳烦了。”然后对乔汉东道,“那乔兄忙你的,这两位小兄弟跟在下先去银行一趟,没有真金白银,不好意思使唤兄弟们的。”

    小毛赶紧应了:“那就走吧。”

    乔汉东上了另一辆车,看着对方离开,这才叫司机动了。

    汇丰银行到了。韩春林找了经理,拿了钥匙,“开保险箱。”

    那经理看了一眼,就点头:“请跟我来。”

    韩春林点了李华,“有人跟着,我心里也好放心。”

    李华看了小毛一眼,乐呵呵的跟上去。

    韩春林将保险柜打开,取了是一根金条出来:“兄弟,我看你合眼缘,里面有你一根。”说着,就拍了拍李华抱着金子的手。

    而李华哪里见过这么多金子?他咽了咽口水,“这……这怎么好意思?”

    “怎么不好意思?”韩春林一副要恼的样子,“我看你比外面那位兄弟可能干多了。以后仰仗小兄弟的地方还有,你不要推辞。我这人没有别的长处,就一点,对兄弟总是又几分真心的。”

    李华整个人都颤了颤,谁给钱谁就是亲爹,“没说的,韩厂长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说,但凡打个磕巴,就是狗娘养的。”

    韩春林拍了拍李华的肩膀,朝一边站着的银行经理指了指,“你的一根……拿出去不方便,赶紧存了去。”

    李华一愣,“还是韩厂长想的周到。”说着,带着东西就跟着那经理出去了。

    韩春林收了脸上的神情,他倒是没有怀疑手里的东西是假的,只是怀疑乔汉东受了那位戴老板的指示,估计坑自己呢。姜和汪之间的鸿沟,不是随便抹点泥就能遮盖起来的缝隙。短暂合作的背后,也一样是风起云涌。

    今儿的下雨,天气潮湿,新贴上去的封条还没有干燥,轻轻一揭,就下来了。他将图纸全都放进保险柜里,想了想又取了一根金条揣怀里,然后才将柜子锁起来。又将空匣子锁好,封条贴好,将保险柜的钥匙捏在手里,这才出了门。

    到了外面的时候,刚好跟李华汇合。小毛见李华拿了十根金条出来,就直接道:“要不你先回,再带着兄弟们赶过来。”

    李华求之不得,朝韩春林点点头,这才转身走了。

    “韩厂长要回家吗?”小毛问道。

    “先去厂子里看看。”韩春林笑了笑,“下雨了,我得看看进度去。”

    工地上当然早就停工了,韩春林打着伞下了车,站在厂子门口的大树边上,似乎很感慨的样子:“到底还是耽搁了点工期。这雨要是再下下去,这厂房就干不了了。”

    小毛随口道:“叫人在屋里用火烘一烘……”

    “这倒是个好办法……”他又拿出一根金条来塞给小毛,“劳烦兄弟进去跑一趟,叫工头来一下,我叮嘱几句。”

    看着泥泞的路,小毛倒是没多想,直接接了金条,然后笑呵呵的进去了。替人办事收好处,这都是规矩。只是这个韩厂长出手格外大方就是了。

    等小毛进去了,韩春林打着伞,背过身靠在树背后,能避开司机的视线,这才用手帕包了保险柜的钥匙,然后塞到树根下面一处不显然的树洞里,又从地上抓了泥巴往树洞口一塞,看起来没有破绽了,这才直起身,伸出手接着伞上流下来的雨水,冲洗手上的泥。

    今儿这事,确实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如今这么安排,是自己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了。原来想着将钥匙往厂里的某个犄角旮旯一塞就完事,谁知道门口就有这便利,那就再好没有了。

    就算猜出自己将东西放在银行保险柜,没有钥匙,我看你怎么找。

    要是这样东西还是丢了,那只能说自己认栽。

    小毛带着工头出来,韩春林不厌其烦的反复叮嘱,这才带着小毛上车,回家!

    刚才韩家停电了,电工上门,很容易就告知了田芳韩春林去了银行的事情。那么田芳的任务就简单了,找保险柜的钥匙。

    韩春林回来的时候,田芳笑盈盈的迎上去,“瞧这裤腿都湿了,我去放热水,您泡着去去寒。”

    “好!”韩春林在田芳的脸上摸了一把,“还是田田贴心。”

    两人挨挨蹭蹭,田芳要帮韩春林宽衣,韩春林挡了,反而打发了她,神神秘秘的去开家里的保险箱,将一个贴着封条的匣子放进了柜子里,田芳背对着对方,从镜子里能看见他的一举一动。心道:这老东西可真鬼。那匣子里应该早就空了,还弄的神神秘秘的,这是试探自己呢还是怎的?总之,坚决不能上当!

    等收拾好了,田芳才转身跟着他进了洗浴室,一件一件的帮他宽衣,可衣服里零零碎碎的,除了一点钱,一包烟,一个打火机,什么也没有了。根本没有什么钥匙。

    韩春林乐呵呵的进了澡盆子:“拿着衣服看什么呢?”

    “这衣服该洗了,我怕有要紧的东西,不小心再被水给浸湿了。”田芳说着,就将衣服放下,过去给他搓背。

    韩春林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身上没带支票,就那点零钱没什么打紧。”说着,一把拉过田芳,“你还是跟我一起洗吧。”

    里面春光一片,可外面冒着雨,三十八号的人将韩家给围的水泄不通。

    田芳将这老色鬼打发的睡了,这才打开二楼的窗户,作为受过专门训练的人,那些人掩盖的再好,也总能露出痕迹。她的心紧了紧,再这么下去,这里的消息就真的送不出去了。这叫她有点烦躁。看着阵势,好似东西真在这老东西身上一样,难道自己的推测错了?这一瞬间,她有些不自信起来。

    她却不知道,在她一探头的一瞬间,就被拐角处停着的汽车里的人看了个正着。

    曲桂芳‘咦’了一声,眼睛眯了眯。

    乔汉东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怎么了?”

    “那个女人……”曲桂芳指了指,“就是田芳。这么要紧的事情,三十八号竟然毫不知情?”

    乔汉东也不在意她语气里的鄙夷,“刚才只一眼,而且还离的这么远,你确定真的看清楚了?”

    “化成灰也认识。”曲桂芳冷哼一声,“她可是对芳子极为忠心的。”

    “这也不对,既然你说那个男人委托你盗取图纸,那这个女人又是奉谁的命令?”乔汉东皱眉问了一句。

    曲桂芳的胳膊缠上他的脖子,挂在男人身上跟没骨头似得扭动着,“我的好人呐,你怎么也糊涂起来了。我都进了三十八号了,人家能这么快信任我吗?就算信任,那谁能保证我一定能成功呢?东边不亮西边亮,要是两边都亮了,正好可以相互佐证真实性,多简单的道理。”

    “照你的意思,盯住她,就一定能找到那个男人。”乔汉东将挂在身上的女人撕下来,坐直了身子,语气也难得的严厉了起来。

    “只要将韩家守死了,那人一定着急。因为钥匙应该就在韩家。即便不在韩家,唯一知道钥匙在哪的,只有韩春林。所以……除了金思烨夫妻,他们的目标,应该再加一个韩春林。”曲桂芳轻笑着说了一声,然后慵懒的朝后一靠,就不再言语了。

    乔汉东眼睛眯了眯,韩春林的死活并不要紧,他并不如金思烨那般不可取代。要是能用韩春林做诱饵,将对方给引出来,似乎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当然了,这话他不能对曲桂芳说。就像是那个男人不信任曲桂芳一样,自己也无法全身心的信任她。

    秋雨连绵,一连几天都不见日头。四爷和林雨桐圈在家里都快长蘑菇了。

    守着林家的是警察署的人,至于郑东要用什么人去查间谍的事,谁也没多问。今天倒是有个自称是报社的人,来找四爷约稿,被警察署的给拦着,倒再也没有人主动上门过。

    又过了两天,一个穿着警服的姑娘上门,笑眯眯的说自己是陶桃,问槐子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

    林雨桐笑了笑,能上门的也就是警察了。她跟陶桃寒暄,但对槐子的去向却又含糊其辞,“……这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快,出门在外不容易,谁知道会不会遇上点变故,给耽搁了呢。我还想着,要是一个月的假期不够,少不得还得托你给请假呢。”

    十分热情,但想知道的一句都没有。

    陶桃笑了笑,“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有点事想找槐子商量,他不在,就跟少了主心骨一样。”神情有些羞涩。

    林雨桐像是看不懂一样,“谁说不是呢?”

    陶桃忍了又忍,到底什么也没说就起身告辞了。她不想叫郑东在这次的事件中立功,要不然就得长长久久的挡住槐子的路,另外,郑东好似有点怀疑她了,如果郑东不除,她自己都岌岌可危了。可如今郑东偏偏保护的是这两人的安全,而这两人又是槐子的嫡亲妹妹和妹夫。这叫她觉得为难了起来。

    等送走陶桃,林雨桐就变了脸色,“这个女人要生事。”

    四爷继续在桌上挥毫泼墨,手都不曾停顿,“计划的再好,也会有一些算计不到的变数。多小心点就是了。她想将郑东扯下来,除非郑东犯了大错。什么是大错,就是叫咱们处在了险境当中。甚至真受点什么损伤更好……如今也不知道她会不会下这个决心,不过这个女人眼界太窄,只看到她自己的私利,全然不顾大局。虽说对槐子有几分真心,但……危害更大!郑东这个人,别管私德如何,虽然也有点小心思,但大事上还算分得清楚轻重。”

    所以,郑东得保住。

    陶桃直接回了医院,跟靠在病床上,手里拿着鸡腿啃的正香的郭楷范将郑东负责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要是想拿下郑东,只怕……”

    “只怕什么?”郭楷范斜眼问了一句。

    “只怕咱们得冒点风险。”陶桃将病房的门关严实,低声说了一句。

    郭楷范将鸡腿啃完,鸡骨头顺手塞到陶桃的手里,“说说,能计划来的风险就不是风险。”

    “咱们可以叫咱们自己的人开个口子,不用遮挡的那么严实。若是有人要对那对夫妻不利,也不打紧,槐子在外面很有些朋友,我私下里通知他的朋友做防范。说不得能一举两得。一方面拉下了郑东,一方面还拿下了倭国间谍。既能除掉碍眼的人,又能立下功勋,我觉得可以一试。”陶桃眼神闪了闪,低声道。

    郭楷范一下子坐起来,这才认真打量陶桃,“都说最毒妇人心,这话还真是。你不是看上槐子,一心一意的非他不嫁吗?如今拿他嫡亲的妹妹去冒险,你就不怕他知道了不依。”

    “他不会知道的。”陶桃的语气十分笃定。

    “你倒是相信我。”郭楷范朝后一躺,“那可说不准哪天你不听话了,我将你的所作所为告诉你的心上人。”

    陶桃心里一颤,嘴上却道:“我不敢不听话。”她拳头慢慢攥紧,默默的发誓,这一切一定不会让槐子知道的,而且自己也会尽量不叫他的亲人受伤害。

    紧接着,林雨桐就发现外面守着的警察偶尔会有一两个消失一两个小时,时间不定。据说是被郭楷范叫去叮嘱工作上的事情了。

    而陶桃找了铜锤,“姓郭的那老东西最不是东西,这是给郑署长下绊子呢。我看求谁也不如求己,林家的安全还是咱们自己操心的好。”

    铜锤皱眉:“我当然想带着兄弟们守着了。可你们警察署的人守的严实,谁接近都得盘查。”

    “你找我啊!”陶桃拍胸脯道,“我给你们弄的通行证。”

    “能行吗?”铜锤问道。

    “怎么不行?”陶桃笃定的道,“那老东西住院了,我偷他的印鉴用用。”

    铜锤呵呵的笑笑,“有五六个就行了,人多太扎眼。”

    没两个小时,陶桃就将通行证送到了铜锤手里。铜锤翻看了一遍,“你这可真是够雷厉风行的。”

    “槐子的事又不是别人的事,要是他妹妹出个什么意外,等他回来咱们没办法交代。”陶桃笑的有些羞涩,跟铜锤摇摇手,说了句再见就离开了。

    铜锤将东西手里,直接去见了四爷。

    四爷拿着东西翻了翻,“如此也好……咱们再下点鱼饵,想来这次,应该快咬钩了。”他招手叫铜锤到跟前,耳语了一番。铜锤了然的点头,“我去办。出不了差错。”

    当天,曲桂芳吃饭的时候,送饭的给她手里塞了张纸条,她若无其事的将饭吃完,这才去了洗手间将纸条上的内容看了。又撕碎了扔进马桶才作罢。

    这纸条是林玉彤那女人送来的,对于她的话,她还是得照办。这个女人叫人看不出深浅。

    她笑盈盈的从洗手间出来,就去找乔汉东。对方有些烦躁:“这人都撒出去了,如今都没消息,可真是沉得住气。”

    “如今比的可不就是这一点。等咱们守的人困马乏的时候,他们才好出手。”曲桂芳语气里带着理所当然。随即又道,“咱们这边我倒是不担心,倒是警署那边我怕出纰漏。那姓郭的和姓郑的,从来就尿不到一个壶里。别再相互下了绊子,叫别人钻了空子。”

    “嘶!”乔汉东悚然而惊,“还真是,得亏你提醒了。郑东那人倒是拎得清,只是郭楷范这老王八蛋还真是不好说。”

    “那咱们瞅瞅去呗。”曲桂芳拉了乔汉东的手,“要真是如此,倒是给郑署长提个醒,也算是个人情了。”

    “走!”乔汉东起身,拿了外套就走。

    汽车在胡洞口停着,没有靠近,杨子看见那车牌,确认之后,才转脸去问一边的一身便装的警员,“……强哥,猛子哥呢?刚才还说叫我给他送点卤肉来,怎么这会子不见人了?”

    那位被称为强哥的,跟杨子很熟,都知道是槐子的兄弟,也就笑了:“署长有请,有训示下来,咱们有什么办法呢?”

    杨子直接将卤肉塞给他,“昨儿猛子哥在,你不在。今儿你在,他又不在。你们署长可真尽职尽责,躺在医院里了,还不忘了工作。”

    强子呵呵的笑,谁知道他妈的姓郭的抽的什么风。接过肉就打发杨子回去,“别出门,要什么喊一声我们给你买了。赶紧家去。”

    这一出正好被乔汉东看了个正着,他气的面色铁青,“这老王八犊子。走!去医院,找他去。这种时候添什么乱?”

    “别啊!”曲桂芳一把将这人的胳膊抱住,“我倒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安排得当,就不用这么每日每夜的守着了。”

    “嗯?”乔汉东盯着曲桂芳,“你说说。”

    “你说,我要将这事告诉那个男人,他会怎么做?”曲桂芳谆谆善诱,问了这么一句。

    “他自然是利用这个矛盾,找机会出手……”话没说完,乔汉东就已经明白了,“你想叫消息透给对方,等对方利用姓郭的制造出来的矛盾出手的时候,咱们藏在暗处再……”

    “这主意不好吗?”曲桂芳眨着眼睛看他,好似等着夸奖一般。

    哪里是不好?是简直太好了。

    “就这么办!”乔汉东一锤定音。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