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5章 民国旧影(32)三合一
    民国旧影(32)

    “别……别杀他!”田芳受不了对方死到临头看着自己的眼神还带着羞涩的样子, 母鸡护小鸡一般的将丁帆护在身后,“阁下……别杀他!事情已经发生了, 您就是杀了他也于事无补。经历了上次的劫难,咱们的人所剩已经不多了。您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这男人倒是有几分意外的看向田芳:“哦?机会?你觉得你们还有机会?”

    田芳马上道:“您不说我也能猜到,是不是因为韩春林建厂房的事情……您才推断那位金先生手里可能出了什么成果了。不就是图纸吗?您没联系我之前,我已经在关注了。”

    男人倒是诧异了, 还真长了几分脑子, “你有办法?”

    “我最近总在图书馆,看孙子兵法。”这是跟于晓曼接近的时候顺带看的, “还算是有点心得。你就让我试试看。”

    “还知道用计谋了?”这男人将手里的枪放下, “那你说,你想怎么办?”

    “阁下, 您说韩春林这么大张旗鼓的盖厂房,其实就相当于泄露消息。”田芳紧张的一双手都握成了拳头, “他现在回过神来, 一定很害怕, 害怕担责任, 您说, 他为了自保,会怎么做?”

    这男人眼睛一眯,“说下去。”

    田芳受到了鼓舞,一瞬间眼睛都亮了,“他肯定想急切的抓住点什么,才能叫他们的上层不将他排除在外。可他能抓住的, 有什么呢?只有新图纸。只要他见到图纸,将图纸钻到手里,他就无法被排除在这个武器计划之外了。他们的上层要么杀了他,要么就得防着他泄密。我想杀了他还不至于,能来负责这事,他上面肯定有人。所以,为了防止他泄密,也会好好的安顿他。为了自保,他就会直接跟那位金先生接触。这些事情根本不用咱们去管。我是不是能取得林先生的信任,丁帆是不是还能回到金先生的身边,这都不重要了。您只要派人盯住韩春林,那么事情就简单了。”

    这话好似还是有些道理的。但同样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丁帆一直潜伏下去,那么自己就能随时掌握那边的动向。以后也就有机会源源不断的将情报送回来。可是现在,却成了一锤子买卖。到底还是可惜了了。

    田芳见对方的神色还是不好,又道:“其实,还有一个人可以一用。您还记得欧阳一一吗?欧阳一一应该没死,她还以曲桂芳的身份活着。只要找到她,她或许还能再用一次。毕竟能逃出生天,我可不信她跟那些警察没有交代过什么。她是个认钱不认人的人,只要付得起价钱,她为谁卖命都行。”

    这话也算是一针见血。看来经历了生死,多了几分历练,还是有些用处的。

    但欧阳这根线却不能叫他们知道。对于欧阳,他并不信任。万一对方给的图纸是假的怎么办?还是要两方同时下手,相互印证才行。

    但田芳的办法未尝不可一试,若是还不成,就只能来硬的了。不过如今,还真不到这个份上。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去试试吧。”男人重新坐回沙发上,“需要什么东西写张条子,会有人为你们准备的。”

    田芳大喜,赶紧应了一声,就又带着几分担心的看了丁帆一眼,“他……只怕还不能露面。”

    这男人看将一直低着头的丁帆,“又是杀人,又是下|毒,你倒是能耐了。身手不错,就是脑子不大灵光了。你留在这里吧,剩下的事情叫田芳去做。”

    丁帆担心的看了一眼田芳,到底低头应了一声。

    田芳朝丁帆点点头,马上就出去了。丁帆直看到田芳出门,这才收回视线,“请阁下允许我暗中保护田芳小姐。”

    呵呵!还是个情种!

    “保护倒是不用了。”这男人眼里闪过一丝狠厉,“既然是杀人的手法利索又高明,而同时对那对夫妻的作息又掌握的十分熟悉,那么你就是最后的杀手锏了。她们要是都不成,就轮到你了。”

    丁帆心里闪过一丝疑惑,刚才对方说了‘他们要是不成’,他们是指谁?难道除了田芳小姐还有别人?既然有别人又何必叫田芳小姐再冒险呢。

    他觉得有机会还是要将这个事情告诉一声田芳小姐的。

    白元的情况有些凶险,要不是于晓曼没有耽搁,直接将人给送过来,可能真就将白元给搭进去了。

    用了针,吐出两口黑血,虽然余毒未清,但人却暂时醒过来了。

    “丁帆……有问题。”白元捂住胸口,“我大意了……今早我刷牙的牙膏是他挤的……这是我今天唯一入口的东西……”

    这些人远不想象的要可怕。

    林雨桐低声道:“没事了,我们都知道了。你安心的歇着就是。”

    四爷和白坤将他安置在之前收拾出来的杂物房里休养,这才转身出来。

    白坤有些忧心:“对方志在必得,我怕他们会狗急跳墙。还是要做万无一失的准备。”

    四爷低声道:“我和桐桐这边,不用顾虑。倒是槐子不在,我怕他们对林家的人下手逼我就范。”

    白坤跟他保证:“林家这个院子,绝对攻不进来。我可以跟你保证。”

    回头四爷就跟林雨桐商量:“看要不要将岳父接回来住一段时间。等这次的危机过去了,再放他出去。”

    槐子不在,林家就是自己的责任。林雨桐点点头,“我去接!”

    结果这老头挺倔,“我不回去!回去看你额娘的脸色?”他冷笑一声,“我们还是到死也别见的好。”

    刘寡妇小心的看林雨桐的脸色,低着头站在林德海的身后也不言语。

    “那要真出了事,你可别怨我。”林雨桐懒的跟他磨叽,如今客客气气的说,这是自己的礼数,他要是不听,自己可就没那么讲究了。

    这话一出,刘寡妇就用胳膊肘子撞了林德海一下。

    林德海脸上的神情收了一些,看起来没有那么倔强,语气也缓和了一些,“我正打算陪着你刘婶子回乡下的娘家。到了乡下,就更没有什么你说的危险不危险的事了。只是这出门,难免需要点盘缠……”

    林雨桐马上懂了,这是变相要钱呢。她呵呵一笑,“行啊,晚上我给您送来。”说着,也不停留,直接就走。

    等人走了,刘寡妇才道:“你这老东西,这辈子还真是好命。前半辈子有爹妈靠着,后半辈子有儿女靠着,哪里算是吃过苦头的。就是这半路上回来的闺女,对你也是不孬。”

    林德海看了一眼刘寡妇,要么说着小门小户的女人眼皮子浅呢。自家这闺女可不是什么善茬,“你可别觉得她性子软。她答应的利索,是因为人家要脸。我不要脸,不要体面,但是她要。钱财在她眼里就是个屁!倒是我这老不死的,在她眼里才是麻烦。能用屁把麻烦打发了,她为什么不做?”

    可他还是将他的闺女想的太善良了。当天晚上,他正搂着刘寡妇睡的香甜,房间门就被踹开了,两人被这一惊,可不醒来了。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就见黑衣人进来了,还将灯给挑亮了。

    林德海心道:这次完了!要是跟着桐桐回家该多好。

    刚想要讨饶,就觉得脖子上一疼,就失去了知觉。那黑衣人将林德海用被子一卷,扛着就走。剩下刘寡妇在炕上发抖,战战兢兢的醒过神来的时候,觉得身下都湿了,这是吓尿了。不等天亮,她就收拾包袱,将这些年的积蓄都缠在腰上,天一亮就雇车出城,还是回乡下躲上一段时间的好,这是真危险!

    杨子坐在一架驴车上,看着铜锤扛着人出来了,就一笑:“可还顺利。”

    铜锤将人往车厢里一放,这才将脸上的黑面巾拿开,“哎呦!咱家这位大姑奶奶,真是……”他竖起一根大拇指,“真是这个!高人!狠人呐!”怎么会想到这么收拾的亲爹呢?“如今去哪?”

    杨子驾车,“走!出城。城外的一处园子修着密室呢。关进去就行了。”

    铜锤咂咂嘴,“也好吧。老爷子一辈子那就是想干什么干什么,你不叫他折腾,那不能够。想关在林家叫他不出门,还真不成,除非一根链子拴着。关着好!关着好!等没事了再放出来也行。”

    杨子就笑:“我大哥回来可就有好戏看了。这些年他愣是拿老爷子没办法,如今可好了。浑的遇上狠的……”

    铜锤跟着呵呵笑:“你呢?这段时间也得休学吧?”

    杨子点头:“在家也不耽搁功课,没事。”

    两人将人送过去关好了,留了早就准备好的干粮和水,又把被褥给铺好。如今这天不冷不热,没什么可叫人不放心的。两三天给送一次干粮就行。

    从城外回去,杨子就主动叫林母和杏子停着家里的卤肉,“先停上半年,等来年……”

    “这得耽搁多少钱?”林母不乐意。

    可这小贩进进出出的,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别有用心的人。停着买卖,图的安全。这话大姐和姐夫没说,但已经把老爷子都藏起来了,可见这次绝对凶险。大姐估计也不是不想跟自家这糊涂娘掰扯,所以一直没言语。可娘糊涂,自己不能糊涂。不能真叫大姐拿着钱过来,要自家停生意。那叫不懂事。

    杏子接话道:“这方子还是我大姐给的。以后来日方长就是。平安比啥都重要。”大家那边还有个半死不活的白元呢。肯定是危险的很了。

    林母皱眉:“怎么这种时候,你大哥偏偏不在。”

    杨子没说话,心道,我大哥在能怎样?还能寸步不离的守着您?不过见她没犟着非要将生意做下去,也就忍着什么话也没说。

    等之后早上没闻见卤肉的味道,林雨桐松了一口气,“我最怕的就是跟不讲道理的人讲道理。”

    四爷就笑,还没说话,外面就电报局的就喊着叫四爷出去,有电报。

    电报是槐子从沪上发来的,只有两个字——已到。

    这是报平安呢。

    四爷这才放心,“他办事确实叫人放心。”

    说到办事叫人放心的槐子的,可不止四爷和林雨桐。还有警察署的郑东,槐子一请假,他马上抓瞎。如今师院的杀人案还没有一点头绪,下面的人用起来一点也不顺手,再加上陶桃还搁在身边叫他连睡觉都睁只眼闭只眼,这才两天时间,他都觉得自己一下子都苍老起来了。

    陶桃低声道:“师院那边又来电话催了,说是不能总这么不给结论,学生没办法开课可不行。”

    郑东摆摆手:“知道了。回头我给宋校长去电话。你先去忙吧。”

    陶桃应了一声,这才转身出去了。

    郑东在办公室静坐了几分钟,就拿起电话,“给我接宋怀仁校长家。”

    稍等了片刻,对方才道:“对不起,宋家的电话正忙,稍后给您转接,可以吗?”

    郑东心里一动,马上道:“这里是警察署,正急着找宋校长。那边是谁的电话,能不能先掐了。”

    “警察署?”对方似乎犹豫了一瞬,“更宋校长通话的正是警察署的郭署长。”

    郭楷范?

    这老东西!

    不用问都知道他在电话里都说了什么,无外乎他对师院的事情抓的有多紧,自己这个副署长有多无能。呵呵,老匹夫!他倒是会看风向。宋家的女儿出国,宋夫人是惊动了姜夫人的。宋怀仁以前是低调,谁也不知道他有直达天听的手段。如今露出一点,这巴结的人一拨接着一拨的,郭楷范可不争着往前扑。

    想到这么,他隐晦的朝外间看了一眼,陶桃刚催了自己,自己的电话还没打过去,郭楷范就打过去了。巧合吗?

    显然不是!

    如今警察署里,也看不清楚谁是谁的人,他起身朝外走,看来还是得借助外力。

    当天晚上,他一个人穿着便服出门,求见了孟畅。两人在书房里谈了两个多小时才出来。两人相谈甚欢,看得出来,这是达成了某种协议了。

    而与此同时,仙乐楼里,也有两个人成了彼此的同盟。

    韩春林笑呵呵的举起酒杯:“郭兄,这次的事情,成不成可就在你了。”

    “老弟尽管放心。”郭楷范摸了摸自己的八字胡,眼神十分谦卑,“那姓金的,说到底也不过是个书生,对于官场这一套,他是一点也不懂。白费了手里攥着的好东西。老弟只管放胆去做,他要是不识抬举,咱们也就不用客气。东西交出来则罢了,东西不交出来……”

    韩春林赶紧摆手:“老兄啊,你没明白兄弟我的意思。对这一对夫妻,可不能动粗。先不说那黄涛飞还在六国饭店住着呢,就是宋怀民咱们也不好打发。他一个电话上去……”他往天上指了指,“那个时候,咱们可就真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东西嘛,兄弟我肯定能说服他交出来,但是呢,交到兄弟手里之后,危险也就跟兄弟我形影不离了。那师院的杀人案是谁干的,您老兄心里应该是有数的,那些倭国的间谍可是无处不在。他们一旦盯上兄弟我,我的命可就指望老兄你了。还有那图纸,都是要人手护卫的。容不得有半点闪失。有多大的利益就得承担多大的风险,老兄,这次事成,兄弟可保证你直升金陵。”

    郭楷范吸溜的将杯中的酒喝了,砸吧着嘴心里却犯苦,这王八蛋看似跟自己交心一般的称兄道弟,可却将责任转嫁到自己身上了。万一出了意外呢?他是要人没有要枪没有,找了自己保护他和东西,那这万一被盗了,玩意遗失了,自己反倒成了第一责任人了。可自己能不接着吗?他想到了什么似得,犹豫了一瞬,紧跟着就哈哈的笑起来:“没问题,兄弟!包在老哥哥身上了。”

    两人美美的喝了一顿,因着心里都有事,也就没再仙乐楼留宿。郭楷范带着画眉出了堂子回家,韩春林看了一圈,实在没看到顺眼的,只得叫了随从,先回家再说。

    汽车顺着马路一路往府邸开去,韩春林心里一直在想着怎么说才能叫那位金先生将图纸交出来,可猛地一刹车,他不由的往前撞去,头碰到椅背上,还真他娘的疼,“干什么呢?会不会开车?”

    司机有些委屈,朝前指了指,只见汽车灯照到的地方,一个穿着学生服的女学生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身上有些狼狈,衣领子和裙子都被人撕破了,她慌张的往后看着,叫人不由的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个彪形大汉朝这边跑来,手里拿着棍子眼看就到了这姑娘跟前了。

    这姑娘疯了一般的朝汽车这边跑过来,怕打着汽车门:“求你了,救救我!”

    韩春林笑了笑就将车门子打开,这姑娘一下子就窜进来,坐在座位上将车门给关严实了。

    紧跟着,这车一点也不顾及那大汉朝前冲了过去,那人麻利的闪开,看着汽车离去却不敢追。

    韩春林朝后看了看,将对方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如此一个力大且灵活的人,怎么可能让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逃出来呢。他心里一笑,还真是都将自己当成了傻瓜了吧。

    想到这里,他越发笑的和蔼,朝这姑娘看去,“姑娘家在哪里,我顺道送你回去。”

    “我不能回去!”这姑娘一着急,握着被撕开的衣领的手也松开了,韩春林就看见一片白莹莹的嫩肉,就听这姑娘道,“我不能回去,我爹好赌,将我输给赌坊,他们要抓我将我卖到见不得人的地方去。您行行好,千万别送我回去。您有大汽车坐,一看您就是贵人,您赏我一碗饭吃,我给您当丫头使唤,行不行?”

    韩春林上下打量这个明显来历有问题的姑娘,见她十**岁的样子,大眼睛高鼻梁樱桃嘴,巴掌大的小脸长的也甜美。再往下,修长的脖颈犹如天鹅一般,胸脯虽不高耸但也别有韵味。小腹平坦,裙子下面露出笔直匀称的腿,白色的丝袜到脚踝的位置,不安的不停移动。双腿并拢很不自在的样子。这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

    不留下她还会有别人趁机接近,那就干脆留下。又是这么一个干干净净的小美人自己送上来了,他伸出手,捏住这姑娘的下巴,“你叫什么?”

    “方田。”田芳心里一松,马上报了一个名字。

    “好!方田是个好名字。”他松开手,“叫你做什么都愿意?”

    “是!家务活我都会干。”田芳赶紧接话道。

    “我家不缺老妈子。”韩春林轻笑一声,然后压低声音道,“就缺个暖床的小丫头,要是乐意,你就留下。要是不乐意,你现在就下车。”

    田芳一下子揪住衣领,没来由的想起看见自己就羞涩的丁帆,但到底还是道:“我愿意!”

    韩春林就更加确信这姑娘有问题了。她要是真要下车,自己反而会收回几分疑心,也同样不会舍得这么一块到嘴的肥肉溜掉,她一样能达到留在自己身边的目的。可惜啊!到底只是对男人不了解的小姑娘,要是历经欢场的女人,可不会像她这样行事。

    到了韩家,田芳被带去浴室,等泡在热水里,不知怎的,眼泪还是禁不住的流了下来,“对不起……对不起……”她想到了丁帆,突然就控制不住情绪的落泪了,“芳子小姐说过,为了帝国,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牺牲的……”

    进韩春林的卧室,是不允许穿衣服的。浴室里有浴巾,裹住就行。这是防着携带武器吧。田芳使劲让自己放松,然后慢慢的走了进去。

    一个浑身都是肥肉的老男人,真是让人作呕。但是,这一晚上,这个叫人恶心的男人将她由女孩变成了女人。这个代价换来的,就是她能留在这个男人身边,直到得到自己想要的。

    林雨桐看着萧红叫人送来的消息,然后递给四爷:“跟预料的一样,韩春林果然想依靠郭楷范。这俩东西,牛黄对狗宝,呵呵……”

    四爷随意的看了一眼,就放在油灯上引燃,看着它烧了个干净,“郭楷范可不是省油的灯。这两人都是想要得利,又不想承担风险的人。韩春林想把风险转嫁给郭楷范,郭楷范岂是好糊弄的?他又会把风险转嫁给谁呢?”

    林雨桐想起一个人——郑东。

    当天夜里,郑东家的电话响了,“喂——”他迷迷糊糊的接起来,一听之下简直不敢相信,“你说什么?”

    陶桃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郑署长,署长突发疾病,住院了。”

    郑东脸上的笑意止也止不住,这个老东西,活该!耗也耗死他了。他抹了一把脸,尽量叫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沉痛一些,“怎么就突发疾病了?什么病啊?要不要紧?”

    “您先到医院来吧。”对方很焦急的样子,“您到医院看看,要不然没主心骨啊。”

    郑东连声道‘好’,“我马上过去?”

    撂下电话就掀被子起身,他老婆没好气的道:“又是哪个小妖精半夜勾搭人呢?”

    郑东心情好也不计较,笑骂道:“吃的哪门子醋?是姓郭的老东西病了?”

    “整天由着那些小妖精吸骨敲髓的折腾,能长寿才怪。”他老婆将被子盖严实,“听说昨晚是画眉那妖精出的堂子,呵呵……也不怕得病。”

    郑东系皮带的手一顿,这婆娘盯的可真紧,这事连自己都不知道。他有些羞恼,“你少盯我的哨,我是有没回来过夜的时候还是有带着人回来胡天海地给你添堵的时候?不过在外面逢场作戏罢了。你别没事找事?”知道自己只找画眉伺候,这会子专说这话恶心自己,恶婆娘!

    两口子半夜叨叨了几句,郑东不耽搁,直奔医院。

    到了医院一件躺在病房里呼呼大睡的郭楷范,心都凉了。则狗|日的老货这是病了?他妈的瞧着比自己都康健。面色红润,鼾声震天。

    他扭脸看了一眼靠在一边的陶桃,“这是什么病啊?”

    陶桃眼睛一闪,“说不上来。疼上来恨不能拿脑袋撞墙,您知道的,这脑袋上的事,最是说不准。要是不疼了,看着就跟好人没两样。”

    郑东没再言语,不用说了,这老东西在装病。他一装病准没好事!

    可叫自己挠头的是,到现在为止,他也估摸不出这家伙装病到底是在躲什么事。想起自家婆娘说昨晚跟着这老货出堂子的是画眉,他就不耽搁,只吩咐陶桃,“你在这里盯着,有什么需要的,不管是钱还是其他,去财务科领就是了。就说是我说的!”

    陶桃应了一声,看着郑东跟狼撵了一般出去了。

    陶桃看着值班的护士,笑盈盈的走过去跟她们攀谈,不一会说的热闹起来,她眼神闪了闪,指了指托盘里的针筒道:“学打针难吗?要是不难,我就跟你们学学,正式拜师怎么样?”

    几个姑娘笑嘻嘻的也不当是正经话,倒是说起了打针的诀窍。

    聊了半晚上,陶桃才知道,原来给人的血管里注射足量的空气是会死人的。她的手悄悄握起来,不时的朝病房的方向看一眼。

    却说郑东半夜到了仙乐楼,这里是个没有夜晚的地方,天黑的时候开门,天亮的时候关门,虽说大半夜的大部分人都歇下了,站在楼道里也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但确实是人少了。

    画眉的房间他知道,直接就闯了进去。惊醒了里面的一对鸳鸯。男人是趁着画眉半夜回来之后来的,只做半夜的生意,老鸨子只收二十块。正美呢,又被人打搅了,直接给拎了出去。见是郑东,他也敢怒不敢言。

    “你发的什么脾气?”画眉还以为这位吃醋了,直接就道:“你看不惯可以给我赎身呐,实在不行包了我也行啊。这会子吃的哪门子醋,我还不能做生意了?”

    赎身得好几万,包月得小两千。吃饱了撑的为了这个个女人花钱。有这钱给自家那丑老婆添首饰将来还是自家儿子的。

    心里这么算计着,脸上却带着笑:“那我也得又那本事弄来那些钱去。等将来我这官升上去了,怎么都好说。现在就先委屈委屈你。”见对方的神色好了,围着被子不说话,这才又道,“昨晚到底怎么回事?郭楷范知道你跟我相好,没难为你吧?”

    画眉心里暖了一下,伸出手叫他往床沿上坐。郑东以前不看见她跟其他男人,还不恶心,只是刚才碰见了,又看见她脖子上的吻痕,不知道怎么地,心里膈应的很。强忍着那股子恶心劲坐过去,才听画眉道:“倒是没怎么为难我。之前在仙乐楼也没叫人到跟前伺候,只跟那个韩厂长在里面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什么。”

    韩厂长?

    韩春林!

    郑东心里就有数了,将被子给画眉围严实,“半夜冷的很,别着凉。你歇着,今晚我有差事,不留下陪你了。”

    说着,就起身大踏步的离开了。

    画眉眼圈儿都红了,想套话就套话,何苦做出这么一副多情的样子来?都说在浣肠莫说情,可谁的心也不说铁打的,天长日久的,总会多出几分情愫来。在这么多男人里,能入自己心的,也就是他了。可谁知道他却是这么一副冷心肠。

    第二天,天并不好。入了秋,秋风起了。吹的树叶儿飒飒做响,又下起了雨,到了吃早饭的时辰,雨慢慢的大了起来。

    学校没开课,难得的清闲了起来。四爷一大早上,就将炉子搬出来,给厅堂卧室书房连带如今住着白元的杂物房都烧上了。烟囱弄的长长的,一烧起来,屋里马上就暖和了。白元还不能下炕,林雨桐怕屋里朝,又给将炕烧起来。忙忙叨叨的一早上,刚吃了早饭,就听见敲门声。

    四爷不叫林雨桐出去,“你回卧室去。有些人的嘴脸你还是别看的好。”

    林雨桐心知,大概来的事韩春林吧。她直接转身就去了卧室。

    四爷去开门,外面果然是打着雨伞的韩春林,“金先生,冒昧了。”

    “冒雨前来,该是有事,谈何冒昧?快请进。”四爷将路给让出来,等人进来了,才将门给关严实了。

    两人在堂屋里做了,炉子上的水咕嘟嘟的冒着热气,可四爷就是没有给上茶,直接道:“既然有事,不妨直说。”

    韩春林在心里就给四爷身上贴上一个标签——书生意气。

    为人处世一点都不圆滑嘛!

    他不跟书生一般见识,照样笑盈盈的道:“厂房已经建的差不多了,设备也马上就到位了。如今缺的是原材料。可这原材料我都不知道要准备什么。”

    这话是说,不知道要生产什么,自然不知道原材料要准备什么。

    “该用钢铁的你不能用木头,万变不离其宗,还能变出花来不成?”四爷没轻易松口,说了这么一句。

    韩春林马上道:“你是行家,但咱们也不是没做功课,这钢材也是又型号的。这枪筒子炮筒子,口径也是不一的。别说口径,就是长短,那也得按照你给的图纸来吧。这话我没说错吧。”

    所以说,没有图纸绝对不行。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叫我造什么。

    四爷点点头,承认这话是对的,“我列了一个单子,回头给韩厂长。”

    韩春林一下子给噎住了,他的眼睛眨了眨,人家这理由能站住脚。果然!图纸不是那么好要的。他想了想才道:“如此当然最好了。不过,我有几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四爷没接话,其实去将炉子上的水壶往一边提了提。

    韩春林暗骂一声书呆子,却没有半点尴尬的继续道:“这图纸谁也没见过,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是不是实用?我的意思,在大批量生产之前,咱们先做出样品来,往金陵这么一递,看上面的意思,再行定夺。别到时候有了瑕疵,耗费巨大最后却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这就不好了。你说是吧?”

    这话听起来确实是老成持重,十分有道理。

    四爷诧异的道:“黄兄没告诉你吗?关于你说的问题我都跟他交流过了……”

    “黄涛飞参谋今早的飞机直飞重庆,难道咱们还要往下拖吗?”韩春林暗道,还好之前给金陵去了电话,叫表姐夫想方设法的将黄涛飞给调离了。这尊阎王在,不好动手啊。

    四爷的心一下子给落下了,黄涛飞一走,之后再出事就连累不到他了。于是,他朝韩春林笑了笑,这一笑,韩春林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后脊梁直发凉……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