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4章 民国旧影(31)三合一
    民国旧影(31)

    黄涛飞整个人都暴躁了, 从来没见过韩春林这种蠢货!

    宋芝兰递了一杯咖啡过去:“每次回来都不多呆,来去跟我说不了两句话就走。如今待在我面前, 心里想的也不知道是什么,这脸色真是从来就没好过。”

    黄涛飞哪里有心情喝咖啡,但见她抱怨,还是接过来, “我过来是有要事, 要么,不跟我去金陵, 忙过这一阵我也好腾出时间陪你。”

    “什么陪我?当我不知道呢?你忙起来, 在军营里十天半月都不出来,一个命令, 抬脚就走。”宋芝兰摇摇头,“你那点薪水, 够做什么的?涛飞, 要不你跟我去留学吧。去德国也好, 去法国也好……”

    “哈……”黄涛飞猛地将咖啡往桌上一放, “这种时候, 你跟我说留学?芝兰,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

    “高等教育怎么了?”宋芝兰脸上闪过怒色,父母都没用这样的语气对自己说过话,这还没结婚他倒是先训斥上了,凭什么?“正因为受过高等教育,所以才知道这个国家别的国家的差距。没有打就已经先输了。我不知道你在挣扎些什么……”

    “住口!”黄涛飞还没有说话, 门就从外面被推开了,宋怀民铁青着脸走了进来,呵斥了宋芝兰一句,更是紧走两步,一个巴掌给甩了过去,“你这混账东西!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未战先怯!好好好!我宋家何时出了你这等不屑子孙?不是要去德国吗?不是要去法国吗?去吧!我不拦你!现在有多远就滚多远。”

    当着未婚夫的面对父亲呵斥,宋芝兰脸上顿时羞愤一片,她双手捂住脸,风一般的朝楼下跑去,姚华将女儿拦住,冲里面的宋怀仁道:“老宋,你这个干什么?她还是个孩子……”

    “都多大了还是孩子?”宋怀民捂住胸口,“即便是个孩子,也该知道她身上流着炎黄的血脉!我看她都是跟着她那些乱七八糟的同学和朋友学傻了!还德国法国呢?德国现在是个什么境况她知道吗?三月德国国会通过授权法案,让阿道夫·希特勒和纳粹党可以通过任何法例,而不需要议会同意。就在上个月,德国不允许除了纳粹党以外的任何政党。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跟国内比起来,外面就是天堂了?俗话说的好,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我看她现在是连猪狗都不如。”

    这话说的可实在是太重了!

    “老宋!”姚华瞪眼,强拉着面色苍白摇摇欲坠的女儿,“你这说的是什么?小两口子拌嘴说几句气话,你跟着掺和什么。”

    宋怀民看向有些尴尬的黄涛飞:“孩子,你是好样的。我宋怀民教女不善,这孽障配不上你。回头我会跟你父亲沟通,婚约就此作罢。”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黄涛飞还能说什么。想替宋芝兰说几句好话,但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她僭越了自己心里的底线。这样的未婚妻实在叫人觉得接受不能。“伯父……那我就告辞了。”说完,再不停留,从宋怀民身边越过去,出了门又对着楼道里的姚华鞠躬,这才起身下楼。

    听着大门一开一合的声音,宋芝兰身体摇摇欲坠直往下倒。自己哪里说错了?不都是实话吗?为什么一个个的看自己都像是看仇人。

    “老宋!”姚华一边心疼女儿,一边斥责丈夫,“你看你说的是什么,退婚的事情怎么能轻易说出口?这叫芝兰以后怎么做人?”

    宋怀民扶住门框,闭了闭眼睛,“涛飞是个军人,作为军人的妻子,她不够格!在一个随时要上战场的军人面前,长别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这叫动摇军心。我……我宋怀民不会叫这样的错一错再错下去。收拾东西,送她去美国!这辈子都不许她回来。”见妻子还要说话,他二话不说,直接回了卧房,“你要是不放心,就跟着一起去。”

    这臭脾气!

    姚华拉着女儿的手将她送回闺房,“你爸在气头上,咱们先回房间去,等她气消了再慢慢说。”

    宋芝兰整个人都傻了,只是跟未婚夫抱怨几句,怎么就成了这样了?她想不明白,脑子里一片空白,更有些欲哭无泪。

    将女儿暂时安顿好,姚华就起身回了卧房,见丈夫一脸苍白的靠在床上,本来想发的脾气,这会子也不由这人不忍住,“老宋,怎么样?还好吗?”她坐过去,轻轻的拉着他的手。

    宋怀民的脑子里始终是之前接到的那个电话,电话是金思烨那个年轻人打来的,他在电话里说了几句话,虽然隐晦,但那里面的意思,想来是不会错的。他反手抓住妻子的手,低声道:“送芝兰去美国吧,尽快!再不走,恐怕就走不了了。”

    姚华愣了半天:“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如果真有什么事,我可以跟上面那位姜夫人说说。我们还是有几分交情的。”

    “别折腾了。”宋怀民深吸一口气,“别把那点情分消耗干净了。这里面的事情有点复杂。即便你去求了,最后的结果也是送她走。”

    姚华面色一变:“这得是出了多大的事情?”

    “交友不慎,跟那些别有用心的倭人牵扯很深。”宋怀民无奈的一叹,“她的厂长环境太顺了,顺的没多长半点心眼。”他翻了个身,“要是再不走,不光她走不了,咱们都得折进去。还有涛飞那孩子,大好的前程全都被连累了。她做的孽太多了,别再折腾下去了。”他自己何尝不后悔,想起之前配给金思烨的黄包车司机刘福,当时说是护主而死,其实真正的原因不就是倭国间谍吗?对方都已经借着自己的手做到这一步了,自己怎么就没提醒家里人小心。自己都着道了,为什么就不看着点芝兰这孩子呢。孩子犯的错有十分,自己这个做监护的父亲得有一大半的错。“钱给她带足了吧。到了那边她也受不了委屈,宋家几房人都在那边,舅兄不也将财产往那边转移吗?伯伯叔叔舅舅,兄弟姐妹一大堆,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姚华面色变来变去,她心里未必信得过宋家的其他人,但却信得过两个哥哥。将芝兰托付给哥哥,未尝不是一个办法。“好!我就这就去办。孩子那边,我去解释,要不然孩子跟你这心里该有疙瘩了。”

    “不用说,什么也不用说。”宋怀民摇摇头,“这个节骨眼上,能顺利的走就是万幸。至于误会不误会,亲爹总是爹,到什么时候都变不了。”

    姚华捏了捏对方的手:“你放心,我陪着你。”

    当天往上,宋芝兰就直飞金陵,姚华跟金陵那位姜夫人通了电话,走了门路将女儿塞进了去美国的航班上。

    同时,宋怀民特别低调了来找四爷:“上次刘福的事情还没谢谢你,这次又出了这事。要不是你提前给我消息,只怕宋家几辈子的清名,就要毁于一旦了。”说着,就将一个匣子推过去,“这事我的心意,你拿着吧。”

    四爷没有推辞,不管是什么都得收下。要不然对方总欠着人情心里也不会舒服。

    见四爷收下了,宋怀民明显松了一口气,“之前你说的……已经查实了吗?”

    四爷点点头:“**不离十。宋小姐跟她的女儿走的太近了。再加上彼此不设防……涛飞兄的很多事情,应该都是从宋小姐嘴里露出去的。”

    宋怀民狠狠的闭上眼睛:“这是我这个父亲没尽到职责。”

    林雨桐有些唏嘘,有个靠谱的爹是多要紧的事啊!

    两人送走精气神明显不怎么好的宋怀民,都有些唏嘘。四爷将匣子打开,里面是地契房契,他直接递给林雨桐,“收着吧。这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过的,宋家园子的房契地契。”

    林雨桐拿到手里一看,好几十亩呢。“之前还说借用,如今好了,成了咱们自己的了。想怎么折腾都行啊。”

    四爷却沉吟道:“房子只管用,但对外别言语。只当是借用的。”

    “我懂!”林雨桐将匣子收好,要是估计的没错,这玩意再拿出来,得是半个世纪以后了。她叹了一声,“曲桂芳这次送来的消息,还真是及时。”

    四爷点点头:“那女人精明,她对三十八号并不信任,这是想给她自己留条后路。”

    而此时的曲桂芳刚在台上唱了一曲下来,就又男人端着酒杯过来,“曲小姐,我们老板请您过去喝一杯。”

    眼前男人长的很精干,也算英俊。她笑了笑,接过酒杯却不急着去喝。在外面,她从来只喝那种自己看着开瓶,然后看着从这刚开瓶的酒瓶就倒出来的酒。像是这种举着杯子的,她心里呵呵,谁知道这酒里面有没有加什么东西进去。她十指纤纤端着高脚的杯晃悠,里面的红酒在她的晃悠下也跟着在霓虹灯里摇曳,映衬的那染着大红指甲的手指更加的炫目。她朝角落了瞟了一眼,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

    是他!

    曲桂芳朝站在眼前的男人点点头,然后用下巴朝那个熟悉的背影点了点,“那位是你们老板?”

    这男人没有言语,只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可等到了卡座,只一眨眼的功夫,刚才看到的那个背影男人就不见了踪影。在前面带路的男人停下脚步:“不知道曲小姐肯不肯赏脸出台?”

    出台,是要跟着客人出去的。

    曲桂芳将酒杯往一边的空圆桌上一方,然后空出手点了点对方的胸口:“我可是很贵的。”

    这男人果然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递过去,“您看这个还满意吗?”

    一千大洋。

    曲桂芳弹了弾支票,媚笑着将腿露出来,然后将支票塞进了丝袜里。看的周围的男人只咽口水。这才扭腰摆胯:“前面带路。”十分风骚的样子。

    尤物谁的喜欢,却不是谁都花的这份钱的。

    再吧台的位置,一个帮着调酒的小姑娘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然后接着补货去了后台,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三十八号,乔汉东接起电话,听着电话那边熟悉的声音,顿时就站了起来,“你说的都是真的?”

    于晓曼低低的‘嗯’了一声,“不会有错。找曲桂芳的那个神秘男人,应该就是咱们等了很久的目标。”

    乔汉东连声道‘好’,“你不要打草惊蛇……”

    “我以后都不能出现了。”于晓曼压下声音,“这些人鬼的很,一直在这里才是打草惊蛇,我相信曲小姐的能力……”

    乔汉东愣了愣,觉得于晓曼这话也有些道理,“那行,最近你都不要露面了,挂了。”

    于晓曼放下电话,脸上才有些笑意,总算有借口不再掺和三十八号的事了。

    尽管没看清楚那个男人的脸,不过没关系,曲桂芳是逃不出林玉彤的手掌心的。

    曲桂芳此刻坐在车上,车窗两边黑色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她根本就不知道如今要去的目的地是哪。既然看不出来,她也不勉强,慢慢的闭上眼睛,听着周围的声音,感受着车的到底是拐了多少下。以便于确定她的大致位置。

    外面各种叫卖声,热闹非凡。慢慢的,四周静了下来,偶尔只有汽车跟自己坐的的这辆车擦身而过。没有人声,没有喧闹声,只有汽车的声音来来往往。

    这里应该是富人或是高官聚集的住宅区。

    果然,没走几分钟,车就停下来了。对方递过来一个眼罩,曲桂芳没有犹豫,就带在眼睛上。然后由这人拉着下车往前走。

    等感受到一股子暖意的时候,她的眼罩被人摘了,明亮的灯光叫她又一瞬间的不适应。她眯了眯眼睛,朝大厅里的沙发上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男人可不就是之前在芳子那里常见的。

    她嘴角含笑:“又见面了。我可真是想死您了。”

    对方对其他人挥了挥手,叫他们下去,这才招手叫曲桂芳:“你过来。”

    曲桂芳笑盈盈的过去,紧挨着他坐了,像是没骨头一般倚在这男人身上,然后手摩挲着他的大腿:“你可真是狠心,出了那么大的事情都不说伸把手搭救搭救。好狠的心肠。”

    这男人一把捏住曲桂芳作怪的手腕:“搭救搭救?欧阳你还要人搭救吗?芳子折进去了,可你不还好好的,活的比谁都滋润吗?”他的眼里有些狠厉,“说!你是怎么逃出生天的?”

    曲桂芳疼的嘶了一声,然后白了对方一眼,似乎没看到他的怒意一般,“我这样的女人想逃出来,除了叫人占点便宜还能如何?怎么?吃醋了?”说完,就歪在沙发上咯咯的笑起来。

    真是个妖精。

    “在三十八号进进出出,这又怎么解释?”这男人眯着眼睛问了一句。

    曲桂芳坐起来,收了笑意,“我要是不想办法在三十八号进进出出,能引起你的注意?能将你引的前来找我?”

    这倒也是个理由。

    “你就没对乔汉东说点什么?”这男人伸手捏住曲桂芳的下巴,眼里透着几分威胁。

    “当然说了。”曲桂芳由着这男人捏着,“我画了一幅男人的肖像画,说这是跟芳子关系亲密的男人。怎么?怕了吧?”

    男人的手一松,那副所谓的画像他之前就已经看了,那根本就不是自己。正是因为曲桂芳在对面哪里隐瞒了自己身上的所有特征,自己这才冒险要见她的。

    见他的神情松快,身上也没有之前的戾气,曲桂芳就知道,这次又叫林玉彤那个女人个料到了。她叫跟乔汉东献计,用假画像钓真神。可不?那副画像只有自己个乔汉东知道是假的,为的就是引出三十八号可能存在的奸细和眼前这个男人。这画像在三十八号能接触的人十分有限,要是这个男人还是打听到了这个消息,就证明三十八号内部并不干净。但这也没关系,刚好利用这个人将这画像传出去,也好替自己打消眼前这个男人的疑心。当然了,若是画像的事情传不出来,三十八号总会想办法‘无意’的漏出一些个消息出来的。目的都是一样,就是叫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的顾虑少上一些,信任多上一些。

    这男人看着曲桂芳似笑非笑的脸,还是先问道:“怎么想出这么一个办法的?混到三十八号。”

    “被逼无奈。”曲桂芳难得的一本正经起来,“警察署的那个姓郭的署长很副署长郑东咬起来了。如今的我如果是欧阳一一,那么办这个案子的郑东就栽了。姓郭的想抓我做把柄,姓郑的想杀我灭口。我能怎么办?被他们盯上了,躲都躲不了。于是我干脆就不躲了,主动去了三十八号,以要为他们效力为借口,换取了一个绝佳的掩护身份。以后,有三十八号为我挡着,谁能拿我怎么样?乔汉东为此还跟郑东吃了顿饭,解释了这个事情。如今,已经没事了。”

    听起来也很合理。他信了六分。其实,这女人说的是真是假,都没有关系。哪怕她真的投靠了三十八号为的就是抓到自己,这也无所谓。自己正好将计就计,只要能搞到那个新出的设计图,其他的都不重要。

    想到这里,他脸上带着笑意,起身去开了一瓶酒,然后倒了两杯,一杯留在手里摇晃着,一杯递给曲桂芳,“你果然还是这么聪明。”

    “女人光聪明还不行。”曲桂芳接过酒,“还得漂亮。要不是我这张脸和这身子还能引起男人的**,这会子只怕都化成一堆白骨了。”

    她一点也不隐晦,直接点出她就是靠□□才活命的。

    “善于利用自身优点,这才是真聪明。”这男人点点头,抿了一口酒,“怎么样?还愿不愿意回来,咱们接着干?”

    “干?”曲桂芳将这个字说的千回百转,“要是去床上,我自是愿意跟你干,但是说到其他……你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饶是知道这女人善于勾引人,心里也早有准备,也被她撩拨的心里起火,一口将杯子里的酒给灌进去了。强自转过头不去看她,“真话是什么?假话又是什么?”

    “假话就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至死不渝。真话就是我累了,想过点舒服的日子。跟着你再卖一次命也行,但是前提条件是给我足够的钱,送我去美国。在三十八号终究是不安稳,我的过往很难叫他们完全信任。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多了,过了河想拆我这座桥,我却得提前给我这桥找个安稳的地界去。怎么样?您要是觉得合适,咱们再往下谈?”曲桂芳一脸坦然,半点都没有背叛的自觉。

    可也正是这话,叫对方一下子就踏实了。

    实在话总是更容易取信于人。

    “行!”这男人直接伸出一根手指,“事成之后,这个数。”

    一百万?

    曲桂芳挑眉:“我要美元!”

    “成交!”这男人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贪心不要紧,只要有这个贪念,那么她就会尽心尽力去卖命。

    “我要定金。”曲桂芳嘴角上挑,“先拿二十万做定金,成了不成,这钱概不退换。”

    “你倒是不怕有命拿没命花。”男人又倒了一杯酒,“十万的定金,要是行,咱们就合作。要是不行,各走各的路。”

    “成交!”曲桂芳伸出手,“您也别恼,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咱们只当是做了一桩生意。之后,桥归桥路归路,再相见就是路人了。”

    那男人伸手从兜里掏出支票本,填了一张直接给了曲桂芳,“你可拿好了。”

    曲桂芳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没有金刚钻不看瓷器活。您等着好消息吧。”然后起身,“现在,我能走了吗?还是要留下来,再干点什么?”

    “叫人送你出去。”这那人的喉结滚了滚到底抗住了这个妖精的魅惑。

    曲桂芳哈哈笑着往外走,半点没有问这个人的真实身份。有两张出自同一个人的支票,还怕查不出户头。哪怕是借了别人的户头,那么这个户头上的人一定也是真实存在的。只要找到这个线头,很容易就能揪住这个人了。更何况,她从乔汉东那里看到的对警察厅的人员调查的详细资料里,发现了一位叫苏源的苏厅长的信息,他很有些猫腻,已经被三十八号锁死了。而宋怀仁的女儿,跟苏源的妹妹交情深厚。这位厅长即便不是这男人的人,也肯定跟着男人之间存在着某种情报交易。就比如从金陵来的黄涛飞的信息,可以肯定就是苏源露出去的。黄涛飞负责的恰好是金思烨研究成果投产的事宜。他能搜集这些情报,卖给的人是谁已经显而易见。有这两个方向,这个范围就一定很小了。

    等曲桂芳戴上眼罩被送出去,这男人才转身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师院女生宿舍楼下面,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来。

    田芳躺在床上,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一下子睁开眼。就听外面的声音传来,“田芳小姐,有你的电话。”

    田芳的心砰砰的跳起来,“好!这就下来。”

    同宿舍的人都睁开眼,审视一般的看向她,谁也忘不了那天晚上的事。谁也忘不了田芳被当做间谍抓起来过。

    田芳被看的不自在,只得扬声问外面,“哪里来的电话?”

    “说是美国来的。”外面应了一声。

    田芳忙道:“是我家里。时差的关系,这个时候美国应该是白天。”

    其他人信了没信她也不管了,赶紧就往出跑。

    一口气冲到楼下,她的心跳的更快了,“喂——”

    “喂——”对方应了一声,这个声音险些叫她落泪。

    “怎么才来电话?”田芳声音带着哽咽,这段时间真是太艰难了。

    那边的人叹了一声,“家里有点事,没有跟你联络是家里的不对。我托朋友给你带了点东西,明天他会去接你。”

    没说时间,没说在哪里接她,就证明还沿用原来的那一套联络办法。

    田芳应了一声:“都记下了。”

    那边没有言语,直接挂了电话。田芳听着盲音,心里却踏实。将电话放心,双腿踩在地上都觉得有力了。不再是浮萍的感觉真好。

    等田芳上去了,这管理宿舍的帮佣才再一次给筒子楼打了个电话。

    白元在厕所,听到电话响了赶紧起身,但等出来的时候,就见丁帆正在挂电话。

    “我紧赶慢赶,还是麻烦你起身了。”白元脸上带着笑,“怎么了?又是那些女学生闹幺蛾子?明天得林先生说一声了。天天叫管宿舍的告状算是怎么回事。”

    丁帆笑了笑,“女孩嘛,都这样。”

    “这回又是怎么了?半夜唱歌还是跳舞了?”白元一边锁这边的门,一边笑道,“还是又将鬼故事,吓的不敢睡觉?”

    丁帆摇头:“没有,就是一个学生家里从美国打了电话来。咱们这位管宿舍的阿婆可了不得了,觉悟可高了。如今看谁都像是看间谍。”

    白元笑了笑,“赶紧睡吧。半夜还怪冷的。这以后要是冬天了,半夜接电话可就真成了苦差事了。”

    等门关上,他们隔壁住着的于晓曼才将贴在门上的脸移开。她自从进了学校,就分配到了一间宿舍,为了离金思烨两口子近便点,她就选了这一间。她观察了这么些日子,心里多少有点谱。那两口子信任的是白元,因为只有白元每天都抽空往林家跑两回。可丁帆却从来没被带到家里去过。虽然对外说是丁帆是高中毕业,如今又是旁听生,整理资料更专业,白元则是处理金先生的琐事,分工明确,但实际上,这是一种亲疏远近的体现。如今接电话的是丁帆,电话内容谁也没听见。只知道电话是从美国来的。看来明天还是要去电话局查一查了。

    白元起了个大早,但丁帆还是先起了,连洗脸水都自己顺带的打来了,边上还放着牙缸子,上面放着牙刷,牙膏都挤在了牙刷上。“这多不好意思?”

    丁帆笑了笑:“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也帮过我不少。”

    白元再不耽搁,梳洗完就直接出了门,一路避着人到了女生宿舍楼下,他得问问昨晚电话的事。丁帆接听的,自己这心里总是不踏实。

    可谁知道到了宿舍楼下,就听见里面的尖叫声,他冲进去,这才发现,看门的帮佣吊死在一楼的大厅里。

    死了?

    紧跟着女学生一个个的就跟疯了一样的往出冲,转眼就人去楼空。短时间内,都不敢回来了。而自己此刻也无从找人打听了。帮佣死了,所有的女学生都跑了。

    这是不是同样能证明丁帆是有问题的呢?

    可惜!谁也没抓住他的把柄。猛地,他脑子里闪过什么,然后急匆匆的就往师院的外面跑。

    越跑越是觉得气喘的厉害,心跳也更加剧烈。眼前越来越模糊起来,就在要倒下去的那一刻,一双手扶住自己,他转脸,恍惚看着是那位在图书馆工作的于小姐,“找林先生……”

    “我送你去医院。”于晓曼尽量扶住白元。

    “不……林先生……”白元固执的道。

    于晓曼叫了黄包车,带着白元直奔林家。丁帆从门房背后闪身出来,看着远去的两人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来。

    看到狼狈的两人,林雨桐吓了一跳,再一看白元,她面色一变,金针直接往头顶的百会穴扎了下去。四爷赶紧迎出来,一把将白元抱起来,送到屋里的榻上叫躺平了。

    于晓曼被林雨桐露出的一手吓了一跳,她赶紧将门关起来,这才追了进去。

    等林雨桐给白元用完针,这才扭脸问于晓曼:“怎么回事?”

    “那个丁帆十有**有问题。”于晓曼将昨晚听到的和今早见到的都细细的说了一遍,“这个人留在你们身边太危险了,要当心。昨晚那个电话一定非常要紧,我得出去一趟,电话局那边得查一查,有没有美国的电话,一查就知道。”

    四爷却摆手,“不用查了。这个丁帆还是太年轻,田芳早就暴露的,他这般掩护就是犯蠢。”

    正是这个道理。将已经暴露的人随意的扔出去,是他取信四爷和林雨桐的最好办法。只要他隐藏的深,想成功的机会才大。如今是画蛇添足不说,还将自己给搭了进去。

    他背后的人只怕才该气死了!

    一栋林木掩映的别墅里,田芳激动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总算是见到您了。我还以为……”

    “好了。”男人坐在沙发里,“不要哭了。能活下来就是本事,我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才迟迟不肯联系你。”他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过来坐吧,坐下来说话。”

    田芳马上坐过去,“小姐她还好吗?”

    惦记芳子的神情十分真挚。

    男人心里暗道一声可惜,这孩子忠心是有,但就是脑子……不够使。

    “这次出来还顺利吗?”他随意的问了一句,挑起话题。

    田芳马上激动了:“多谢您为我费心。这次的掩护做的非常好,暂时是没有人知道那电话是怎么回事了!”

    男人眉头皱了皱,正要细问,外面就进来一个人来,看了田芳一眼,才附在男人的耳边说了一句,紧跟着男人的脸色都变了。

    妈的!智障!

    这次给田芳打电话就是为了用田芳给他铺路的,谁知道他却犯了这样的蠢。还查不出来?怎么会查不出来?就算自己叫人在电话局那边动手脚,可是那些跟田芳同宿舍的女学生呢?吓回去就完事了?人家一个电话就问出来的事,遮盖个屁!

    男人将拳头握起来,额头上的青筋直蹦,“叫回来!马上将他接回来。”

    田芳有些不知所措,一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了大半个小时,屋里就走进了一个人来。

    “是你?”田芳愕然的看向丁帆,“原来你也是……”

    丁帆的耳朵根子都红了:“田芳小姐。”

    田芳愣愣的看着这个少年,之前她为了接近林玉彤可没少跟两个助理套近乎。白元看起来笑眯眯的,但却是个油盐不进的。至于白帆,他是个沉默害羞的男孩,这是她仅有的印象。

    男人在两人之间来回的看,然后瞪着丁帆:“说!怎么回事?”

    丁帆看了田芳一眼:“阁下,田小姐对帝国是忠诚的。我们不能牺牲她。”

    男人抬起胳膊就给了丁帆一下:“说实话!”

    丁帆嘴角动了动,良久才道:“我爱慕田芳小姐,我要保护她,我是男人。我不能看着我心爱的姑娘成为牺牲品。”

    “可你损害了帝国的利益!”男人用枪指着丁帆的脑袋,怒不可遏。

    田芳看着两人,脑子里乱哄哄的,不知所措极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