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2章 民国旧影(29)三合一
    民国旧影(29)

    欧阳一一的事情, 除了自己,就只有四爷和槐子参与了。

    自己和四爷这边, 绝对没有走漏过消息。而槐子,一向是个极为谨慎的人。欧阳一一的事情是怎么泄露出去的,林雨桐如今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回头,看着曲桂芳一口一口的吸烟, 明显变得焦躁起来。像是干他们这一行的, 一旦失去了冷静,就真的危险了。而且,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手, 没能从自己手里逃脱,所以, 她看起来有些慌乱,并不如以前那般八风不动, 自信昂扬。

    “你要是还是这样一个状态, 那就是等着送死。”林雨桐抽出纸巾, 将手擦干净, 却也不看她, 直接说了这么一句。

    曲桂芳夹着香烟的手一抖,烟头直接烧到了手指上,她赶紧丢了,压低了声音,但还是觉得像是一头困兽:“这事没摊在你身上,你当然无所谓。可我经历了一次生死, 就知道死亡逼近是多可怕的事情。我如今更怕死的怎么办?我不管,我要离开,我要远远的离开,去香江也好,去奥门也好。哪怕让我去辽东,我都有机会挣出一条命来。”

    林雨桐头都没抬,伸手就是一巴掌抡过去,“你给我冷静点。多大的事?以前那股子傲劲呢?”

    曲桂芳捂住脸,这是第二个打她的女人,第一个是芳子,第二个是林雨桐。对芳子她还能升起恨意,但是对林雨桐,她心里却只有畏惧。

    好半天她才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冷静下来:“不是我要撕毁诺言,是我这样的状态,迟早会牵连到你们身上的……”

    “人家能找出你,你还能跑了?”林雨桐耻笑,“你的照片,转眼就能发到全国,你能出哪,飞机汽车轮船,哪个能带你走?即便是偷渡,你也得出的了京城才行。这时候跑无异于找死。”

    曲桂芳的心一下子就凉了下来,没错,她说的没错,一旦自己敢跑,也许欧阳一一被击毙马上就被变成事实,“那我怎么办?就这么等着铡刀落到我的脖子上?”

    “蠢!”林雨桐丝毫也不客气的骂了一句,“古话怎么说的,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这坏事和好事之间哪里有绝对的界限,端看你怎么去操作了。如今看起来,你是进入当局的视线了,但这何尝不是一个叫你的身份合法化的契机。”

    身份合法化?

    一个假死脱身的特务,想要身份合法化?怎么可能。

    林雨桐招手:“你过来,我告诉你怎么做。”

    曲桂芳不由的上前附耳过去,林雨桐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她马上露出一丝恍然,“原来还可以这样……”

    林雨桐却没有说话,打开厕所门,转身就出去了。曲桂芳在里面又抽了一根烟,这才出去,此时之前点的咖啡已经凉了。但她却不急着离开,而是叫侍者再续了一杯,又点了蛋糕,慢悠悠的享受完,这才起身离开。

    她却不知道,在她走后,从咖啡间走出来一个穿着女仆衣服的女人,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于小姐,冲的咖啡不错。”侍者笑了笑,“老板说您要是愿意,可以过来上班。”

    于晓曼回过神,就不好意思的道:“真是对不住,我大概不能来了?”

    “薪酬不满意吗?”侍者赶紧道,“要不我跟老板说一声。”

    “不是,我突然想起时间上有点冲突。”于晓曼进去,赶紧将衣服换下来,这才跟侍者告辞,匆匆离开。

    追着照片上的女人过来,为了不引人注意,她是从后门进来的。可没想到,在这里居然遇到了林玉彤。这两人怎么会走在一起?她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两人在卫生间说了那么长时间话都说了什么?一个个疑团从心里冒出来,叫她顿时百爪挠心。

    而这天晚上,文海路三十八号,值班的值班,加班的加班,反正是新站长刚刚上任,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火如今烧起来了,大家就都得夹着尾巴。

    用新站长的话说,老站长死于非命,大仇还未报,怎么能够懈怠呢。都好好干,玩命的干,不把漏网之鱼抓住,大家都别休息,要不然怎么对得起老站长对大家的恩情。

    下面的人一个个的嘴上喊着同仇敌忾,但心里却免不了骂娘。谁还没点自己的事了?就这么耗着,有个屁用。再说了,老站长对大家有恩情吗?以前就他贪的最多,下面的兄弟能捞多少好处?上面换人不换人,对他们来说,真没什么大的影响。当然了,唯一为老站长齐恒有些怀念的,就是小毛了。齐站长在世的时候,对别人不管怎么样,对小毛那是不错的。如今新站长乔汉东刚一上任,就提拔了李华。李华原先在齐恒身边多少要受点小毛的排挤,不如小毛在老站长面前得脸。如今乔站长上任,一打一拉,这下面马上就稳了下来。

    以前小毛是一哥,如今李华是一哥。

    小毛守在办公室,看着众人纷纷去巴结李华,心里多少有点不得劲。人走茶凉说的就是这个了。

    都是一群他妈的见风使舵的玩意。

    他心里愤愤的骂了一声,就起身要出去透口气。

    李华看见小毛的样子,心里一笑,嘴上却喊道:“毛哥,去哪啊。兄弟们在一起说说话多热闹啊。”

    小毛心里冷笑,但却也知道不能闹僵。在外面混的,该装孙子的时候就得老实的趴在地上,要不然吃亏的真说不准是谁了。他笑呵呵的转身:“别叫我哥,怎么敢当呢?你是哥,华哥!以前兄弟不懂事,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别计较。我这是……这是……”他指了指外面,“天不早了,我是肚子饿了。正想着出去给大家叫点宵夜。叫酒楼送进来,大家填填肚子。”

    李华呵呵就笑:“这个不劳你操心了。乔站长说了,没有只叫马儿跑,不给马儿吃草的道理。之前早就吩咐后勤了,在香客来定了席面,马上就送到了。”说着,声音就更大了起来,替领导宣扬名声收买人心的事,他怎么会甘于人后呢?“大家吃着喝着,心里可都要念着情分,知道端的谁的碗,吃的谁的饭。”

    小毛暗骂:马屁精!

    但到底跟着众人一起歌功颂德,乔汉东站在二楼的柱子后面,看着下面的动静,听着众人的说话声,微微的笑了笑,这才慢慢的退回去,进了办公室。

    李华看了小毛一眼:“既然小毛这个有心,就出去看看。看看到了没有。”

    妈的!还真将自己当成了打杂得了。

    小毛心里不忿,但还是点头哈腰的出去了。到了门口,隐在黑暗里,这才敢回头对立面‘呸’了一声。正要开口骂人,就听到身后一个娇嫩的几乎要叫人骨头都酥了的声音道:“请问这位先生,这里是文海路三十八号码?我是来送餐的。”

    小毛借着点昏暗的灯光一瞧,好家伙,从哪来的这么一个有味道的妇人。穿着肥大的衣服,梳着老式的发髻,可也遮挡不住这份艳丽。他先是看脸,然后再瞧瞧身形,心里马上就跟长了草一般。尤其是在一靠近的时候,身上有一股子皂角的清香味道,叫人觉得干净的很。刚想伸手,就不由的朝身后的楼上看了一眼。他跟在齐恒身边,学的最多的就是察言观色。这乔汉东来了没多久,他也算摸准了这家伙的爱好。他不喜欢去窑子寻欢作乐,但却偏好良家妇人。比如老站长齐恒的太太,他去慰问人家的时候,慰问的当天夜里就没回来。直到第二天天快亮的时候,才从齐家出来。这些事情瞒的了别人可瞒不了他,齐家的帮佣园丁,哪个不是自己挑选上来的。齐太太三十多岁的人,保养的也不错,白白净净的有些丰腴。据说乔汉东一见人家就走不动道,说是齐站长有遗言要交代,要单独跟齐太太说,谁知说着说着里面就闹来猫叫,这一叫就是一晚上。如今眼前这个女人跟齐太太比起来,可是美艳多了。尤其是身上这股子干净的味道,一定会得乔汉东喜欢的。

    这也许就是自己的一个向上走的契机呢。

    这么想着,就又看着这女人一眼:“你是哪家的?”

    “香客来的”曲桂芳低声怯怯的答了一句。

    小毛皱眉:“香客来的?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大晚上的,怎么一个妇道人家肚子出门了。”

    曲桂芳早从小毛的眼神里看出了端倪,怪不得林雨桐细细的叮嘱自己细节,原来她对三十八的事情知道的不少。比如他们常常预定香客来的席面,比如新站长跟老站长的遗孀有一些不能说的故事等等,她都知道。这证明她等着三十八号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林雨桐当然会关注三十八号,从徐丽华的事件中,得到的最有用的信息就是找到了这伙子的老巢,可笑,他们一直竟然没有搬家的打算。只要盯着,从这些细小的事情上,也能看出许多的事情来。

    比如香客来这边一接到订单,林雨桐那边紧跟着就知道了。这才给了曲桂芳可乘之机。

    这里面的细节曲桂芳不知道,但这却更加加深了她对林雨桐的畏惧。此时她收敛心神,低声的回答着问话:“本来是我家男人来送的,可是临出门了,肚子疼的起不了身。这要是不按时送,老板是要扣工钱的。所以我才替我男人跑这一趟。”

    小毛点点头:“行,你把饭菜给我。”他一把将食盒提过去,这才道:“你跟着我,在院子里等着。”

    曲桂芳眼神眯了眯,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这也无所谓,只要进了院子就好说了。

    小毛将食盒提进去,临进门的时候回头瞧着这女人乖乖的站在这院子里,心里满意的同时不免暗骂一声可惜,好白菜全叫猪给拱了。一个臭跑堂的,倒取了这么一个风流别致的媳妇,真是没天理了。也不怕经不住福气折了寿数。

    李华看着小毛提着食盒哼哧哼哧的,又是亲自摆桌,又是亲自盛饭倒酒,最后还硬是竟他拉着坐在了据说风水好的上座。最后恭恭敬敬的敬了三杯酒,又是一口一口华哥叫着,他的心气也就平了。随手叫打发他去倒茶了。

    小毛转过身,确定李华坐的位置背对着门口,这才不屑的一笑,三两步到了门口,朝院子里的女人招手。

    等人到了跟前,他低声道:“低着头,别露脸,躬着背……”见对方这样子一点也不像个年轻妇人了,这才将食盒递过去,“好好提着,里面还有俩菜,跟我上楼去。楼上有贵人,你好好的伺候好了,有你的好处。”

    曲桂芳马上明白了这里面的猫腻,碰上这一茬可比自己想象的轻松容易的多。她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越发的战战兢兢,可也多了一分楚楚可怜。小毛十分满意,“跟我走!”

    于是,小毛挡着曲桂芳半个身子,直接顺着楼梯往楼上走。

    吃饭的众人中不知道谁给李华提了个醒,就见李华转身朝楼梯看了一眼,见小毛带着一个提着食盒的婆子上楼也没在意。他想巴结就去巴结吧。能有什么用的,新站长不可能用旧站长的老人。

    可小毛心里却道:了旧站长的老婆都用了,一个身边的人怎么就不能用了?

    抱着这样的心态,小毛敲响了站长室的门。

    “进来!”乔汉东在里面应了一声。

    小毛进去,弯着腰谄媚的笑:“站长辛苦了。宵夜送到了,您看是不是给您拿进来。”

    乔汉东没打算真的永远打压小毛,知道厉害就行了,这个人能得到齐恒的重用,肯定是有几分本事的。见对方示好意思十分明显,他也不拒人以千里之外,往茶几那边一指,“那就摆上吧。”

    小毛一脸惊喜的应了,这才招手叫那女人进来。本来还害怕小家小户的女人上不得台面,谁知道这女人一进门,气质里面就不一样了。挺胸抬头低垂这眼睑,那粉|白的小脸上一双眼睛上睫毛忽闪忽闪的颤巍巍的,想抬眼看又惧怕的模样,一下子叫人觉得心里酸软酸软的。

    乔汉东本来转身去拿茶杯,结果一转身就看见这么一幕。见这女人弯腰摆饭,那小袄虽宽松却也短的很,一弯腰,就漏出白莹莹纤细的腰肢来。

    小毛口干舌燥,但还是听见了这位站长咽口水的声音。他没有打扰,慢慢的退出去,然后将门带上。

    成了!

    他挥了一下胳膊,轻手轻脚的下楼来,开始换着花样的给李华敬酒。这些人见到小毛,早就将跟上去的那个‘婆子’忘到脑后了。不见人,肯定是没注意的时候走了呗。

    却说乔汉东抿了一口酒,坐在沙发上朝低着头的曲桂芳招手:“过来倒酒。”

    曲桂芳心里耻笑,男人好什么都别好|色,多少事都毁在了这一点上。她怯懦的走过去,却又不敢靠近,伸手要去拿酒壶,却被乔汉东一把将手攥住了。曲桂芳一副被拉这失去重心的样子往乔汉东的方向倒去,他伸手就抱了一个满怀,“美人……你是哪家……”正说着,就说不下去了。腰上顶着的那个铁家伙,可是能要命的玩意。

    他面色一变,松开抱着对方的手,然后将手举起来,“姑奶奶,哪条道上的?在下刚到京城地界,跟任何人都无怨也无仇。你先把枪放下,咱们有话好好说。要钱还是要物,一句话的事。犯不上动刀动枪的,多危险啊。咱们之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没有什么是不能谈的,也没有什么是不好谈的。和气为贵嘛!”

    曲桂芳冷笑一声:“乔站长,咱们确实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进来来,也不是要为难您的。其实,我是投奔您来的。”

    谁用这样的方式投奔?

    乔汉东可不敢相信这样的话,只笑道:“您说笑了,您说笑了。到底我是哪里得罪您了,您说,我一定给您赔罪。”

    “我说的是真话怎么还就没人信了呢。”曲桂芳将枪往前一送,乔汉东被这一顶,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这要是走火了可就彻底完蛋了,死的冤不冤呢。“信!我信还不行吗?”这话一出,觉得枪顶着自己不是那么紧了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小姑奶奶,这到底是唱哪出啊?”

    “这投奔而来,不显露的真本事你也不会重视我,不是吗?”曲桂芳这话说的,就不那么冷冽了。不光是不冷冽了,还带着几分娇嗔。再加上那只在他肩膀上游弋的手,还有紧贴着后背的酥软,叫他当时心里就以荡。

    这个女人有|毒!明知道危险,可还是禁不住诱惑想要靠近。

    乔汉东心里有几分信了,带着几分试探的道:“何必多此一举呢。就凭你这长相这身材,你的本事我就绝对相信差不了。”

    “哼!”曲桂芳伸手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果然是个se痞子。怎么?那齐太太这新鲜劲还没过去呢,你就又长了花花心思了。我说你也够心大的,就不怕齐恒做鬼也不放过你?”

    乔汉东嘴上呵呵的笑,心里却紧张的很,这个女人什么来历?竟然将这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事他是办的有几分不地道。要是传到上面去,可真是要坏事的。什么女人都能沾,就是这种为国牺牲的遗孀的便宜不能占。这回犯了众怒的。如今这世道,干他们这一行的,什么时候把命搭进去都不知道。要是尸骨未寒,老婆就被人这么对待,他们会怎么想?所以,这事万万不能传出去。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厉色,在这一瞬间,他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念头,就是这女人不能留。

    刚这么一想,腰眼又被狠狠的顶了一下,“男人的话还真是不能信。刚才还卿卿我我,转眼就想要我的命。冤家,你这样可不讨女人喜欢。”

    吹气如兰,萦绕在耳边。乔汉东又怕又爱,只得跟着周旋:“小姑奶奶,这话传出去,可是要毁了我的前程的……”

    “命这会子还在我手里呢,就想前程。”曲桂芳轻哼一声,“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我说错了!我说错了还不行。”乔汉东深吸一口气,“你既然来投奔我,而你这手段又是专业培训过的。却又不在我所知道的范围内。你可别告诉我你原本倭国人派来的。”

    “聪明!”曲桂芳笑了一声,“我还就是你们之前要找的倭国间谍欧阳一一。”

    “什么?”乔汉东侧着身子去看对方的脸,“欧阳一一的照片我见过……”

    “一个摩登女郎和一个小妇人,即便长了一张脸,你不也没认出来吗?”曲桂芳的声音带着笑意,好似小姑娘在玩好玩的游戏,“我得声明,第一,我是华夏人,被倭国效力并不是我的本意。第二,虽然接受了不少任务,但到现在为止,我手里并没有同胞的鲜血,也没来得及干下叛国的事情。第三,齐恒当日被杀,跟我并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差点成了倭人的弃子。第四,这件事之后,我就不想再给倭人卖命,只想安稳的过日子。可谁知道你们的人却对我紧追不舍,我这才不得已找到齐站长,特来投奔。看我对您是否还有一二用处。”

    乔汉东仰着头看对方的神色,竟然发现没有半点戏谑之色,她是认真的!但他这站长也不是白当的,脑子里转的飞快,跟着就问:“那也不对!欧阳一一被击毙,当时一定是有人包庇了你……”

    “没错。”曲桂芳没有否认,“其实说是包庇并不恰当。应该是对方发现了我有悔过之心,而我又是唯一一个见过比芳子还高级别的倭国间谍的人,对方想用我引出这个间谍。”

    “比芳子的级别还好?”乔汉东的心动了,要真抓住了,这是多大的功劳。

    曲桂芳有些恼怒的道:“本来计划的好好的,但是你的人从半路杀过来,又是拍照又是跟踪,将计划全都打乱了。再这么下去,你们的人会不由分说的将我当做第一个要除掉的目标,我这才不得不来。你手底下那群人,都是些酒囊饭袋。这会子怕是都起不来了。”

    乔汉东试探着站起来,曲桂芳没拦着。他马上摸腰里的枪,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给卸了。他有一瞬的尴尬和僵硬,回头就看见美人似笑非笑的脸。他呵呵干笑两声,三两步窜出去猛地将门打开,发出巨大的声响。可是连半个人声都听不见。他走出去,站在二楼往下看,一楼的大厅里,桌子上东倒西歪的爬着些早已昏迷不醒的人。这不是醉酒了,这是着道了。

    他不得不承认,这女人说的对,这伙子全都是酒囊饭袋。

    “指望他们立功受奖?”曲桂芳摇摇头,“抓几个学生,暗杀几个文人,搜罗工党的罪证这些人还行,至于其他的天大的功勋,靠他们?还是省省吧。”

    乔汉东回头,看着左右手将枪玩的溜溜转的女人:“他们靠不住,那你呢?”

    “我?接纳我,对乔站长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坏处。从近处说,我可以抓住那个隐藏的深的倭国间谍。从远处说,你只要接纳我,我还能带给你另一个好处……”曲桂芳说着就一顿。

    乔汉东心里一动,上下打量了这曲桂芳一眼,“给我的好处?那我可迫不及待了。”

    曲桂芳呸了一声:“想什么美事呢?我是说,如果对方知道我在您的账下,会不会再次秘密的联络我。我作为您的兵,说不得有一天能潜伏在倭国的一些机构里……”

    这个想法大胆,但是诱人。如果能成功的潜入这样一个特工,那么,这该能让自己的职位更上一层楼才对。

    曲桂芳见对方站在那里久久没动,眼里时而闪过忧虑,时而闪过狂喜,面色也不停的变幻着,就知道对方确实是动心了。她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她点头,那么自己很快就有一个合法的身份,强大的后盾。成为蓝衫社的一员。

    乔汉东朝楼下又看了一眼,这才道:“咱们进屋去说。”

    这次,乔汉东坐在办公桌后面,而曲桂芳则坐在沙发上,两人隔空四目相对,良久之后,乔汉东才笑了:“我是该叫你欧阳小姐,还是曲小姐?”

    “欧阳一一死了,如今活着的只要曲桂芳。”她这么答道。

    “好!”乔汉东应了一声,转而又道:“我答应你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凭什么叫相信,你来这里,不是受命于倭国的指派呢?要是引狼入室……那我可就得不偿失了。”

    曲桂芳心道:这人也不光是长了色|心,做起事来倒也有心眼。在这种时候跟自己对峙,脑子还这么清楚,也不管能混到现在这个位子上了。

    她轻声道:“有件事,你大概并不知道。但是只要找到田芳,从她的嘴里你们就该知道,芳子这次栽进去,是有我的手笔的。这种情况下,我还敢在倭人哪里效命吗?”

    乔汉东眉头一皱:“既然你背叛过,那你怎么保证对方还会联络你?你对我的承诺,可就是空头支票了。”

    “第一,在很多人看来,我是背叛了芳子,并不是背叛了他们的帝国,不是什么不可以饶恕的罪过。第二,他们只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你们的情报,不需要我对他们有多大的忠诚。而只要他们再次接纳我,那我能不能为你搞来倭国的情报,就看我的手段了。”曲桂芳笑了笑,“再加上芳子的情况并不乐观,为了一个活死人,放弃一个可能有价值的谍报人员,他们可没那么蠢。有这几点在,乔站长好似并没有损失什么,不是吗?”

    这话倒也没错。

    乔汉东起身,突然问道:“当初包庇你的是那对夫妻?”

    “林先生的哥哥在警察署,立功心切。要不是我有这么大的价值,可早就死了。”曲桂芳叹了一声,“我想跑来着,去香江,去奥门,是哪里都好。只是,你知道的,京城这地界,也不是想跑就跑的了的。这三教九流的,到处都是眼线,我是走不脱的。这次投奔你,可也算是得罪了对方了。不过,他们也算是我的恩人,乔站长若是能出面,两方化掉这个干戈,那就再好没有了。以后我出门走动,也方便一些。好歹请他们发话,看见我就只当看不见,要不然,终究是麻烦。”

    乔汉东点点头,自己初来乍到,也没有跟各方都较劲的心思。再加上上面的对那位金先生格外重视,要求确保其安全。那自己就是再大的不满,也不能发作。跟上面保持步调一致,态度一致,如此,才不会出大差错。

    心里细细的斟酌了一遍,怎么想也觉得这姓金的夫妻不可能跟倭国有牵扯。一个武器专家,真跟倭国有关系不会在这里。倭国人又不是蠢蛋!这么一想,也就觉得眼前这个女人说的一切九成九都是真实的。既然如此,也就更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处理。你现在……”

    “没地方去了。”曲桂芳将枪收起来,“一出去就得被你们撒在外面的人盯上。你现在也没办法下命令,这危险警报解除以前,我就住这里了。”说着,就往里间去。她一把将门推开,伸手就将衣服给拖下去,然后就那么进了卫生间。卫生间的门开着,能看到身材姣好的女人在里面洗浴。

    乔汉东顿时口干舌燥。

    曲桂芳就咯咯的笑了起来,“刚才还急不可耐,现在怎么了?怕了?现在你有枪,我没枪,你怎么还是怕我呢?”

    乔汉东低头往身下一看,直挺挺的可不是枪吗。他一下子攒进去,将内室的门直接关上。

    第二天一早,于晓曼在图书馆整理书籍。这些书籍刚买回来,最开始的工作最为繁琐。正忙着,边上过去一个搬运工狠狠的撞了她一下,她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对方赶紧过来扶了她一把:“对不起!对不起!”

    于晓曼感觉到对方给自己塞了个东西,眼神就闪了闪,知道这是给自己送紧急消息的人,就和善的笑了笑:“没关系。你去忙吧。”

    等到看着人都走了,她才起身去了卫生间。将蜡丸掰开,取出纸条。一看到上面的内容,她就发蒙。昨天才叫自己拍照引起田芳注意呢,今天就下令叫自己销毁照片。这是什么意思?朝令夕改也不是这样的。

    她将蜡丸和纸条都扔进便池,用水冲了,这才起身返回宿舍。将之前做好的旗袍带上出门。

    到了裁缝店,对方眉头皱了一下,还是照常打招呼:“小姐过来了?可是衣服不合身?”

    “最近瘦了点,想收一收腰身。”于晓曼说着,就往里面走,“你帮我再量一下。”

    对方只得跟进去,将暗室的门关了这才道:“东西交给你了,你照办就是,又过来做什么?”

    “命令说撤回就撤回……”于晓曼低声问道:“怎么回事?我这么糊里糊涂的,怎么开展工作。见到那个女人要怎么对待?”

    “什么怎么对待?”对方眉头皱的死紧,“只当从来不认识就行了。”说着,好似又怕于晓曼没轻没重,干脆道,“这是自己人。是咱们另一条线上的……之前,有点误会。”

    放屁!

    这样还怎么开展工作?

    于晓曼深吸一口气:“行了,我知道了。别的任务我不管了。我只负责当初我从金陵来时上面交代的任务。剩下的都跟我不相干。”

    说着,就开了门直接走了出去。

    对方在里面直扶额,这都是哪里找的姑奶奶,没一个省心的。

    出了门,于晓曼就没那么激动了。她可以断定,那个女人突然变成自己人,这里面一定有林玉彤的手笔。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由。但她的首要任务先是要保证金先生夫妻的安全。那么,丝毫可能影响到这个任务的事情,她都不能叫它发生。因此,这个发现,绝对不能叫更多的人知道。金先生夫妇,只能是教书匠,仅此而已!

    但是这往后,这样的事情还是要尽可能的少发生,这些是自己发现了,无所谓。但要是别人发现了,又该引起多少不必要的猜测呢。还是得找机会给她示警才是……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