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0章 民国旧影(27)三合一
    民国旧影(27)

    这世上没有了一个叫欧阳一一的女人, 外面都盛传这个女人在出城的时候被击毙了。据说她的尸体是被她的表妹给领走安葬了,而有心人要是打听, 很容易就能知道,她的表妹叫曲桂芳。

    从此,在这京城里,少了一个叫欧阳一一的女老师, 多了一个叫曲桂芳的女人。曲桂芳只是一家剪影, 见过的人屈指可数,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混入这京城茫茫的人海。

    此次事件, 唯一幸存的,只剩下如今还在监狱里关押着的田芳了。

    槐子来找过林雨桐, 跟她说起田芳的事:“田芳一直嚷着自己是冤枉的,还说想请你保释她。”芳子被带回了金陵, 但是田芳却没有。“芳子进了警察局交代过, 说是田芳是她随便找来的一个路人, 打晕了带回来的。对于田芳是什么身份, 姓甚名谁, 一概都不知道。这个证词,在处理田芳的问题上,就有了争议。争来争去,如今,就成了这么一副样子。移送监狱,似乎没什么证据。毕竟我叫人尾随田芳的事, 是不能拿到明面上提的。那可都是私活!可留在警察局的看守所,时间长了也不是办法。我现在就是来问问你的意思呢?看她对你们还有用没有。”

    林雨桐还真没想到田芳竟然能在最后全身而退,说到底,她的优点集中在一起就两个字,蠢和忠。

    足够蠢,所以想的少,知道的也少。

    足够忠,所以芳子的供词救了她一命。

    林雨桐皱眉:“一个间谍,你们还处理不了?”宁肯错杀千人,不可放过一个的话放在倭人面前就不用了吗?

    槐子苦笑:你以为这警察局是你哥我说了算。上面坐着的那位不发话,能怎么办?整天叫她在警察局叫嚣着跟你的亲密关系,这毕竟影响不好。

    “你怀疑你们警察局上面有跟倭人关系亲密的人?”林雨桐看槐子的表情,就大概知道了想法,这才问了出来。也没等槐子回答,就继续道:“她之前总说,她哥哥在警察局上班。这所谓的‘哥哥’是怎么个哥哥?”

    “她哥哥可不在我们警察署,而在警察厅。”槐子皱眉,“不过自从关进去,她就没有再提过她哥哥。之前觉得她不承认是间谍也没什么,她不是总喊着是被冤枉的,那就请她家里人来保释,可她说家里人两月前就去香江了。还真就巧了,两月前警察厅那边一个姓田的小科员,辞职了,据说也是去了香江了。这个是有根据可以查的。”

    林雨桐马上明白,这些人之前放田芳在自己身边是做了长期准备的。但给田芳安排的身份不可能永远叫人家陪她演戏。所以,适当的时候,这些人自然会从众人的眼前用合理合情的办法消失。但尽管确实在警察厅有过是田芳‘哥哥’的人,但林雨桐还是坚持认为,田芳的‘哥哥’,另有其人。

    芳子没告诉田芳自己已经识破她的事,因为以田芳的性子,根本就不怎么会掩饰。另一方面,芳子也没有机会说了。而欧阳一一已经‘死了’,假如有一天田芳碰见曲桂芳,也不会再相信她,在她的认知里,是欧阳一一背叛了芳子。

    可同样的,放了田芳,会不会对曲桂芳找那个男人造成阻碍呢?

    林雨桐心里思量了一遍,紧跟着就摇摇头,直接对槐子道:“我不掺和,她爱怎么叫嚷就怎么叫嚷。你也不用过多的关注。咱们静静等着,看谁在伸手管这件事。也许能顺势摸出一条鱼来。”至于田芳,是关是放,都已经无关大局了。

    一个半公开的间谍,本身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就算是在他们自己人眼里,她的价值连曲桂芳也比不上。

    天气越来越热了,紧跟着的,也就是暑假来了。

    现在的学生放假之后,很多都事不回家的。大部分孩子掏不起那份路费。出来一趟,几年十几年不回家,在现在根本不是什么稀奇事。

    对于学校的学生来说,暑假住在宿舍,然后在外面找点文字性质的工作。有去做账房,给人算账的。也有人去做英文或是别的学科的家庭教师,两个月的收入也足以叫他们宽松上半年。四爷以校正讲义为由,也说需要誊抄和校正的人员,每个月给五块大洋,这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补贴了。包括丁福保在内的好几个学学生都选择留下来。不过他们‘工作’的地点在筒子楼那边,不回林家这边来。

    这所谓的校正的书籍,都是些机械类基础的书籍,想来一个暑假,对他们还是有一定的帮助的。这也是四爷想尽办法,不动声色的给他们开小灶呢。

    这些事情都告一段落了,京城里又再次的风平浪静以后,关于细菌部队的事情,林雨桐和四爷才告知了白坤,又借着跟黄飞涛的关系,往当局的上层传递了消息,剩下来就只有静等了。

    黄飞涛此次回京城是带着使命来的,第一次跟四爷在仙乐楼见面,还没有谈到实际的内容就被搅和了,这次趁着夜色,来到了林家的小院里。

    “有什么要求就尽管提出来。”他说的倒是十分大气,“要经费有经费,设备虽然有限,但是还是能弄到的,也会尽快的运过来。没有人才没关系,可以边干边教嘛。”

    很慷慨的样子。

    四爷笑了笑:“我的要求不高。经费可以不足,设备可以简陋,即便没有工资薪水也无所谓。只一点要求,那就是保密。要是管理之人做不到这一点,那就让我很难放心了。”

    这话在金陵将芳子这样的人押解回去又打算释放之后说,叫黄涛飞听着总有几分讽刺的意味。

    “金兄,这事我不敢保证什么。但是……这世上卖国求荣求财的人毕竟是少数。我可以跟你保证,但凡出现问题,绝不姑息。”黄涛飞说到这里就一顿,随即反应过来,好似这样的保证也不能如何,这样的东西一旦泄露出去,就是将泄露机密的人大卸八块,损失也弥补不回来。想到这里,他看向四爷,语气也更加谦恭了起来:“金兄有什么打算,尽管说……”

    “不管什么东西都给我准备两套,一套在明,一套在暗。明处的那边,由着你们安排,但是暗处的这边,谁也别插手。另外,暗处的这一处,我希望尽量做到保密。”四爷将自己的条件提了,就不再言语。

    黄涛飞想问,若是如此,谁知道你有没有出成果,出了什么成果,什么时候会出成果。因此只接话道:“五年,最多给你五年时间,我就要见到成果。若不然,兄弟我也不好交代。”

    两人如此,便也达成了共识。

    等将人送走了,林雨桐才问四爷:“你是想在槐树林那里建一个……”

    四爷点头:“回头找槐子和白坤来。槐子组织人手,白坤负责管理。”

    白坤来管理,那这厂子从根子上就姓工了。

    黄涛飞将事情办的很利索,半个月后,经费就到账了。四爷拿着银行本票给白坤,“你看看吧。”

    之前跟黄涛飞说好的是二十万,到手只有八万。不用说,大半都被截留了。

    白坤摇摇头:“这都算是不错了,之前慰劳辽东马站山抗倭,共募集资金两千多万。事实上,马站山只收到一百七十一万,连个零头都不到。”

    林雨桐在边上听着,真有些愕然。连白坤都知道具体的数字,就能知道这伙子根本就是有恃无恐。只怕从上到下少有不粘手的。

    这么慰劳打仗的将士,真是不怕人寒心啊!

    四爷不在这事上纠缠,只要设备到了,就能正式开工了。“我想将一些学生安排到明处。”领一份工资,解决基本的生活问题。另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谁也不能强迫谁。“如果这些学生有你能看上眼的,再叫他参与槐树林那边也不晚。”

    如此当然是最好不过了。

    槐树林这边交给白坤槐子,四爷基本就没功夫关注了。黄涛飞为四爷引荐了一个叫韩春林的人。这人长的不高,挺着肥肚子笑眯眯的,带着几分江湖气。这人负责京师机械厂的一切事宜?

    四爷看向黄涛飞眉头就皱了起来。

    “为了安全起见,这厂子对外是民用的幌子。”黄涛飞指了指韩春林,低声对四爷解释,“所以,他这人反倒摆布的开。”

    “金先生!”韩春林笑道:“您别看我老韩长的差强人意,但该明白的事都明白,您只管专心做您的事,其他的都不用您跟着操心。说到底,咱们这些人都是给您一个人服务的。”

    话说的很客气,姿态也放的很低。

    四爷笑着寒暄了两句,就觉的该歇了在明面上这个厂子花费精力的心思了。

    黄涛飞过后跟四爷解释:“想要暗地里有一套东西,那么明面上,就不用太过认真。上面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各方面还是要平衡的。相对应的,韩春林也会做一些妥协,您想安排进厂实习的学生,薪资都没有问题。”

    这算是一种安抚吗?

    四爷懒得费口舌,“只希望厂房尽量建起来,设备尽快的运过来。还有……暗处这一套班子,我希望能控制在尽量小的范围内知道。这个之前就强调过。”不过显然,这位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黄涛飞点点头:“明白!暗处的厂子建在哪里,我不问。谁问你也有权不说。这是我能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回来后,林雨桐能明显感觉到四爷的失望。对于强军这一点来说,四爷是没有倾向的。这么要紧的事,竟然明面上这一套真是用来糊弄人的,何其荒唐。这不是四爷当初这么安排的初衷。他要那套暗处的,时机上全权交给白坤了。而明处这一套,虽然盯着的人多,但只要上面足够重视,小心谨慎,一样能做的很好。好好的一套设备来了当摆设?真是怎么想怎么气。

    “军不烂政烂!”四爷摇摇头,“就这样吧。”

    林雨桐慢慢的摩擦着他的胳膊,连句安慰人的话都说不出来。

    整个暑期,京城的氛围相当的火热,连老头老太太整天说话都总说什么‘通电’‘通电’的。这所谓的通电,是指通电全国。报纸上天天都是姜和冯来回通电,斗的不亦说乎。不是姜命令冯解散抗倭同盟军,就是冯痛斥当局,要求取消唐古协定。几个回合之后,双方开火了。

    这一开火,让本来燥热的夏天仿若一下子泼了一瓢热油。

    等到了天气稍微凉了一些了,白坤那边负责的厂子的厂房已经基本竣工了。这晚上偷摸修建的都已经完工了,可是韩春林负责的这边连厂区都没有确定。一会城东好,一会城南好,总也没有个定数。四爷追问了两回,韩春林就应付了两回,第一回送了一千大洋过来,第二回送了五百大洋过来,另外还答应,四爷可以将实习的学生的名单给他,他从下月起就可以给发薪水了。这是变相的叫四爷吃空饷。

    本来都不想插手的四爷,被这么应付了两回,脾气也上来了。这个厂子该建还得建,不光要建,还得往好了建。韩春林不行,那就换个能将他架空的人来,还就不信了。只是这个人选,却并不好找。

    “这个人要跟上层扯上关系,又要叫当局绝对信任,还得玩的过韩春林,另外,他的心可以不向着咱们,但是却必须识时务……”林雨桐掰着指头算了一遍,“还是没有。”

    四爷却笑了笑:“有个人合适,只是现在这个时机却不对,再等等。”

    林雨桐又细细的想了想,还是没想起这个人是谁。

    这天晚上,槐子和白坤带着四爷去了槐树林,厂房也该验收了。林雨桐在家里做衣服,装冬装都要准备了。有了上次的中枪事件,林雨桐做衣服的时候在要害的部位都用上了特殊的材质。当然了,这得非常谨慎,以后自家的衣服都不能交给别人洗,要不然根本就解释不清。

    裁剪衣服对林雨桐来说早已经是熟练工种了,手速一点都不慢。因为知道四爷今晚回不来,所以她早早的就将大门给关了。却不想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

    这个时候谁来?

    她将东西都拾掇好,才往外走,站在院子外面就又问了一声:“谁?”

    “我!”外面的人应了一声。

    这个声音很熟悉,是田芳。她还真敢来?

    林雨桐刚要去开门,就听杨子在外面问道:“你是谁啊?以前没见过,怎么进的院子。”大概是知道四爷不在家,听到有人敲门,不放心出来查看的。

    林雨桐不知道田芳究竟是干什么来的,但杨子在外面,她多少有些不放心,万一田芳脑子清楚了,怀疑到自己身上,她此次前来是来寻仇的,那杨子可就危险了。她不再犹豫,迅速的将门给打开,见田芳一身狼狈的站在大门外,被杨子打量的似乎还有点局促的样子。

    林雨桐就不由的皱眉,然后冲杨子摆手:“没事!你赶紧回去吧。这是我的一个学生,放心。”

    杨子看了田芳一眼,就朝林雨桐道:“要是有事喊一声。”自己在屋里肯定能听见。

    “知道了。”林雨桐笑了笑,看着杨子转身回去,这才看向田芳,“你怎么来了?”脸色并不好。

    “先生!”田芳有些可怜兮兮的,“我真是被冤枉的。那天晚上我接到欧阳老师的电话,她说有急事找我,我想也没想就赶紧去了。没想到我去见她,她却趁我不注意将我打晕了。我真是不知情,现在谁都说我是汉奸,可是我不是!先生,您是了解我的。您忘了吗?当初警察局抓了同学,还是我出面叫家里人调停的。我要真是汉奸,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您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如今我的家人远在香江,我在京城无亲无故。除了您,我不知道该找谁。先生……”

    林雨桐有些拿不准田芳的想法,只问道:“你想如何?”

    “先生……”田芳低声道:“咱们能进去说吗?”

    林雨桐挑眉,却站着没动:“我也不希望我的学生出个汉奸。但你当日行踪可疑,欧阳一一又死了,这死无对证,叫我怎么相信你。再说了,你说是欧阳老师叫你,可管理宿舍的帮佣却说电话里是个男人的声音,这怎么解释?”

    “我不知道。”田芳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我听到就是欧阳老师的声音。”

    “那你为什么要对那帮佣撒谎,说是家里出事了呢。”林雨桐又问了一句,这番谎话说的简直是漏洞百出。

    田芳好似没想到林雨桐会这么追问,声音就越发的小了起来,语气不由的带上了几分犹豫:“因为欧阳老师说,是一点私事,叫我不要告诉任何人。”

    林雨桐没有继续追究谎言的意思,想圆谎总能找到说辞,她话音一顿就问道:“你跟欧阳老师关系很好?”

    田芳‘啊’了一声才道:“您知道的,我挺想跟欧阳老师学打扮的。她的装扮……”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之前她可是在林雨桐面前说过欧阳一一的坏话,目的就是跟林雨桐有了共同看不顺眼的人来拉进距离。那些话言犹在耳,如今却又盛赞起来,这岂不是前后矛盾。

    林雨桐一笑:“原来咱们的关系好是这么好的!还不知道你背后说了多少我的坏话给欧阳呢。如今欧阳已经死了,计较起来也没意思。不过,咱们到底交好一场,你要是需要帮助,我也可以提供给你。你是想去香江找家人吗?”

    “不!”田芳的言辞很激烈,“国难当头,我怎么能走呢?要是人人都如此,国家又该如何?我会留下来,时间会证明我的清白。”

    林雨桐靠在门边上:“那你需要我做什么呢?”

    “先生!您就不能帮我一把。今后我要去学校,同学会怎么看我?”田芳眼里带着祈求,“请您相信学生……”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林雨桐跟着打太极,“我现在谁都不敢轻易相信,连同在一个办公室的同事都是……”话没说完,但是那一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架势叫已经将所有想说的表达清楚了 。

    田芳的眼泪就下来了:“先生……”开口两个字,就有些哽咽难言,“欧阳老师真的……死了?”

    林雨桐心里一动,这怕才是她来的主要目的。看来她心里的怨念一直都是欧阳一一。想到这里,她就叹了一声:“死了!她表妹帮着处理的丧事。”

    表妹?

    田芳的瞳孔一缩,然后才点点头,“真是想不到。”得到了想得到的,她也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先生……您不相信我,我也不怪您。时间总能证明谁对谁错的。”说着,就退后两步,对着林雨桐鞠躬,这才转身离开。

    林雨桐现在好奇的事,谁能不动声色的将田芳给放出来。而且,槐子到现在为止也没收到任何消息。

    等田芳走了,杨子才从隔壁的屋子探出头来,问林雨桐:“走了?”

    “走了!”林雨桐点头:“你怎么还没睡?”

    杨子朝对面和正房的方向都看了一眼,这才过来低声跟林雨桐道:“这家里什么都好,就是周围的耳朵太多。”

    门挨着门住着,可不就这点不方便吗?林雨桐自然知道这种的不方便,可这也不是什么不能叫人知道的事,因此她谁也没有避讳。“没事,别操心,我心里有谱。”

    杨子这才笑了,边往回跑边道:“大姐,你等等,我给你拿个东西。”

    等他再出来,林雨桐才瞧见,他手里拿着的是个木雕的观音像:“娘说大姐成亲几年了,一直也没孩子,还想着哪天去庙里烧香呢。我就自己刻了一个。听人家说可灵验了,压在枕头下面。”

    林雨桐哭笑不得,也没办法跟这么大的小子解释什么。只得收了,好歹是个心意。“行吧,等将来有了孩子,叫你姐夫谢你。”

    杨子摸了摸头,呵呵直乐,这才小声道:“你要是见到大哥,跟大哥说一声,最近有人老来串门,听那意思,是要给大哥说媒。我见娘有点被说动了,之前我也劝过两回,估计要是人家再来,我也拦不住。大哥早出晚归的,我老碰不上,还是大姐给说说。”

    说媒?

    “怎么?有什么不妥当吗?”林雨桐觉得林雨槐的年龄确实也该到了成亲的年纪了,但杨子这孩子比别的孩子成熟很多,他既然这么说,那必然就是他觉得有些不妥当之处。自己还是得先问清楚再说。

    杨子左右看看,这才低声道:“咱们进去说。”

    林雨桐见他谨慎,也不犹豫,只将他带到屋里,又给冲了一杯奶粉。杨子端着杯子这才道:“上次爹催了大哥一次,大哥就说了,他的亲事不叫二老插手。我觉得也挺好的。爹呢,烟瘾一上来,谁都不认。边上又有个刘寡妇,想来也说不了咱们这些儿女的好话。不叫爹管,正好。娘呢?心是好的,但见识浅,又没有识人之能,走了一辈子的眼,可别把大哥给搭进去了。别说是大哥了,就是二姐的婚事,我也不赞成娘管。有您和大哥在,二姐横竖是吃不了亏的。”就是四处拜佛给大姐求子这事,都是自己拦着呢。“这回,也不知道是听谁又说了几句闲话……”

    见杨子的话说到一半,好似在斟酌,林雨桐就明白了这闲话是什么意思。大概也有人说林母只顾着跟野男人生的孩子,正儿八经林家的根苗却不管不顾。这林家上下住这么多人,肯定会有些闲话,无可厚非的事情。这话杨子也确实说不出口。于是林雨桐直接跳过这一节,问道:“之后呢?”

    “那天有人将闲话说到了娘的当面,娘就直接接话了,说是谁说不管,这不是正请媒人呢吗?给大哥说亲的事就这么嚷出去了。后来爹知道,就回来说了,说亲可以,但大哥的媳妇必须是满姓,最好是上三旗。这如今……上哪找这么刚好合适的去?我都说这事肯定是黄了。谁也没想到,才过来三五天的样子,真有媒人上门了,说是这姑娘从辽东逃出来的,正经的满人。之前一直在老家盛京……可是大姐啊!如今辽东那边到处都是倭人,听说都已经开始移民了。我其实当时没多想,就想着这不知根底不知性情的,可能过不好。可刚才听见大姐跟那个学生说话,我这心就更提起来,你说这到处都是间谍的,万一有人打这样的主意……我就是觉得时机太巧……或许我是多心了。反正大哥现在越发的神秘起来了,我想着秘密多了,总得小心点才好吧。”

    还别说,杨子想的还真有几分道理。

    林雨桐催着他趁热将牛奶喝了,这才道:“我知道了,这事我会留心的。”

    杨子咕咚几口就灌下去,心里的事好似一下子给放下了,这才起身往出走,还不忘叮嘱林雨桐:“将门从里面栓死。”

    第二天天还不亮,四爷就到家了。林雨桐估摸着时间,也早就起了。不光起了,还给三个人做了早饭。

    饭桌上,林雨桐将田芳被释放的事情跟槐子说了,因为有白坤在,倒也没来得及说婚事。

    槐子沉吟了半晌,这才道:“要是能瞒住我的,大概就是署长了。别看这位署长十天有八天都不在,但手段却高明。郑东整天守在办公室,上下的笼络人,不也拿那老东西没办法吗?人老成精,这老家伙精明的跟鬼似得。我今儿去了,侧面打听一下。”

    四爷突然问道:“你们署长是叫郭楷范?”

    “可不就是他。”槐子三两口将饭扒拉了,“这个人可不好查。”

    “你不好查,不等于郑东不好查。”四爷一边用勺子给豆腐脑里加料,一边道。

    槐子心里一动,这倒是个好主意。郑东想取而代之,肯定平时都是分一只眼睛盯着对方的。想到这里,他还是看了四爷一眼,自己这个妹夫,那心长的大概跟莲蓬似得,全都是眼。之前那一拨事情,可就是他出手谋划的,借刀杀人玩的那叫一个溜。几方势力叫他调动的团团转。如今好似随意的一指点,就叫人有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在他眼里,好似就没有难事一般。

    这也得亏是自己的妹夫,要不然,自己这样的,真是不够人家瞧的。到现在他才明白,当年师傅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说,这武功学的再好,也不过是别人手里的刀。可自己当时不服气,那也得有人能拿的住自己这把刀才行吧。可现在呢,自己还真就心甘情愿的当了别人的一把刀了。

    送走槐子和白坤,林雨桐给四爷放水叫他洗澡,这才发现他脚上都磨出泡了。走了一晚上,可不得磨出泡了吗?“这以后要常不常的过去,总这么也不是办法。”

    四爷就笑:“我都已经想到了,那一片离宋家的花园子比较近便,过了河便是。那花园子修的不错,是宋家鼎盛时期修的。那时候宋家人丁繁茂,如今基本都出国了,就剩下宋怀仁这一支。宋夫人又是个洋派的,住不了老式建筑。我明儿去找他,租也好,借也好,咱们时不时的去住一住,不打眼。”

    这也确实是个办法。

    趁他梳洗的功夫,林雨桐跟四爷说起了槐子的婚事,“你看我是不是先找机会见见这个媒人要说给槐子的姑娘。”

    “应该的。”四爷从木桶里出来,一边接过浴巾,一边沉吟,“小心无大错。再说了即便不防着别有用心的人,槐子的婚事也得仔细。这家里本来就乱,要添上个不醒事的媳妇,你还得花费精神去处理家务琐事。更别提槐子……本来就配得上好的。”

    林雨桐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不看别的,就是只看在槐子的份上,这事她都管定了。“你歇着,我去隔壁跟老太太说说。”在所有的母亲里面,对林母,她是最缺乏耐心的。

    四爷一夜没睡,安心的补眠去了。林雨桐出门,干脆从外面将门给锁了,也省的有人打搅。

    早上林家是最忙的时候,小贩进进出出的,都从林家进卤肉。杨子每天早上天不亮就出门,跑步去其他大学的图书馆借书看。因此,一般负责卖肉的就是林母和杏子两人。生意在自己家里,也没有不放心的。可今儿林雨桐一进去,就发现屋里多了个姑娘。长相十分秀丽,梳着乌油油的大辫子,红格子的袄,靛蓝色的裤子,裤腿很宽,也长,将脚面都遮住了,即便走路也看不见脚上的鞋子究竟是个什么样式的。就见那姑娘在一边算账找零钱,十分麻利。林雨桐看了半天,也没见错一笔。

    林母倒是在一边的灶前歇着,看着那姑娘眼里都是满意。见林雨桐进来了,还招手叫到身边,夸赞道:“怎么样?配你大哥不算辱没吧。多能干呐。算账比我跟杏子加起来都利索。听说在老家的时候是念过大学的,只是辽东被倭人占了,这才辍学了。”

    林雨桐笑了笑,“这么好的姑娘倒叫额娘给遇上了。”

    “那是!”林母脸上带着几分得意,“以前我不问你大哥的婚事,那是没遇上能配上的。我自己的儿子那是千好万好,我自然得用心踅摸一个十全九美的婚事来。”

    “呵呵!”要不是杨子昨儿的话我今儿险些就信了。林雨桐不跟她扯这些,只问道:“要说这运气是不错。像是这么好的姑娘还没被人求去,反倒是媒人主动上了门给咱们送来了,还真不多见。”

    林母面色一变,她如何听不明白大闺女这话的意思。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偏偏轮到咱们家了?还是主动上门的。

    这怎么想都叫人觉得蹊跷。莫不是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林母一时间想了很多。

    是这姑娘本身有暗疾呢?还是这姑娘的德行有问题?比如,这姑娘已经不是完璧?

    想到这些,她的眼睛就不由的往这姑娘的脸上看,然后又看她走路的姿势。听说以前的嬷嬷一眼就能看出姑娘是不是完璧,自己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那姑娘被这么直接的视线盯的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打发走了一拨人,就直接过来跟林母打招呼,“婶子,那什么……今儿应该是不忙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她不认识林雨桐,只对着林雨桐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林雨桐直接接话:“那我去送送。”这话是对林母说的。

    杏子比林母快一步的应了一声:“那就大姐送一下吧,我这边腾不开手。”

    林雨桐笑着答应了,这才对着姑娘笑道:“我送你出去。”

    这姑娘好似十分惊讶于林雨桐也是这家的女儿一样,变的更加的局促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