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8章 民国旧影(25)三合一
    民国旧影(25)

    养伤的日子其实很悠闲。四爷还是每天按时去学校上课, 但不等天黑就会按时回来,等的林雨桐担心。杂物房被收拾出来, 当做客房在用,里面盘着两面大炕,住十几个人根本不成问题。所以,晚上的小课堂还是会移到家里。但四爷并没有带两个助力回来。有了刘福的事, 两人除了白元, 对另一个丁帆也戒备了起来。

    宋怀民来看过林雨桐一次,跟两人几次欲言又止。想来他只知道了所谓的刘福开|‘救了’人的事也是不相信的。想到在家女婿跟金思烨的密谈, 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自己也被人给利用了,差点犯了大错。这人要是不死, 就这么钉子似得楔在这两人身边,真要是将来将机密盗取了, 那自己可就沦为罪人了。他一辈子没给走过后门, 就是家里帮佣的远房侄子, 看着憨厚老实, 这才动了恻隐之心, 没想到就坏事了。

    他有几分颓然:“你们说这世道……还有什么能信的?”

    反倒是四爷和林雨桐反过来安慰了他半天,好心办坏事的事情常有,不能说是过分的苛责。

    等林雨桐的伤养的差不多了,想出门了。却被四爷拦住了,“继续伤着吧。”

    “怎么?”林雨桐敏感的察觉出来了,这是有事。

    四爷冷哼一声:“你这一枪能白挨了?”

    所以呢?

    四爷又开始转手上的戒指:“等着吧, 有好戏看。”

    这点宋怀民提着点心匣子又来了,却并不是探望林雨桐的,而是直接找了四爷:“涛飞从金陵回来了,说是想亲自见你一面。地点由你来定,这事最好还是要隐秘。”

    被人监视着,突然见黄涛飞,尤其是在黄涛飞急匆匆的从金陵来京城的以后,这就不能不引人遐想了。所以,尽量的不引人耳目,还是有必要的。

    四爷仿佛是沉吟了一瞬,才点头道:“就定在仙乐楼吧。那里……一般人想不到我们会在那地方说大事。”

    宋怀民一听这名字,犹豫了一瞬,但还是点点头,“时间呢?”

    “时间……”四爷低声道:“我临时通知吧。”

    这是怕提前走漏的消息还是怎的?但宋怀民还是理解的点头,“也好!我叫涛飞在家里等电话。”他确实不能说自家就没有隔墙的耳朵。这也事关自家女婿的安全,当然是越谨慎越好。

    等送走了宋怀民,四爷打发杨子去学校,名义上是替他拿东西,实际上却叫他给白元递了几句话。

    第二天上课之前,白元悄声对四爷道:“我将您要去仙乐楼跟人秘密会面的事‘不小心’漏给了丁帆,但到现在为止,丁帆还没有动静。”

    四爷点点头:“再盯着。”

    又隔了两天,警察署副署长郑东的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一手拿着文件,一手接起电话,“喂——”

    “老弟啊!”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是我啊,之前咱们说好的,仙乐楼,我请。怎么样,兄弟赏个脸吧。”

    是齐恒。

    郑东挑眉:“是老哥你啊。这有什么话话,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你定。”

    “嘿嘿!”齐恒一笑:“咱这就走吧。”

    郑东往外看了一眼,妈!的!天还没黑呢。这人谨慎上来就不是人,可真是够惜命的。“行啊,我这就动身。”

    两人挂了电话,郑东刚起身要走,就见秘书肖芳笑眯眯的走了进来,“署长,出去啊?”

    “那个……”郑东呵呵一笑,“今儿家里有事,你嫂子刚来电话了,叫回去呢。怎么?有事?”

    肖芳将文件夹往前面一放:“上面那个调查组又来了,咱们这经费开支……您还是得再过目一遍,要是叫这些人揪住了尾巴,敲诈起来,可就狠了。咱们那点小金库,掏干净了都不够这帮王八蛋的。”

    郑东手一顿:“放着吧,我明天看。”

    肖芳朝楼下一看,低声道:“已经来了,叫槐子挡在下面拖着呢。”

    “怎么没提前打招呼就来了?”郑东骂了一声,“还他妈的赶在快下班的时候。这是诚心想打咱们一个措手不及吧。”

    “谁说不是呢?”肖芳笑眯眯的,看起来软萌的一塌糊涂,“估计是没钱来,到咱们这里化缘来了。刚才我来的时候,还听见他们一口一个尽职尽责,打算加夜班的架势,刚才已经发话了,叫食堂给他们连宵夜一块备上。”

    这就是说要连夜查账了!

    “这群王八蛋!”郑东又坐回去,“这不是明摆着打劫吗?”

    肖芳笑了笑,给郑东重新沏了一杯茶,“我下去盯着那帮子人,得好茶好烟的伺候着,这会子怕槐子快撑不住了。”

    郑东摆摆手,“去吧。钱上别吝啬,雪茄还是什么,没有就叫槐子去买,堵住这帮王八蛋的嘴。”

    肖芳应着,就含笑出门了,然后利索的下了楼,进了一间办公室,朝槐子点点头。

    槐子这才起身,对坐着的几个人道:“兄弟们坐着,我给大家弄好东西去。”

    紧接着就出了门,在外面的烟摊子上买了雪茄,他多给了一块钱,“替我跑个腿,回去跟我弟弟说,今晚上我在局里,有事不能回去,叫家里别惦记。”

    这卖烟的本就不是外人,哪里肯收钱,“不过一句话的事,哥你这是打我的脸。”

    槐子一把塞过去:“你傻啊,这又不是我掏钱。”他朝里看了一眼,“都是黑来的,你不要还不是便宜了里面那群孙子,拿着吧。”

    这人呵呵憨笑,“那我就收了,这就回去给哥你送信去。”

    “去吧。”槐子笑眯眯的看着这小子边喊着卖烟边朝自家的方向走了,这才收回视线,拿着烟往里面去。将烟给这些人都散了,这才上楼,找了郑东,“这都下班了,您怎么还没走?”十分意外的样子。

    郑东一抬头见是槐子,就道:“不是下面有拦路虎吗?”

    “您放心,今晚上一桌子酒菜就把这些给捋直喽,想查?门都没有。”槐子将批条往前一递,“就是这招待费比往常要升格了。”

    郑东随意的扫了一眼,“花这点钱值,那就交给你办了。”

    槐子拿了条子就下楼,郑东这才将手里的文件往保险柜里一锁,下楼走了。

    四爷听了杨子的回话,就马上看向白元:“怎么样?丁帆还是没有动静?”

    白元点头:“绝对没有。”

    四爷这才道:“……透给田芳……”

    “就怕田芳不在学校。”白元低声道。

    “在的。”四爷笃定的道,“怕学生闹事,征求了家长的同意以后,所有的女学生都不被批准离校。你快去!怎么不动声色知道吧?”

    白元点头,“明白!”

    等白元走了,四爷才慢慢的收拾,准备出发。

    林雨桐低声问:“我呢,要我跟着吗?”

    “你歇着。”四爷看了看林雨桐受伤的胳膊,“有我呢。”他的眼里黑沉沉的,林雨桐心道,这又是打算翻云覆雨了吧。

    四爷一身不起眼的长袍,带着礼帽就出了门,一个人也没带。电话局已经下班了,因此,他专门路过一家咖啡店,在里面借电话用了一下,直接打给宋家。

    宋家那边是黄涛飞接的电话,在电话里两人都没有多说。

    四爷说:“在老地方等。”

    黄涛飞应了一声好,就拎着外套出门。

    却说白元赶到学校的时候正是吃晚饭的时候,学生都集中在食堂这个地方,没花什么时间,就在人群里看见了田芳。她端着碗拿着筷子,在炒菜的窗口排队等着。因为不可以离校,女学生都滞留了下来。她们经济条件宽裕,一般的饭菜入不了口,都等着排队买炒菜呢。

    白元在炒菜的的队伍前左看右看,着急的直敲打碗筷。

    田芳先打招呼:“白哥,你也来吃饭啊。把碗筷给我,我替你买。”

    后面的人就吵了起来:“怎么能插队呢?”

    田芳哼了一声:“你们谁没插过队。他赶紧吃完,还要去给金先生帮忙呢。你没见他跑的气喘嘘嘘的。”

    白元赶紧把碗筷收回来,“不插队!不插队!要是知道我这么做,先生该骂我了。”他低声谢过田芳的好意,“没事,我再等等,今晚先生不在,我不着急。”

    “先生出门?”田芳心里一喜,“那林先生在家岂不是没人照顾?”

    白元愣了一下,“娘家就在隔壁,怎么会没人照顾?”

    “金先生也是,林先生都受伤了,他怎么还出门?”十分替林雨桐不平的样子。

    白元替四爷辩解:“你不懂,金先生出门是有正事。跟重要的朋友会面去了。你什么也不知道可不兴瞎说。”

    田芳哼了一声:“骗谁呢?在家里不能会朋友?”

    白元有些气虚的样子:“谁还没点交际了。再说了,出门看戏……一会就回去了。行了,我不跟你啰嗦,去一边打饭了。”

    田芳不管白元,心里寻思着白元的话。跟朋友相约,没道理就是为了看戏。金思烨又多看重那些学生的课程,这段时间她可是看在眼里的。所以,不是真的有事不会出门。可要是谈正事,也不该选在戏园子这样闹哄哄的地方。

    正想的出神,就听后面的同学催了:“我说你到底吃不吃饭,往前挪点。”

    田芳回过神轻哼一声:“不吃了还不成吗?替人打饭都有意见了。”说着,气哼哼的端着碗走了。

    后面传来同学各种指责声她也没理会,直接去了宿舍楼。楼下面有电话,不过有个老太太守着电话。“我打个电话。”直接给了一块钱。

    电话是打给欧阳现在的住的公寓的,等对方接起来,这才道:“欧阳老师,是我。”

    欧阳一一马上坐了起来:“有事?”

    “是这样的,想请您给门卫说说,放我出去。听说金先生出门会友了,我担心林先生一个人在家……”田芳将要传递的信息传递了过去。

    欧阳一一马上明白了,她的语调始终如一的冷淡:“这些事你一个学生就不要多管了,还是要遵守学校的规定的。”

    紧跟着就挂了电话。田芳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边的欧阳一一马上起身,只打了几个电话,马上确定了四爷的位置。她这才露出嘲讽的笑意:“看戏?我就说嘛,这世上哪里有不偷腥的猫呢。”

    她起身,换了一身更加有挑|逗|性的旗袍,没有袖子领口的位置都是镂空的,开叉一直开到大腿位置,这才满意换上高跟鞋,又选了带着面纱的凉帽带在脸上,让叫人看不清长相:“今晚我就是曲桂芳,不是什么欧阳一一。”

    四爷此刻身在仙乐楼,隔壁就是郑东和齐恒。门口的小厮跟槐子铜锤是一伙子的,这点安排并不难。

    等黄涛飞进来说找一位姓金的先生,很容易就被带到了四爷面前。两人在里面说话,靠门口坐着的,正是萧红。她十分懂事,知道对方是包他的小兄弟的老板,就知道这也是自己的老板,因此也算是尽职尽责。

    黄涛飞看了看,这才放下心,先是表示道歉:“我那边等着批复,没想到就出了这样的纰漏。险些叫先生遇难。这是我的责任。您放心,总是会给您一个交代的。该撤职的撤职,该查办的查办。”

    四爷笑了笑,要真是撤职查办,齐恒就不会还在隔壁有心情请客了。这话他应该不是糊弄自己的,显然,他跟齐恒不是一个系统的,上下糊弄的事这也不算什么。司空见惯了。

    “没事,内子只是受了点小伤。”四爷回答的云淡风轻,“只是对于青云先生的死,我心里还有几分过不去。”

    黄涛飞喝了一口闷酒:“对于他们的这些作为,我也是看不惯的。实不相瞒,他们不光是对党外如此,在党内……也有很多早年的元勋被暗杀了。这些我想起来也是觉得心痛。但比起国仇,这点事情只能先放一放了。相互体谅,顾全大局,你说呢?”

    四爷没说话,只是举起酒杯,给黄涛飞碰了一下。

    黄涛飞心里一松,不排斥就行。还真怕一时之间谈不拢。

    两人也就是小酌了几口,就说起了正事。

    一辆汽车停在仙乐楼的门口,从车上下来的却是个十分妖艳的女人。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几分几分摄人的魅惑。大堂里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是一位金先生请我来的。”她低声对门口的小厮说了一句。

    那小厮呵呵一笑,这就是自己要等的第二个人了。他马上接话道:“您楼上请,甲子号荷花间。”

    看着女人摇曳的上了楼,在一边倚着嗑瓜子的老|鸨|子呸了一声,“这是哪里来的野路子,是来砸场子的吧。”

    有时候这这姐儿也来回的串堂子,往常之后仙乐楼的去砸别人的场子,今儿还是头一遭被人给砸上门了。可按照堂子里的规矩,客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再大的气也得憋着。她不忿的盯着上楼的女人,看着那两条大长腿在走动间几乎完全□□出来,好些楼下的嫖|客恨不能往下再缩一缩,好能看见裙下的风采。老鸨|子见不得这些人的猪哥样,可偏偏自家还真没有一个与这女人相媲美的。她揪了小厮的耳朵,“你说平时看着你挺机灵的,怎么这么不走心呢?这样的女人你放她进来做什么?”

    小厮‘哎呦’‘哎呦’的喊疼:“我的老娘嗳,我不放进来行吗?这是那位齐爷请来的。这位大神连郑署长都得敬着,咱们算老几?”

    “找齐爷的?”她的手一下子就松了。这人她可得罪不起。

    小厮连连点头:“要不小的能放她进去吗?”

    欧阳一一上了二楼,很容易就能找到推拉门上绘着荷花的房间,想来就是这一间了。

    她推门进去,笑眯眯的道:“我来了。”

    齐恒和郑东同时回头,就看见门口站着这么一个尤物。

    欧阳一一眼睛在左右一瞟,并没有看见四爷,顿时愣了一下。但看见桌子边坐着两个人,却有三幅碗筷,她还以为四爷出去方便去了。于是更是笑盈盈的走了进去,“两位有礼了。”

    就算是齐恒和郑东都是在女|色|上有节制的人,也不由的吞咽了口水。郑东以为是齐恒找来的,齐恒以为是郑东找来的。两人心照不宣的招手,叫这女人进来。

    “来了就坐。”齐恒招手,拍了拍他身边的凳子,“过来坐。”

    等欧阳一一坐下,他的手就不由的放在对方的大腿上来回的摩挲,竟然没穿丝袜,就这么光着腿来了,心里不由的又多了几分迫不及待。

    欧阳一一忍耐着,始终笑盈盈的。可却听着净房的动静,不知道这位金思烨先生看到自己会是什么感想。

    正琢磨着呢,门从外面推开,画眉急匆匆的进来,看到多了一个还愣了一下,到底职业素养十分过关,马山就恢复笑脸。

    “怎么去了这半天。”郑东朝画眉招手,“莫不是迷路了?”

    这就是玩笑话了。在自家堂子里还能迷路,这得多傻。

    画眉没办法解释,谁知道这些给门上装裱画的人是怎么回事,怎么把画给给贴错了。这里是菊花间,偏贴着荷花的画,刚才差点闯到了隔壁房间去,要不是萧红及时拦了,可就真丢人了。在这里有这里的规矩,客人说了不叫打扰,那就是要说事情,要是自己贸然的闯进去,可就犯了忌讳了。这都是内部的事情,服务不过关的事情自然不能叫客人知道,尤其是尊贵的客人。她笑眯眯的,“您可真会打趣人,不会是重新画了个妆容,就怕您嫌弃人家。”

    郑东就笑:“叫我瞧瞧,可是更美了?”

    画眉瞥了欧阳一一一眼,“自然是比不过这位姐姐的。”

    欧阳一一轻哼一声,老大不小了还装嫩,谁是你姐姐。但紧跟着就察觉到了不对,这女人怎么会坐在金思烨的座位上。听他们说话的意思,好似这女人刚才就在。那么这幅碗筷,就不是金思烨的,而是这个女人的。难道金思烨不在这个房间。

    她猛地站起身,出门去看,见门上确实是荷花图案,再一抬头,见上头有个不大的木牌子,写着‘菊花间’。

    弄错了!

    欧阳一一脸上的神色变化不断,她不确定这是偶然还是有人设计好的。

    “小姐,你要去哪?”齐恒哪里肯放着眼前的尤物从手指缝里溜走。

    欧阳一一还真不想跟这人撕破脸,此人的身份她是知道的,京城站的站长。她这会子衡量着,要是此次能接近这个人,是不是也不算是白跑一趟。

    就这一晃神的功夫,就听见‘砰’的一声枪响了。

    再一回头,就见齐恒的胸口荡开了一多鲜红的花。郑东找到了掩体,不急着冒头。紧跟着,就听见隔壁连续两声的枪响。

    四爷一把按住黄涛飞趴下,紧跟着是女人的尖叫声,整个仙乐楼慌乱的很。

    黄涛飞顿时就怒了:“这帮倭国的特务,太他妈嚣张了。”

    四爷拉着他出门:“赶紧走,这里不安全。”

    门一拉开,就见欧阳一一手里握着枪站在门口四下里看,四爷碰一下关上门:“快走,从窗户上跳下去,那个女人是欧阳一一,就是我跟你说过的,调来学校不久,行踪可疑的女老师。”

    一个女老师,打扮成那个样子出现在妓|院,手里还拿着枪,身上沾着血,这说明什么?

    黄涛飞手里握着枪,“金先生,你先走。从这里下去,我给你断后。你的重要性比我大的多。”不由分说,将将一边的帷幔拉下来,绑好,叫四爷顺着下去。

    这才开门,却早已经不见那个女人了。而此时,隔壁窜出来一个人,手里也一样拿着枪,两人都警惕的用枪指着对方,谁也不肯放下。

    最后还是郑东试探着道:“请问是宋校长的乘龙快婿,黄参谋吗?”宋怀民的女儿订婚,他也去了,见过黄涛飞一面。黄涛飞再看郑东,也觉得面熟:“您是警察局的……”

    “郑东。”郑东先把枪收起来,自我介绍了一遍。

    黄涛飞这才把枪放下,“原来是郑署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郑东知道对方也被袭击,就摇摇头:“我现在也一头雾水。齐站长中枪,已经没有呼吸了。”

    黄涛飞快走两步过去一看,顿时面色一变:“这是报复!张景绕……”好似说了不该说的,他立马闭嘴。

    郑东却了然,六国饭店枪|击案,死的是张景绕。难怪倭国人要对齐恒出手呢,原来是报复。

    黄涛飞转移话题:“齐站长怎么会站在门口,这不是活靶子吗?”

    “当时有个女人……”郑东说着,就面色一变,“那个女人之前在仙乐楼没见过。”他看先缩在缩在下面捂着头的画眉:“那个女人是什么人?你见过吗?”

    画眉摇头:“没见过!从来就没见过。”

    那这个女人就有问题了。黄涛飞联系刚才四爷说的话,就直接道:“这伙人不光是冲着齐站长去的,还有金先生。”

    “金先生?”郑东疑惑的看向黄涛飞,“这么说,您刚才跟金先生在隔壁。之前那两枪,目标是您和金先生?”

    黄涛飞点点头。郑东又回身看向缩在一边的萧红:“之前有什么人在这个包厢外窥探吗?”

    另一边的画眉听见这话心里直哆嗦。刚才她只是走错了。真的!但是这话说出去,谁信呢?敢问在自己家会迷路吗?不能说因为门帘换了,就不认识房间了吧。她正害怕萧红将她供出来,就听萧红的声音隐约传来:“有个女人……来过……”

    画眉的心一紧。

    “这个女人你见过吗?是谁?”郑东又追问了一句。

    画眉的心里更害怕了!就算是郑东跟自己的关系甚为密切,也知道在这种时候他绝对不会包庇自己的。

    萧红的声音带着颤抖:“那女人……我没见过……见她去了隔壁,我也没问……”从这里走了,确实直接去了隔壁。但这个人是画眉,却不是没见过。这话一半真一半假。

    画眉心里松了一口气。萧红还算知道内外,没把她给供出来,推到外来的女人身上,这就对了。死道友不死贫道。要不然这仙乐楼都得有麻烦。这可是大家安身立命的根本。

    郑东看着萧红一眼,想来也不会有错。出于谨慎起见,他有叫了放欧阳一一进来的小厮:“你们这里随便可以又外人进来吗?”

    老鸨子手都攥紧了,要真是揪着这个不放,这可得花大价钱打点了。她看向小厮,就见这小厮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自然是不能的,咱们得对客人的安全负责。可是之前齐爷交代过,会有一个女人来,叫小的们见了直接放行……”

    老鸨子心里一松,这小子还算是机灵。齐恒来的时候她就在,根本没有交代。但这谁能作证呢?郑东比齐恒晚到,不可能知道细节。偏偏知道细节的齐恒死了,死无对证。那么怎么说就怎么对了。这女人来历不轻,可不是咱们的过失。是齐爷自己招来的。回头就给这小子发红包,够机灵!

    郑东之前看齐恒的态度,见那女人来了,也没见外,直接就叫坐到了他身边,上来就动手动脚一点也没客气,那女人也没反抗。之前他还腹诽,绝对齐恒不地道。他以为这女人是为答谢自己而准备的。如今听小厮说,齐恒有吩咐过放这女人进来,他也没怀疑。只追问道:“那女人都说了什么?”

    小厮想了想才道:“也没说什么?只说找齐爷,我告诉他就在甲子号菊花间。”

    郑东重新看两边的门,然后面色一变:“这门上的画怎么反了?”他刚进来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

    黄涛飞跟着站起来,来回的看了看,这才冷笑:“这些人做事可真是够缜密的。贴了花,也就给那女人走错房门提供了一个借口。你想啊,她第一反应看的肯定是画。小厮说是菊花间,她这才有理由先推贴着菊花画的荷花间的门。”然后又问萧红,“那会子有人推门的时候,我恍惚听见有个女声说是走错了。我没记错吧。”

    萧红赶紧摇头:“没记错!她确实朝里看了一眼,然后说是走错了。”

    这就对上了!

    两人心里都觉得有了谱,就见槐子带着警察局的人已经到了。槐子一身酒气,好似喝了不少的样子。郑东知道这是应酬不得不喝的酒,到也没怪罪。只叫大家询问笔录,查看现场,然后就跟着黄涛飞一起出门了。

    “我会马上通知京城站。”郑东连忙道。

    黄涛飞点头:“我会马上给金陵发报,侍从室半个小时后会收到。郑署长,这些倭国人太猖狂了,可不能再这么放纵了。”

    郑东咬牙:“您放心,就是藏在水底的乌龟,也能给它捞上来。”以往是没认真追究,真查起来,一直耗子也藏不住。

    黄涛飞点头:“驻军和京城站会配合你的。你等着消息吧。不过,为了防止意外,你现在就可以动手了。”

    等四爷到家时,京城的九门都已经封闭了起来。

    “没事吧?”林雨桐见四爷身上沾着土,就忙问了一句。

    四爷笑笑:“没事。”他心情很好,此时的京城已经热闹开了。本来想自己慢慢的查这伙子倭人的老巢,但能借刀杀人,又何乐而不为呢。齐恒死了,青云先生和桐桐这一枪之仇也报了。没牵扯到自家身上,还叫黄涛飞和郑东同仇敌忾,矛头直指倭人。他弹了弹袖子,早这么利索的干活多好,非得叫人逼着,你们才肯动手。

    林雨桐听了四爷讲了经过,吓了一跳:“你就不怕槐子枪法不准。”

    没错,开枪的就是槐子。槐子将那些检查组的也带到了窑|子里,只是这家跟仙乐楼是屁股对屁股。两家的后门是门对门。他出来上了一趟厕所的功夫开完枪,然后利索的从后门出去就到了另一家。两边守门的、包括后厨都是事先安排好的自己人。

    四爷哈哈就笑:“就槐子那一手飞镖的准头,枪还能打不准。多虑了!”

    而此刻,外面四处都是警笛声,军卡在路上呼啸而过,车上全都是荷枪实弹的战士。

    打探消息的回来,芳子难得的怒容满面,伸手就给了欧阳一一一个大耳瓜子,“蠢货!”

    这是着了别人的道了。

    这么简单的计谋都看不明白,白养了这么些年:“你除了跟男人上床,也没别的用处了!田芳给你的消息你竟然连验证真假都不做,就直接去了,你怎么那么蠢。要是田芳得用,我用的着只让她做最简单的工作吗?”

    欧阳一一嘴角流出鲜血,她伸手捂住脸,心里也不是不后悔。怎么就那么去了呢。当初发现房间不对就敢立马走人的。怎么会想着跟齐恒有牵扯呢。就这么一眨眼之间的犹豫,自己就进了套子,出不来了。她脑子转的飞快,沉声道:“小姐,既然已经如此了。倒不如干脆认下。这暗杀齐恒,对您来说也是大功一件,至少抵消了张景绕被杀上面对您的不满。而现在,我已经暴露了。不如我将人引开,而您趁机离开。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芳子一愣,继而转身,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将齐恒之死揽在自己身上,哪怕是从经常离开,之后还是一样会得到重用的。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想到这里,她脸上的神色就缓和了起来,转过身看向欧阳一一,声音也温柔了下来,“还疼吗?”

    欧阳一一摇摇头:“不疼了!”

    芳子这才道:“你刚才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是……我不能丢下你不管。”

    欧阳一一急切的道:“小姐,您千万不能落在这些人手里。您放心,等我真被抓了,我会选择叫自己闭嘴的。”

    芳子车才叹了一口气:“你这又是何必呢?”

    欧阳一一跪下:“小姐,请您成全。就让我为自己的过失赎罪吧。”

    芳子将她扶起来:“既然你执意要如此,那……你多保重。田芳那里你不用去联络了,留下这个棋子,我还会回来的。等我回来的时候,就是为你报仇之时。”

    欧阳一一眼里就有了泪意,“恭送小姐。”

    看着芳子带着人从密道离开,欧阳一一冷笑一声,眼里哪里还有半点恭顺,她擦了一把嘴边的血迹:“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今天有事,急着出门,早点更新了。么么哒!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