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3章 民国旧影(20)三合一
    民国旧影(20)

    天慢慢的暖起来了, 新建的学校是没有太多的景致可以玩赏的。各处栽种的花啊,树啊, 还都稚嫩的很,抽出的新芽看着娇弱,零星的看出几朵花来,也瞧着单薄的很。

    身上的厚衣服换下来以后, 校园里也渐渐有了不一样的风采。男学生一身藏青的学生装, 穿着笔挺精神,跟冬天里一个个冷的缩成团的样子那真是不能比的。女学生身上穿着夹旗袍, 身形也显出几分玲珑之态来。

    最近的日子过的比想象的要平稳的多, 田芳显得并不急切,隔三差五的会过来, 此次来还都不空手。跟别人客气那是人情往来,跟她则完全没有客气的必要。给什么就接什么。戏票电影票话剧票, 她说多的用不了。林雨桐就信她。反正接了过来, 周末的时候回林家的时候就一股脑的给杨子了。他是请同学还是送邻居, 她从没过问过。倒是这次见了杨子, 他主动交代:“因为那票都是好座位, 我稍微便宜点,还真给卖出去了。”说着,就递给林雨桐一叠毛票。

    “拿着自己花吧。”林雨桐不要这一分两分攒起来的钱,“你也大了,身上也不能总不留钱。给你就是随你处理,不用跟我说。”

    杨子一边在灶膛边上给林雨桐烧火, 一边道:“以后大姐要是忙,就不用来回跑了。叫娘和二姐做好了,我亲自给你送过去。”

    每周林雨桐都会回来一次,用大灶蒸一锅馒头带到学校去。每天晚上给学生加宵夜,筒子楼的煤油炉子可蒸不出来。

    林雨桐一边等着馒头出锅,一边将厨房收拾了一遍。嘴上却跟杨子闲聊着:“我要是没空,就叫人捎话回来你们做。要是有空,就回来看看。”又说起了林母和林德海还有家里的一摊子事。

    什么林德海又给人牵线搭桥,做成了一笔生意,抽了润手的费用就几十块钱。而转眼,这钱就叫他给糟践的不剩什么了。不光把林母气坏了,就是刘寡妇都气的恨不能咬着老不死的一口。

    林雨桐呵呵,这林德海作为的生意,不过是以前认识的那些败家子要卖家里的家当,他给介绍了买家。双方谈成,酒楼摆一桌,然后他从里面抽点钱。因为有槐子在,也没人赖账。断断续续的,总是有进项的。不过这人黄赌毒都沾染,那钱能去哪?从小就是纨绔,大手大脚惯了,手里攒不住一分钱。有了就必须花了,这才舒坦。等没钱了……没钱了日子也照样过。用他的话说,以前家里金山银山的,最后怎么着了?不赶紧花了,最后谁知道便宜哪个王八蛋去。有钱了就买上好的烟炮,没钱了就去买止痛丸,止泻丸之类的药。这类药的名字听起来是治病的,也确实是能镇痛,但主要成分还是鸦|片,只是纯度不同而已。但这玩意便宜啊!很多戒不了烟瘾,又没钱买烟|土的,可不就靠这东西撑着。林德海身上这坏毛病,活到现在大一辈子了都改不了,林雨桐才没闲心去管呢。就他那身子,抽了这么些年了,根子早就毁了。能活一天算一算吧,不用费心去惯了。

    这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林雨槐却急匆匆的过来了。

    “怎么了?”林雨桐赶紧将围裙接下来,“有事?”

    林雨槐看了杨子一样,朝林雨桐点点头。这是不想叫杨子知道。

    林雨桐将筒子楼那边的钥匙给杨子:“馒头出锅以后,凉了不太热了就用筐子装了,雇车给我送过去。”

    杨子看了他哥一眼,也没问,只接过钥匙,目送两人出门。

    急匆匆的出了大门,林雨槐才低声道:“能不能跟我去救个人?”

    救人这事林雨桐从不推脱,“走吧,我身上带着针灸包。”

    林雨槐却站住脚,看向林雨桐,“我不瞒你,这人如今在书寓。你要觉得不方便……”

    林雨桐摆摆手:“你是我亲哥,能来叫我,就是已经做好万全准备了,走吧。”

    书寓,是文明的说法。如今没有叫妓|院的。

    林雨槐点点头,这才抬腿就走。出了巷子,有俩骡车停在巷子口,上了车,林雨桐就看见车上的东西了。一个白大褂,一个口罩,还有一个急救箱。

    林雨桐将自己装备好,确认不会被人看到脸,这才道:“是个什么人?这么急!”

    “一个死刑犯。”林雨槐靠在车厢上,显得有些疲惫,“在监狱里受了刑,本来今儿该枪毙的……我用一个刚死的老烟鬼将他给替换出来了。”

    监狱里关押人这不奇怪,但是动刑的,大部分都是政治犯。

    “你把人藏在了书寓?”林雨桐还真是敬佩林雨槐的胆子。

    “他的身体状况不好,运不出去。”林雨槐睁开眼,“这人是条汉子。”

    “我不问。”林雨桐摆摆手,“你觉得应该救,咱们就救。多余的我一句都不问。”前些日子还听四爷说,林雨槐好似跟一些工会组织有些关联。如今救的人,只怕就跟闹着正凶的工会有关。

    车在胡同里绕来绕去,等林雨桐下车的时候,都不知道如今这地方大概在什么位置。

    驾车的小伙子林雨桐没见过,就见他警惕的四下看看,就敲响了一户不大门,黑色带着斑驳的大门木质应该极好,那种闷闷的声响,一听就知道极有厚度。

    门从里面打开,是个胖胖的中年女子,看见来人是谁,马上就让出一条道来:“快进。”

    如今是白天,这书寓里安静的很。昼夜颠倒的生活习惯,此时她们应该正睡的香甜。

    人是被安置在地窖里的。这地方,除了在书寓里打杂的人,别人是不会靠近这里的。进了里面,将灯挑起来。林雨桐唬了一跳,眼前躺在木板上的人,身上被烫的没一块完整的好皮了。手指被砍了一根,指甲都给拔了。

    这样的伤就算是送到医院在没有抗生素的情况下九成九是治不好的。遇上自己,算他命不该绝。用了针,从一边的急救箱里拿出纸笔,开了几个方子,内服外敷的都有,“要是实在没地方去,晚上悄悄的送到我那边的四合院去。那院子就算是有人守着,以你们的本事,想偷偷的把人运进去也不难。只要不闹出动静,不在里面生火,外面谁能发现?”

    这倒也是个好办法。

    林雨桐跟着林雨槐顺着梯子从地窖里出来,这一抬头,却见地窖外面一个女人跟林雨槐相对而站。

    只看着女人的穿着打扮,就知道她是书寓里的人。

    “来了为什么不见我?”这个女人就那么看着槐子,轻声问了一句。

    槐子皱眉:“萧红,我今儿有事,先让开。”

    被叫做萧红的女人却将路更挡住了:“不让!我上次跟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槐子朝后看了林雨桐一眼:“让人先带你出去,你先走吧。”

    这是私事,林雨桐没有围观的兴趣,点点头,只直接绕过去,结果萧红胳膊一伸开:“不许走!怎么?有了别的女人,看不上我了?”

    “不要胡说八道。”槐子不可能将这人是自家妹子的事说出来,“而且,咱们之间也没有什么瓜葛吧。你太失礼了!”

    萧红面色一白:“你说咱们没有瓜葛?没有瓜葛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救人还救错了?

    可地窖里的人还没转移出去,桐桐还在这里,一个不好,就怕这个萧红不管不顾的叫嚷起来。

    他正犹豫着要怎么往下说,就见萧红笑了一下,然后身子往一边一让,摆出了不再阻拦的样子。

    林雨桐也没多想,直接就走了过去。林雨槐跟在身后,先得送妹子离开。正扶着林雨桐上车,就听见萧红的声音传来:“槐子哥,我心里一心一意的只有你。你就不再想想。”

    当着自家妹子的面说这话,叫自己怎么应?要知道你这么莫名其妙要死要活,我干嘛非得救你?

    他没有言语,可对萧红来说这就是拒绝。林雨桐正站在车上掀帘子准备进去,就见萧红拿出一个纸包,然后猛地撕开,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她就直接一把塞进了嘴里。

    “拦住她!”林雨桐见槐子背对着萧红,就赶紧喊了一声。

    槐子这才转身,一把打掉萧红手里的东西,可是已经迟了,这女人不知道将什么东西吞进去了,“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林雨桐跳下来的时候就听萧红说了这么一句。她满头的黑线,这又不是演苦情戏,来一把虐恋情深什么的。你是门子里出身,人家大好的青年,正经人家,如今好歹算是公务员,好似如今还混了个一官半职。你喜欢人家,人家就得喜欢你?这都是什么逻辑?再说了,真活不下去,怎么死不是死,非得这么死。你在他面前吞药,他还真能见死不救?况且,要真这么出事了,地窖里的人怎么办?这是逼迫啊!

    槐子由着萧红靠在墙上,然后像是无力的一点一点滑下来。他只将地上的包装纸捡起来,闻了闻就道:“大|烟。”

    生吞鸦|片确实是会死人的。

    林雨桐过去扶起萧红,在她后背上一阵按压,那玩意还不到胃里,就都给吐出来了。她手上不停,直到看着萧红吐的连胃液都出来了,这才将手移到她脖颈之后的位置,又按了两下,就萧红头一歪,也不动了,这才罢手。“叫人将她塞回去,一两天内她是醒不了的。你抓紧时间赶紧将人给转移了吧。你这边忙,我自己走就行。”

    林雨槐哪里放心,只叫之前开门的妇人出来,“……将她扶回去的时候,给她灌点酒,屋里也塞上一点。”这是要伪装成醉酒的现场。

    那妇人点点头:“这里有我,你赶紧走。”

    上了车,林雨槐这才主动道:“萧红是书寓的打小养大的姑娘。大概两年前吧,我晚上出门正好撞上她出堂子回来,两个痞子喝醉了,拦住她的车纠缠不休,还有把人往黑巷子里拉扯,我看不过去,这才出手的。谁知道,就这么被缠上了,她想自赎自身,赎身后想跟着我。这事我能答应吗?不是那么一码子事。她想从良,这是好事。就是从良后有什么难处寻我帮忙这也没问题,但是这么赖着我,可真是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遇上这样的人有什么办法呢。

    林雨桐听过也就算了,没往心里去。林雨槐也不是那糊涂的,之前没处理是觉得没妨碍,如今有妨碍了,那必然也是雷霆手段。从小在这三教九流江湖上混,没点手段混不到现在。

    她回了学校,按部就班的过自己的日子。以为跟那位萧红的姐儿也不过是一面之缘,到此也就为止了。可谁也没想到,还会有跟萧红再打交道的一天。

    等身上的春衫薄了,四爷突然接到了一张请帖,是委派到学校的一位专员发来的,“陈挺……”四爷拿着帖子在手里来回的掂量,“给我派送这么一个帖子是什么意思?”转而想起什么似得问林雨桐,“那个欧阳一一,没有什么动静吧?”

    还真没有。

    “挺沉得住气的一个女人。”林雨桐皱眉,“正常上下班,也没往我跟前凑,也没说什么不合适的话。也很会跟人打交道,连雷洋洋都不那么排斥她了。”她在办公司做派很大方,跟马祥和高寒表面上似乎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过,这也只是表面上。桌子底下也就那么回事,总能空出一只脚在桌子下面撩拨两个人。但因为她一直没往四爷跟前凑,林雨桐也就只当自己眼瞎,什么也没说。

    四爷将帖子往林雨桐面前一推:“这个人的请客,还真不好推辞。”跟上面要经费,主要出面的还是这个委派员陈挺。“但我听说,这欧阳一一跟陈挺走的挺近。”男人有男人的交际,这学校里的老师,大多数都是男人。偶尔也打嘴炮,将这当成风流韵事说过。“我跟陈挺只能算是点头之交,这种交情发这样的帖子……”

    什么样的帖子?

    林雨桐拿到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对的。“这帖子怎么了?”活了这么久,还是有许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想起来也叫人觉得挺懊恼的。

    “这是堂子里请客的帖子。”四爷跟林雨桐普及这个知识,“堂子里的规矩你肯定不懂,去了里面,是没有客人这一说的,只要肯花钱,那就跟主人似得,将人给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当然了,这所谓的‘主人’就跟和堂子里的姑娘成亲拜天地一样,唱个戏自个哄自个呢。这都是出的价钱的人。如果这一类得被当做主人一样相待的客人要请客,这个‘主人’是不用花钱的。请一次客‘主人’要发十张八张帖,由每一位收到帖子的客人付出三块钱‘买票’,还要拉两台麻将,每人坐下来,头钱要抽赢家的三分一。做‘主人’的是一个钱不需要花的。所以,这请的客人就有讲究,人家要是不给你面子,这不就是折子了吗?脸面可就丢大发了。”

    林雨桐掰着手指一算:“那这请客的‘主人’可真是赚了。”

    四爷摇头:“赚不了什么的。可能还得亏一点进去。算是另一种程度上的aa制聚会。只是不像是aa那边显得生分,这里面挂着明目可不就是为了面子上好看?我给你算一算,还凡是接到帖子接受邀请的客人,要是坐汽车的来的,主人得给司机一块钱轿饭票,要是坐包车的来的,得给车夫四毛钱轿饭票,妓|院中一席精致船菜,就得花十几块,这还不算高兴了对伺候的姐儿的打赏,你算算还能剩余多少。当然了,要是遇上想巴结‘主人’的,或是想给‘主人’撑面子的豪客,那是有的赚的。他们会请双台,或双双台。所谓双台,就是买票、麻将的输赢,都是加倍的。比如双台买票每位六元,双双台买票是每位十二元。这么一算,一晚上是赚不少的。”

    林雨桐了然的点点头,算随即就意识到不对,“我说,这里面的行情你门清啊!”

    四爷眨巴着眼睛看林雨桐:“那什么……今晚上咱们吃什么?我看你买了牛肉回来,炖上了吧。清汤的拉面,加点牛油辣子,想起来都香!”

    爷嗳!这话题转的太生硬了,您说呢?

    当天晚上,还真就做了拉面,他一个人干掉一大盆,各种夸赞的话说的林雨桐都没脾气了。

    作为第二天晚上要去少儿不宜的地方赴宴的人,因为理亏,在家里表现的特别良好。你切黄瓜他剥蒜,别提多有眼力见了。

    出门的时候,林雨桐给他整理领带,“你说我这心得多大了,才给男人收拾好了,往那地方送啊!”

    四爷试探着道:“要不……你跟我去?”

    有带着老婆逛窑子的吗?

    林雨桐看着四爷眼里那丝笃定,心里不由的一动,轻笑一声:“好!你等等!”当我真不敢啊。

    四爷愣在当场,问去了卧室的林雨桐:“你真去啊?”

    林雨桐笑了一声,却没言语。出来的时候,四爷也笑了,就见林雨桐一身褐色的短葛,里面穿着土布的对襟褂子,脚上是布袜子圆口布鞋,还用绑腿将裤腿下面绑的紧紧的。再上上看,头上顶着男式的假发,夜色和灯光下,还真看不大出来。露出来的皮肤都涂成小麦色,眼睛鼻子做一些修饰,是看不出是个女人。

    “行吧。”四爷有些无奈,“要是问起来,就说是你隔房的堂弟。”反正杨子在学校里进进出出,都知道桐桐的娘家离的不远。他逗她,“还以为今晚能当一回脱缰的野马,没想到这缰绳是越勒越紧了。”

    说笑着,就出了门。在学校里,碰见人来打招呼,却没一个认出林雨桐的。还有人问:“金先生,这是带着小舅子去哪啊?”

    直接给当成了杨子了。

    在学校门口,叫了两辆黄包车,直接往八大胡同而去。晚上最热闹的就数这里了。到的时候,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整条街上,都是大红的灯笼,有些灯笼上还写着头牌的名讳,更有些是画着堂子里姐儿们的画像,端是热闹非常。车停在一座三层楼的门口,门口正站着好几个衣衫鲜亮的姑娘,朝来往的行人打招呼。而林雨桐就看见倚在门口,脸上带着轻佻的笑意,手里拿着瓜子有一下没一个的嗑着的萧红。当然了,自己认得她,她认不得自己。

    上次来走的是后门,这才倒是光明正大的从前门进来了。她不由的抬起头看了看招牌,原来这就是帖子上写的仙乐楼。

    她收回视线,朝四爷看去,就见有两个姑娘要来挽四爷的胳膊,到了跟前却又缩回去了。应该是四爷制止了。这些姑娘最是会察言观色。

    林雨桐快走两步跟上去,就见四爷将帖子亮了亮,拿上有人高喊着:“甲子号寒梅间金先生到。”

    四爷顺手就将钱给递了过去,又听那人喊:“金先生——双台!”之后,才有个小厮跑出去,林雨桐看见他朝两个黄包车夫跑出,应该是给他们车饭票钱。

    跟着,就有一个老鸨子模样的矮胖女人笑着迎过来:“金先生,您可算来了。陈先生可是等了您半天了。”她也不在乎四爷应不应答,兀自笑的十分热情。

    上了二楼,推开画着梅花的包间门,里面的场景一下子就进入了林雨桐的视线。里面有些乌烟瘴气,两桌的麻将已经铺排开了,一桌已经呼啦啦的玩上了,另一桌坐着两人男人两个女人,其中有一个就是陈挺,另一个林雨桐也认识,正是同一个办公室的马祥。也都在整理麻将牌,也不知道是不是开始了。但看那两个女人,应该是临时支应场子的。这么看来,除了四爷还有一个客人没到。

    看见四爷进来,这位陈挺表现的几位热情:“老弟啊,你可算是来了。快点快点,正等着呢。”

    四爷进去拱手:“不好意思,来晚了。”

    林雨桐紧跟着四爷进去,陈挺就多看了几眼。下人有下人该呆的地方,这人也未免太不知道规矩了。

    四爷就解释了:“不好意思,这是家里的亲戚,跟出来见见世面。”

    马祥看了林雨桐几眼:“我说金兄,你这夫纲不振啊。这小兄弟我瞧着有些面善,跟林先生有五分相像,该不是小舅子吧?”

    四爷一笑:“见笑了!见笑了!家有胭脂虎,这个苦楚几位老兄也都是知道的。”

    包厢里顿时就笑了起来。

    麻将桌上的两个女人已经站起来,将地方让开了,陈挺看了其中一个女人一眼,就指着四爷和林雨桐道:“快坐快坐!”

    也叫林雨桐跟着支腿子。

    林雨桐看见了陈挺跟那个女人的眉眼关系了,她心里一笑,只站在四爷身后,却不上牌桌。

    四爷坐过去就摆手:“他小孩子家家的,见见世面就罢了,这东西他可不会玩。随便叫个人支应吧。”

    陈挺好似随意的一指,“那……就你吧。你来支应着。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

    这女人有一管好嗓子,轻言浅笑:“那就谢您了。”

    陈挺随意的哈哈一下,又指着另一个女人:“别愣着了,还不给小舅子搬椅子。”

    包间里有一阵哄笑。

    林雨桐看着坐在那里犹如春兰秋菊的女子,心里一笑,今晚应该不会有第八个客人了。重点在这个女人身上。

    牌被重新推倒,呼啦啦的开始洗牌,林雨桐也不管陈挺跟四爷说什么咸淡话,只注意着这个女人。就见她在洗牌的时候,手已经第二次往四爷手上抓了。第一次四爷没注意,可这次她刚凑过去,四爷的手就划走了。几次三番,都没够着。可另一边,马祥却不是个老实的,手一下一下的往这女人的手上划拉,傻子都能看明白怎么回事。林雨桐从这女人的眼里看出了几分恼意。

    这牌才打了一圈,四爷已经将今晚上掏出去的六块钱给赢回来了。

    “老弟手气不错。”陈挺摸着鼻子下的小胡子,“画眉小|姐输赢如何?”

    画眉笑了笑,朝四爷看了一眼,烟波流转,“这位金先生的手气实在是太好了,我可都输了。”

    “听见了吗?”陈挺哈哈笑着,“老弟啊,你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说着,又扭头看画眉:“一会可要多敬我这老弟几杯酒,也算是报仇了。”

    那画眉又朝四爷撇了一眼,“一定一定!”

    说着话,就有人说是酒席好了,问要摆宴吗?

    “摆!都饿了吧。咱们吃饱了喝好了,接着再玩。”陈挺豪爽的一挥手,就有人收拾桌子,宴席上来了。

    林雨桐也算是长了见识了。就就利索的伙计先端出四只银碟装的水果,中间另有一只很大的糖果盘。这伙计一边放,一边高声唱名:“四碟水果——暹罗文旦、花旗橘子、芭蕉、水晶梨。”

    暹罗文旦这名字陌生,但林雨桐瞧着,那就是泰国柚。柚子的皮都全部剥光,只剩下果肉在盘子里看起来晶莹光洁;那花旗橘子,就是橙子。离四爷最近的的水果是芭蕉,他也没想吃的样子,手里端着茶杯。倒是对面的马祥伸受要拿花旗橘子的时候,一直在旁边没有存在感的姑娘,用她纤纤玉手拿了过去,然后剥皮,利索的送到马祥的嘴边,就见马祥一口一口的吃了,一盘子就四个,他一气吃完了。也不知道是水果好吃呢,还是美人伺候的好。就见吃完之后,那姑娘拿出帕子,给这位陶醉的客人压了压嘴角。这个服务态度,真是不服不行。

    等果盘过去了,才是上菜,这菜一上来,林雨桐更咋舌,这菜肴并不是由妓|院中的厨子做的,而应该是他们□□的,那可都是有名菜馆点的特制菜。四只冷盆是由八仙楼湘菜馆做的,四个热炒是川菜馆“客来春”做的,烤鸭和蜜饯是由德和顺酒楼做的,白汁排翅和蜜炙火腿,是“鸿宾楼”做的。这些菜在京城可是赫赫有名,就是去店里吃,那每天也都是限量供应的。而如今却都是送了过来,而且每一道菜都是精品。

    这筵席一开,陈挺就吆喝上了:“叫本家来,把你们的姑娘都打发上来吧。”这本家,应该是称呼老|鸨子的。于是很快,每一个客人都叫两三个小|姐陪坐,林雨桐不光是捞了个座位,身后也还一样跟了俩大姑娘。看着四爷身边要给四爷夹菜斟酒,尤其是那个画眉的,‘矜持’的挨着四爷坐着。林雨桐的眼刀子就朝四爷甩过去。四爷笑了笑,这才道:“枯坐着吃酒也没趣,谁会唱两嗓子?”这话一出,响应着云集,只要客人肯点,那就是都是要给钱的。四爷却一指画眉:“不知道有没有荣幸听小姐唱一曲?”

    画眉的眼睛瞬间就跟落入了繁星一般,灿烂极了:“荣幸之至!”

    于是,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唱戏的唱戏,唱小调的唱小调,大家吃得醉醺醺。另一桌的客人好似都是生意人,到了这个一个个都成了豪客。平时彼此的关系如何,谁也不知道。但好似在这种场合,那真是相互亲热得犹如亲弟兄一般。这些人也没在女人身上多流连,只是叫在一边倒酒夹菜唱曲子,而他们则时而在一起嘀咕,说的很热闹。听了一会子,林雨桐才有了明悟,原来现在这个时代,来堂子里大多数情况都是生意人交际场合,有许多大生意都在这里中三言两语讲成的,所以逛窑|子、吃花酒,算不得是嫖,好多人的一切生意,都到这里来谈。甚至,这堂子还有了另一个雅称,叫做‘生意浪’。客人如此讲,妓|女也是如此讲,口头绝不提“妓|院”两字的。

    陈挺挥手,打发掉架在他和四爷之间的女人,然后侧着身子凑到四爷身边。四爷也低着头迎了过去,两人开始咬耳朵说话。

    “老弟啊!”陈挺的嘴里喷着酒气,“我这次邀请你可是有点冒昧。但是是真有事跟兄弟你谈。”

    四爷笑了笑:“您是上面派来的,有什么话不能办公室谈。叫您这么破费,多不好意思。”

    陈挺叹了一声:“老弟啊!这不是开不了口嘛。”

    “您说。”四爷一脸的笑意,脸上的神色半点都不动。

    “兄弟你的本事,我这是才知道。真的!”陈挺一叹,“我是想推举兄弟你……”

    “推举?”四爷挑眉:“向谁推举?”

    “还能有谁?”陈挺呵呵一笑,“你放心,以兄弟的才能,上面一定会重视的。如今咱们的武器可都是要靠进口。则绝对不行!你的课,我也在外面听了。深有感触啊!放你在学校教书,那可真是浪费人才。”

    四爷心里了然,这欧阳一一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给陈挺出主意,将自己推荐给当局。同时作为选才有功的陈挺,可能还会作为自己的顶头上司。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自己的每一项研究,大概都得过陈挺的手。过了陈挺的手,也就落到了他们的口袋里。

    他呵呵笑了笑,试探道:“那么您将来……”

    “咱们兄弟一起共事,也做出一番事业来。”陈挺哈哈一笑,十分神秘的道:“只要兄弟你点头,一切都不是问题。我不拿你当外人,要是上面没有说得上话的,我也不敢耽搁兄弟你的前程。实不相瞒,宋家跟咱沾着亲呢。”

    原来如此。

    四爷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赶紧举杯:“要是不应,在下岂不是不识抬举。”心里却觉得,这个陈挺要是不除,恐怕会有大麻烦。既然不想叫他活,那么,如今答应他又何妨。

    这个回答陈挺很满意,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脸上叫着:“本家!本家!”那本家就是之前见过的矮胖的女人,上来句笑眯眯的对陈挺行礼。陈挺十分有气势的道:“今天你们伺候的不错,得好好赏赏,这席面,用了心思了。我也不小气……席赏二百元吧。”这个数目可真是打手臂了!那女人一听这个数目,矮胖的身形雀跃着好似要跳起来,就听她拉长了嗓子,高声喊道:“陈先生席赏二百元!”

    一时之间,声音由内室传至外面,外边也接着喊“谢谢陈先生!”这一拨浪潮还没退,就听见楼底下也一齐喊起来,一路喊到大门口。

    林雨桐这才知道:这种喊法,也是妓|院中的规矩。

    可真是会给人做面子!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