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3章 民国旧影(10)三合一
    民国旧影(10)

    掉坑里了!

    徐丽华一说出这话, 在暗室里观察的四爷就不由的笑起来。桐桐这个坑挖的可真好!本来嘛,她之前的话说的有理有据, 从医学的角度就已经将自己的嫌疑摘干净。可她偏偏后面又提高了做手术没有器械药品的话。这就是一个等着徐丽华往里面跳的坑。

    “不见得?”林雨桐轻笑一声,看着徐丽华,“那你倒是说说,我哪里又说错了?”

    徐丽华冷笑:“别人没有器械药品, 但是你有!”

    “我有?”林雨桐挑眉:“你有我去买这些东西的证据?”

    “那是当然!”徐丽华指着外面, “那个保安团的许波,就是证人。当时你在阵地上, 救人的纱布药品哪里来的?”

    左中暗道一声不好, 一下子站起来,“徐小|姐!”他抬起手, 制止徐丽华说话。

    这女人真是疯了,什么都敢说。没错, 那些药品器械都是人家都能弄来, 可那东西全都是通过各个帮会弄到的。你这是指责谁呢?这不是把那些黑老大一气的给牵扯进来了吗?在上海滩这个地方, 势力错综复杂, 有些人根本就不是轻易可以碰触的。再说了, 你叫许波给你作证,你晕了头了。保安团和这些帮会都搅和进来,这一池水可就真浑浊起来了。

    林雨桐闲闲的看着自己的指甲,一下子有恃无恐起来:“哦?徐假记者真是了不得了。行啊,既然你非得给我戴上一顶帽子,那我也不辩解了。你去查吧!去查那些东西都是什么时候, 从谁手里买的。需要名单吗?要不要我将这名单再给你列出来?”

    “不用!”左中赶紧朝林雨桐拱手,“林大夫,这次多有得罪。说好的是协助调查,咱们该问的都问清楚了。我这就送您出去。”可千万别说话了,有些东西说出来,可是要惹大麻烦的。不说别的,就是警察厅,有多少是跟这个帮会有牵扯的,有多少又原本就是帮会出身的,这里的水太深。

    徐丽华反应过来了,眉头皱了皱到底没说话,可一扭头看着林雨桐得意中透着挑衅的脸,心里那股子暴躁就怎么也压制不住。她一把推开挡在中间的左中,“你让开!有我在,她这个女工党就别想脱身。”说着,扬起鞭子就要抽过去。

    林雨桐刚要阻挡,就见门外进了一个一身军装的人,三两步走了过来,一把就攥住了鞭梢。徐丽华没甩动,回过头顿时就怒了,“许副团长,这里的事情轮不到你插手。”

    许波一把夺过徐丽华的鞭子,“徐记者,好大的威风。”

    “你想保这个女工党?”徐丽华指着许波,冷冷的问道。

    许波理了理头上的军帽:“你干脆说我也是工党算了。”

    “你……”徐丽华还真不能这么说。根据松沪停战协议,沪上不能驻军,唯一的军事力量就是这个保安团了。其意义不可估量,不是谁想动就能动的。“你明知道她有工党的嫌疑,你也要保她?”

    “我跟我的兄弟,不知道什么工党不工党的。”许波朝林雨桐指了指,“我们就知道,她就站在咱们身后,子弹从擦着脸过,炮弹落在身边,她手里也没停止对咱们兄弟的救治。”

    “别跟我提战场,她上过战场,我也上过战场。”徐丽华半点都不肯退让,“但一码事归一码事!对工党,我们从来都不遗余力!”

    “可是徐记者,我在外面也听了半天了。”许波伸出手,“你说林大夫是工党,证据呢?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可是看见你正在挥鞭子。怎么?要屈打成招啊!我也不妨将话给你挑明了。今儿你要是拿不住证据,这人我们还真就要带走了。”

    “你敢?”徐丽华冷笑了一声,“前线正在剿工,后方却私放工党,这个罪责,你担得起吗?”

    “我担得起!”许波说着话,朝外面一指,“我要是担不起,外面的兄弟和他们手里的枪也会担得起。”

    徐丽华转过身,带着几分气急败坏,但对方来硬的,自己还真不能将他怎么样。“要证据……要证据……很好!你们在这等着,我这就给你们找证据。”说着,直接就走了出去。

    林雨桐眼睛微微眯了眯,脑子转的飞快,但实在是想不起还有什么地方有他能抓住把柄的地方。

    许波朝林雨桐敬礼:“林大夫,叫你受委屈了。”

    “哪里的话?”林雨桐赶紧欠身,“许副团长能来,兄弟能来,我真是感激不尽了。”

    两人客气几句,许波才看向左中:“左科长,咱们也算是熟人了。你们如今这做法可是在是有失磊落。怎么将林大夫牵扯进来的?你总不能瞒我吧。”

    左中看了林雨桐一眼,这才低声跟许波耳语道:“江河各地的瘟疫被工方的地下组织……组织人手给控制住了,那治疗瘟疫的方子,经查证是从咱们这地界流出去的。而咱们把能查的中医大夫都查了,只有这位可能性最大。而且这位林大夫身上的疑点太多,不由的咱们不往那方面想。”

    许波看向左中,声音一点都不低:“那你们也太不是东西了。合着救人还救出错了?咱们之前也没听说过有林大夫这一号厉害的中医大夫,你们想必也不知道。之所以能找到人,说到底还是人家上战场救人被你们给盯上了。那咱们这些被救的要是都不管,这还是人干的事吗?”

    这话说的!

    左中摆摆手:“先等等,先等等。要叫我说,我也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干嘛跟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过不去呢?人吃五谷杂粮得百病,一辈子哪有不见大夫的道理。可你也知道,我说了不算啊!先看我们这位徐小姐还有什么手段再说吧。”

    徐丽华深吸了两口气,推开了暗室的门,“尹先生。”她对着四爷的背影喊了一声。

    四爷的眼睛从那个猫眼上挪开,转过身来,“怎么?徐记者到我这里找证据来了?”

    “聪明!”徐丽华看向四爷,“尹先生接受过美国的教育,我知道,像是你这样的人,是不可能跟工党走在一起的。你跟你的太太,相识不到一天就结婚,那么你们之间,要说到了解,这肯定是不可能。你不了解你太太的事,这是肯定的。等结婚之后,我想,你一定是发现什么了。可是呢,这夫妻之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彼此命运已经连在了一起。有个姓工的妻子,你就摘不干净了。因此,你不仅不能揭发她,还得帮着她隐瞒掩盖。我想,我猜的已经**不离十了。那么,我现在要告诉尹先生,你不必有这样的顾虑。只要你肯站出来,揭发她,那么你对于党国就是有功之臣。从此,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害怕跟工党扯上关系。尹先生,你年轻有为,还有大好的前程。如今国难当头,正是我辈报效之时。你放心,只要你将知道的都说出来,那么一切都好说。政府部门,军政部门,任何一个部门都随你挑选。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我想,尹先生应该懂得这话的真谛。男人,有了权,就有了钱。有了钱和权,什么样的女人都能有。”说着,就凑过,看着四爷的眼睛,压低了声音道,“包括……像我这样的女人。”

    四爷身子向后一倒,这个女人倒是很会蛊惑人心。

    徐丽华见四爷没说话,就站直身子,“怎么样?尹先生,我的提议你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别跟我说什么一见钟情的话,不对等哪里来的爱情。不背叛,只能说明我出的筹码太低。这个没关系,想要什么样的价码,咱们完全可以谈嘛。”

    四爷挑眉,抬脚就往外走。

    徐丽华追了两步:“尹先生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要证据吗?”四爷的语气没什么变化,“既然许副团长都等着呢,那就更得快点。”

    “尹先生可真是识时务。”徐丽华追了两步走在了前面,这才回头对四爷笑道,“不过……我喜欢!”

    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屋里的人就都抬起头朝外看去。就见徐丽华笑的跟一朵太阳花似得趾高气昂的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的是四爷。

    许波朝四爷点点头,就问徐丽华:“不知道徐小姐说的证据?”

    “自然是有的。”徐丽华看向林雨桐,带着几分幸灾乐祸,“而是且铁证如山。”

    许波心里咯噔一下,要真是拿出证据,今儿的事还真不好办。

    而宋凯文眼睛微微睁开,看向徐丽华,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来。怎么会铁证如山呢?保护这对夫妻是他的一项重要任务。这中间可能存在的漏洞,他都想办法给补上了。比如那个人体模型,都是之后他补上去的。怎么还可能有铁证呢?

    林雨桐一看见四爷的眼神,就明白什么意思,她神色半点没变,只哼笑一声:“还铁证如山呢?行啊!那你拿出来吧。铁证在哪呢?”

    徐丽华嘴角一撇:“嘴硬是吧?”她朝后一指,指向四爷,“他——就是最好的证据。”

    众人先是一愣,然后再看向徐丽华就觉得是看向傻子。

    左中咳嗽了一声,就一把将徐丽华拉开,低声道:“别闹了。再闹可就太难看了。这事没办法收场了。”叫丈夫指认妻子,亏她想的出来。要是夫妻不合也就算了,可人家这一对夫妻,傻子都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男人心里有没有这个女人,这玩意根本就骗不了人。这么想着,就越过徐丽华直接对林雨桐道:“林大夫,徐记者跟您开玩笑呢。这里没您的事,可以走了!”说着,就看向许波,“许副团长,麻烦您代咱们送林大夫回家。我这里有事,就不亲自送了……”

    “起开!”徐丽华推开左中,然后看向四爷,“尹先生,该您说话了。”

    许波耻笑一声,这女人今儿是入了魔障了吧。

    四爷看着几人一眼,这才看着林雨桐道:“徐记者说,要是我肯揭发你,就要什么有什么。包括想她这样的女人。”

    什么?

    左中和许波面色古怪的看向徐丽华,你是想男人想疯了,整了人家的老婆给你腾地方还是怎么的?

    徐丽华的脸只觉得脸上一热,跟火烧似得蒸腾了起来。脑子了一懵,想着这位看起来特别有范的人怎么说话办事这么不讲究。这还没琢磨明白呢,只觉得的脸上一疼。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就落在脸上。

    “你敢打我?”徐丽华捂着脸,愕然的看向林雨桐,“你再打一下试试。”

    啪!

    林雨桐抡圆了胳膊又甩了一个耳光过去,“我说呢,好好的跟疯狗一样咬着我不放,原来是存了这样见不得人的心思。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人家的男人就那么好?这般的处心积虑!”

    徐丽华此时才觉得百嘴莫辩,但从来没被这么打过,一时倒是顾不上嘴上还击,直接伸手就想将耳光甩回去。

    左中和许波对视一眼,这如今怎么管?没法管!这就是两个女人争风吃醋。

    “尹先生。”左中看见林雨桐已经抓住了徐丽华的手将人甩出去了,就赶紧道:“请您带着尊夫人赶紧走吧。今儿这实在是误会!误会!”

    徐丽华摔在地上,手掌火辣辣的疼,顿时眼珠子都红了,“走?谁也别想走?她摸出枪,今儿我不答应,谁也别想从这里离开。”

    林雨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走!姑奶奶今儿还不走了!随便抓了个跟我见过两面的人就说是工党,只为了拉我下水。你徐丽华以为你是谁?”

    左中先是趁着徐丽华起来的功夫趁机将她的枪夺过来卸了弹夹,这才对林雨桐道:“林大夫,我跟您赔不是。今儿这事,真跟您没关系。您赶紧走吧。”

    徐丽华一巴掌拍在左中脸上:“你到底是哪头的?”

    这这是气疯了。

    男人的脸是那么好打的?还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

    左中的面色一变,枪啪的一声往桌子上一拍,“抓人是你们的事!但是审人放人却是我的职责。平时让你三分是因为你是女人,敬你三分是因为你是上面派来的人,但是不等于你在这地界就能为所欲为。说到底,咱们可不是一个庙里的和尚,你管不了我,我也不一定得敬着你。”说完,见徐丽华没有说话,就直接对林雨桐道,“林大夫,可以离开了。请吧!”

    “我今儿还不想走了。”林雨桐说着,就指向宋凯文,“现在你放了我,可只要他在这里,想必徐记者就有一万个办法叫他开口咬我。你们这一捉一放,玩的好把戏呀!如今左科长说不关我的事,那我就正式提出要保释他。要不然,你前脚放我走,后脚又得劳烦徐记者再来请我。这么折腾来折腾去,我还真没时间陪她玩。如今这世道,还真是没地方说理去。怎么就见不得人家家里有点好东西呢?我只听说过男土匪劫财劫色的,原来这女土匪也不遑多让。”

    这是气没消,扛上了!

    左中的面色也不好看:“林大夫,适可而止吧。今儿我可是给了许副团长面子了。”

    “别!”许波呵呵一笑,“你们放了林大夫,是因为林大夫本就白璧无瑕,跟我的面子可没关系。要真是看着我的面子,就再给林大夫一个面子如何?”

    “你们这可是难为我了。”左中看向一直低垂着眼睑没说话的宋凯文,“这个人,我做不了主。”

    徐丽华呵呵冷笑一声,看向林雨桐:“你当真要保释他?”

    林雨桐不屑的耻笑:“你不就是想叫我保释他,好坐实我通工的嫌疑吗?”她抬手指着徐丽华的鼻子,“你要敢释放,我就敢保释!谁怕谁?”

    四爷终于说话了,拉了拉林雨桐:“冷静!冷静!要三思而行!犯不上置气!”

    林雨桐一把甩开四爷的手:“我就置气了,你想怎么样?你到底是站在哪头的?”

    许波心道:这两口子演的好双簧啊!

    徐丽华擦了擦嘴角的血,阴森森的看向林雨桐:“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真的要保释这个工党份子!”

    “别一口一个工党份子!”林雨桐冷笑道,“这种污人的手段你们玩的少吗?有什么你冲着我来,少牵连无辜的人。我这人说话,一口唾沫一个钉。还是那句话,你敢放人,我就敢保释!”

    “很好!”徐丽华拍了拍手,“你都敢保释,我为什么不敢放人。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要坐实了你通工的证据。”

    “那你放啊!”林雨桐冷着眼,“你放了,就知道我敢不敢?我要是缩回去了,叫你一声姑奶奶。”

    左中眯着眼看林雨桐,之前他是不信这位是工农党的,如今还真是不能不怀疑。

    徐丽华朝宋凯文看了几眼,朝左中喊了一声:“放人!手续你办!”说着,就走了出去,只听那高跟鞋一下一下的踩在楼梯上的声音,就知道她这心里有多少不甘心。

    左中看向四爷和林雨桐:“两位,不再想想了?”

    四爷好似有些为难,小心的看了林雨桐一眼,却没有说话。林雨桐回头瞪了他一眼,轻哼了一声,“左科长,你不用问他。这事我做主,这个人我保释定了。”

    “您可要想清楚。”左中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这个人身上的工党嫌疑可不轻。”

    林雨桐露出几分苦笑来,“左科长,我得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今儿这事一出……”她叹了一声,“你以为我什么也不做,徐丽华就能放过我了?她是想尽办法也得把那个标签摁在我身上的。既然我不管怎么做,她都不会轻饶了我。我又何必示弱,叫人看不起呢?”

    要这么说,好似也有几分道理。

    左中心道,这两位要真是无辜的,则还罢了。要真都是工党份子或是亲工党份子,那这两人的手段可真是厉害了。徐丽华本来秉公办事,硬是被搅和成了觊觎别人的丈夫陷害原配发妻。保释了工党出狱,愣是弄的跟女人之间争风吃醋一般。人家自始至终可都没有落下话柄。就算以后再说人家是工党,人家顺手都能推给徐丽华,说是她栽赃陷害。

    精明人啊!

    “成!”左中呵呵一笑,“既然林大夫真下了决心了,那我就照办。”

    说着,就直接朝杨天招手,杨天进来拿了一张单据,四爷顺手就从兜里摸出一根金条:“请兄弟们喝茶吧。今儿这是劳烦大家了。”

    左中又一笑,“得!尹先生这事办的敞亮。”他说着,就挥手叫杨天下去,这才低声跟四爷道:“听我一句劝,这个人不能在沪上了。只要不在沪上,去哪里都行。其实……我还想劝您一句,您和夫人也一样,尽快离开沪上。徐丽华的背景很深,被她盯上了,您可就一天安稳日子也别想过了。”

    “多谢!”四爷朝左中致谢,然后就看向许波,“还得劳烦许副团长。”

    “好说!好说!”许波笑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那咱们就走吧。”说着,就想起什么似得,指向宋凯文,“我叫两个兄弟扶着这位先生走。林大夫放心。”

    从楼上下来,下面都是保安团的战士,林雨桐和四爷连同宋凯文都上了卡车,这些战士上车后将三人围在了中间,这才一溜烟的从监狱了出去。

    二楼一间办公室的窗户口,徐丽华用毛巾捂着脸,看着那卡车开出去才收回视线,走回办公桌前拿起电话,拨了号等着,等接通了就直接道:“给我盯住码头车站,要是他们想离开,立马给我拦住。”等那边答应了,她才狠狠的撂下电话,“我看你能跑到哪去?”

    而此时的车上,许波看向四爷和林雨桐,低声道:“您二位家里还有什么要紧的东西没有?若是没有,按照我的意思,你们还是跟着咱们的给养车,出城吧。天下之大,哪里都去得。只是别在回沪上了。”

    四爷看了林雨桐一眼,这才道:“也好!家里的东西……”自然没有什么重要的,“都折变成大洋,替我们送到孤儿院吧。”

    许波一下子就肃然起敬,“您和林大夫这样的人,即便是工农党,这个朋友我也交定了。还有什么要办的,您只管吩咐。”

    “还有就是家里的下人,叫憨崽。”四爷笑了笑,“这小伙子不错,我们走了,就怕徐丽华对他下手。能不能叫他去你们保安团待着,哪怕是打杂呢,想来也别人也不敢轻易把手伸过去。”

    宋凯文暗暗的点头,如此既保证了憨崽的安全,说不定又是埋下了一步好棋。

    对许波来说,这根本就不叫事。他笑道:“就是今儿来送信的小伙子吧,挺机灵的!你放心,我将他留在身边做个亲兵,错不了的。”

    林雨桐心道:如此,跟自家有关系的就只有桂嫂了。但桂嫂管着孤儿院,跟许多家境殷实的善心人都有了点交情,动她……社会影响太坏了。另外,以徐丽华的性子,不见了自己和四爷,她就更不会动桂嫂了。她要留着桂嫂这个鱼饵钓自己这条鱼吧。

    至于孤儿院的后续费用,以后想办法不动声色再给也不是不行。

    这么一想,好似在上海也没有什么要牵挂的东西了。

    由许波带着,转了好几趟运送给养的车,这才顺利的从沪上出来。许波十分够意思,联系了他之前的战友,这人如今驻防在昆岭之外,又派了一辆吉普,将他们送到了杭城。

    “这里不能多呆。”宋凯文靠在床头上,“我身上的伤过两天就没事了。你们不用管我,我自有地方去。要是还愿意听我的建议,我就建议你们先去上京。”

    其实不用他建议,四爷和林雨桐也是想去上京的。毕竟大部分的时间都生活在那里,感情上的归属感,是别的地方给不了的。

    因此,四爷答应的很利索,“等你伤好了。我们再走。倒也不着急。”

    他们不急,宋凯文急。硬是抗过了三天,就催着四爷和林雨桐离开。林雨桐直接拿了五十个大洋递过去,“不管到哪,都需要钱。这些你拿着吧。”

    宋凯文苦笑,“我没帮上你们什么忙,倒是带累了你们了。天大的恩都受了,这钱我就收着了。”但到底又给林雨桐打了一张欠条。

    三人分别的很匆忙,毕竟这里离上海太近了。真要是徐丽华追出来,未必就能好运的躲过去。

    徐丽华此时自然是十分恼火。先是负责监视的小杨第二天说,没等到这夫妻晚上回去,她就知道出事了。可还没等她赶过去呢,那边又传来消息,说是小伙计憨崽进了保安团。她就直达肯定是许波这个武夫将人给放跑了。可等她派人查保安团这两天的行踪的时候才发现,许波真是缺德。把一半的人马都撒出去,水陆码头,只要跟外面相通的路,他们保安团的人都进出过。这叫人怎么判断去向。

    这两天她找许波都找疯了,可下面的人愣是说许波忙着没功夫见她。

    忙?忙个屁!

    “让开!”徐丽华今儿又闯了过来,看着站在会议室门口的两个勤务兵就呵斥道。

    许波迷瞪着眼睛,边扣衣服的扣子,边从里面出来,“徐记者,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我这里可有不少军事机密,你如此擅闯,小心我告你窃取国家机|密罪。”

    “我?窃取国家|机密?”徐丽华哼笑一声,“当我是吓大的?”

    “不是吓唬你。”许波将衣服扣好,又开始系皮带,“用你的那一套办法,我是不是有理由怀疑你是倭国人派来的奸细或者是王集团……”

    话不用说完,徐丽华已经明白他想说什么了,“你的意思,我要是敢说你放走工党,你就会指控我是倭国人的特工,或者干脆就是王……其心可诛!”

    王去年在广纠集反姜势力组成国民政府,直到辽东事变之后两人才被迫合作。但面和心不合,下面的人员也一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蓝衫社从根本上就是维护姜的领袖地位的。如今许波如此叫嚣,多多少少的,都会给自己惹来麻烦。

    许波冷笑一声:“你也适可而止吧。为了一个男人,还是个心里没你,甚至压根就没正眼看你的男人,你至于吗?你要是真看上了,偷个情,叫他们离婚,这个咱们管不着。但是你要将原配往死了弄,这就有点过分了吧。再说了,林大夫救了咱们这么多人的命,我能看着不管吗?是不是这个道理。你公报私仇,这事本就不地道,可不怨我吧。”

    “你放屁!”徐丽华咬牙。心里恨得要死,谁都知道自己求而不得,因为一个男人要谋害原配。这消息不是许波这个混蛋放出去的,就是左中那个王八蛋在报那一巴掌之仇。这真是把人冤枉死了。谁是为了男人了?如今,真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你能救他们一次,我就不信你还能救第二次。你最好保佑他们别被我逮住了。”

    就你这脾气和智商?

    许波眉眼一斜,带着两人痞气:“我说,你最近怎么跟吃了呛药似得?我瞧着你以前可不这样?”脾气大是大,也没大的这么不理智过。那天在审讯室,整个人跟疯了一样,逮谁咬谁。

    徐丽华心里一惊,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脑子里闪过这几天的一幕一幕,还真是有点不像自己。可心里就是觉得烦躁,就是压抑不住这股子烦躁怎么办?她想起之前看到的一脸沉静的林雨桐的脸,还有在审讯室里,她那一撇嘴一挑眉处处都是挑衅的表情,脸上不由的闪过一丝惶恐,不由的看向许波:“你可知道有没有什么药能叫人变得暴躁,情绪不受控制?”

    许波似笑非笑的看了徐丽华一眼:“你想多了吧。有些药的副作用确实能叫人变得暴躁,但是直接有这种药效的我没见过。你不会是怀疑林大夫对你用药了吧?你还真能想。她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对你用什么方式下|药的?另外,什么样的药能无色无味的叫你察觉不出来呢?反正我没见过。”

    徐丽华看了许波一眼,信来的烦躁就有涌了出来,她用右手掐着自己左手的虎口,疼痛叫人情形。“那么,这段时间实在是对不住了。不打扰许副团长了。再见!”

    “再见!”许波歪着头看着徐丽华出去,嘴里喃喃的道:“难不成真被林大夫下药了?那这手段……还真是神鬼莫测……”

    憨崽端了水过来:“团座,徐记者走了。”

    许波看向憨崽,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干吧。”不管你是不是工党,肯卖命杀敌的,都是好汉。

    四爷和林雨桐如此则身在金陵。原本打算从金陵去上京的,可是如今,却不得不在金陵滞留了。

    “怎么会没有去其他地方的车票呢?”林雨桐在酒店里觉得莫名其妙。

    这经理好似诧异林雨桐会这么问,解释道:“您大概不知道,如今政府迁都洛城,党国要员都要跟着过去的。火车哪里调动的过来。您还是再等等吧。”

    迁都洛城?

    等着经理出去之后,林雨桐诧异的问四爷:“有过这码事吗?”

    四爷点头:“有!前后不足十个月。民间知道的不多。”

    啊?

    “迁都可是大事!”林雨桐皱眉,“他们这是……准备逃啊!”

    “他们以为倭国人攻打沪上,是想控制大江流域。因此,先逃了再说吧。”四爷掰着指头算:“你想想,他们能选择的地方不多。昌汉、二庆、长安、洛城这几个城市肯定都在考量的范围之内。但是昌汉的形势比金陵好不到哪里,搬迁没有意义,所以不能去;长安还不错,但交通不便,只这一点就被排除;然后是二庆,但是二庆军阀混战,社会动荡,也不行。算来算去,就只有洛城比较理想。洛城是古都,历史文化都相当有底蕴,且又地处中原腹地。东南有嵩山屏障,北临黄河天险,东有虎牢关,西有函谷关,易守难攻,加上便利的交通条件,回旋余地较大。只是,他们这次实在是判断失误了!而且,要是没记错,现在的洛城应该还是洛城县,总共也没几万人口,根本就不具备作为首都的条件。”

    呃?

    整个国家的政府机构连同高层,就这么遛来遛去的?

    这个折腾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