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7章 庶子高门(91)三合一
    庶子高门(91)

    假的!

    肯定是假的!

    这圣旨一定是假的!

    皇上就算是再如何糊涂,也不可能将皇位传给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要是云隐公主还罢了,好歹她是皇上唯一的亲生女儿,丈夫又是宗室,别管怎么说,将来生下孩子,还是金家的根苗,江山也不算是易姓。可他却传给了自己的后妃!甘氏说是贵妃,可说到底是妾室!别说是皇家传承的天下了,就是乡下的土财主,也没有可能将家业交给小妾的。

    胡闹!

    这根本就是胡闹嘛!

    瑜亲王手里拿着圣旨,整个人都是懵的。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将这圣旨念下来了。他这会子都没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念的究竟是什么。看着下面一个个目瞪口呆的脸,他拿着圣旨的手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起来。他不可置信的将圣旨看了一遍又一遍,没错!上面说的确实是甘氏!

    他彻底慌了。怎么会是这样呢?说好的是给小皇子的遗旨,怎么就变了呢?要真是将江山给甘氏传承,那自己就是金家的罪人。自己怎么能这样呢?当众宣旨!他左右看看,眼里全是慌乱,脑子里有一个声音不停的道:这圣旨不能留下!这圣旨不能留下!

    紧跟着,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见瑜亲王腿脚利索的朝里面跑去。隔着屏风,一面是金家列祖列宗的牌位。他跑的着急,胳膊撞在了屏风声,正架子屏风突然就倒了下来,发出剧烈的响声。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本来被撞了的瑜亲王艰难的爬起来,手里拿着圣旨就往那燃烧着的巨大的蜡烛上凑了过去。在奉先殿,香烛自然是常备的东西。此刻,牌位边的烛台上,点着比婴儿手臂还粗壮的白蜡烛,烛火正旺。那丝质的圣旨,一旦沾上火,顷刻间就会化为灰烬。

    这么多人都看着瑜亲王的动作,却没有一个人阻拦他。

    林雨桐朝甘氏看了一眼,见甘氏还保持着愣愣的姿态,仿佛十分的茫然,对瑜亲王的一举一动,都不曾看在眼里一眼。见她不担心,林雨桐也就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就见瑜亲王手里举着圣旨,要往火上凑,眼看就要到了跟前了,站在烛火边的小太监,猛地吹了一口气,烛火‘噗’一个就灭了。

    小太监赶紧就跪下,瑟瑟的发抖。好似十分害怕的样子。众人一看这样,谁也不会多想。瑜亲王手里的毕竟是圣旨,圣旨要是烧了,这照看烛火的小太监也就活不成了。他离瑜亲王最近,但是又不敢从瑜亲王手里抢圣旨,唯一的办法就是釜底抽薪,这样做,也算是聪明。这大殿里的人,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时候恰好出现的一个聪明的小太监。

    瑜亲王的手还举着,但是火已经灭了。他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顿时就瘫在地上,“天意……天意……难不成真是天意……”说着,就趴在地上嚎哭了起来,“列祖列宗啊!你们睁开眼看看……睁开眼看看……有人要拿先祖们辛苦打下的江山、守下的江山拱手让人啊……”

    这边还没有嚎完,英亲王就满脸苍白的站起来,“那圣旨……是假的!一定是假的!陛下怎么可能这么糊涂?”

    安郡王看了一眼英亲王,脸色却不轻松,他不知道这圣旨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能叫瑜亲王这么失态,那就证明他没有发现圣旨上除了内容以外的任何不妥当的地方。他朝宸贵妃看去,却见宸贵妃还跪在原地,对周围的一切都似乎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了起来。难道她真的事先不知情?这样的念头在心里闪过,随即就否认了。虽然不知道这事情她是怎么办成的,但是显然她在这中间扮演的角色绝不无辜。

    这一闪神的功夫,就见英亲王已经冲了过去,一把将圣旨给拿起来,细细的看起来。嘴里兀自念叨着:“这是假的!一定是假的!我一定能找出破绽的。”

    甘氏却慢慢的站起来,语气和缓:“既然要看,那大家轮着都看看。看看这圣旨是真的,还是假的?”

    众人看看英亲王手里的圣旨,又看看甘氏,这话还真不知道怎么接才好。

    “字迹!看字迹……对,先看字迹……”英亲王看向郭常和几位缩在后面的大臣,“你们是见过御笔朱批最多的人,你们来看看,这是不是陛下亲手写的?”

    郭常和才不愿意掺和呢,他这会子心里乱的很,嘴角抿了抿,就直接转头看向户部尚书,“你去将陛下亲手批的折子随便拿几分过来,叫王爷们做对比吧。”

    “这话对!”人群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多拿几分。”与其听别人的鉴别,不如自己来做对比更可信些。人有倾向,但字迹却骗不了人。

    又有人喊道:“看看墨迹,看看印玺上的痕迹,是新的还是旧的?”

    “对啊!看看!”有人对着英亲王喊:“您也是玉石大家,这有没有做旧的痕迹,您应该看的出来的。这天底下,可没人比您在这方面更擅长了。”

    这些人喊的热闹,但是越是这么喊着,英亲王头上的冷汗越多,因为从头至尾,他没有发现这方面的破绽。

    不管这些人怎么喊,甘氏都那么站着,由着他们怀疑。

    不大功夫,就有两个太监抬着一个箱子进来,郭常和看了一眼又缩在后面的户部尚书,只得自己走出来,先将箱子里的折子随便翻了翻,这才道:“这里有陛下登基以前上奏给先帝的折子,有陛下登基以后亲手写的朱批,有些还是我们看着陛下当场写下的,另外还有一些,都是不同时期,陛下朱批的折子……给王爷们作为参考吧。”

    所谓的不同时期,就是指病了以后所写的折子。人一旦病了,病的轻重也直接导致了笔迹上有些差别。都说人如其字,甚至有人从对方的字上可以看出这个人命不久矣。可见对于真正的行家来说,这字迹上能看出的东西很多。

    而这,也就是甘氏的一个破绽!

    林雨桐朝甘氏看去,果然见她眼睛微微的眯了眯,却又不动声色的闭上了眼睛。她这才朝郭常和几人看去,这些大臣对于甘氏的上位,心里也不是不愿意的。要不然不会用这样的方法提醒英亲王。如今就看英亲王能不能想到这个问题了。永康帝健康的状态下,跟病入沉疴的状态下,字迹绝对不会是一样的。而甘氏能模仿字迹,却模仿不了状态。

    可英亲王显然这个时候的脑子不是很清醒,他将折子一一的翻开,然后对照,真的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甘氏突然问道:“字迹可符合?”

    英亲王的面色又难看了一分,这不是自己说瞎话能这样过去的。多找几个人,就很容易能得住结论,字迹没有任何问题。

    众人见英亲王不答,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自己应该是没有问题。

    林雨桐心里一叹,这些宗室除了个别精明的,都算不上多聪明的人。跟郭常和几个没办法比。这几个能爬到如今的高位,哪个是简单的。这其中的破绽,他们早就看明白了,甚至将证据都摊在这些人眼前了,无奈,他们看不见,想不到这又能怪谁?郭常和几人做到这个份上,就算是极限了。说句不好听的,上面的皇帝换人了,他们还是臣子,对他们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

    甘氏似乎没有给别人插嘴的机会,又问道:“可有做旧的痕迹?”

    英亲王还是抿着嘴,一言不发,只盯着圣旨,眼珠子似乎都红了。

    众人都不免心凉,那这圣旨就是真的了?

    甘氏的声音又拔高了一分:“要请出遗旨的事你们,如今质疑的还是你们。”

    这话说出来,叫在场的人看向英亲王的眼神有些复杂。是啊!从头至尾,甘氏都不愿意请出遗旨,是英亲王咄咄逼人,非得请出遗旨。现在怎么办?挖坑把自己给埋了吧。

    “怎么?怀疑本宫造假?”甘氏的脸上露出几分不屑来,“要本宫能做的这么逼真,早就将圣旨拿出来了。要是本宫早知道有这份圣旨在,要是本宫早知道圣上的心意……又何至于……”说着,竟是哽咽难言。好半天,她才看向英亲王,“你们觉得是假的,本宫心里何尝不是恍然若一梦。为了证明圣旨的真伪,还是请人去将密档取出来。陛下写下奏折,若是真的,当时必然存档了。你们去找吧,我也想知道真相……”

    这话可真是出乎众人预料之外的。他们说什么也不信,在半年之前,宸贵妃的手已经能伸那么长了。

    林雨桐看了甘氏一眼,又朝众人看去,“既然如此,那么,就请安郡王、谨国公、郭丞相三人一起,去取密档来。”

    安郡王肯定是坚决反对甘氏上位的。

    金成安心里虽然懊恼,但还不至于分不清轻重。甘氏上位她不赞成,但是在他看来,这皇位最后还是会落在自己的儿子媳妇身上,那么将来,还是自己个孙子的。所以,至少他不会拆台。甘氏即便要倒,那也得确保这位子能落在自己的儿子身上。否则,他何必折腾。由着甘氏上位,将来这龙椅还是自家这一支的。

    而郭常和作为丞相,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是处在中立的立场上的。

    由着三个人一起去,省的谁动手脚。这个安排挺好。甘氏嘴角翘了翘,对林雨桐适当的安排表示满意。

    那三个相互对视了一眼,这才转身,走了出去。大殿里又开始诡异的沉默。

    林雨桐的心里却一点也不轻松,如今这个局面,根本就没人愿意甘氏继位,难道最终要靠着自己的武力镇压,说实在话,这不是自己愿意的。比起流血,她更愿意顺势推四爷一把。在这样的局势下,要真是将皇位给四爷,不管是宗室,还是大臣,不管是文臣还是武将,不会有任何人提出反对。而四爷上位,也是唯一一个能保住甘氏的办法。换做任何人,都不会允许甘氏活着的。

    她转着手腕上的镯子,左三圈右三圈,心里不停的掂量着,做着各种的设想。

    等大殿里重新嘈杂起来,林雨桐才回过神来,却见郭常和手里捧着一卷圣旨,上面确实有存档时的封印。几人凑在一起,将封印打开,逐字逐句的对照,竟是完全一致。

    “不可能!不可能!”英亲王的手颤抖着指着甘氏,“是你!一定是你闹的鬼!”

    甘氏双眉不由的立了起来:“我闹鬼?我怎么闹鬼了?是我让你去找皇后的?是我告诉你陛下有小皇子的?”

    没有!都没有!那对母子是他找回来的。见皇后也是他私下去的。其实像他这样的王爷,去就见行宫里的皇后,是不合规矩的。

    这话甘氏问出来,竟是叫人无言以对。

    “我从头至尾都不知道遗旨的事,那都是你自己说的。我也不愿意找什么遗旨,闹的人心惶惶,这也是你逼着我来的。如今,这圣旨不符合你的心意了,你就敢怀疑这圣旨是假的!按照你们的办法,也将圣旨交给你们做鉴定了,确定这圣旨是真的,你又说是我闹鬼?”甘氏冷笑一声,“我问你,我怎么闹鬼了?我是能叫皇后听命于我,还是能在陛下活着的时候左右陛下的想法行为?难道是我应逼着陛下写下这遗诏的?我要是有这样的能耐,能在旨意被宣读之后还被你们逼的无可奈何?之前,还都信誓旦旦,说不论圣旨上的内容是什么,都必会遵从。现在怎么了?都不言语了!都不承认了。想食言了!难怪陛下不愿意将江山交给宗室中人,一个个都是没担当的孬货!这样的人,哪里配坐拥天下!”

    说着,袖子往往一甩,宽袍大袖震荡出的别样的霸气来。她上前,将圣旨拿在手里,然后高高举起,“今日,既然请出了圣旨,陛下将江山托付给本宫,那么,甘泉就不能辜负了陛下。必然上秉天意,下安黎民,即皇帝位!”

    “休想!”瑜亲王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手抚着胸口,“自古一来,从没有女子为帝!这不合人伦,不合礼法。我等绝不认。”他喘着粗气,看着墙上挂着的列祖列宗的画像,老泪纵横,“我早该料到的……我早该料到的……你这个女人野心勃勃……我早该想到这是个计谋……金家的江山绝对不能让一个女人篡夺了去……”他说着,就指着下面的众人,“都记住了,是金家的子孙,就绝对不能向女人屈膝……”然后,猛地一头朝柱子上撞了过去,顿时,血溅当场,“我要去问问陛下……我要告诉列祖列宗……”

    林雨桐就这么看着瑜亲王满头满脸的血,还有那睁着的血红的眼睛,直到他咽气。

    这鲜血,似乎一下子激起了这些宗室子弟血脉里不屈服的因子。

    “对!咱们都是太|祖的子孙,没道理这江山便宜了一个外姓的女人!”

    “绝对不能对这个女儿屈膝!”

    “甘氏心思狡诈,谋朝篡位!”

    仿佛一瞬间,这些人个个都成了斗士。林雨桐更是听到有人躲在背后喊着‘禅位’的话。她朝甘氏看了过去,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一点别的神色,却发现不能。甘氏对她根本就没有交代过任何一句话,自己究竟该怎么行事呢。

    外面的天慢慢的暗了,进来几个小太监,将大殿里的灯都给点了起来。林雨桐这才恍然,今儿这可都耗了一天的时间了。

    她收回思绪,就听英亲王对着甘氏道:“咱们虽说现在找不到破绽,但是不意味着这圣旨就是真的!除非陛下是病糊涂了……”

    这‘糊涂’两个字才说出口,就见大殿里猛地就亮了起来。那原本正常燃烧的烛火,火焰猛地就窜了起来。林雨桐自己都吓了一跳。这个动静,叫整个大殿都陷入了诡异的静默,似乎都想起了前段时间那个闹鬼的事。

    可这里是奉先殿,哪里有什么孤魂野鬼敢在这里放肆。这是此刻,在场的人的心思。

    火焰高高的窜起,足有一尺高。这怎么看都叫人觉得不可思议。正觉得脊背发寒,就听到一声接一声的关门声。众人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大殿里的门,无人自关了!

    饶是见多识广的人,心里都不由的发毛。

    “谁说朕糊涂了?”整个大殿里,都是这个声音。说不清楚是从哪传来的,反正就是似远似近,晃晃悠悠的就传到众人的耳朵里了。而这个声音,对于大家来说,都不陌生。正是永康帝!

    众人还没回神,满脸的愕然,眼里全是不可思议。此时,放着牌位的地方,最新的牌位一下子就倒了下来。不用看都知道,那牌位是永康帝的。

    一个已经死的人,牌位倒了,烛火窜起来,门又自己关上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永康帝的魂魄回来了。

    林雨桐强忍着好奇,才不至于叫自己左顾右盼露出太多异样了。之前,她就见识过一次口技,既然那么复杂的东西都能模仿,那么模仿一个人的说话声,这也并不难。但是怎么做才能叫人听不出声源的位置,她始终想不通。这奉先殿又不是做过特殊处理的地方,能叫声音产生这个效果。

    大殿里静了下来,英亲王有些颤抖的左右转圈的看。下面看是有人窃窃私语,好似都在询问对方:“你刚才听见说话声了吗?”他们可能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这些声音传到英亲王的耳朵里,叫他更确信了,之前他并不是幻听了。他有些害怕,有些恼怒,呵斥道:“谁?是谁在装神弄鬼?出来!给本王出来!”

    “呵呵……”那个声音冷笑了一声,“你倒是越发长进了。怎么?听不出朕是谁吗?”

    话音一落,那本来慢慢恢复正常的烛火,火焰又疯长了起来。

    “陛……下……陛下……”英亲王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陛下,您显灵了……”说着,就哭嚎起来,“陛下……宸贵妃甘氏矫诏……您倒是说句话,这天下,这江山,这社稷您到底是交给谁?”

    “朕的诏书上写的不清楚吗?”那个声音透着几分无奈,“哎……朕早预料到你们会如此……”说着,那声音顿了一下,叫了一声:“泉儿……”

    甘氏一下子就跪下了:“陛下……是你吗?陛下!你带着臣妾走吧。你怎么这么狠心,弃我而去。您知道您交到臣妾身上的担子有多重吗?臣妾担不起……”

    “难为你了。”那声音透着几分不舍,几分感伤,“朕实不知道该将这天下交给谁。你自幼与朕一同进学,是朕的伴侣,也是朕的知己。朕之所想所念,朕之理念抱负,除了你,还有谁知?唯有你,能秉承朕的治国理念……故而,朕将江山社稷。黎民百姓托付给你。记住,江山为重,社稷为重,百姓为重。”

    “臣妾谨领命。”甘氏拜了下去,继而又道,“只是,臣妾一介女流,上至宗亲,下至百官,无一人可供驱使。陛下实在是难为妾身……”

    “唉……”那个声音透着无尽的苍凉,“朕将皇位传给你,自有妥善的安排。勿慌……切记,凡是利于江山稳固者,必重之;凡是不利于江山稳固者,必除之……”

    林雨桐心里一跳,这最后一句,可真是尚方宝剑。这以后甘氏想除掉拦路虎,连理由都是现成的。连背黑锅的人都找好了,就是永康帝!这话可是永康帝当着众人的面说出口的。

    “臣妾谨记!”甘氏应了一声。

    然后,大殿里的烛火猛地一亮,就又恢复了常态。

    良久,没有任何声响。甘氏才试探的问道:“陛下——陛下——您还在吗?”

    大殿里除了回声,再没有任何回答。

    众人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刚才是惊吓,如今慢慢的回过神来,却又觉得不对劲。子不语怪力乱神啊!这就显灵了!

    虽然民间多有类似的事件,口口相传,真说的上是数不胜数的。但是真叫自己遇上,还是头一回。想信吧,又觉得实在是太巧合。想说不信吧,谁敢轻易说出口。那可是先帝!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谁也不敢出头。除非是当场找出甘氏装神弄鬼的把柄。

    英亲王头上的青筋都开始蹦跶了。而安郡王却看向金成安,低声道:“兄弟,以后还得你拉哥哥一把。之前,都是哥哥不对……”不管真相是什么,甘氏如今都占了上风。有圣旨,有先帝显灵,这些本也没什么要紧,但她站在了‘名正言顺’的立场上,要是再加上云隐公主手里的兵权呢?如今,别说皇宫出不去,就是如今这奉先殿,只怕也别想轻易出去。真要是惹急了人家,今儿这命可就搭进去了。谁也不想死不是!

    金成安嘴角抽了抽,还是微微点头。之前还想着让自家儿子进一步呢,可怎么也没想到甘氏这个女人安排了这么一出。

    甘氏起身,脸上带着几分傲然。此时,大殿外传来来福的通报声:“金成全大人到……”

    金成全?

    许多人都的反应一下,想想这个人是谁。除了金成安和林雨桐。他们俩对视一眼,都像是在询问对方,他来干什么?

    金成全,谨国公金成安的胞弟,嫡亲的!云隐公主的驸马的亲二叔。

    在场的人,想起这个人之后,就会先给他打上这么一个标签。但是金成安和林雨桐对视的那一眼,他们彼此就都明白,金成全来这里,跟对方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在林雨桐的脑子里几乎是都忘了这么一号人的。新婚那一晚,虽然金成全的设计叫她终生难忘,但是自从分产之后,这个人几乎是低调到了叫人想不起他的存在的程度。虽然都在一个府里住着,但是良心话,林雨桐真的是没见过他几面。就是他的夫人高氏,后来慢慢的也淡出她的视野。她整天忙着的事情太多,两房的来往都是丫头们在操心。也不过是今儿送点新作的糕点,明儿送点时兴的花样。没有什么冲突,当然了,交情也肯定是淡了。后来,高家在楚源的事情上出力了,因为这事,楚夫人恼了二房,彼此之间走动的更少了。后来,恍惚的听说,高氏跟金守礼去了江南高家的老家省亲了。三喜还说那是二夫人想给三爷金守礼说亲,瞅准了娘家的侄女。高家起复,林雨桐还说着原本也是好亲事。那是几月份的事来着,如今想起,她都有些想不起来了。

    就是这么一个没有在视线之内的人,在这么紧要的时候突然出现了。林雨桐能不感觉诧异吗?她朝甘氏看了过去,却见她好似也是一眼不解的先看向金成安,然后才扬声道:“进来吧!既然宗室里的爷们都在呢,他来了也不出奇。虽然晚了一些。”

    说的好像是对金成全的到来完全不知情一样。

    但林雨桐知道,这金成全一定是甘氏安排的。这点自己从来就没想到过。因为成亲当晚自己差点被算计,她从没想过甘氏会用这个人。这还真是‘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她现在不知道的是,她究竟是怎么用的这个人。能出现的这么及时,那么,分量一定不轻。

    大殿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金成全一身劲装的走了进来。他谁也没有看,只对着甘氏跪下:“臣金成全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竟是直接认了甘氏的身份,大礼参拜。

    金成安的眉头紧紧的皱起来,这两人是什么时候搭上关系的?还真是意想不到。而且,老二是怎么一回事?他的所作所为,一言一行,不光代表了他自己的意思,也代表了谨国公府的意思。在外人看来,他们是一体的。正这么想着,周围就投来莫测的目光。金成安一口老血堵在胸口,要是愿意,自己不会自己上,叫老二出面做什么?可是即便自己解释,可谁信啊。

    甘氏听着口喊陛下的声音,哪怕这声音还单薄的很,她心里也不由的升起了一股子难以言状的感觉。她的脊背挺的笔直,下巴微微抬起,带着几分俾睨天下的气势:“平身吧。”见金成全站了起来,她好似打量了一眼对方,才出言道:“说起来也奇怪,你刚才并不在这大殿里,如何知道先帝的圣意?”

    这角色进入的可真快,马上称呼永康帝为先帝了。

    这也是众人不解的地方,都不由的看向进城去拿,看他怎么解释。

    金成全规矩的站着,始终眼睑下垂,不敢直面君王的作态,叫甘氏极为满意。就听他道:“回陛下的话。臣在半年前,接到了先帝的一份密旨。”

    密旨?又是半年前。

    林雨桐眼里就有一丝了然。这密旨一定是甘氏悄悄写的,然后再叫人送到金成全的手里。当时永康帝可是活着的,那么金成全的心里,自然就会以为给他密旨的是永康帝。那么,他自然以为交代他办事的,同样是永康帝。想到这一点,林雨桐的面色不由的一变,如果金成安能收到所谓的‘密旨’,那么这满朝的大臣,又有多少也同样收到了密旨呢。他们是不是都自以为,是被永康帝选中的托‘孤’之臣呢她突然意识到,就算是她自己掌控的军中,也未必没有这样手持密旨之人。

    甘氏脸上带着几分疑惑,几分兴味的问道:“你说密旨?什么密旨?”

    金成全拱手道:“回陛下的话,这密旨在先帝在世时,是不能拿出来的。只有臣接到信号,才能带着先帝交托给臣的东西,进宫交给陛下您。”

    “信号?”甘氏问了一声,“这么说,你是接到信号了?谁给你的信号?”

    “臣不知!”金成全低着头,好似十分为难。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难道是暗卫?”这话一出,众人的面色都一变。暗卫大家都有所耳闻,但是谁也没真见过。林雨桐心里骂了一声,这肯定不是暗卫干的。金成全说的模糊,可不就是为了叫大家不要追根究底。这是利用了暗卫一把。他们哪里知道,这暗卫连永康帝都不知道。

    甘氏朝说话的方向看了一眼,沉吟片刻,仿佛是认可了这一说法。立马绕过这一话题,问道:“先帝交给你什么东西?”

    “一份名单!”金成全简简单单的说了这四个字,就从怀里掏出一明黄的绢帕来。

    一听是一份名单。林雨桐脑海中闪现出两个字——果然!

    就听金成全的声音在大殿里回荡:“兵部侍郎秦剑,刑部侍郎万海,户部郎中左钟,吏部侍郎梅永,御史台吴凡……川陕总督袁枚……两江总督李淳……西北道参赞江莱……京津水师统领安远……步军统领衙门……戍边军……禁卫军……御林军……五城兵马司……”

    这一个个名字,包含了六部、在京的、地方的、文的、武的,有些人的官位显贵,但也有官职不显的。但即便是官职不显,但官职也不低。这些人都是提上来都能代替主官,当大用的。而且,正如同林雨桐预料的,她的手底下,也有手里拿着密旨的人。

    谁也没心情数这是多少个名字,念了半天,金成全宗算是停下来了:“这些名单上的人,都是先帝半年前就下过密旨的人。陛下一声号令,这些人无一敢不遵从。”

    这就是威慑了!谁敢阻拦,她也是要文臣有文臣,要武将有武将。这些名单上的人,只要有一半,甚至是一少半愿意遵行旨意,那么甘氏完全有能力掌控全局。

    林雨桐心里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四爷说甘氏手里肯定有筹码,她心里认同。但是想了很多种可能,却从来没有预料到是这种。永康帝在时,甘氏就冒名下了密旨。谁能怀疑到她的身上?而这密旨上究竟写了什么,为什么金成全这么肯定这些人不敢违逆呢?她心里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但随即就收回了心神。此时的甘氏威严的看着下面,竟是没有一人敢与之对视。这些人知道,此时要是不低头,今儿这皇宫,怕是出不去了。

    “臣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安郡王第一个站出来,对着甘氏叩拜行礼。

    “臣等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有人带头,不想死的当场就都跪了下去。

    林雨桐随着众人跪在大殿里,她抬头朝甘氏看去,就见她站起身来,眼睛似乎是看着下面,又似乎是看的很远……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