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2章 庶子高门(86)三合一
    庶子高门(86)

    “怎么样了?”呼延图卓有些着急。见斥候打马过来,连忙追问。

    这斥候在二皇子动问,连忙道:“大周已经回复了消息,允许咱们作为盟军过去。但是必须又一队人马带路。带路之人此次也一并带来了。”

    “哦?”呼延图卓沉吟了一瞬,“这带队的人马大概有多少,可曾告诉你?”

    “三五百人。”斥候说的十分笃定。

    呼延图卓眯了眯眼睛:“你不是将大周给咱们带路的将领带来了吗?带过来吧。”

    这斥候语气里带着几分轻视:“殿下不必如此谨慎。什么将领不将领的,此次打发了两人给咱们,一个长得尖嘴猴腮,顶多是个校尉。另一个倒是长了一副好皮囊,不过一看就是大家出身的公子哥在军中历练的,当不起殿下唤他们一声将军。”

    呼延图卓打住了对方的话:“汉人说谨言慎行,又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不要小看了任何人。去吧,好好的将人请过来。”

    可等呼延图卓见到人,又不得不说斥候的话还是很有几分道理的。眼前的人,一个是还真是尖嘴猴腮,另一人一看就是没受过苦的公子哥。

    “敢问两位怎么称呼?”呼延图卓的汉话说的很好,见了侯三和文采也十分放得下架子。

    文采看见呼延图卓,也吓了一跳,这人一点也不像是北辽人,再加上一口汉话,要不是身上的衣服和周围恭敬的侍从,他还真能将对方当同类。此刻他腼腆的笑了笑:“在下姓文,奉命前来。还请将军现在就下令开拔吧。”

    呼延图卓一愣,这人称呼自己为将军,并不是知道自己为皇子的身份。看来,那位大周的驸马还算是守约,并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他心里安定了一些,既然是个守约之人,那么此次自己的计划,或许也能成功。这么想着,眼睛微微的眯了眯,朝文采身后的侯三看了一眼,见文采没有介绍的意思,而侯三也低眉顺眼的跟在文采身后,看着像是文采的随从。他也没往心里去,就朝身后的将领看了一眼,示意他去下令。自己则骑上马,跟文采并列而行。

    “文将军。”呼延图跟文采一边往前走,一边问道,“温老将军一直是在下敬佩的人之一,如果可以,还请代为引荐。”

    文采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挠挠头,“当不起将军的称呼,在下哪里见的了老帅的面。您实在是高看在下了。”

    呼延图卓一愣,这是什么意思。允许自己过境,但是却不是温云山派出来的。怎么想都觉得蹊跷。温云山是老将了,那真是火眼金睛。自己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耍个滑头,其实并不容易。他也是做了两手准备的,要是温云山盯得紧防备的严,那么自己就不动,跟大周保持友好的关系也无碍。要是温云山没有顾及到自己,那么趁机不备咬一口自己就赚大了。他如今急切的想知道温云山的态度,这位却告诉自己,他根本就不是温云山派来的。这就不对了。两军交战,这绝对不是小事,更何况是将敌国之人引入腹地如此重要的事。谁敢轻易做决定?心思电转之间,他马上勒住缰绳,“吁——吁——”

    文采纳闷的看向呼延图卓,“将军,怎么了?可还有事要交代,在下不着急,等着将军便是。”十分好说话的样子。

    可这貌美,文弱,腼腆,不拿乔等等综合在一起,只让人觉得文采根本就是一个稚嫩的菜鸟。

    呼延图卓看了文采一眼,眼神就不由的往跟在文采身边的侯三那看一眼,就见那侯三的眼里闪过一丝鄙夷和不忿。很明显,这鄙夷和不忿是对着文采去的。等自己再细看的时候,发现这尖嘴猴腮额小子又缩着肩膀骑在马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大周起内讧了?

    呼延图卓忙一脸正色的问文采:“文将军,这事可开不得玩笑,没有温老将军的首肯,只怕你手里的命令不作数吧。”

    文采的脸一下子就拉下来了,紧跟着就冷笑一声,“我倒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臣子的话比主子的话还好使了?”

    呼延图卓还没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就听一直没说话的侯三阴测测的冷笑一声:“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公主倒成了这天下的主子了?”

    文采愤愤的看向侯三:“记住你的身份,连老帅都听我们公主的,你在这里跟我炸翅有意思吗?”

    侯三又是一声冷笑,不过这次只将头扭向一边,却没有再说话。

    呼延图卓眼里闪过一丝亮光,脸上的神色却更加柔和起来了,“敢问文将军,您说的公主殿下,可是贵国的云隐公主?”

    文采的脸上就露出几分自得来:“那是!除了我们殿下,还能有谁?”

    “那咱们可真不是外人。”呼延图卓笑眯眯,“在下跟驸马可是一见如故!”

    文采也带了笑:“您带了驸马的书信,我们殿下看了,自然要极力促成此事。您放心,谁想阻挡,那都是徒劳的。”说着,眼神还若有若无的瞥了一眼侯三。

    侯三嘟囔了一声:“小白脸!”

    呼延图卓心里一下子就定了。大周的局势他也是知道的,云隐不惜得罪温云山,看来是想不惜一切代价为她的驸马挣下这个不世之功。只要此次事成了,这位驸马作为宗室子弟,又是永康帝的亲女婿,上位几乎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之前他心里还有几分疑惑,如今想明白了这一点,顿时就觉得浑身都通达了起来。

    “那咱们这就走!”呼延图卓呵呵一笑,“有机会还是要拜谒公主的,到时候还希望文将军多多帮忙。”说着,就将腰上的一块血玉拿了下来,“身上也没什么好东西,这玩意配我这个粗人倒是可惜了。还是你这样的如玉公子佩戴上更合适。”

    文采接了过来,语气就更好了些:“您放心,公主跟驸马的感情甚好,驸马交代的事情,公主不会又任何异议。”

    呼延图卓心里就更安稳了些,跟文采说笑着并驾不紧不慢的走在前面。跟在两人身后的侯三神情明显放松了下来。他还是第一次办这样的事。还真叫老帅和公主说对了,这位还真是个多疑的主,答应了太爽快了人家自然是要疑心的。不给他一个合适的理由,人家未必就会往套里钻。不过他也真是佩服文采这人,他跟在公主身边没多久,谁都不知道这家伙的来历。私底下都说这人是凭着一张好脸,才进的公主府。如今看来,人家这不是一点本事没有,就是这做戏的功夫,不是谁都能比上的。还有那透话的水平,怎么能顺理成章又不显突兀不惹人怀疑,这也不是随便谁都能做到的。他紧紧的跟在二人身后,尽量控制着自己,不回头看后面的情况。

    大约凑了一个多时辰,文采就勒住马,吹响了他脖子上的哨子,紧跟着,不远处就亮起了火把。呼延图卓吓了一跳,这里埋伏着人,他竟然都没有察觉到。不过如今看着,可是之间火把,不见人。

    文采打马先行:“走吧。从这里出去,诸位就安全了。”

    呼延图卓朝后打了一个手势,队伍就顺着火把指引的路走了过去。

    林雨桐隐在暗处的高处,低声问冯源:“你盯紧了,看看这次过去的,大致是多少人。”此时,她的心里一点也不轻松。因为这么多人,除了脚步声,马蹄声,根本就没有别的声响。从这里就能看出,对方治军是十分严厉的。

    冯源应了一声,两人就那么细细的观察着,直到队伍全都过去,他才低声道:“人数上倒也差不多,确实是在两万上下。威虎军刚组成,里面的成分十分复杂,战力如何说不好,但咱们只有五千精兵。这仗还真是不好打。”

    林雨桐皱眉问道:“给姜中的信送过去了?”

    冯源点点头:“是!不会出差错。但想将这支人马引到指定的地点,您身边那个文采真的行吗?”

    林雨桐呵呵一笑:“行不行也就他了!他是我见过的做戏做的最好的人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既然用了他,就会相信他。接下来,你来指挥下命令吧。我先带人去指定地点埋伏了。”说着,就真的转身,上马就走。

    冯源咬咬牙,这次要是有一点闪失,可这事要出大事的。自己把一家子的命搭上都赔不起!但愿文采那小子真是个顶用的。

    文采骑在马上,走的不快不慢,十分放松悠闲的样子。一看就是半点没有戒备之心。他手里捏着血玉来回的摩挲,谈兴也浓:“咱们这过来是过来了,但是将军你们毕竟是北辽的兵马,大喇喇的往京城去肯定不成。瓜田李下的,引起慌乱就不好了,您说是不是?”

    呼延图卓眼睛闪了闪,心里反而安稳下了,这才对嘛。那公主就是再白痴也不会一点防备都没有。他呵呵的笑了笑:“你说的是!那咱们如今往哪里去。我这身后这么多人,都在外面才更容易出事呢。这段时间赶路,那都是白天藏在在荒野,晚上夹紧赶路的。就怕引起周围百姓的恐慌,我想,我做到了这一点,这诚意你们公主不该看不到吧。好歹给我们一个安宁的地方修整一二吧。”

    文采哈哈一笑,“这有什么。早给你们想好了。咱们正去的地方,是威虎军……”

    “什么威虎军!”侯三一下子就急了的样子,“老帅有交代,此去大慈恩寺……”

    文采回头看了一眼侯三:“殿下有交代!威虎军那边殿下早就交代,你不要再多言!”

    侯三一下子就勒住马了,“文采,你可是要一意孤行。殿下跟老帅可是商量着来的,你一心只尊殿下的命令,对老帅的话却半句也不肯定。对不住了,我现在要回禀老帅去,这事绝对不能由着你这么来。”

    说着,就打马,顺着一条谁也没注意的小道冲了出去,转眼,就只能听见原来越远的马蹄声,而看不见人影了。

    这番变故只在一息之间,呼延图卓还没明白这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人就没影了。“文兄,这是?”

    文采嘴里骂了一句:“匹夫!”说完又好似失了面子似的朝呼延图卓尴尬的笑笑,“呼延兄请吧。咱们还按着原计划而行。”

    呼延图卓却不动了,一脸为难的看向文采,“因为在下,叫大周的君臣失和,在下可真是惶恐。公主殿下的安排和温老将军的安排相左,这叫在下实在是无所适从啊!”说着,又从怀里讨了一叠银票,一把塞给文采,“刚才那位小将在,在下也实在不敢做的太明显,如今这里就你我兄弟二人,在下就厚颜叫你一声小兄弟了,你给老哥哥说句实话,好叫咱们心里安稳些。不瞒兄弟说,哥哥我在北辽实在是艰难,这是唯一一次翻身的机会了。孤军深入,可是将身家性命都搭上了。这里面冒的风险,兄弟想必也是知道的。”他深深的对着文采作揖,“兄弟,给哥哥透露几句即可。你放心,话出你的口,入我的耳,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管结果怎么样,在下绝对不敢连累兄弟你。只要哥哥此次从大周顺利回去,那可就是扶摇直上了。兄弟以后又什么难处,为兄定然不会推脱。说实在话,大周的公主以后只怕地位更尊崇,兄弟在公主身边,又是亲信,哥哥我用你的地方还多……”他说着,就见文采拿着银票的手捏的十分紧,就知道他这是动心了。“这区区十万两银子,对哥哥我来说,算得了什么?”他的声音低下来,“我也给兄弟透个底,在下呼延图卓,乃是北辽的二皇子……”

    “啊?!”文采愣了一下,好似受到了惊吓,“你是……是……二殿下……”

    呼延图卓一把拉住文采:“兄弟,哥哥待你一片赤诚。愿意与你结成异性兄弟。说句实在话,兄弟你这样的人品模样,在你们公主身边,只怕也是……”入幕之宾,裙下之臣。这样的话他没说出口。就见文采已经手足无措了。他眸子一黯,心想,那位驸马也算得上是个好汉子,却没想到这好汉没好妻!他在边关四处奔走,这公主却在身边养着这等小白脸。想到这里,越是看文采,越是觉得自己的猜测没有错。于是,语气更温和亲切,“都是男儿,都是男子汉大丈夫,你就不想站在朝堂上,当一回伟丈夫。你要是不愿意在大周待着,此次跟大哥回去也行。你看看大哥我这张脸……是不是跟汉人毫无差别。我也不怕告诉你,我的母亲是汉人。如今我母亲去世了,在北辽,我就是个异类。连跟我说汉话的人都没有了。我身边也正好却你这么一个精通汉话的人。兄弟,这朝廷不光是大周有,咱们北辽也有。你在哥哥身边,怎么也是出将入相。不比你在公主身边……你也知道,人家是有驸马的。这驸马的身份有特殊,只怕以后就不只是公主的附庸了。等到了人家更上一层楼,你这种在公主身边靠着脸吃饭的,他能放过你?都是男人嘛,有些事对男人来说,可是奇耻大辱!就是那贩夫走卒碰上这事,都是要杀人的。何况是这位驸马,那可是真汉子。你这小命还能留下?哥哥说这些,可真是一片肺腑之言。一边是跟着哥哥建功立业,一边是等着人家夫妻团聚找你算后账。该怎么选择,我想以兄弟的聪明,该明白的。”

    文采好似被吓住了一般,低声道:“我……我在公主的身边不久,还真没见过驸马。驸马是个厉害的人?”

    呼延图卓就笑了:“他要不是个厉害的,哥哥我能放心的跟他合作?他要不是个厉害的,那个公主能为了他跟温云山顶起来?兄弟啊,夫妻还是原配的好!情分是不一样的。就是撇开情分不说,云隐公主也一样得仰仗这个宗室出身的驸马,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文采颤抖着手,惨笑了一声,“我的活路还真是不多了。除了二殿下给的这条路,其他处处可还真都是死路了。”

    嗳!能想明白就好!

    就见文采利索的将银票一卷,“不是我不信二殿下的话,谁都想建功立业。但对我来说,去异国他乡……那太遥远了。远的我看不见前景。但是这黄白之物,倒真是好东西。只要这东西在,隐姓埋名,总能做一个富家翁的。”

    难怪能混到公主身边,这人也确实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知道抓住他自己能抓住的。这要是自己说什么,他就应什么,那还真就得怀疑他的用心了。因此,文采说了那么一番话,他也就只笑笑,再多的承诺,对聪明人而言,都知道那是假的。

    文采将银票收起来,面色就正了起来。看着呼延图卓低声道:“殿下要真是相信在下,就不能去什么威虎军的地盘,更不能去什么大慈恩寺那一代。你要是听我的,咱们绕过京城,你们一路往北,直接返回北辽岂不是好。为什么非要修整呢。明知道在别人的地盘上,当然是越快离开越好了。”

    这话竟是十分的中肯。要是自己没有其他的打算,自己是绕一圈然后赶紧回北辽。管身后他们怎么打呢。

    如今听文采这么说,他倒是对文采的信任又多了几分,却转移话题的问道:“这威虎军的名头我怎么从来没听过。大慈恩寺我倒是知道,那这地方除了寺庙,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这是他此刻心里最大的疑惑了。

    文采好似十分犹豫,沉吟了半晌才道:“这威虎军,倒是没什么要紧的,是昨儿才临时成军的,里面什么人都有。甚至有一半是扛着锄头的庄稼汉,是公主接到驸马的消息临时凑出来的人马。不过这大慈恩寺……我知道的并不详细。您知道的,公主对我……即便信任也是又限度的。有些事情,只是我东一耳朵西一耳朵听来的,其实也不见得就准确。”

    “但说无妨。”呼延图卓忙道。能知道威虎军的底细,自己心里好歹就有谱了。能探知多少隐秘算多少吧。

    文采的声音更低了,“大慈恩寺这支人马据说是先帝埋伏的一支奇兵。知道它存在的人并不多。老帅的意思,是将你们领到这支人马的驻地。你想想,那地方能藏兵,定是极为隐秘地形又凶险。只怕你们进去就别想出来了。”

    呼延图卓一愣,心里就有些后怕。就说嘛,这温云山不是等闲之辈,原来不是没有安排,而是在这里等着他。

    文采就轻笑一声:“其实,你们最后的结局如何,这跟公主殿下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就是真将你们陷进去,也是符合大周的利益的。但是……最近朝廷上闹的厉害,宗室除了驸马,也不是没有别人。正在这个紧要关头,公主怕温云山支持别的宗室子弟。而你们要是落到温云山手里,这里面有好些事都说不清楚了。比如驸马跟殿下你的合作,这掰扯的清楚吗?要是有人依此为借口,咬定驸马通敌怎么办?到时候还不是上下嘴皮一碰,想怎么说都行。在这种情况下,殿下自然是不能叫你们落在别人手里,这才提出叫威虎军提防你们的策略。只是当时老帅十分坚持,殿下只是私下的吩咐了我。事情就是这样了。”

    呼延图卓心里细细的琢磨了一遍,还真是没发现这到底有什么破绽。尤其是这跟目前大周的局势十分的贴合。他此刻对文采倒是信了五六分,于是小心的问道:“那你觉得咱们不按照之前的安排,直接绕过京城再朝北而行,可行性有多大?路上就没有阻拦的?”

    “各处哨卡都是威虎军的人。”文采看了一眼呼延图卓,“这样的人马您带人闯关应该不叫事吧。反正宛平那边到时候战事一定胶着在一起了。根本就抽不住人手来顾着这边。您不要恋战,闯了关就走。凭着威虎军那群扛着锄头的泥腿子,连战马都没有,就靠着两条腿,难道还能追上你们四条腿的?”

    呼延图卓心里一喜,这就证明大周军队的主力全被吸引去了宛平。那么,既然能闯关,为什么要绕过进城,而不直取京城呢?他试探着道:“那咱们要绕道,可得往远了绕,我在北辽可都听说了,这禁卫军可是十分厉害的。京城有这么一支兵马,我怕引起误会,有了不必要的摩擦。”

    文采的嘴角隐晦的撇了一下,好似十分不屑。但嘴上却道:“是啊!禁卫军的战力不容小觑。”

    呼延图卓抓住了文采这个一闪而过的表情,就笑道:“看兄弟的意思,对禁卫军十分的不屑啊!”

    文采耻笑一声:“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走马换将之后……还真是没法说了。”

    “哦?”呼延图卓一副十分八卦的样子,转脸问文采,“这却是为何?哥哥我也是带兵打仗的,这好兵孬兵,全看什么人带。到底是哪个,叫兄弟这么看不上眼。”

    “宸贵妃的前夫。”文采的语气好似不屑,有好似嫉妒,“您说这事……”

    呼延图卓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了,这女人当政就是这点不好。用人全都没有章程!他十分爽利的朝文采道:“兄弟,那就听你的,选一条好冲关的路走吧。”

    文采的心一下子就落回肚子里了。这位二皇子可真是不好糊弄的主。

    天蒙蒙亮的时候,林雨桐都等的有些焦急,问黑玫道:“怎么?还没来?”

    黑玫站在高处眺望,“来了……远远的看的并不真切。”

    林雨桐正要说话,就见远处的天空连着升起了好几个红色信号弹。

    “这是……”黑玫惊了一下,才道:“殿下,宛平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四爷看着天上发出来的信号,就知道前沿已经交战了。他扭头看向白起,“动手吧!”

    白起应了一声,紧跟着,号角声叫响了起来。

    北辽的后卫部队还没反应过来,就整个被冲上来的破弩军给冲散了。破弩军的刀兵和箭簇上,都是有标记的。这个标记汉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很多北辽的人却都是知道的。这不就是流窜在北辽境内四处掠劫的黑风团吗?只要是哪里有汉人奴隶,这些黑风团就出现在哪里。闹的很多人都不敢买汉人奴隶。奴隶的价格也跟着降下来了。北辽拿下打草谷,都不愿意要这些两脚羊,因为麻烦不说,还卖不上价钱。这会子人来去一阵风,在北辽那是相当有名声,很多人都猜测这些人应该是汉人,可谁也没见过这伙子的真面目。只知道黑马黑衣,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身上的武器上都是带着特殊的记号。北辽也曾专门派兵剿灭过黑风团,可是连个鬼影子都没抓住过。所以,在北辽军中,这黑风团也愈发的神秘了起来。越是神秘的东西,人心里越是惧怕。北辽的民间,甚至流传着黑风团来,死神驾到的话。如今在战场上,再次看到这黑风团的身影,很多北辽的士兵从心里上就先崩溃了。

    温云山站在瞭望台上往下看,有多少年没有这么畅快过了。四万人马,就这么被包圆在里面了。再往远处一看,他心里就不由的一惊,这位驸马到底从哪找来这么一支人马的?进攻如闪电一般,迅速的将北辽的人马重开,由整化零一点点蚕食,叫他们首尾不顾。他拍了一下大腿,喊了一声:“好!”这仗就该这么打,这么打才觉得爽快,解气!

    再看下去,他眼里的笑意越来越足了。就见那冲锋在前的小将,不正是驸马吗?谁说这位是病秧子?眼瞎了!

    他笑着笑着,眼睛就湿润了。大周这是有希望了!谁说宗室无人?一个有勇有谋的后继之君这是大周的福气!

    四爷并不是要显得自己勇武,他是急着冲冲破这个阵仗,冲到对面去。桐桐应该就在前面,她可不是个会在城中安坐着等结果的人。

    温云山就见四爷很有些所向披靡的意思,御马而过,竟是无人可当。眼看就要冲到跟前了,他急忙往下就走。

    刚从瞭望台上下来,就见四爷手里提着一个脑袋,朝自己走来。他这一细看,脸上就露出笑意,这不是北辽带兵的将领吗?擒贼先擒王,这是将对方的王给宰了吧。

    “好好好!”温云山哈哈大笑,将人头接过来扔给身后的副将,“挂上旗杆,叫他们看看……”

    四爷没去管这些,这场战争的结局,早就预料到了,他四下了看看,没见林雨桐,忙问道:“公主呢?”

    温云山这才收敛了笑意,将之前跟林雨桐商量的事情细细的说给对方听,“原是叫殿下去宛平城的,谁知道她执意带人去了。如今只怕已经交战了。”

    四爷的眉头就皱起来了。这脾气还是改不了!有几个当皇帝的御驾亲征了。就是御驾亲征,哪个皇帝是真的披挂上阵了。就是当年皇阿玛那也是在后方观战的。他们这些皇子,就算是刀马娴熟的直郡王,上战场那也是带着护卫的。谁敢拿他们的命开玩笑?这个角色定位老是不对。好似叫别人为她卖命,她心里就不安稳一样。这样的心态绝对不行。他心里焦急,直接问温云山:“找个给我带路我,我现在就过去。”

    温云山不敢耽搁,要不是这边实在离不开他,他都得寸步不离的跟着的。要是忙回头叫道:“侯三!你给驸马带路,去找殿下!”

    侯三连忙应了一声,“驸马爷,咱们抄近路,要不了多久!”

    四爷点点头,翻身上马,紧跟在侯三身后就走,边走边回头对温云山交代:“我带来的事破弩军,之后你找白起跟你配合!”

    破弩军?温云山皱眉,这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在大周,还有许多都是他不知道的隐秘事。

    文采带着人,到了跟林雨桐预定好的地点就停了下来,“这里驻守的都是泥腿子,我试试看银子好不好使,要是好使,就更不用费事了。”

    呼延图卓朝哨卡那一看,不由的愣了一下。这哨卡就是两根粗大的枯木,好似从周围的山上捡的,就那么横亘在路的中间。而枯木上坐着的,还真是拿着锄头和铁锨的庄稼汉子。见多了兵卒子,这点眼力他还是有的。这些庄稼汉挨着坐在,不知道在说什么。对于他们的到来,眼力还带着窘迫和瑟缩。文采不知道跟他们说了什么,就见几人咧着嘴笑,露出一嘴的大黄牙。他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要不是文采提前说了,他打死也不相信大周能这么糊弄事。他看着文采根本就没动用自己给他的银票,而是将一个荷包扔了过去,那几个汉子小心的将荷包一看,就喜滋滋的将横在路中间的枯木挪开了。

    “走吧!”文采匆忙回来,上马就道。

    呼延图卓问道:“这就完了,牢靠吗?”

    “这是公主陪嫁庄子上的佃户。”文采哼笑一声,“他们去公主府送庄子上的野物的时候,见过我。以为我封了公主的命令。给俩赏钱的事。快走!”

    呼延图卓这才了然,朝后一挥手,就御马朝前走去。文采估摸着时间,所有人都进了口袋了,他就皱了皱眉,下了马朝一边的林子里跑。

    “你做什么?”呼延图卓顿时就戒备起来了。

    文采捂住肚子:“人有三急!我去去就来。”说着,往大树背后一闪。

    呼延图卓心道上当了。可是已经晚了!就在他头顶的上方,亮起一颗绿色的信号弹。这是白天,隔得远应该看不见。但他却看得分明。紧跟着,就是四周如雷动的喊杀声!

    四爷远远的看见了信号弹,赶紧就朝这个方向飞奔。

    近了!近了!离战场越来越近了。他能看见那个一身银白色的铠甲,在马上厮杀的女人。

    “桐桐——”四爷远远的喊了一声。

    林雨桐在漫天的喊杀声中愣了一下,好似听见四爷的声音了。她回头一瞧,可不就是四爷策马飞奔而来。她手里的□□一震,将周围的人都挑开,看着呼延图卓的方向,像是投标枪一样将手里的□□掷了过去,看着它直插在对方的肩头,这才骑马反身朝四爷而去。

    两匹马相对飞奔,就在错身而过的时候,林雨桐的手搭在四爷的手上,借力一跃,坐在四爷的马上,跟四爷相对而坐。

    林雨桐伸出胳膊挂在四爷的脖子上,不由分说就凑上去咬在四爷的唇上。

    风中放佛也飘着四个字——我想你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