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9章 庶子高门(83)三合一
    庶子高门(83)

    那火船远远的漂过来,看着十分骇人。

    林雨桐向前垮了两步,指着飘过来的小船:“将船勾过来,上船救人。”失火了之后,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跳水。所以,上游马上会有人飘下来。

    文采在一边见林雨桐还要往水边走,就一把拉住:“殿下!您是统御全局的,不是来亲身冒险的。您不能总这么身先士卒!”

    林雨桐回头看了文采一眼:“你这个建议不错。但作为臣属,最正确的做法是不管我有没有往前的意愿,你都该死命的拉住我,并且高喊着,叫人知道我愿意跟他们同进退的‘决心’才对!”

    文采一愣,总觉得这话带着几分讽刺。

    林雨桐却不管他,转身吩咐冯源,“你带一队不会水的,继续朝下游走。组织沿岸的百姓,凡是顺水漂下来的,不管生死,咱们都要。凡是活的,哪怕有一口气在,赏金子百两,凡是死的,不论男女老幼,赏白银十两。”

    冯源一愣,这悬赏还真是……只要能救上来,怕是都恨不能想尽办法医治吧。这是最好的救人的办法了。财帛动人心啊!

    “是!”冯源应了一声,就招呼人马,转眼,马蹄声就远了。

    林雨桐看向姜中:“你会水吗?”

    姜中点头:“会的!我知道怎么做,殿下。我带着会水的,驾船从这里下去捞人。”说完,招呼人就走。

    林雨桐转脸看向黑玫:“你带着你的人,将梅南村的人也召唤出来,能下水的就下水救人,不能下水的,负责在岸上帮忙。女人们将家里都弄暖和了,热水也烧起来,等着安置人。另外,叫里正打发村里人,去请这十里八村的大夫郎中。叫他们放心大胆的治,过后不追究任何责任,凡是今晚参与救人的,都有重赏。打着公主府的牌子行事,去吧!”

    黑玫应了一声‘领命’,就带着人飞也似得朝村里跑去。

    等村里响起了鸣锣声,那火船已经更近了。眼前的场景,却也更加的触目惊心。男人们跳船了,女人在船上又哭又叫,养尊处优的他们,这会子早就乱了,哪里还有半点理智。

    林雨桐能听见姜中的声音,他在大喊着:“跳啊!都往下跳啊!他妈的这会子了,哭个球!”

    是啊!在船上等着,就是死路一条。趁现在还有劲,跳下来就好!前面沿岸已经派人打捞了,到处都是想救人发财的人。跳下来,活下来的几率有六七成的。

    林雨桐的手揪在一起,对姜中喊:“你告诉他们,我带人救他们了。只要跳下来就有活路!”

    姜中带着人不敢靠大船太近,只能远远的跟着,一边搜救,一边靠着军中糙汉的大嗓门吆喝着。

    “跳下来就没事了。”

    “云隐公主调集了人马等着救人呢。”

    事实上,林雨桐在岸上,也确实看见姜中带人已经捞上来好几个了。

    船顺着水,一直的往下游漂。梅南村的里正,也已经组织了人,征用了村里所有的船,跟着一路往下游走。对沿岸的百姓来说,这河里漂着的,不是人,都是金银。逮着了,就发财了。

    河边骤然就喧闹起来。林雨桐看着回来的黑玫,叮嘱道:“叫咱们的人看着点,尤其是对女眷,但凡起了不该有的龌龊心思,有一点不规矩的,杀无赦!将这话喊出去,就说是我说的。不光杀无赦,还连坐!严惩不贷!”

    黑玫心里一凛,郑重的应了。

    林雨桐四下里看看,见船已经飘远了。她这才转身往回走,翻身就上马。

    “殿下……”文采跟过来,“咱们现在去哪?追着船往下游走吗?”

    林雨桐打马就走:“不!往上游去!去梅陇镇看看。”她现在就算在这里呆着,也无能为力!

    文采心里一跳,莫名的就想起那个买馒头的人,毋庸置疑,问题肯定是出在了梅陇镇。

    明空朝弟子摆摆手:“你带着人,快速的离开!快!”

    弟子有些犹豫:“那您呢?”

    明空看着弟子的眼神就有些严厉:“我还有事没有办完,你只管走,我心里有数!”

    那弟子这才一招手,转眼,人就退了个干净。

    明空苦笑一声,将备用的火把点燃,放在显眼的地方。

    林雨桐一路跑回来,眼看就要进梅陇镇了,视线就被远处的火把吸引了过去。骑马慢慢的靠近,就看到靠在树上的黑衣人。

    “殿下小心!”文采见林雨桐从马上下来,急忙提醒了一句。

    林雨桐轻笑一声:“他把火把点的那么亮,不就是引咱们过来吗?是吧,大师!”最后一句,是对着黑衣人说的。

    明空将脸上的黑布扯下来,看着林雨桐苦笑:“贫僧满身罪孽,在这里等着殿下是因为有事要交代。”

    林雨桐往前走了两步,神色有些莫名:“你是来杀人的,我是来救人的。有什么可交代的?”

    明空叹了一声:“之前我不知道殿下也来了。直到……下面的人说是在镇上遇见了买了许多馒头的人,却往下游去了……我心里才大致有点明白。”

    林雨桐闭上眼睛,不想谈甘氏在这件事上的安排,只道:“你杀人杀的可是够彻底的!一把火下去……”

    “殿下!您到底是生气没办法救人,还是没有救到想救之人?”明空看了文采一眼,直言问道。

    林雨桐一噎,这话可真刁钻,好似自己就是为了想救之人才来的。

    不等林雨桐说话,猛地,就听到一阵孩子的哭声。林雨桐也不管明空,只转身循着哭声找了过去。离这里不足两百米的地方,是一个废弃的草棚子。孩子的哭声就是从那里传过来的。

    文采举着火把跟在后面,到了跟前,他将火把往前一举,借着火光,林雨桐这才看清楚草棚下面的情况。里面男男女女,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人,都是被迷晕的。但此刻都是活的。她急着奔过去,从文采的手里拿过火把,一个个扒拉着看了一遍,皇后,文慧长公主一家,金守仁,林雨枝全都在。而那个哭着的孩子,是元哥儿。他此时被一件羊皮大袄裹着,躺在林雨枝的臂弯里。可能是饿了,这才哭了起来。

    林雨桐想到靖安侯在边关的作用,想到京城还需要金成安来配合,如今再看看这些还活着的坚决不允许在此次事件中死去的人,她的心一下子就松了下来。

    还好!还好!这次实在是侥幸了。

    她将元哥儿抱起来,放在臂弯里摇了摇,就吩咐文采:“去镇上找人,先将这些人送回京城。”

    文采朝明空看了一眼,这才转身出去飞快的离开。

    “你救人,不是奉命?”林雨桐将手指塞到元哥儿嘴里,也不管手干净不干净,引了泉水给他喝了。这边喂着孩子,嘴上却没闲着的朝明空问了一声。想着,他要真是奉命行事,就不会在这里等着自己。

    明空看着林雨桐:“是啊!不知道我这算不算背叛了你娘。”

    林雨桐挑眉道:“你这么在意背叛我娘的事,为什么还要做?”

    “我出身官宦之家……”明空没有解释,突然就说起了他的身世:“我的父亲是你外公的远房表弟。一表本就三千里,更何况是远房的。平时也不怎么亲近。来往就更不算多了。我能记住甘家,是因为甘家送的年礼总是有些小孩子用的玩意,我很喜欢,所以,就记住了这个甘家。后来家里获罪,我那时候还小,才五岁,倒是侥幸没有被杀。而是跟我娘我姐姐一起,被充入了教坊司。后来,我娘被当时的瑕王看中……”

    “瑕王?”林雨桐皱眉,“就是没登基以前的先帝?”

    明空点点头:“没错,就是先帝!”

    林雨桐有点明悟了,以明空这长相,他娘和他姐姐,姿容一定不俗。被贵人看中,也在情理之中的。

    明空却惨然一笑:“我娘为了能叫我们姐弟活下去,就委身给了瑕王。我们姐弟也能在王府的角落里,有一个容身的黑屋子。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三年,偶尔的一次机会,我听到几个醉酒的小厮说话,才知道我父亲的罪责是怎么来的?那不过是瑕王看上了我娘的美貌,才叫人诬陷我父亲罢了。我当时惊怒交加,疯了似得去找我娘,却听见瑕王叫我娘去陪几个军中的将领。去替他拉拢人脉。那时候,我□□岁大小,已经朦胧的知道了一些事情。自然知道我娘当时的处境有多难。几年的时间,再美的美人也腻了。于是,他就将她赐给任何一个对我娘的美色垂涎的人。当然了,这里面包括很多人,宗室里这些看起来道貌岸然的王爷,哪个欺负过我娘,我躲在外面,钻在角落里,都记得清清楚楚。我想告诉我娘我听到的真相,但我害怕了,害怕我娘根本就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她心里觉得对不住我爹,但为了我们,她还是忍着屈辱活下来了。要是再告诉她,她是红颜祸水,她是害的夫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是害的儿女深陷泥潭的元凶,她会撑不住的。我死死的瞒着我娘,我想,死了人终归是死了,至少我娘还活着,活着就好!其他的有什么要紧。我以为我会瞒很多年,可没想到,半年不到的时间,我娘就染上了脏病……可就是这样,我娘受的难也没结束。主子看不上不干净的女人,可那些仆从,就跟盯上了腐肉的苍蝇,嗡嗡嗡的直往上扑。我当时有九岁大吧!我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得救我娘出去。我姐姐都十三岁了,看到我娘的样子,我就像是看到了我姐姐的明天。我要去找我姐姐商量,商量一下逃跑的事。报仇根本就不敢想,只想着赶紧逃走。可等我想办法找到我姐姐的时候,她已经是个死人了。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只是因为长的太好了,被文慧公主的长子夸赞了一句,就被文慧公主斥为狐媚子。当时的瑕王妃,也就是永康帝的生母先太后,随即就下令将我姐姐杖毙了。几十板子下去,活生生的人就变的血肉模糊了。我娘知道消息一口气没上来,也跟着去了。我从狗洞里爬出去,扮成乞丐在王府后门晃悠,看着我娘和姐姐的尸体被拉出来,仍在乱葬岗子上。那天……下着雨,我一个人,用手刨坑,将我娘跟我姐姐就那么埋了。连席子都没有就那么下葬了,但总比喂野狗强。从那时候起,我就发誓要报仇。我每天在京城里乞讨,却听着各种消息。知道瑕王的次子拜了师傅,一听那师傅的名字,我才恍惚记起,这甘家是我家的远亲。我想接近甘家,却不敢贸然上门,总在后门徘徊,就遇到了偷溜出来的你娘。你娘将我带到了她爹面前……可我的容貌出众,常来甘家的自然有瑕王府的下人,我不能在甘家呆着。就被送到了云霞寺出家。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让你外公对瑕王有了成见。他教导瑕王的儿子,但却不是瑕王阵营的人。甘家的事,我总觉得多少跟我有些关系。我对不住你娘。这皇家,对于我跟你娘来说,是不共戴天的仇人!甘家人死了,你娘找到了我。我们俩商量的都是报仇的事。刚好,那段时间,寺里救了一个人,那个人昏迷的时候说了许多胡话,叫我知道了原来还有前朝的势力在。这对于我跟你娘这种急着想要复仇的人,那就是曙光……”

    “所以,我娘当初抛下我,说是有许多无奈,最根本的原因,其实就是为了跟你一切南下,去借助前朝的势力,复仇!”林雨桐看着明空,轻轻将不哭的元哥儿放在林雨枝怀里,才道:“我娘当时就没想着带我走,因为她知道她要去的地方,根本就不容她有任何弱点。而我恰恰就是她的弱点。对不对?”

    明空嘴角动了动,沉吟了半晌,才点点头:“对!我当时就在码头上……”

    “那么林芳华就没有算计我娘的可能!”林雨桐深吸一口气,“那么,我娘跟着当时的恒亲王回京,到底是她故意的,还是无奈的选择。”

    明空摇摇头,倒是客观的说道:“说不好!只能说是顺势而为吧。如果当时的恒亲王没有动心思,你娘也不会想着回京。只是……偏巧了,恒亲王跟中邪了一般,要带你娘走。而后来的事情,完全出乎我跟你娘的预料。”

    这是指永康帝简直就是个变态的事不在他们俩意料的范围之内。

    明空的脸上露出几分难言的苦涩:“你娘心里本就有恨,这些年的恨积攒在一起……她跟我不一样。我这些年吃斋念佛,心里的戾气多少能化解一些。想起来的时候也恨,但是没有那么大的执念了。不过,你也别因为你的事,怪你娘。任何一件事,成因都不止单一的。你娘当年离开林家也是一样,若是林长亘又一点好,若是林家那母女没有咄咄相逼,她不会不顾一切的选择离开。而且,你得回过头看。当年,你娘也只有十六岁。十六岁,其实还是个孩子。很多地方还有不成熟的。她也不是自来就这么会算计。一个被父母疼宠长大的娇娇女,在她之前的人生里,只有阳光灿烂。可突然一天,父母哥嫂一切亲人,都死了!死的那么惨烈!当时,我就躲在角落里,看着你娘给你外公外婆舅舅收尸。你根本无法体会那种抱着亲人的头颅找尸身的心情。一般人见到那样的场景,会疯了的!易地而处,你会做什么选择呢?你娘唯一能做的,就是叫林家不敢轻易的害你。后来的这些年,随着年龄的增长,人慢慢的也成熟了起来。对当年的选择,她也不是不后悔!尤其是对你,又是想念,又是愧疚。人都年轻过,年轻的时候,谁都会犯错,你娘就曾跟我说过,对你的安排,是她这辈子做的最大的错事。”

    林雨桐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明空的话她听到心里了,这话也不能说有错。于是,她果断的转移话题,指了指还在昏迷的文慧长公主:“照你刚才那么说,她也是你的仇人。你的姐姐因为她的一句话而被活活打死。”

    明空看着文慧大长公主,“是啊!不杀伯仁,伯仁却她而死。当年,她的长子也不过十四岁,天之骄子的少年,看见一个婢女美貌,又是在他舅舅的府上,随意的调笑了一句,根本就没往心上去。谁知道会因为一句话而害死人呢。”说着,他指了指角落里的中年男子,“他就是当年那个少年,因为这事,给了他很大的冲击。后来听说靖安侯回去打了他一顿,躺在床上半年没起来。前些日子,我在大慈恩寺的供奉牌位的地方,看到了一个不起眼的牌位,那个牌位是给我姐姐的。而这个一直默默的供奉香火的,就是他。如今,满京城谁不知道这位靖安侯世子是个古板的人。他娶了一房妻子,没有子女,也没有纳妾。只过继了一个儿子。为人不喜多言,不管对男人还是女人,他知道了什么叫做言多必失。据说,从那次被打之后,这么多年了,他滴酒不沾!”

    年少醉酒的一次失言,最后的结果成了他一辈子的魔障。林雨桐有些知道明空的意思了。以靖安侯世子的身份,因为一个婢女的死自责至此,可见其心性。她有想起四爷当初打探来的靖安侯府的消息,知道这个长子向来跟文慧大长公主这个母亲不亲近。估计根子也在这里。

    明空轻笑一声:“大长公主这个年纪的人了,还能活几天。又经历了这么一桩事,受了惊吓。之后……靖安侯会责怪她临阵脱逃,而她的长子这些年也从不跟她亲近。到了这个年纪了,失去恩爱的丈夫,赢不回儿子的心。叫她活着要比死了更痛苦。再加上……宗室的罹难,没有她这个大长公主的促成,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南迁呢。她的心到死都不会安宁的!”

    林雨桐朝明空行了一礼:“你不是一个纯粹的和尚,但是我在你的身上,还是看到了宽恕。在知道了我在下游的时候,你选择了放火烧船,比起真刀真枪的杀戮,如今这样,死的人应该是最少的。宗室五岁之后,都要求学会游水。我想这一点,你也是知道的。你在逼着他们跳水自救!你没有背叛我娘,你执行了她的命令。你对得起甘家当年的援手之恩。”

    明空朝林雨桐一笑,心里仿佛一下就放下了一般:“永康帝的棺椁上我叫人浇了桐油,你即便叫人抢救也来不及了。”

    林雨桐明显了愣了一下:“活人我都救不过来,我管死人干什么?”

    明空愣了一下,这次是真笑了:“这话才对!活人都救不过来,救死人做什么。”他笑着笑着,容色就正了起来,“殿下,帮着你娘害死永康帝,看着金家的江山摇摇欲坠,我的大仇算是已经报了。从此,杀人的勾当我不会再做了。而今,除了你怀里的孩子,船上所有的五岁一下的孩子,我都叫人带走了。你了解你娘的性格,宗室的结局,不会好到哪里。这些孩子无辜,我带他们出家了。如此,才算是真的救了他们一命。一些风评好的女人,我也救了,就河对面。剩下的人,您相救就救,不想救就随他们去吧。虽说少不了有冤枉的,但宗室糜烂,不该死的事少数。”

    林雨桐这才朝明空行了一礼:“大师慢走!”

    这和尚不是个纯粹的好人,也不是个纯粹的坏人。能救下孩子妇人,能在最后关头以大局为重,宽恕了仇人,做到这一点,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她不能也不该要求太多。

    明空转身,抬脚就走:“别瞒着你娘,原话告诉她。她不会真的责难我的。”

    林雨桐赶紧问道:“那您知道了虚去哪了吗?”

    明空的脚步顿了一下,“等文采回来你就知道了。”

    怎么跟文采扯上关系了?

    可等文采嘴角挂着血,押着了虚过来的时候,林雨桐才明白了。了虚之前只怕早就被明空擒获了。他将了虚放出来,为的就是替自己试探一次文采。

    如今,见文采没帮着了虚逃走,而是真的将了虚带过来了。她还真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才好。视线在两人身上一转,才朝文采摆摆手,叫他放开了虚。

    “咱们没怎么正面接触过吧。”林雨桐看着了虚,问道。

    了虚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如今整个人都有些脱力。这样的人是怎么叫文采受了伤的。这是林雨桐暂时看不明白的事。

    文采松开了虚,了虚十分干脆,直接往地上一坐:“殿下请恕贫道不恭之罪,实在是累的很了!”

    林雨桐也不居高临下的看人,干脆蹲下:“不用这么讲究,我最佩服的就是有本事的人,你在我眼里,就是个有本事的人。”能在暗地里将势力发展成这样,这个人就不简单。何况他一手医术确实是不俗,这样的人才还真是难得。

    了虚诧异的看了一眼林雨桐:“殿下你在我眼里,却一直也没怎么往心里去。要不然,我也不会吃这么大的亏!连文采,你都这么快笼络过去了。比起宸贵妃,你也不遑多让。”

    “姑且当你这是夸奖。”林雨桐搓了搓脸,“我今儿可真是惊心动魄。我也真是累了,咱们也不废话。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你不能杀了我。”了虚十分笃定,“要不然,那些宗室的王爷们,即便你救上来,也活不了。”

    “你给他们下毒,想胁迫他们听你的?”林雨桐咧嘴一笑:“我救他们了,但谁说我一定要他们活了?只要暂时不死,剩下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了虚先是一愣,继而就有些了然。道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救人是救给天下人看的。而这些人暂时不死,却正可以说明此事的事情跟宸贵妃没有关系,他们就是活证人,证明宗室罹难是前朝余孽的阴谋。他呵呵一下,“我一直以为,宸贵妃是要赶尽杀绝的。没想到,她早猜到了我的心思,知道我会怎么逼迫这些人。所以,才有了你和明空这个贼子的这次行动。你们一个负责救被我下了毒的人,一个负责将我的人赶尽杀绝。还真是手段毒辣!”他看着林雨桐,“不过,殿下你的处境似乎也不好。你的母亲这次可是将你也算计在内了。她让你救人,就知道救上来的人会起到什么作用……”

    “你也不用挑拨。”林雨桐站起身,活动了活动有些僵硬的腿,“你这点伎俩在我这里没用了。你是自己自裁呢,还是……”

    了虚却猛地站起来:“殿下,其实咱们还是有许多事情能聊的。这江山怎么才能到你的丈夫,你的儿子手里?您真的不感兴趣?我们还是有合作的基础的。”

    “你再教我怎么对抗我的母亲?”林雨桐耻笑一声,“听起来很有吸引力,但其实都是狗屁!人之所以吃亏,就是因为心里的贪欲。那些王爷要是一早不听你胡说八道,而是阻止人马立马反抗,也不会演变成这样。说到底,他们从头到尾,都是死在一个‘贪’字上。我会重蹈覆辙吗?”

    了虚的眼睛眯了眯,“那就对不住了,公主殿下!软的不行,咱们只得来硬的。”说着,就看了文采一眼,“看你的了。”

    就见文采抬手将嘴角的血迹一擦,瞬间就站直了,哪里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林雨桐将视线落在文采的身上,手心里却已经攥住了武器。文采朝前走了一步,紧贴着了虚站着,好似要搀扶对方一下。然后,只在一眨眼间,文采动了,他的胳膊抬起来,猛地向前一捅,就见了虚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似乎不可置信一眼的扭脸看着文采,“你……你……你……畜生……”

    文采的手一松,了虚的身子就往下倒了下去。

    “为什么?”了虚强撑着,问了一句。

    文采淡淡的道:“你不是给我密信说,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得留在云隐公主身边吗?如今,我做到了。”

    了虚嘴角就翘起:“好好好……”他虚弱的喘着气,抬手指着文采,眼里的愤恨好似随时都能化为一柄利刃将文采给凌迟了。

    文采就那么看着,动也不动。慢慢的,了虚的手臂无力的垂了下去。

    “殿下!”文采跪在林雨桐面前,“我刚才去镇子上,半路上碰上了了虚。他想跟我一起,趁您不备,将你拿下做人质。我忌惮他的毒|术,只能佯装答应……”

    林雨桐却没管他说什么,只蹲下身,将手搭在了虚的手腕上把脉,然后她眉头微微皱起,抬手就将手里的匕首插在了了虚的心脏上,“你的匕首扎在他的后背,看似伤到了要害,可是……巧了!它就刚好插|在了心肺之间那么一点点缝隙上。这个位置可不好找,不能不说他的运气真好。你说呢?”她一把将匕首抽出来,用带血的匕首挑起文采的下巴,“不过现在是真的死了!我补了这一刀,保证他再也活不了了。文采啊!你别告诉我,你那一刀,真的只是巧合?”

    文采的面色微微的变了:“殿下的医术才真是出神入化。这一点,在下真的没有想到。”

    “怎么?”林雨桐哼笑一声:“还真是演得好!如此,既能叫他顺利的假死脱身,又能叫你取得我的信任,不能不说,谋划的真好。”

    文采直直的跪下去。对着林雨桐就磕头:“殿下!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一刀……再加上今晚上他在冰水里泡了不短的时间,又穿着湿棉衣……他这么大的岁数了,元气伤了,活不了多久了。他确实是想叫我对殿下动手的,但是我没有。我已经背叛了……但实在不想叫他就这么死在我的手里。不管怎么说,因为他,我才能长大……”

    林雨桐没有多说话,只伸出手,手心里多了一粒药丸:“吃下它!”这前朝的余孽肯定还有漏网之鱼,要想一网打尽,那么,文采还得用。她现在无从判别文采的话的真假,所以,就得捏住文采的命脉。尽管这手段未必光明。

    文采看了林雨桐一眼,将药丸塞在嘴里就吃了。林雨桐注意到,文采是将药丸咬碎了,一点点的往下咽的。她的眼里马上就多了几分玩味:“怎么?分析出这药的成分了吗?”文采肯定也是懂医理的。看他的动作,就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别费劲了,你跟了虚的关系非同一般,知道他的医术厉害,我能拿普通的药糊弄你吗?给你吃的都是宝贝,里面的药材都已经绝迹了,吃一颗少一颗了。我还心疼着呢。但愿你能发挥的价值,比我给你吃的药的价值大。”

    文采的心就疯狂的跳了起来,这位殿下年龄明明不大,为什么在他面前总是又一种无所遁形之感。

    马蹄声传了过来,林雨桐停下脚步正想着谁来了。就见一人一马到了近前,从马上下来的人正是黑玫。

    “怎么了?”林雨桐面色一变,“出什么事了吗?”

    黑玫赶紧道:“殿下,瑜亲王,宁亲王都找到了,两位王爷如今的情形不好,说是中了前朝余孽的算计。听说我们是殿下派的人,就急着要见您。另外,村里的大夫医术实在不怎么样,怕是得回京城请太医。两位王爷还有其他好几位宗室郡王,那症状像是中|毒了。”

    还当什么事呢?就这个!谁有功夫搭理?救上来就行了!

    林雨桐嘴角抿了抿,叫黑玫去传话:“你告诉他们,就说呆在城外实在是危险,先叫乡民们想办法将人往京城送。送到了京城就付账。不管是牛车驴车板车独轮车,只要能将人送回去,怎么都行。先紧着活的!”说着,就指着一边的草棚子,“你顺便去镇上组织人手,将这些人先期送往京城。”

    黑玫应了一声,这才低声道:“冯将军那里传来消息,陛下的棺椁烧没了。”她有些丧气,今晚救多少人功劳都白瞎了。叫皇上死无葬身之地,这罪过可就大了!

    林雨桐拍了拍黑玫的胳膊:“去吧!没事,有我呢。”

    黑玫刚走,温云山又从宛平派了人找了过来。“殿下,老帅的急信!”

    林雨桐面色一变,应该是斥候有些消息。她打开信纸,就着火把一看,顿时面色就变了:“五万人马,已经入关,距离京城只有两天的路程了……”她闭了闭眼睛,心里反倒稳了下来,“走!回京城!”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