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 庶子高门(80)三合一
    庶子高门(80)

    天蒙蒙亮的时候,林雨桐准点的回到了温家的别院。

    三喜松了一口气,赶紧上前问道:“主子,是要梳洗吃饭,还是再歇一歇。”

    “我再睡会。”一晚上的折腾,浑身都疼。林雨桐随手将衣服脱了,躺在榻上就裹上被子,她是真累了,“一个时辰后叫我。”事还多着呢。

    三喜应了一声,就轻轻的退出来守在了外间。不大功夫,黑玫就走了进来,低声道:“三喜姑娘,那三个人醒了……”

    三喜就明白黑玫的意思了,朝里面看了一眼,到底没进去打扰。想了想才道:“不用特别的看管他们。随他们自由活动。吃的、喝的、用的,跟我一样。在这些事上,别亏待了他们。”主子就是要杀人,也会给个利索的。干不出叫人受零碎罪的事。

    黑玫见三喜能拿事,就应了一声,朝外走去。

    文雅醒来,见已经不是地牢了。她梳洗过后,心里多少还有些忐忑不安。等看到文采的时候,脸上才露出点笑意,“文采哥,他们放了咱们了。还算她说话算话。”

    文采心里摇摇头,这丫头还是这么简单。他有些无奈,但有些事情还是不能跟她往深了说,只道:“一会子你就去屋里伺候,别惹人家,省的叫她再把你给关起来。”

    文雅愣了一下,听这意思,好像文采哥以为林雨桐是想给他们点教训才关着他们的。丝毫都不知道她在暗地里打探自家的消息,而自己也已经背叛了……

    想到这里,她心里有点不自在。但随即想到,林雨桐还是很讲信用的,至少没有将自己背叛的消息透露出去。她谨慎的问:“姑姑呢?”不会姑姑也放出来了吧。她从心里对文静有些惧怕。自己从小到大,说了多少慌,但从来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只要她对着自己看一眼,那自己撑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得全招了。

    文采不用看她都知道她想的是什么,脸上带着几分无奈的道:“姑姑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只有她算计别人的,哪里容得下别人算计她?估计心里有些恼了,跟那位公主起了冲突。那位是天之骄女,这天下比她尊贵的能有几个人?哪里受得了姑姑的话?所以,将咱们都放出来了,就只扣着她不放。如今,姑姑不在你身边,你就更得谨言慎行了。要不然,老祖只怕怒了,没咱们的好果子吃。”

    文静生生的打了一个冷颤,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这就去伺候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乖乖的装孙子去!”说着,麻溜的往正屋跑。

    文采站在屋檐下,慢慢的收回视线。文武从后面拍了文采一下,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武叔,没你这么吓唬人的。”文采扭头看了文武一眼,低声道,“糊弄文雅那丫头呢。她脑子简单,知道的越少,活命的机会越大。”

    “怎么?”文武的面色一寒,“那位……”他抬抬下巴,朝正屋的方向扬起,“是不愿意叫咱们跟着?”

    文采叹了一声:“上位者都有自己的性格,这位也是说一不二的主,知道这次被亲娘利用了,心里能舒坦?可宸贵妃是亲娘,她能拿自己的亲娘怎样?不过是咽不下这口气,给咱们一个下马威罢了。姑姑在咱们四个中间是拿事的,擒贼擒王的道理,人家懂。这不,咱们被放出来了,姑姑却被扣着。咱们不轻举妄动,乖乖听话,姑姑自然是无事的。”

    文武这才有几分了然的点点头,眼里却闪过一丝亮光,低声道:“小采,你心里要有数,如今这样未尝就不是好事。自从咱们到这位公主身边开始,你就是主角。只要你顺利的留下,咱们的目的就达到了。有时候,必要的牺牲还是值得的。我想文静也会明白这个道理的。”

    文采的面上就有些犹豫和胆怯,半晌才道:“这个道理是没错。但那毕竟是姑姑……再说了,老祖知道了会怎么想?还不得以为我翅膀硬了,要单飞了。不行!不行……”他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这样坚决不行!哪能做这么没良心的事呢?我不是这样的人,武叔可别陷我于不义!”

    文武马上按住文采的肩膀:“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个决定是我做的!我去跟老祖说。你现在只管听命就是了,别的你都别管……我去院子外面活动活动,顺便将消息送出去。小采啊,武叔不会骗你!所做的一切决定都是为你好。要听话!”

    文采嘴角动了动,才叹道:“姑姑是长辈,我以前听姑姑的。现在武叔是长辈,我自然愿意听您的。您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文武的脸上这才有了笑意,拍了拍文采的肩膀,转身大踏步而去了。

    文采看着文武的背影眼睛眯了眯,他没有提醒文武,这院子四处都藏着眼睛。这里的婢女也不说一般的婢女。由文武跟老祖汇报这里发生的一切,比自己说,可信度要高的多。可老祖一定不会知道,这四个人里面,唯一一个不知道真相的,也恰恰只有文武。

    他转身,也朝正屋走去,静静的站在门口,等着里面的这位公主的召唤。他此刻的心里,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想法。但是急切的想摆脱原来的生活,这却是真的。他得想办法在这位公主身边立足,自己对她总会是有些用处的。如此,自己才能活下去。要是想活的更好,还是得靠自己这个恩主,等自己真的能得到她的有两分垂青的时候,就差不多了。当然了,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很低。自己的容貌自己很清楚,可也并没有在这位公主的眼里看到除了两分欣赏之外的任何褒义的神色。所以,脚下的路还很长啊!

    林雨桐醒来的时候,三喜就将三个人的事说了一便。包括文采跟文雅和文武说的话。她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洗漱了之后,才去了外面,就看到文雅在摆饭。

    “没给我的碗里吐口水吧。”林雨桐坐在桌前,问了一句。

    文雅翻了一个白眼,憋气的道:“殿下,奴婢不敢。”

    “不用自称奴婢。”林雨桐说着,就摆摆手:“你去通知文采和文武,赶紧收拾东西,咱们一会回京。”

    回京?

    昨天不是才来吗?这个神经病!这么远的距离当这是遛弯呢。

    林雨桐却不管她,只扭头对三喜道:“你也去准备,这次你跟着回京。”外面眼看就乱起来了,三喜还是在府里更安全。

    三喜朝外看了看:“那这别院……”

    “我还要用。”林雨桐见文雅出去了,才小声对三喜道:“你去叫黑玫来,我有话吩咐她……”

    黑玫是个黑壮的姑娘,长的浓眉大眼,其实并不算丑。

    “殿下!”她进来行的是军礼,对林雨桐也极为恭敬。

    林雨桐看向黑玫:“我知道你是温家的人,你们都是温家出身。如今,你们暂时归我调度,这次事情过后,我会建议朝廷组建一支女子卫队,授予官职。你们的战功不会被埋没!”

    黑玫眼睛一亮,单膝就跪了下来,“多谢殿下。”她的声音叫人听着觉得低沉,好半天她才道,“我们这些姐妹,都是从小习武。要叫我们跟其他的姑娘一样,找个粗鄙的汉子嫁了,整天柴米油盐,这日子我们也过不得。不说我们这样的,不好说人家,即便有那穷汉鳏夫愿意娶的,这日子也过不好。我们不会女红,不会下厨,不会做什么家务活。夫人走的时候叫交代过我们,说能不能有个好前程,好归宿,就看殿下是不是对我们满意了。所以,请殿下放下,有什么用的到我们,只管吩咐便是。”

    林雨桐心里一叹,看着眼圈已经红了的黑玫一眼,一个个姑娘练得跟女金刚似得,是不符合大众的审美。条件好的,看不上她们。条件不好的,她们又看不上。“起来吧!近前来……”

    黑玫起来,凑近林雨桐。林雨桐附在黑玫的耳朵上低声说了几句。

    就见黑玫脸上的神色半点都没动,就朝林雨桐点点头:“殿下,您放心,一定办妥当。”

    林雨桐对黑玫的反应很满意,吃了饭,就带着三喜和三文起身,又返回京城。

    这一路上,为了赶路,林雨桐没让三喜自己骑马,而是自己带着她。等到半下午的时候,才到了府门口。

    三喜下了马,林雨桐就看了文采一眼:“你们三个跟着也进去吧。我要进宫,你们不用跟着。”说完,也不管他们怎么想,就直接打马离开。

    她这次回来主要是为了见金成安的,毕竟调动五城兵马司的人,没有金成安的配合,根本就做不到。

    但这昨儿刚走,今儿就回京,不敢甘氏打个招呼,就更容易惹人怀疑。这才有了她急切的进宫的事。其实,她也真想再探一探甘氏的态度有没有转变。

    这一路走来,发现街上的人多了起来。看来,前几天那所谓的闹鬼的传闻,已经被压了下去了。可等到了宫门口,看着一个个排着长队的马车,才发现今儿是正月十五了。宫里只怕有宫宴,这些都是要进宫赴宴的。最近真是忙晕了,连元宵节都忘了。

    不管这队伍怎么排,看到林雨桐都得让路。一般的家眷看着这么高调的公主还觉得好奇,但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最近这段日子,这位公主骑马进城出城频繁的很,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忙什么。如今看这样子,也不像是专门赶来赴宴的,这身上还穿着男装呢。

    林雨桐不管别人怎么猜,这次更是直接骑着马进了宫。直到内宫门口才将马扔下,去了御书房。

    甘氏早就得了消息,见林雨桐不等通报就闯了进来,眉头就皱了起来:“你这是闹什么?骑马进宫!闯御书房!这朝上还有御史呢,你这是要等御史参你一本还是怎样?”

    林雨桐将手里的马鞭往一边一扔,“您还问我想怎么样?我倒是想问问你,您想怎样?那文采是怎么回事?您这是扔了我一次还不足兴,还得再卖我一次才肯罢休么?要是外祖父和外祖母还活着,我倒要去问问,他们是不是也是这么对你的!”

    甘氏的脸上先是愕然,然后就变成了煞白。这话可真是捅了心窝子了。

    来福悄悄的退了出去,何嬷嬷从侧殿了赶紧过来,“殿下怎么说这样的话?哪有亲娘不疼孩子的?您说这话可就没良心了……”

    林雨桐却一脸倔强的看着甘氏,半点都不肯退让。

    甘氏指着林雨桐,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你这冤家!有这么跟自己亲娘说话的吗?”

    “那有亲娘这么办事的吗?”林雨桐比她还委屈,“你想过我的感受吗?算计了那么多多寡,算计了那么多得失,您怎么就从来没将我的感受算计在内?你有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

    “我做哪一件事不是为了你好?”甘氏将眼泪擦了,对何嬷嬷道,“你去……你去叫林长亘过来……”

    “不许去!”林雨桐眼睛一瞪,“叫他做什么?他要是有脑子,事情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她的眼圈红着,却一副倔强的样子,眼泪也不肯往下掉,脸上更是带上一副嘲讽的表情,“他只记得对您有愧疚,对我?那是看在您的面子上才对我愧疚两分。您这幅样子叫他看见了,他会二话不说就拿巴掌呼我,你不信叫去叫来试试?”

    何嬷嬷只觉得鼻子一酸,眼泪就跟着下来了,朝甘氏看去:“主子!您跟姑娘好好说话。”

    甘氏闭了闭眼睛,从胸口将手拿下来,才摆手叫何嬷嬷出去,等屋里就剩下母女二人,谁都没有说话。就这么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相互对峙着。

    良久,甘氏突然道:“吃饭了吗?”

    林雨桐将大氅一脱,仍在一边的榻上。然后摇摇头,往椅子上一坐。

    甘氏将桌子上的云片糕拿过去,放在林雨桐面前,才道:“事情不是你想想的那个样子。”

    “又打算骗我?”林雨桐扭脸看着甘氏,眼里全都是怀疑和受伤。

    甘氏的心一下子就跟被针扎了一样,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不是骗你!孩子,你要相信我!不愿意告诉你,隐瞒你,这不是在骗你。这是不愿意让你沾这些脏事。你的性子我知道,你是能站在阳光底下都叫人找不到影子的人。我又是觉得担忧,但又觉得无比的侥幸。你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心里还能没有阴霾,还能灿烂的活着。这多难能可贵啊!没有我的时候,你都能这么干净,没道理有我这个当娘的在了,还叫你脏了手。这些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算计人的事,有我这个当娘的!即便……背负满身的骂名,对我来说,有什么要紧。你只要乖乖的在娘的身后,我这当娘的,就能叫你永远都干干净净的。所有的污糟,我都背了,好不好?这些事情,你别问,也别管。只做你该做的,好吗?”

    “只做我该做的?”林雨桐深吸一口气,“那您告诉我什么是我该做的?听从您的安排,就是我该做的?”

    甘氏的语气微微一滞,“听话,做个听话的孩子,就这么难吗?”

    林雨桐在甘氏的注视下点点头:“难!太难了!做父母的总说孩子不听话,可他们总忘了,孩子是个人,有意识有想法的人,而不是提线的木偶。”

    甘氏的眉头就皱起来了:“你还是因为那个文采在你身边的缘故才专门回来跟我闹的?”

    林雨桐却坦然的看着甘氏:“我不想骗您。事实上,是我将他们都关了起来,就差没严刑拷打了。这四个人良莠不齐,很容易打开突破口,所以,有些事我还是知道了。尽管我知道那不可能是全部。”文静被关着,这事自己得给甘氏一个交代。要不然,了虚也会找甘氏说的。自己适当的坦诚,会少许多麻烦。

    甘氏眼里闪过一丝愕然,然后轻笑一声:“你还真是胆大!我派去你身边的人说动手就动手,你还真是……”

    “恃宠而骄?”林雨桐嘴角带着几分嘲讽,“我倒不知道我有什么宠可恃的?”

    不是恃宠而骄你敢这么说话?这道理没法说!越说越僵!

    甘氏被噎了一下,迅速的转移话题,“那个文采你看不顺眼,以后怎么处理,随便你。但现在他还必须留在你身边。”

    林雨桐眉头也皱了起来:“您觉得您在利用他们,但就不担心他们也在利用您?”

    “利用这事……从来都是相互的。”甘氏不以为意,嘴角还轻轻的翘了翘,“你放心,没有把握的事,我不会做的。”

    “可要是有万一呢?”林雨桐看向甘氏,非常的执着。

    甘氏朝外看看,天已经黑下来了,今晚上还有晚宴,皇上皇后都不能出席,自己再不出去,就不像话了。况且今晚还有大事呢,哪里能这么耽搁下去。她直接道:“没有万一!你不要跟我纠缠这些了。既然回来了,就赶紧洗漱换衣服,晚宴你也要参加。”

    说着就起身,“我也该去准备了。”

    林雨桐看着甘氏的背影,闭了闭眼睛,这话题没办法说了。

    她从御书房出来,去了北辰宫,给肚子里塞了点东西,才去梳洗,换衣,打扮。

    “殿下,您这段日子可瘦了不少。”身后的宫女一边帮林雨桐梳头发,一边看着镜子中的人低声道。

    林雨桐看着镜子中有些消瘦的脸,点点头,“麻利些吧。”人一天十几个小时的运动,能不瘦才怪。

    元宵节的宫宴,尽管没有皇上和皇后的出席,还是一样的热烈。

    男女没有隔开,都是以一家为单位,分案几入座的。林雨桐来的晚,到的时候,人都坐满了,酒菜都已经摆上了。

    众人见礼,林雨桐微笑着叫起,这才在众人的视线之下,坐在今儿的座位上。

    等坐下了,才有些恍然,今儿这座位可不对。上首的位子,只有一个,却是甘氏坐着的。而自己的位子却是摆在东面的上首位置。只比甘氏的座位往下一点。

    这以前可是太子的位子。

    林雨桐赶紧起身,对着甘氏道:“请母妃赎罪,儿臣僭越了。”

    甘氏在上首坐着,只笑了笑,来福就从后面闪出来,对林雨桐拱手道:“殿下只管安坐,今儿这是陛下吩咐的。”

    永康帝早就在棺材里安息了,哪里会有什么吩咐。

    林雨桐看了甘氏一眼,到底是坐过去了。顿时只觉得如坐针毡一般。

    郭常和离林雨桐最近,作为知情人,哪里不知道这是甘氏在扩大她在朝中的影响,但这话,他却不敢说,更不敢露出一点别的神色来。

    瑜亲王等几位王爷不停的看向林雨桐,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心里不乐意。

    甘氏出声道:“我瞧着这几个小子都不错,上前来叫我瞧瞧。”

    指的是宗室众人带进来的孩子。这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瑜亲王的脸上这才有了笑意,忙回头看了一眼,各家都出来一个小子。这些孩子年龄都不算小,瞧着都是十二三岁的年纪,说大不大,说小吧,但绝对都到了懂事的年纪了。

    甘氏一个个的叫过去细问,连着考校了几个问题,脸上就露出满意的神色。随即就看向林雨桐:“云隐,你觉得呢?”

    瑜亲王这才恍然,这皇上就留下这一点亲骨血了,得不到这位的认可,跟这位不亲近,宸贵妃是绝对不会点头。她如今打着皇上的旗号安排这样的座位,为的就是叫他们知道这位公主的地位吧。

    他收起脸上的那点不满,看着林雨桐的眼神就带着几分善意。好似期待着林雨桐对几个孩子的评价。

    林雨桐也没那么高冷,顺手就赏了几个孩子东西。身上没有,也没准备,这不是问题。何嬷嬷在一边支应着。

    甘氏这才笑道:“过了正月,就进宫念书了。有的是时间亲近……”

    林雨桐直觉得,甘氏坐在这个权利中心,真是跟玩火差不多。永康帝的死讯,再不宣布,可能真要出事了。她不能总这么玩平衡吧。

    心里思量着这些事,她的头都不抬,只坐在案几后,吃着菜。夹着小黄瓜蘸酱,凉凉的水水的,只叫人从心里觉得舒服。

    大殿里,觥筹交错。事先不知道排练了多长时间的歌舞,更是将气氛烘托到了极点。轻歌曼舞的,可谁知道危险在距离京城越来越近了呢。

    温云山和徐茂才派出去的斥候去打探消息了,也不知道如今有没有回来,是不是带了消息回来。

    心里正惦记这事了。就听到大殿里突然就静了下来。她抬起头看去,就见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一身白袍走了进来。行了礼,然后才起身。紧跟着,有几个宫人抬着几架屏风走了进来,将这白袍男子给围在了中间。等人都散去,大殿里突然传来潺潺的流水声,紧跟着是虫鸣鸟叫。不少人都四下里看了起来,从哪来的这声音。

    林雨桐眼里闪过一丝惊愕。这是口技吧!

    这口技的水平,林雨桐还真是从来没见过。耳边有水流声,有风声,有各种虫子的叫声,有鸟儿的叫声连着扑腾着翅膀飞起时发出的声音。这一瞬间,仿佛叫人一下子回到了夏日的清晨,这就是在倾听山林的声音。慢慢的,别的声音都淡了,只有清越的鸟儿的鸣叫声,这是画眉的声音。不大功夫,大殿里,就真的飞来了一只画眉。这画眉林雨桐认识,是甘氏在宫里养着的玩意,平时也不用笼子关着它,随它飞去哪。这家伙也是被喂的懒了,永远都在皇宫这一亩三分地里转悠,从不出去。此时它围着屏风不停的飞,好似在找寻它的同伴在哪。

    屏风里面啾啾一声,它就回应般的啾啾一声。不大功夫,鸟叫声此起彼伏,像是两只鸟在聊天一般,你一句,我一句,好不热闹。叫听着的人,也不由的露出会心的笑意。

    突然,箭簇破风的声音突如其来的传了过来。围着屏风飞的画眉惊慌的惨叫一声,嗖一下就往出飞去,慌不择路之下,还撞在了柱子上,又是惨叫一声,撞落了两根羽毛,这才低空逃一般的飞了出去。

    可里面的那只跟它聊的很亲热的‘鸟’,却没那么幸运。箭簇声之后,就只有戛然而止的短暂的鸟儿的尖叫声,紧跟着,是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这是鸟儿被射下来了。

    不说别人是什么感受,就是林雨桐自己也被气氛所感染,觉得这狩猎之人未免太残忍。还没等人抱怨呢,就听到一阵阵马蹄声,带着金戈铁马的铿锵之力,让人的心都提了起来。不少人都忘了这是口技,只觉得危险就在跟前,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

    战鼓擂起,冲锋的嘶喊声,对阵的刀剑碰撞声,人的呻|吟声,骨骼断裂声,断气前粗重的喘息声,将战场的气息,就这么带到了大殿上。

    林雨桐挣扎着将自己的心神从这个幻化出来的战场上挣扎着拖出来,这才有功夫四下看看,却见大殿里不少文官脸都白了,再细看的话,那双腿大概也在发抖。更有女眷们,甚至都快抱成一团了,可见她们心里是多惶恐。

    她不由的想起那句话,两股战战,几欲先走。

    这样的技艺,还真是神乎其技!

    心里感叹了一遍,摇摇头,夹了一筷子莲藕刚要往嘴里塞,一下子她就僵住了。

    为什么她会闻到血腥味?

    技艺再精湛,也不会影响到人的嗅觉吧!

    林雨桐细听,满耳朵都是喊杀的声音,刀剑的碰撞声,求援声,呐喊声,已经高度接近战场上的声音了。可这偶尔发出的撞击声,还有开关门的吱呀声,连同这满鼻子的血腥味。叫她马上意识到,这已经不是刚才模拟的野外大战,而是……外面真的在拼杀!

    她朝甘氏看去,就见甘氏的神色清冷,哪里有一点被口技吸引注意力的样子。她的嘴角此时微微翘着,手放在腿上,手指在大腿上一圈一圈的划拉着,似乎是在算计着时间一般。

    也许是林雨桐的目光太过有侵虐性,甘氏马上注意到了,就微微偏头,朝林雨桐看了过来。见林雨桐神色清明,眼里带着焦急和询问,她就愕然了一瞬,没想到,骗过了这么多人,却还是没骗过她。甘氏严厉的看了林雨桐一眼,示意她不许动。

    林雨桐就垂下眼睑,默默的将莲藕塞到嘴里。甘氏这到底是想干什么?

    猛地,一声重物跌落的声音响起,其他人还没明白呢。林雨桐和坐在大殿门口的人都看到了,这重物跌落的,是一个倒在大殿门口的浑身是血的人。

    “啊——”一个女人尖叫声叫大殿里的人瞬间清醒了过来。

    金成安起身,将格挡着的屏风推倒,这才发现,里面只有一人、一桌、一椅,一扇、一尺而已。只是这是这人,早已经成了死人,静静的趴在桌子上。

    林雨桐心里一叹,手艺这么好的艺人,就这么死了。多可惜啊!他这是生的时机不对,要再过数百年,他这样的,非得大红大紫,火遍全世界去。

    她在这里开小差,可大殿里已经乱了。这会子就是再迟钝的人,也知道宫里这是出事了。

    甘氏起身,“诸位都安坐吧。今晚这场变故,实在是没想到的。但本宫相信邪定是不胜正的。这皇宫大内,不是谁说闯就闯的。即便真有事,那有事的也是皇上皇后和本宫……”她说着,就朝林雨桐看来,“还有公主云隐。跟大臣没有任何关系。”

    这话也对!

    但臣子却不敢应,几个武将已经起身,“末将等拼死守护娘娘和公主无恙。”

    郭常和和几个尚书对视一眼,又朝几位宗室王爷看去,他们都坐着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多多少少的,他们从里面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此时,外面的喊杀声慢慢的停了,林长亘带着人,押着一个披散着头发的人走了进来。

    “娘娘,逆贼已经尽数诛杀!”林长亘说着,就起身,将站在一边坚决不下跪的人的头发嚯开,一张脸就这么露在了人前。

    “啊?”

    “啊!”

    太子?

    太子!

    怎么会是太子?大殿里瞬间就炸开了。

    甘氏满脸都是惊愕,然后才浑身都颤抖的站起来,指着太子:“你……为什么?你这是为什么?”

    林雨桐却朝太子看去,此刻的太子眼睛根本就没有焦距,这不是吓住了,而是中了药了。她心里有了这么一个结论,就马上明白了。太子只怕是早就落在甘氏的手里了。今晚上这一出,从头到尾,都是甘氏演的双簧。而林长亘就是这个配合她的人,禁卫军杀的这些人应该是真的,但这些人却不是什么太子的人,而是林长亘安排好的人。这不是什么厮杀,根本就是一场屠杀!

    就听林长亘道:“都是臣的失责!太子带人回宫,臣没有禀报就放行了。”

    甘氏马上接话:“这不怪你!陛下盼着太子早日回来,早就下过口谕给你,这宫里的大门,对太子永远是敞开的。你也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办事,何罪之有?你不仅无罪,还有功!若不是你,这大殿上这么多人,只怕都难逃被杀的噩运。”

    刚才还说人家要命也不会要这满朝大臣的命,这会子却成了林长亘救了这么多人的性命了?还真是……

    林长亘看了甘氏一眼,“谢娘娘不罪之恩。臣还有话说……”说着,就看着大殿里的众人,好似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一样。

    甘氏摆摆手:“说吧。事无不可对人言。这大殿里都不是那没谱的人,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是不能往外说的。”

    林长亘这才从怀里掏出一张绢帛,“这是从太子身上搜出来的……好像是边关发来的八百里急报……臣不敢肯定……”

    郭常和却一下子扑过去将急报抢过去,展开看了看,紧跟着面色大变,不管今晚这事是谁是谁非,这都不要紧。要紧的是,按照这急报上的内容,京城危矣!

    众人看着郭常和正不解,就听殿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跟着就是来福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娘娘……娘娘……不好了……陛下他……”

    甘氏身子晃了晃,指了来福,“陛下……陛下……陛下他怎么了?”

    “陛下……他……”来福趴在地上痛哭失声,“陛下他知道太子的事,惊怒交加……驾崩了!”

    原来如此!林雨桐眼里闪过一丝了然……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