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9章 庶子高门(73)三合一
    庶子高门(73)

    林长亘从大殿里出来,被冷风一吹,头脑似乎也清楚了一些。他此时才反应过来,今儿自己知道的到底是多大的事。心里能不害怕吗?后背的冷汗一下子都下来了。

    如今皇上死了,却秘不发丧。太子又偏偏不在宫里。甘氏刚才的话,明明是暗示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叫太子回宫。

    秘不发丧这事,肯定是朝中大臣商量之后才决定的。但是阻拦太子回宫,这肯定不是这些大臣的意思。而是甘氏瞒着大臣们安排下来的私活。

    他不由的抖了抖,这事真要被人抓住把柄,可就是谋逆。他抬起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好似不适应太阳照在积雪上反射出来的光线,总觉得今儿的光线格外的刺目。他心里其实是有些惧怕的!这些年来,他一直碌碌无为,但也算是把家业给保下来了。可如今呢?真要这么拿一家老少的命掺和进来吗?

    他长长的叹了一声。自己是对甘氏和二丫头,终归是有所亏欠的。只当是帮甘氏和二丫头了。再说了,俗话说富贵险中求,要真是二丫头能赶紧生的儿子来,这江山……还真就可能到了自家外孙子身上。就这么迷迷糊糊,心里闪过千种想法,万种念头,神情有些飘忽的出了宫。

    甘氏重新回到屏风后,倚在榻上,不知道在思量什么。如今,折子都拿去议事处去了。她一下子变的清闲起来。可心里的事一点都不少。

    何嬷嬷进来低声道:“主子,公主那边已经处理妥当了。端亲王留下的人都被殿下清理干净了,统领徐茂才亲自将殿下送回大慈恩寺。只是……”

    甘氏诧异的挑眉,打断何嬷嬷:“这次的事她自己处理的?没用暗中保护她的人出手?”

    何嬷嬷摇摇头:“明空大师传来消息,在半路上,两个派去保护的殿下的人就被甩掉了。因此……昨晚是个什么情况,他也说不清楚。”

    甘氏面色微微一变:“怎么被甩掉的?是在他们接头以前,还是以后。”在接头之前,证明她们被林雨桐发现了,那么在之后,就是被徐茂才的人发现了,她们跟不上倒也算是情有可原。

    何嬷嬷心里一跳,“是在之后。应该是被徐茂才的人给发现了。”

    应该,而不是肯定。

    甘氏的眉头却皱的更紧:“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诈?军中的那些兵痞子,可不是那么容易收服的。”

    何嬷嬷就笑:“殿下聪明,这一点确实是很多人都比得上的。殿下又不是跟他们打架的,就那一群粗汉,论起斗心眼,把他们捆在一块,都不够殿下瞧的。”

    甘氏没有说话,这世上的事哪里有那么简单,谁也不是傻子。这里面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事。“等桐桐回京城了,就马上叫她进宫。”

    何嬷嬷应了一声,正要出去,又想起什么似得停住脚,有些沉吟,半晌才道:“林长亘……这人靠的住吗?”在她看来,这林长亘就是个耳根子软的窝囊废,根本就不堪大用嘛!

    甘氏摆摆手:“他这样的人,我一眼就能将他看的透透的。而且,稍微给点甜头,就马上能奋不顾身。能力大小不重要,重要的事足够好用。这个时候,只要好用,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可就是感觉,主子像是在出卖色相。这叫何嬷嬷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林雨桐回京城,直接就往宫里赶。可能是宫里已经接到消息,林长亘正等在宫门口。他一身戎装,看起来倒也又几分儒将的样子。

    “去哪了?怎么才回来?”林长亘抬头看天,已经要黑了。这大晚上的,也就她能随意的这么进出皇宫。

    林雨桐不需要对林长亘交代什么,见周围没什么人靠近过来,才低声道:“您这个位子,现在可一点也不好玩。出一点纰漏,一家子老老小小就都得搭进去。”这绝对不是吓唬他的。

    林长亘叹了一声,低声道:“我知道,可是你娘……她不容易。我现在不帮她,谁能帮她?”

    果然两人之间打的是感情牌。

    林雨桐知道了这一点,就不再言语了,点头笑了笑:“那您忙吧。我就先进去了。”

    找个看门的,确实没有比林长亘更合适的。不担心秘密泄露,更不用担心忠诚的程度。

    “见到你父亲了?”一进大殿,甘氏就这么问了一句。

    这么肆无忌惮,没有半点遮拦的问话,就知道这宫里被甘氏把持的有多严密。

    林雨桐应了一声,进门先将外面的衣服脱了,盘腿坐在榻上:“今晚我就不出宫了,我在宫里陪您吧。”

    “你知道了?”甘氏看了林雨桐一眼,眼里带着几分打量。

    林雨桐干脆连大衣服也脱了,只穿着小棉袄,紧身的小棉裤,光着脚往榻上一歪:“我猜出来几分。具体的却也不知道。”

    具体的你也不需要知道。

    甘氏低下头,顺手将热茶推过去:“你怎么想的?”

    林雨桐深吸一口气:“那个议事阁的事,是我听明空大师说的。从现在看,这议事阁自然是挺好的。作为过渡阶段,可行。可是后遗症也很多……”

    就比如□□哈赤死后,皇太极继承了汗位,但是却是跟推举皇太极为汗的其他三大贝勒并列同朝。这在大清的历史上,称为四大贝勒时期。可等皇太极坐稳了位子,其他的三个贝勒哪个得了好了?死的死,谋逆的谋逆,就是大贝勒代善,儿孙也齐齐死的一遍。

    再比如顺治皇帝死后,册封的四大辅臣。索尼,遏必隆,苏克萨哈,鳌拜。

    虽说最后都是皇权胜了,赢了。但是这中间,君臣朝堂,又经过了多少残酷的斗争!

    而甘氏如今做的,其实就是这么一件事。这议事阁七个人权力不可谓不大,可这权力放出去容易,想收回来难。

    甘氏不想林雨桐别的一点都不问不说,却直接点了议事阁,还一眼就看到了问题的实质上了,她笑道:“七个人,先放在一个笼子里,相互去咬吧。咬出结果了以后,咱们再说。”总是有那么些头脑发热的人,利欲熏心,权力欲膨胀。“他们斗开了,斗的你死我活了,我才能出面给他们断官司。”

    林雨桐就想到了苏卡萨哈斗鳌拜,结果苏克萨哈拿着鳌拜的罪证都没斗赢,因为康熙拿鳌拜暂时也没办法。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拿了苏克萨哈的人头,安抚了鳌拜。

    只有他们先斗起来了,彼此才会找对方的把柄想将对方干掉。如此一来,可就是两败俱伤,而甘氏坐在上面,坐收渔翁之利。

    林雨桐揉了揉额头,这其实就是另一种形式的钓鱼执法。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犯错,然后纵容他,直到不可收拾的时候才出手。她转移话题,“可您想过没?这秘不发丧,又能拖多久?”

    甘氏皱眉:“我心里拿不准的就是这个。”

    林雨桐就知道会是这样,她干脆也不问了,却说起了这次出去的事:“我这次过去,见到太子了。”

    这话一下子就叫甘氏愣住了:“人呢?你没带回来?”

    “起了点冲突,这次着实是有些凶险。”林雨桐一副后怕的样子,“最后还是被人给救走了。”

    甘氏一下子就坐起来:“那你是怎么安排的?”

    “端王余孽挟持太子,意图谋反,尽皆被诛杀。太子已经被救回。”林雨桐看向甘氏,“消息放出来了,只是往下,又该怎么安排?”

    这些大臣要是再不见太子,估计就要忍耐不住了。

    甘氏摆摆手:“你先去洗漱,然后吃饭歇息。这事不用你管,我来安排。”

    林雨桐没言语,只点点头,她这确实是累了。一天一夜没合眼了。

    第二天一起床,林雨桐见甘氏不在,也没停留,起身就出了宫。可到家里还没坐稳呢,三喜就禀报道:“石中玉石掌柜的来了。”

    她这个时候来有什么事?

    石中玉进门,急忙道:“出大事了,您听说了吗?”

    最近出的大事还少吗?林雨桐心里嘀咕着,嘴上却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昨晚京城里的陶然居,被五城兵马司给查抄了。说是太子昨晚在陶然居,那里出了命案,好似跟一个头牌唱曲的角儿有关联。”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又是太子,又是角儿?

    “陶然居是做什么营生的?”林雨桐问道。听名字倒是个雅致的地方。

    石中玉愕然的看向林雨桐:“陶然居您竟然都不知道?”

    这话说的!“这地方有什么特殊的?”林雨桐瞥了石中玉一眼。在她的眼里,其实这所谓找乐子的地方,不管这遮羞布遮掩的有多好,本质还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石中玉噎了一下,“这倒也是。只是这地方出来的女子,几乎都进了大门大户。”说着,她的声音就压下来了,“听说,太子的生母,就是出身陶然居的。”

    这林雨桐还真不知道这事,“不是说太子的生母是端亲王的婢女吗?”

    “先收到身边伺候,再提名分。大户人家不都是这样的。”石中玉耻笑一声:“最好再有个长辈所赐的说法就更好了。”

    林雨桐这会子将两者联系起来,就明白了。首先,太子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陶然居,这个消息是假的。或者说,在陶然居的太子或许是假的。其次,有人故意用太子的名声,招惹了里面的唱曲的姑娘,还可能因为这个姑娘跟人起了争执。以至于将‘太子’的身份给泄露出去了。其三,也是最要紧的。那就是‘太子’为什么去了陶然居。现在连石中玉都知道,太子的生母出身陶然居。那么,别人会怎么想?这陶然居是不是跟端亲王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太子出现在陶然居,是真的因为一个姑娘呢,还是根本就是跟疑似与端亲王有牵连的陶然居去接头的。

    将这些联系起来,那么这些大臣是不是会问,太子这是打算做什么?为什么不回宫?为什么去跟端王府的人联络?尤其是这些大臣知道皇上的真实情况。那么,他们会怎么想?会不会认为太子还不知道皇帝驾崩了,但却真的存了不该有的心思。

    林雨桐的手指轻轻的点着桌面,不得不说,甘氏安排的很巧妙。而且,这么些年了,她在背后一定做了很多的事情,就比如这陶然居,谁会想到去查太子生母的事?要不是提前把功课做足了,她是安排不了这样的事的。如今,陶然居被五城兵马司查抄了。那么很快,金成安大概就能从陶然居里查出不少与端亲王府有来往的信件来。真的信件没有,假的还没有吗?随便塞两份信进去,就什么都有了。

    她沉吟了良久,才道:“陶然居……有没有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石中玉就有点张口结舌:“这怎么说呢?不过是收容一些落难的女子。倒也没听过出过什么逼迫人的事,反倒是只要姑娘有好去处,都是放手的。”

    “都去了大户人家的后院,这不放手也不行。”林雨桐有些似笑非笑,“再说,这么尽力的培养人,这陶然居又是为什么呢?要说除了挣钱,什么也不为,这好似也说不过去?”

    石中玉皱眉:“要不然我去查查?”

    林雨桐就笑了:“去吧,去查查看。”

    石中玉随即就起身,可刚一站起来,才想起自己今儿想说的还没说呢,“您说,太子这是想干什么?”

    这根本就不是太子闹出来的。而是甘氏放出来的信号,但这话却没法对石中玉说。她只得摇摇头:“那就说不准了,毕竟一个人一个想法,谁知道太子为的什么?”

    等石中玉走了,林雨桐才闭上眼睛,她还有件大事没处理呢。且管不了京城的事。

    这个御林军的监军可不好做。什么是监军?顾名思义,就是监督军队。

    谁乐意眼皮底下藏着一个专打小报告的人啊?

    这要跟上上下下搞好关系,可是不容易。

    “主子,去御林军驻地吗?”三喜问道。

    “去!”林雨桐站起来,“你收拾收拾,咱们马上就动身。”留在京城,自己现在什么也干不了。还不如出去呢?关键是边关的战报估计这两天就该到了。这收拢不住军心,可是要出事的。

    换了一身男装,骑着马,就出了京城。

    御林军的驻地离的有点远,在京城之外的宛平县。骑马过去,也得半天时间。

    三喜骑马骑得并不熟练,因此,林雨桐只能骑着马一路小跑着。她回头看了三喜一眼,觉得还真是没有得用的人。这出门办事,三喜这样的到底是不行。

    两人走的慢,到了大晌午的时候,就路过一处镇子。

    “下来吃点东西吧。”林雨桐从马上下来,找了一家两层的小酒楼。镇子上,两层的酒楼算的上是大酒楼了。

    三喜左右看了看,“委屈主子了。”

    “委屈什么啊?”林雨桐不以为意,“想要舒服,就不要出门。出门了,就什么苦都得吃的下。”

    说着话,就见从店里就出来一个笑眯眯的小哥来:“二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林雨桐将马缰绳交给他:“把马用好料给喂了,速速的来点吃的。只要干净,热乎就行。别的没讲究。”说着,就扔了一块银子过去。

    那小二哥忙接到手里,吆喝着里面的人将林雨桐主仆给迎进去。

    一人一碗面条,一盘子酱肉,就是今儿的午饭了。

    林雨桐提了提桌上的茶壶,吆喝小二,“来壶好茶。”说着,抬眼望去。正看见两个一身劲装的人出店门的背影。这应该是二楼下来的客人。

    她的眉头不动声色的挑了挑,问提着水壶过来沏茶的小二:“你们这店里,瞧着生意还行!我还想着,这正月十五还没过呢,路上应该碰不上打尖的店。”

    那小二笑眯眯的:“咱们这里,是宛平到京城必经的地方。那京城是什么地方?这过年了,官老爷也要拜年送礼的。因而,咱们这里,来来往往的人就没断过。”

    林雨桐笑道:“小二哥还真是会糊弄人,这宛平县才有几个当官的,就连致仕的都算上,那也支应不起你这大摊子。”

    那小二忙道:“这官老爷可不是小爷说的官老爷。那可都是带刀的……”

    “武官?”林雨桐问了一声。

    “嗳!”小二哥见这会子没差事,就跟林雨桐显摆:“您有所不知,那御林军可跟别的地方不一样。那里面的官老爷,不是真有本事的,就是官宦人家的少爷去历练的。人家的家都在京城呢,别说过年了要回京,就是这平时,也三不五时的,从咱们这里过。还有人家父母家人,更是常不常的打发下人给送吃的喝的。您算算,御林军上下多少人,就是换着来,一天下来,路过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咱们就是一家赚上十个大子,那也不是一笔小钱。更何况,军爷们一个个都是出手大方的。给的打赏,就够咱们一家老小的嚼用了。”

    三喜笑了笑,伸手抓了一把钱来,也没数,就给对方塞过去,“难为你给我们主子说的这么细致,真是多谢你了。”

    小二哥就更高兴了,“有什么想问的,您尽管问,小的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林雨桐笑笑就摆手:“没了,你去忙吧。咱们回来的时候,还得从你这里过,到时候好好伺候着。”

    小二哥响亮的应了一声,就喜滋滋的出去了。

    三喜这才低声问林雨桐:“您问这些做什么?”

    林雨桐摇摇头:“赶紧吃,吃完还要赶路。”

    其实她心里多少有些担心,这御林军的管理,未免太松散了一些。该探亲回家也不是不行,但这来来去去的,在沿途都发展成产业链了,这就不能不说这里面有问题了。

    吃完饭,两人出门,门口的马也已经喂好了。

    两人要去牵马,正好跟从京城方向出来的两个军汉走了个面对面。他们是去要将马交给小二哥,两人却是要将寄存的马牵出来。

    林雨桐跟三喜从那俩汉子面前过去,就听到一声吸气声。

    “好香!”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黑脸汉子,肆无忌惮的朝林雨桐看了过来。

    林雨桐一个冷眼过去,上下打量了这汉子,见他身上穿的虽是便衣,但是脚上的靴子却是御林军专用的。因此,她一眼就看出这是御林军中之人。

    跟这种糙汉没必要认真计较,他们见了女人都是这么一副德行。

    林雨桐只将马牵出来,就上了马,赶自己的路了。

    那黑脸汉子嘿嘿一笑,对同伴道:“冯源,咱们打赌,那两小子打扮的人,肯定是俩姑娘。那小模样,要是个姑娘,得美成什么样?”说着,就又笑了笑,多少有些猥琐。

    冯源白面,留着一簇小胡子,“这有什么可赌的?长眼睛的都能看出那是姑娘。不过看那气度,可不是一般人,你少惹事。老姜,听兄弟一句吧。按你的功劳,早就该高升了,要不是你惹的事太多……”

    被称作老姜的黑脸汉子呵呵一笑,打断同伴的话:“呵呵……你就是胆小。咱们这些人的,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人。还不定什么时候就死在战场上了。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不及时行乐,日子还有什么过头。走走走……先吃饭!他奶奶的,一样是娘们,那娘们怎么就不一样了。那眼睛朝过一看,连老子都吓了一跳。”

    冯源叹了一声:“能别惹事还是少惹事的好。没听说吗?皇上打发云隐公主做了监军。这新官上任三把火,真把这姑奶奶派给咱们,那可有的受了。夹着尾巴,先熬过这一段时间再说。”

    “姥姥!”老姜进了点,将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咱们一个个的杀敌流血,却叫一个女娃娃来看着。看着就看着,只要她敢来,我还就不信吓不住她?”

    “上面有大统领,下面有左右统领,哪里轮的上你出头。别又是给别人挡枪使了。”冯源絮絮叨叨的,只觉得给自己这个兄弟真是操碎了心了,“你嫂子给你说的这个亲事,是再好没有的。人家姑娘长得壮实,好生养。你都多大年纪,还挑个球!再耽搁下去,我儿子都快娶媳妇了。你那俩钱,全都填给窑姐了,□□无情戏子无义,这道理都不懂。不正经的过日子……我看啊,你就是个棒槌!”

    老姜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半点都没往心里去。只用手抓了半个猪蹄,就往嘴里啃。“再来半斤酒。”

    “赶紧回营还有事呢。喝个屁酒!”江源骂了一句。

    老姜根本就不搭理这茬:“你这么着就没劲了啊!两个人半斤酒还能叫喝酒?到了营里酒味就散了。只当是驱寒了。这狗|日的天气,没下雪不刮风太阳也出来,就是冷的邪乎。”

    两人絮絮叨叨的,江源只喝了两口,剩下的全叫老姜给灌进肚子了。

    出了门,骑在马上,打马扬鞭,等马跑起来了,风直往肚子了灌。老姜就笑:“怎么样?后悔没多喝吧。照你这么活着,谨小慎微的,得累死。”

    两人快马飞奔,不大功夫,就看见前面小跑的林雨桐和三喜。

    “哎呦,这不是刚才看见的俩姑娘吗?”老姜又嘿嘿的笑起来,“感情跟咱们那同路。走着,给妹妹们保驾护航去。”

    “你他妈老毛病又犯了是不是?”江源脸都白了,这俩女子敢孤身上路,必然有所依仗,你进秦楼楚馆暗娼门子就罢了,还敢调戏良家,这是找死呢。

    老姜打马就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怕个屁!我没想怎样?就是逗个闷子。”说的就跟自己有多急色似的。

    江源气的直想抽他!这货前几年在一处村子的边上碰上个打水的姑娘,就闲着没事撩拨了两句,人家姑娘自觉受了侮辱,一气之下给跳河了。为了这个,当时把他从副将降到伙头兵,要不是他老子当年救过大统领的命,他那头上的脑袋早就搬家了。这才改了些,坚决不碰良家。如今,这老毛病大概是又冒头了。

    林雨桐早就听到身后的马蹄声了,知道人家的马快,就特意的顺着路边走,将路让出来,可谁知道后面就传来招呼声:“哎呦!我说妹子,这路又不是俺们家的。你在俺前面,你就只管安心的走,俺不跟你抢道。”

    林雨桐心里发笑,这就是个看见美女想上来搭讪的。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在小酒楼门口碰上的糙汉子。对这种人就不能搭理,越搭理越是来劲。

    三喜面色都变了:“主子,咱们出来该带人的。这种混账,就该一鞭子抽死。”

    林雨桐摇摇头:“人家也没说是跟咱们说话呢。你主动搭理他,他越发上赶着往上爬。”

    这话音还没落下,马蹄声已经近了,骑马并肩,都已经到了林雨桐的身边了。“妹子,你这是打算上哪去啊?哥哥送你一程如何?你放心,这一带哥哥熟!没有不认识的路,没有不认识的人。只要哥哥跟着你,什么地痞流氓无赖,都不敢上前来。”

    三喜一怒:“你这个浑人!给谁当哥哥呢?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的德行,你配吗?”气的她连这么粗鄙的话都骂出来了。

    却见那汉子不怒反喜,“我还真没撒泡尿照过?要不我现在下去,撒泡尿照照!妹子监督监督……”

    “不要脸!”三喜手里拎着马鞭子,恨不能甩出去。

    林雨桐却回头看了三喜一眼,脸上却不喜不怒,转脸问道:“你是御林军的将领?”

    老姜一愣,心里倒是一突,难道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该不是谁家的姑娘或是妹子去探亲的吧。要不然也不能一眼就看出来。这兔子都不吃窝边草呢,这要是自家兄弟家里的亲眷,这就尴尬了。“那个……这个……”

    林雨桐转脸看过来,“怎么?这么难回答吗?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个那个的,到底想说什么?”

    冯源从后面追上来,赶紧道:“这位姑娘,我这兄弟是个浑人。你千万被跟他一般见识。他这是喝了点酒,撒酒疯呢。有不对的地方,还请见谅,我在这里给姑娘赔不是了。你看他说话糙,但却真不是个坏人。”

    林雨桐点点头,“你们御林军这是休沐了?”

    御林军哪有这个规矩?不过是过年了,见营里没事,打了个招呼回家一趟罢了。这话没法回答。冯源直接转移话题,“姑娘这也是要去咱们营地探亲吧?这可不容易,幸亏你遇见咱们兄弟了,要不然真是危险了。如今这冰天雪地的,路上没有行人,万一遇上歹人起了歹心可怎么办?就是一路顺利到了,那这想靠近兵营都困难,更别说去里面找人了。如今咱们一道,我们也跟着你们一起,走慢点。对了,姑娘,你去御林军找谁啊?看姑娘这气度,要找的人也该不是无名之辈。咱们兄弟,在军营里,别的不好,就人缘好。没有我们不认识的人。”

    这人倒是机灵,说的他们俩跟好人一样。

    林雨桐点点头:“我还真有个人要打听。”

    “谁?”老姜见这姑娘不是那胆小怯懦的,就又露出头。关键是这姑娘这脸,长的太招人稀罕了。越看越是觉得从来就没见过比这更好看的。心里痒痒的,就是想搭话。“妹子只管说,说出来我一定给找到。”要是是这姑娘的未婚夫,自己保证不会打死他。能打的不能人道就最好了。他心里阴暗的这么想着。

    林雨桐张开嘴,淡淡的说了三个字:“温云山!”

    这三个字一出,就听‘噗通’一声,紧跟着就是‘哎呦’的□□声。

    原来是老姜吓的直接从马上给掉下去。冯海顾不得看老姜,而是惊疑不定的看向林雨桐,不知道在想什么。

    温云山是谁?那可是整个御林军的大统领。

    谁敢直呼大统领的名讳?陛下见了都得唤一声‘爱卿’的人,如今被一个女扮男装,年纪不大的姑娘直呼其名。能不吓着吗?

    冯海赶紧下马,抬头看着坐在马上的林雨桐:“末将见过殿下!”

    老姜还有些迷糊,“啥殿下?”

    冯海一扯老姜的袍子,小声提醒道:“云隐公主殿下!”

    老姜愣愣的看着林雨桐,脸上的神色变来变去,猛地喊了一句,“公主已经成亲了吧?”怎么自己喊她姑娘她也应声呢。害的自己心热的不行,这会子都凉了。

    冯海拉住老姜跪下:“别犯浑!还不见礼?”

    老姜被拉的一个踉跄,但到底是跪下来,然后一拍脑袋,看着林雨桐道:“俺想起来了,殿下的驸马是谨国公家的四公子,是个病秧子。”说完,眼睛就亮闪闪的,“殿下,您瞧瞧臣,别看臣长的黑不溜秋,但臣壮实的很……”

    林雨桐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起来了,这他娘的还真是一个浑人,这就自荐枕席了。本来不想跟他计较的,这会子听他说话实在难听,手里的鞭子如同灵蛇一般的朝这黑汉子给打了过去。

    “哎呦!”老姜被抽到胳膊上,‘蹭’一下就站起来,左躲右闪,可那鞭子就是躲不开。他疼的龇牙咧嘴的,但嘴里还是不由的‘咦’了一声。

    冯海一看,就知道这位公主可不是躲在闺阁里绣花的弱女子,人家皇上敢派公主来,果然是有依仗的。如今再看老姜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德行,就不由的骂了一声‘活该’!夜路走的多了,迟早会遇到鬼的。这不,一点不经念叨。刚动了点色心,就碰上个硬茬子。真要是人家将这往大事上闹,要了他的脑袋都是轻的。这会子见人家还肯用鞭子说话,他就知趣的没求情。把气撒出来,这事就揭过去了,总比面上不计较,回头要脑袋要好得多吧。

    “别打了!别打了!”老姜想跑远点,又被鞭子给卷回来了,他从来都是能屈能伸的人,告饶的时候,更是没有半点心里负担,“末将错了,求殿下高抬贵手。”

    林雨桐顺势就收了鞭子,指了指跪在一边的冯源:“去!给我将这不着调的东西捆了!”

    冯源不敢违逆,将马上的绳子解下来,把老姜捆了个结实,除了两条腿能动,别的地方都动不了了。

    林雨桐冷笑一声,看向三喜:“你牵着他,叫他跟在马后面跑着吧。”

    啊?

    这两条腿的跟着四条腿的,这不得将人给累死。

    老姜和冯源面色都变了。三喜却喜咪咪的将一头的绳子缠在手腕上,“走着……”

    于是,半下午的时候,御林军的瞭望台上,就能看见一幕奇景。

    “姜将军被人困了,他娘的还敢上门挑衅!兄弟们,抄家伙……”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