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8章 庶子高门(72)三合一
    庶子高门(72)

    林雨桐只是惊诧了一瞬间,就收敛了脸上的神色。太子出现在这里,让她有了不好的预感。算着时间,太子不可能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除非他跟自己一样,也是昨天晚上出京城的。可是太子这个时候出宫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永康帝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将人给放出来的。

    “皇妹很吃惊?”金云顺淡淡的问了一句。

    林雨桐挑眉,笑了笑:“确实很吃惊。您出宫了?是出事了吗?”

    “是啊!出事了。”金云顺看向林雨桐,“皇妹好奇出了什么事了?”

    林雨桐摇头:“不管宫里出了什么事,跟我的关系都不大。”

    “说的真是淡泊名利。”金云顺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嘲讽:“既然将名利看得这么淡,那为什么皇妹会出现在这里?”

    林雨桐诧异的看金云顺,脸上露出几分恍然:“原来太子殿下也是为了这大慈恩寺藏兵的事来的。别的事情,该退,我就退了。但这事我不能退。端王妃跟北辽勾结,边关战事只怕胶着在一起了。京城的局势您心里也该有数。再说,这支兵马,是先帝命端亲王设立的。隶属于朝廷。它不是端亲王府的私兵。”

    “既然如此!”金云顺打断林雨桐的话:“既然如此,既然隶属于朝廷,难道我这个太子不比皇妹这个公主更有掌控的资格。”

    这话倒也没错。

    但林雨桐从他这话里听出了另一个意思,那就是他并没有真的掌控了这些人马。她一时之间也不明白这个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但却叫她心里一松。于是,她避重就轻的道:“其实在谁的手里,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咱们用这支人马做什么?如今内忧外患,当年的这支伏兵,如今就是奇兵。京城的安危,百姓的安危,都得倚重他们。所以,我才连夜的赶了过来。而且只带了一个小丫头上山。这不仅是我的诚意,更是我对他们的信任。在我的眼里,他们就是大周的将士。我信得过他们。而我现在要问太子殿下,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您是何时出宫,又为什么出宫?奉的是谁的旨意?皇上给我下了密旨,所以我来了。那么太子殿下呢?您又为什么来了呢?”

    金云顺脸上闪过一丝阴霾,不自觉的朝后瞟了一眼。

    林雨桐这才朝跟着太子的人看去,这人自始至终都没亮出自己的真容。但金云顺的这一眼,说明他对身后这个人的态度很在意。那么此人一定不是太子的随从或是贴身伺候的人,甚是连亲近都算不上。

    金云顺嘴角动了动:“我不觉得以我的身份需要对皇妹做出解释。你不觉得你僭越了吗?”

    这就是拿身份压人了。

    根本不敢讲道理,证明他心虚。

    林雨桐敏感的觉得京城里一定是出大事了。要不然他一个太子不会擅自来这里。她试探道:“皇上龙体欠安,太子不在身边伺疾,却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不能不叫我多想。如果有僭越的地方,还请见谅。要不这样,咱们都先回宫,看陛下怎么吩咐,咱们再照办。你看这样可行?”

    金云顺朝后面的人看了一眼,回过头来脸上的神色就有些不好:“回宫?孤回去还活的了吗?”

    “殿下这话何意?”林雨桐眉头皱起,“陛下病了,这话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而国赖长君,太子的身份对于朝廷何等重要?要不然也不会派我来处理这事,将太子留在宫里了。听您这意思,您竟然是私自出宫的!那么,太子如今来是做什么打算呢?我不能不怀疑你的动机。”说着,就看向站在身后的藏在黑斗篷里的人,“你可是这支兵马的统帅?”

    那人将头蓬掀开,露出一张年轻的脸来。二十来岁的年纪,脸上看不出多余的神情。缓缓的跪在林雨桐身前:“给公主殿下请安,臣徐茂才失礼了。”

    林雨桐‘嗯’了一声:“起来吧。谨慎一些是应该的。”面对太子,这人还能坚持原则,没有轻信他,而是来赴约,也算是难得了。

    徐茂才看看太子,又看看公主,心里发苦。这如今,真是左右为难了。自己倒是相信这位公主的话,但是下面的将领有不少人明显更亲近太子。就算太子手里没有信物,但是太子的身份,他口里说出的话,本身就是旨意。如今这两人各执一词,又针锋相对。他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殿下……”他看向林雨桐,“您还是先跟我回营地吧。咱们到了营地,再做商议如何?”

    林雨桐就明白这位的难处了,他想拒绝太子,但是手底下的人不服,这就是个大问题。要是以往,林雨桐铁定要觉得这人不堪重用。为什么呢?如果一个将领不能叫下属令行禁止,那这本身就是失败。但是这支人马又不同。他们从最开始组建就是被端亲王掺了沙子进来的。里面有许多人是端亲王的铁杆支持者。如今,徐茂才能抗住下属的压力,没有见到太子的第一时间就将主导权交出去,已经算是难得了。林雨桐此时觉得万分的侥幸,可能是端亲王当是真觉得他成功的可能性巨大,所以才在安排人的时候,留了个口子,没有都安排成他自己的人。要不然,这会子可就真热闹了。当然了,要是这统领是端王自己的人,估计先帝也不会同意这事。

    徐茂才的建议,林雨桐听到心里去了。去兵营这是肯定要去的。之前,她就打算走这一趟。只是太子突然加进来,叫此行无端的多出几分难以预料的凶险罢了。

    但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一趟自己还真是非去不可的。

    她朝徐茂才点点头:“那就走吧。本就是奉旨办差,不去也不行。”

    徐茂才看向太子:“殿下,您怎么说?”是回宫去呢?还是跟着回兵营?

    金云顺眼里的冷光一闪而过:“那就一起去一趟吧。”倒要看看在那么多自己人的情况下,徐茂才还能做什么?

    时间耽搁下来,这都大中午了。从早上吃了饭到如今,一口没吃,一口没喝。三喜将怀里用油纸包的馒头给林雨桐递了半个。林雨桐接过来就一边走一边吃。上山容易下山难。林雨桐还能跟上徐茂才的脚步,但是三喜明显很吃力。

    “徐将军,这附近可有你的人,请将我这侍女,先送回寺里去吧。”林雨桐指了指三喜,“带着她,路上走的太慢。”

    徐茂才早就发现这位公主的体力不是一般的好,紧跟在自己身后脸不红气不喘。反观太子,头上的头发都已经被打湿了。那丫头更是不济事,大家得走走停停的等着她。

    三喜连连摆手:“没事……主子……我跟的……上……”

    林雨桐一个眼神过去:“别逞强了。先回寺里……”

    三喜心里一跳,就明白主子的意思了:“是!我去明空大师那里等着主子。”

    算你机灵。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留个后手总是不会错的。

    徐茂才打了一声呼哨,不大功夫,林子里就出来一个个子不高的小伙子,林雨桐转身握住三喜的手,偷偷塞了一把小匕首过去:“路上小心。”防人之心不可无!

    三喜眼睛一闪,就点点头。

    看着三喜跟着那小伙子走了,林雨桐才跟着徐茂才沿着山里一条不大明显的山路往里走。徐茂才越走越快,林雨桐紧紧地跟着,太子往前坚持了半个时辰,就坚持不住了。

    徐茂才心里就有谱了,速度慢慢的慢了下来。等到了兵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这里是被两座山峰夹起来的山谷。山谷两面的风吹进来,带着呼哨声,就像是恶鬼在哭嚎。“怪不得你们选在这个地方。怕是周围的百姓都不敢靠过来吧。”

    徐茂才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是!附近的村民都以为这里在闹鬼呢。祖祖辈辈,这里都是禁地。”

    林雨桐点点头:“这里确实是个好地方。”

    山谷两侧的山腰上,应该有不少的山洞。这就是他们的营帐。

    “为了不扰民,我们都是昼伏夜出。”徐茂才解释了一句,天慢慢的就黑了下来,山腰上亮起了不少的火把。他朝林雨桐看了一眼,见这位公主还真是八风不动。这可十分难得。一个女人闯入了都是男人的地盘,还能这么不急不躁,他可是从没见过这样的女人的。“两位殿下,里面请。”

    往前走了百十米,就是一个山洞。这个山洞开口极大,从外面看,里面在火把的照耀下,通明一片。山洞里,站着几个人,此时,正疾步往洞口走来。

    “太子殿下,您回来了。”说话的是个络腮胡子的汉子,对金云顺的关心溢于言表。

    就见金云顺脸上露出笑意:“张辽将军请起。让您担心了。”

    林雨桐眼睛微微的眯了眯,只站在一边也不言语。

    徐茂才咳嗽了一声:“不可失礼。这位是公主殿下。”

    那张辽起身朝林雨桐看了一眼,眼里闪过一丝惊艳,但也带着轻蔑,“见过殿下。”单膝跪地,双手抱拳,这礼行的未免太潦草了些。

    林雨桐没有搭理张辽,抬脚就往山洞里走。

    山洞的上首位置,只放着一张椅子。林雨桐脚步一顿,回头看向金云顺:“太子殿下,椅子只有一把,是你坐,还是我坐?”

    两侧站着人被这一问给问的发懵,这位殿下未免也太强势。

    张辽轻哼一声:“公主殿下,您虽然身份尊贵,但是这是军营。哪里有女人……?”

    林雨桐挑眉看了过去:“我虽是女人,但却是奉了圣旨的。我倒想问问张将军,你是遵奉圣旨呢?还是遵奉太子?”

    张辽心里咯噔一下,这话可真是被人给顶在了腰眼上了。

    “殿下这话差矣。”从边上走出来一个身形瘦高的副将来,“圣旨自然该遵从,但是太子乃是储君,难道还有不遵从之理。储君也是君,咱们对朝廷,对君王忠心耿耿。还请殿下不要叫末将为为难。”

    这话一落,从两侧走出六七个将军副将附和:“正是这个道理!”

    徐茂才看了林雨桐一眼,眼观鼻鼻观心的站着。他现在根本就不适合表态。从接手的第一天,他就察觉大部分下属是抱团的。这个团体外人根本就融不进去。

    林雨桐早就知道有困难,但却不知道眼下的困难会这么大。她轻笑一声,只转脸看向站在一边的太子:“您怎么说?”

    太子此时倒是好整以暇了:“皇妹想叫孤说什么?”

    林雨桐觉得有些棘手,但还是道:“太子如此,是想要谋反吗?”

    太子每每都被林雨桐直接的话语给弄得发愣,这还没来得及说话,张辽就站了出来,“臣今日可真是大开眼界了,堂堂的太子殿下,却被一个公主责难。这还有没有尊卑?别忘了,太子可是被先帝册封的太子。不是谁想如何就如何的?”

    林雨桐眉头一皱,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抬起手就直接给了张辽两巴掌,众人还没回过神,就听见张辽猛地惨叫一声,再看过去的时候,张辽的两条胳膊已经垂在了两边,根本就不能动弹。

    可叫人惊骇的是,谁也没看清楚,这位公主是怎么出手的?

    林雨桐冷笑一声:“本公主跟太子说话,谁让你插嘴的?这就是为人臣子的本分?冒犯本公主,取你的性命都是应该的。但看在你抛家舍业隐姓埋名戍守在这里的份上,算是小惩大诫。”在军营里,没有其他的捷径可走。实力为王!谁的本事大,谁在这里就有话语权。他们不管属于哪个阵营,但都尊重强者,服从强者。

    徐茂才赶紧拱手:“臣治下无方,还请殿下见谅。”

    那瘦高个有些忌惮的看了林雨桐一眼,就要上去给张辽接骨。

    林雨桐轻哼一声:“我的手法特殊,除了我谁也接不上那关节。你要不怕废了他的胳膊,你尽管上去折腾。”

    那瘦高个一下子就愣住了,就连张辽的脸也白了。一个武将,胳膊废了整个人就废了。

    山洞里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太子这时候才回过神来,连连朝后退了好几步:“宸贵妃还真是处心积虑!竟然从小就叫人教你习武?看来他觊觎我们金家的江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林雨桐这次没管下面人的看法,直接往上首的椅子上一坐:“你这话我听不明白。好似殿下这话里有话。殿下不在宫里伺疾,却偷偷出宫谋划兵权。这就是一个为人子,为人臣的本分?如今又将这罪名硬是往别人的身上推,这又意欲何为?”她看了太子一眼,也不多做纠缠,只道:“太子孤身前来,作为臣子,不应该将殿下送回京城吗?你们留太子住下,又是什么意思?你们这是害了太子,也害了你们自己。太子说有人要害他。可有证据?”她看向太子,语气有些冰冷:“若是宫里真有人害你,你又是怎么顺利的走出皇宫、走出京城的?能走出来,就证明要害你的,肯定不是陛下。只要不是陛下,那么,不管是谁要谋害殿下,殿下都可以跟陛下言明。殿下为人子,对父亲不信任。为人臣,对君上不信任。这可是君子所为?这可是一国储君的风范?”她轻声一声,看向徐茂才,“太子殿下离开皇宫已经有一天一夜了,京城可有关于太子的消息。若是陛下和宸贵妃对太子有歹意,此时只要放出风声,说是太子离宫出走,这就足以叫太子的名声扫地。或是更直接的宣告,说是太子暴毙了,那么此时的太子,就什么也不是。我相信,你们在这里的消息不会闭塞,京城里有什么消息,也该传来了!听一听消息,你们再分辨是否曲直!”

    徐茂才就朝外面喊了一声:“探子可回来了?”

    转眼,就见了一个一身一身绸缎长袍商人打扮的人来。进来见了礼,就看了徐茂才一眼,才道:“今儿京城极为热闹。先是陛下下旨,册封了皇后娘娘的父亲李大人为承恩侯。”

    册封皇后的娘家,这不就是对太子传递善意吗?

    徐茂才等人就都朝太子看过去。这根本就不是要对太子不利,而是急着等太子回去呢。

    林雨桐没有说话,只催促道:“继续说。”

    “随后,陛下又下旨,林长亘为禁军统领,金成安为五城兵马司统领。”

    林雨桐心里一跳,这一定是出事了。永康帝除非是疯了,否则绝对不可能将叫林长亘去做禁军统领的。做这个决定的只能是甘氏。林长亘跟甘氏之间……只要甘氏愿意,就绝对能叫心里愧疚的林长亘以死效力。就是自己跟甘氏摆在一起,林长亘帮的也一定是甘氏,而不是自己。自己跟甘氏意见相左的时候,他的心里或许还会觉得,自己是个不听话的,不能体谅甘氏这个母亲的不孝女。想到这里,林雨桐有些烦躁。她只能先将这些都摆在一边不去想,而是琢磨起这里面隐含的消息。甘氏能下这样的旨意,只能说明她有把握攥住了永康帝。那么永康帝……要么是病的人事不省,要么就是已经……

    她不敢往下想,只听那人道:“靖安侯去了边关,好似边关告急。靖安侯在宫里出来,没耽搁,在半下午的时候已经出京城了。”

    这个消息才叫众人不由的看向林雨桐,真是边关告急了。怪不得朝廷想起他们这些人来了。

    “还有……宫里的李妃娘娘殁了……”

    “啊?”太子的面色一下子就变了,如果李妃死了,那么就是说她诬陷自己跟皇后的事情并没有成。那自己是不是昨晚就不该逃出来呢?随后他就摇摇头,李妃的事到底只是引子,重点是宫里都被宸贵妃把持着。如今连禁卫军也落在林长亘的手里。自己要真是不出来,以后可就插翅难逃了。

    林雨桐看了神色变幻不停的太子,就叹了一声:“想来,宫里正盼着太子回去呢。陛下不喜欢李家,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可为了给太子传递善意,连不喜欢的人说册封也册封了。殿下,您可肩负着天下之重呢。如今内忧外患,陛下又身染重疾,连我都派到军营里了。更何况殿下!这个时候,正需要殿下为陛下分忧。您上面又君父,下面有黎民百姓。不能在这个朝廷危难的时候做了逃兵。”

    太子听着林雨桐的话,只觉得句句都将他往绝路上逼。

    可其他人却不这么认为,即便是端亲王旧人,也不得不说,眼下就是太子名正言顺上位的机会。

    太子心里苦笑,这些将领根本就不懂政治。这里面的事情哪里是那么简单。

    林雨桐见太子不说话,就又加了一把火:“殿下要是想趁着朝廷内忧外患的时候,落井下石。想着趁乱而起,坐享渔翁之利,那么对不住了。今儿……这里哪个是支持殿下的,哪个我绝对不会放过。”说着,她的视线一一看过下首的众将,之后才对徐茂才道,“许将军,哪个心里存了二志的,就拿下哪个!绝不要手软,也决不可姑息!”

    这就直接给定罪了!如果太子一意孤行,那么就是图谋不轨。

    好犀利的一张嘴,竟是一开口竟将人逼到了悬崖边上。

    可这话都站在大义的立场上,谁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太子说有人要害他,可从得来的消息看,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要是害你早就害了,何必如此呢?这一条根本就站不住脚的。这就更衬托的林雨桐的推测是正确的。只怕是太子等不得了,想趁乱浑水摸鱼。

    那这就真是的事千夫所指的事,谁都得掂量一二?

    徐茂才起身,躬身应是。

    林雨桐眼睛闪了闪,看了眼皱眉的太子,吩咐徐茂才道:“折腾了一天,肚子都饿了。先吃饭,吃完饭咱们再接着说。”

    徐茂才起身请林雨桐去里间用饭。林雨桐也就直接走了进去。

    她不能逼太子太狠,要不然适得其反。如今给太子和那些将领一些时间,看他们会怎么选择。太子肯定是不愿意回京城的。那么这问题就出来了。这些将领会怎么办?会不会跟着太子走呢?要是不走,自己省事。要是想走,这也好办。就得逼的他们动一动,要不然,自己有什么理由清除这些人呢。

    心里这么想着,坐上的饭菜都已经摆上来了。

    “粗茶淡饭,还请殿下不要嫌弃,略微用上一些。”徐茂才低声道。

    一盆子红烧的野兔肉,一盆子野鸡肉,一碗米饭,一份鸡蛋汤。这伙食不差。

    林雨桐拿起筷子,低声道:“盯着那些不安分的。可别出了乱子。”

    “殿下放心。”徐茂接话道:“都盯着呢。”

    他也怕太子从他这里拉走了人,那他可得跟着吃挂落了。

    林雨桐这一顿吃的挺好的,连吃了三碗米饭,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矜持。

    徐茂才站在一边,脸上都有些不自在。从没见过如此豪爽的美人。连喝了两碗汤,林雨桐才觉得饱了,夸了徐茂才一句:“你们这里的伙食不错。”

    也就是晚上练练兵,什么事也没有。这些站岗的都都搂草打兔子,隔三差五的,总能见点荤腥,除了见不到女人之外,这里真比以前在兵营里要自在。

    正想着怎么答话呢,就听见外面脚步声传来。他赶紧出去,就怕这来人惊扰了公主。

    林雨桐也起身,才走到门口,就见徐茂才又转了回来:“殿下,您说对了。那边还真动了。”

    这就对了!

    “走!”林雨桐抬脚就往外走,“咱们去看看。”

    一出山洞,整个山谷都亮起了火把。再一看态势,就如两条火龙,相互对立。

    一半是徐茂才的人,一半却簇拥着太子,看样子,是要带着太子出谷。

    “宸贵妃甘氏,乃是再嫁之身。魅惑君上,残害太子……”这声音正是刚才在洞内说话的瘦高个。

    林雨桐心里一怒,甘氏的好坏,且轮不到他说。她顺手抢下一边一个□□手的弓箭,拉弓射箭一气呵成。瘦高个慷慨激昂的话一下子就被打断了。众人发出一声惊呼声,只见刚才还在巧舌如簧的煽动人心的副将,喉咙上插着一支箭,直接给贯穿了整个脖子。

    稳准狠!

    徐茂才目测了一下距离,何止百步?

    太子惊恐的朝林雨桐看过来,手都不由的跟着颤抖。

    林雨桐冷冷的看了一眼太子,“放下武器者,既往不咎。犯上作乱者,杀无赦!”

    说着,就再次扬起弓箭,对准了还垂着双臂的张辽。又是一箭过去,人就轰然倒下。

    她回头看徐茂才:“还不下令,在等什么?”

    徐茂才这才醒过神来:“凡是意图出谷者,杀无赦。”

    顿时,山谷中杀生震天响了起来。猛地,林雨桐眼前冷光一闪,箭簇就朝自己和徐茂才而来。她迅速的侧身躲过,却见一只冷箭朝徐茂才而去。她伸手一把拉过徐茂才,那冷箭就直接擦着林雨桐的胳膊射了出去。这要不是里面穿着的衣服刀枪不入,还真得被伤着。

    这射箭之人,是个高手!

    只这一闪神的功夫,就听见有人喊:“太子呢?谁把太子带走了。”

    林雨桐对徐茂才道:“太子已经被救走了。参与的人缴械不杀。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不必要做过多的内耗。”

    徐茂才连忙拱手:“多谢殿下救命之恩。请殿下进里面歇着。外面有臣在。”

    林雨桐转身就进去了。自己在外面还得徐茂才费心照看自己。刚才要不是他分心在自己身上,也不至于差点叫人得手。

    她坐在椅子上,想着刚才那人出手的速度,这绝对不是军中的将领该有的伸手。倒像是杀手暗卫。林雨桐不由的想起端亲王妃安排的那些在京城里装神弄鬼的人。要真是这些人,还真有几分可能。

    正想着呢,徐茂才就浑身是血的进来了,“殿下,幸不辱命。”

    林雨桐朝门口的一排人头看去,这徐茂才倒也是个明白的,这是趁机将端亲王留下的人手都给拔了吧。她点点头,这个时候,就不该心慈手软。“你记住,太子是被我的人带走了。可明白?”

    徐茂才点点头:“是!臣明白。”太子被别人带走,会叫人心混乱的。而被公主带回皇宫,才是情理之中。

    林雨桐看着外面,“这些人死有余辜,他们劫持太子,意图打着太子的旗号谋反,被你尽数斩杀,当得起大功一件。”

    徐茂才先是愕然,而后才道:“殿下说的是。”太子不会谋反,也不能谋反。所以,今儿晚上的冲突都是因为张辽等人狼子野心。

    林雨桐这才深吸一口气:“去安排吧。等安排好了,咱们再谈。”

    等第二天,林雨桐再次走出山洞的时候,血腥味扑鼻而来。昨晚,杀的人比自己看到的要多的多。

    徐茂才一晚上没睡,“殿下,所有人马都打乱重新组合,只是这将领……”

    “你说了算。”林雨桐放手,“大战或许就在眼前,你需要在军中树立起威信来。这些提拔将领,就是一个机会。我不会插手分毫。你将名单报上来即可。”

    这么大撒手,却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

    徐茂才沉吟了半晌才道:“臣不敢辜负殿下所托。”

    “送我出谷吧。”林雨桐深吸一口气,这里的事情暂时就这样了。得赶紧回京城去瞧瞧了。甘氏提拔了林长亘,那么,她究竟把永康帝怎么了?这事可是天大的事,稍有不慎,叫人抓住了把柄,可就完蛋了。

    林长亘其实也懵着呢。皇上怎么会叫自己出任禁卫军统领?

    他一大早就进宫谢恩,这次进宫面圣,顺利的叫人难以想象。没有一点阻力,都被带到了御书房外。

    “林侯爷来了,里面请。”来福客气的将人给请进去。

    林长亘迈进大殿,才发现来福并没有跟进来。可大殿里并没有看到什么人,他正不知所措,就听见屏风后,一个朝思暮想的声音道:“你来了?”

    是柔儿!

    他的脚一下子就钉在地上了。他不知道明明是来见皇上的,怎么她来了?

    甘氏一身素白的从屏风后绕了出来,额头上还缠着绷带,上面隐隐有血迹渗出来。可这丝毫不影响她的美貌,反而叫她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的柔弱来。

    林长亘皱眉道:“怎么伤着了?”问完,才面色一变,“怎么穿这样的衣服?”素白的衣衫,这是孝服吗?宫里哪里能容得下这样的晦气事。

    甘氏苦笑一声:“我不穿这个又该穿什么?你能进宫见我,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吗?”

    林长亘的面色猛地一变:“陛下……陛下……他……”

    甘氏点点头:“怎么?怕了?”

    林长亘摇摇头:“如今,你该怎么办?”膝下没儿子,将来太子继位……

    甘氏看了林长亘一眼:“咱们的女儿,如今是云隐公主,我还想办法叫她做了御林军的监军,这里面的意思,你不懂?”

    “你是为了二丫头?”林长亘压低了声音,愕然的问道。

    “别二丫头二丫头的。”甘氏的脸上带上了几分气恼,“不许给她在林家排行。”

    林长亘就有些尴尬,这叫他想起了当年生大丫头的时候,甘氏脸上的表情。他猛地想起什么似得,问道:“陛下怎么会册封……桐桐做公主的?”甘氏新婚的时候,是不是处|女,他很清楚。而二丫头是不是自己的女儿,这一点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可皇上这么莫名其妙的,他心里一直就没琢磨明白过。

    甘氏走过来,轻轻的拉了拉林长亘的袖子,“低下头来,我告诉你。”

    林长亘的心飞快的跳了起来,脸也涨红一片,到底将头给低下去了。甘氏一靠近,那股子熟悉又陌生的香味一股脑的钻进鼻子里,让他马上心猿意马起来。她的嘴唇似乎碰到了他的耳朵,他听见她说:“那是掩人耳目的!皇上根本就不能人道……”

    “啊!”林长亘一下子就惊住了,“那他跟你……”

    “找个绝色的,装深情才没人怀疑。”甘氏的语气带着几分怨恨。

    林长亘压在心里十几年的阴霾一下子就去了,他只觉得天也蓝了,水也清了,呼吸一下子就变得顺畅了。不由得怔怔的看着甘氏:“那这些年……苦了你了!”

    甘氏垂下眼睑,拽着林长亘的袖子却没有撒手:“如今总算是苦尽甘来了。但咱们到底是对不住桐桐。如今,为了她,也少不得要将你拉进来了。这宫里,除了你,交给谁我也不放心。”

    “有我呢!有我呢!”林长亘恨不能把心掏出来,“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甘氏的嘴角翘起,这人啊,十六年都过去了,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