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5章 庶子高门(69)三合一
    庶子高门(69)

    永康帝抬头看向甘氏说话的方向,如今要说信任,他除了甘氏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要是不信任,他也一样,除了甘氏同样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这样的说法,听起来是很矛盾。别人都未必能理解他心里面的纠结。但这却是他最真实的感觉。知道这个女人危险,但同时自己又无可奈何。这是他躺在这里之后,才想明白的道理。

    宫里宫外,闹成这样,这事是谁干的?甘氏说是端王妃。他只能信这真的就是端王妃干的。其实,他不需要任何的证据都知道这事里,甘氏是插了一脚的。因为以甘氏的手段,想叫这谣言终止,有的是办法。但甘氏没这么做,而是任由失态发展,甚至如今已经到了近乎失控的状态。这就足以说明一切。

    而对于自己的身体情况,他也有些无奈。能怪谁呢?除了怨怪自己,就只能怪林芳华这个女人了。但这事跟甘氏到底有没有关系,甘氏究竟有没有插手,他不敢往深了想。因为自始至终,甘氏一直都不提倡自己跟林芳华走的太近。不断的提醒过他,林芳华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是自己不停甘氏的劝告,贪恋那点虚假的男欢女爱。出了事,难怪能怪甘氏?他还真没有这样的立场。若是敢责问一句,甘氏一定有一千句一万句在前面等着堵自己的话呢。她向来都是这样,将事情做的非常的漂亮。半点不给人留口实,

    今晚的事情也是一样,以林芳华的智商,很容易就钻到对方的套子里去。这宫里被大清洗了一次,他自己作为帝王,都不敢轻举妄动,就知道这宫里四散的都是谁的人。要不然,太子前脚去见皇后,怎么后脚林芳华就能闯进皇后的寝宫?

    如今,林芳华这个蠢货还一味的按照人家的设定好的套路走,还真是谁也拦不住了。她这么轻易的就给皇后和太子定下这样的罪名,将来,是要被世人唾骂的。再反观甘氏,却一直站在皇后的立场上,为皇后说话。其实,为皇后说话,就是为太子说话。但甘氏连为太子说话的事都不明着做。为什么?因为要避嫌!她每一件事都做谨慎细致,你明知道她满肚子的算计,满身的心眼,但细究起来,却没有半句是能指摘的。

    心里觉得可悲,但永康帝还是伸出手,朝模糊的人影而去。

    甘氏一把拉住永康帝的手,“觉得好点了吗?安心的歇着,这样的事,交给我就好。李妃在您面前如此胡言乱语,我瞧着竟是有些癔症了。不如就让她在漪澜宫呆着祈福吧。”

    这不是生生的将林芳华往疯狂的逼迫吗?

    林芳华眼里闪过一丝怒火,说的好听,呆在宫里?这不就成了打入冷宫了吗?

    她的脸被打的发红发紫,有些肿胀,再加上跟张嬷嬷对打,头发早就散落了,身上的衣服也都是有些乱七八糟。如今再加上夜叉似得表情,真的能叫人不寒而栗。不过可惜,永康帝根本就看不清楚,而甘氏就更不可能惧怕她。

    “陛下!”林芳华见永康帝没有反驳甘氏的话,顿时心里闪过一丝恶念,想也不想,出口便道:“女人不能没有男人!可皇后有多长时间没有过的男人了,陛下比谁都清楚。皇后跟太子,是什么母子?骗鬼呢?谁家母子大晚上的坐在榻上抱在一起,屋里还就只有一个老嬷嬷伺候。那好些人家,庶子和嫡母,继子和后母还有不清不楚的呢。更何况是皇后和太子这样的。本来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如今一个风韵犹存,一个年少风流,这还不是*?宸贵妃说我胡说,我怎么胡说?陛下若是不信,就去叫太子前来问问,问问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哪怕太子能说出为什么半夜三更的去找皇后,都算我胡说。”

    十分的强硬,半点都不肯退让。

    “放肆!”甘氏站起来,脸上满是恼怒,“来人,马上带李妃下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漪澜宫半步。”

    来福和何嬷嬷对视一眼,双双走了进去,这事他们不敢叫别人办,就怕害的人家将命给搭进去。

    两人进来,就见林芳华用手指着宸贵妃的鼻子:“你……你是心虚了吧!在你眼里,是陛下重要,还是皇后重要。我知道,皇后跟你从小一起长大,情分非比寻常,哪怕做了一妻一妾,都没能撼动你们的关系。这会子,知道皇后做了丑事,你自然要为她说话。怎么?你们见陛下病的厉害了,我的元哥儿又小,就想着联手将太子推上去。”她越说,越觉得就是这么一码事,谁叫甘氏膝下无儿子,谁叫甘氏的女儿不争气,别说一儿半女了,就是连个蛋都没下出来。“你们还真是用心险恶歹毒。”说着,就跪下来,对着永康帝磕头,哭喊道:“陛下!这是老天爷保佑!这是列祖列宗保佑!才让臣妾看到了那些不该看的恶心事。要不然,皇后,太子,还有您最信任的宸贵妃里外勾结……您迟早会被害了去的。陛下……臣妾一片忠心,苍天可鉴!”

    甘氏冷笑一声:“我看你才是狼子野心。先是攀咬皇后和太子,如今也将我一起攀咬了进去。怎么?我和皇后都倒了,你就能觊觎皇后之位了?”

    林芳华的眼里闪过一丝心虚,她确实是这么想的。你不是有情有义吗?不把你拖下水,我怎么能甘心?“你不要转移话题。”她的脸上露出几分决然,“你要是不心虚,为什么不敢叫太子过来跟我对质?不就是为了巴结皇后和太子吗?你可别忘了,如今的天下之主到底是谁?”

    林芳华竟然一瞬间成了彻底的保皇党,而将甘氏划归为太子一党了。

    甘氏的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然后慢慢的跪在永康帝面前:“李妃这么说,倒叫臣妾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陛下龙体有恙,臣妾自然是希望陛下安康。可这种时候,太子之于朝廷,之于天下,是何等要紧?这一点,陛下您比我清楚。正因为要紧,保住皇后,就是保住太子。保住太子,就是保住江山稳固,江山稳固则天下安矣!陛下曾说过,除了苍生无大事。如今,这不仅仅是皇后与太子的私德之事,而是事关江山社稷的大事。所以,臣妾不但不赞同叫太子来对质。更觉得,李妃是误解了皇后和太子,是在意图挑拨皇上和太子的父子亲情。如今,京城谣言四起,朝廷上下人心惶惶。皇家安,则朝臣安。朝臣安,则百姓安。百姓安,则天下大安。陛下,臣妾不管做什么,不管说什么,都是为了这江山社稷,为了这天下苍生。请陛下明鉴!”

    来福看了狰狞的李妃一眼,又看了满脸悲悯的宸贵妃一眼。不看长相,只听说话,都叫人马上觉得高下立见。李妃揪住那点是是而非的烂事,胡乱攀咬。而宸贵妃想的根本就不是那点龌龊事。只考虑到这事对于当下朝局的影响。按照她的意思,皇后和太子不会出这样的事,更不能出这样的事。是啊!不从大局着想,光是从皇上的脸面着想,都不该这么叫嚷的。不管真假,皇上丢不起这个人,皇家更丢不起这个人。

    永康帝的面色很奇怪,他慢慢的躺下去,开口道:“来福呢?”

    来福走上前,站在床边,“陛下,奴才在。”

    永康帝点点头:“不用叫太子过来,你只去问问,太子如今做什么呢?”

    来福应了一声,快速的退了下去。

    林芳华一听,皇上并没有要求叫太子过来的意思,就恨恨的瞪了一眼跪着的甘氏,委屈的叫了一声‘陛下’。

    可惜这次,永康帝没有睁眼看她。不过,也同样没有搭理跪在一边的甘氏。

    何嬷嬷看着甘氏跪的笔直的脊背,慢慢的垂下眼睑。算计到如今,自家的主子,可以说是已经将身上的嫌疑清洗干净了。不管别人的心里怎么猜测,但是大面上的事,甘氏做的无可指摘。

    来福回来的很快,只是脸色有些难看,他的声音低沉,“陛下……太子出宫了!”

    太子出宫了!?

    大半夜的出宫了!

    永康帝猛地一下子就站起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来福躬着身子:“是!陛下,太子出宫了。”

    永康帝一把掀开被子就要下床,身子却不由的晃悠了两下才稳住。来福胆战心惊的扶着皇帝,“陛下,您别着急……已经打发人去找了。想来太子是有急事,所以才出宫了。”

    永康帝一把推开来福,却看向跪在床边的那个模糊的身影:“你听见了,太子出宫了。”

    甘氏仰起头,脸上的神色同样有些难看:“陛下……不会是您想的那个样子。咱们先叫人找找,许是误会……”

    误会?

    如今这宫里,进出只苍蝇,甘氏都知道尺寸。何况是太子。

    甘氏会不知道吗?只怕这都不只是知道那么简单,没有甘氏的放手,太子根本就出不去。

    可这太子一出宫,哪里还能回来?哪里还会回来?哪里还敢回来?

    这分明就是逼的自己不得不下手现在就下手除掉太子。自己一旦迟太子一步,那么太子及其身后的端王势力,就会簇拥着太子而起。那时,自己就是听信奸妃谗言而容不下太子的昏君。

    所以,自己得快点。如此,才有立场说话!有了慈父,对比之下才有逆子!

    永康帝头晕眼花,心口涨疼。一脚朝甘氏踹过去:“你在这里为皇后和太子辩解了半天,得到的就是这么一个结果?太子要不是心虚,他大半夜的跑什么?”

    甘氏被踹了一脚,直踢到心口上。她知道,皇上这一脚中包含的怒气有多大。这是知道了自己暗地里的手脚,才会如此气狠。更气狠的是,他什么都知道,偏偏还得按照自己早就设好的路往前走,半点都由不得他。所以,他气,他恨,他此刻若是身体康健,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上前掐死自己。但是,他没机会了。想起这些,心里就不由的快意。压抑了这么些年,终于也让他尝到了什么叫无能为力。喉咙里有些腥甜,嘴角挂着一丝血丝,甘氏伸出舌头舔了舔,一双眼深邃无波,似乎又带着别样的笑意。

    永康帝看不见,但来福能看见。他的身子不由的抖了抖,就连永康帝都能感觉到他的颤抖。

    林芳华可算是逮住机会了,见到甘氏被打,她马上跳出来,“陛下英明!甘氏最是能言善辩,心思狡诈又狠毒。您想想,人都说,这虎毒不食子。做母亲的爱护孩子,是与生俱来的本性。臣妾本来是谁,您清楚。臣妾不聪明,臣妾也不如人家会说话。臣妾的身上更是有许多的缺点和叫人诟病的地方。但臣妾自问,在做母亲这一点上,臣妾是合格的。至少比起甘氏,臣妾合格多了。她当年,能毫不犹豫的抛下孩子,您就该知道她的心性如何?不管有多少不得已,这世上,能抛下孩子的母亲,都是心狠又自私的人。”

    甘氏的脸色一下子就苍白了起来,看着林芳华的眼神也跟淬了毒一般。

    林芳华呵呵一笑:“这么看我做什么?你这么聪明,这么有能耐,你要是当时不愿意离开林家,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说到底,你跟我哥之间有了嫌隙,是你自己心里就萌生了退意!要不然,我们一家子捆在一起都不够你算计的。凭什么你成了受害者,我成了坏人?我最见不得的,就是你这样,坏事做尽了,所有人还当你是好人!”

    甘氏惨然一笑:“我今儿也算见识了什么是颠倒黑白,搬弄是非了。既然皇上听信李妃的话,那么错的自然是臣妾,也只能是臣妾。”说着,她又跪好,端正的跟永康帝磕了三个头,“臣妾错了!陛下!从即日起,臣妾自请封闭北辰宫宫门,反省自身。”

    林芳华马上道:“陛下,还算是她有自知之明。”

    蠢货!

    连来福心里都不由的骂了一声。

    甘氏起身,慢慢的往下退,都到门口了,才又道:“臣妾如何,这都无关大局。但是皇后……皇后的名声不能毁!自来夫妻一体,皇后的脸面就是您的脸面。”

    说完,再不留恋,转身就出了御书房。

    张嬷嬷坐在门口,朝出来的甘氏不停的磕头:“对不住娘娘了。没想到也将娘娘给连累了。”

    甘氏的脚步一顿:“别跪着了。皇上不会处置皇后,也就不会处置你。回去好好的伺候皇后,别出来了。这段时间……”她往身后的大殿看了一眼,“陛下的耳边不清净,谁说什么也听不进去。就先这么着吧。”

    看着甘氏远走的脚步好似还带着虚浮,张嬷嬷颤颤巍巍的起身。里面传来皇上暴躁的怒吼声:“出去,都出去。都给朕滚出去!”

    张嬷嬷朝里面看了一眼,带着憎恶与厌烦,慢慢的朝朝凤宫而去。

    甘氏和何嬷嬷的身影,早已经隐入黑夜了。何嬷嬷搀扶着甘氏:“主子,可还好吗?”

    “怎么会不好?”甘氏轻轻的推了何嬷嬷,“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哪里就那么娇气?”

    何嬷嬷松开手:“如今这样……”算是成了吗?

    甘氏轻笑一声:“剩下的戏,就不用我们去演了。出不了大岔子。”

    何嬷嬷抿着嘴就不再言语了。回去后,化了一颗活血化瘀丹给甘氏吃了,才松了一口气。

    甘氏将蜜饯含在嘴里,有些含糊的问:“桐桐去了大慈恩寺了?”

    何嬷嬷点点头:“是!身边只带了一个丫头。”

    “驸马呢?”甘氏睁开眼睛,看向何嬷嬷,又问了一句。这丫头跟驸马两人好的跟一个人似得,恨不能长在一块,怎么会分开,又怎么会一个人去了大慈恩寺?

    何嬷嬷摇头:“这个……倒是不得而知。”

    甘氏皱眉:“难道长进了?知道在男人面前留一手了?”

    何嬷嬷心说,这位小主子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

    要是林雨桐知道甘氏因为四爷不在自己身边而做过这样的猜测,大概心里也会觉得侥幸吧。得亏四爷有暗卫的人在暗处保驾护航,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出城,到现在还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和注意。

    只是,她如今却没功夫琢磨甘氏的想法。她看着眼前这个美貌的和尚,心里越发的警惕起来了:“大师等在这里,就是为了我手里的东西。”

    明空点点头,直言不讳的道:“贫僧出现在这里,奉了谁的命令,想必殿下心里有数。”

    林雨桐就笑了起来:“谁说我心里有数了?我偏偏是个心里没数的人。你究竟奉了谁的命令,你说出来,我听听。”

    明空看着林雨桐,眼里闪过一丝愕然,愣了半晌,才道:“殿下,您应该体谅宸贵妃的一片慈母之心。她这些年过的殊为不易。她不想叫您接触那些不好的事情。她只想叫您生活的无忧无虑。而殿下手里的东西,一个弄不好,就会是个天大的麻烦。殿下可要想好了,这样的一个麻烦,放在您的手里,真的合适吗?如今,不是殿下闹脾气的时候。此事关系重大……”

    林雨桐摆摆手,打断了明空的话,“照你的意思,你是奉了我娘的命令,要将我手里的东西据为己有……”

    “殿下!”明空的声音不由的高了起来。什么叫做据为己有,这说话也未免太难听了一些,“不是据为己有……”

    “不是据为己有是什么?”林雨桐再一次抢话成功,“再说了,我凭什么相信你?我倒是觉得,你在离间我们母女的感情。我想要什么,我娘从来没有不答应的。我想做什么,我娘也从来只有拍手叫好的。不就是怕这东西到我的手里我收拾不住会闯祸吗?有我娘在,我怕什么?以前在林家,一个住在家的姑奶奶都能对我指手画脚,叫我在雨里一站几个时辰,害的我发烧差点成了哑巴。那时候我有苦无处说。只能缩在角落里自己舔伤口。如今呢,我以为死去的亲娘她活着,我有自己的亲娘撑腰。我就闯了天大的祸,有我娘在后面收拾烂摊子。所以,我不在乎!我爱怎么玩就怎么玩?怎么?不行吗?就算是你奉了我娘的命令又如何?我不给!就不给!偏不给!你能耐我何?”

    明空愕然的睁大眼睛,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或者说,他此时有些哭笑不得。他想过无数种可能,可唯独没想到是这种。他之前就担心因为此事,叫这母女之间,有了嫌隙。毕竟,权力也东西太敏感了。他想过会有冲突,想过林雨桐会抗争,想过她都会说什么样的话,找出什么样的理由。可唯独没有想到的是,林雨桐耍赖了!

    对!就是一副被惯坏的孩子的样子,在这里耍无赖。

    他心里觉得荒唐的很,可随后,就不由的拿正眼去看林雨桐,这哪里是耍赖!这分明就是最高明的策略。

    做母亲的要女儿手里的东西,做女儿的坚持不给,这就伤感情了。可要是给了,这做女儿的又不甘心。想攥在自己手里,又不想叫做母亲的心里不舒服。所以,她以一个受过委屈的孩子的形象出现了。她说她所受过的委屈,这简直就是一把利剑,直接插|到甘氏的心口了。作为母亲,能不心疼吗?即便心里有那么一丝不虞,也很快就放开了。这利用的,根本就是甘氏作为母亲对她这个女儿的愧疚和疼爱之心。

    明空心里赞了一声,有这样的心计,这东西就算放在她的手里,也出不了大岔子。他轻叹一声:“殿下是娘娘的心头至宝。您的决定,贫僧不敢违逆。时候不早了,殿下早点歇着吧。贫僧告辞!”

    林雨桐看着明空出去的背影,才慢慢的放松下来。甘氏打发人来要自己手里端王妃给的令牌,这是她从来没想过的事。她不知道,甘氏这是不放心自己的办事能力,还是不放心其他。她不想-想,也不敢想。如今,边关危及,京城人心惶惶,这令牌……自己谁也不会给。她不能拿整个京城的安危去赌人性的明暗。

    三喜轻手轻脚的走出来:“主子,您是打算歇着,还是?”

    “先歇着吧。”林雨桐合衣往下一躺,“明儿也要早起呢。你也别折腾了,今晚就跟我睡在里间吧。”

    三喜应了一声。收拾利索了,就将灯给吹灭了。

    林雨桐听着三喜的呼吸声慢慢的变的悠长,这才睁开眼睛,却又一动不动。手腕上的袖弩悄悄的亮出来,静静的等着。

    子时的梆子声响起,屋里微微卷起一股子冷风。林雨桐能感觉到这人在慢慢的靠近,她眼里就闪过一丝厉光,抬起手,箭弩就朝对方射了过去。

    就听见一声闷哼,那人手一扬,一阵呛人的味道扑鼻而来,等再睁开眼睛,屋里却早已经没有人影了。

    林雨桐心里一跳,更加确定这人是来试探的。因为那一声闷哼,明明是女人的声音。要真是仇敌,不会顾虑自己的名节,派个手脚并不算是利索的女人前来的。

    她心里放松了下来,慢慢的闭上眼睛,这次是真的睡着了。

    而另一边的精舍里,明空看着肩头上流血的黑衣人,皱眉道:“怎么搞的?殿下带了其他护卫来,你们都没有察觉?”

    这黑衣人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不是护卫,出手的正是殿下。”

    “什么?”明空一下子站起来,看向这黑衣人,似乎急切的想要求证一般。

    黑衣人点点头:“殿下用的是暗器。也是属下太大意了,所以才被殿下出其不意给伤着了。属下失职!”

    也是!谁都知道殿下是养在闺阁中的弱质女流,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一时大意,倒也说的过去。

    “可找到什么了?”明空又问了一句。

    黑衣人摇头:“属下无能,并没有能近殿下的身。而且……殿下似乎知道会有人过去,她十分警惕。”有一瞬间,她好似感觉到,这位殿下对她只是警告了一下,并没有下杀手。难道她早就知道是谁派自己去的,并且知道自己对她没有恶意。

    明空皱眉叹了一声:“罢了!你去吧。好好的养伤。”能将令牌拿过来,自然是好。若是拿不过来,只当是试探这位殿下的深浅了。

    他一个在屋里徘徊了半晌,才坐在蒲团上,展开小小的一个纸条,匆匆的写了一封短信。这才将信鸽从密室里拿出来,将信绑在信鸽的腿上,撒了出去。

    鸽子扑棱着翅膀,发出咕咕咕的声音,停在北辰宫的窗台上。

    甘氏睁开眼睛,就见何嬷嬷已经披着衣服起来,手里正拿着信鸽,从信鸽的腿上取下一个小小的竹筒来。

    “主子。”何嬷嬷将竹筒递过去。就转身,将油灯挑的更亮一些。

    甘氏接过竹筒,将密封的纸条拿出来。靠近烛台看了看,半晌都没有说话。

    “怎么?”何嬷嬷端了热奶|子过去,“还有明空大师处理不了的事?”

    甘氏摇摇头:“不是!是那丫头……不肯把手里的东西交给表哥。”

    何嬷嬷心里一跳,强笑道:“想不到明空大师也有吃瘪的时候。”

    甘氏看了一眼何嬷嬷,她这话明显就是避重就轻,转移话题。于是无奈的道:“她如今越发的我行我素,都是惯得。”

    这话虽不是好话,但语气却温和,不像是生气的样子。

    何嬷嬷就道:“小主子不就是知道有人无条件的疼她,才敢我行我素吗?有人疼爱,这就是肆意的底气。老奴这心里,为主子高兴。姑娘从心里就没拿您当外人。”

    甘氏的眼神就有些黯然:“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我闹着要去书房,母亲不允许,于是我就哭闹不休。生气了,还将一尊小玉马给摔了。母亲被我缠磨不过,到底叫来了父亲。父亲见我哭的可怜,百般的哄我,将我打扮成书童,带了出去。其实,那个时候,我十分不懂事吧。动辄就哭闹。这也不过是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我心里大概也是知道他们都疼我,舍不得我。我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吧。”

    何嬷嬷点点头:“是这个道理。”

    甘氏就慢慢的闭上眼睛:“那就罢了!就这样吧。那丫头何尝不知道我心里舍不得她?嬷嬷,她这样,我反倒觉得比上次跟我冷着,不搭理我,叫我觉得舒服许多。”

    “主子。能给子女遮风挡雨,收拾烂摊子,这是为人父母该骄傲的地方。”何嬷嬷低声道,“您去街上转转,有多少父母嘴上骂着孩子不懂事,不体谅他们辛苦之类的话,可哪个做父母的心里又不是心甘情愿的呢。”

    “都是上辈子欠她的。”甘氏这么接了一句。

    何嬷嬷这才道:“嗳……就是这句话。可不就是上辈子欠了人家的,所以这辈子才来讨债的。那市井里的妇人,可不就是骂孩子‘讨债鬼’吗?”

    甘氏‘噗嗤’一声笑了:“行了!我知道了。您老也别跟着我们母女悬心了。她要折腾,就随她折腾。我叫人暗地里看护着,出了乱子随时有人收拾,也就罢了。”

    何嬷嬷这才吹了灯,“那主子歇着吧。明儿还有大事呢。”

    甘氏‘嗯’了一声,就翻了个身,咕囔了一句什么,便睡下了。

    做了一晚上美梦的甘氏一醒来,心情就不美妙了。因为她接到一个消息:“太子失踪了?”

    怎么会失踪了?

    打发了那么多人盯着,他是怎么失踪的?

    甘氏从床上下来,没梳洗,只穿着里衣在屋里转悠,“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了?”

    何嬷嬷皱眉道:“许是端亲王还给太子留了端王妃不知道的人手?”

    瞒着妻子的?

    甘氏眼里一下子就变得阴冷起来:“果然,男人没有好东西。”说完这话,她徘徊的脚步一下子就顿住了,“咱们这位太子殿下,还真是不能让人小看。端王妃利用了他,难道他没有利用端王妃?他手里攥着的势力,正是因为端王妃的出头,才这么轻易的隐藏起来了。如今,却成了他救命的底牌。端王妃不信任太子,可太子同样也从没信任过端王妃。也是,端王妃不是等闲之辈,这位庶长子能在后院活着长大,本身就说明其心智不弱。”她看了何嬷嬷一眼,低声道:“给表哥传话,叫他调集人手,查太子的事。”

    “那公主那边,留多少人在暗处护着?”何嬷嬷又问了一句。

    甘氏眉头皱了皱:“留两个女子就行。只要确保她的人身安全。另外,如果桐桐不能控制局面,叫这两人及时的传消息回来。我怕这丫头只一味的逞强。”

    何嬷嬷微微犹豫了一瞬,才道:“那里……可都是糙汉子。只姑娘家,只怕不方便。”

    甘氏摆摆手:“你多虑了。我心里有数。那些兵马虽是端亲王藏起来的。但是除了几个是端王的心腹之外,其余人自己都以为是他们还是朝廷的人。云隐现在是堂堂的公主,又是从今天之后,唯一一个在礼法上是陛下子嗣的人。就是他们再张狂,也不敢伤害她。我有这个把握。”

    何嬷嬷这才应了一声‘是’,转身出去了。

    而此刻的御书房,皇上召集了几位分量极为重要的大臣。丞相郭常和,靖安侯,六部的尚书,还有金成安,以及几个宗室的老王爷。

    永康帝靠在榻上,看起来颇为憔悴,他叫众人平身,就对来福吩咐道:“赐座,上茶!”

    来福请几位大人坐下,才说要叫下面的人上茶,就见一脸是伤的林芳华端着托盘走了进来。这一惊可非同小可。他不由的往皇上脸上瞄去,就见皇上就像是没有发现林芳华一样,并没有做出表示。他的心里哀嚎一声,皇上只怕是真没看见林芳华。可诸位大人会这么想吗?他们并不知道皇上的视力到了什么程度了。那么此刻,他们会怎么想?会不会认为林芳华的出现是皇上默许的,甚至是皇上特意如此安排的。这体察上意,都已经成了这些朝臣的本能了。

    他还真没想错。在坐的几位,在看清楚这人是谁之后,本来就吓了一跳。再加上那青青紫紫的脸,就更叫人摸不着头脑了。俗话说的好,家丑不可外扬。这后妃的脸成了这样,这一定是宫里又出事了。可皇上偏偏将人提溜出来,闹到他们面前,又是什么意思。这几人接了茶,然后起身拱手行礼,可心里早已经七上八下了。都说打人不打脸,这已经闹到了打脸的程度,那这事,它能小得了吗?

    几人端起茶盏,揭开盖子宽茶,不时的吹吹上面的茶沫,都一副渴的不行的样子,就是没人主动说话……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