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3章 庶子高门(67)三合一
    庶子高门(67)

    坏了?

    什么坏了?

    四爷到底想到了什么?他可是很少露出这样的神色的!

    林雨桐挥手叫贵武和三喜下去,这才看向四爷:“怎么了?哪里坏了?”

    四爷皱眉,之后又转脸问林雨桐:“刚才贵武说,这些读书人闹着要联名上折子,想要为端亲王府张目,是不是?”

    林雨桐点点头,“是!贵武是这么说的。”没有人引导组织,这事根本就闹不起来,“你是说有人别有用心,挑拨的这些学子闹事?”这学子闹事,总容易出事。他们头脑容易发热,往往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有多少这样的学子白白流血!史书翻开,哪朝哪代没有?不过,这些学子也都是饱学之士,这点东西怎么都没弄明白。也不知道这书到底是怎么读的?

    四爷知道林雨桐在忧心什么,他先点头,而后又摇头:“事情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他看向林雨桐,没说这些书生闹事的事,反倒问道:“你说……端亲王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将她自己唯一活着的儿子推到风口浪尖上?”

    不会!

    一个母亲的潜意识里是不会将自己的孩子放在危险之下的。

    林雨桐这么想着,就皱眉:“她如此折腾,就是在报复。端亲王得不到的,她也不能叫皇上得到。”

    “对!”四爷拿起筷子给林雨桐,示意林雨桐边吃边说,“她的目的就是毁了皇上坐拥的天下。如今京城里,内忧骤起,人心惶惶。只怕宫里也以为,端亲王妃是想为自己的儿子挣一把才闹出如今这一出的。可事实上呢?真的只是想如此吗?”

    被四爷这么一问,林雨桐拿起筷子的手一下子就顿住了,“是啊!她要是没这意思,那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四爷轻轻的吐了四爷四个字:“声东击西!”

    声东击西?

    林雨桐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没错!就是声东击西。

    端亲王妃做这些事,根本就不是冲动行事,她是之前做了缜密的计划的。要不然,为什么年宴上上了一道猴脑?为什么除夕晚上,御书房就闹起了鬼?这肯定是有预谋的!既然计划了那么久,就不可能只为了这么一点事。如今唯一不在端亲王妃的计划范围内的,就是甘氏偷摸的隐藏在了她的后面,顺水推舟。使她因为人手不足的原因而分成好几批次闹鬼兴风作浪的事一次性完成了。她计划的这么周密,不会只想引起骚乱,这是声东。而这击西又是剑指哪里呢?

    四爷叹了一声,语气又带着几分悲悯和厌恶:“我怕她被仇恨冲昏了头,主动跟关外的北辽联手……”

    跟北辽联手?

    这就是外患了!

    可是,她真会这么做吗?未免太丧心病狂了!这简直就是失去理智的疯子!

    林雨桐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对!对!你说的对!这才是最要命的地方。要真实这样,边关只怕已经打起来了。”动手的时间应该就是除夕的夜里。

    内外一起动手!而除夕夜,对汉人的意义非同一般,防备大概也是最懈怠的时候。如果此时有人在里面做内应……

    林雨桐的汗一下子就从额头上下来了,她放下筷子,“我得进宫去讨个旨意。看来,得见见端亲王妃了。”之前她就想先见此人,但是当时甘氏的意思十分明显,她并不打算将端亲王妃的事先挑破,而是要利用一把。可是,如今利用是利用到了,却没想到,端亲王妃心里是做着另外打算的。

    看着林雨桐脚步有些慌乱,四爷就道:“咱们是人,不是神。你不用自责!顺势而为永远都不会出错。你是不是想着,要是咱们干脆点,不跟着磨叽,如今就不会有现在这事了?可要真是如此,咱们跟金成安又有什么差别呢?难道金成安和甘氏这样的,想的就不是一朝得位,便叫日月换新天。谁不想叫天下敬仰,万民爱戴?但现实就是现实!从古至今,出过多少能人!但是哪一个是在清平盛世的时候靠造反成事的?那些纂位□□的,没有一个的江山是稳固的,是能长久的。这是为什么?那是因为人心!或者说,气数未尽!朝代的更迭,无一不是内忧外患之下诞生的。而今……内忧已见端倪,外患还需要你去证实。你是坐等这内忧外患发酵,大到不可收拾再动?还是如今站出来力挽狂澜?你要想清楚。”

    不破不立的道理,林雨桐自然懂。等事情发酵到了不定程度,京城的慌乱还没过去,北辽的铁蹄已经闯入城下,此时这大周的天下不换也得换。可这牺牲未免太大!“新生固然是好,但是老树上一样能发出新芽!”

    四爷就笑了:“好!我知道了!等金成安回来,我去跟他谈谈破弩军的事。”

    林雨桐这次见甘氏,没用四爷叮嘱,就直接将靖安侯去戍边的事顺势提了出来,“……不管边关是不是真出事了,我认为靖安侯都必须去安定军心。”如果边关无事,那京城的事转眼就传到了边关,与其弄得人心惶惶,倒不如派个有分量的人去更合适。

    甘氏看着林雨桐眼里的神色有些奇怪,“你能想到这一点,我很惊讶!但是对于你的选择……”

    林雨桐一下子就站起来了,“如果大周的江山就这么陨落了,你以为你又是谁?这满朝的文武,边关的将士,你能指挥动的又有几人?我知道,控制皇城,控制京城,甚至控制京畿,大概你都是有几分把握的。但是……外患当前……”

    甘氏摆摆手:“你不用跟我讲你的大道理。”她脸上的神色也有些烦躁,“皇上还没死呢!我如今的权限又能有多少。但你说的也有道理……你要去见端亲王妃,那就跟宗人府的人一起去吧。至于说靖安侯的事……我尽量在皇上面前周旋。”

    她的语气,对于调靖安侯去边关的事,好似并不赞同。

    这却是为什么呢?

    林雨桐只能低声劝道:“靖安侯在军中的影响力非同小可。此人留在京城,总辖天下兵马都是能胜任的。而如今,将他在老迈之年,调往边关,看似重用,但从另一方面也是贬谪。如今由皇上贬谪,将来,再由您亲自起复,委以重任。这一打一拉之间,对您他能不感恩戴德?况且,他作为大长公主的驸马,在宗室里地位又非同一般。将来来自宗室的阻力,有大长公主协调,必然也会事半功倍。这是一举多得的事,我不明白您到底在犹豫什么?”

    甘氏反问林雨桐:“你就没想过,将来他拥兵自重。坚决不臣服该怎么办?”

    “靖安侯多大年纪了?”林雨桐皱眉看向甘氏,“儿孙都在京城,您怕什么?”不是所有人都能真的撇开自己的儿女的。她这话在嘴里转了两圈,到底怕刺激甘氏,没有说出口。“靖安侯是个重情的人!您知道这一点,手里又捏着他的命脉,怕什么呢?”

    甘氏嘴角动了动,认真的看向林雨桐,继而莫名的一笑:“你说的对!我会照你说的办的。”

    等林雨桐出去了,甘氏才抬手遮挡着眼睛慢慢的躺下。

    “主子!”何嬷嬷有些忧心的叫了一声。

    甘氏摇摇头:“其实这孩子……比我想象的要好。只是……嬷嬷,我恨啊!甘家死绝了!凭什么金家还得继续荣耀下去!你告诉我!凭什么?”

    何嬷嬷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好姑娘,我知道你心里苦!老爷夫人在天上看着,见您好好的,只有欢喜的。”

    “欢喜?”甘氏一下子站起来,“只有欢喜怎么行了?我得给他们无上的荣耀!我得叫天下人永远都记得他们!”

    林雨桐从宫里出来,心里就不由的觉得发沉。甘氏的意见跟自己是相左的。

    她应该更倾向于推翻整个金家统治的大周王朝。

    但自己却不能这么做!不能叫无辜的百姓死在北辽的铁蹄之下。

    出了宫门,林雨桐骑马先去了宗人府,可是宗令称病不见,只打发了三两个喽啰,跟着一起去端亲王府。也是,如今的端亲王府太敏感,谁也不想轻易沾染。

    王府比林雨桐想象的还要破败。朱红色的大门,才一年的时间,就已经有些斑驳了。

    门口站着的侍卫在屋檐下哆哆嗦嗦的跺着脚,鼻头冻得通红,嘴唇乌青。每个人腰上都挂着一个不大的酒葫芦,显然,是为了驱寒的。临到了跟前,林雨桐闻见了一股子酒味。

    这叫林雨桐打心眼里就厌恶起来。将交涉的事情直接交给宗人府。如今,且没工夫追究这些琐事。她也相信,那些欺负了几个孩子的人,都被端亲王妃派人给杀了。

    林雨桐在马上等的时间不长,王府的门就打开了。

    一踏进王府,林雨桐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萧条。地面不知道多久没清扫了,树叶铺了一层,如今,积雪落在树叶上,脚踩在上面,松软的几乎要陷进去。

    林雨桐大踏步的往里走,处处都是蜘蛛网,显然,这一年的时间,从来没有人打理过王府。

    她的眉头皱了皱,在外院停了下来。抬眼望去,只有一间房的窗户上的窗户纸是完整的,窗棂上也没有蜘蛛网。这里应该经常有人进出。林雨桐抬脚就走了过去。

    到了门口,她叫后面跟着的人都守在外面,因为她听见里面传来一阵阵的咳嗽的声音,猜测正主应该就在屋里。

    推开门进屋,屋里一股子呛人的味道。木盆里,烧的是一种呛人的碳。随着门的打开,风卷进来,将炭盆里的火星子吹的有些明明灭灭。

    “出去!”一个沙哑的声音喊道。

    林雨桐没有后退,而是打量了一眼这里的陈设,这应该是端亲王在世时的书房吧。她这么想着,就猜测里面的人应该就是端亲王妃。于是,脚下不停,顺着声音往东侧间而去。

    撩开帘子,坐在书案边的女人枯瘦如柴,头上的头发半灰半白。身上却穿着一件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大红色的嫁衣,一手捏着帕子,咳嗽的止也止不住。

    “王妃。”林雨桐站在门口,叫了一声。

    端王妃抬起头,看向林雨桐,之后就点点头,“没想到……来的会是你。”

    林雨桐坐在端王妃的对面,两人之间隔着一个宽大的檀木的书案,“你知道会有人来吧?”

    “没想到这么快罢了。”端王妃脸上漏出奇怪的笑意,“不过,我心里如今也快意了。我们家王爷去了,但我这未亡人却一心一意的念着他。可是金阿虺呢?哈哈哈……咳咳咳……”

    金阿虺,这应该是端亲王给永康帝这个不讨人喜欢的弟弟起的‘爱称’。

    但这个爱称实在不怎么动听。虺是什么?它是一种毒蛇,指的是奸邪小人。

    林雨桐觉得,这就跟四爷将八爷叫阿其那塞思黑一样。她不在名称上纠缠,只道:“您看起来有些幸灾乐祸!”

    “当然幸灾乐祸。”端王妃眼里透着几丝疯狂,“甘氏那个女人,心里根本就没有金阿虺。外人算计的再怎么狠,都不及枕边人的算计来的痛彻心扉。他知道疼了,我就痛快了。”

    林雨桐心里有些无奈,这确实是个被仇恨蒙蔽住双眼的女人,不过看到端亲王妃的样子,她的心里又莫名的难受起来。一转脸,就见一边的榻上被褥摊开,那隆起的地方,倒像是躺着个人。“原来还有别人……”

    她起身,走了过去。才挪动了两步,榻上的情况就一下子收入眼底。她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那躺着的,是个孩子。巴掌大的脸上,此时乌青一片,嘴唇更是已经变成了青黑色。

    这孩子不是睡着了,而是中毒了。林雨桐从这脸上的样子判断,显然已经死了多时了。

    她脚步顿住了,愕然的扭头看向趴在桌子上咳嗽的不能自抑的端王妃,“你简直是疯了!你怎么能对自己的孩子下手?”

    端王妃就凄厉的笑了起来:“我要带着他走!他父王,他哥哥姐姐,都已经在路上等着了。我活着,都护不住他们。等我死了,他又该怎么办呢?人总有一死,活着也是受罪。倒不如我们一家团聚,到了下面,有我们王爷在,一切都会好的!”

    林雨桐直觉得血往脑门上冲,一步跨过去,拎着端王妃的衣领将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他|妈|的!你早干什么了!你手里这些人都能在御书房里算计了皇上,怎么就不能护着几个孩子?你的女儿受欺负的时候,你把这些人派去哪了?你的长子死的时候,你又将这些人派去哪了?你的小儿子被人折辱的时候,你将你这些底牌都用在什么地方了?端亲王当日撞死在大殿上,为了什么?为的就是叫你们都活着!都能好好的活下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期望着太子有所作为,期望着等太子羽翼渐丰的时候,能拉你们府里一把。为了给你们留一线生机,他一头给撞死在大殿上了。叫你们没有跟着一起掉了脑袋。你作为一个母亲,在遭逢大难的时候,只一味的缅怀你死去的丈夫,你没有尽到你个母亲的该尽的责任。你一心想着复仇,你将端亲王费尽心机留下来给你们保命的人手全都撒了出去。等出事了,你后悔了!你痛苦了!到了这会子,你还有精力笑话永康帝,觉得宸贵妃没有将心思放在男人的身上。可同样的事情如果放在宸贵妃身上,她却不会做出你这般的蠢事来。永康帝是死是活,真心关心的人还真没有。你装神弄鬼,发泄怨愤,这些也都情有可原。但是……你竟然敢跟外族勾结。你可知道……北辽的铁蹄一旦南下,有多少姑娘得跟大郡主一样,遭受□□糟践,有多少无辜的孩子将丧生在战火里。你们的命是命,他们的命就不是命!到时候生灵涂炭,有多少父母会失去孩子,有多少妻子会失去丈夫。你背着满身的罪孽,就连端亲王和几个孩子也得跟着你下十八层地狱,永生永世都不得超生。因为你的错,才害了你的孩子。你不敢接受这样的事实,所以,你迁怒了。你觉得全天下的人都对不住你!是不是!”

    端王妃被林雨桐提溜着起来,身子抖的像是在风里飘荡的破布娃娃。她面色苍白,双眼无神,紧接着,眼泪就落了下来,“是我……都是我……都是我的错。”

    “当然是你的错!”林雨桐一把将她仍在椅子上,“如今,宫里的太子被你折断了翅膀。让本来就岌岌可危的太子之位,如今更是变的摇摇欲坠起来。一个朝廷,骤然没有了继承人,你知道这意味这什么吗?人心不稳,天下动荡。”她说着,就摇摇头,“我跟你说这么作什么?”她猛地俯下身,脸几乎贴在端王妃的脸上,盯着端王妃的眼睛,“告诉我,你什么时候跟北辽联系的?怎么联系的?你们又是怎么计划的?”

    端王妃一瞬间收起眼里的悲愤,她的嘴角嘴角挑起:“我是错了,但已经错了。我就要将这事办完。反正,我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不就是死吗?今儿我亲手将□□喂给我的儿子吃,我已经做好了随时去死的准备了。你的大道理我不是不明白,只是一点也不想明白罢了。”她看着林雨桐,“云隐公主,呵呵……要是没有你的父亲,我的女儿才该是真正的公主。你又算是什么东西。”

    成王败寇的道理,都不明白了。

    林雨桐觉得这番口舌算是白费了。这样下去不行。

    她没有起身,而是压低了声音,“你是不是就是想将永康帝的江山毁了!只要江山不是他的,那么,给谁都无所谓?”

    端王妃点点头:“不错!只要我的仇报了,我也就死得瞑目。两腿一蹬,管它洪水滔天,跟我有什么关系?”

    林雨桐一下子就笑了起来,“那说不得,我还真能完成你的心愿。”

    端王妃狐疑的看向林雨桐:“我倒是看不明白了!金阿虺可是你的生身父亲……”

    “我的父亲是林长亘……”林雨桐嘴角翘起,“你是要死的人了,死人是最能保守秘密的。所以,我也不怕告诉你真相。永康帝根本就不能人道,他一辈子注定是断子绝孙。我是甘氏的亲生女儿,却不是永康帝的公主,你明白了吗?”

    端王妃愕然的看向林雨桐,仿佛她说的是天方夜谭,“甘氏小产……”

    “假的!”林雨桐耻笑一声,“你回想一下,太医院可有出诊的太医。没有!太医总是以各种理由被绊住了,而绊住太医的人总是跟端亲王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就是诬陷!

    端王妃脸上的神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原来……等金阿虺死了,不管江山传到谁手里,都跟他没什么关系。”那照这么说,其实太子上位的可能性其实还是很大的,只要毒死金阿虺。如果这样,好歹对王爷也是一个交代。她怎么也没法相信这是真的,问道:“那李妃不也……怀孕了?”

    “大慈恩寺观音殿,跟野和尚苟合来的。你不下手……那孩子也不会生下来的。”林雨桐又解释了一句。

    端王妃就看向林雨桐:“这么说,算来算去,我竟是便宜了你们母女了?”

    林雨桐看向端王妃,叹了一声:“你就没想过,这么去了,到了下面,见了端亲王,你怎么跟他交代。孩子一个个的都带去了下面了。你这么一闹,你这府里的庶子庶女一个也别想活了。将来,一年四季,四时八节连个祭扫的都没有。你叫端亲王彻底断了香火。到了下面,你跟他怎么说呢?”

    端王妃的脸上再没有血色,慢慢的蜷缩在椅子上,这种心灵上的痛苦,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变得不堪重负。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保下这些孩子。”林雨桐脸上郑重了起来,“保下这些孩子,就是给端亲王留下了一条根。将来,我也会从里面挑一个忠厚的,给个爵位。之后,再从这些孩子的子嗣里,挑两个过继到你两个儿子的名下,叫他们死后也有香火供奉。你看可好?”

    端王妃的视线就朝床榻上躺着的小小孩童看去。

    林雨桐心里一动,“只要有后人,他就不算是白来了这世上一趟。就会有人记得他。”

    “没白来过?”端亲王妃呢喃了一句,踉踉跄跄的就跑了过去,将脸埋在孩子的身上,良久,才仰起头,扭脸看过来,“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林雨桐看向端王妃,“我想要端亲王藏在大慈恩寺周围的人马。”

    端王妃露出了然的神色,“没想到连这个你也知道了。看来金阿虺的江山是坐不稳了。”她慢慢的站起身来,“给你倒也不是不行!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是代表谁来的?宸贵妃?还是金成安?”

    林雨桐摇摇头:“我谁也不代表!我就是我。”

    “你?”端王妃狐疑的看向林雨桐,“你!”

    “怎么?”林雨桐看向端王妃,“不行吗?”

    “假公主觊觎真江山。”端王妃嘲讽的笑笑,“行!行!怎么不行!我到了下面,一定在奈何桥边等着金阿虺,我想知道,他那时候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说着,就从书案下面的暗格里取出一个匣子,转脸就交给了林雨桐,“拿去吧。你想知道的,想要的东西,都在这里。只是……别忘了你的承诺。”

    林雨桐看了榻上的孩子一眼,才将匣子接过来,“我……我会将他跟你放在一个棺椁里,再另外立一个衣冠冢。许是这样,到了下面,你们母子不至于散了,他也不必受欺负……”

    这话戳到端王妃的心里,顿时叫她心如刀绞,朝林雨桐摆摆手,“慢走,不送!”

    林雨桐转身就出了东侧间,她在堂屋里站了一会,隔着珠帘,看见西屋的房梁上,悬挂着白绫。想必,这是端王妃给她自己准备的。

    林雨桐回头看了一眼东侧间,尽管帘子格挡着,什么也看不见,但她就是觉得胸口憋闷的难受。

    从屋里走了出来,屋外等着的人,除了三喜意外都噤若寒蝉。他们其他的东西没听见,但是这位公主斥责端王妃的那些话,他们还是听见了只言片语的。因此,如今越发的不敢说话,不敢抬头。

    林雨桐站在屋檐下,看着麻雀不时的落在来,在雪堆上啄一啄,再留下零零散散的爪子印,猛地,耳边听见‘哐当’声。她闭上眼睛,没有回头。那是凳子倒地的声音,如今进去,只怕能看到的至于端王妃挂在屋梁上来晃晃悠的身体。

    “回去后,告诉宗令……”林雨桐看向一边宗人府跟来的人,“好好安葬里面的母子。端王妃的愿望,是母子能合葬。叫他们走的体面些。”她说着,抬脚就往外走,“这府里,其他的主子,要是再有闪失,皇上会拿你们是问的。”

    她手里的圣旨是盖着玉玺的。虽然她也好奇,甘氏是怎么将玉玺也弄到手的。

    回到府里,四爷去了金成安的书房。林雨桐没想着去,只赶紧回屋,将那匣子打开。

    而四爷,此刻坐在金成安的对面,父子俩的气氛有些紧绷。

    这间书房,是刚收拾出来的。不管是家具还是摆件,都只是凑活着能用。金成安坐在这里,总觉得这不是自己的地盘,他不自在的又动了动,看向四爷的眼神有些晦涩难明。

    “我知道您投靠了皇上。”四爷转着手里茶杯子,“但是如今,皇上的身体如何,您心里应该清楚。今儿进宫的大臣很多,但是能见到皇上的,相信也就是寥寥几人。您也算是近臣之一,别人见不到,您肯定是见到了。那依您看,皇上的龙体到底如何了?”

    金成安的眉头就不由的皱的更紧。皇上的面色蜡黄,双目无神,自己走到了近前,皇上才一副恍然的道:“是你啊!”

    这就很不正常了。好似眼神都不好了一般!

    他之前根本不相信皇上的身体会这么快的败了,可谁叫自己昨晚也被算计了一把呢。这么多人同时都被算计了,那么皇上呢?只怕不是见鬼那么简单。他其实暗暗猜测,是不是皇上那个样子根本就是中|毒了。

    如今被问到了明处,金成安才道:“是!看着是不康健。”

    这话说的算是客气了。

    “既然如此……”四爷将茶杯放在说上,发出微微的声响,“那您说,这皇上还靠得住吗?”

    “禁言!”金成安站起身,“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心里没数吗?”

    “我心里有数,就怕您心里没数。”四爷好整以暇的看着有些烦躁的金成安道:“您以为,您的手脚就真的那么干净?”

    “什么意思?”金成安猛地转过身,瞪着四爷。

    “李妃肚子里的孩子……”四爷看向金成安,“您没插手?”

    “我自然……”金成安狐疑的看向四爷,本想否认,但想到他既然知道了,就算否认了也于事无补,便道:“你怎么知道的?”

    “您认为我怎么知道了?”四爷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这就是说话的技巧了。

    金成安打死也不会想到这事跟楚怀玉有关,他的面色微微变了变,“是公主殿下告诉你的?那岂不是说……宸贵妃已经知道了……”这个女人一直陪在皇上的身边,寸步不离,难保她不会告诉皇上。

    金成安的心猛的就不安了起来。

    四爷轻笑一声:“如今乱子已经出了,您还能指望着元哥儿那个奶娃娃力挽狂澜?或者是李妃那个连肚子里的孩子都护不住的蠢女人帮衬着扶持元哥儿上位?”

    都不能!

    金成安看向四爷的眼神就微微变了:“你打算如何?”

    “元哥儿和李妃不行。但是……”四爷的声音就低了下来,“宸贵妃和云隐,却行!”

    金成安突然有种荒诞的感觉:“你媳妇是女人……”

    “她是女人,可我是男人。”四爷笑了,“她是帝姬,可我也姓金!”

    金成安的脑子一瞬间就炸开了。

    对啊!国赖长君。元哥儿不行,但是老四行啊!

    他在屋里来回的踱步,越想就越是兴奋。支持宸贵妃,就是支持云隐公主。支持云隐公主,就是支持老四。可老四到底见识有限,将来能依仗的除了自己这个父亲还能有谁?

    “你怎么想的?”金成安看向四爷,郑重的问了一声。

    “破弩军……”四爷才说了三个字,金成安一下子就白了脸,“楚源告诉公主的?”

    四爷没有说话,就那么坐着。

    可这不说话,往往就是不需要废话。

    金成安摇摇头:“不是我不给你破弩军,而是我如今没办法给你。”

    四爷就看向金成安:“这话怎么说?”他一时间拿不准他这是不愿意拿出来而找的借口呢,还是真的没办法。

    金成安咬牙道:“你以为楚源就是那么好打交道的。这破弩军建军之初,楚源是出了大力的。那个时候,还是你祖父在世的时候。为了叫楚源不生出二心,你祖父在叫人做破弩军令牌的时候,就动了些心思。这令牌是由几个部件组装起来的。”说着,他从脖子上掏出一个白玉的玉佩,“看见上面的镂空了吗?这镂空之处,必须镶嵌进两个坠子。而这坠子,一个被你祖父交给楚源保管。一个在娶你母亲的时候,给楚家做了聘礼。如今,楚源已死,楚家人……现在在辽东。那两个坠子……我却不知道已经遗落在什么地方了。我正找人想办法试着重做呢……不过,这么长时间了,做了不少,可没一个镶嵌进去合适的。破弩军最早是你祖父组建的,里面有一些人出自暗卫。他们有自己的一套准则。没有这个令牌,谁也调动不了。所以,为父真不是不愿意给你。”

    四爷心道:还真是侥幸。当初楚源死前,偷偷的给了桐桐一个坠子,他们一直也不知道这坠子的用处。他甚至动用了不少人,查当铺之类的地方,看是不是信物。结果,也一直没查出来。却不知道,原来这坠子是做这个用处的,实在是没想到。而楚怀玉那个,应该是楚家又将这链子当嫁妆给陪嫁过来了。如今也已经在桐桐的手里。

    那么,现在,只差金成安脖子上这个玉佩了。

    四爷笑了笑,觉得这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可真是天意!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