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 庶子高门(50)三合一
    庶子高门(50)

    开春种下去的紫藤萝,在林雨桐的照看下,长的极好。游廊边,甬道两侧,都种下了树龄不小的紫藤萝。移植后的紫藤萝马上就在这东苑里扎根蔓延,如今,那一串串的紫红的花串垂下来,仿若花的瀑布。

    整个谨国公府的花园都没有这样的美景。

    林雨桐却最是个俗人,见花开的好,就带着几个丫头采了回来做藤萝饼,“用不了的,也都蒸了晾干,过了季节,一样有的吃。”

    她做了饼就是为了送人的,其实自己能吃多少?况且四爷最不爱吃的就是这花啊朵的做出来的东西了。

    满月提着篮子从外面回来,她是给各房送鲜花去的。“主子,今儿去给二奶奶送花,碰上了大姑娘……”

    林雨枝?

    她那肚子到如今都七个多月了吧。挺着个大肚子,瞎跑什么?

    “知道干什么去的吗?”林雨桐站在花架子下,拿着剪子将已经垂到人肩膀上的花串给剪下来,再放到一边的筐子里。

    满月一边给林雨桐指着哪一串花儿开的好,一边道:“去干什么倒是不知道。只是最近二奶奶和大姑娘走的特别的近。”

    林雨桐心道:还敢跟齐朵儿往一块搅合,这是还没吃够亏吧。她摇摇头:“注意点就行,不用管太多。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是奇怪楚怀玉竟然就这么看着。

    满月应了一声就笑道:“主子,您不知道,现在这府里的人都说您肯定是金枝玉叶呢。”

    “这又有什么说道。”林雨桐放下剪子,从小丫头的手里接过帕子,擦了擦手,扭头问满月。

    满月抬起头,指了指满院子开的如火如荼的紫藤萝,“您要是在外面看咱们这院子,紫莹莹一片,大家都说这是紫气东来,必出贵人。何况,谁见过刚移栽完的紫藤萝就长的这般好,花开的这么旺盛。”

    林雨桐哈哈一笑:“人家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还真是能牵强附会。

    因为京城有这样的流言,她已经不敢出门了。躲在家里避风头。连四爷出门,都得低调着些,想攀附上来的人实在是叫人应接不暇。要是咱们是真的还罢了,心里还能坦然一些。可假的就是假的,真要心安理得了,宫里只怕该不乐意了。

    主仆俩说着话,就往屋里去。这会子太阳出来了,身上的衣服就显得有些厚重了。三喜一边伺候林雨桐换衣裳,一边回禀道:“打发人给郭大人家送了紫藤饼,郭夫人也回礼了……”

    郭大人就是之前四爷说要抻着的郭常和。这两个多月,一直也没见这个人,但是来往还是有的。

    林雨桐摇摇头:“还是跟以前一样,送了豆腐干来?”

    “不是。”三喜脸上的神色有些奇怪,“这次送的事豆腐乳和臭豆腐……”

    林雨桐的手一下子就顿住了,“这个人还真是不怎么讨喜。这是家里做的豆腐没卖完,大热天的存不住,就做成豆腐乳和臭豆腐了吧。”

    三喜嘿嘿的笑了一声,她之前也是这么想的。

    林雨桐恨恨的道:“送来刚好,用馒头蘸着吃正好。”

    “什么用馒头蘸着?”四爷从外面回来,进门就接了一句。

    林雨桐就上前去给他解衣服扣子,“天热起来了吧。太阳一出来,就燥热的很。”

    “还好。”四爷由着林雨桐给他将外面的衣服脱了,才进去梳洗。

    林雨桐将衣服抱着,又跟他去了里面,“外面怎么样?”

    “郭常和确实有几分本事,这次的春汛就这么险之又险的过去了。”四爷说着,干脆脱了衣裳泡澡,直接进了浴桶里。

    林雨桐将衣服放下,起身拿了水瓢给四爷洗头,“可我到现在都不清楚,你是怎么叫皇上用郭常和的?”

    四爷就轻笑一声:“你忘了一个人?”

    “谁?”林雨桐手上不停的给四爷搓洗着头发,一边问道,“我忘了谁?”

    “先帝身边的人。”四爷提醒了一句,“还记得吗?”

    林雨桐这才恍然:“你是说先帝身边的郭毅!他如今在哪?”

    “给先帝守陵呢。”四爷说着,就叹了一声,“这也是个忠仆,暗地里还挺忙活。”

    林雨桐愕然:“恨什么?他心里恨当今皇上,打算报仇?”

    四爷点点头:“如今看着,是这么一码事。他不止一次的传信给宫里的徒子徒孙,似乎要在先帝的寝宫找什么?”

    “找什么?”林雨桐弯腰舀了一瓢水给四爷将头发冲了,才道:“你怀疑他是在找跟暗卫联络的令牌。”

    四爷闭着眼睛,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嗯!他在先帝身边,尽管先帝做的隐秘,难保不被他发现点蛛丝马迹。这会子,估计想借助暗卫的力量……”

    林雨桐‘嗯’了一声,顺手将浴桶边的帕子给四爷递过去叫他擦了眼睛上的水省的难受,“我有点明白了。他一方面想借助暗卫的力量。一方面也没停下来报仇的脚步。可是这报仇就要找先帝的儿子……”

    “这说不好。但拿皇上没法子,不代表他拿背叛了先帝的人没办法。”四爷睁开眼,“先帝咽气前对他说了一个‘三’字,这事后来还是被人告诉给了永康帝了。永康帝并不知道他们上面还有一个庶出的大哥,倒是没往别的地方想过,更不会想到那个‘三’代表的意思很可能是他自己。所以,郭毅说是这事先帝留下遗言,叫他守陵三年作伴。皇上也没再多纠缠。他借着守陵也彻底的走到了大家的视线之外。见他急着找联络暗卫的令牌,我就叫人做了一个假的出来,再派了专人跟他联络。他一边叫暗卫联络太子,一边又叫暗卫查京城三品以上官员的根底。我这才顺手将郭常和给推了出去。他恨透了这些背叛先帝的大臣,尤其是楚源这样的。”

    林雨桐就又不懂了:“也就是说,郭毅以为他掌握了暗卫。其实他的一举一动都得通过你。他成了你的一个棋子和挡箭牌而不自知。但就算是他想除掉楚源,并且想用所谓的自己人代替楚源,但他是怎么将人推荐给皇上的?”

    四爷站起身,带起的水花落了林雨桐一眼,他一边笑,一边用湿漉漉的手给林雨桐抹脸,越抹越湿,这才低声笑道:“他将先帝没来得及交代的事,大部分都跟皇上交代了一遍。比如哪些朝臣府里埋着探子,比如先帝对哪些信任,对哪些不信任。而楚源就被他说成是先帝早就打算换掉的人。而先帝又是怎么考察郭常和的,这些东西真真假假的,一时也叫人无从分辨。但皇上从这些话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郭毅则一定程度上取得了皇上的信任。”

    “而你则不动声色的将郭常和给推到了皇上的面前。”林雨桐见他身上擦干了,才将袍子给他递过去,“皇上很快就召见了郭常和,并采用了他的建议。而这事又恰好是咱们提醒郭常和可能有人会垂询之后发生的。所以,郭常和一直以为引荐他的是咱们这两个不速之客。紧接着,就传出我是金枝玉叶,郭常和一下子就觉得找到真相了。以为是隐在民间的公主和驸马是给皇上办事的。”

    四爷点点头:“*不离十吧。而这时候,郭常和送来帖子,跟咱们走动起来,也一点都不显得突兀了。”

    因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来往起来的人越来越多了。郭家实在是不打眼。谁也不会想到到两家是怎样一种关系。

    林雨桐被四爷这圈子绕的,有点迷糊,“这是打算借着郭毅的手将楚源拿下吗?”

    四爷摇摇头:“现在还不好说,计划总没有变化快!关键是郭毅想扶持太子,可太子却想借助楚家。皇后想选楚家的姑娘做太子妃。”

    林雨桐一愣:“皇后这么选,其实……也不算错。”

    选一个有从龙之功的人家给太子做岳家的确是最为保险的。

    “她唯一没有算到的楚家的野心,还有皇帝的心性。”林雨桐摇摇头,“皇后现在跟被人蒙住眼睛的驴似得,来回的转圈圈还不自知。”

    四爷将衣服上身上一穿:“看着吧!闹不好,皇后和李家就是楚家走向灭亡的推手。”

    是啊!楚家本就不安分,要是跟太子再勾连起来,皇上如何能看着不管。楚家的好日子真的不多了。

    林雨桐见四爷又拿了一件出门穿的衣服,就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大晌午的,还出去?”

    “有了文臣还不行,还得又武将撑腰。”四爷拍了拍林雨桐的肩膀,“我去见靖安侯。这个人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这边林雨桐给四爷将头发擦干,才梳理好,正准备送他出门,却不想宫里来人了。

    宸贵妃打发人来,接林雨桐进宫。

    “你去忙你的。”林雨桐催四爷出门,“进宫而已,不用担心。”

    “自己多长个心眼。”四爷朝外面看了看,才低声道:“记着,不管心里怎么想,但得把着一个‘稳’字。不管别人怎么争,跟咱们都不相干。还是那句话,看上去必争的事,实际上应该无争。争则显得燥乱,不争则显得持重。”

    林雨桐点点头,表示记住了。最近脑子里都是四爷讲的史书。别的没记住,这个‘不着急’她记得准准的。李承乾着急,铤而走险,最后落了个谋篡而获罪。魏王泰着急,欺君惑帝,最后事败遭贬黜。

    一直到坐在进宫的马车上,林雨桐脑子里还在不停的回放着三个字,不着急!不着急!不着急!

    甘氏也有两个月没见林雨桐了,见她似乎又长高了一些,就笑道:“我这里有不少料子,素净的很,回去的时候都带着,多给自己做两身衣裳穿。以后你这出门进宫的机会会越来越多的。别叫人瞧着寒酸。”

    林雨桐心里‘咯噔’一下,“咱们不着急的。”做什么以后要常进宫,这对自己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甘氏先是一愣,就笑道:“什么着急不着急的。我也知道,你最近在京城的风头。可这些事,光你避着也没用。”她朝东面指了指,“皇上既然打出这么一张牌了,这出戏他就得唱下去。”说着,她的声音就低下来,“皇上不叫我告诉你实情……”

    “什么意思?”林雨桐不可置信的看向甘氏,“这话是什么意思?”

    甘氏嘲讽的一笑:“你的事,他也是调查过的。你在林家确实不受宠,这也是事实。因此,他觉得,即便我告诉你他是你的亲生父亲,你也会坚信不疑的。”

    林雨桐眨巴了两下眼睛,“他这是不光要叫天下人相信,也要叫我相信,他是我的亲生父亲?”

    甘氏点点头,“孩子嘛,亲生爹妈是谁,这还不是大人的一张嘴说的。林长亘变相的否认了你是他的女儿,皇上又急着要认你。谁会知道你跟皇上的亲生的?你要不是有了清醒的头脑,难道真的不会这么认为?哪怕心里有一丝贪恋富贵的心思,也会放下心里的怀疑,对这番谎言坚信不疑。”

    林雨桐看向甘氏:“那今儿叫我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不是您的意思吧?”

    “皇上的意思。”甘氏叹了一声,“吃顿团圆饭。”

    团圆个鬼!

    母女俩这还没说出个所以然呢,外面就来人请了,说是皇上已经等着了。

    甘氏拍了拍林雨桐的手:“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剩下的事情,有娘在呢。”

    母女俩也不用肩舆,一路走着,到了设宴的芍药台。

    如今正是芍药开的好的时候,大片的粉的紫的白的,大朵大朵的,倒也算的上是一景。

    远远的,听见亭子里永康帝的声音,“顺儿今儿在朝上说的极好……”

    甘氏就小声跟林雨桐解释:“太子今儿在朝上驳了皇上的话。”

    “为的什么?”林雨桐抬头看了在亭子里相对而坐的两个人,低声问道。

    “皇上要处置那些春汛泛滥的比较厉害的州县的官员,但被太子被拦了。”甘氏哼笑一声,“看来这太子身后藏着大能呢。”

    林雨桐泛泛的听了这么两句,也不好评说,想要再问,可亭子已经在眼前了。她赶紧收敛了心思,跟在甘氏身后给皇上请安。转身又对着太子福了福身:“殿下万福!”

    金云顺让了半礼,显然也听说了林雨桐私生女的身份,“妹妹太客气了,起身吧。”

    “不敢当殿下如此称呼。”林雨桐又福了福身,才起身站在甘氏身后,眼观鼻鼻观心的站着。

    永康帝叫指了指身边的位子,“桐桐过来,挨着朕坐。跟你娘一人坐一边。”

    这一声桐桐可把林雨桐喊的外焦里嫩,她看了甘氏一眼,这才起身坐了去。

    永康帝十分温和,亲自拿了桌上的点心给林雨桐,“尝尝宫里做的点心。上次你叫人送给你娘的藤萝饼朕吃着也极好。听说你养的藤萝花都轰动京城了。朕听得都想亲自去瞧瞧。”

    “不过是闲着无事,闹着玩的东西。”林雨桐接过点心,“哪里能跟宫里的东西比?”

    这本事一句自谦的话,谁知林雨桐一说完,就听到永康帝一叹:“也是委屈你了。这宫里就是你的娘家,想回来就回来。一会子叫你娘给你个令牌。另外,在这宫里也该给你收拾一个殿阁出来了……”

    要不要做的这么真!

    林雨桐还没说话,就听远远的,芍药屏风后面闪出一个人来,“陛下,这不清不楚的将人留在宫里算怎么回事?”她说话的语气有些傲然,看着林雨桐的眼神带着几分冷厉,眼光一流转,似乎看到了永康帝脸上的不悦,随即语气一转,低声道:“您就是疼宸贵妃,一点也不体谅臣妾。”

    永康帝面上闪过不悦,“当着孩子呢,像个什么样子。好好坐着说话。”

    林雨桐本想起来请安的,但一看林芳华那副作态,就恶心的不行,干脆坐着就不动了。

    永康帝脸上的笑意果然就加深了许多,好似他十分喜欢如今的局面一般。

    林芳华看了林雨桐一眼,还要发难,就听到外面一声唱名:“皇后娘娘驾到……”

    除了永康帝,众人都起身,垂手站着,恭迎皇后。倒是太子在皇后要上台阶的时候,起身伸出手扶了扶,“母后小心脚下。”

    皇后扶着太子的胳膊走了上来,顺手拍了拍,“我儿有孝心。”

    好一副母慈子孝。

    林雨桐给皇后见了礼,这次皇后的态度可比第一次见自己冷淡多了,只淡淡的点点头,“桐桐也来了。”

    等众人落座,林芳华突然道:“陛下,您看看,皇后娘娘身边有太子殿下,宸贵妃娘娘身边也有……她的女儿,只有臣妾,膝下空空。”说着,她抚着肚子,“臣妾也想给皇上生个一儿半女的,但毕竟咱们年岁都不小了。我想着,还是得讨个吉利的好。那百姓家,没孩子的夫妻,先是包养别人家的孩子来,往往多数时候自家孩子就引来了……”

    这话倒也不是没有道理。凡是没孩子的人家,抱养了别人的孩子,确实不用一年半载的,就能生下自己的孩子。这可能是心里因素在作祟吧,以前心里压力大,如今下了抱养的决心,把不怀孕这码事就暂时给扔一边了,心里一松,反倒更容易怀上。

    林芳华如今说这话,连皇后都没办法反驳。

    甘氏还是那么一副表情,将桌上的油焖虾剥了放在小碗里,给林雨桐递过来。林雨桐就只埋头吃饭,她已经知道林芳华想要干什么了。齐朵儿跟林雨枝走的亲近看来也不是偶然的。

    “陛下,臣妾是想着,从宗室你抱一个孙辈的孩子来,放在膝下……”林芳华说着,就小心的看了一眼太子,好似解释一般的道,“只是个奶娃娃,也不妨碍什么。”

    能不妨碍吗?

    当孙子抱过来,就是孙子了。先帝能册封皇太孙,难道皇上不会?这对太子当然是不利的。

    皇后将筷子放下,淡淡的道:“过了孝期,太子也该大婚了,到时候要多少皇孙没有?谁的孩子不是爹娘的心头肉,这么说抱来就抱来……李才人该知道自己的本分才是。”

    林芳华眼里的怒气一闪,一样是皇上的女人,凭什么你就高高在上?

    这身在后宫,哪个不想得宠,哪个不想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偏偏,陛下只有一个,后位也只有一个。自己能从一个寡妇走到现在,就证明自己命里的那一丝凤脉真的起了作用了。甘氏当日坏了自己的姻缘,可不是就是夺了自己的运道,如今她倒成了宸贵妃了。等着吧,等神鸟凤凰的血被自己吸收了,看谁还能拦得住自己的脚步。到那时,不是谁想争就能争的过的。昔日在人之下,隔日就在人之上的人多的是。今日,她压自己越狠,他日,自己的报复就越烈,谁怕谁?

    林雨桐注意到林芳华眼里的冷意,也同样看到了永康帝眼里的流光。

    果然,在林雨桐吃了三个大虾之后,听到永康帝笑道:“不过是养的孩子罢了,也没什么了不得。宗室里孩子,养在宫里,是恩典。也不是不行……”说着,就安抚的看向林芳华,“慢慢踅摸吧,有合适的人选到时候再说。”

    金云顺握着筷子的手一下子就紧了起来。

    林芳华却马上笑了起来:“多谢陛下!”

    皇后的手都跟着颤抖起来,“陛下,还请您多思量。后宫一个不知道轻重的女人,若是都能左右圣裁……”

    “你想说朕是昏君?”永康帝的面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林雨桐心里一叹,这皇后摆在这么一个位子上,实在是不合适。皇上这么做明显就是防着皇后和太子呢。这会子了,谁都能说话,就她不能说话。

    甘氏夹了一个蒸饺放到永康帝面前的碗里,“好好的吃顿饭,您把孩子都吓着了。尝尝,槐花馅的。我见桐桐送了藤萝饼,我就想起吃这个了。”说着,就撞了一下冷着脸永康帝,“我刚还听见陛下夸太子呢。跟咱们也学学……”

    永康帝很给面子的将蒸饺吃了,皇后因为说起太子被夸的事,也收起脸上的神色。刚才的剑拔弩张好似从来没有发生过。

    金云顺这才笑着道:“贵母妃过奖了,不过是父皇偏宠罢了。”

    永康帝马上露出和煦的神色来:“吏部尚书上奏,利州,幽州,平安府,这二州一府春汛水患最为严重,知州知府等一干官员,都应该押送京城问罪论处。朕也深觉有理。”说着,他就看向太子,“顺儿却觉得,这春汛乃是天灾。因为天灾而惩罚官吏,是不妥当的。朕先不说着太子的话是不是有道理,就只顺儿敢在朝堂上说话,敢跟朕据理力争,朕心里就高兴。”

    林雨桐眉头微微一挑,原来是为了这么一件事。永康帝可真是演得好戏,这里面牵扯的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她心里琢磨着,就伸手又夹了一块排骨,刚要啃了,就听永康帝突然问道:“桐桐,你怎么看?”

    林雨桐的手一顿,将排骨又放下,这才端坐了起来。一抬头就看到永康帝含笑的脸。

    甘氏笑了一下:“您也真是的,一个女孩子,能知道什么?”

    “那不尽然。”永康帝看了一眼甘氏,“当年老师就说,朕的资质尚且不如你。”说着,就拍了拍甘氏的手,“自家人吃顿饭,说说闲话,怕什么?”

    “是啊!怕什么?”林芳华哼笑一声,“陛下可能不知道,林家二姑娘在林家,那是好大的威名。上至老夫人,夫人,下到管事仆妇,谁不知道二姑娘的厉害。小嘴厉害不说,那脑子也是鼎鼎精明的。说一句明见万里也不为过。”

    我去你的。我又没把齐朵儿推到坑里埋了,哪里招来你这么大的怨气,不给我添堵,你能死啊。

    金云顺也笑了一声:“这么厉害的姑娘,这是说的妹妹吗?今儿坐着的都是家里人,妹妹但说无妨。”

    甘氏眼睑一垂,声音就冷了下来,“那就说吧。说错了,谁还真跟你一个小丫头计较?”

    林雨桐心里一叹,人家不想叫你躲,躲也没用。她咬咬牙才道:“在我看来,吏部的折子是有道理的。春汛,这是天灾,可谁说天灾,就不会暴露*。处理天灾*,不能只是朝廷的事。还是各级官员,甚至是历届官员的事。别的不说,春汛了,河水猛涨,那这牵扯的就多了。为什么堤坝年年修,有些堤段能经得住洪水的考验,有些则不能。这河堤是谁督造的,哪一年督造的,存不存在偷工减料,存不存在渎职问题。如果必要,不仅现任的官员要查,历届的官员也要查。这叫追责。谁的责任就得有谁背着。不管他如今官居何职,都不能姑息。”

    不管官居何职都要追究,这话说的有意思了。

    永康帝看了甘氏一眼,眼里有些意味深长。还真没想到,这丫头真听明白了这里面的潜藏的意思了。就连甘氏都很意外。

    因为这里面牵扯的事情,远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吏部所提出来要问罪的官员,多多少少跟端亲王都有些瓜葛。这本就是皇上借题发挥,要清洗朝堂的信号。只要从这些地方官员身上下手,那么迟早会牵扯出这后面的枝枝蔓蔓,皇上正急于换掉朝堂上的一批老臣,这是个很好的突破口。但不知道谁在太子的耳边说话了,太子这才在朝堂上驳了永康帝的话。跟换这些个老臣比起来,自然是太子的问题更敏感。永康帝心里恨的要死,也不得不哈哈笑着,夸赞太子。

    收拾老臣,以后还可以找机会。但太子第一次在朝堂上说话,满朝的大臣都看着呢,他不能有一点对太子的不喜,引得下面的人猜测。朝堂还没理顺,太子的事情只能放一放,不能在这个时候横生枝节吧。

    本来林芳华猛地提出过继孙子,他心里就挺高兴。没想到随口问了甘氏的女儿一句,会有这样的惊喜等着他。

    他突然意识到,与其用林芳华那把蠢笨的刀,还真不如用眼前这把聪明的刀。关键是这把刀好用,用完之后还不担心伤了自己。不管怎么说,这丫头都只是个女子而已。

    永康帝猛地哈哈一笑:“还真是龙生龙,凤生凤。是什么种就是什么种。”

    甘氏嘴角一抿:“太子仁厚,这丫头太过于刚硬了。再说了,她在府里相夫教子就好,这些政事哪里是一个姑娘家该谈论的?”

    皇后看向林雨桐的眼神就有些不高兴,别的她也没听明白,但她驳斥了太子的话,她却听明白了。

    而金云顺的脸色一下子就苍白了起来,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次,自己只怕是被人当了一回刀吧。皇上要清理就清理好了,这个时候,谁都能说话,就只自己不能说话。他惶恐的站起来,“父皇……”

    永康帝叹了一声:“坐下,坐下说。”他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道:“你现在明白了?这臣下,可不会像你想的那么乖觉。你想用他们,就得防着他们反过来利用你。从这事上,你也该看的出来,朝堂上有党群作祟!吏部才露出点意思,马上就有人在你耳朵边嘀咕。你这一说话,朕就不能当堂驳了你这个太子的面子。你可明白?这些人用心险恶至极,这是在离间我们父子……”说着,就一副黯然神伤的样子。

    林雨桐心里涌起一丝佩服。凡是能当帝王的人都是演戏的高手。明明是他想清除异己,偏偏推到朋党之上。

    虽然这些人确实有几分朋党的嫌疑。

    就听永康帝接着道:“千万不要小看朋党。他们虽然只有数人聚集,但是危害却极大。一旦地方官员皆以党群为政,则天下再无清明之日。端正朝风,整顿朝纲,势在必行。你能听从大臣的建议,这很好。但从谏如流,并不等于毫无主张。你可明白?”

    这般的谆谆教导,是金云顺从亲爹那里都没有得到过的。要不是自己知道这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真的有那么一瞬间,他都觉得,这才是亲爹。这个人比亲生父亲给予他的多得多。他赶紧起身表示受教了,“孩儿觉得处理朝政,能力尚且不足。还请父皇能赐几位老师,孩儿必定潜心苦读慎修。”

    林雨桐不由的看了一眼金云顺,这太子还真是个明白人,知道今儿莽撞犯错了,就赶紧退了一步。这份决断,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果然,永康帝脸上的笑意就更深了,“好好好!教训以严,方得以正。你能这么想就好。”

    皇后脸上的神色也才缓和了下来:“太子有陛下教导,定然能继承大统,将江山社稷绵延万代。”

    永康帝脸上的笑意收了一些,但嘴上却极为高兴:“皇后这话说的好啊!顺儿也不要辜负你母后对你的心意。”

    林雨桐拿起筷子刚要夹菜,就听永康帝突然问了一句,“以后桐桐常进宫来才好,也要跟太子好好相处。”

    林雨桐又得放下筷子起身应答。

    甘氏看了林雨桐一眼:“有家有室的,做了人家的媳妇的人,做好为妇的本分就是了。哪里能天天往外跑。”

    永康帝却拦住了甘氏的话头:“你不要多言,朕自有主张。”

    这一顿饭吃到后来,完全吃不出滋味了。用完饭,林雨桐都没来得及跟甘氏说话,就被永康帝打发人给送出了宫。当然了,送出宫的,还有几大车的赏赐。

    可这刚一进门屁股还没坐稳呢,宫里的圣旨就下来了。

    林雨桐咬了咬嘴唇,今儿这一步也不知道走的对不对。她赶紧打发人去给四爷传信,又叫人摆香案。楚氏带着金守仁楚怀玉等人也赶了过来,圣旨下到了谨国公府,这就是大事。

    直到四爷回来林雨桐才找到主心骨。四爷点点头,表示他已经知道了,无碍!

    等乌泱泱的人跪了一地,才有太监站在上面宣旨。

    “……淑惠聪颖,惟贤惟德……今册封为云隐公主,享亲王俸禄……”

    林雨桐听的眉头就皱起来了,没提一句身世,就是单单的册封了一个公主。

    而这个封号也很有意思。‘云’是按照皇家的辈分排的,而这个‘隐’字,则意味深长。

    将人都打发了,林雨桐才问四爷道:“今儿我是不是做错了?”

    四爷笑了一声:“不能算是错了。皇上想将你当刀使,但谁说刀就不能有自己的意识了?他想用你,你也正好能用他。朝堂上,得有属于自己的影响力!而你若是一直躲在内宅,谁知道你是谁?谁知道你的本事?谁知道你的理念?有碰撞不怕,关键是在这碰撞中,你一步一步的在壮大自身,这就够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