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5章 庶子高门(49)三合一
    庶子高门(49)

    甘氏的面色一变,然后紧跟着就回头,看看这大殿里,宗室已经走完了,林长亘也已经跟着出去了。伺候的宫人一个个的低着头。她这才低声吩咐林雨桐:“你先去外面等着,别瞎跑。”

    林雨桐应了一声,出去的时候,对着皇后福了福身。却见皇后的视线始终看着后殿。林雨桐就担心的看了甘氏一眼,本来皇后就有些相信‘私生女’这事,如今这声音传出来,不就证明皇上确实是能人道的吗?那么之前,甘氏和皇上岂不成了欺骗于她?被姐妹和丈夫背叛欺骗,这种种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她此刻心中的愤恨与其说是对着林芳华的,倒不如说是对着甘氏和皇上的。

    甘氏给林雨桐一个眼色,叫她出去,别跟着掺和。

    谁知道林雨桐刚一出大殿,就听到一声响亮的巴掌声。紧接着,是皇后充满着愤恨的声音:“你就是这么对我的?还骗我……让我以为……你真是好样的!甘泉啊!我怎么也没想到……打小,我就知道你心眼比我多,没想到你的心眼真的有用在我身上的一天。”

    林雨桐皱眉,想要退回去看看,却被何嬷嬷一把拉住了。她轻轻的摇头,微微的叹气:“早晚都有这么一天的……”

    但以这样的方式决裂,真是叫人有些哭笑不得。

    甘氏以前说,皇后是个实心眼。可这心眼未免太实诚。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就一定认为都是真的。可这世上的事,看到的都未必是真的,更何况是听到的。可就算是听的,可不管是甘氏,还是皇上,或者说是林长亘,有谁的哪句话确切的承认了‘私生女’的这回事了吗?没有!谁都没有明确的说什么。那么这一切,与其说是被误导了,倒不如说是一下子触动了隐藏在心里的那个名叫‘嫉妒’的鬼。

    甘氏默默的挨了一巴掌,并没有打回去,只摸了摸被打疼的脸。继而将头撇向一边:“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信,是吧?”

    皇后看着甘氏:“你叫我怎么信你?这些日子,你一定当我是傻子吧。将我哄着的团团转,好玩吗?我告诉你,甘泉,我会叫你付出代价的!”

    “代价?”甘氏眼里的泪意一闪而过,“很好!我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你也会来威胁我。”她说着,眼里就有了冷意,好半天才收敛了脸上的神情,淡淡的道:“咱们以后是敌是友,暂时可以撇开。你想找我报复,可以!我随时奉陪!”她的手缓缓的抬起,指着后殿,“而那个人,却是李家带进来的。你不会是打着叫她来分宠的主意吧?”

    “放屁!”李湘君挺直了脊背,“先帝新丧,她就引诱皇帝做出这种事情来。后宫容不下她!”

    甘氏点点头:“你是后宫之主,你说的算。但还得看皇上的心思……”

    “你也不过如此。”李湘君的眼里闪过一丝嘲讽,“这么些年了,凭你那么一张脸,却也没将皇上笼络了去。可见……”

    “李湘君!”甘氏猛地转过头,看向皇后,压低了声音喊了一声,然抬起手指了指太阳穴的位置,“你能不能遇事多动动脑子?”之前那次受伤,那次被打,都是假的吗?能不能想一想,别这么冲动行事。“我早就跟你说过,气不和时少说话,言多必失。心不顺事莫做事,做事必败。你现在气不和,心不顺,能不能先把嘴闭上冷静冷静。我看你现在是眼不瞎,心瞎了。”

    “你……”李湘君气的指着甘氏,却见甘氏半点也不退让,她深吸了一口气,在屋里转了半圈,这才选了一张椅子坐了。

    林雨桐也就听不见里面的声响了。静悄悄的好半天之后,才听见皇后的声音:“你说,如今该怎么办?”

    甘氏睁开眼:“皇上会留下她的。”

    “什么?”皇后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林芳华可都过了三十了,也不是年轻的小姑娘了。更何况是死了丈夫的寡妇。又是在热孝期勾搭皇上做这事。皇上怎么会将她留下?名声还要不要了?要是真的有心,过了孝期,选秀之时多留几个也就是了。”反正自己已经这么大岁数了,年轻的时候都没……更不要说现在了。以前还以为皇上是钟情甘氏,如今看,也未必。她的脸色不由的暗沉了下来,朝后殿看了一眼。皇上啊皇上,是不是是个女人也比我这个原配妻子好啊!

    甘氏轻笑一声,声音里多少带着点嘲讽,“留下她,是因为这世上没人可替代她……别人都做不到的事,她做到了。”

    “什么意思?”皇后看着甘氏,“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你能不能跟我说利索了。”

    “你以后就明白了。”甘氏一副三缄其口的样子,坐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我现在说了,你也不信。等哪一天你自己想明白了,你就什么都清楚了。”

    皇后轻哼了一声,从甘氏身上将视线移开,朝后殿又看了一眼,“即便是你,也不能让皇上改变态度?”

    “林芳华做到了我做不到的事……”甘氏只说了这么一句,就再不言语。

    皇后的眼神却狐疑了起来,难道甘氏跟皇上真没有什么?这怎么可能?一个正常的男人守着如此美人这么些年,却什么也没发生。她绝对不信!甘氏心眼太多,真真假假的,自己再也没办法相信她了。

    林雨桐在外面听着,觉得甘氏的解释,似乎是不想跟皇后翻脸。但不管怎么解释,两人之间恐怕再也回不到之前相互信任那个阶段了。再加上,皇后膝下如今有太子,两人之间的利益纠葛,迟早都会让这两人从儿时建立起来的那点感情转瞬间土崩瓦解。

    在皇家,这事不是什么奇怪的事。真要是相处的亲密无间,林雨桐才觉得这是真有问题。

    林雨桐如今比较好奇的事,林芳华究竟用了什么手段,能叫一个根本就不能人道的人马上就好了。这在她看来,一定是用了什么虎狼之药了。可即便虎狼之药,也未必有这样的效果。要是有效,只怕皇上早就用了。一个皇子亲王,什么样的药物找不到呢。

    正想的出神,一扭头,就看见何嬷嬷朝偏殿门口的一个小太监微微点头。紧跟着,那小太监就跑了,看那方向,应该是绕过正殿,往后殿去了。

    谁也没注意,后殿窗户跟底下,一个小太监拉起一个细线,从后殿里拉出一个小小的香囊来。然后拢在袖子里,低着头,一晃眼就不见了。

    而此时的后殿,永康帝一下子就清醒了起来。他猛地起身,用手扶着额头。这才注意到现在的境况。瞧见自己身上的衣物已经脱了下来,身上还挂着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此时还在意乱情迷之中,她躺在床上,伸手抱着自己腰,犹如一条蛇一样扭动着身子,嘴里发出欢愉又痛苦的声音。他将女人撕扯了下来,这才站起来,低头看了看身下,也有些污浊,但都在大腿内侧。

    他的脸色变了数变,这就是说,自己并没有跟这个女人成事。他心里有些失望,但想起刚才的感觉,那种感觉真实的让人沉迷。那是一种从没有体验过的快|感。自己为这个想了多少办法,但都没有成功。如今这样,尽管还没有成,但却叫他看到了希望。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恐怕只有床上的这个女人知道。

    他跳下床,起身将两人的衣服拨开,在林芳华的衣服里找了一个血红色的蟾蜍来。蟾蜍的嘴里吐出一种淡红色的雾气,转眼就淡了,然后消失的不见踪影。

    难道是这个东西在作祟?

    可自己现在拿着它,怎么一点也不受干扰呢?

    正想的出身,身后传来一声女声:“陛下!”

    永康帝手里拿着蟾蜍站起来,看着斜倚在床上的林芳华:“这是什么?”

    林芳华一下子就睁大了眼睛:“您发现了?”

    永康帝见她媚眼如丝,不由的就想起仿若身在幻境中两人水乳交融的样子。他扭过头,平复自己的心情,才又问道:“这是什么?”

    林芳华下床,赶紧将蟾蜍里燃烧的异香给吹灭了,“这东西,如今只剩下这一只,半点都不能浪费。有了它,妾身和陛下才能有此缘分。”

    永康帝认真的看向林芳华,“你究竟知道了什么?”难道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才找到这样的东西来的吗?他的脸色不由的难看了起来,一把上去掐住这女人的脖子,“你最好给朕说实话。”

    林芳华大吃一惊:“陛下……”她脸憋的通红,手不自觉的摆动着,像是在水里游水一般,“这是高人赐给妾身了……臣妾身上有一丝凤脉未断,这是神鸟凤凰的血……只有跟真龙交合……才能……”

    真龙?神鸟凤凰?

    难道这东西能起作用,是因为自己如今已经是真龙天子的缘故吗?

    其实,他是不信这个的。但是不信这个,这又如何解释呢?

    这么想着,他捧着蟾蜍的手就微微抖了抖,好半天才问已经瘫倒在地上的林芳华,“告诉朕,你还记得刚才在这大殿里都经历了什么吗?”

    林芳华怯怯的看了一眼永康帝,脸上露出几丝羞意:“陛下……跟陛下行敦伦之事……”

    永康帝认真的看向林芳华,弯下腰捏着林芳华的下巴,“觉得如何?”

    林芳华仰起脸,嘴角勾起几分满足的笑意,“从来没有这么快活过。”

    永康帝猛地就笑了,“好好好!你在这后殿先住着吧。”然后随意的穿起衣服,大踏步的朝外走去。

    林芳华看着永康帝拿走了蟾蜍,一颗心都跟被带走了一般。这要是用在其他女人身上可怎么好。

    皇后和甘氏听到脚步声就同时站了起来。等看到永康帝的时候,见他的脖子上还残存着欢爱后的痕迹。

    “你们都在?”永康帝看着甘氏,眼里有些跃跃欲试。如果用这个,师妹是不是也会觉得真的成了自己的女人呢。这么想着,就朝甘氏走了过去。

    甘氏如何不知道他的心思,忙出声道:“可要叫太医?”

    永康帝的神情一下子就顿住了,“好端端的,请什么太医。”甘氏的意思他明白,她是怀疑林芳华用了违禁的东西,损害了龙体。这话叫他心里有些不自在。但却也不由一暖。不管是不是真夫妻,她能第一时间顾念到自己的身体,就证明她也不是一点都不在意自己。

    皇后的脸色却沉凝了起来,直直的跪了下去:“陛下,那林氏在家孝国孝里,竟然狐媚惑主。这样的人。留不得!”

    永康帝脸上仅有的那一点笑意在顷刻间也消失殆尽,“皇后说的对。林氏……赐死!”

    皇后这才露出笑意,正要起身,却不料皇上接着道:“……今儿李家进宫,不是带了一名女子吗?既然这女子是皇后的族妹,就留在皇后的宫里,做个才人吧。”

    皇后要起身的动作一下子就僵住了。李家进宫哪里带什么女子了?唯一带进来的女子就是林芳华,什么族妹,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甘氏看了皇上一眼,就不再言语了。

    这人是想叫林芳华活着,却不能再用林芳华的名字。林芳华只能被‘赐死’,这是怕有人从林芳华的身上挖出什么来。比如那只血蟾蜍。

    这世上,从此没有了林芳华。但宫里,却多了一个李才人。

    他倒是干脆,将这个麻烦推给了皇后和李家。人是你们带进来的,这屁股就得你们擦干净。从此以后,这李才人的身份要是泄露出去一点,就得拿李家是问。所以,李家一定会精心的编织一个身份给林芳华。皇上不会跟寡妇有什么,这个女子一定得是李家未出阁的姑娘。

    “皇上!”皇后一下子就站起来,“您不能这样。这样的女子……”

    “皇后是想叫朕跟你算一算李家的旧账吗?”永康帝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阴鸷起来。

    皇后的脸一瞬间就白了,嘴唇颤抖了半天,才低低的应了一个‘是’!

    永康帝这才拉着甘氏出门:“先去你宫里,朕有个好东西……”

    甘氏还是那句话,“问问太医的好!千万别乱来,要不然,叫了虚道长来问问也好。”

    “别理那个牛鼻子老道。”永康帝哼了一声,“吃了这么些年的丹药……”

    正说着,就看到站在大殿外面的林雨桐。

    甘氏从永康帝的手里将手抽回来,皱眉质问何嬷嬷,“怎么不带姑娘回去?”

    林雨桐赶紧欠身,她这会子惊诧莫名。因为她从永康帝的身上,闻到了一种味道。一种致幻药物的味道。或者说,这不单纯是致幻药物,还掺杂着催|情的作用。而这东西,使用的时候,应该是需要药引子的。没有药引子,它的燃烧并不会给人带去什么伤害。但这种致幻药物做成的香料和药引子同时点燃起来,那可就是……要是真的一直这么点燃下去,真是杀人于无形。很可能会让人脱力而死。而且死的极为不光彩。可哪怕不是一直点,偶尔的使用,也会对人的大脑造成伤害。头晕眼花,偏偏又精神亢奋,身体燥热。到了一定程度,还会出现幻觉,让人出现癫狂一类的症状。

    她的脑子里一个个片段反复的交替着。何嬷嬷故意放林芳华进大殿,紧接着是甘氏看着后殿时奇怪的神情,再然后是莫名其妙跑到后殿的小太监。

    一环接一环的连接起来,林雨桐心里就有了推测,这一切都是甘氏算计好的。

    甘氏感受到了林雨桐的目光,所以马上看了过去:“先叫何嬷嬷送你出宫,今儿这事,我找个时间跟你解释。”

    母女俩心照不宣,都知道这话的意思。

    永康帝却以为甘氏说的是‘私生女’的事。他嘴角就带出笑意,既然做了,自然就要做成真的。因而,他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就更和煦起来:“孩子,你先出宫去。改天,就叫你娘接你来说话。”

    林雨桐被刺激的浑身泛起鸡皮疙瘩,福了福身,麻溜的转身离开了。

    何嬷嬷急匆匆的追了出去:“姑娘,您慢点。”

    永康帝看着林雨桐在这宫里气势昂扬的样子,低声对甘氏道:“要是咱们有女儿,也该是她这个样子。你不觉得,她也更像是朕的女儿吗?”

    甘氏的嘴角就轻轻勾起来,却谦虚道:“这是您爱屋及乌了。”

    两人说着话,就直接回了紫云宫。进了内室,永康帝就见将伺候的人都打发了,才道:“朕册封你为宸贵妃如何?”

    没有册封皇贵妃,却给了一个‘宸’的封号。

    宸这个字,是个极为尊贵的字。它指北极星,也代指帝王,王位。

    将这个字给了后妃,这无异于宣告,这个妃嫔是后宫至尊至贵之人。

    甘氏心里一叹,这封号,皇后又该多想了。但这次她却不会再推了,只俯身行礼:“多谢陛下。”

    永康帝的脸上这才带了笑意,拉着甘氏在榻上坐了,宝贝似得从怀里将血蟾蜍掏了出来,“这个可是个好东西。师妹如今,可愿意跟朕做一回真夫妻?”

    甘氏看着那血蟾蜍,摇摇头道:“这东西看着邪性的很,陛下当保重自身才是。”

    “朕只问你愿不愿意,你说那么许多做什么?”永康帝语气带着烦躁和质疑,“朕要是能跟师妹做一回夫妻,哪怕明儿死了,也绝不后悔。”

    甘氏无奈的叹了一声:“我是不相信林芳华那个女人,她太自私。既然您想试,那就试试吧。”

    永康帝眼里闪过一丝惊喜:“你答应了?”

    甘氏莫名其妙的看向永康帝,“我早就是你的侧妃了,您怎么会以为我不答应?”

    永康帝一把将甘氏抱在怀里,“好好好!这些年,我还当你记挂着别人,心里不愿意……”

    他说着,就点燃了那血蟾蜍嘴边的捻子,慢慢的,果然看见那蟾蜍的嘴里,慢慢的喷出淡红色的雾气。

    甘氏陪着永康帝坐着,就盯着那只蟾蜍。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天慢慢的黑了下来,外头的丫头问道:“娘娘,要掌灯吗?”

    这一声,彻底惊醒了永康帝。他的脸上有些难堪,当着甘氏的面出了这么一个笑话。

    甘氏却一口吹灭了那香,“我早就说过了,林芳华这个女人不可信。她既然敢拿出来,就不怕您抢夺。她知道,您迟早还得回去找她。”她说着,就轻叹了一声,“罢了!这女人心思也毒,逼问的太紧了,她是宁死也不肯说的。既然如此,陛下就只当是养个猫狗,偶尔过去排遣一下倒也没什么。但还是那句话……”她的视线落在血蟾蜍上,“叫人看看,真的无碍了,再用也不迟。”

    “你不介意?”永康帝看着甘氏的眼睛,似乎要将她看透一般。

    甘氏十分的坦然:“你宠了我十几年了,再宠下去,我就真成了祸水了。她来了也好,这名声让给她了。”

    永康帝这才笑了,时刻将利弊权衡的这么明白的人,才是甘氏。

    林雨桐坐在马车上,靠着四爷就叹了一声:“我如今才算是明白了。”她摇摇头,“甘氏确实是个了不得的女人。虚谷子只怕也是她的人。”虚谷子加上石中玉,她埋伏笔埋了好几年了吧。“她就是要自然而然的推出一个人来。这个人不一定是林芳华,但谁叫林芳华就这么上赶着撩拨她呢。于是她顺水推舟,将林芳华给一把推进了坑里,但对方到死,估计也不会知道她是对方的棋子。”

    四爷就笑了,将手里的一页纸递过去:“你这次还真猜了个*不离十。”

    林雨桐接过来,原来是四爷叫暗卫查出来的东西。还真就是这么一码事。“那药物邪性的很,只怕要不了两年,皇上就没办法处理朝政了……”

    四爷将林雨桐往怀里裹了裹,“这一招真是又狠又毒。”

    永康帝即便觉得那东西邪性,可还是会禁不住诱惑,慢慢的,只怕会沉迷进去。

    林雨桐掰着手指:“第一,林芳华成了宠妃。这红颜祸水的名声,甘氏算是彻底的洗白了。第二,收揽朝政。永康帝得活着,她才有足够的时间。而永康帝又不能健康的活着,要不然她伸不开手脚。一个沉迷女色沉迷到精力不济的帝王,短期内,对她是最有利的。”

    马车停下来了,林雨桐收住了话头,慢慢的坐了起来。

    四爷看着她伸懒腰,就替她将衣服的下摆理了理,低声道:“第三,朝中还有太子。太子不能留,但却不能由她出手。皇帝想拿她当刀用,她就再了找一把刀来。这可是一把好刀,一把能将太子斩落马下的刀……”

    话音还没落下,天上‘轰隆’一声巨响传来。

    林雨桐被吓了一跳,这是打雷了吧。

    “没事!没事!正月打雷满地贼,二月打雷麦谷堆。”四爷拉着林雨桐下车,“这是好兆头。”

    好兆头不好兆头的林雨桐也不知道。

    但紧跟着,就又报丧的上门了。林芳华‘死了’!

    什么缘故死的,对外并没有说法。听说是林长亘料理的,人接回来就直接装殓入棺,这才四处报丧。因为‘死’的不光彩,因此只通知了齐家,然后就是林家的姻亲。林雨桐只去了一次,上了一炷香,就以身体不适为由,不再去了。

    林芳华没有儿子,这灵堂之前,跪的只有齐朵儿。

    齐朵儿到现在都是蒙的,怎么就说没就没了。她这下才真的成了无依无靠了。

    林雨桐听说林家老太太在灵堂上大骂甘氏,说是因为甘氏才害死了她的女儿的。最后林长亘做主给老太太灌了安神汤,才把人给送回去。

    林芳华的葬礼在京城里连浪花都没翻起来,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册封后宫吸引了。

    李氏被册封为皇后,甘氏被侧妃为宸贵妃。

    这跟大家猜测的都没多少出入。宸贵妃虽然看起来不如皇贵妃尊贵,可一个封号,叫她足以跟皇后抗衡。

    皇上之前是恒亲王的时候,就只有这一妻一妾。据说是以前伺候的丫头妾室,都是福薄的,没有活到现在。皇上追封的那些位份,也没人去关注。封的再高,那也是死人。

    倒是听说册封了一位姓李的才人,这叫大家都不由的打起精神了。

    皇后不得宠,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而这时候有了一位姓李的才人,是不是说皇后终于出手了呢。知道选美人固宠,而皇上也没拒绝。这就证明这是彻底打破了甘氏独宠的格局了。

    那么,是不是也该准备一下孝期过后,选秀的事了。毕竟皇上还在壮年,若是真有幸得个一儿半女的,那可真是一飞冲天了。

    皇后膝下有太子,但可惜,这太子不光不是皇后亲生的,也不是皇上亲生的。有了亲儿子,难道真会想不开将皇位传给侄儿?

    还有那位甘氏,听说跟皇上有个私生女。但那又如何,宗室不是一样不让记在宗谱上吗?

    各种消息充斥着京城,林雨桐可能是皇上的‘沧海遗珠’的事,也就这么被传了出去。

    三喜跟满月抬着一筐子的帖子进来:“这些人都疯了一样,都说了不收东西,这帖子还是不停的往咱们手里塞。这不,一早上就收了这么多。”

    林雨桐正指挥着几个小子在院子里种树呢,瞥了一眼帖子就摆摆手,“放着吧,有空我翻翻看。”

    香梨跟在林雨桐身后,手里端着茶壶,低声问道:“主子,您真的是公主?”

    林雨桐哭笑不得:“不是!你们都想多了。要真是公主,那宗室怎么也不见承认呢?”

    香梨一想,好像这话也对。宗室再厉害,能挡住皇上认亲生闺女吗?只要皇上要认,那万万没有认不回来的道理。

    林雨桐心里就笑,这么简单的道理,香梨一个丫头都能想明白,这天下这么多的聪明人,愣是想不明白。

    但不得不说,这对自己来说,也是有好处的。最大的好处就是。每次去给楚氏请安,她再也不敢拿乔了。好好的将自己请去,然后叫坐在她身边说话。脸上的神色很淡,但语调还算是温和。

    林雨桐也不解释什么,大家都这么处着吧。不亲不近,就挺好。

    倒是路遇了两次林雨枝:“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不信你是什么公主。”

    那可太好了!

    “我本来就不是公主。”林雨桐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将林雨枝给直接堵了回去。

    倒是金成安临走,将四爷叫过去,一再的交代,“不管是不是,你都要善待你媳妇。家里有什么不顺心的,你就叫人给我送信,我给你做主。”

    四爷好说歹说才得以脱身,回来就跟林雨桐抱怨:“私生子又不是见得人的身份,瞧着一个个的……”

    孩子多了,这私生子自然不金贵。可谁叫皇上膝下无苗呢?这么一棵疑似的根苗可不就显得金贵起来了吗?

    两人晚上没事,就将这帖子来来回回的翻了一遍,认为有必要回的,才一一作了回复。林雨桐正不耐烦,四爷却笑了,“你瞧瞧这个。”

    林雨桐伸过手去,接过来一看,不由的愕然:“这不是那天咱们见的那个郭常和吗?他的鼻子倒是很灵,怎么就寻到咱们身上了。”

    “以前想不到,但你这所谓的另一层身份往出一抛,他估计就想偏了。”四爷点了点这帖子,“聪明人都想的比别人多些。”

    “怎么办?见还是不见?”林雨桐将帖子放在桌子上压了压,“上次咱们试探人家,这次估计人家是上门试探咱们了。”

    “上门就算了。”四爷起身,“咱们去外面见吧。明儿回个帖子,咱们约个时间。也别太急着见,抻抻他……”他说着,不知道就想到了什么,“这为君,不光要懂治国之理,还要懂御臣之术。对郭常和这样的人,对他得崇德于先,施恩于后。他才会为你出生入死,跟你同心同德。”

    林雨桐点点头,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四爷这是在手把手的教自己呢吧。

    四爷见林雨桐明白了,才又道:“你啊,身上有一个最大的毛病。”这话一说,林雨桐马上要恼,他就笑道,“做女人你是没任何毛病,完美的爷都找不到第二个来。但作为君主,你身上缺了很多特质。爷说的是这个。”

    林雨桐这才哼笑一声,不过心里却是服气的。君王是那么好做的?她心里一直都在犹豫,是先生个儿子好好养着,还是自己亲自捋袖子上阵。或者,干脆直接叫四爷干就好了。但如今看了甘氏的行事风格,林雨桐就将这些心思给收起来。甘氏绝对不会看着她谋算来的东西传给跟她无关的人。如果是林雨桐的孩子,这个可能性还大些,但若是给四爷,她坚决不会这么干的。在她心里,男人是靠不住的。等女婿当了皇帝,谁能保证对女儿一如既往的好。在她看来,这是一件蠢的不能再蠢的事。而四爷要真想要谋划,哪里会谋划不到?只不过天下平稳的时候,惹出那么多的动荡做什么呢?对他来说,两口子谁推到台前来,都没有太大的区别嘛。

    心里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四爷再说这些道理的时候,林雨桐就支棱着耳朵乖乖的听着。

    就听四爷接着道:“你啊,看人看事,有些太过于求全。有时候,还带着些侠义之气。但这朝堂上站着的大臣,哪个能没点瑕疵?这人嘛,有那可用之人,也有好用之人。这可用和好用之间,怎么去权衡?有时候,这好用之人,未必就是良才。这可用之人,在你的手里又未必好用。事事难尽如人意。所以,不会御臣的帝王都算不上是合格的帝王。”他拍了拍林雨桐的手,道:“唐时,高阳公主等人作乱,长孙无忌和褚遂良等人却主张将吴王恪给诛杀了。谁都知道吴王恪并没有参与谋反,但最后的结果还是被杀。以你的性格,长孙无忌和褚遂良这件事办下来,在你的心里,就不是忠臣良将,而是构陷无辜的奸邪之人,是不是?”

    林雨桐没有说话,闭了闭眼睛,心里确实是有些反感的那样的行径。

    四爷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他叹了一声,才道:“吴王恪不是因为谋反被杀,而是因为他手里的权力足以对李治构成威胁而被杀!想做明君,那你先得把自己的位子坐稳了,叫天下太平了,你才有了做明君的资格。仁君施德于天下,那是因为身在君位。若是君位不保,又谈何施德于天下?在位为君者,施德于众,方可安民心。铁腕于臣,方可安朝堂。”

    林雨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理我都懂,可还是那句话,知易行难啊!”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